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19 圣者光環

“你說什么?”將茶杯端到了嘴前卻忘記了要喝下去的動作,專注的聽的站在他面前,對他稟告現在在帝都內城中發生的事情的老人是米非耶。
  而現在,站在米非耶面前的那個人是一個穿著一身的青色衣服,做著仆人打扮,約三十來歲的青年。
  米非耶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然后再問一次道:“你再說一次!”
  仆人很顯然是被米非耶這與他像來嚴肅的模樣截然相反的激動樣子給嚇到了,不由的吞吞吐吐的好一會,才在米非耶急切的神情中慢慢的說出了一段話來。
  原來,這一個仆人正是米非耶安排服侍亞芠與福隆的仆從,今天早上,他送早餐去給福隆與亞芠時,發現到只有福隆一個人在,不由的好奇的問問福隆亞芠到底是去哪了?
  從福隆口中獲知,亞芠今天早上一大早就出去了,只說他一下子就會回來,要福隆他不必擔心。
  本來這個仆人聽聽也就算了,也沒有想那么多,但是,就在不久前,他送午餐去給福隆時,卻發現到亞芠竟然還是沒有回來,令福隆擔心的要命。
  而這一個仆人自己也不好過,同時也暗暗的擔心起來,畢竟,對于自己所服侍的人忽然的失蹤,而且一失蹤就是一整個上午,而他竟然不知道亞芠到底是去哪了,說到底,他也算是失職了。
  于是一方面是福隆的拜托,一方面是自己也很擔心會受到處分,所以,他便偷偷的溜出了長老院,去打聽看看有沒有亞芠的消息。
  誰知道,他才一出長老院,他馬上就聽到了路人說,在內城中,不知怎么的忽然的出現了一個慈悲圣者,聽說這一個慈悲圣者有種神圣的力量,可以對一些重病的病人治療,讓他們重獲新生的希望,聽說這一個慈悲圣者的力量甚至比一些治愈魔法還要來的神奇而不可思議,只要讓圣者那閃耀著神圣的金光的手觸摸過任何的病痛全都不yao而愈。
  現在,這一個慈悲圣者正在帝都里最出名的那一家彩虹居里施展神跡,替人治病。
  而且,現在整個帝都里沸沸騰騰的,盡是在談論這一個慈悲圣者的消息,聽說現在排在彩虹居外等待慈悲圣者替他們治病的人已經高達幾千人了,幾乎將彩虹居周圍的所有街道擠個水泄不通。
  最重要的是,聽人家說,這一個慈悲圣者有著一頭的白色的長發,看來約二十多歲,長相俊秀無比,這不正是他以為已經失蹤的約瑟(亞芠)嗎?
  獲得了這一個消息之后,仆人他不敢相信的跑到彩虹居外去瞧瞧,果然,在彩虹居外到處是人,他根本擠不進去,只能站在最外圍聽著人家談論。
  遠遠的望去,在彩虹居外,只見一個又一個的看來就知道生了重病的患者或讓自己的親友抬進去或是自己走進去,但是過了一會就像是重病痊愈般的走出彩虹居。
  這一個仆人聽到旁邊的人說這一個圣者到現在最少已經治好了不下數百人了,而且沒有一個人是失望而回的。
  看了半天不得要領的仆人不敢隱瞞,急忙的擠出了越來越擁擠,越來越多的人群,回到了長老院來,對米非耶稟告他的所見所聞的事情。
  聽完了仆人的話,米非耶皺起了眉頭,揮揮手,仆人知意的對他鞠了個恭,恭敬的退了下去。
  米非耶喃喃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蘇蘭,難道你早就已經知道這個人身具這樣的異能,所以才會用這種方法要將他給帶回來?”
  聽完了仆人稟告的關于亞芠所展現出了的不可思議的奇異能力,米非耶不由的疑惑起蘇蘭當初的用意,事實上,米非耶到真的是誤會了蘇蘭了,蘇蘭也是在后來才知道當時的約瑟具有這樣的能力,何況現在,約瑟早已經不再是單純的約瑟了,而是已經融合后的原本意識-亞芠了。
  就在米非耶上腦筋的同時,忽然的在門外又有一個人走進來,稟告道:“大長老,現在長老院外有幾個人說他們是彩虹居的人,奉圣者之命將兩個人送來長老院。”
  米非耶一愣,問到:“什么人?”
  那人道:“是一個昏迷中的大漢還有一個瞎眼的老婆婆。”
  米非耶嘆口氣,不管他們是誰,現在既然知道了亞芠身具有這樣的異能,為了他們的目的,他不能也不可以拒絕的亞芠叫人送過來的人進門。
  完全的合乎了亞芠當時猜想,米非耶點點頭道:“叫人引導他們將人送到貴賓苑里,就讓他們在那里好了。”
  那人一愣,貴賓苑?那可是專門讓一些各國或是地位高尚的貴賓居住的地方呀!現在?一個渾身是傷的不知身分的大漢,一個一看就知道是一個不知哪來的乞丐婆,這樣的兩個人竟然要給他們住在那?
  雖然心中還是絕的疑惑,但是那人也不敢遲疑的點點頭,轉過身就要去辦了,就在他轉過身去時,米非耶忽然又道:“對了,順便將前幾天來的那個客人福隆一起也遷過去吧!”
  那人在一愣,隨即點點頭的走出了大門,去做米非耶交代的事了。
  想了想,米非耶站起身來,還沒有動馬上就看到了整個廳子里忽然的閃耀起了各色的光芒,光芒斂去,現出了十多個或男或女,但是都是最少五六十歲以上的老人。
  “大長老,什么時候我們的長老院出現了一個慈悲圣者?”才剛出現,一個看來不比米非耶年輕,穿著一身的黑色法師袍的禿頭老人立即的嚷嚷問道。
  米非耶停下了正要跨出去的腳步,疑惑道:“怎么你們都知道了呀!”
  現在出現在這里的十七個老人,包含米非耶還有現在還再昏迷中的蘇蘭總共十九個,是斯達帝國中的十九長老,也是享有斯達帝國的至高名譽的十九個人,可以說是斯達帝國的秘密武器,個個都擁有著極高的能力,即使是當中最年輕的蘇蘭也可以擋的下亞芠八成功力的一擊,更別說其他人了。
  而現在,全部的長老除了蘇蘭之外已經都到齊了,米非耶看看眾人一眼,剛剛的那個發話的禿頭黑衣法師又嚷嚷道:“怎么會不知道?現在整的帝都里談論最多的就是那個什么從我們長老院跑出去的慈悲圣者了,聽說他到現在為止已經治好了好幾千人了。”
  好幾千人?米非耶一愣,幾分鐘前他才聽說慈悲圣者治好上百人,怎么現在又變成了好幾千人了?
  心中雖然有疑問,不過,見多識廣的米非耶倒也不會在這個問題上研究,這個人數的問題想也只道一定是以訛傳訛的結果,現在最重要的是,為什么亞芠會說他是從長老院出來的,而且又為什么會跑到最著名的聲se場所彩虹居中去替人治病?
  無暇對其他人解釋,而且更因為某件顧慮,所以米非耶苦笑道:“這件事我也是剛剛才聽說而已,我現在正要去一探究竟。”
  禿頭魔法師聽到了米非耶的回答之后,插嘴道:“大長老,既然這樣我們也跟你一塊去好了,看看到底是哪個家伙這么大膽的敢用我們長老院的名義來招搖撞騙的。”
  米非耶一聽不由的一愣,他可是知道這禿頭的魔法師是在今年剛剛進來長老院的,而他也一向以自己身為長老院的一份子為榮,看到他這樣子,莫非是想要去教訓亞芠?
  米非耶不由的一陣的遲疑,同時,眼光也不由的同時的飄往那個站在眾人的最后面,長的一臉和善,臉上永遠的笑咪咪的一個福泰的另一個長老的臉上。
  他,也是米非耶的另外的一個顧慮。
  但是米非耶又在想了想,反正這件事早晚都要給所有的人知道的,現在也只不過是早與晚的差別而已,但愿亞芠真的是如外面所傳的那樣的神奇,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么他也不在顧慮了。
  點點頭,米非耶道:“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一塊去吧,不過希望大家可以先查明真相,況且,這個慈悲圣者這幾天倒也真的是住在我們長老院中,若說他是從我們長老院中出去,在某方面來說倒也沒錯。”
  說完,紅光一閃,米非耶化成了一道的紅色的流星由他站的位置處飛起,沖往大廳外了。
  而眾人聽到了米非耶這么的一說,不由的一愣,那禿頭的黑衣魔法師嚷道:“大長老,你是什么意思?”
  話才出口,這才發現到米非耶化身的紅色流星已經飛遠了,摸摸自己的禿頭,黑衣魔法師急聲道:“大長老等等我們呀!”
  說完,身上黃光一閃,黑衣魔法師隱身在一團的黃光中,貼地的也跟在米非耶的身后飛出了長老院的大廳中,其他人見狀也不怠慢,各展神通的跟著也離開了大廳,一時之間,整個大廳中立即的空無一人。
  而這時在彩虹居中原本用來招待賓客的大廳里,所有的擺設已經被搬的清空,大廳里只有留下了兩張的椅子及一張長方狀的平桌。
  坐在兩張的相對的椅子其中的一張上,亞芠的手正懸浮的擺在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的一個看來頗為嬌美的年輕少婦的小腹上。
  淡淡的金光正由亞芠的手掌心里,徐徐的散發出來照映在這個少婦的小腹上,少婦臉上露出了不知道是該說是痛苦還是舒服的神色,而在少婦的旁邊,一個看來有點忠厚老實,應該是這個少婦的丈夫的年輕人正緊張的看著亞芠的動作以及自己妻子的反應。
  過不了多久,亞芠終于收回了自己手上的天心真氣,往著這對年輕的夫婦淡笑道:“好了,以后記得不要讓你的妻子太過操勞,免的又再動到了胎氣。”
  年輕的丈夫萬分感謝道:“圣者,謝謝您了,真不知道要怎么感謝您才好,這是我們夫婦的第一個孩子,也是我們家期盼已久的孩子,今天要不是您的話,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跟我父母交代才好,謝謝您的大恩大德。”
  亞芠揮揮手道:“不要說什么謝了,記得我剛剛跟你交代的事情,不要讓你的妻子太過操勞。”
  “這幾天你也要自己多加注意,最好是多休息,還有千萬不要在去吃什么所謂的偏方的yao了,如果身體真的有什么病痛的話叫要去找醫生,可別聽信什么好偏方了,要記得你現在是一個孕婦,亂吃yao物的話我可不保證下一次還來的及救回你的孩子。”
  再正色的對這年輕的妻子交代一番,這對因為太過操勞身體不適,而誤信所謂的偏方導致胎兒差點不保的夫妻才千謝萬謝的像亞芠告別,走出了這間大廳。
  看著他們離開之后,愛華走進來,看著亞芠的臉上難掩的疲色,不由的擔心道:“圣者,您要不要休息一會?從中午到現在已經快傍晚了,您已經治療了快要五六百人了,我看您還是休息一下吧!”
  從中午到現在,愛華已經被亞芠這種盡心盡力的替一些不相識的人治療的舉動給弄得佩服敬重不已,而且,愛華同時也看出來,亞芠替他們治病所用的金光其實就是一種真氣,而能夠將自己辛苦修練來的真氣無私的用來替人治療,這樣的胸襟又怎能叫愛華不去敬重呢?
  吐了口氣,亞芠看看窗外的天色,已經是夕陽斜照的時分了,不知不覺的他已經替人治療了一整個下午了。
  轉過頭去,看看現在正窩在他的椅子旁,睡的香甜的靈兒,亞芠不自覺的露出了溫和的笑意。
  靈兒剛剛從他替人治療時就一直的呆在他的身邊,直到亞芠模仿愛華的點穴手法,讓靈兒疲憊的身心陷入沉睡中,以免有些病人的傷勢過于嚴重而嚇到了靈兒,現在看著靈兒,亞芠感覺到一股窩心的感覺縈繞在心頭,真是一個天真善良的小女孩呀!
  問道:“愛華,現在外面還有多少人?”在愛華的堅持必須要這樣子叫他下,亞芠只得直呼愛華的名字。
  愛華恭敬的回道:“圣者,現再外面還是一樣,人看起來不但沒有少,而且還有越來越多的樣子。”
  亞芠搖搖頭,嘆聲道:“還有那么多呀!”
  隨即又再嘆聲的道:“其實這里面除了前面的那些人真的是情況很遭的以外,在后面的這些人其實都可以請一般的醫生替他們治療的,根本不需要我來出手的。”
  愛華點點頭附和道:“沒錯!不過,誰叫圣者您現在的名頭太出名了,好像什么問題都可以解決的,尤其時前面幾個都已經被宣布為絕望的病人都在圣者您的手下起死回生,更是叫他們對您推崇倒了極點了,這反而讓他們信任您比信任那些醫生還來的多。”
  亞芠苦笑道:“我也不知道這樣做到底是好是壞,也許,這是上天給我的一個贖罪的機會吧!”
  亞芠越說越小聲,到最后甚至像是在口中沒有說出來,而愛華也未能聽清楚。
  隨即,亞芠對愛華點點頭道:“也好,今天就到這里好了!”
  愛華看了看窩在椅子邊睡覺的靈兒一眼,疑問道:“圣者,能不能請問您一下,這個小女孩跟您是什么關系,我看您好像很疼愛這個小女孩。”
  看一下愛華,亞芠暗笑在心,他知道愛華這個問題其實已經是困擾在心里很久了,尤其是今天中午的時候,看到他因為靈兒的一句話竟然就改變了主意,替人治起病來,這更令他感到十分的疑惑,能夠忍到現在才發問,愛華已經相當的有耐性了。
  亞芠愛憐的摸摸靈兒臟亂的頭發,搖搖頭的笑道:“其實,她是我的大恩人,是一個天真善良的小天使,引領我這個滿手血腥的人有救贖自己的機會的小天使。”
  “嗄?”聽不懂亞芠到底是在說些什么,愛華不由的輕呼一聲,滿頭的霧水。
  亞芠滿懷深意的望了愛華一眼,淡淡道:“愛華,身為北斗這個奇武大陸最大情報組織的七巨頭之紅星的你,亞芠這一個名字沒有讓你想起什么嗎?”
  “兩年前的那場屠殺!”看到愛華深思不解的樣子,亞芠干脆挑明的說。
  “兩年前的屠殺?亞芠…?啊!”喃喃的念了幾次,愛華忽然的瞪大了眼睛,像是見鬼了般的直直的瞧著亞芠.
  吞了吞口水,彷佛是窒息般的呼吸困難,很辛苦的,愛華艱難苦澀的吐出了幾個字道:“兩年前的血土臺慘案,銀…月…惡…魔…?”
  事實上,以愛華的能力早就應該猜出來亞芠的另外的一個身分了,但是,因為亞芠這一次出現在他的面前是以一個令人敬重的圣者的形象出現的,因此一時之間,愛華實在無法與那個北斗一直想要查出來的神秘人物,那個自一出現就走在由血腥與殘酷所筑成的旅途上的銀月惡魔聯想在一起。
  導致現在亞芠自己挑明來說,愛華這下可是被嚇個不清了。
  亞芠輕輕的抱起來一旁的靈兒,等到愛華終于回過神來之后,亞芠這才道:“愛華,希望這件事只有你知道就好,不然的話…”
  不然怎樣,亞芠并未說明白,但是,愛華只要一想到眼前這一個令人敬重的圣者的另外的一個身分竟然就是那一個掀起了漫天的血腥,令全大陸為之膽戰心驚的銀月惡魔時,一想到那后果,愛華忍不住膽寒。
  看到亞芠抱著靈兒似乎想要走出這個房間,吞了吞口水,愛華干澀道:“圣…者,您…您要離開嗎?”
  亞芠停下了腳步,轉過頭來對著愛華,似笑非笑道:“愛華,你認為我有資格稱為圣者這個高尚的名稱嗎?”
  “這現在你已經知道我本是一頭滿手血腥的惡魔的現在?”
  愛華一愣,畢竟他也非常人,似乎可以感覺出來亞芠那隱藏在笑容下的苦澀,很快的,愛華完全的恢復了在未聽到亞芠說出自己的身分之前的真摯敬重的表情,真誠道:“不,您還是圣者,是一個真正的圣者,不管您的真正身分是什么,您都真的是一位圣者。”
  “在下添為北斗的一員,對您的了解遠比其他的人要多的多了,從您剛剛在這塊大陸上嶄露頭角開始,每一次的戰役,每一次的令人聞名喪膽的殺戮,我們都知道,沒有一次是您先挑起的,也沒有一次不是您在被逼無奈之下才痛下殺手的,所以,您絕對是一個圣者,也許別人不知道,但是,在下敢說一聲,在北斗之中只有敬重您的人,沒有因此而懼怕您的。”
  “黃星也托我們所有的北斗成員要向您致上最深的歉意與感謝,向您懺悔當初不該因一時的失態而傷了您的心,同時也向您感謝您為他孫女報了仇。”
  亞芠一挑眉,不知道愛華到底是在說什么,為什么又說到北斗的另外的一個巨頭黃星的身上了?
  愛華朝的亞芠恭恭敬敬的一躬身道:“先前不知道您就是銀月惡魔,所以未能向您致意,在此先向您道歉,本組織之黃星就是那位在公國邊境時,您因為為了替他尋回公道,一怒之下屠盡公國的邊防軍,再那場戰役中獲得了銀月惡魔的稱號,但是他卻對您無禮導致事后一直后悔不以的老人家。”
  亞芠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就是那個老人家,不過,身為北斗黃星的他怎會沒有自保能力呢?亞芠雖然感到疑惑,但是他也聰明的不去問,只是點點頭,道:“原來是那位老人家,愛華,你替我向他說一聲,要他不要太在意了。”
  愛華也跟著點點頭,隨即又道:“因為黃星的緣故,所以我們北斗一直的致力的注意您的行蹤,現在在下既然知道您在這里了,不知道可不可以通知黃星他老人家,我想,他一頂很希望能夠獲得您的下落的,要知道,自從您在血土臺下落不明之后,他老人家就一直的替您擔憂。”
  亞芠淡淡一笑,他到也從來沒有想過,除了自己的親友之外,竟然還有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陌生人會替自己擔心的,而且竟然還是大名鼎鼎的北斗黃星,甚至還勞動了整個組織來搜尋自己的下落,那感覺真是叫亞芠他感到說不出的溫暖,看來,這個人間還有挽救的余地呀!
  不可置否的點點頭,亞芠帶著淡淡的笑容,在興奮的愛華的陪伴下,慢慢的走出了彩虹居的大廳,直到大門處。
  就在亞芠正想要向愛華告辭時,忽然的,在大門口處,由天上落下來,由人群中鉆出來了幾個人影,一字排開的在亞芠的面前。
  仔細的數了一下現在站在亞芠的面前,一字排開的隔開了重重的人群的人正好是十八個,正是聞訊趕來的長老院的長老群。
  原本是想要來興師問罪的長老群一出現在人群面前時,正好是亞芠剛剛走出了彩虹居的大門口,圍在彩虹居的大門之外的人群在看到亞芠時,群情激動的大喊圣者之名的時候。
  看到激動的人群時,眾長老不由的相視大駭,從群眾的激動呼喊中,他們可以感覺出來眾人對于亞芠的推崇與敬愛,這使著他們不敢在這時興師問罪。
  米非耶當機立斷的對著亞芠一躬身道:“圣者辛苦您了!”
  就在米非耶說這句話的同時,群眾中也有人已經認出來了現在忽然的出現在眾人面前的人竟然是長老院中德高望重的十九長老中的十八位,同時,米非耶這大長老的言行更是叫眾人感覺到一愣。
  在說完這句話之后的米非耶轉過身來,面對著群眾道:“各位靜靜請聽我說,圣者他替各位治了一天的病,現在已經很累了,需要休息了,現在請各位讓讓,讓圣者回長老院休息,改天圣者要替各位治病時,長老院會再另行通知!”
  話一說完,立即的引起了群眾的議論紛紛,米非耶一皺眉正要在出聲時,他卻又看到了一個令他十分震驚的現象出現。
  在他們的面前,忽然的,原本擁擠到令他們也得各展神通才能夠通過重重的人群來到亞芠面前的混亂人群中,忽然像是切了開一般,不需要他在催促的自動的展開了一條的通道,所有人都安安靜靜的自動的站在通道的兩側,空出了一條可以讓五個人并行的大路來。
  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十八位長老臉色不由的都變了,那是需要多大的聲望才能夠讓原本毫無秩序的人群在一句話之下,就自動的做出了這么整齊的自發性的舉動?
  只有一天,不,只有一個下午而已,亞芠竟然就能夠獲的這么大的聲望,這真是…真是叫人難以置信的一件事呀!
  可是,十八位長老卻不知道,亞芠之所以能夠有這等的聲望,除了說他在今天下午替人治病所獲得的圣者名聲之外,他們可也是出了一半的力呀。
  雖然只是現在出現在這里,但是,長老院的十九位長老除了各各都是德高望重的人之外,平常人難的一見,而這時,卻一口氣的出現了十九位,幾乎全部都來來,雖說他們本意是要來興師問罪的,可是,由剛剛米非耶這大長老的言行舉動,再加上十八個長老全都出動,看在群眾的眼中,卻變成了,長老院的全部的長老出動,為的就是要迎接亞芠這位圣者回去休息。
  多么駭人呀!長老院的十八位長老全體出迎圣者,這樣的景象,瞬時間將亞芠的圣者之名提升到最高的頂點,再加上亞芠治療了那么多的重病患者的事實擺在眼前,更是落實的亞芠的慈悲圣者之名。
  雖非本意,但是陰錯陽差之下,亞芠現在已經被冠上了圣者這一個神般的光環了。
  雖然立即的省悟了自己的出現所帶來的后果,但是,十八位長老現在只能苦在心里,現在,這場戲只能繼續的演下去了。
  米非耶在轉過頭來,對著亞芠一恭手,道:“圣者,請回去休息吧!”
  早已看出了十八位長老興師問罪的本意的亞芠,看到米非耶那即使不愿意,但是還是得演下去的局面,嘴角暗暗的帶著諷刺的微笑,在米非耶等十八位長老名為迎接護送,實為監視的舉動下,走在十八位長老之間,慢慢的往長老院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