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18 故人重逢

就在亞芠的不滿累積到最鼎盛的時候,強烈的殺機已經由他的身上飄出,雖不會像是對待敵人那樣殺無赦,但是,若真的讓亞芠動手之時,肯定眼前的這一群人,不管是看熱鬧的,還是要來求醫的,肯定都不會太好過的。
  而就在亞芠即將動手之前,忽然的,眼前的一件事讓亞芠渾身的殺氣盡消,雖然眼前的人群依舊的混亂,雖然耳際那求醫推擠的唉叫聲越來越大,但是,亞芠的目光卻穿過了重重的人群,注視在某一點上。
  在那距離亞芠站立的位置處,約二十來公尺處,有著一群人,說一群人其實也不適當,在那里,其實只有三個人,而這三個人有跟其他人一樣,不斷的往這個方向推擠著,一樣的混雜在混亂的人群當中,但是,亞芠卻發現到了他們的不一樣。
  那三個人,一個渾身包扎了無數繃帶,有些地方還露出了鮮紅的血水的一個看來大約三十左右的大漢,一個看來,約十歲左右,面黃肌瘦,渾身穿著破破爛爛的,極不合身,一看就知道是不知道從哪一個垃圾對里撿來的破衣服的一個小女孩,還有,被這個身上都是傷的大漢,以及瘦小的小女孩護在其中的,是一個身上穿著比起小女孩還要來的破爛,臉上都是一些爛瘡,身上的其他部位搞不好也一樣的一個七八十歲的瞎眼老太婆。
  這三個人雖然也一樣的盡力的往前擠著,但是,當亞芠注意到他們時,亞芠銳利的眼光透過了重重的人群,看的出來,這三個人與其說是在往前擠,還不如說他們是身不由己的順著后面擁擠的人群被推向前,而那個渾身是傷的大漢,正盡力的不要讓旁人碰到那個被他護在胸前的老太婆,避免老太婆身上的爛瘡因為旁邊的人的處碰而感到疼痛,但是,這樣一來,身體因為不斷的推擠而導致傷口破裂,大漢身上的繃帶已經慢慢的被自己的鮮血給染紅了,強烈的疼痛叫他每被碰撞到一次就痛的臉色發白,可是盡管如此,他還是緊緊的護住身前的老乞婆。
  而在他身前的小女孩,除了盡力的彌補大漢照顧不到的地方之外,亞芠耳中聽到的,除了大漢因為碰撞到傷口而發出了悶哼聲外,還有的,就是這個小女孩不斷的對四周的人請求,不管是讓他們離開這里或是讓他們可以*近亞芠他一點都好,只求周圍的人讓出一條路來。
  只可惜,周圍的人只知道要向亞芠的方向不斷的推擠著,對于這個已經淚流滿面,請求拜托到幾乎已經發不出聲音來的小女孩的哀求聲根本是聽而未聞。
  而年小力幼的小女孩也根本無法推開越來越擠的人群,而在她身后的大漢自己本身已經身受重傷,光是照顧老乞婆都已經幾乎是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圍了,也根本無力穿越重重的人群了。
  就這么,在這混亂人群中的三個人,完完全全的吸引了亞芠的注意力了。
  再轉過頭來,看著自己的面前,在他面前,還是一樣的人群推擠,站在后頭的人全力的想要擠到前面來,站在前面的人,則盡力的將企圖擠進亞芠周邊圈子的人推到后面去,維持著自己可以接受亞芠治療的第一個的權利。
  只是,自始至終,他們卻完全的沒有想過,打從大門出來到現在已經快十分鐘了,但是亞芠卻只是站在原地,不言不語,眼光所看的盡是他們所沒有看到的地方,耳中所聽的都是他們聽不到的聲音,到現在還完全沒有打算動手替人治療或是說話的跡象,那么,如果說因此而觸怒了亞芠,讓他不想替人治病的話,他們這樣的爭先恐后到底又是為了什么?
  總算,眾人盡管互推互擠,場面混亂不堪,但是,所有人總算是知道一點,沒有人敢侵入亞芠的身邊三公尺之內,打擾了亞芠這個可以帶給他們無窮希望,但是現在不知道為什么不言不語的慈悲圣者。
  就在吵雜的人群中,忽然的,一陣充滿了說不出來味道的奇特嘯聲,由小而大,由低沉到高亢,慢慢的在人群中散播出來由低而細的嘯聲一直到搞不好整個帝都都可以聽見震耳長吟,終于將整條街幾乎瘋狂的人群的激動的情緒給震住了,所有人不由的停下了推擠叫喊的聲音,注視著發出了這道驚心動魄長嘯聲的主人-亞芠.站在由人群包圍住,小小的空間中,仰起頭,亞芠發出了綿長不絕的長嘯,一波接一波的聲浪震撼著所有聽聞到的人心。
  無法解釋出嘯聲中的含意,只是,所有人都感覺到一種無言的,不知該怎么形容的,好像是在哀憐中帶著一種奇異的憤怒,又像是怒吼著眾生的愚昧,又彷佛是感受到一種無法憾動的存在,又像是在訴說著什么?
  所有人,所有聽到了亞芠這一聲的長嘯的人,全都被亞芠憾動了他們心底的最深處,但是到底是聽到了什么?卻又沒有人可以說的出來,只是靜靜的,靜靜的聆聽著亞芠這一聲,宛如永遠不會斷絕的長嘯。
  終于,亞芠長嘯完了,慢慢的低下頭來,靜靜的用目光橫掃了一下周圍的人群,不知道怎么回事,亞芠的眼光中只有平靜,但是,所有接觸到亞芠的眼光的人卻不由自主的低下了頭來,不敢正視著亞芠,彷佛是一個個明明做錯了,但是卻不知道自己錯在哪的孩子般,這是所有人的共同的感覺。
  慢慢的,邁開的自己的腳步,亞芠慢慢的走向了剛剛他所注意到的角落。
  隨著亞芠的走動,眾人不由自主的讓出了一條路,這時沒有人猜出亞芠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也沒有人再敢出聲要求亞芠替他們治病,所有人只是靜靜的看著亞雯的動作及為亞芠讓出一條路來。
  慢慢的來到了那個大漢、小女孩、老乞婆的面前,亞芠輕輕的扶起了因為周圍的壓力突然的消失,而感到松懈的坐倒在地的小女孩,柔聲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怎么搞的,剛剛還沒有注意到,但是現在一看到這個小女孩那雙純真的雙眼,亞芠不由的又再度的想起來,那個在華那邦公國中,深深的震撼了他冷厲內心,頭一次讓他見識到人性溫暖的小女孩-靈兒。
  靈兒也有著一雙同樣純真的瞳眸,盡管她有著坎坷的經歷,但是她卻不失人性的溫暖與善良,算算日子,靈兒大概也像這個小女孩一樣大了吧!
  忽然,就在亞芠問著小女孩的的時候,剛剛的那個大漢現在也已經支持不住的像小女孩般的坐倒在地上了,只是一坐下來,這一個大漢就已經同時的向后一倒,昏死過去了。
  聽到了大漢的摔倒在地的聲音,小女孩顯然十分的著急,不顧亞芠的扶持,掙扎的跑過去看了大漢一眼,在看到雖然一身的狼狽兼惡臭難聞,但是顯然被大漢跟小女孩保護的很好的老乞婆臉色雖難看,但是卻毫發無傷。
  急忙的跑到亞芠的面前,張口欲言,但是卻發不出聲音來,小臉上不由的寫滿了焦急慌張的神色。
  亞芠之意的忽然的伸手在小女孩的喉嚨上一貼,手掌上金光慢慢的閃耀著,小女孩只覺得喉嚨間忽然的感覺到一股的熱流流入,讓她干澀燒痛的喉嚨好舒服,一如她記憶中的那般。
  亞芠的手一離開,小女孩就已經發現到自己可以說話了,出口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叔叔,叔叔,求求你趕快救救那位大叔好不好!”
  叔叔?好懷念的一個稱呼,在亞芠活了二十個孤寂血腥的年頭中,唯一的一次,唯一的一個人,會叫他叔叔的就只有那唯一的一個人,那個相處雖然只有一天,但是總是爭著一雙無邪的純真大眼,一步一步的跟隨在他的身后,當看到他治好了一個病人時,總是很高興很高興的,用著她可愛的笑容,甜甜的聲音,高高興興的叫著他叔叔,不管他所治好的那個人她認不認識,那個使他頭一次無償,沒有想要任何的回報的為旁人人付出,在那個他只是純粹的一頭血腥的惡魔,對人心最最失望的時候,用著她的天真與善良,化去了他的冷厲的那個八歲的小女孩。
  仔細一看,剛剛所沒有注意到的,雖然瘦的過分,臉色雖然很難看,雖然穿著破破爛爛的,但是,那個一樣的為了他人的安危而著急的神情是那樣的熟悉,那個雖然還有點沙啞,但是卻跟記憶中的那甜甜的聲音這樣的類似。
  自此,饒是亞芠,也不由的失聲驚呼道:“靈兒!”
  亞芠難掩驚訝,一個的抱起了渾身臟污的靈兒,急切而關心的問道:“靈兒,你怎么會在這里?怎么會變成這樣子?這個老婆婆是誰?那個昏倒的人是誰?你們怎么會來這里?”
  話聲雖然急切,問題雖然多,但是倒也顯示出亞芠真的是很疼愛靈兒這個可愛善良的小女孩,也只有靈兒可以讓亞芠除了自己親近的人之外,這么的關心。
  不過,靈兒顯然并不了解亞芠這唯有對她才會的關心舉動,她急切的說道:“叔叔,先救救大叔好不好!”
  邊說,邊在亞芠的懷中,輕輕的用她的小手拉著亞芠的衣襟,亞芠會意的一笑,看來就算已經過了兩年多了,靈兒的個性還是不會變,永遠把別人看的比自己還要重要。
  不再讓靈兒擔心,亞芠抱著靈兒,走到那個昏倒的大漢的面前,空出了右手,貼在大漢的胸口處,掌心處慢慢的浮現了金黃的光輝,那燦爛的光輝,自大漢的胸口處,慢慢的傳遍了大漢的全身。
  這個時候,太陽剛剛升到眾人的頭頂上了,圍繞在亞芠四周的人全部都看到了一個奇景,現在雖然是烈日當空,可是,在眾人的眼中,除了那在天上的烈日之外,現在擺在他們面前,正在治療著那大漢的亞芠卻更像一顆散發著溫暖的太陽。
  手一搭上那大漢的身體,表面上亞雯雖然還是掛著淡淡的微笑,但是實際上亞芠卻不由的一驚,眼前這一個大漢身上雖然是布滿了傷口,而且看起來像適一個血人般的可怖,但是這些都只是一些皮肉傷,只要療養得宜的話,根本要不了命的。
  真正讓亞芠心理暗暗的皺眉的,卻是那股潛藏在這一個大漢體內的那種的奇怪的毒素。
  這種毒素對亞芠是一種要命的熟悉,不為什么,只因為這種毒可以說是一種運用破壞的方式,一方面給于人體無法恢復的損壞,一方面卻徹底的激發了人類的潛能的怪異毒素。
  曾經嘗過這種滋味的亞芠對于它可是熟的不能在熟了,這東西就是亞芠當初曾經使用過的神化劑!
  但是,為什么這一個大漢的身上會有這么一個神化劑的存在?即使亞芠現在可以感覺到這一個大漢身上的神化劑的份量是微乎其微,要不是亞芠曾經親身經歷過的話,想必會忽略過去,但是,這個應該是華那邦公國極機密的神化劑怎么也不該出現在這斯達帝國的帝都中呀!
  強掩心中的疑惑,亞芠先是輸入了自己大量的天心真氣,抑制住神化劑繼續的摧殘這個大漢的身體,順便在替他止止血,不過,這個大漢因為流血過多暫時是還醒不過來了。
  就在這時候,總算愛華在接獲到自家門前被一堆人給幾乎快擠破了,糾集了一大堆人馬,三四十個滿臉橫肉的家伙,擁著愛華,大刺刺的排開了擁擠的人潮,來到了亞芠的身邊。
  愛華看一下四周因為亞芠替那大漢治病,周身泛出了金光,搭配烈陽的光彩,所展現出來的那種的靜肅神秘的姿態,因而看呆了的求醫民眾們。
  愛華對亞芠一躬手道:“先生,這里是不是需要我來……驅離……?”
  亞芠這時剛好已經暫時的替這一個大漢渾身的傷口止好了血,看到愛華帶著人來到,還有聽到他的提議。
  再轉過頭來看一下現在四周已經回過神來,蠢蠢欲動的眾人,嘆了一口氣,正要點頭時,忽然的,亞芠感覺到有人輕輕的拉了他的衣領。
  低下頭來一看,原來是被他抱在懷中,現在正一臉期求,水靈的大眼里有流露出了那種在兩年前,讓他忍不住的替人治病,為人擔憂懇求的神色。
  而且,亞芠更是了解到,靈兒現在之所以會有這樣的一個神色全是因為她聽見了愛華的話,同時更為周圍的那些前來求醫的病人們感到擔心。
  畢竟就算她的年紀尚幼,但是這幾年來的坎坷生活也叫她知道,愛華所謂的驅離的真正的意思,而這些惟在四周的人,看熱鬧的就算了,真正身上有病的人是絕對受不了任何靈兒曾經看過的所謂的驅離的動作的。
  也因此,靈兒不由的著急起來,不由自主的拉拉現在這個將她抱在懷中,看起來好像跟記憶中有點不一樣,原本很嚴肅可怕,但是實際上人很好(只有對她而言)的白發叔叔的衣服。
  見識過人情溫暖的靈兒知道,白發叔叔是最有決定權的,所以,她忍不住的求起情來,為這些剛剛差點害死那個不認識的好心大叔,還有弄得婆婆很痛苦的伯叔姨們求起情來。
  而亞芠很奇異的竟能完全了解到靈兒單純善良的心思表現在小動作與那雙水靈大眼上的意義。
  兩年前,心硬如鐵的亞芠已經無法拒絕這可愛的小姑娘那為人擔憂而懇求他的眼神,現在,他更加的拒絕不了!
  無奈的嘆口氣,亞芠道:“靈兒,你不想要叔叔趕快替你的婆婆治好病嗎?現在叔叔就帶你們回去在好好的幫你婆婆治病好嗎?”
  聽到了亞芠這樣的一說,靈兒不由的看了一眼現在已經被愛華身邊的人給小心翼翼的扶了起來的大漢與婆婆,眼中不由的泛起了掙扎的神色。
  半晌,忽然的感覺到亞芠正抱著她在周圍的人的護送之下,慢慢的往外移動著,輕輕的咬了一下下唇,靈兒忍不住的拉拉亞芠的衣襟,吶吶道:“叔叔,可是這些來求叔叔幫忙的叔叔伯伯們也很痛苦,你看他們也好像都生病呢!”
  亞芠聽到了靈兒的話之后,駐足低下頭來,對著靈兒露出一抹輕笑道:“靈兒,你忘記了嗎?剛剛他們不是對你們不斷的排擠,甚至讓那個好心幫助你們的大叔給弄得昏倒了?難道你要叔叔幫他們治病嗎?”
  “可是,這里面也有很多的叔叔伯伯生病呀!”靈兒看一下圍在他們四周眼露期待的密密人群一眼,忽然又道:“叔叔,那個大叔你已經治好了,婆婆的病也暫時沒關系,你可不可以再替他們看看好不好!”
  邊說,靈兒邊輕輕的扯著亞芠衣服,現在的靈兒似乎已經完全的忘記了剛剛她所遭受到的痛苦了,替剛剛還傷害她的人們求著亞芠.而在周圍聽到了亞芠與靈兒的對談的人想到了剛剛自己的所作所為,不由的感到一陣的羞愧,不由自主的低下頭來,不敢望向亞芠與靈兒,感覺上,都覺得自己好像連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都不如,深深的愧疚叫他們再也不敢向亞芠要求要亞芠至他們的病痛。
  靈兒又在看看亞芠,然后,靈兒嬌聲道:“叔叔,婆婆可以等你先幫這些伯伯們治療完之后在在替婆婆她治病呀!”
  亞芠一愣,隨即臉上突然的浮現了一個奇妙的微笑,亞芠忽然的一個轉身,對著一直跟在他的身邊的愛華道:“愛華先生,你能不能空出一個房間來給我?”
  愛華一愣隨即的問道:“先生你是打算……”
  亞芠點點頭道:“請你幫我準備一間比較空曠的房間,里面只需要幾張的椅子就行了,然后再請你派人幫我這幾位同伴送到長老院去。”
  愛華點點頭,轉過頭來低聲的對著站在他旁邊的人低聲的吩咐了幾句之后,這才轉過頭來在對亞芠道:“先生,一切照您的吩咐。”
  亞芠點點頭道:“愛華先生,麻煩你派幾個人將這個大漢與老婆婆送到長老院去,就說……就說是我請回來的。”
  一時之間自己這個身為不知該說是客還是囚的人有點不知道該怎樣的說才能讓長老院可以讓他收容這兩個人,所以亞芠干脆不負責任的說出了這一句話,反正現在是長老院有求于他應該能讓他收容兩個來歷不明的人吧!
  愛華點點頭,又轉頭的招呼了自己的手下,當下立即的出來了四五個大漢邊扶邊抬的送走了那兩個到現在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的瞎眼老婆婆與昏迷中的大漢。
  看到大漢與老婆婆被送走之后,亞芠微笑的對著靈兒道:“靈兒,想不想要看叔叔替人家治病?”
  看到亞芠在自己的暖言相求下,輕易的改變了自己原先的主意,改而要替那些原本他理都不想理的自私人群治病,完全不了解自己做到了一件多么不可思議的事情的靈兒聽到了亞芠的垂問,靈兒只是天真的雀躍道:“好呀!好呀!叔叔,請你趕快替他們治病好嗎?那些叔叔伯伯們好像病的很重的樣子。”
  可不是嗎!站了一整個早上,忍受烈陽的照射,人群的推擠,正常人都覺得受不了了,更何況周圍里面十個到有六七個都是有病有傷在身的,當然臉色不會好看到哪去,當然叫靈兒這個天真善良的小女孩擔心不已。
  亞芠微微的一笑,若有所指的看了周圍的人潮一眼,在愛華的引導下再度的往彩虹居內走進去,當然,他的懷中還是抱著靈兒。
  而眾人則是難掩愧疚,所有人都想起了剛剛自己的作為,同時也知道自己自私自利的行為其實已經觸怒了亞芠這一個慈悲圣者了,本來他已經不打算要幫助眾人了,現在之所以愿意替眾人行使神跡治病,全賴亞芠懷中的那一個又瘦又小小女孩的求情,當中幾個剛剛就站在靈兒身邊的人更是覺得汗顏,他們連一個小女孩都比不上呀!
  于是,當十分鐘后,原本在亞芠進去之后就關上的彩虹居的大門再度的打開,而為了預防剛剛的暴動情形而加派了三十幾的人手的愛華驚奇的發現到,他加派人手的舉動根本是多余的,因為,當他站在門口宣布道:“圣者說你們可以開始進來了!”
  當他說完這句話之后,卻發現到,原本靜肅的人群雖然如他所預期的,開始有了騷動,但是,與他預期相反的卻是,騷動的人群卻不是在爭取說誰是第一個。
  反倒是,當人群越來越騷動之后,在人群中開始有人慢慢的往前進了,而且,幾乎是自發性的,頭一個進來的人事一個躺在由兩個人抬著的簡陋的擔架上的一個正在昏迷中,臉色灰青,一望即知道,這個人的病情已經是到了可能這口氣喘出來下一口氣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吸進去的絕望地步了。
  第二個人也是用臺的,當然,這個人的情況絕對不比第一個好多少,更慘的是,這個人的兩腿自大腿一半以下都不見了,包裹在原本應該是膝蓋部位的紗布早已經染成了血紅色了,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個人雖然同樣的被兩個人抬著,雖然也在昏迷中,但是起碼他的呼吸聲比第一個還來的重了一點,但也是重了那么一點,一樣的出多入少。
  再來的第三個,第四個,第五……
  一直到第十個人,或者是該說第十個躺著讓人抬著,第二十個抬著病人的人跨進了他的彩虹居,然后再無人進去,眾人只是眼巴巴的望著最后的一個人消失在彩虹居的大門深處,再無人進去為止,全都是重病重傷到呼吸出多入少的病人。
  然后,當第一組的兩個人淚流滿面的臺著不知道與他們是什么關系的病人再度的由門中出來,眾人,包含站在門口的愛華與他身邊戒備的大漢們,全都緊張的望著他們。
  最先讓他們注意到的是,那兩個看來不過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雖然是淚流滿面,但是,所流下的卻是喜極而泣的歡樂淚水,不復進門時的那種面無表情的絕望悲凄的神色,有的只是無限的狂喜與感謝。
  再看躺在他們之間的擔架上的那個病人,雖然一樣是在昏迷中,但是,就算是愛華這一個對著醫道一知半解的人也可以看的出來,這個病人臉上的灰青已經被紅潤所取代,呼吸雖然是一樣的低細,但是,卻要有力的多了,看的出起伏的胸部正明白的表示出生命已經在他的身上再度的駐足了下來,不在急于離去了。
  霎時,彩虹居外的大街上立即的傳出了無法形容,雖然亂,雖然吵,雖然很大聲,但是卻無比的狂喜的歡呼聲。
  隨即,眾人又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不約而同的停下了他們的歡呼聲,因為他們怕,也是尊敬的不敢驚擾,不敢去驚擾那個現在在里面,正對著一個個本已經絕望的人始展神跡的那個圣者,那個帶給了絕望的人再一次機會,始展著令人無法置信但是卻實實在在的擺在他們面前的那個神跡的慈悲的圣者。
  圣者是慈悲的,因為他將一次又一次的神跡帶給了他們,再給了人們一次的希望。
  當第二個,那個雙腿盡失的人,坐在他的同伴所抬的擔架上,滿懷感激的讓他的同伴抬出來時,第二次的神跡又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于是,難掩心中機動情緒的眾人,已經淚流滿面了,因為任誰都知道,圣者的神跡再度的再一個人的身上展現了,同樣的,這樣的神跡將會再度的出現在自己或是自己所關心的親友的身上了。
  圣者,果然是慈悲的!
  圣者,神的使者!
  圣者,帶給了絕望的人群再一次希望的圣者!
  慈悲的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