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17 北斗紅星

聽到了查司這么說,眾人這下再無懷疑,不敢怠忽,急忙的照著查司的話,分頭去辦事了。
  而身在廳中的亞芠與水妖王則是暗暗的訝異這么的一個風月場所的打手有這么好的眼力與豪氣,對于他們竟然是可以看的這么的清楚,真是不簡單。
  水妖王唉唉的嘆氣道:“唉呀呀!人家把我們捧的這么高,害我這下想要白吃都不行了,這下可怎么辦?難不成真要拿我去當?”
  亞芠不由的啼笑皆非,水妖王不愧是水妖王,不管是作的還是說的都敢別人之所不敢,堂堂的十大高手竟然也說出了白吃這種無賴的話來,真不愧是個妖呀!
  隨即,亞芠又聽到水妖王喃喃自語,要不是亞芠的功力到家,可還真的聽不清楚。
  他只聽水妖王自言自語道:“可惜了這么的一個好人才,眼睛利,人機伶,難得的又有這種豪氣,做事也不會顯的古板,倒真是合了我的胃口了,根骨也不錯,就是年紀大了點,真是可惜呀!”
  亞芠心中一動,三十歲不算大,想當初,他爺爺漢羅不也是在三十多歲才學破魔真氣的?更何況,以他現在的能力,還有擁有的“那個”,對他根本是小菜一碟。
  也就因為亞芠這一動念與水妖王的這一番的話,百年之后,十大高手之中查司可是名列一席之地。
  過了不久,查司領著一群人進來,不到幾分鐘,整張十人桌上就擺了滿滿的山珍海味,菜色之豪華,說真的,亞芠還真的是沒見過,一方面是少年時雖然在家,但是他家人可不興這個,后來的逃亡流浪,更是有一餐沒一餐的,有的吃就不錯了,哪里有像眼前這一桌,看的亞芠目不暇給的。
  菜美酒香,加上查司深獲他們心意的,不敢叫人進來打擾他們,親自的替他們倒酒,看他的樣子還真的是十分的恭敬,但是以兩人的修為又怎么會不知道,在院子外,其實有數十個人在等待著查司或是他們的命令,進來服侍。
  亞芠與水妖王這一餐吃的可真的是盡興,雖說以兩人現在的修為其實已經不太需要進這么多的食了,但是,兩個人興趣相投,加上查司的機伶服侍,道也真的是叫兩個人酒一杯接一杯的喝,菜一口接一口的吃。
  看著眼前的美酒好菜,查司無所不致的服務,亞芠不由的感嘆金錢的威力與享受的魔力,連他自己也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難過這是間不少人為了權勢與利益可以做出那么多的斗爭來,你爭我奪,出賣背叛,要的不就是眼前的這種嗎?
  一想到這,亞芠的心中不由的一黯,不想在這時候煞風景,連忙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這時其實他跟水妖王已經吃的差不多了,亞芠便將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一旁一直在替他們斟酒的查司。
  “咦!”突然,亞芠咦的一聲,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水妖王看到亞芠忽然的放下了酒杯,兩眼注視著查司,不由的也跟著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問道:“亞芠,有什么問題嗎?”
  亞芠搖搖頭道:“前輩,我放肆一下了。”
  說著,亞芠忽然的伸手扣住了查司的手臂,大喝一聲,忽然的將查司高舉過頭,讓查司變成了頭下?上的倒懸在他的頭上。
  忽然的,亞芠放開了查司的手臂,右手往上一拍的拍在查司的頂上,單手將查司給撐了起來,然后,整個人往上一站,渾身冒出了金光,接著,查司整個人宛如的被亞芠的金光給傳染般,整個人也跟著亞芠一起發出了金光,只是在他的身上某些部位卻不發光。
  這時,水妖王也注意到不對勁了,但是,更叫他吃驚的是,亞芠現在的舉動,很像他所知道的一個人常用的一個方法。
  過了不到五分鐘,亞芠忽然的輕喝一聲,身上的金光一圣,然后,就看到查司的身體上的金光忽然的也變的更加的強盛,連那些原本沒有發光的部位也開始的發光了。
  持續了約十分鐘,亞芠再清噓了一口氣,身上的金光緩緩的收斂,然后慢慢的將查司給放了下來,讓他坐在椅子上,而查司身上的金光還是依舊的閃耀著。
  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亞芠聽到了水妖王問道:“亞芠,是發生了什么事嗎?你怎么會突然的耗費真氣的對這小子用起了逆轉造身**?”
  “逆轉造身**?”剛剛松了一口氣的亞芠疑惑道:“什么是逆轉造身**?”
  “就是你剛剛用的那個方法呀!”水妖王一愣道:“難道你不知道逆轉造身**?”
  亞芠搖搖頭道:“我的確是不知道什么逆轉造身**,不過,這名字倒真的是跟我剛剛所用的方法名副其實,原來這叫做逆轉造身**,還真是不錯。”
  水妖王一愣,喃喃道:“難道我猜錯了?你跟獸皇那家伙沒有關系,這可是獸皇的看家本領呀!不過也不對,就算是獸皇那家伙自己來用也沒有你這么快呀!”
  亞芠問道:“前輩,你所說的獸皇是誰?跟你所說的逆轉造身**有什么關系?”
  水妖王順口道:“就是排名在我前兩個的那個家伙,血獸皇啦!逆轉造身**可是他的看家本領。”
  亞芠一愣,隨即苦笑道:“前輩,我想這大概是巧合吧!這方法是我從一本無名的醫經里學到的大概跟血獸皇前輩無關吧!”
  隨即,亞芠便將自己得到無名醫經的經過跟跟水妖王說了一便,聽的水妖王漬漬稱奇。
  但是水妖王仍不死心道:“亞芠,我問你,你這方法是不是運用人在倒立,氣血逆涌,經脈倒轉之時,用自己的真氣強行的將查司體內的經脈在一瞬間貫通,然后再留一部分的真氣在他的體內,讓查司的身體自然的吸收你的真氣,以改善他的體質,這短短的時間,我看你最少已經耗損兩成的功力了?”
  亞芠點點頭,問道:“前輩,確實是這樣沒錯,有什么不對嗎?”
  水妖王苦笑道:“是沒什么不對,但是,這就是獸皇那家伙的逆轉造身**一模一樣,除了你的動作快多了之外。”
  “這小子真不知道是打哪來的福氣,受了你這么的好處之后,他整個人幾乎都脫胎換骨了,不比從前了。”
  隨即,水妖王又懷疑道:“亞芠,你為什么會忽然的用出這損己利人的**來?”
  亞芠輕描淡寫道:“這是因為我總覺得我們吃了他這一頓卻無以回報,剛好被我看出來這個查司身上帶有許多的暗傷,大概是經常打殺又不知道如何的調養與保護自己的原因,一但被這些暗傷冒出來,所以我干脆就幫他一把,讓他免于萃死之禍。”
  水妖王點點頭:“原來如此,不過這小子此后好處多多了,現在,受到你這一個**,就算叫他練起我的……”
  “不對,亞芠你是不是聽見了我的自言自語,你是為了我的話的緣故?不然,就算是要致暗傷,按照我在王宮里看到你的本事,你也不需要如此的大費周章的,甚至損己利他,老實說,是不是?”
  忽然省悟了亞芠的用心的水妖王忽然的叫道,而亞芠也老實的點點頭,他知道,在水妖王的面前否認是沒有用的,還不如干脆的承認算了。
  “好小子,難怪我一眼就喜歡你了,你這小子實在是老時機靈的可愛死人了”水妖王不由的大笑,同時對著還因為亞芠的**而混混沌沌中的查司道:“你這小子,真是有福氣,沖著你的這個惡魔師叔的面子,我非得將你操成才不可。”
  亞芠先是忍峻不住的一笑,想起了當初水妖王在替他訓練死神小隊時的那樣子,亞芠幾乎可以想見查司未來可能不會太好過,同時又一驚,聽水妖王的話意,分明是要查司把他當成水妖王的同輩,這怎么可以?
  話還未出口早已見到亞芠臉色的水妖王已經先一步的說道:“怎么了亞芠?難道你不想要這個師叔的名份?要知道,這小子你也是有一份的唷!”
  亞芠苦笑一聲,他還能說什么?水妖王怎么說怎么辦了,誰叫水妖王是前輩!
  可憐的查司不知道自己因為一時的嘴快與眼睛太厲害,在這昏迷中,就這么被這一妖一魔給決定了他以后的前途,從此墮入了地獄般……呃!是平步青云的日子了。
  這時,查司身體上的金光也慢慢的開始慢慢的黯淡起來了,雖然差別很微小,但是水妖王是何許人也,又怎會看不出來?
  看著他,水妖王問道:“亞芠,這小子還有多久才會醒來?”
  “前輩恭喜您了,您這位尚未拜師的學生天資可是超出我的預料之外的好呀!”亞芠看一下他的情況,先是恭喜水妖王,然后道:“我留在他身上的力量雖然只有一成,但是看他現在的樣子,大概不到十天就可以回醒了。”
  水妖王點點頭,他可是知道,亞芠雖然說只有一成,但是依照他對亞芠修為的估計,這一成的真氣可是非同小可,查司能在十天之內將這些真氣吸收,除了說他的天資高人一等之外,別無其他的解釋了。
  而就在亞芠與水妖王閑聊的時候,忽然的水妖王一個轉頭望向緊閉的大門,而亞芠幾乎也沒有慢到哪的同時的也轉過頭去面對著大門。
  水妖王似笑非笑的道:“亞芠,看來人家老板已經來了。”
  亞芠點點頭,不在說什么,在他跟水妖王的耳中,早已經是聽到了院子外,紛紛的傳來了一聲聲問候老板的聲音了,然后,兩個人的腳步聲慢慢的往大門里走來。
  似乎存心想要考較亞芠的聽力如何,水妖王忽然的問道:“亞芠,怎么辦,似乎這個老板可不是一般的人唷,聽他的腳步聲,又輕又快的,看來這個老板也是一個修練真氣的家伙,你覺得怎樣?”
  亞芠淡淡的一笑:“聽到這個人的腳步聲,輕緩中帶著一種奇妙的節奏,宛如是有種水過無痕的感覺,人家可是修練跟前輩您一樣的水系的真氣,我看,還是前輩您跟他打打交道,也許比較可以說的通。”
  對于水妖王那剛剛似有意似無意的考較,這可難不倒亞芠他這個腦中不知道記了多少種密技絕學的人,在加上自創的森羅萬象的體會之下,這可難不倒亞芠他。
  水妖王淡笑不語,與亞芠靜待著來人的到來。
  不久,腳步聲停在門外,同時,大門上傳來的一聲的敲門聲,隨即,來人打開了大門走了進來。
  走進來的是一男一女,那一個男的,看來約四十來歲,瘦瘦高高的,臉頰削瘦,嘴上留著兩撇的小胡子,兩眼中精光四射,看來一副精明樣,應該就是這家店的老板了。
  而站在他身后一步之處,是一個看起來約二十多歲,最多不過二十五的一個美麗的女郎,穿著一身由七種顏色所構成的精美服飾,手上,頸上,掛滿了叮叮當當作響的飾品,看來雖然有點俗不可耐,不過,倒也不能不說,這女郎真的是艷絕人環,不笑而媚的神態,艷麗至極的容貌,果然有傲人的本錢。
  只可惜,這一個美麗動人的女郎對亞芠及水妖王這兩人卻完全的像是不存在一樣,吸引他們的注意力的卻是那個看起來有點不太好看的中年人。
  畢竟,他們兩個人,一個是有著比他的外表要多上十倍以上的實際年齡的不老妖怪,兩百多年的時間,什么樣的人沒看過?
  而另一個,則是本性有點孤僻,雖然現在已經改變很多,但是骨子里的性格卻還是一樣的,自己本身又有一個冷艷美麗的女友,而且,自己的義妹也是一個美的不可方物的女孩,見慣了她們兩人的姿色,這女郎再美也沒用,更別說那一身的裝扮讓他心生厭惡了。
  那個中年人進門一看到亞芠跟水妖王之后,眼中不由的閃過了一抹驚疑的神色,雖然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但是,亞芠雨水邀王乃何許人也?
  一個是年老成精見多識廣,一個是有著不可思議靈異直覺本能的殺手級人物,又怎會瞧不出這一個老板神異的眼色。
  似乎已經察覺出自己的異狀被人給察覺了,中年老板忽然極快的一個轉身伸手在女郎的身上輕輕的一點。
  女郎一瞬間立即的昏倒在地,連吭都不吭一聲,水妖王一笑道:“好個點穴法,沒想到現在還有人有這門遠古的技藝,真是不簡單。”
  亞芠一愣,老板的這一招他到是從沒看見過,不由的玩味起老板剛剛的動作來,習慣性的用自己的森羅萬象去推敲老板的手法。
  聽到水妖王一語到破了自己的手法,老板顯然不是很驚訝,淡笑道:“獻丑了,小小的技藝,還望能入水前輩的法眼。”
  水妖王淡淡的一笑道:“看你會用這一門技藝,不知道你是北斗里的哪一個?”
  老板對水妖王一抱拳道:“晚輩是北斗中的紅星,紅星艾華˙桑德。”
  水妖王點點頭道:“不簡單,年紀輕輕的就可以擔任北斗七大頭之一的紅星,真是不簡單。”
  一旁的亞芠也暗暗的點點頭,就算他再孤陋寡聞也知道這一個號稱最大的情報組織北斗,而每百年一次的大陸十大高手之排名也是由北斗所公布,雖然不知道北斗是如何的知道這件事的,但是,既然可以獲知十大高手的排名,當然,身為七巨頭之一的紅星認得水妖王這個蟬連兩次十大高手之榜的高人也是正常的事。
  水妖王又問道:“那你干么點了你旁邊的這個人的穴道?”
  艾華道歉道:“請前輩恕晚輩的放肆了,因為晚輩的身分是一個謎,所以不能讓別人知道,但是晚輩又知道前輩已經瞧出了晚輩的異狀,我怕如果晚輩不加以解釋的話,恐怕晚輩不但這家店不保,連帶著晚輩也可能會遭了,所以……”
  面露苦笑,艾華解釋道,而直到這時,亞芠也才總算是見識到所謂的十大高手在一般人的心目中的崇高地位,憐愛華這身為北斗首領之一的紅星尚且深怕水妖王生氣,亞芠不由的暗暗的慶幸,在他碰上的兩個十大高手水妖王與大力神王,這兩人都是打從一見面就對他愛護有加,讓他完全的感受不到十大高手的威勢,只有感受到他們的溫情。
  水妖王對于艾華的解釋大刺刺的點點頭,算是接受了他的答案了,亞芠更是好笑的發現到艾華直到這時才有了松了一口氣的感覺。
  而這時,艾華也才敢將他的眼神移到亞芠的身上,恭聲的問道:“不知道這位前輩該如何稱呼?”
  亞芠又是一陣的好笑,被一個比自己大上一倍年紀的人稱呼為前輩,亞芠不由的一陣的不知該如何的回答,所幸,水妖王已經替他回答了:“怎么?你家的魔龍那個喜歡探人**的壞習慣你也已經學會了呀!”
  一聽到水妖王這么的一說,艾華不由的一陣的尷尬,幸好亞芠這時已經回答了他的話了:“艾華先生,叫我亞芠就行了。”
  一聽到亞芠報出了自己的名字,再瞧見了亞芠身上的白發飄逸,艾華忽然的驚喜的呼道:“原來您就是昨天在長老院中展露神跡的慈悲圣者,不知道您老駕臨,有失遠迎,真是抱歉。”
  一聽到艾華的稱呼,亞芠與水妖王不由的都一愣,果然不愧是大陸最大的情報組織,昨天傍晚才發生的事,瞧艾華的樣子,分明是已經完全的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了,連亞芠的樣子也都已經知道了。
  水妖王搖搖頭,似真似假的嘆氣道:“我早說你家的魔龍該改名耗子了,瞧你們的樣子,他那喜歡挖人墻角探人隱密的習慣你真還真的是學了十成十了。”
  聽到水妖王的調侃,艾華不由的尷尬的一笑,除了笑之外,他也不能作其他的事了。
  倒是,剛剛艾華的呼聲太大,從剛剛就站在院子外的那些等待要服侍的侍者可是個個都聽的清楚了,早在昨晚就由長老院的衛兵中傳出了在長老院中有一個可以治愈任何疾病的慈悲圣者在長老院中,只是,沒想到,現在那個昨天出現在長老院中的人竟然會來到這里?
  當下,有許多機伶的人,已經悄悄的離開這里,趕快去通知自己的那些有患病痛的親朋好友了。
  而在帝王廳中的亞芠三人根本不知道一場紛亂已經因為艾華叫破了亞芠的新稱號而即將引發。
  水妖王一邊調侃著艾華,一邊的問問他到底是來這里干什么?
  艾華回答他是因為接到了手下通知說彩虹居里有貴客來臨,但是又不知道是誰?所以他才來親自的來看看,順便帶來他店里的招牌彩虹小姐,就是剛剛被他點倒,現在還倒在椅子上昏睡的女郎,同時再三的強調,要是早知道是水妖王與亞芠的話,他早已經趕來了。
  不耐艾華的恭維,亞芠已經覺得有點不耐,察覺出了亞芠的不耐,水妖王藉機的說道:“我說艾華呀!你這個手下蠻機伶的,我剛好想要一個可以服侍我的人,不知道你是不是可以割愛?”
  指的一旁癱在椅子上,人雖昏迷,但是身上的金光依舊的查司,水妖王淡淡的問道。
  艾華一愣,先是給查司身上的異像一驚,隨即的大喜道:“當然當然了,既然前輩您肯要查司來服侍您,這可是查司天大的榮幸,同時也是本店的榮耀,查司就從現在跟著前輩服侍前輩您了。”
  這下水妖王也不由的不耐起來了,怎么這個紅星看來這么的喜歡恭維人?不過,也唯有這樣,才讓人根本就想不到,他會是大名鼎鼎的北斗紅星。
  水妖王不再多說,淡淡道:“那好,艾華,這幾天你就好好的照顧這家伙,等他想來之后,叫他來找我,我想,我暫時不會離開這里,而你應該知道要到哪去找我吧!”
  艾華點點頭,只要水妖王不隱起身來,以他北斗的實力,絕對是可以找出他來了。
  說完之后,水妖王轉過頭來對亞芠道:“亞芠,你吃飽了沒有?”
  亞芠點點頭,水妖王見狀之后,再轉頭對艾華道:“艾華,今天這一場的價錢是?”
  艾華忙道:“前輩您肯來是我們的榮幸,今天這一場算是我們為你洗塵的,談錢就表示您老人家看不起我了。”
  艾華的回答早已在水妖王與亞芠的意料中了,亞芠與水妖王也不客氣,反正他們也真的是付不起這一餐的價錢,也不客套。
  水妖王站起來伸個懶腰,無所謂的道:“艾華,那就謝謝你的招待了,亞芠,我們該走了。”
  說完,亞芠淡淡的對艾華點頭答謝一下之后,跟在水妖王的身后,慢慢的走出了帝王廳,直走到彩虹居的大門口,亞芠與水妖王一駐足,相視的哈哈大笑起來,有誰想到,這樣的兩個人身上竟然沒多少錢,這一餐,根本就是用自己的名頭去唬來了。
  慢慢的走出了彩虹居的大門口,亞紋與水妖王正想要往長老院走回去時,忽然的,才一出大門處,馬上就見到在彩虹居的大門外的那條街上,不知何時,竟然已經站滿了人。
  不知道多少的人群,將這一條的大街塞的滿滿的,幾乎連讓亞芠與水妖王通過的地方都沒有。
  早已經注意到在這一群人中,不少人臉上的氣色及差,一望及知,可能是昨天的風聲傳了出去,所以現在他們來向亞芠求醫的,只是不知道他們為什么會認得亞芠而且又知道亞芠在這里?
  不過水妖王作夢也沒想到,竟然會是艾華剛剛的那一聲大呼所引起的。
  水妖王轉頭對亞芠調侃道:“亞芠,這可是來找你的,我先走一步了,我回長老院里等你。”
  說完,也不知道水妖王使了個什么樣的魔法,藍光一閃之后,水妖王竟憑空的消失在亞芠的身邊了,毒瘤˙亞雯一人面對這一個情景。
  而亞芠還來不及叫住水妖王,他就已經聽到了,群眾中不知道是誰先喊道:“來了!來了,白發的慈悲圣者出來了。”
  一人喊眾人喝,霎時間,所有的人全部都一擁而上,口中大聲的呼叫著,聽在亞芠的耳中,盡是求醫的聲音。
  面對著群情激動的人群,亞芠不由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雖說,早在他寄身在貪狼星的身上時就已經習慣了這種的樣子,但是,亞芠卻也不由的為眼前的景象而感到不悅。
  眼前滿滿的都是人,一個個爭先恐后,你推我擠的,都想要第一個擠到亞芠的面前,接受亞芠的治療,似乎篤定亞芠一定會施展他們寄望中的神跡。
  只是,眼前的這一群你推我擠的人群,卻自始至終,都沒有人注意到,不知何時,打從醒來之后,就一直掛在臉上,給人一種和煦溫阮感覺的笑意已經從亞芠的臉上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現在的亞芠又已經開始展露出了他惡魔的駭人一面,不耐煩的情緒逐漸的在亞芠的身上累積著,一股淡淡的,但是很明顯的存在的殺氣開始以亞芠為中心,由亞芠的身上飄出,而且,有越來越濃的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