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16 水妖再現

看到亞芠輕松的撫摸緊緊的貼在他身上各處的五小幻獸,米非耶不覺得面露異色。
  在這七天中,他可是深刻的了解到,眼前這五之長相可愛的小東西可是一群怪物,讓他跟比東傷透了腦筋。
  因為它們的關系,他根本沒有機會*近自己那在昏迷中的愛徒一步,要不是看在這五只小怪物好像是在守護自己的愛徒兒沒有惡意,兼怕會傷害到蘇蘭的話,他早就已經火大的將這五只小怪物給收拾掉了,雖然他自己也沒有什么把握可以打贏它們就是了。
  看到現在在亞芠身上那種親熱溫馴的樣子,在想到他跟比東為了將昏迷中的蘇蘭跟亞芠給帶回來時所受到的這五只小怪物的阻饒所吃的苦頭,米非耶不由的恨的牙癢癢的。
  邊親熱的摸著五小幻獸,邊聽著五小幻獸所傳來的這幾天的經歷之后,亞芠滿懷歉意的對米非耶道:“大長老,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蘇蘭長老原來是您的學生,所以也沒有跟五小說清楚,導致讓您到現在沒辦法*近蘇蘭長老,真是抱歉。”
  米非耶驚疑的望了亞芠一眼,忍不住的問道:“你到底是誰?難道這五只小怪……幻獸都是你的幻獸,不然,你怎么可以跟他們溝通,里面那只看起來跟魔狼王很像,但是好像是小了一大半的幻獸又是跟你有什么關系?”
  亞芠淡淡道:“他們都是我的幻獸。”
  “大長老,現在不是追問我這個的時間吧!您不先看看蘇蘭長老?”亞芠轉移話題道。
  聽到亞芠說道蘇蘭,米非耶這才一驚,想到了現在既然沒有五小幻獸的阻饒,他總算是可以看看自己的愛徒的狀況了,這七天來,他還真擔心蘇蘭的情況。
  馬上推開門走了進去,進們一看,再門中是一監看來略顯的零亂的房間,亞芠暗暗的看著這一個房間,房間里,有一半的空間被一堆堆的書給占去了空間,里面的擺設也十分簡單,就只有一張床,一個柜子,一張桌子跟兩張椅子,除此外,就是一堆又一堆的書,占滿了這一個房間的大半的空間,實在不像是一個女孩子的房間。
  而在這一房間的床上,躺了一個人,正是蘇蘭,一如七天前的樣子,蘇蘭的臉上蒼白的可怕,而在床邊,貪郎星則是安然的躺在那里沉睡著。
  亞芠與米非耶上前,米非耶正待要替蘇蘭看看她的情況怎樣時,亞芠已經先一步的上前,伸手在蘇蘭的額頭上一貼,銀光一閃,不到十秒鐘,蘇蘭的臉色忽然的由蒼白變的紅潤,隨即,亞芠收起手來,對一旁的米非耶道:“蘇蘭長老沒事,她只是暫時的脫力,再加上多日未進食的關系,所以現在顯的身體有點虛弱,只要讓她修養幾天就行了。”
  米非耶將信就疑,自己也探身看一下蘇蘭的情況,果然蘇蘭現在的情況正如亞芠所說的,而且,他更是感覺到一點,就是原本蘇蘭身上近乎枯竭的魔力現在正急速的在恢復中,雖然很微弱,但確實是在恢復中沒錯,這亞芠到底是怎么辦到的?難道是跟他剛剛的那手里的銀光有關?
  對于亞芠,米非耶是越來越感覺到不可思議了,到底亞芠是怎樣的一個人?
  似乎是看出了米非耶的疑惑,亞芠抱起了一旁的貪狼星,扭過頭來對米非耶道:“大長老,請你在蘇蘭長老醒來之后,跟她說她最擔心的情況并沒有發生,約瑟還活著,還有,約瑟向她說聲謝謝,她永遠是約瑟的姐姐,同時,也是我的姐姐。”
  留下了這一番的另米非耶滿頭霧水的話之后,亞芠抱著貪狼星,走出了蘇蘭的房間,招呼著福隆,回到了自己暫時的房間中了,徒留下米非耶在那位亞芠到底是什么人而傷透腦筋。
  回到房間之后,亞芠將貪狼星放到自己的床上,對著福隆問道:“爺爺,您睡哪里?”
  福隆先是愣愣的看著亞芠抱著放在床上,那個跟他印象中的圣狼王很像但是卻卻縮小了一半的貪狼星,在聽到亞芠問他,忙道:“我就睡在隔壁。”
  “爺爺,我知道您現在心里有很多的疑問,不過,等我先將小星喚醒之后,我在一一的跟您解釋,現在,您先去休息好了。”
  福隆一愣,點點頭,知道亞芠現在叫他去休息,必定有什么事情,所以他也不多講的回去了自己的房間,留下一個空間給他。
  待福隆離開之后,亞芠轉過頭來,盤坐在貪狼星的身邊,兩手合并貼在貪狼星的額頭處,整個人慢慢的映出了銀光。
  在這兩年中,因為他的關系,貪狼星事實上一直是在沉睡當中,所以,亞芠現在必須用自己的精神異力喚醒屬于貪狼星的意志。
  在精神異力不斷的傳進貪狼星的身體中的同時,亞芠不斷的發出了他的招喚聲,要將貪狼星沉睡中的精神給喚醒了過來。
  此時的亞芠,在這種全神貫注的情況之下,最忌諱有外力的打擾,偏偏,就在這時候,一個肉眼幾乎無法察覺到的身影,慢慢的,無聲無息的侵入了亞芠的房間,站在亞芠房間的一角,動也不動,令人猜不透他的意圖。
  終于,在亞芠經過了大半個小時的努力之下,貪狼星慢慢的睜開了眼睛,亞芠欣慰的擦擦額頭上的汗,果然“它”教他的方法沒錯,以后他再也不怕貪狼星會因為能量耗盡而陷入沉睡中的這一個不算弱點的弱點了。
  醒過來的貪狼星立即透過了它跟亞芠之間緊密無間的精神聯系得知道了在這兩年中亞芠所發生的事了,興奮的舔著亞芠的臉,它很高興亞芠終于又恢復正常了。
  但是,就在這時候,那個無聲無息的身影慢慢的動了一下,亞芠頓時感覺到,原本笑意盈盈的臉立即的一沉,一瞬間,整間屋子中立即充斥著亞芠那恍如實質般,足以凍心凝血的冰寒殺氣。
  亞芠朝著房間的某一個角落大喝道:“誰?”同時,貪狼星也一掃向亞芠撒嬌的嬌態,在現它魔狼的威風,渾身的銀毛無風自動,猛烈的撲向亞芠大喝的方向。
  那個無形的身影一閃,避過了貪狼星的狼撲,同時,一個清越的聲音在房間中響起來:“好呀!亞芠,兩年不見,你可是越來越厲害了,連我的障眼法都可以視破!”
  亞芠一愣,好熟的聲音呀!隨即心中一動,驚喜道:“前輩,是您?”
  在這同時,原本因為天黑而昏暗的房間中突然在某一個角落里出現了淡淡的藍光,隨即,藍光一閃之后,一個人拿開了罩在光明能量石外的套子,讓整間房間大放光明。
  亞芠一瞧,含笑的站在桌子邊的是一個看來約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俊美的臉龐上露著一股淡淡的妖異魅力,不正是水妖王是誰?
  亞芠連忙起身的來到水妖王的面前,恭恭敬敬的對著水妖王一禮道:“前輩,好久不見了,您怎會大駕光臨?”
  水妖王似笑非笑的揮揮手道:“得了,什么時候變的這么的多禮了,坐吧!”
  自顧的在椅子子上坐了下來,同時轉頭對著一旁的貪狼星微笑道:“小星,你也好久不見了,你現在也看起來不錯呀!”
  小星搖搖尾巴,親熱的舔了舔水妖王身出來摸它的頭的掌心,乖乖的坐在水妖王旁邊,讓水妖王摸摸它一身的長毛,不時的發出了舒服的哼聲。
  亞芠在水妖王的旁邊坐下之后,在一次的問道:“前輩,您怎么會來這里?”
  水妖王邊摸著貪狼星邊微笑道:“你也知道呀,我這個人就是閑不住,前兩年,我去了亞人大陸,在上個月才回來,本想說來斯達帝國辦點事,沒想到,無意間看到了有一群人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運什么東西,尤其這東西有讓我感覺到好像有著很強的力量。”
  “好奇之下,我便偷偷的跟了下來,沒想到,在他們運送的東西當中我竟然看到了在昏迷中的亞芠你,所以,我便順便跟了下來,看看亞芠你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就這樣了。”
  亞芠聽了不由的一陣的感動,水妖王位為當代的十大高手之一的一個絕世高人,從第一次見面時,就一直的對他照顧有加,無意間碰到自己在昏迷中還特地的放下了自己的事情暗中照應自己,關愛之情不言可知,只是,亞芠知道對于水妖王這絕世高人說什么謝謝是多余的,所以他也只能放在心上,以后有機會在報答他了。
  心中暗暗的打著主意,亞芠又再聽到水妖王道:“對了,亞芠,你真不錯呀,我瞧你現在的力量跟兩年前比起來幾乎是一個天一個地了,呵呵,你真是我這被子所看過的唯一的一個怪物,功力的進步的這么快,我年輕時可沒有你這么可怕,我記得你現在應該適才二十吧,如果讓你練到我這個年紀的話,我怕你都上天了,真是不可思議。”
  亞芠含蓄的一笑,這兩年對他而言發生過太多的事情了,力量的增長也超出了自己的預期,而且,他也不好意思說現在他只有兩年前的七成的力量而已。
  “對了,亞芠,憑你的功力怎么會讓人加給弄到昏迷不醒的地步呢?你是發生了什么事了?”
  亞芠輕嘆了一口氣,對于水妖王,他也沒有什么好瞞的。
  慢慢的,逐一的將他自己自水妖王離開時的所有經歷,一一毫無保留的說出來,這一說可是說了一整夜,直到天將明之際,亞芠這才將自己所有的經歷完全的說完。
  水妖王聽完之后,瞪著大大的眼睛,像是在瞧一個怪物般的直盯著亞芠直瞧。
  久久,水妖王苦笑道:“我說亞芠呀,是人皆認為我以為怪,故而送給了我這么一個妖王的名號,照我看來,你呀!才真的是一個怪物呀,誰么怪事沒讓你碰上?我看以后我這個妖王的名字恐怕要送給你了。”
  亞芠苦笑著,不知該怎么答,這可不是嘛,先是自己個人的功力提升的完全的超乎了常識,接收自己父親臨死前的記憶,擁有一只可以自行進化,怪物般的幻獸,轉移自己的意識到自己的幻獸身體中生活了兩年,而自己的身體又誕生了一個新的意識,最后又跟心的自己融合,又是遇上了那么多的不可思議的怪事,到現在,他自己都覺得,當初驅使他要替父報仇的復仇意志在這一連串的事件中都變成了微不足道了。
  的確是向水妖王所說的,他現在真的是跟一個怪物沒兩樣了。
  “算了!算了!”水妖王搖搖頭道:“我看你說了一整夜也累了,為了慶祝你重生成功,我們出去慶祝一下吧!”
  說著不由分說的,拉著亞芠的手,直直的往王宮外沖了出去,亞芠苦笑著,但也不好掃了水妖王的興,只得順著水妖王的勢子,跟著他往王宮外走去,臨行之際,他只能高聲的對著隔壁房的福隆道:“爺爺,我跟一位朋友出去一下,最晚晚上就會回來了,您不用替我擔心。”
  話說完,他已經被水妖王給拖了出去,也不知道福隆到底是已經起床聽到沒。
  頻著水妖王與亞芠兩個人的功力,進出戒備森嚴的王宮還不是輕而易舉,在沒有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兩個人不知不覺的來到了斯達帝國帝都清晨王宮周圍的街道上了。
  兩個人,一左一右的相伴而行,一個是看來約二十來歲,俊美的幾乎快不像人類,渾身一股妖異的氣質的年輕人,一個是有著一頭隨意披散的雪白長發,同樣英俊的不像話,臉上雖然掛著淡淡的笑容,但是似乎有種不可思議的威儀在他的身上,讓人不敢輕易*近的一個年輕人。
  這樣的兩個人,就算是一個也是夠引人注目的了,更何況是兩個同樣的引人注目的人走在一起?
  幾乎整條的大街上,所有清晨不管是起來工作還是在做些什么事的人們全都停下了手里的動作,一致的注意著這兩個不像是人的人。
  只可惜,接上人們注意的目光對于這兩個人是完全沒有任何的影響,一個是活的太久,看慣了也見多了的不老妖怪,一個則是孤僻成性,雖然已經改善很多了,但是照樣是我行我素,再多人也見過的冷血殺手,兩個人任是哪一個也完全不會介意人們的目光的。
  他們不是別人,正是拉著亞芠出來說要慶祝他重生的水妖王兩個人。
  只是,看到水妖王這么東張西望的,似乎還沒有找到他理想中的所謂慶祝的方法。
  忽然,水妖王目光一亮,指的前面的街角某處顯的很高興道:“總算是找到一家在清晨有開的了,走,亞芠,我們到那去慶祝。”
  亞芠順著水妖王所指的方向看去,不由的苦笑起來,水妖王所指的是一家裝飾紅紅綠綠的大酒店,到底他曾在原曙城中住了十多年,知道眼前的這一家店恐怕不是什么正經的場所,因為在任何的一個稍大的城鎮里,都會產生這種專攻男人在夜里尋歡作樂生色場所,眼前這間恐怕就是這類的場所,而且,恐怕不是在早上開門,而是打昨晚到現在,還來不及關門的吧!只是沒想到剛好會被水妖王給看上了。
  拉著亞芠,水妖王性沖沖的走了進去,站在大門旁邊的是一個滿臉橫肉,就差臉上沒寫著我是壞人幾個字的三十歲的大漢。
  大漢的名字就叫作查司,是這家彩虹居的首席打手,專門對付一些來到這里喝酒作樂但是卻不長眼的人的,在這一條街上,說起了他拳王查司,這可是具有半夜嚇的小孩子不敢哭的威名的。
  今天早上,一如往常的,他在忙了整夜之后,雖然困的要死,但是,他還是盡責在四周繞了幾圈,看看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他才會去休息的,他的手下那些兄弟們早就去睡覺了,而他之所以會當老大,主要就是因為這個負責任的舉動讓老板賞識,提拔他當客座,雖然一樣是打手,但是,起碼,客座要比打手來的好聽多了,每個月領的帝國幣也較多。
  現在,他老遠的就看到了遠遠的兩個人往這里走來,目的好像就是他們這家已經休息,就差沒有掛上牌子的彩虹居。
  原本他想要嚇阻這兩個不開眼的家伙,讓他們不要來打擾了,要不然就等今天晚上開業再來,可是當眼前的這兩個人走到他的面前時,查司開口卻變成了:“歡迎歡迎,兩位是要在這里喝酒還是要休息?小人可以幫兩位安排,不知道這里有哪位小姐是兩位客人比就熟的?還是兩位要點本店的招牌彩虹小姐的?”
  就在查司幾乎戰戰兢兢的說完了他平常只會對真正的貴客所說的歡迎辭之后,兩個人當中的那個看來渾身洋溢著一種令他心中強烈不安的妖異氣質的年輕人隨手的拋來了一塊金黃的東西,淡淡道:“給我們弄點酒菜來,不要叫那些令人煩心的東西來煩我們。”
  看都不看手中的東西,查司以著自己都想不到的謙卑的動作,將這兩個人引導到整個彩虹居里,唯有的一間,裝飾最豪華,吃一次可要平常人一家四口吃半年的,最貴的帝王廳中,看到他們全都就坐之后,他才輕手輕?的將門反關起來,走出了帝王廳。
  看著這一間金碧輝煌,可以供二十人以上使用還措措有余的豪華房間,亞芠疑惑的問道:“前輩,您是給那個人多少錢呀!怎么他會帶我們來到這間房間?”
  “只是一小塊的金子而已。”水妖王淡淡的笑道:“就算把我賣了,恐怕也買不起這間房間里的任何一個擺飾。”
  隨即,水妖王又神秘道:“我看呀!他可能是被你這個惡魔給嚇壞了,看他剛剛根本就不知道我到底是丟給他什么東西。”
  亞芠一愣,雖然說他對于金錢沒有什么概念,但是,最起碼他知道,在各國中雖然都各有自己的貨幣,其中金子這種稀有的金屬到也是在各國中流通的計價的東西,可是,如果是金子的話,看到剛剛水妖王丟給那個大漢的大小,怎么會夠他們來到這一間富麗堂皇的房間?
  卻不知道,水妖王的話雖然只是開玩笑,但是倒也真的是與事實相差不遠了,差別只在于,不光是亞芠的無言威嚴的威力,還有水妖王的妖魅特質都叫查司大氣不敢吐半聲。
  可不是嗎!
  剛剛走出了帝王廳的院子門口的查司,立即的發現到自己已經出了一身的冷汗,而在他帶著水妖王與亞芠往帝王廳的路上,見到查司忽然的在大白天已經休業的時候,忽然有領了兩個人進去帝王廳而感到萬分好奇的人全都聚集過來。
  當中一個二十多歲,一臉機伶像的小伙子問道:“查老大,你在干什么?怎么又帶兩個人進來?我們不是已經休息了嗎?”
  “去!臭皮,別多說了,趕快去請老板,我們店里來的兩個不得了的客人了。”揮揮手,查司對著那個叫臭皮的年輕人叫道。
  “咦!”臭皮驚訝道:“查老大,你沒搞錯吧!老板現在都已經上床了,現在將他叫起床,以他那臭脾氣,那我們可慘了!”
  查司不耐煩道:“啰唆什么?叫你去你就去,難道你不相信我的話,今天就算老板現在窩在哪個女人的床你都得把老板叫來,就說,這是我查司的主意就行了。”
  “還有,你們其他人也別給我閑著,趕快去把那些在睡覺的人給我叫起來。”查司隨即的又轉頭對另外幾個圍在旁邊對臭皮性災樂禍的年輕人叫道。
  “丁頭,你去吩咐那些廚子,給我用最快的時間弄出十二大珍來,記得,最晚在半個小時內給我弄齊,叫他們別拿那些什么時間不夠之類的爛理由,持了當心我拆了他們那身的肥皮油骨的。”
  “瘸腿,拿出你最快的速度,叫所有的小姐起床,給我準備好隨時準備服侍人,記得,給我穿上最好的衣服,做好最萬全的準備,若沒有的話當心我打斷你另外的一條腿。”
  “大膽,你到地窖里,看是哪些酒最好,就給我搬那些酒來,要快!晚了一樣我打的你變沒膽老鼠。”
  “領東,你去給我通知喬姐,要她請彩虹小姐過來,越快越好,記得,這次可是不得了了,管彩虹小姐要不要,無論喬姐用什么方法,反正給我將彩虹小姐請來就是了。”
  查司每點一個人,說出一句話,旁邊的人全都阿阿的怪叫的,到最后,眾人全都懷疑起自己的耳朵了。
  查司一皺眉,不悅道:“叫什么叫?叫你們去就去,在怪叫些什么?小聲點,要是驚擾了貴客,當心你們一個個被我扒皮。”
  臭皮狀著膽子,問道:“查老大,你沒發燒吧?三個月沒有客人的帝王廳你開了,半年沒人敢吃的十二珍你叫廚子煮了,現在連已經一個月沒見人的彩虹小姐你都要強拉出來,一切都只是因為你剛剛領進來的兩個人?他們到底是誰?是皇帝嗎?怎么你都叫最貴的?難道不怕他們沒錢付賬嗎?”
  臭皮每說一句話,眾人就點了一下頭,顯然極為同意臭皮的話,大有查司不說的話他們可不去的態勢,不過,大概是因為受到查司的影響,所以不自覺的都壓低了音量。
  但是,盡管他們的音量押的在低,也是逃不過廳中的水妖王與亞芠兩個人的耳朵。
  水妖王對亞芠邪魅的一笑道:“看來這下不但我要去賣了,亞芠你可能也要被拿去賣了。”
  亞芠苦笑一聲,就待起身去阻止那個查司,但是,水妖王卻眼明手快的阻止亞芠道:“亞芠等等,我倒要聽聽看這個查老大到底是為什么要這樣做?”
  亞芠聽到了水妖王的話只好無奈的又坐了下來。
  就在亞芠及水妖王豎起耳朵的時候,在帝王廳的院子外,查司無奈中顯的憤怒的道:“你們幾個王八蛋,真是氣死我了,好,你們要知道是不是,那我就告訴你們,不過,要是你們敢說出去,我會扒了你們的皮。”
  輕輕喉嚨,看到幾個人圍在他的身邊,好奇的聽他解釋,查司這才無奈的道:“剛剛我領進去的是兩個年輕人,看起來年紀大約二十來歲吧,當中的一個有著一頭與他年紀不相符的白發,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這個年輕人讓我這個初見面的人感覺到一股如沐春風的愉快的感覺,讓我的整個人都變的輕松起來,但是,當我無意間瞧見了他不笑的時候,你們說,我的膽子大不大?”
  不知道查司怎么會忽然的轉過頭來說這件事,不過,眾人還是都點點頭,在這條街上,有誰不知道拳王查司查老大,每次打架時都是身先士卒,不管面對什么人,從來沒見過他怕過,膽子說不大的話誰可都不相信,所以眾人也如實的點點頭。
  見到眾人點頭,查司苦笑道:“但是,我這個在你們眼中膽子好像很大的人卻在看到那個白法的年輕人不笑時,我竟然嚇的差點尿庫子了,緊緊的笑與不笑這兩個動作,給我的感覺竟然差的這么多,我馬上知道,這個白發的年輕人絕對不簡單,不是普通人,就因為,他在不笑時給了我一種絕對不能為敵的念頭,就算給我千軍萬馬,我也不敢在他的面前說話大聲點。”
  聽到查司這樣說,不但在他身邊的人嚇了一跳,在帝王廳內的亞芠也被嚇了一跳,他竟然不知道自己在不笑的時候有這么可怕?
  一旁的水妖王則對他笑了笑,似乎在說他說的沒錯吧!
  接著,他們又聽到查司續道:“至于另外的那個年輕人,除了英俊的不像人之外,還有一點,頻我這個打小在這條街上混了三十年的人精,各種見過的人,說句夸大的,沒有上萬也有九千的了,任何人有多少的底,我一眼就知道了。”
  聽到查司這句話,眾人心有同感的點點頭,老實說,查司除了盡責之外,就是這個識人的優點讓人怎么學也學不會,被他見過一次面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人家的底,而且見過一次就絕對不忘,這點可視叫他們又羨又妒,要是他們也有查司的這項本領,那就能夠跟查司一樣,被老板派為門前的迎賓,那不知可以多收多少客人的小費了。
  “但是,另外的那個人卻是我第一次見了面卻完全的看不清楚他的氣質到底是什么?只能說他這個人帶了一種妖異的氣質,讓人明明的好像已經看清了他,但是事實上卻只是看到他表象的虛無,其實根本就沒有看清楚過,但是,最重要的一點,跟那個白發的年輕人一樣,別看到這個年輕人臉上笑咪咪的,叫我去得罪他的話,那我告訴你們,我寧愿自己去自殺可能比較舒服,他也是那種打死也不能為敵的人。”
  “至于你們擔心的費用問題,哼!我現在只求款待的他們高高興興的舒服的離開這里,其他的我根本不計較,頂多,老板如果怪罪下來的話,那些費用就由我來出好了。”查司諷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