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14 異智鎧化

當蘇蘭身上的光芒到達了某一個程度之后,全身的光芒忽然的全都聚集在她的背后,露出了一身已經變的完全透明的盔甲來。
  這時,亞芠終于知道為什么蘇蘭會稱呼自己的魔幻鎧為安琪兒(天使)了。
  聚集在蘇蘭背后的光芒并未消失,反而由蘇蘭的兩肩起形成了兩片宛如翅膀的光芒,看來還真的像是天使一樣。
  亞芠點點頭,忽然的長嘯一聲,身前的猛炎也跟著咆嘯了一聲,金色的火焰忽然的漲大了一倍,使的猛炎的身型看起來變大了不少。
  一個猛撲,猛炎撲往蘇蘭,蘇蘭背后平身的光翅忽然的高高抬啟,然后散發出強烈的光芒,然后猛然的往下一揮,蘇蘭整個人幕然的往上一飛,躲過了猛炎的撲擊。
  接著,身在半空中的蘇蘭一雙光翼忽然的下揮,將猛炎整個包在光翼之中。
  蘇蘭背后的這雙光翼顯然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猛炎的前沖的威勢看來如此的猛烈,但是一碰到蘇蘭的這一雙看來是由無形的光所組成的羽翼時,卻完全的無法脫離這雙羽翼的困?,整個冒著火焰的身子在光芒中只能怒吼連連,任平身上的烈火燃燒的再猛烈,一觸到白光就完全無作用的余地。
  困住了猛炎之后,蘇蘭忽然伸手在自己左胸上的魔幻晶一觸,隨著手掌的一觸之下,一道類似長槍狀的白色光芒由魔幻晶上出現了。
  握住這支宛如實質的光芒之槍,蘇蘭嬌喝道:“光雷槍!”
  光槍脫手而出,射向猛炎,似乎也感覺到這一把光雷之槍來勢洶洶,猛炎忽然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大吼,原本足足三公尺多的身軀幕然的縮水了一半,然后,由口中,噴出了炙烈的金黃光焰,正正的噴向了那把光雷之槍。
  金焰與白光相碰,竟然無聲無息的消失了,似乎是同歸于盡,連帶著,蘇蘭的光之翼也被猛炎的金焰給燒出了一個洞,剛好足以讓身型縮小一半的猛炎脫出。
  一脫離光之翼的禁錮,猛炎立即狂怒的往半空中的蘇蘭撲去,而發現到被猛炎脫出她的控制,蘇蘭心頭一震,本想要多開猛炎的撲擊,但是,忽然之間,蘇蘭紅潤的臉色忽然一白,悶哼一聲,整個人就這么由五公尺的空中掉到地面上,讓猛炎撲了個空。
  亞芠一愣,不由的暗嘆蘇蘭的反應敏捷,但是,她別以為這樣就可以脫離猛炎的攻勢。
  果然,猛炎雖然撲了個空,但是一發現到自己的目標脫離了自己的控制范圍,立即的在空中的一扭身,改變了自己的方向,調頭的往落到地上的蘇蘭撲去。
  慢著!就再猛炎快落到蘇蘭的頭上時,亞芠剛好看到掉在地上的蘇蘭竟然這么的軟倒在地上,身上的盔甲竟然也變回了原先的紅色,只是現在不若剛剛的亮紅晶瑩,卻顯的十分黯淡的暗紅色。
  亞芠臉色一變,原來蘇蘭剛剛不是應變,而是不知道怎么搞的用盡了身上的魔力,魔力透支的昏倒了。
  看到猛炎不留情的撲往已經昏倒不知人事的蘇蘭,殺人盈萬的亞芠不知道怎么搞的忽然的感覺到心中一震,幾乎是不加思索的,收回了猛炎。
  但是,比亞芠的動作更快的是,一到人影忽然的竄到猛炎的面前,豁盡全力的一掌將猛炎給打回頭,同時,猛炎也化成了一道的紅色光芒,收回到亞芠的身上。
  亞芠心中一震,那個一掌將猛炎打退的不是剛被他保護在結界中的約瑟是誰?
  眼看到約瑟現在渾身狼狽不堪,身上的衣服破的破爛的爛,看來他是看到蘇蘭陷入決定而豁出全力,打破了他設下的結界,阻擋了猛炎的攻擊,所以看來才會這么的狼狽不堪。
  這時,約瑟憤怒的看一下昏倒在地的蘇蘭,生氣的對亞芠道:“壞圣狼王,你欺負姐姐,我要打你。”
  亞芠先是一愣,隨即好笑道:“憑你?”
  約瑟直直的看著亞芠,不,應該是說他現在正看著貪狼星,忽然極有智慧的道:“我知道我打不過你,但是,我也感覺到,我以前好像有跟姐姐一樣的幻獸,所以,我現在就要跟我的幻獸一起來打你。”
  亞芠本來是感到一陣的好笑,但是看到約瑟認真的樣子,亞芠可覺得不好玩了,約瑟就等于他自己,他知道約瑟現在說出來的話絕對是百分之百的認真的,但是,他現在哪來的幻獸?難道……
  約瑟看著亞芠,自言自語道:“我可以感覺到我的幻獸就在我的身邊,我要叫他了。”簡直是廢話,約瑟,也就是亞芠的幻獸不正是貪狼星嗎?現在,亞芠意志存在的貪狼星不正是站在他的面前。
  約瑟臉色一整,喃喃道:“我好像記得,姐姐是這么說的,鎧化,我的幻獸!”
  來不及阻止約瑟說出這句話來,亞芠心中不由的大罵笨蛋,現在的情況可遭了。
  雖然現在貪狼星的身軀由他的意志在主導,但是,畢竟貪狼星的身軀不是他本來的身軀,再加上貪狼星的身體與他本來的身體,現在的約瑟有著遠比一般人要來的親密關系。
  即使亞芠一在的自我抑制,但是畢竟比不上原來貪狼星的本能的驅動,當約瑟一說出這句話來的時候,亞芠,不!應該說是受到約瑟這一句話的影醒與刺激而醒過來的屬于貪狼星的意志的部分開始有了動作。
  盡管亞芠盡力的阻止,但是,現在的貪狼星的身軀卻開始在全身浮出了淡淡的金線,然后,違反亞芠意志的鎧化開始了。
  一瞬間,亞芠,或者說貪狼星開始擬態,分解了自己的身體組織,開始往約瑟的身上移動,然后,攏罩在一陣的金光之中,慢慢的,銀白長發飄逸,血腥與死亡的代名詞的銀月惡魔終于回覆了原本的型態。
  幕然之間,才剛結合好的威武型態忽然爆炸般的以他的身體為中心點的往四面八方釋放出強烈的金光與銀光。
  金光與銀光來的急去的也快,在金銀光芒消失之后,一個駭人的景象出現在金銀光芒照射的地方。
  一個寬達數百公尺,圓滑的十公尺深大坑出現在這里,而站在大坑中心處的,是一個站立的人,全裸的一個白發男子,還有,一個躺在一只半人高大的銀色巨狼背上,由五個巴掌大光點構成的強力結界守護的一個狼狽的年輕女人。
  忽然,那個站立的白發男子忽然的吐出了一句話:“笨蛋!”
  說完,白發男子也宛如?倒的大廈般直挺挺的倒下了。
  是誰?說出這句話的人是誰?
  同時,一個苦尋愛徒的大魔法師與陪著老友一起尋徒的武術高人終于被這一連串的爆炸聲與強烈的光芒引來了。
  時間是斯達帝國的禁衛隊離開清陽鎮的第七天,地點在斯達王宮長老院的某一個優雅的房間中,一個人,一個有著一頭白發的年輕人在柔軟舒適的床上,經過了七天的沉眠之后,終于征開了雙眼。
  映入男子眼中的第一個東西便是裝飾精美的天花板。
  再度的合上了眼睛,然后又慢慢的征開了雙眼,男子,似乎在確認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慢慢的坐了起來,看了看現在空無一人的房間,屋外的昏黃的陽光斜斜的透過窗子照進屋內。
  第一件事,男子在心底問著自己:“誰?我是誰?”
  似乎沉思了一下子,男子臉上忽然的浮出了奇妙的笑容微笑的自問自答道:“我是亞芠,我是亞芠·斯達克。”
  “我是,我也是約瑟!呵呵……”忽然的笑了出來。
  抬起了雙手,看看自己久違了雙手,這個自稱是亞芠,同時也是約瑟的男人微笑道:“看來情況并沒有我想像的那么遭嘛!”
  心里暗暗的尋思著,那一場關系重大的鎧化中,亞芠的意志回到了自己的身上,出奇的,并沒有像亞芠自己原先的推測,以為自己的意志會排斥約瑟,或者約瑟的意志會排斥著亞芠的意志歸來。
  兩個同出一源的意是宛如水乳交融般,出奇的融合在一起,對約瑟而言,亞芠的意是就像是他所經歷的一場漫長而可怕的血腥惡夢,只是這場惡夢是真實的而已。
  而對亞芠而言,約瑟的意識就像是他短暫而甜美的美夢,雖然短暫,但卻也叫他念念不忘。
  彼此是彼此的夢,彼此也是彼此的另外的一個真實的經歷,同時,也都是自己,這該怎么說?
  是融合?不,應該說是互補,現在醒過來的他,感覺到自己有了某一點的不一樣了,哪里不一樣卻又說不出來,但是,卻感到一種的滿足與充實,恍若心里空虛的某處被某種東西填滿了,那個東西,便是另外的一個自己。
  至于現在他該叫什么名字好呢?亞芠?還是約瑟?
  反正都是自己,不過,畢竟亞芠這個名字他用了十八年了,而約瑟才不過兩年不到,叫亞芠還是比較習慣吧!
  忽然,一個人推開門走了進來,是一個樸實的的老人,不是別人,是福隆。
  看到亞芠醒來了,福隆先是一愣,隨即驚喜道:“約瑟,謝天謝地,你終于醒了,爺爺真擔心你就這么一睡不醒,真是謝天謝地。”
  亞芠自然而然道:“爺爺,對不起了,讓你擔心了,我沒事。”
  此話一出,福隆原本驚喜的臉色忽然的一滯,他似乎察覺到有點不對勁了,猶疑道:“你……約瑟?”
  亞芠淡淡的一笑道:“我是約瑟沒錯,但是你也可以說我不是約瑟,但是,爺爺,這有差別嗎?我就是我,始終都是我!”
  神情古怪的盯著亞芠看了一會,隨即的喪氣道:“原來你已經恢復記憶了呀!我就知道,這一天總有一天會來,但是,沒想到,沒想到會這么早。”
  說著,福隆不由的一雙老眼濕潤起來了,對他而言,亞芠的恢復記憶就等于是他喪失了他唯一的親人了。
  亞芠看到福隆流出了淚水,不由的大驚的由床上站了起來,伸手握住了福隆那一雙因為長年做粗活而顯的十分的粗糙的老手,真摯的道:“爺爺,您別傷心,我就算已經恢復了記憶,我也還是您的孫子約瑟,從您將我帶回家的那一刻起,我都永遠是您的孫子,永遠都是,如果您喜歡,您也可以叫我約瑟呀!”
  亞芠對于這一個真心待如自己的親孫的老人是由衷的敬愛,也真心的將他視為自己的爺爺,因此,一看到他哀傷的樣子,可就趕到心里一陣的刺痛,也不由自主的馬上安慰著他。
  感覺到亞芠還像以前那樣,在跟他說話時,喜歡握這他這雙粗糙的手說話,眼中的那股真摯的感情是騙不了人的,也因此,福隆心中不由的放了一半的心,感覺到好像還在以前亞芠還沒恢復記憶前一樣。
  破涕為笑道:“真的?你還是我的約瑟?還是跟記憶沒有喪失前一樣?是我的約瑟?”
  亞芠淡淡而真摯的微笑道:“是的,爺爺,我還是您老人家的約瑟,不管有沒有失憶,我還都是我,還是您的約瑟。”
  知道現在可不是對福隆這個讓他真心敬愛的老人解釋他沒有失憶的時候,最重要的是不要讓他繼續的傷心了,所以亞芠也順應著他所能理解的話,安慰這個老人。
  同時,亞芠也感到一陣陌生,但是令他感覺到十分舒服的溫情在心中縈繞,也許,這就是屬于約瑟的溫情吧!
  久久,福隆反用力的握住了亞芠的雙手,微笑道:“能夠有你這句話就好了,來,告訴爺爺,你的本名叫做什么?應該不是爺爺隨口替你取的約瑟吧!”
  亞芠也跟著微笑道:“爺爺,我的本名叫做亞芠,亞芠·斯達克!”
  “亞芠嗎!”福隆喃喃的念了幾聲,微笑道:“那好,反正你現在也已經恢復記憶了,我還是叫你的本名好了,反正,我只要知道你還是我的約瑟就行了,就像你所說的,你還是你嘛,叫什么都無所謂!”
  亞芠看到福隆接受了現在的他,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氣,心頭一陣的快慰,忍不住的俏皮笑道:“不!還是有點不一樣的地方,現在,我不用每隔十天忍受一次那種臭的要命的草汁染發的味道了,您也不用為了要我染發而欠我一大堆的甜果而傷腦筋了。”
  聽到亞芠忽然俏皮的說出了這一句話,福隆先是一愣,隨即也忍不住的發笑,記得,當初因為亞芠的一頭白發太過于醒目,所以福隆美隔一段時間都要要他自己發現的染色草汁將亞芠的白發染成黑色的。
  偏偏這種草汁又是臭的要命,所以每次福隆都要用山里一種特產的甜果來哄騙約瑟乖乖的讓他染發,這可是他跟約瑟祖孫之間的小秘密,同時,也引起了福隆想到了這兩年中與約瑟相處之間的親情快樂,但是,現在他不在擔心了,因為,不管是叫約瑟,還是叫亞芠,都是他的孫子!
  笑了一會,忽然,福隆睨著亞芠的身子邊笑邊瞧道:“好了!不管你要叫什么,現在你應該先穿上衣服呀!一個大男人的,光著身子可不怎么好看唷!”
  亞芠一愣,低頭一看,這才發現到,剛剛光顧著安慰福隆,都忘記了現在自己可是一身光溜溜的,這下,亞芠可破天荒的紅了臉,急忙的拿起了一旁早已準備好了的衣服,匆匆的穿了上去。
  擺在床邊的是一襲寬大的白色袍子,可以看的出來是由一種不知名但極為高級的布料所剪裁而成的衣服,穿戴在身上,雖然這套衣服將全身上下除了頭部以外的部位全部都遮蓋住了,甚至連手的部位在不特亦將手上臺的話一樣是遮掩在寬大的袖袍中。
  在這種炎熱的天氣之下,即使全身都被這套袍子包的密密的,但是這套衣服顯然是經過特殊的設計,十分的透氣,亞芠絲毫感覺不出有任何氣悶的感覺。
  當亞芠穿戴好了之后,轉身面對福隆,卻看到福隆面露奇異的表情看著他,亞芠以為自己身上哪里不對勁,忍不住的看看自己,疑惑道:“爺爺,有什么不對嗎?”
  福隆搖搖頭道:“真是人要衣裝,約……亞芠,你穿上這套衣服后給人的感覺真的是完全的不一樣,感覺到有種好像很神圣的感覺。”
  亞芠疑惑道:“有嗎?”在度的低頭看看自己,心中同時的暗暗苦笑。
  神圣?這可是頭一次有人對他說他有種神圣的感覺,以往,他只有被人冠上殘忍、冷血、狠辣,神圣這名詞道是頭一次有人對他這么說。
  搖搖頭,亞芠忽然想起來,問道:“爺爺,我到底睡了多久了?這里又是哪里?”
  福隆微笑道:“可久了,你足足睡了七天多了,至于這里的話,說起來你一定不會相信的,這里可是咱們斯達帝國的王宮,而且,我們所在的地方還是僅次于陛下所住的長老院中呢?”
  聽福隆的話意,他這個一生當中九成九的時間都在偏遠的山區里度過的平凡老人似乎已能夠在這里為榮。
  不過,亞芠可沒有感染到福隆的興奮,他只想到他怎么會在這里?是不是王宮禁衛隊再他昏迷的時候帶他來的?
  亞芠又問道:“爺爺,我們怎么會在這里?是誰帶我們來的?”
  福隆搖搖頭道:“這我可不知道了,我只知道,當我醒過來時,我就已經在這里了,人家只告訴我這里是王宮的長老院,同時,也在前天,那個長老院的大長老才帶我來這里看你,大長老你還記得吧?”
  亞芠點點頭,他當然記得,那個穿著一身青衣,看來很嚴肅的老人,只不過現在他還多知道一點,那個大長老可不簡單,他身上所具有的魔力以他當時還在約瑟的時候,根本杜測不出他的深淺。
  見到亞芠點點頭,福隆這才續道:“大長老當時帶我來時,只告訴我說你已經昏迷五天了,要我照顧你,這里是長老院也是他跟我說的。”
  “不過,真的很奇怪,雖然我這幾天并沒有碰到多少人,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到這里的人似乎對我有點客氣的過分了,真的很奇怪。”福隆疑惑的說著。
  亞芠點點頭,對于這點他可是一點都不感覺到奇怪,在蘇蘭的口中,他知道這一次禁衛隊與長老院中的長老之所以會到清陽鎮主要就是想要抓他這圣狼王來替某個人治病,而能夠勞動這群位高權種的人出來替他找人治病,亞芠就算不知道對方是誰,大概也猜的出來,一定是王家中的人,甚至可能是斯達帝國的帝王。
  也因此,對于傳言中好像與圣狼王有關系的福隆這圣狼使,當然所有人都不敢有所得罪的,言語舉動之間難免會有點客氣的過火的表現。
  想到蘇蘭,亞芠不由的想知道她現在的情況,大概是因為現在他已經跟約瑟互補的關系,所以,對于蘇蘭的形象也不若再單純是亞芠時候的那么惡劣了,更何況,他自今也很少碰到有人可以硬碰他八成的力量了,說實在的,約瑟信任兼有點喜歡蘇蘭,而亞芠則是有點佩服她。
  想著,如果照福隆所說的,他已經昏迷七天了,那么在七天前,他與蘇蘭的一戰中,蘇蘭最后雖然未接完他的第二招,猛炎的全力一擊,最后導致脫力而陷入昏迷中,但是想來應該沒有大礙吧!
  想到這,亞芠不由的又想起來七天前的那一次的鎧化與意識融合,直到現在,亞芠依舊忍不住的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雖然說,意識的融合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順利與完美,但是,另外一件他所擔心的事情卻也無法避免的發生了。
  由于當時屬于約瑟的身體中只有本來四成左右的力量,在加上硬突破結界又有所損耗,因此,當意識融合之后,隨之而來的,就是潛藏在貪狼星身上的那股約瑟的身體所無法承受的龐大力量。
  雖說當時因為意識融合之后,對身體的主控有了統一,但是身體無法承受那股力量卻也是無法改變的事實,為了免于自己被自己的力量給粉身碎骨,亞芠他在緊急的情況之下,在一次的將自己的力量分成了幾個部分,寄托到原本已經跟貪狼星融為一體的五小幻獸的身上,在一次的將它們給由貪狼星的身上夾帶著自己一部分的力量分離了出來。
  除此外,更將那些連五小都已經無法承受的力量除了自己盡量容納之外,無法容納的部分都在當時卸出體外,想來所造成的景象應該是相當可觀吧。
  其實,亞芠所不知道的適合只可觀,當米非耶與比東在到達現場時,幾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根本不認為這是人力所能夠造成了,搞的他們疑神疑鬼的,至于他們所見的大坑這件事,他們自今還不敢像任何人提起。
  而亞芠想了一下,這樣他自己算了算,分給五小的幻獸大概是約有五成的能量,等于五小幻獸每只都在體內藏有他自己的一成的力量,而現在的身體最多只能吸收約三成的力量,也就是說,現在的他只有他以前全盛時期的約七成左右,不過,亞芠知道這只是暫時的,現在他已經回歸了自己的身體,很快的他就能夠恢復以往了,甚至在貪狼星在度進化的現在,他也可以再一次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對于將來的那件事他又有更大的把握了,現在,只不過是暫時被打回原形而已。
  不想這個,亞芠忽然想起了,在力量卸出了同時,在約瑟那部分的影響之下,怕傷到蘇蘭,所以他曾命令貪狼星與五小守護著蘇蘭,現在不知道情況怎樣了。
  立即的,亞芠發出了他的心靈通訊,果然不出他所料的,貪狼星現在果然又在度的陷入了沉睡了,回應他的通訊的只有五小。
  只不過,亞芠現在透過了某個管道他已經知道貪狼星的沉睡只是暫時性的,主要是因為貪狼星雖然是身為獸王半身之一的太初,但是因為在遠古時代,當貪狼星誕生的時候,因為剛好碰上大毀滅,所以貪狼星并未真的完全的誕生在這個世上,它是一個不完全的獸王半身,所以,它才會有這些像是融合、進化的奇異能力,主要是因為貪狼星身為獸王的半身,本能的不能容許又任何的幻獸比它更強,在加上它又感覺到自己的不完整,所以,貪狼星才會一再的吸收別的幻獸的特長,用以改善自己的缺陷,再以進化來提升自己的能力,以達到真正的獸王相符的力量。
  當然,這也跟亞芠他自己本身那強逾一般人的精神異力,以及意外獲得的神之鉆所能提供的龐大的能量脫離不了關系,今天換做是另外的一個人當貪狼星的主人的話,也許貪狼星就會變成一般的幻獸過其一生。
  不過話說回來,今天要不是亞芠的話,恐怕別人也沒有那個能力將沉眠中的貪狼星喚醒吧!
  不過,這一切都只是“那個”的推論說給亞芠知道的,至于推論是真是假,那可是要*時間來證明的。
  不在想這些事情,亞芠認定了貪狼星與五小的位置,牽著福隆道:“爺爺,走,我們出去逛逛。”
  福隆一愣,隨及急道:“亞芠,不可以的,大長老交代說,因為這地方是王宮,所以未經允許的話,我們不可以到處闖的。”
  亞芠微笑道:“爺爺,您放心,王宮又如何?我也不是頭一次到王宮的,我到要看看斯達帝國的王宮有什么神氣的地方?何況,我想要走的地方至今還沒有人敢擋過我的路!”說著,不由分說的拉著福隆就往外走去。
  福隆不由的心中一震,亞芠無意間顯現出來的那種睥睨群倫的傲氣,叫福隆不由的心折不已,使的福隆無法去懷疑亞芠剛剛所說的話,深信,亞芠真的是像他所說的,這世間還沒有他不敢去的地方,同時,福隆也心中暗震不已,現在他才想起了一個問題,他這個孫子在沒有失憶之前,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不過,管他的,反正他只要知道,他永遠是他的孫子就行了,其他的事,理他那么多干什么?
  只要亞芠還是他的孫子,他就無以為憾了,他心中永遠的記得,亞芠說過他永遠是他的孫子,這樣就行了,呵呵,一個這樣的孫子,福隆有預感,總又一天,全天下的人會羨慕他有這么一個孫子的。
  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