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13 天使幻獸

在距離禁衛隊的駐扎營地東方五時公里外的一個依山傍水的小空地上。
  原本空無一人的小空地上忽然的由空中落下了一顆巨大的火紅光團,光團散去之后,出現了兩個人。
  這是一個年輕的女郎與男子,只是,現在那個男子正頭腦低垂的趴在女郎的背后,讓女郎背著。
  而這個女郎看來約二十四五歲左右,穿著一套寬大的青色衣袍,面貌稱不上美貌,但是別有一副靈氣逼人的神態,只是現在她的臉上難掩疲態,渾身更是香汗淋淋,弄得自己身上的寬大清袍緊緊的貼在身上,露出了她一身的苗條曲線。
  這兩人正是留書先行離開的蘇蘭及被蘇蘭帶走的約瑟兩人。
  看看四周,蘇蘭疲憊的嘆口氣道:“沒想到帶個人一起走,會這么累,用盡了全力一次還只能飛行不到十公里,短短的五十公里,竟然已經快要耗盡了我的魔力了,看來明天真的要雇輛馬車了,不然恐怕還沒到帝都我就先累死了。”
  隨即,蘇蘭又苦笑道:“你這冤家,我真的是不知道到底我這樣做是為了帝國無辜的千萬百姓免于戰禍,還是不忍你就這么消失,我自己現在都不知道我在干什么了,但愿我不會后悔我的決定才好!”
  “姐姐,帝都在哪里?你要帶我到帝都做什么?爺爺呢?還有,我就約瑟不是叫冤家!”
  本來只是自言自語中的蘇蘭,沒想到原本低垂著頭的約瑟會忽然的抬起頭來,睜著一雙純潔的瞳眸,問著她。
  猛然的被約瑟給嚇了一跳,蘇蘭忍不住的驚呼一聲:“約瑟,你什么時候醒過來的?”
  約瑟顯然也被蘇蘭的驚叫聲給嚇到了,訥訥的說不出話來,而蘇蘭這下可覺得不對勁了。
  剛剛因為約瑟在昏迷中,而且她急著要離開又不想要驚動別人,所以她不加思索的就將約瑟給綁在自己的身上,但是,現在約瑟醒了過來,四下雖然沒人,但是自己一個年輕的女子背著一個大男人這可不像話,急忙的姐咖自己身上那條將約瑟綁在身上的布繩,將約瑟給放了下來。
  轉過深來面對著約瑟,赫然發現到自己與約瑟站的太近了,臉上不由的一紅,隨即的退后了幾步,再問道:“約瑟,你是什么時候醒來的?”
  約瑟訥訥道:“就再剛剛姐姐在天上飛的時候,我就醒了,姐姐,我們要到帝都去做什么?”
  聽到約瑟的反問,蘇蘭柔聲道:“約瑟,乖,聽姐姐說,在帝都有人生病了,需要約瑟的幫助,所以姐姐要帶約瑟到帝都去幫助那個人好不好?”
  約瑟點點頭,乖巧的道:“好呀!約瑟最喜歡幫助別人了,可是……”說著,約瑟有忍不住的遲疑道。
  蘇蘭緊張道:“約瑟,可是什么?”
  約瑟為難道:“可是爺爺說過,只有圣狼王可以幫人治病,約瑟不可以幫人治病呀!”
  似乎是聽到了約瑟口中的話有點奇怪,蘇蘭暗暗的尋思什么叫做只有圣狼王可以幫人治病他不可以幫人治病?
  陡然靈光一閃,蘇蘭忍不住驚喜的問道:“約瑟,你是說你也會像圣狼王一樣的替人治病?”
  約瑟點點頭道:“對呀!約瑟看到那些來治病的叔叔伯伯們,約瑟知道自己可以替他們治病呀!”
  蘇蘭幾乎不敢相信,再一次的確定道:“約瑟,你真的可以幫人治病?你怎么知道你會幫人家治病的?你以前有試過嗎?”
  約瑟搖搖頭道:“沒有,我沒有幫人治過病,不過,我道是常常幫一些小動物治病,我也不知道我為什么知道我會幫人治病,不過我就是知道我會就是了。”
  “啊!遭了,爺爺說這是秘密不可以跟人家說的,姐姐,你不會跟別人說吧!”忽然的驚叫一聲,約瑟如臨大敵的問著蘇蘭。
  蘇蘭本來是十分震驚,但是又聽到約瑟那天真的問語,不由的啞然失笑,隨即又想通了,既然約瑟跟那個圣狼王體內的意志本來是同一人,那也許那人會的東西約瑟應該也會吧!她也不必這么大驚小怪的了。
  想到圣狼王,蘇蘭忽然的也想到了她忽略的一點了,急忙道:“約瑟,那姐姐拜托你,請你跟姐姐伊起到帝都去幫那個人治病好不好?”
  約瑟為難道:“可是爺爺說我不可以幫人家治病的呀!”
  蘇蘭一愣,但是她知道福隆在約瑟心里的地位,不忍為難約瑟,正再她苦思該用什么方法來說服約瑟時。
  忽然約瑟顯的十分的高興道:“姐姐,太好了,我想到了,姐姐可以請圣狼王幫忙治病呀!圣狼王已經快到這里了。”
  蘇蘭先是一愣,隨即大驚失色,沒想到她千防萬防,最不想要發生的是竟然發生了,慌急道:“約瑟,你知道圣狼王要來了嗎?”
  約瑟點點頭道:“對呀!圣狼王已經快到了。”
  蘇蘭忍不住的呻吟一聲,她怎么忘記了,主人跟幻獸之間是相對的,幻獸可以察覺出主人的位置,主人當然也可以知道自己的幻獸的所在地了。
  蘇蘭邊將手伸到自己的懷中,掏出了某樣東西,邊引開約瑟的注意力道:“約瑟,圣狼王還有多久會到?”
  約瑟抬頭望項漆黑天際的某一點,在那里有著一顆入眼幾乎難辨的快速銀色流星已著匪夷所思的速度往這里直沖而來。
  約瑟道:“就快要到了,很快就要到了。”
  話才說完,剛剛轉過頭來對著蘇蘭,他就看到蘇蘭正準備要將手中的東西灑向他。
  約瑟一愣,疑惑道:“姊姊,你要干什么?”
  手半伸出來的蘇蘭沒想到約瑟竟然這么快的就將頭給轉了過來,手停在半空中灑也不是不灑也不是,一時之間陷入了十分尷尬的地步。
  聽到約色的問話,蘇蘭尷尬的一笑道:“約瑟,聽姐姐的話,你好好的睡一覺,等你醒來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到帝都了。”
  說完,蘇蘭正想要將手中的藥粉給灑向約瑟,忽然,一道生硬至極的聲音硬生生的闖進了她的腦海中:“住手!”
  隨著聲音的闖入,蘇蘭不由的一陣花容失色,對于這硬闖入別人腦海中的聲音她太熟悉了,不正是亞芠的聲音?難道她最擔心的事情已經發生了?
  很快的痾蘭就已經確認了她的惡夢成真了,就在她不信邪的要將手中的催眠藥粉給灑向約色的同時,忽然,亞芠的一聲冷哼聲又再度的闖進了她的腦海中。
  接著,她忽然的看到了由空中,一道光亮銀藍色的影子撲空而下,比這道影子還要快速的是一道電蛇,準確的打中了蘇蘭她那只握著催眠藥粉的手。
  “阿!”的一聲,蘇蘭觸電般的渾身一僵,手再也抬不起來了,同時,在她的面前,一只渾身亮銀色,渾身包裹著電芒,雙翅展開有一公尺大的神俊雷鷹,由空中落到她與約瑟的面前,阻擋了她與約瑟的視線。
  蘇蘭一愣,她不只到這只老鷹從哪里來的,試探的將右手又往懷里一伸,才一伸,這只雷鷹的身上忽然的又射出了一道電芒,再度的打中了她的右手,二度受創之下,叫蘇蘭忍不住的悶哼出聲。
  蘇蘭不由的懷疑起這只雷鷹,看它的樣子,分明是以為她要對約瑟不利,所以在保護約瑟的前提之下,不準她做出任何的舉動來。
  但是它是從哪里來的?
  就她所知,她從沒有見過這種類型的幻獸存在,光是第一型態就有這等的威力與神俊,那誰能夠將它馴服?如果鎧化的話又會是怎樣的一個狀況與威力?
  同時,蘇蘭心中隱隱的想到了一個人,這只奇怪的幻獸會出現在這里,而且好像是要保護約瑟的樣子,只又一個可能,那就是它是跟剛剛的那個她絕不愿意聽到的聲音有關!
  看來,現在她是不可能逃的過了,這下,她的計畫全部都泡湯了,而且,接下來她會發生什么事情,連她自己也不敢說,至少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她絕對是不會好過的。
  現在,有這只雷應在這里看著她,她動是不能動了,只能等那個聲音的來到,趁這個時間,蘇蘭不由的打量著約瑟。
  現在透過這只雷鷹的身形間隙,蘇蘭可以清楚的看到了約瑟正滿臉好奇的望著這只雷鷹,臉上盡是迷惑的神情,一幅感覺上好像很熟悉但是卻又不知道的迷惑樣子。
  蘇蘭暗嘆一聲,這下她真的是絕望了,她光是看到約瑟的樣子,就知道他對于這只雷鷹其實是熟悉的,只是現在不知道而已,那么,這不就表示這雷鷹一定跟約瑟他有關,而且,也就是說一定是那個人所派出了?
  果然,不到五分鐘,忽然的,蘇蘭感覺到一陣令她不寒而栗,恍若實質的可怕殺氣攏罩在她的四周,令她由骨子里感到發寒,現在,就算是沒有這只雷鷹的存在,蘇蘭自知她也已經不可能將約瑟給帶離這里,因為,光是這一陣可怕的殺氣已經叫他不得動彈了。
  終于在這一刻,蘇蘭終于知道自己到底犯了多大的錯了,有這么一股殺氣的人,她不敢想像自己如果真的將他給引到帝都的話,她不敢想像那會是怎樣的一種地獄的光景。
  現在,她只希望那個人不要遷怒于其他的人,一切,就由她自己來承擔就好了。
  隨著這一股殺氣越來越濃厚,一道燦爛美麗的不可思議的流星由天而降,沒有蘇蘭意料中的那種急速撞擊的重大聲饗,只是銀光忽然的大盛,宛如是一顆小小的銀色的小太陽般,刺的蘇蘭的雙眼不由的眼前一陣的花白。
  待蘇蘭兩眼恢復正常之后,在她眼前的,雷鷹已經不見了,但是取而代之的卻是叫蘇蘭感到更加可怕的一只高大威武的銀色魔狼,那個她既想要引他到帝都卻又不想要讓他在這時候追上來的那個人終于追來了。
  一瞬間,蘇蘭一看到那雙銀色的瞳眸時,渾身竟不由自主的泛起了恐懼的顫栗,在那雙銀眸中,蘇蘭并未瞧見任何的感情存在,既沒有任何生氣的樣子,也沒有任何的憤怒的感覺,有的,只是一片的空白,一片的虛無,完全的沒有任何感情存在這雙眼睛中。
  這種感覺在蘇蘭從前在這雙眼睛中講過話之后的現在,更是令她益加的恐懼,因為,她感覺到,現在眼前這一個約瑟的前身已經把她當成了一個死物了,已經認為她是一個死人了,而沒有人會對一個死人,對一個死物憤怒生氣的。
  這一點的認知,叫蘇蘭心中更是跌到絕望的谷底了,原本,她還冀希眼前這一個“人”可以聽她解釋的,但是,現在她知道她是癡心妄想了。
  雖然絕望的知道今天晚上自己已經是難逃死于非命的命運,但是,一有這種的認知之后,蘇蘭反而有種豁出去的感覺,她道:“我知道我的所作所為無法獲得你的見諒,我也知道你要殺我,但是,再你殺我之前,我一些話想要說!”
  等了一下,亞芠沒有任何的反應,壯著膽子,蘇蘭又續道:“請你相信,我絕對沒有任何要傷害約瑟或是你的意思。”
  “也許我現在沒有這個資格這么說,但是,這是我的真心話,就算我會粉身碎骨,我也不可能回傷害到約瑟的!”臉上不由的流露出了會讓任何人為之心碎的凄苦笑容,蘇蘭在這時候反而敢暢其所言。
  隨即,蘇蘭又道:“你知道嗎?以前我并不相信所謂的一見鐘情這種事,我認為這是那些無所適事的無聊人士編出來的神話,但是,沒想到我以前嗤之以鼻的事情卻真的發生在我自己的身上了。”
  “就在我初見到約瑟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這是間真的是有那種所謂的一見鐘情,也有那種所謂的為了所愛的人不惜犧牲自己的那種愛情。”望著一旁迷惑的看的亞芠的約瑟,蘇蘭不由的說出了一番深情的話來。
  “我承認,我私自將約瑟迷昏帶走,除了想要藉此讓你幫助我們之外,我的心中也的確是包含了很大的私心,因為我不想要他就這么的‘死’在你的手中。”
  “雖然,在別人的眼中她只是一個傻子,雖然在你的眼中她只是一個占據了你身體的一個陌生人,但是,他偏偏就是我所愛的人,我既不想也不忍心的看到他就這么的死去。”
  “也許你有你的理由,畢竟,約瑟的身體本來就是你的,但是,他既然出現在這個世間,那一定有他的理由的,況且,他也是一條生命,也是一個人,我真的是不忍心看到他就這么的消失在這人世,在這世間上還有那么多的美好他還沒有經歷過,我絕對不忍讓他就這么的消失。”
  “為此,即使我知道我是自不量力,但是,我還是愿意的賭一賭。”
  臉上再度的露出了心碎的笑容,蘇蘭再度的道:“這些都是我的心理的話,但是,原來我自己也不知道,直到剛剛,你的出現,我自知必死無疑這才讓我想通了,原來我自己竟然在這短短的不到兩天的時間就愛的約瑟這么的深,甚至死在你的手中也不后悔。”
  “來吧!很感謝你愿意聽我說完,我知道你現在想要殺我了,你就來吧!但是,為了約瑟,為了我自己,我不會束手就擒的,我會全力的反抗的。”
  說完,蘇蘭叫道:“約瑟,聽姐姐的話,你到旁邊去,姐姐有事要跟圣狼王說。”
  約瑟搖搖頭道:“不要,姐姐,你是不是要跟圣狼王打架,我幫你好了,姐姐你打不過圣狼王的。”
  蘇蘭一愣,隨即苦笑道:“約瑟謝謝你了,姐姐不要緊的,姐姐也不是要跟圣狼王打架的,乖,聽姐姐的話,到旁邊去。”
  “噢!”約瑟聽到蘇蘭說的話之后,噢的一聲,乖乖的對著照著蘇蘭的話走到一邊去了,但是走到一半,忽然轉過頭來對著亞芠道:“圣狼王乖乖,不可以欺負姐姐噢!不然我會打你的屁股的唷!”
  說完之后,約瑟這才又走到一邊去,但是兩眼仍然直直的望著亞芠與蘇蘭。
  從剛剛就一直靜靜的亞芠,在約瑟走到一邊的同時,忽然的一扭頭,對著約瑟的所在輕輕的望了一眼,一瞬間,由他身上發出了淡淡的水藍色的光芒,包圍在約瑟的周邊,蘇蘭一望即知是一種的結界,魔法能量的護盾。
  轉回頭來,亞芠的眼神終于有了變化,他感嘆的說道:“他真的跟我不一樣,完完全全的不一樣!”
  不知道亞芠忽然說這個要干什么,蘇蘭靜靜的等亞芠繼續的說下去:“蘇蘭,你也不簡單,才不過兩天的時間,就能夠讓約瑟這么的相信你,可見你真的是付出了你的真心,所以約瑟才會這么的相信你。”
  “你知道嗎?其實我并不相信人,不相信人心,不信那些沒有經過時間考驗的人心,絕對的不信任!”
  語出驚人的亞芠,用著一種低回的語氣說著這一番莫名其妙的話來,雖然不知道亞芠為什么會這樣說,但是,因為亞芠是以眼神來傳遞他的意念,所以蘇蘭更是能夠直接的窺視到亞芠說出這句話時的那種心里的哀傷與痛恨,那是要經歷過多少的打擊,在會說出了這一番,不相信人,不相信人的心的失望透頂的話來?
  “約瑟,這個新生的我,卻跟我不一樣,對他而言,現在的世界一切是這么的美好,這么的新奇,活在他的周圍的人都是那么的善良,所以讓他的周身充滿了光環,看來是這么的美好而絢麗,這點,是他與我最大的不同,完完全全的不同。”
  “為了你,他甚至對我抱持的不信任的態度,因此,蘇蘭,我給你一個機會!”
  眼露奇妙的神情,亞芠悠悠道:“也許是看約瑟看久了,所以受到他的影響,也許是我還不想這么早的就見血,也或許是我不忍你就這么白白的死在我的手中,也許的也許,反正,你可以當成是我畢生以來頭一次的良心發現,如果你知道了我的真正身分的話,你就會知道我這個良心發現是有多么的可貴呀!”
  “三招,蘇蘭,如果你可以接下我三招的話,那么,我不但原諒你,而且也幫你去治療那一個你不惜冒生命危險也要引我去替他治病的人治療,如果你可以接下來的話。”亞芠暗暗的奇怪,自己怎么會說出了這么的一番的話來,而且還會真的打算這么做,也許真的就像自己所說的,心境已經跟以前的他不太一樣了!
  但是,亞芠的這一番話卻叫蘇蘭心中不由的又生起了一股希望,只要她接下亞芠的三招的話,那么她就可以達成了任務。
  當然,蘇蘭也不是傻子,她也知道,亞芠之所以敢這么說就一定是算定自己絕對不可能會接下他的三招的,但是,即使希望渺茫,蘇蘭還是只能緊緊的抓住了這一根的稻草,唯一可能救命的一線生機。
  亞芠忽然的退后了幾步,淡淡道:“蘇蘭,你是個魔法師吧?那我就用魔法來出招好了,好好準備吧!”
  緊張的點點頭,蘇蘭全身灌注的注視著亞芠,既然答應要接亞芠的三招,那她就不能躲,要結結實實的接下了亞芠的出招,當中的風險當然是不用說的,尤其是面對著亞芠這一個令她感覺到高深莫測,深覺無法取勝的對手,蘇蘭更是不敢大意,但是,蘇蘭還是有點自信的,雖然無法取勝,但是她就不相信她會連區區的三招都擋不住。
  看到亞芠站定了之后,蘇蘭忽然的嬌喝一聲:“安琪兒鎧化!”
  隨著蘇蘭的話聲一落,蘇蘭渾身接冒出了火紅色的光焰,紅色的光焰看來既絢麗又燦爛。
  光焰閃過之后,就在蘇蘭的身上忽然的出現了一副輕薄的火紅色盔甲,與一般的幻獸有點不太一樣的是,蘇蘭的這一副盔甲看來竟然像是水晶般的材質所構成的,略帶半透明的晶瑩盔甲,沒有頭盔的部位,兩肩呈現角錐狀向兩側平伸,盔甲的保護位置只在胸前,而在心口處還有著一顆約十公分大的帶著紅光的魔幻晶。
  另外就只有在手肘至手腕間有著盔甲,除此外就沒有盔甲的覆蓋了,看到蘇蘭現在身上的盔甲,亞芠不由的眼神一凝,光看蘇蘭盔甲的覆蓋部位應該只有在中級的四至五階魔幻鎧左右,但是亞芠卻敏銳的感覺到,當蘇蘭穿上這一身的魔幻鎧之后,身上的能量卻暴增,現在她所具有的能量不下于當初的九階白金角蟒的能量,這是他除了貪狼星之外,頭一次見到這么奇特的幻獸。
  似乎是察覺出了亞芠的疑惑,蘇蘭泰然道:“注意了,我的安琪兒是十大高手之首的血獸皇所研究出來的,同時具有光與火兩種屬性的奇異幻獸,所具有的力量不亞于九階的帝王幻獸,我將它稱之為曙光星火安琪兒(天使系),具有你想像不到的力量。”
  亞芠不由的無言的一笑,以前他就曾經聽說過有人專門研究蘊含復數屬性的幻獸,不是那種隱藏的屬性,而是真正的擁有兩種屬性以上的幻獸,看來,蘇蘭的安琪兒就是這類的幻獸了。
  不多言,在亞芠的身體面前忽然的出現了一顆約五十公分大小,水藍色的光球,亞芠無聲的清喝一聲:“生命奇跡之水的漣漪。”
  抬起了右手(右掌?)輕輕的一處這一顆能量球,忽然之間,以這一顆水元素魔法能量球聚合體為中心,開始慢慢的,起了震動,然后,一圈圈,宛如水面受到干擾而以干擾處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發出一圈又一圈的水之漣漪,波光閃耀,溫柔的藍色光輝以亞雯及能量球為中心的向四周四出了它的能量,看來是既美麗又炫目,美的叫人忘記了它那一層層的漣漪中蘊含了多可怕的能量。
  但是正面面對的蘇蘭卻無暇去欣賞這水漣漪的美麗,當亞芠在一瞬間聚集出那顆蘊含了不可思議龐大能量的魔法球時,她的臉色已經是大變,知道如果自己不盡全力了話,根本抵擋不住亞芠的這一招的。
  無暇去探究亞芠為什么完全不需要念咒就可以施出魔法,蘇蘭右手一伸,一把約五十公分長的火焰法杖出現在她的手中,將法杖正對著亞芠,蘇蘭口中急速的念道:“守護火焰奧秘,在火焰中死亡與重生,掌握神圣之焰的神靈,請聽我的乞求,藉由火焰奧秘的祝福,渡過焰光之橋,來到人世的彼端,展現火的神圣,燃盡一切的不潔-鳳凰神焰。”
  煞那間,隨著蘇蘭的話一落,在蘇蘭的面前,忽然的出現了一個火焰的繭,由繭中傳出了清脆的鳴聲,接著,繭上的火焰忽然的一盛,接著,一只渾身由烈焰構成的美麗火鳥破繭而出。
  約一人大的火鳥剛好在亞芠所發出了第一個水漣漪到達蘇蘭的面前替蘇蘭擋了下來。
  水的漣漪碰上了火的鳳凰,水火相交之下,并發出了巨大的爆炸聲,當第一聲的爆炸聲還沒有消失之前,第二聲的爆炸聲又再度的傳了出來,原來是第二層的漣漪又到了,然后,第三聲,第四聲,第五聲……一聲接著一聲,爆炸聲不絕于耳。
  隱藏在火焰鳳凰背后的蘇蘭似乎也感到這一聲聲的爆炸所產生的震力,令她的臉色越來越是慘白。
  沒有正式學過魔法的亞芠不知道,他只是很意外蘇蘭竟然只是施出了一招鳥形的火焰就輕易的阻擋下了他七成的力量所施出來的水之漣漪。
  但是蘇蘭卻是有苦自知,這一招鳳凰神焰可以說是她最厲害的一招火焰魔法,一般的魔法師不說施展,連聽都沒聽過,而且施出了這一記魔法,足足的耗去了她全身一半的力量,最可怕的是,鳳凰神焰本來是攻擊性的魔法,但是,卻在亞芠的這一記看來美麗而溫柔的水之漣漪之下,卻讓她感覺到光是維持著鳳凰的攻擊型態都很困難了,要攻擊,談何容易?
  恍若無窮無盡的爆炸聲與爆炸的震波,叫站在近處的蘇蘭光是防御這些就足以叫她不戰而敗了,看到亞芠面前的魔法球幾乎一點能量消耗的跡象都沒有出現,蘇蘭感覺到自己在守下去一定穩敗無疑。
  拼著受傷,蘇蘭忽然的嬌喝一聲,硬是在自己的面前步下了一層的火焰結界,然后強力的催使火焰鳳凰往亞芠飛去,亞芠只見原本雙翼盡展的火焰鳳凰忽然的將雙翼一斂,然后像是一只火焰之箭般,將全部的力量集中在一點,硬是突破了一層又一層的水之漣漪,直直的插入了水魔法球中。
  霎時,水火兩種能量激烈的反應起來,轟的一聲,水魔法球因為火焰鳳凰的干擾,產生了爆炸,同歸于盡。
  遠比剛剛的爆炸要大上十來倍的威力,江蘇蘭勉強布下的火焰結界轟破,并且將她給吹離了原地,弄得她渾身狼狽不已,掙扎的回到原地的蘇蘭卻看到了一副令她不敢相信的景象。
  那個爆炸幾乎就在他面前的亞芠渾身卻一點事都沒有,爆炸對他來講就像是一點的微風般不足為慮,原因就在于現在站在亞芠面前的那一只與他同高的金焰獅子。
  蘇蘭不由的張口結舌,她幾乎不敢相信,她剛剛豁出了一半的魔力招喚出了一只火焰鳳凰,好不容易將亞芠那看似隨意施出的一記魔法同歸于盡,還搞的自己狼狽不堪。
  但是,現在亞芠卻又在極為輕易之下,也像她剛剛那樣,同時的招喚出一只金焰獅子,而且看這子金焰獅子的樣子,不正是像傳說中的火焰魔法中被列為禁招的金焰之獅嗎?
  不知不覺的驚呼出聲,蘇蘭由亞芠的眼中接到意念道:“金焰之獅?你是說魔法中也有跟我的猛炎類似的魔法嗎?這倒有趣了,不過,這可不是什么金焰之獅,而是金焰圣獅-猛炎。”
  無暇去想其中有何分別,蘇蘭知道不能讓亞芠在一次先發動攻擊,不然她就會在陷入兩難的地步,嬌吒一聲,蘇蘭忽然的將火焰法杖收回,兩手向外一攤,成大字型。
  接著,原本蘇蘭身上火紅晶瑩的魔幻鎧上的紅色忽然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晶瑩的盔甲開始散發出了淡淡的白色光芒,而且越來越亮。
  知道蘇蘭現在可能要用出另外的一個光的屬性,亞芠饒有興致的靜待蘇蘭準備完畢,頭一次碰上光屬性的魔幻鎧,他到要看看光屬性有何奇特之處,畢竟,他可也是光屬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