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12 私心作祟

在清陽鎮外,以米非耶與比東諸人為首的長老團與司達帝國的王宮禁衛隊的近兩千人的大隊人馬迎著初升的朝陽,正苦苦的等待著。
  站在隊伍面前的比東*近米非耶,疑惑道:“我說老火(比東對米非耶的匿稱)呀!你這么一大早的就急急的將我們大伙全拉來這里,到底你的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正焦急的往四周觀望著的米非耶,再聽到比東的問話的時候,一皺眉道:“但愿我能回答你的問題,現在我們就只能等待蘇蘭回來,我們就可以知道到底有沒有希望可以將魔狼王帶回去了。”
  說著,米非耶不再理會其他人滿頭的霧水,繼續的觀望著遠處,心里暗暗的焦急,怎么半個小已經過了,而蘇蘭卻還不見人影?
  忽然,米非耶眉頭一舒,喜道:“回來了,蘇蘭回來了,所有人準備了。”
  遠遠的,一道冒著紅色的光芒的人影半浮半飄在空中,急速的往這一個方向飛馳而來。
  來到近處一看,確是蘇蘭兩手各自夾帶著一望即知是在昏迷中的兩個人影,神情緊張的往這一個方向而來。
  來到眾人的面前,蘇蘭不由分說的道:“快,所有人趕快準備離開,魔狼王隨時會追來,遲了就來不及了。”
  說完,在蘇蘭緊張的連連催促之下,眾人不敢輕忽,在卡特的指揮之下,大隊人馬飛快的往帝都的方向離去。
  蘇蘭將人往事先準備好的馬車上一放,緊張的往像歸來之途,見沒有任何的跡象,蘇蘭這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氣,但是能不敢大意的急急的催促著眾人的腳步。
  在這同時,米非耶、比東、卡特、尼倫、亞薩五人已經聚集在蘇蘭的身邊,現在的他們所有人都是滿肚子的疑問,他們都知道蘇蘭現在所夾帶來的人就是那兩個被人稱為圣狼使的福隆祖孫,但是蘇蘭帶他們來干什么?
  可別告訴他們,以他們為餌就可以引來魔狼王!
  卻不知,現在眾人心中的念頭卻真的是百分之百的確中蘇蘭的打算。
  嘆了口氣,蘇蘭望一下眾人,道:“我知道你們想要問什么,但是現在請你們先不要問,請你們相信我,有福隆祖孫在我們的手上,魔狼王絕對會追來的,現在,我只希望我們可以在魔狼王追來之前,先趕回帝都。”
  蘇蘭講的沒頭沒尾的,弄得眾人不知道該怎么反應,不過眾人也知道,以他們現在的力量來說,想要一舉擒獲魔狼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既然蘇蘭說有福隆祖孫可以引來魔狼王,那眾人也只好相信她了,加緊腳步,往帝都的方向前去。
  到了黃昏時候,卡特找到了正坐在馬車里照顧依舊再昏迷中的福隆祖孫的米非耶與蘇蘭,道:“大長老,現在快入夜了,大伙都累了,現在我們可不可以先停下來休息一晚?”
  蘇蘭探頭出車外,看一下現在已經隱身在山的另外一頭,正不甘新的散發出最后一絲余光的太陽,焦慮道:“隊長,我們不能連夜趕路嗎?”
  卡特面有難色道:“蘇蘭小姐,連夜趕路不是不行,但是今天一整天下來,底下的弟兄們趕了一天了路了,到現在已經是很累了,現在距離帝都以我們現在的速度的話,最少還需要四天的時間,如果連夜趕路的話,那我不敢保證明天大家還有精神可以繼續的趕路。”
  蘇蘭心中雖然十分的著急,但是她也知道卡特的話也沒錯,想了一下,最后蘇蘭道:“不然這樣,隊長,你們今天晚上就在這里休息好了,我先帶著他們倆人先一步的趕回帝都去好了。”
  卡特一愣,他實在是不明白為什么蘇蘭一副這么急的樣子?今天一整天下來,蘇蘭已經叫他們趕了快兩百里的路了,要不是現在帶的人士王宮禁衛隊的菁英的話,哪能夠走這么快?
  但是蘇蘭卻仿佛還嫌不夠似的,還不斷的催促著,今天一天下來,隊伍里已經出現了不少的抱怨的聲音了,怎么現在她還想要自己一個人先回去?
  見到卡特低頭不語,蘇蘭還想要說些什么,但是一旁的米非耶已經截口道:“蘇蘭,別說了,我們就在這里休息一晚好了,要之欲速則不達,別那么心急,就算魔狼王真的追來了也沒關系,不是正合我們意?”
  “卡特,我們就在這里休息一晚好了。”對蘇蘭說完之后,米非耶又轉頭對卡特說道。
  接到米非耶的命令之后,卡特點點頭,馬上離開馬車,吆喝著所有人停止前進,找了一個地方,開始做扎營的動作了。
  走出馬車見到所有人在準備扎營的動作,蘇蘭只能急在心里,卻無法將她心中的焦慮說給人聽。
  今天一早,她到約瑟家,出奇不意的將福隆與約瑟祖孫給制昏,將他們給帶了回來,卻又不敢他們回醒,主要就是因為她知道,主人與幻獸之間,往往有著一種其意的心靈的聯系。
  雖然不知道約瑟與圣狼王(亞芠)之間是不是也保有這種的關系,但是想來,既然亞芠現在所用的是他原本的幻獸貪狼星的身體,而他的意識應該會比所有人主人跟幻獸之間的關系更加的密切。
  而她就是打算用這方法,在最快的速度將約瑟給帶回到帝都之后,再讓貪狼星找來。
  也因此,她才不敢讓約瑟知道她正要將他們給帶回帝都,以免的約瑟知道了之后,連帶著約瑟的前身亞芠也會跟著知道。
  她不敢想像萬一亞芠知道他們未經他的允許就將約瑟給待到帝都時,會如何的狂怒,又會做出什么事情來?
  至于如果順利的將約瑟給待到帝都之后,引來亞芠的這一行動是好是壞,她已經無暇再去計較了,最壞的打算,她已經有了心里的準備,在面對亞芠的怒氣之時,她有不惜以命來平息亞芠的怒氣的最壞打算了。
  只可惜,這些話不能夠告訴任何人,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承受著,同時,在她的心中也已經有了一番的打算了。
  就在這大地陷入了一片昏暗的同時,在亞芠隱身的小湖中,經過了一整天沉眠的亞芠慢慢的由水中浮了出來,站在平靜無波的湖面上,及然無聲的影子遙望天際,無聲的嘆息道:“要交給我決定?太始,你也太瞧得起我了吧!這等大事豈是我一個人可以說決定就決定的?”
  太始?隱藏在亞芠心中的一個名字,獸王的分身之一,太始?為什么亞芠現在的心中會出現了這一個名字?而所謂的決定?又是要決定什么?
  在這兩年之中,除了變成以貪狼星的身份活動之外,亞芠的背后似乎又隱藏了許多難以對人言的秘密。
  就在無聲的感嘆之余,亞芠忽然向是感覺到什么不對勁似的,轉頭遙望約瑟家的方向,忽然,胸前隱藏在銀光閃耀的長毛之下,代表著雷霆神鷹雷羽的那一顆水藍色的幻獸結晶忽然的透過重重的銀色長毛,發出了閃耀的光芒,然后,恍如一分為二般,一到宛如影子般的銀藍色的巨鷹像是一道影子的由亞芠的身上沖天而起,在亞芠的頭上略一盤旋便像是一道閃電一般的往約瑟所著的地方沖去。
  不到五秒鐘,亞芠忽然的爆發出了一股強烈的怒氣,透過了雷羽的眼睛,亞芠清楚的看到了現在在約瑟祖孫所著的小木屋里,完全的一片的漆黑,根本沒有半個人在。
  這也解開了,為什么他沒有辦法感覺到約瑟的思想,因為,約瑟已經離開了他所能感覺到的范圍了,約瑟不見了。
  夾帶在猛烈的怒氣中,亞芠渾身并發出了一股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在亞芠仰天發出了怒嚎聲中,以亞芠的貪狼星的身體為中心,向四周猛烈的爆發出來,就像是一道強烈的颶風般一瞬間,將亞芠腳底下的小湖的湖水刮的一干二凈,夾帶在湖水與颶風中的強橫力量,更是在一瞬間的將小湖四周的環境破壞的慘不忍睹,使的四周像是經歷了一場的毀天滅地的一般。
  發泄完怒氣之后,兩道人影以著極快的速度來到亞芠的面前,同聲道:“頭兒,發生了什么事?”這兩個人影正是凱特與力奧。
  今天一整天,他們都隱藏在亞芠的四周,除了凱特回到鎮上對自己的同伴交代一些事情,順便買一些吃的之外,他們在無離開這里半步,因此,忽然的看到亞芠有了這么大的動作,令他們感覺到一陣的驚心。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亞芠平復一下因為約瑟不見所帶來的怒氣,轉過頭來對著力奧與凱特道:“約瑟,我的新生消失了,我感覺不到他的存在,你們去查查,到底今天發生了什么事?”
  聽到亞芠所傳遞給他們的信息,凱特與力奧不由的一陣的吃驚,約瑟怎么會不見了?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呀!
  互望一眼,不在多說什么,兩個人分頭的一往鎮上一往約瑟的小屋分別的前去察看。
  看到力奧與凱特離開之后,亞芠胸前的幻獸結晶再度的發出了紅、黃、青的三色,金焰圣獅猛炎、撼地熊王暴王、風雷狂狐九尾,與先前的雷羽一樣,在沉睡在貪狼星的體內兩年之后,再度在亞芠的意志的激發下醒了過來。
  一瞬間,亞芠那銀亮的身軀宛如錯覺般,一分為四,紅獅、黃熊、青狐,三道身影由他的身上分離了出來,在亞芠的意志指揮之下,分頭的往約瑟平常會去的地方去做察看了。
  過了兩三個小時之后,亞芠所召喚出來的四幻獸不但將約瑟常去的地方查探了好幾次,甚至連方圓三十公里之內的每一寸地面都查過了,但是,就是不見約瑟的蹤跡,甚至連福隆也不見蹤影,到此,亞芠終于可以確定,約瑟失蹤了。
  亞芠暗暗的咬牙,偏偏在這時候約瑟竟然失蹤了,現在,約瑟的失蹤不但關系到他能不能復體重生,還關系到不久之后的一件大事,亞芠心中的焦急實是非比尋常。
  就在雷羽等回來不久之后,力奧與凱特也回來了,只是,在力奧的手中卻提了一個大胖子。
  在力奧手中的大胖子亞芠認出來,這個大胖子是這個清陽鎮的鎮長馬可。
  走到亞芠的面前,力奧最先開口道:“頭兒我跟凱特分頭調查的結果發現到,約瑟不見的原因似乎跟今天早上斯達帝國的王宮禁衛隊忽然離開有關,所以我將鎮長給抓來這里,頭兒你可以問問他。”
  亞芠低下頭來盯著馬可,圓睜的銀輝雙目里盡是駭人的殺機直瞧的馬可渾身冒汗,差點被亞芠就這么的看的嚇暈了。
  看了一會,亞芠忽然的用眼神說道:“我問你,斯達王宮的禁衛隊們到哪去了?”
  馬可先是一愣,她被亞芠這前所未有的溝通的方式給嚇到了,幾乎以為自己是眼花了,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亞芠的眼中讀出了這一句話。
  但是當亞芠再度充滿了殺機的又問了一次之后,馬可終于確定自己不是眼花,而是這一只眾人口中盛傳,但是今天才頭一次見到的圣狼王真的是用這種方式在與他說話。
  緊管驚駭莫名,馬可依舊不敢遲疑,急忙道:“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到哪去了,但是今天早上我曾聽他們當中有人說過,他們因為用強的抓……抓不到你,所以這次才由他們當中的一個人設計要引你到帝都去,所以我想他們現在大概已經在回去帝都的路上了吧!”
  亞芠心中一動,再問道:“那個設計要引我到帝都的人是誰?他有打算要怎么讓我到帝都去!”
  “這我不知道!”馬可匆匆的說了這一句話之后,似乎又怕亞芠會不滿意,又補充道:“真的!請你相信我,他們今天早上走的十分的匆忙,一大早就匆匆的集合所有人到鎮外去了,我根本沒有機會在問的更詳細一點。”
  隨即馬可又瞄了站在他旁邊的凱特一眼道:“不相信的話,你可以請凱特先生到帝都去問他的同伴,他們今天早上也是匆匆忙忙的就被卡特大隊帶走了,跟著他們一起回到帝都,他們也只來的及交代我說如果凱特先生有回來了話,就跟凱特先生說他們先跟卡特隊長到帝都去等他,要凱特先生到帝都跟他們會合。”
  亞芠聽了沉思了一會,然后才道:“凱特,看來約瑟的失蹤跟禁衛隊脫離不了關系了,我們的人還要多就才會趕來這里?”
  凱特一躬身道:“昨晚我已經連夜將頭兒您的意思給傳了出去了,在今天中午的時候已經有了回應傳來了,預計所有人到達這里的時間應該在五天之后。”
  “最快的應該是在明天就可以來到這里了。”凱特又補充道。亞芠點點頭道:“那好,凱特,你跟力奧就在這里等其他的人都到,我先去追回約瑟。”
  “如果五天之后,所有人都到了,而我還沒有回來的話,那我們就到斯達帝國的帝都去會合吧!”
  凱特與力奧一愣,沒想到亞芠竟然要親自去追回約瑟,但是他們對于亞芠的命令卻也不敢違背,兩人便在一躬身道:“是!”
  “對了!頭兒,那這個鎮長該怎么處置?”力奧又想到什么的問著亞芠.
  亞芠看了已經下的臉色發青的馬可,淡淡道:“算了,這家伙擔任這個鎮的鎮長雖說貪污又自私,但是也沒有犯了什么不可饒赦的大錯,就放了他好了,只要好好的告誡他不得在犯錯就好了,不要傷他的性命了。”
  凱特與力奧一愣,似乎想不到亞芠竟然會這么說,這跟他們記憶中的亞芠一貫的行事作風完全的兩樣,以往不管是什么人,只要犯在他的手中他可是不會饒赦的,怎么,現在亞芠好像心腸變的軟了一點了。
  盡管疑惑,但是他們還是點點頭,而一旁的馬可一聽到亞芠這么說,可真的是比聽到什么天樂還來的動聽,他知道,不管如何,這下他的小命總算是保住了。
  亞芠對凱特與力奧點點頭,隨即,凱特、力奧、馬可看到了亞芠的背上突然的長出了一雙美麗的銀色翅膀,寬大的翅膀在亞芠的背上靈活的拍動了幾下,隨即又強力的揮動了一下,亞芠整個人,不!是一只高大威武的銀翼魔狼就這么的飛了起來,翅膀再一動,往外飛去了。
  一旁的馬可不可思議的喃喃自語道:“怎么可能?它竟然會飛?”
  一旁的凱特與力奧相視一眼,對于亞芠長出翅膀,他們早在兩年前就已經看過了,對于亞芠與現在他所在的貪狼星的身軀到底隱藏了多少的秘密,他們早就學會了不要去研究了。
  相視一笑,各伸出了一只手,拉起了現在已經癱在地上的馬可,他們可要好好的研究,怎么樣做才可以完成亞芠的交代,在不傷及他的性命之下又可以防止他繼續的為惡下去,這對于他們這兩個死神鐮刀小隊的小隊長可真的是一大難題呀!
  盤旋在上空的亞芠在繞了這附近的山區一圈之后,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他忘記要問馬可,禁衛隊到底是走哪一條路了?而帝都的方向又是往哪去?
  在附近的一個山頭落了下來,亞芠不禁感到啼笑皆非,他怎么會忘記了?
  遍搜枯腸,想著以前在云陽學院中,他幾乎不怎么注意在聽的地理課,想看看他到底記不記得斯達帝都在哪里?
  想了許久,亞芠終于放棄了,畢竟在云陽學院的日子對他而言已經幾乎是上個世紀般久遠的事了,在加上他當時根本沒有用心在上課,現在哪里還會記得?第一次,亞芠感到書到用時方恨少呀!
  想來,亞芠不得不感嘆禁衛隊的運氣之好,要不是今天剛好他在與“某人”通訊,無法同時的掌握約瑟的情況,或是約瑟現在是清醒的話,他都可以透過約瑟而很快的找到了他們,也不至于現在會陷入這種進退兩難的地步了。
  這么一想,亞芠心中對于那個帶走約瑟的人又有更多的把握,猜定是蘇蘭沒錯。
  除了她這一個幻獸專家之外,又有誰會去注意到幻獸本身跟主人之間微妙的感應,更何況他本來就與約瑟是一體的,貪狼星與他本身更是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任憑是相距千里他一樣可以感覺到約瑟的所在,現在,他只好等了,等約瑟什么時候醒來,他才可以找到約瑟。
  不過,亞芠也沒有等多久,才剛剛在這山頭上等不到半個小時,亞芠忽然就站了起來,喃喃道:“找到了!”
  話聲一落,亞芠整個人立即化身成銀劍一般的,橫越過天空,直往東方的某一點前去了。
  而就在半個小時之前,當亞芠剛在山頭上落了下來的時候,外在亞芠東方三百公里之外的一處溪邊,斯達帝國王宮禁衛隊隊長卡特所選定的那一處決定過夜的扎營地里,不知怎么搞的,忽然的人群鬧了起來。
  為中心處幾個大帳篷里的一個帳篷中,有幾個人正一臉焦急的在里面,仔細的一瞧,在這一個帳篷中,除了米非耶、比東、卡特三人之外,還有一個躺在帳篷里依舊昏睡不醒的老人,福隆。
  但是,約瑟卻不見了,忽然,一個人掀開帳篷的簾子走了進來,是一個步伐龍形虎步的豪邁年輕人,卡特一見到這個年輕人急忙的問道:“亞薩,找到人了嗎?”其他人也一臉焦急的望著亞薩。
  亞薩先是看一下眾人,隨即搖搖頭道:“沒有,營區周邊都已經找過了,完全沒有蘇蘭小姐的蹤影。”
  比東嘆口氣道:“蘇蘭這孩子真是的,怎么帶個傻子不說半句的就離開了?她到底在想什么?”
  “老火,蘇蘭留下的紙條真的只說她先回去帝都而已嗎?”比東轉過頭,對著一臉擔憂的米非耶問到。
  米非耶將自己手中一直緊握的紙條遞給比東道:“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接過紙條,比東將紙條攤開一看,上面只寥寥的寫道:“老師,我先帶約瑟回到帝都了,不用擔心我!蘇蘭。”
  瞧完之后,比東再嘆一口氣,若有所思道:“看來,真正與魔狼王有關系的應該是那個一直被我們所忽略的傻子了,不然蘇蘭不帶福隆,干麻只帶走那個傻子約瑟?”
  “我想也是。”米非耶點點頭,也跟著嘆口氣再道:“只是蘇蘭這ㄚ頭這次口風這么緊,什么都不說,令人摸不清楚到底她的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不行,我得出去找她!”自言自語的說了一下,米非耶立即轉身外帳棚外走出去。
  比東一呆,隨即高聲的叫道:“老火,等我一下,我跟你一塊去。”
  說完,又丟下一句:“卡特,這些人你帶好,好好照顧福隆,我跟大長老出去找蘇蘭長老,有消息的話發信號給我們,如果明天我們還沒回來的話,你就按照原定計畫,趕回帝都,我們自己會回去。”
  說完,丟下了一臉呆愣的卡特與亞薩,也跟著走出了帳篷,帳篷外紅光一閃,等卡特他們走出去之后,已經不見米非耶跟比東兩人的身影了,只留下兩人面露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