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11 魔力之花

“不要!”驚了一身的汗,做了一個可怕的噩夢的蘇蘭在自己的尖叫聲中,醒了過來,看看四周,是她已經住了大半個月的熟悉的房間。
  忍不住的由床上坐了起來,下了床,往桌子旁邊一坐,看一下計時器,還只是凌晨的四點鐘,外面的天色還是一片的昏暗,但是,她卻已經完全的沒有睡意了。
  一方面是剛才的噩夢,雖然她再醒來的同時,也已經記不住那噩夢了,但是,在夢中那種驚心動魄的恐懼感覺,卻叫她依舊是難以忘懷,再者,想起昨晚的經歷,同樣的叫她睡不著,雖然她已經有兩天沒有正式的休息過,雖然她在昨夜很晚才回來,在床上也躺了很久才睡著,但是,她卻絲毫的感覺不到睡意。
  不知不覺的從那個她在昨晚抱著睡覺的精巧小盒子,強大的魔法氣息由盒子的里面,透過了外面的那一層的魔法結界散發了出來,她看著這一個盒子,在盒子外施下這一層結界的目的不是為了要將盒子里面的東西鎖住,而是為了要保護這個盒子中的東西,不要讓它消失,最好是永遠的保留了下來,就像是象征的她的情懷。
  還記的昨晚,當她在昏迷中醒來時,最先映入眼中的就是那一雙比繁星點點的夜空還來的璨爛,比月亮要來的明亮,比太陽還要來的璀璨的那一雙黑眸,那雙讓她無法翻身卻也甘之如飴的雙眼。
  一時之間,她忘記了要尖叫,忘記了剛剛所聽的訊息,忘記了她現在還躺在濕冷的草皮上,忘記了所有身外的一切,只是,只是懂的呆呆的望著那雙叫她深深的沉浸在其中,不愿意退出來的那雙瞳眸。
  耳中聽到了一陣的聲音,一陣低柔的嗓音,她只知道,這聲音是她不會忘記的,但是,聲音到底在說些什么?她卻完全的沒有聽到,因為,這是他,擁有著這一雙叫她難忘的瞳眸的男人,約瑟的聲音。
  奇怪的看著眼前這一個躺在地上兩眼發直的女人,約瑟忍不住的摸摸頭,他知道自己有很多不懂,所以,他一直謹記著爺爺對他說過的話,也一直的照辦無誤。
  爺爺曾說過,如果有人躺在地上的話,要過去看看,那個人是不是受傷了,是不是有什么需要他幫助的?
  在他從那舒服的休息(練功)中睜開眼睛時,他就看到這個女人躺在地上,所以他馬上過來看看她是不是受傷了?有什么是她可以幫助她的?
  但是,再他將她給叫起來的時候,卻發現到這個女人竟然兩眼發直的看著他,動也不動,不知道她是受了什么傷?
  想了想,用他不是很靈光的腦袋想了一下,約瑟最后決定用那個,雖然爺爺說不可以讓別人知道他會那個,但是,如果對一個可能受傷的人用的話,爺爺應該是不會罵他吧!
  下了最后的判斷之后,約瑟理所當然的伸出了右手,直接的貼近了這個怪女人的身上,感覺到這一個女人忽然全身一動,然后臉上忽然的紅了起來,沒錯,她一定是一個受傷的病人。
  沾沾自喜的約瑟覺得用那個一定有用的,所以他也用了那個了。
  而躺在草地上的蘇蘭,忽然的感覺到自己那敏感的胸部上忽然的被一只溫熱的大手給貼上了,前所未有的感覺叫她不由的立即的回過神來,同時的感覺到自己的臉上正在發燙,一望之下,不由的一顫,他真的將手緊貼在自己的高聳上,正想出言阻止,卻又看到了他的手掌忽然的冒出了金光,掌心處又忽然的傳出了一股讓她感覺到十分舒服的,說不上是冷是熱的氣流,慢慢的游走了她的全身,最后,又回到了他手掌與他相貼之處,消失不見了。
  氣流游走一圈之后,他收回了自己的右掌,發出了奇怪的驚疑聲,右手一伸,似乎要再來一次,蘇蘭見狀,不由的一驚,雖然,她近乎眷戀的希望可以讓他再貼近一次,但是,這事畢竟對她十分的陌生,而且也讓她感覺到無比的羞澀,雖然心中千肯萬肯,但是無論如何,還是不宜。
  急忙的出聲道:“等等,我沒事,不要再弄了!”
  說著,蘇蘭不自覺的抓著約瑟那伸出了一半的手,站了起來,與約瑟對望,可是一望之下,她又忍不住的癡了,兩眼發直的望著他的雙眼。
  過了好久,蘇蘭這才強迫自己回過神來,忽然的敲了一下自己的頭,暗暗的罵道:“清醒點,蘇蘭,他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像一個花癡那樣,嚇著了人家了,你引以為傲的理智呢?怎么可以像一個好像不知多少年沒有見過男人的花癡女?你到底知不知道?不可以再看他的眼睛了。”
  做好了一番的心理建設之后,蘇蘭這才又抬起頭來望著約瑟,總算這一次的心理建設有效了,她勉強的由約瑟的雙眼的魔力中脫離出來,恢復了正常的臉色。
  注意的看著蘇蘭那清秀的臉上忽紅忽白的,神色百變,而且還不時的拉拉自己的頭發,或是敲敲自己的頭,約瑟不由的感覺到好有趣,他從來沒有見過臉上的神情如此復雜多變的表情,完全不像其他人,忍不住的呵呵傻笑出聲。
  好不容易抬起頭的蘇蘭在聽到約瑟的笑聲,不用問也知道,必定是她剛剛那瘋婆子般的花癡舉動讓他覺得有趣,所以笑了出來,一想到自己剛剛的樣子,有哪點象一個名震帝都的火焰法師的才名?她也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這一笑,可拉進了他們之間不少的距離,半晌,約瑟忽然的想到了他已經出來了很久了,爺爺會擔心了,他得要趕快回去才行,連忙的問道:“喂!你沒事吧!如果沒事的話,那我要走了。”
  一聽到約瑟這么一說,蘇蘭馬上就慌了,連話也不算是談上半句他就要走了,靈機一動,蘇然忽然捂著肚子,蹲了下來,故作痛苦道:“不行,好痛,我的肚子好痛!”
  聽到蘇蘭說她肚子痛,約瑟不由的慌了手腳,急急忙忙的走到已經蹲下來的蘇蘭的身邊,跟著蹲下來道:“你沒事吧?”
  “沒事,讓我坐下來休息一下就好了!”嘴里說沒事,但是蘇蘭的臉上卻又表現出十分痛苦的樣子。
  這下,叫約瑟怎能放心的走回去?
  跟著坐在蘇蘭的身邊,約瑟向來只有傻笑的臉上忽然的浮現出了一抹關心的樣子,擔心道:“你……要不要跟我回家去休息一下比較好?”
  看到約瑟一臉擔心的樣子,蘇蘭不由的一陣的罪惡感襲上心頭,雖然只是相處了極為短暫的時間,但是,蘇蘭很形顯的感覺到,其實,約瑟并不像外面的人所認為的那樣是一個傻子,他只是比較單純一點,就像是一個天真的小孩子一樣,不知世事,而她如此的利用約瑟那天真的善良,真叫她有點慚愧。
  深深的吸了幾口氣,蘇蘭開始慢慢的與約瑟談起天來,雖然只是聊點日常生活的小事,但是在蘇蘭有技巧的引導之下,約瑟開始由原本是蘇蘭一個人唱獨角戲,對約瑟述說著她自己的事情,而約瑟只是露著傻笑,偶而露出了一抹令蘇蘭不覺的心顫的深思表情,而慢慢的約瑟也開始會跟她說話。
  雖然約瑟都只是說一些關于他跟爺爺福隆在山里所發生的事,見過的東西,救過了那些的動物,雖然就只有簡簡單單的生活瑣事,但是,這已經是約瑟單純的日子中的全部了。
  一邊聊天,蘇蘭一邊想著,她不知道所謂的情人之間的相處到底是怎樣的情形?但是,就在與約瑟聊天的幾個小時中,蘇蘭發現到,這是她這輩子活到現在,所感覺到最興奮,最高興的時候,雖然只是聽一些以往她絕不會感到興趣的小事,雖然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但是,蘇蘭很肯定一件事,對于約瑟,她感覺到她已經是越陷越深了,當月亮升到天空的最頂端時,約瑟忽然聽到了一個呼喚他的聲音,站起來道:“蘇蘭姐姐,謝謝你陪我聊天,爺爺在叫我了,我要回去了。”
  聽到約瑟說他要回去了,蘇蘭不由的感覺到依依不舍,這段時間,快樂的讓她都忘記了時間的流逝了,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勇氣,蘇蘭忽然的張口脫口而出道:“約瑟,我明天可不可以來找你聊天?”
  約瑟本來已經轉過身去了,聽到蘇蘭的話之后,忽然興奮的又轉回來,高興而雀躍的叫道:“太好了,姐姐你愿意跟我講話,那實在是太好了,鎮里的人都說我傻,沒有人愿意跟我一起說話,只有姐姐你不笑我傻,那明天我們就一樣到這里好不好?”
  蘇蘭笑著點點頭,約瑟興奮伸出手來的,道:“那姐姐,我們來打勾勾,到時候不到的人是傻瓜。”
  蘇蘭也伸出了手,與約瑟打了個勾勾,笑道:“傻瓜,姐姐還怕你不想來了呢!”
  “嘿嘿!我是傻瓜,那姐姐不就是大傻瓜?”生平頭一次,約瑟感覺到讓人家叫傻瓜而不會讓他感覺到生氣,所以也忍不住的開開蘇蘭的玩笑。
  打完了勾勾,約瑟這才高高興興的又轉過身來離去。
  蘇蘭輕輕的一抹眼框里不知什么時候冒出來的淡淡淚水,自言自語道:“是呀!我的確是一個大傻瓜!”
  話才剛剛說完,蘇蘭就忽然的看到了原本已經遠去的約瑟忽然有一蹦一跳的跑回來,急忙的將自己的淚水完全的擦干,蘇蘭微笑的問道:“約瑟,有什么事嗎?”
  約瑟興奮的道:“姐姐,我忽然想到,今天在山里我看到一朵好美麗的花,今天來不及摘來送給姐姐,所以,我想,我先做出這個東西來代替,明天,我再摘來送給姐姐。”
  邊說著,約瑟忽然的伸出了雙手,慢慢的,蘇蘭驚奇的看到在約瑟的雙手掌心上,出現了強大的魔力波動,奇怪的是,這么強大的魔力波動卻完全不會給她帶來任何的壓力,反而,蘇蘭感覺到一陣柔柔的,溫暖的感覺,在約瑟的手上匯聚著。
  然后,奇跡出現了,一朵小小的,宛如是正在掙扎的要綻放出美麗的豐姿,由難以想像的水元素魔力所匯聚而成的一個水藍色的美麗花苞出現在約瑟的手上,然后,一片片的,散發著柔和美麗色澤的水藍色花瓣,慢慢的由花苞分離了出來,慢慢的構筑成了一朵不可能存在世俗上的美麗花朵,一朵由水元素魔力所形成,美的不可思議的魔法之花。
  雙手捧著這朵美麗而虛幻的花朵,約瑟將它放在本能的伸出手來接的蘇蘭的手上,傻笑道:“這朵花先送給你。”
  說完,約瑟這才真真正正的轉過身來離去。
  望著約瑟慢慢遠去的身影,在看一下手里那現在依舊存在,而且宛如一朵真真正正的花般,迎著晚風,正微微的顫的它的花瓣的美麗花朵,蘇蘭不可思議的自言自語道:“這,他是怎么辦到的?”
  蘇蘭從來沒有看到任何人,包括他的老師在內,竟然能夠如此的運用魔法力量,甚至創造出了一個這么美麗的花朵。
  忽然,一個聲音,強制的侵入了她的腦中,在她的腦海里說出了一句話:“這是他的魔法,以創造出生命型態為追求目標的魔法,生命奇跡-水之含苞待放,具有很大的守護能力的魔法結界,同時,也是我的魔法。”
  “生命奇跡!”喃喃的念出了這句話,忽然,蘇蘭想起來這個縈繞在腦海中的陌生聲音到底是從哪里來的?
  猛然的一個轉身,往后一看,那巨大的銀色身影,不知在何時,竟然站在她的背后了。
  蘇蘭幾乎被嚇的差點跌倒了,手中的那朵魔法之花也不由的離手而去,蘇蘭驚呼一聲,眼看著那朵看來十分脆弱,就像是她的愛情一樣的花朵即將掉在地上了,蘇蘭眼中不禁露出了絕望的神色,這是約瑟頭一次送她的禮物,對她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
  就在這絕望之際,那朵魔法的花朵忽然的飛了起來,飛到那銀色的身影的面前,懸浮在銀色身影面前的半空中,而那銀色的身影正不贊同的看著她。
  亞芠,有著貪狼星外表的亞芠正不贊同的看著她。
  看到花朵無恙,蘇蘭不禁松了一口氣,但是,當她在看到亞芠時,她的心中的絕望又更是高漲了起來。
  無法自欺欺人,眼前這一個有著幻獸外表的“人”,才是真正的約瑟,但是,她卻無法接受,如果他是真正的約瑟的話,那么,現在她所愛上的約瑟又是代表什么意義呢?難道只是他一時的代替品?不,她無法接受這樣的答案!
  似乎完全的了解蘇蘭心中的所思所想,亞芠遙望著令一個自己消失的方向,嘆氣道:“他并不是我的代替品,他是我,而我也是他,只是……”
  只是什么?亞芠并未說出來,但是,他跟蘇蘭都知道他的意思,現在的他與新生的他之間的關系,就好像是一個是未來,已經完全成長的他,一個,卻是幼小單純的他,雖然都是同一個人,但是,卻完全截然不同,最明顯的,就是蘇蘭根本是把亞芠跟約瑟當成了不同的人來看待。
  搖搖頭,亞芠嘆氣道:“雖然這樣講有點奇怪,但是,我還是真的很謝謝你喜歡我,但是,為了你,為了我好,請你原諒自私的我,我希望你能夠不要在跟我見面了,不管是為了你們的目的,還是為你自己的情感。”
  經過了兩年沉淀的亞芠,在看待新生的自己再度成長的同時,似乎也已經慢慢的有了一點的人味,開始懂得什么叫做溫情了,所以,他真摯的希望,這一個唯一的一個對于新生的自己以正常人的眼光去看待,而且很明顯的喜歡上他的善良女子,不要因為這一段注定已經沒有希望的戀情而受到傷害。
  蘇蘭何嘗又不知道亞芠所說的都是為了她好,但是,她向來具有的理智再這一個時候,不!應該說就再她看到那一雙美麗的黑色瞳眸的時候,就已經不知道飛到九霄云外了,現在的她,完全管不住自己的心,也無法遏止她自己的情感。
  看到蘇蘭低頭不答,亞芠再度的嘆了一口氣,忽然,在亞芠的面前藍光慢慢的閃耀著,蘇蘭抬起頭來一看,卻見到,剛剛,約瑟送給她的那朵美麗的魔法花朵,現在,已經包在一團透明的美麗藍色光球中,遠遠的望去,就像是浸在一團美麗純凈的水中,展露著它朦朧的美麗。
  慢慢的,包裹著魔法之花的水藍色光球飄到蘇蘭的面前,落到蘇蘭的雙手上,亞芠微笑道:“我,另一個我,約瑟,因為還不是很成熟,所以,這朵花本來應該很快的就會消失了,所以我又在對它加了點力量,讓它可以存留久一點的時間,希望你會喜歡。”
  “這可是我……我們頭一次送花給一個女孩子,希望你會喜歡。”
  “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再來這里,不要再在來找另外的一個我了,如果,如果下一次,再讓我知道你再來這里的話,那么,我不敢保證在下一次,我不會因此而錯手的將你給殺死,再見了,蘇蘭小姐。”
  隱藏在溫溫的笑意下,亞芠卻說著令蘇蘭心中一陣驚悚的殘酷言語,然后,亞芠又慢慢的又走向水中,直到消失不見。
  而蘇蘭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失魂落魄的回到了鎮上,她只知道,現在她的心中真的是一團的亂,關于王子殿下交代的任務,關于自己的情感。
  慢慢的摩裟手中的盒子,在昨晚回來之后,蘇蘭她珍而珍之的找出了這一個精美的盒子,將那個由約瑟送她,再經過亞芠加持過,美的不可思議的魔花,放入了其中,并在外層設下了一個結界,不讓魔花的魔力散失,只要魔力還存在的一天,這朵魔花就會永保它絕不凋謝的神態,那么,她也能夠自欺欺人的騙自己,她這段初戀也許還有希望!
  不知道坐了多久,一陣的敲門聲驚醒了蘇蘭,回過神來的她這才驚覺得發現到,不知道何時,外面的天空已經大亮了,初升的朝陽正開始照耀的大地。
  同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蘇蘭,你醒了嗎?”
  是老師?蘇蘭匆忙的回應了一聲,穿好了衣服,打開了門,她的老師,米非耶依舊是一身的青衫飄飄的站在她的門外。
  略帶責怪的,米非耶皺起了眉頭道:“蘇蘭,你是怎么搞的,昨天我們大伙等了你一整夜,就要聽你說說看這魔狼王出現的情況,但是,你卻讓我們白等了,而且回來后一聲不響的就回房間。”
  “瞧瞧你,我看你這兩天魂不守舍的,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隨即,米非耶一邊踏進蘇蘭的房間,又一邊關心的問道。
  忽然,瞧見了放在桌子上,蘇蘭用來放置魔花的那個木盒子,感覺到里面不可思議的魔力存在,米非耶不由咦的一聲,往前踏了一步,正想要拿起來看看,誰知道,一旁的蘇蘭臉色忽然一變,搶先米非耶一步,拿起了這個木盒子,直覺的藏在背后。
  在看到米非耶猶疑、奇怪的眼神,蘇蘭也知道自己這舉動真的是很怪異,而且也對老師相當的不敬,蘇蘭傓傓的道:“老師,對不起,這東西是我的一個朋友送我的私人物品,所以……”
  米非耶一舉手,截斷了蘇蘭的話,理解道:“算了,你不用再說了,今天我來,我是想要知道你昨天在空地上見到魔狼王的情況,看看它是不是有什么弱點!”
  到了一杯茶,將自己腦中的那些雜念完全的趨出腦中,蘇蘭慢慢的說著昨天圣狼王(亞芠)出現后的一舉一動,以及她自己觀察的結果,足足的說了快一個小時,蘇蘭這才將昨天的事說完。
  米非耶靜靜的聽著蘇蘭的話,直到蘇蘭完全的說完了之后,米非耶凝重道:“蘇蘭,那根據你觀察的結果,這魔狼王如果真像你所說的那樣的神奇,擁有這么大的力量,那依你看,以我們現在的力量有沒有辦法抓住它?”
  “這是不可能的,憑我們的力量,想要抓住它根本是不可能的。”蘇蘭極為肯定的說著,對于這點,早在昨天她還不知道圣狼王的真正身分之時,光是看到亞芠在為其他人治病時所表現出來的力量她就已經有這種的感覺了,再加上,她沒有跟老師說的,凱特及力奧,這兩個很明顯的功力強極一時的高手更是站在圣狼王,也就是亞芠的陣線,光是這兩人,如果到時候她們真的想要抓住圣狼王的話,第一個受到攻擊的,一定就是出自于他們的手。
  光是他們昨天的表現,蘇蘭就知道他們已經可以讓他們所有人損失慘重,更別說那個外表是狼,實則是一個人的圣狼王,他到底具有多大的能力,根本無從推算,但是,光憑力奧昨天的那一番話及他們兩個的表現,她就可以知道,圣狼王亞芠絕對是非同凡響。
  聽到了蘇蘭的判斷,米非耶心頭不由的沉重起來,對于自己的這個得意學生,他是絕對信的過的,何況她又是一個幻獸的專家,她說沒辦法,那就一定沒辦法了。
  但是,事態卻又容不得他們退縮,嘆了一口氣,米非耶道:“蘇蘭,但是,現在的情況是就算我們不可能抓住魔狼王,就算我們所有人都可能會因此死在魔狼王的手下,我們還是要一定要想辦法將魔狼王捉回去。”
  “昨天,帝都里來了一封緊急的聯絡信,是大殿下親筆,陛下在這幾天的病況越來越嚴重,殿下要我們不惜任何的犧牲,不惜任何代價,一定要在三天內,抓住魔狼王,帶回帝都,幫陛下治病。”
  在蘇蘭難看的臉色下,米非耶沉重的說出了這一個令蘇蘭臉色大變的消息及命令。
  蘇蘭驚呼道:“怎么可能?半個月前陛下的狀況不是還很好?怎么可能會現在變的這么糟?”
  米非耶凝重道:“不知道,我們不在帝都,所以我們不疑多加猜測,現在,我們只要想怎么將魔狼王帶回去,一切等抓到魔狼王回到帝都在說吧!”
  知道老師說的意思,極有可能,跟二殿下有關,不然,向來溫和的大殿下怎么可能會忽然的下了這么個嚴厲的命令?
  一時之間,米非耶與蘇蘭不由的都陷入了沉默,不同的是,米非耶只是單純的想要如何的抓住亞芠這魔狼王,而了解到那不可思議的真相的蘇蘭考慮的事情就更多了。
  沉思許久,蘇蘭忽然的一咬牙道:“老師也許有一個辦法可以將魔狼王帶回去。”
  “但是,我們若用這一個辦法可能會激起魔狼王的怒氣,也許我們會得不償失也不一定。”在米非耶驚奇的注視之下蘇蘭忽然的說出了這一段話來。
  聽到蘇蘭這么的一說,米非耶驚喜道:“蘇蘭,你有什么好方法?”
  驚喜之下,米非耶不由的忽略了蘇蘭說出這一番話時,眼中所流露出來的一股哀傷的神情。
  聽到老師的追問,蘇蘭咬咬牙,毅然道:“老師,原諒我現在不能告訴你我的方法,現在,我只請您轉告卡特隊長他們,我希望我們所有人可以在一個小時后做好離開這里的準備。”
  “而且,我希望一離開這里,我們就要在最快的速度之內回到帝都,記得要在最快的速度之內回到帝都。”
  “并且,老師我希望您老人家可以運用您的力量,要求帝都的魔法軍團與長老會所有人布置出一級的守城之策。”
  米非耶勃然色變,驚疑道:“一級守城?蘇蘭,你在說什么?一級守城是只有在帝都遭遇到大軍圍攻,情況萬分緊急的時候才可以動用的,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蘇蘭苦笑道:“老師,相信我,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希望這樣做,但是,我實在是沒有把我可以說服他,所以我只好利用這種方法將魔狼王給引到帝都去,但是,,這確是我唯一可以想到的方法了。”
  “如果我們還有時間的話……”低語著米非耶也聽不清楚的呢喃,蘇蘭嘆了口氣。
  米非耶一愣,卻見到蘇蘭已經先站了起來:“老師,事不宜遲,請老師先去做這件事吧,我去將魔狼王給引來,記得,我們只有一次的機會。”
  說完,蘇蘭頭也不回的往門外走去,留下了一臉若有所司的米非耶。
  米非耶心里暗暗的奇道,不知道是不是他心里的錯覺,他怎么覺得他這一個學生現在似乎有種一去不返的神態。
  心中雖然的存疑,但是基于對自己的學生的信任,米非耶也不敢待慢,就在蘇蘭往外走去時,他也馬上的趕去安排各種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