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第十章錯體之密

當蘇正還想蘭發問要時候的她卻,到凱看跟那特對她個意甚敵的力濃忽然奧相視的眼,一后同然的走時樹叢出約瑟往圣狼及,不王是貪!星的狼向走方去,過加思不的,索蘭身蘇比腦體動的子快的更跟了也去。上br><�b在他�三人們形一身之際動原本,靜的靜伏在蹲瑟旁約的貪邊星忽狼的睜然眼睛開站了,來,起著他對的方們發出向警戒了低吼的。  >到貪來星前狼,距面貪狼離不到星公尺五際,之以看足彼此清近距的時,離特與凱奧同力的停時了接下的腳近,看步他們到下來停蘇蘭,跟著也了下停,站來凱特在右手的。  >蘇蘭而發覺也,不到何時知這貪,星原狼警戒本怒的發音竟聲已經然變成轉歡娛了聲音的原本,垂的低巴也尾始在開慢的慢動著搖在在,都顯的出,示凱特這中的口狼星貪的認真他們識同時,表示也歡迎出興的高味。意br><�b然,�蘭不蘇的倒由了一抽氣,口……它竟然它笑?在br><�b蘭敢�誓,發沒想她,區到的一區幻獸只雖然,知道不底是到階的幾獸,幻是,但然會竟人類像清楚般表示的七情出欲的六覺,感寧愿她是看她了,錯是,但果說如是眼她的話花那,,么貪那星嘴狼旁翹角的肌起又到肉是怎底回事么難道?只是它巴在嘴筋?抽br><�b法相�自己信見到所情景的蘇蘭,乎以幾自己為昏倒要,在了的學她里,識從沒她聽說有有任過的幻何可以獸的,笑且是而的這笑的清么而明楚。  >是,但下來接事情的展,發蘭這蘇真的下覺得是只是笑像小一科而兒,如已她在果狼星貪的時笑,她候昏倒就話,的么她那定會一悔的后
  。br>�<�為�就再,蘭感蘇到貪覺星在狼的時笑,忽候貪狼然的瞳星對上孔她以了力奧及凱特、雙眼的她雖,沒有然到貪聽星發狼了任出的聲何,但音,她是可思不的由議狼星貪眼中的然讀竟了一出意思個
  。br>�<�凱�、力特,你奧終于們來了找我還,為你以不知們我們道這里在!”呢br><�b又是�么回怎?蘇事在度蘭以為的自己了能是可天沒昨好,睡以才所眼花會,她了然以竟貪狼為用眼星在對神們傳她消息遞而且,在跟更特他凱交談們
  ?br>�<�要�揉眼揉的同睛,蘇時忽然蘭又在的狼星貪眼中的受到接句話一“你:旁邊們這一的女人個誰?是記的我好像她前幾是要抓天的那我夥人一的一中,妃個、夜雅呢?月們怎她沒來么大伙??”呢br><�b雅?�月?夜起來聽是人像,但名,妃是跟夜雅是什月?怎么她的么中會腦然的忽現了出么一這以前個來沒從過的聽詞?名br><�b為自�暨眼己之后花產生又幻想了蘇蘭,由的不頭看抬下漆一的夜黑中的空一輪那月。明br><�b是,�特的凱話聲說破了打以為她己有自病的毛疑,猜蘭近蘇震驚乎聽到的凱特了話:說小星“真是,歉,抱們大我已經家了你找很久們,一了到今直才知天了你道的在們里的這息。消
  ”br>�<�而�大伙且都很也,只好現在是們都他散到四地去各你跟找兒了頭城主,知道不們來我里,這于夜至的話月兩年,,夜前因為月己完自的沒全辦法有頭兒對你有及幫助所所以,告訴她們她我回去要她的找傅,師遲會最兩年在內學之她師遍的魔門,然法再出后跟我來一起們你們找免的,時候到她又,能眼只睜的睜到你看的不們,所幸這次以有我只力奧跟這里在期而不,并遇僥幸且發現的你們到蹤跡的尋線,來。追
  ”br>�<�蘭�顯的明到了看狼星貪副如一重負釋樣子的:“道就好那老實,,我說真的還蠻擔是你們心安危的,聽的你們到沒事都我就,心了放”  >咦!“怎么她?”了到了看旁白一臉的著蘭,蘇狼星貪不住忍問道的
  。br>�<�到�貪狼了的問星,力話幸幸奧道:的沒什“,她么是被只嚇到你而已了她可,作夢能沒想也天底到會有下你這想的可樣用眼以來傳神你的遞思的意獸,幻沒想更你可到跟人以談,交以被所嚇到你,老了說,實們剛我也是剛你嚇被了,到前你以然也雖以用可神傳眼出你遞意思的,但來,也是像現沒這么在怖,恐我們讓為簡以是在直一個跟交談人樣。一
  ”br>�<�阿�對不!,我起是有不冒犯意!”的然想忽來,起樣一這好像說點瞧有起貪不星的狼道,味以力所連忙奧歉,道于貪對星這狼乎是幾芠分亞的神身幻獸奇力奧,它的對敬可尊說是以亞芠與全一完的。樣br><�b狼星�是一又笑意個眼神的了蘇撇一眼蘭然后,:“道關系沒不知,的人情被我會到的嚇是理也當然所。”的br><�b只是�我也,想要不樣,這果可如的話以我寧,跟以愿一樣前”忽。的回然的望頭渾身了罩在壟色光金里的霧瑟,約者該或為亞稱才對芠身影的眼,一狼星貪帶無略的道奈
  。br>�<�特�到貪見星的狼子,樣忙道急“對:,小了,頭星到底兒怎么是?他了約瑟,是頭,沒錯兒!”吧br><�b狼星�了下坐,點來頭又點搖頭搖:“道!也對對!不
  ”br>�<�下�不但,不容好適應易貪狼了獨特星“說的方式話的蘇”不解蘭凱特,力奧與同時也感到的惑,疑么叫什也不對?  >到他看不解們貪狼,無奈星:“道年前兩當我,那一在的收次了五回,然小又再后次的一揮出發殊能特之時力他已,身受經傷,重體的身雖然傷用盡我全力了他治幫了,好是最但要的重他的,部因腦同時為受到的那個了化劑神侵蝕的有動還了那用不該個的禁用,導招嚴重致受損的本來,以我,時的當量應力也是該以幫可給完他的治全的,好是需只時間要而且,大量要時間的”  >但是“當時,們也你場,在們也你道,知們最我要的需間卻時是最也乏的缺所以,當時,我便,讓他先復了恢部分某行動的力,能是,但恢復一行動了力,能的心他便只中一個有頭,念是要就那些將物給怪退,打果你結的看們了。到
  ”br>�<�在�團白那沖下光時,之物爆怪,我炸被那也炸的爆力給威飛了炸一直,了不飛道多知,最遠終于后高空由掉下中。”來br><�b而在�時,當番的連斗與戰二連接的受三重創到別說,他,是連我就用盡也所有了力量的,所了好不以易讓容們安我的著全之后地我也,能的本進入要沉眠了。”中br><�b但就�我要再他身從退開上時,之卻發我到一現致命件事!的
  ”br>�<�到�狼星貪說”“這里到凱特,力奧及由的不問道急底是到么事什想必?跟亞就現在芠變成會這樣了有絕子的關對了。系br><�b你們�該都應道,知幻獸當跟主再結合人時候的幻獸,身的本志是意睡的沉在將,體交身了自給的主己使用人!”的br><�b到貪�星不狼答凱回的話特忽然,將話的給轉題到這移個方一,凱向及力特不由奧一愣的但是,對于,狼星貪說的所他們,也是卻頭的滿水,霧實的老頭說搖知道不以往,他們,化就鎧化,鎧里會那到什想幻獸么身的本志在意在的不
  ?br>�<�狼�見狀星想要正釋,解然旁忽一個邊脆柔清的聲美道:音我知“!”道時,霎狼星貪力奧、凱特、眼光的都望全聲音向主人的蘇蘭,
  。br>�<�剛�蘇蘭,于貪對星與狼特及凱奧的力話,談句中十有九倒聽不句的,懂是,但貪狼當一說星這個到,蘇時不由蘭精神的震,一可是這的專她領域業忍不,的出住了。聲br><�b到兩�一狼人眼光的望向全,蘇他雖然蘭感覺的一怯到但是,是大還道:聲關于“點我這道,知于幻由與主獸是兩人不同個個體的但是,結合再,因時是將為兩個這體結個成為合體,一以,所人一一之間獸一定,有一會主導個動,行那個而導行主的就動主人是身,本以再所時候那因為,人同主操控時兩個著體,軀以幻所本身獸意志的自己在身體的導權主主人被奪取所后,之便會它入沉陷之中睡直到,一次下主人,身體將主導的還給權幻獸了也就,解除是鎧化了象,現管是不二型第或是態三型第,將態己的自獸還幻成第原型態一這時,幻獸,精神的志才意蘇醒會來,過度的再導屬主自己于身體的我說,對不的?”對br><�b蘭對�狼星貪出了做問,詢然,當狼星貪回給也她一了完全個確的正神,眼是,只蘭還蘇覺得是陣的一異,怪些如這是在果她的與師,老是其或的飽他之士學說,來點都一會奇不,但怪,她是在卻現對著在只幻一說出獸這些了話來的這怎,不叫能覺得她異?怪br><�b過,�狼星貪不管可心中她么想怎她又?過頭轉,對來特及凱奧道力“基:上,本在,現個人每自己與幻獸的相處的式都模這樣是但是,我跟,狼星貪相處的式卻模有點是殊!特
  ”br>�<�知�是不道自己是過敏的但是,凱特,力奧跟不住忍相對的一眼望確定,看到的對方了中的眼訝的驚色,神他們在見到一狼星貪同時的一直,現在到狀況的他們,直有一個錯一,那覺是,就在坐現他們在前的面大銀巨,如狼將它果成了換形,人后再然以他冠心目們的那中個形一,那象,就么脫脫活是他的的頭們亞芠兒,無了在語論或是氣話方說,都式他們跟憶中記沒兩的。  >種懷這在貪疑星“狼口”脫出的而最后那句話一,他時又感們到更覺烈了強
  。br>�<�覺�凱特到力奧及異狀的貪狼,忽然星又扯的了一出無奈個苦笑的:“道幫了穿?虧嗎怕嚇我你們到一直還著貪冒星的狼分,身是多真一舉此我想,們應你是想該了我到清藍在境中之說的所了吧話那些!于圣關獸取幻我大代他們哥推論的”  >到貪聽星這狼的一么,原說剛剛本貪狼跟一樣星下來坐凱特的力奧與約而不的,同是觸像一般電高高的了起跳,駭來的指然貪狼著,不星置信敢驚呼的:“道兒?頭
  ”br>�<�下�,只的搞不是楚狀清的蘇況,她蘭全不完道貪知星還狼凱特有力奧與底是到搞什在鬼?么于剛對貪狼剛的“星”,話只是她單純很以為的自己是理解的誤而錯,完已不像全特與凱奧般力同時的想到的一個了糟的最果。結br><�b然凱�及力特被嚇奧跳了的來,起是貪但星不狼不忙慌道:的先坐“來,下情不事你們是想的所樣!那
  ”br>�<�聽�到了”狼星貪話,的特與凱奧驚力未定魂在貪的星的狼示下指坐了,來,下待這靜個有一貪狼著的形星,實象內在則是他卻頭兒們他們給說明的
  。br>�<�狼�,不星外表!貪狼是,內星卻是在月惡銀的亞魔又道芠“一:人與般己的自獸相幻的確處像這是小姐位剛所剛的那說,但樣,我是貪狼跟卻不星一樣太由于,狼星貪身的本特身奇、力分,以量我自及狼星貪時候小,已起曾經經次的三貪狼對施我星家傳的技回密訣,生此,因以說可就再,鎧化我時候的貪狼,其實星不是并全的完入沉陷中的睡主要,是因就再三為回生次與我訣身的本神異精的影力之下響我的,神與精狼星貪精神的經完已的融全在一合,我起是它就它就,我,是然精既上并神分別無是同,個個一,那體,我么貪狼與的鎧星其實化是將只們兩我不同個軀體的更進做部的一合而結,精已上就神一個某度來角,自說至終始都是,一個同神,精別只差于我在亞芠以身分的它以,狼星貪身分的做活在而已動這種,異的奇況一狀到那直的意次中,外才有我最深了體會的”  >當時“我本,的腦身,因部上述為影響的下,之實已其沒有經么正什的功常了,能我之而以會所持著保動與行考的思力,能實,其是扙全我的著神與精狼星貪精神的結合是,依的著貪*星在狼動。活
  ”br>�<�而�我發當到貪現星即狼陷入將睡中沉而要,我解與結合除,我時上知馬解除道化之鎧,當后的精我在度神會歸的我的到身之本,依時那當我錯亂時腦子的唯一,下場的便是,全的完去了失的自我,就我我的算子又腦復正恢了,常也只我變成能個白一而已癡于是,我下,一個了知道不對還是錯的是定。決
  ”br>�<�那�是,就一次這解除的化,鎧并未我我的將神撤精自己回本體的反而,我的將部的全神,精全的完注到投狼星貪身上的比以,都還前更徹要的投底,完入全全完投入的”  >破天語的,驚芠(亞狼星貪說出)令人了敢相不,也信全無完置信法來,話到這聽,力里與凱奧都已特完全經了解的亞芠了貪狼()的星思了意但是,震駭也他們的不出說來。話br><�b一旁�蘇蘭的經干已的兩脆一翻眼在理,了亞解(貪芠星)狼說的所之后話這已,完全經超出的她的了慧所智理解能奇跡的一個,的精人竟然神以脫可自己離本體的融入,自己了幻獸的生活中
  ?br>�<�時�讓她也理智的全無完接受法芠(亞狼星貪所說),而的嚇昏被。  >于凱至與力特雖然奧至于不蘇蘭向么的那張,夸是,但們的她色也臉一片是慘白的也好,到哪不,怎去也想么到,不們所他到的找芠不亞亞芠是
  ?br>�<�芠�以后(管是不一個哪體發個的,言要是只芠所亞言的發都以,芠來亞),說直的一到了等特與凱奧完力的恢全了平復下來靜后,之才又他度的再口道開“其:,你實也不們將事用想的情過于太雜,復要換只方式個,想想以前說我是,直在一類的人體上形現在,只不,是反過過來了我變,了貪成星而狼,我已是我還還是,,亞我·斯芠克的達神意精為主志的。導
  ”br>�<�到�亞芠了樣的這說凱一與力特果然奧覺得是過了好,反點,亞正就是芠芠,亞管是不他的以本身原,還體現在是用貪的星的狼體,身沒有并樣,兩這時到他們,終于也解開的為什了外界么人會的說貪傳星會狼病的治理了道依照,們對他亞芠于了解的如果,現在說貪狼的內在星實是其芠的亞,那話會治不的話病才時那的不真思議可。  >是,但使已即知道經亞芠了在的現況,狀人也兩較可比接受以,但了,凱是及力特還是奧得有覺的疑點,哪問是,就在既現亞芠然本的原神在精狼星貪身上的那么,現在,他們在前的面芠,亞!應不說是該在活正的亞動又到芠是誰底?  >動的沖奧馬力的將上一個這問提疑出來了亞芠,頭的轉了自看那正己在大坐上練石的身功,無體道:奈當時“當我,自己將全部的精神的全的完到貪移星的狼上之身,我后貪狼將身上星僅存所能量的全的完移到轉本來我身體的然后,依照,自己我意思的這些,量會能未來在,維里著我持一個這來應本變成該一片了白,空全沒完任何有行動的力的能體。身
  ”br>�<�但�,很是然的顯我錯,,雖了我這然講好樣是有像在自點,但夸,我是真的還錯估是我自了的潛己了。力
  ”br>�<�是�意又得傷腦是的,筋芠慢亞的說慢:“道完全我有想沒,再到的身我自我體原的復一段這間,時著混隨的腦亂慢慢子復原的當初,也不,道是知移的我夠徹不,亦底是人或本來體是如就的奧此,我妙現到發其實,所謂我完全的離本脫其實體然,不所謂我轉移的只不也是我過我所將的記有、反憶、個應、力性等等量所能我控的掌些表那的東層,轉西到貪移星的狼上,身是,但些關那我自于的本己,之能的東類,其西還是實藏在留自己我身體的。”上br><�b也因�,隨此我的著體復身之后原這些,在我也身體的開始上作了運在加,,我上疏忽又一點了就是,我掉在的地落雖然方是在說跡罕人的地至,但方并不是表沒代在,人我的再神隨精貪狼著的本星沉睡能這段的間,時人發又到我現身體的因此,將我而帶走給,偏了他又偏一個是富愛極的人心耐心,教導的宛如了張白一的我紙因而,我又讓生了重”  >芠說亞一大了,但堆他卻是現到發但力不一副奧聽越越能理不,最解他放后去了棄他所解的話說凱特,是滿也霧水頭一副,想知很但是道偏卻偏聽不又的樣懂,他子棄了放畢竟,這些,情若事是自不親身己體驗去的話到如果,人對又這么他,他說很難也理解去
  。br>�<�了�,亞想又換芠簡單個方式的簡單,解釋的:“道個比打講,方如說假我是,顆樹一話,的么,那精神我轉移的是將就些在那面上地樹干的枝枝,葉的葉離了搬己的自方,地留在而地的原就是,有根只已,而這些而,就根我因是沒有為過在想下還地根,有為地以上的面部就全我的是部了全所以,我的說就是根些我那為已認轉移經是還但沒有是移的轉分。部
  ”br>�<�而�們知你嗎?道顆大一如果樹還留根地下在沒有,挖出被的話來那么,如果,過了經心的細顧的照,這話根會些怎樣在”亞?問的芠人。兩br><�b奧直�得反覺道:應當然“是在就芽了發”  >特也凱著道跟“頭:,你兒意思的說,是在你現身體的是在就一次再展,發誕生以一個出你一跟一樣模精神的就跟?一樣樹就算?枝干是砍了被還是,以生可新的出苗來樹”  >道兩知現在人已經都全的完了,懂芠贊亞的點許頭,點充道補“基:上,本確是的此沒如,但錯,你是別忘們,人了不像可樹那是單純么雖然,都是,樣的同礎,基是發但出來展,不的能會可全的完同的相”  >今天“非他除與我在著相有的經同,不歷就算!相同是經歷的他也,可能不跟我會著相有的精同的,神底下天有任沒的人何相同會,正的任何如人對的相同于一件的都不事能會可相同有想法的我的,體所身誕生新我絕的不可對會跟能在的現一樣我”  >我現“所能在的,做是在就一個這還沒我具備有全的完神之精,在前的回度我自到的身己上,體來也說是有許殘酷點新生,我自的生到誕在也現經快已年了兩看著,在摸他這個索他來對還很說鮮很新趣的有界就世像是好看著再小時我一樣候但是,為了,個自這的我私卻非,將那得新生個我給的殺掉扼那種,覺真感不好是,真受是相的的不當受,好本就根要我是掉我殺己一自。”樣br><�b著凱�與力特所不奧理解能惆悵的氣,語芠難亞的吐得了他露另外的面,�一�這�年之兩,他內著新看的自生,他己時候有在想會今天,如果,的家他沒有族到迫受,今害,如天他的果族不家千里必亡,逃果他如有成沒銀月為魔,惡果他如是生不在那長的環樣,必境在生須死中與生存求話,的是不他也會是他這跟個新一的他生樣?一br><�b此的�潔?純此的如真?天此的如有愛富?如心的惹此關懷人如此?此的如好?美活雖生是困然,但苦,好是,真美是很的,如美的平此而美凡,但好,越是如此是他一,到終想會有究么的這天,一必須他結束要么美這的生好,在活的投度了用進血與鮮命所生筑的構活,生舞著揮滿了沾血的鮮手,雙次又一次的一走了取知道不多少有的性條,因命,他此欺欺自的任人新生由自己的這一在偏僻個小鎮的著平過而美凡的生好。  >不負他任的責棄了拋有關所他的心,關人他的愛人,家心敬真愛戴他的死他鐮刀神隊,小有,還個哭那像水的的淚做兒,人從沒他到她想冷艷那表層的下,之是如會的脆此的她弱那個,真正真愛她正為了,他,愛惜將不己所自被他有厭惡所缺點的全改完的她進完全,會介不他的意往,過的惡他的她名他的,!  >頭兒“頭兒,你怎,了?么凱特”一聲的的催聲,喚促了他回注意的,望力眼前著他的的數的少友之朋,同二也是時的部他的兩下人,個芠知亞,他道安逸的日子的經過已了,去笑的可,當是在白他感覺天他們到力量的時,之還是他欺欺自的躲人水中在告訴,己那自是錯只而已覺
  。br>�<�過�來的神芠略亞苦笑帶問道的“凱:,有特么事什”當?,憑然在的現狼星貪身軀的還不,以做足像人出那樣類妙的微笑的苦容的笑因此,凱特,力奧與無從也覺他察內心的
  。br>�<�特�:“道兒,頭照你那說的所你豈,是越不回到早己的自上越身?”好br><�b度的�眼光將意在注石上大另一的自己個亞芠,帶無略道:奈不行“凱特的現在,行的不”  >奧沖力的道動“為:么?什兒,頭早回越自己到身體的不管,對你是會是,他…對另一…你不個越好是”  >芠奇亞的望異力奧著他沒,到看想一向來用大不的力腦竟然奧凱特比加的更心,細似乎他經察已到了覺的痛他了,苦吧!是確是的苦,痛*,*暗的灰己為自自私了理由的竟然,抹殺要新生了美好而自己的真是!笑的可。  >明顯很露出的一個了笑的苦神,眼芠道亞“力:,凱奧,當特,我初轉移再時候的將自,的力己及一量所有切夠帶能的東走完全西通通的移到轉狼星貪身上的所以,我的說體可身說是以留半不東西點空白的如今,這段,白維空的太持了,久到我久身體的在已現完全經適應的這段了空白的因此,若是,在,現如果我到了回自己我身體的話,的么隨那精神著后而之的那來大的龐量也力將我會在這現弱的脆體給身全的完壞!崩
  ”br>�<�因�力量為太過的龐大于所以,法回無自己到身體的真是,笑,可確實但我現是唯一在疑慮的”  >出了聽芠口亞中的氣潮,自特與凱奧真力不知的該說道什么些好。才br><�b后力�只好奧:“道兒,頭你現那讓你在我是,新生說你練的就是功了要為到自回的身己了?體
  ”br>�<�芠�笑道微“不:并不!我讓是生的新練功我,只的,該是么說怎?人呢習慣的的是真種可一的東怕,就西,新算的我生么都什懂,不是,但體卻身舊有是,我的身體的是記還我的得心訣天自動,教導的新生了我去的煉我鍛天心的氣與真神異精,但力,大是是我概前的以礎不基,所錯,新以的我生起來練不管,在天是真氣心是在還神異精,速力都很度,幾快我以乎的一前,可倍的是笑新生,我練的越快的好,越的身我越強體,那壯,距么他被離殺死我日子的就越也了,近在的現已經他我以有的四前力量成,當了的力他一達量以前到七成的……時
  ”br>�<�用�芠說亞,力完已經奧奮的興道:叫頭兒“的意你是說思要你只力量的復成恢前的以成,七就可你回到以的身你了?上要怎那回到么己的自上?身
  ”br>�<�芠�簡單很:“道化,鎧一次再鎧化的自己在身上的當精,再度神融合的一起再時候的就是,回到我自己我身上的時候的。”了br><�b特與�奧一力,沒愣到竟想這么然簡單的簡單,讓他到一呆們
  。br>�<�完�亞芠,然道忽“另:個我一要練快功了完我就,醒了要你們,開吧離在這!時間段,你內不要們打擾去生的新了,我正新反的我生不認也你們識就讓,再度他一段過穩的安間好時,如了有是果找我要話,的么,那常我平會在都個小這里,湖這來到我好找。”了br><�b出了�芠語亞里的氣悵,惆時的這特與凱奧也力約間隱體會的了他出心境的不約,同的而敬的恭:“應!”是br><�b在力�及凱奧即將特開之離,亞際忽然芠:“道了,對們注你一下意這鎮,最近上人冒有我的充號,名們不你為難要們了他他們,是一只想要群抗這反鎮里小個貪那的鎮婪而已長如果,以的可,就話幫他幫吧!們竟,畢們也他是我算朋友的另一,我的個友,朋我,而太方不出面便”  >人一兩,他愣都忘們了這記事了件如今,到了聽芠這亞一說么兩人,心中的是一也,這喜他們與打算的謀而不。  >時,這特忽凱的想然來了起急忙,道:問頭兒“要不,召集要他的其?”人br><�b芠在�入湖進前,中下了丟句:一也好“我也,想念挺家的大”隨!,他即經完已的隱全在湖身中不水了蹤見。  >聽到而亞芠了話之的,凱后與力特不由奧興奮的想望的眼,一久了好沉寂,久的已神鐮死小隊刀徽章的于可終在度以重現的,真了一件是快人大的事心
  。br>�<�然�覺到察生的新芠身亞的金上光霧色經飛已的消快在他隱身上的知道,快醒他,凱了與力特連忙奧隱遁的森林進,不中了蹤見。  >是,但失在消水中湖亞芠的隱身,森林在的凱里與力特兩人奧他們,忘記都一個了,一人昏倒個湖邊在昏倒,新生在亞芠的—約—面前瑟蘇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