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第八章危機初顯

一間看來寬廣的足以當富有人家的大廳,內有無數藏書,擺設十分華麗的房間,卻只是一個人的書房,其主人現在正獨自坐在這間書房中唯一的一張椅子上。
  他是一個看來約有六十幾歲的老者,實際年齡已近八十,但因保養得宜,所以看來比實際年齡要年輕。
  老者面貌有凌有角,歲月并未削減他的風采,反而更具一股駭人的氣勢,身上的衣飾雖只是簡簡單單的素黃色,但精美的剪裁,高超的繡功,細致的布料,在在都顯示它不凡的身價,也襯托出它主人非比平常的身分。
  老者合上手中的奏折,怒斥:“真是一派胡言,竟敢要本王停止對泰龍帝國用兵,也不想想今日他是托誰的福氣才能身居高官,虛,你在嗎?”
  彷佛回應老者的呼喚,一個全身幽黑的人影自房間的黑暗角落浮現出來,一個躬身:“王,你叫我?”
  “明天我要麥塔金議員的狗頭,讓其他人知道我德野王雖決定要退休,可一樣不許別人懷疑我的決定。”老者霸氣十足的道。
  什么,原來此人竟是華那邦公國的帝王-德野王。
  虛再度一躬身,道:“全依王你的吩咐。”
  德野王點點頭道:“去吧!”
  虛的身影彷佛融入黑暗之中,消失不見,彷佛在那從未有任何東西存在過。
  德野王想了想,突又道:“影!”
  一道身影如剛才一般,從另一黑暗角落浮現出來。
  看來他(她)是影了。
  影一躬身,就聽到德野王道:“影,最近老虎一家有什么動靜?”
  影躬身答道:“稟告王上,老虎一家都在家中,沒有任何的動作,只是…”
  聲音既脆又清,原來她是個女的。
  德野王本來一聽到沒有什么特別的,顯得很不高興,但在一聽還有下文急忙示意影繼續說下去。
  影遲疑道:“前天隆家的獨子來訪,理由是探親,已于昨天離去。”
  德野王喜道:“泰龍帝國的隆家?”
  影點頭道:“沒錯,另外還有線報,說來訪當日深夜他曾跟現在的當家虎有過談話,不過線報不是很可*。”
  德野王喜道:“沒關系,叫線民來見我,另外通知右相,叫他明天來見我。”
  影暗嘆一聲,躬身道:“遵命。”
  身形又融入黑暗之中。
  德野王大笑道:“翰羅,你這只掉了牙的老虎,我看這次你能跑到哪去?”
  兩個月后,距離德野王退位還有一個月。
  這兩個月之中,公國中發生了許多的大事,包括反戰聯盟大老麥塔金議員家中無故遭火災,全家人無一生還;泰龍帝國送上停戰協議;海軍總指揮-喀濱.賽連-突然辭官。
  但這些都與亞芠無關。
  這兩個月之中,除了每天勤于練氣外,就是與家人同享為曾有過的天倫之樂。
  世仇泰龍帝國停止攻擊,公國之中有了難得一見的和平景象。
  身為公國支柱的斯達克家中的所有人理所當然的在家中度過了罕見的和平的兩個月。
  家人陪伴在側,加上又獲知議會已判定前幾次敗戰之罪不在家人身上,使的亞芠在這兩個月中過的比前十五年中所有的快樂加起來還快樂。
  這一天,亞芠一如往常,在練武廳中加強體能訓練,忽然,一陣話聲由門口傳來:“亞芠,你在練什么?”
  亞芠轉頭一看,原來三位哥哥都來了,問話的正是大哥亞華。
  亞芠停下訓練,欣喜的跑到三位哥哥的旁邊,道:“哥哥你們怎么都來了?我是在練習體能。”
  亞華笑道:“你怎么會想練體能呢?我聽管家說,你這兩個月來練的很勤呢!”
  亞華不好意思道:“沒有啦!我是依里昂舅舅教我的方法在練氣及加強體能。”
  三哥亞若笑道:“沒想到咱們的小弟也會練氣,真了不起。”
  亞華懷疑道:“三哥你說“也”,難道你們也會氣?”
  亞旭敲一下亞華的頭笑罵道:“這么瞧不起哥哥?你以為哥哥們的盛名是憑空掉下來的?告訴你,不但哥哥們會,連爺爺跟爸爸都有練氣,而且還比哥哥們強。”
  亞芠一聽不由暗吐舌頭,他還以為全家只有他會練氣而沾沾自喜呢!
  再一想,突感到不對,興師問罪道:“好呀,哥,你們都瞞著我自己偷偷的練,不讓我知道。”
  亞華三人互看一眼,由亞華道:“這可不關我們的事,當初是小媽一直對我們講,說在你二十歲之前不可以讓你接觸到氣,所以父親才沒教你練氣,我們還很奇怪你為什么會練氣了呢?”
  亞芠暗暗納悶:“媽說在二十歲之前不可以讓我練氣,難道,是因為我的精神異力的關系?那我現在練氣不知有沒有關系?”
  “算了,反正我現在也沒什么不對勁的地方,也許沒關系吧!”下個結論后,亞芠不再想那么多。
  亞若問他道:“亞芠,你現在是練什么氣?”
  亞芠回答:“三哥,我現在只是照里昂小舅所教的,只是在筑基,他說等我有一個程度之后,才再繼續盡一步的修練。”
  當下亞芠又把里昂教他的東西再一次重復一次給三位哥哥聽。
  三人聽完后,亞旭道:“里昂這樣教你是沒錯,但他有沒有說要等你練到什么程度后才能再近一步?”
  亞芠搖搖頭:“小舅沒講,不過根據他所說的,我可能還要練個一兩年才算是有所成就。”
  亞華問:“亞芠,你現在練氣有什么感覺嗎?”
  亞芠偏著頭,道:“我現在練氣時,都能感覺到一股極冷的氣順著小舅教我的練氣路線迅速循環,而且當我把這些氣囤積再體內丹田時,只覺一團冷氣在那盤旋,當我練體能時,這一股冷氣會分出一部份回繞我的全身,令我全身清涼,練起來也沒那么辛苦,哥哥,我這樣視算是到什么程度了?”
  亞華三人驚奇的互望一眼,亞華又問道:“亞芠,你說你開始練氣是由里昂教你的?哪道現在你練氣也不過是二個月不到?”
  亞芠點點頭。
  亞華驚訝道:“真是不可思議,亞芠,你知道你這樣的程度是真氣已穩固的情況,而且是已達到“內斂外放”的程度了,這實在是太驚人了,要不是我確定你以前從未練氣,你又是我弟弟的話,講出這一番話我可是不相信的,要知道這是一般練氣人花上五、六年都不太容易能到達的程度,我也是花上四年才達到你現在的進度,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練的?”
  亞旭、亞若也是一副心有同感的點點頭。
  亞芠一聽三位哥哥的肯定,心中不禁十分高興,笑道:“我只是想媽媽教我的天心訣中藥我一次練三十六循環,我就想小舅教我的練氣法也沒說要練幾次循環,所以我就干脆也一樣練三十六次循環,只是沒想到效果這么好。”
  亞華大叫:“一口氣練三十六循環?”
  亞若也跟著叫道:“天心訣?”
  只有亞旭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喃喃道:“這就難怪了,這就難怪了。”
  亞芠莫名其妙道:“有什么問題嗎?”
  亞華三人互看一眼,移到一邊,在亞芠聽不到的角落理,不知在說些什么,過了一會,三人才又到亞芠面前。
  由亞旭發言道:“亞芠,你不介意讓我們知道天心訣是怎么回事嗎?三十六次是怎么來的?如果介意的話也沒關系,這畢竟是你母親留給你的。”
  亞芠回道:“這有什么關系呢?”
  說著,他就把母親的遺書這件事說給三位哥哥聽,同時也把天心訣拿出來給他們看。
  亞華三人看完天心訣之后,又是經過一番討論,依舊推舉亞旭代言。
  亞旭把天心訣還給亞芠后,鄭重道:“亞芠,這一本天心訣你要保管好,我們不知小媽是從哪找來的,在我們眼中,天心訣根本是一本不亞于我們家傳“破魔真氣”的一本練氣學,不,應該是說它比“破魔真氣”要略高一籌。”
  “也許小媽及你皆不懂氣的關系,所以只注意到它關于訓練精神力的部分,但關于練氣的部分卻忽略了,這也難怪你練氣的進度如此驚人,畢竟,你雖只有練習精神力鍛煉的基本部分,但不知不覺中,還是為你將來的練氣打下相當深厚的基礎。”
  亞華插口道:“亞芠,你現在可以不必再練習基本口訣了,你的氣已經固定了,再來就是如何精練氣了。”
  說著,亞華又拿過亞芠手中的天心訣,打開來,指著其中一些地方道:“小媽再翻譯時,大概是因為不懂氣的緣故,或是因為注重精神力鍛煉的關系,這一些部分有違練氣的原則,應該做一些修改,這也是為何你練了十一年,光只有增加精神力而氣一無所成的原因,現在你只要加以修改練氣的循環路線的話,相信不出幾年你一定會比哥哥們好。”
  說完亞華把須修改的部分一一指出,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當五心循環后,亞芠必須把氣集中在丹田處,不然這些辛辛苦苦練出來的氣又成為精神力了。
  講完后亞華把天心訣還給亞芠,但亞芠卻拒而不收道:“大哥,既然這天心絕筆破魔真氣好,大哥何不把它留下,跟二哥及三哥一起練呢!”
  亞若笑道:“傻弟弟,雖然這天心訣比破魔訣好,但就如小媽所說的,他根本是專為你這種具有特異精神異力體質得人而設的,哥哥們先不講體質不適合練它,練了也無法有像你那么好的效果,單就哥哥們練“破魔真氣”已有十多年的基礎,要我們放棄“破魔真氣”而從頭練天心訣,那根本是劃不來的事。”
  說完又呵呵笑道:“我們練破魔訣而得“破魔真氣”,那亞芠你練天心訣而得的真氣不就要叫“天心真氣”了。”
  亞華及亞旭點頭笑稱:“是呀!是呀。”
  從此,亞芠獨門的真氣總算是有了正式的名稱。
  亞旭笑了一陣子后,,突皺眉道:“大哥,我覺得有點不妥,小媽本意是要叫亞芠藉由天心訣來控制他的精神異力,但現在大哥這么一改,天心訣變成練氣訣,這不是有失本意嗎?”
  亞華一聽也覺得不妥,但一時又想不出什么解決的辦法。
  干脆道:“既然這樣,亞芠,你就一半的時間用來練氣,一半的時間用來練精神力好了,這樣既不必放棄任何一項,又能同時鍛煉到,算是一種變相的解決方法了,等到一年后,你的精神力成長緩慢后,你再來專心練氣好了。”
  亞芠想想也是只有這辦法了,便也同意了。
  但他有個問題:“大哥,那我是不是每次一樣都要練習三十六個循環嗎?”
  亞華皺眉道:“一口氣練三十六次循環,這我可沒聽過,因為我們每次一練氣都只有練一次循環便停了,不過既然小媽說練三十六次效果較好,那你就練三十六次好了,我也想試試破魔訣是不是也可以一口氣練三十六次循環,看看效果是不是會有如神助般好。”
  亞芠點點頭表示了解,如果真是如此,那任誰也都想試試。
  亞若突不懷好意道道:“好了!好了!解說討論就到此為止了。”
  “亞芠,來來,三哥試試你的天心真氣練到什么程度了,戰場上老是打那些小兵兵都不過癮,難得你有這么一門絕學,三哥從剛才就渾身發癢,咱們試試。”
  亞華笑罵道:“好了,你這家伙,武癡發作到自己的小弟的身上去,來來,真發癢的話,大哥我替你止止癢吧!”
  亞若大喜道:“真的嗎大哥?自三年前我們動過一次手后,我們一直沒機會動手了,今天可要好好的試試!”
  “我也想知道這三年來你的“破魔真氣”練的如何?”亞華也是躍躍欲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