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第九章狼王現身

好不容易,炎熱的太陽在某些心中期盼的人的眼中,經過了一整天的磨難大地之后,心不甘情不愿的,收斂起它的炙熱光芒,消失在山的那一頭,輪到了已經慢慢的缺了一角的不完全圓形的月亮高掛在天空中,散發著它柔柔的亮光,為著那些辛勞了一整天的人們,照耀著他們回家的路。
  走在茂密的森林中,福隆、約瑟祖孫倆背著滿載的干材與一些森林中的果蔬,在月光的照映下,慢慢的走在歸家的小徑上。
  仔細一看,在約瑟的雙手上,捧著一只不知在哪里受傷,有著漂亮的火紅色皮毛的小狐貍,伴著福隆那略為坎呂的身影,慢慢的走著,
  望著約瑟手中的小狐貍,福隆顯的十分的好奇,用著略帶抱怨卻又十分得意的語氣道:“真不知道你到底是在哪里找到這些森林里受傷的動物的,而且又是用什么方法讓它們這么乖巧的任你抱回家養傷的?”
  “約瑟,既然你將人家給抱回來,那你就要好好的將人家給照顧好,還有,家里的那些動物你也該叫他們回去了,免的那些在這里等圣狼王治病的叔叔伯伯們,動不動就被他們給嚇著了,你還記得吧!上一次你傅來大哥在晚上來到我們家,竟然被咱們家里的那些出沒的動物給嚇到了,尤其是那條大蟒蛇,不知情的還以為咱們家是動物園呢!趕快叫他們離開吧!”
  “不過,說到那些來治病的叔伯們,圣狼王這一次已經一個多月沒出現了,他在不出現來幫人治病的話,恐怕再過兩天,我們可能就要沒辦法出入了,真是頭痛!”
  好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跟約瑟聊天,約瑟只是露著一臉的傻笑,邊撫著在他懷中溫馴乖巧的躺著的小狐貍,邊望著福隆,似乎聽不懂福隆到底在說些什么?而福隆顯然也很習慣約瑟的樣子了,依舊邊說著話,邊與約瑟一同的走向他們已經不遠的家。
  但是,福隆所不知道的是,就在福隆似真似假的在跟約瑟抱怨等待圣狼王治病的病人太多,幾乎已經將他們家附近的空地全都占滿之時,約瑟表面上雖然是有聽沒有懂,但是,透過約瑟那現在因為受損而宛如一張白紙的腦部及雙耳,某一個與約瑟幾乎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心靈聽到了。
  接收到另一個原本合一,但是現在分離的另外一個心靈在為他唯一的“親人”的話而感到苦惱的另外一個心靈“醒了”,由深深的沉眠中醒了。
  在這同時,為在福隆與約瑟祖孫家,距離那塊空地不到一公里處,一個人跡罕至的碧綠小湖,也是力奧在今天早上發現到巨大腳印的那一個美麗小湖。
  在這一個時候,原本平坦如鏡,忠實的倒映著天上月亮的湖面上忽然的出現了微微的浪花,在無聲無息中,一個巨大的銀色的身影慢慢的由湖的中央處浮現出來。
  在月光的照射下,一只,連頭帶尾足有三公尺長,站起來有一人高,渾身盡是銀光燦爛的美麗長毛的巨大而有著說不出威武神態的巨狼出現在湖面上。
  彷佛那因為它的出現而打破了平靜的湖面是堅實的地面般,那巨大的威武銀狼輕輕的一抖身子,霎時,原本**的長毛變的十分的干燥,更是讓它身上增添了無比的光輝。
  抬起了頭,望上那繁星點點,皎月半天掛的夜空,一雙在月光上反映出了與它身上一樣,甚至更加明亮的漂亮銀眸中,露出了一抹人類無法了解的奇妙神色。
  隨即,發出了一聲清揚的高亢狼嚎,銀狼那巨大的身軀,用著令人想像不到的輕巧的動作,輕輕的在水面上一躍,很快的消失在這小湖上。
  這時,為在福隆祖孫嘉的空地上的那兩百多人,同時的聽到了這一聲的輕悅狼嚎,包括了那在小屋前,等待了一整天與承受了眾人怒目相向的蘇蘭,還有那隱身在陰暗的角落,此時眼中充斥著驚喜、激動的神色的兩個人都聽到了。
  原本坐在小屋前的蘇蘭在聽到這一聲的輕揚的狼嚎時,忍不住的站了起來,望向漆黑一片的森林,同時,原本安靜的人群也騷動起來了。
  “圣狼王!沒錯!這是圣狼王的聲音,每次圣狼王要出現之前,都會聽到的它的狼嚎聲,圣狼王終于出現了!”
  不知道這時誰先說出來的,但是,當此話一出,所有人不由的都激動起來了,不管是病人還是家屬,甚至,不需要圣狼王幫他們治病,不是病人與家屬的人也都不由的露出來緊張的神色,不管他們的目的是如何?當這一只傳說中的圣狼王要出現了,誰有沒辦法保持平靜了。
  就在眾人慢慢的吵雜起來時,就這么突然的,一個巨大的銀色身影忽然的從天而降,降在這處空地上一處人跡稀少的地方。
  “是圣狼王!”就這么一句,所有人都停下了身體的動作,所有人只能呆呆著望著那巨大的銀色身影。
  那銀光燦爛的身影,那雄偉高大的身形,那左顧右盼的威武神態,那宛如君臨天下的莊嚴姿態,叫人不由的肅然起敬,不由的贊嘆的看著它那睥睨一切的身影,不管以前是不是曾經看過。
  一雙銀色的瞳眸,慢慢的掃過了每一個人,掃過了這塊空地上的每一個地方。
  過了半晌,就在眾人的屏息以待下,圣狼王慢慢的走近了一處*他最近的一夥人的身邊,在眾人的期待下,圣狼王不出一聲的,由他的身上開始慢慢的散發出了柔柔的銀光,然后這銀光集成了一束的照射到其中的一個躺在地上平鋪巾被上的人的身上。
  被圣狼王的銀光所照射到的那一個人,只覺得身上隨著銀光的照射下,一股暖洋洋的氣息傳遍全身,原本因為長年受疾病所苦,虛弱到完全連都都沒辦法的身子不可思議的生出了力氣來,原本酸痛的地方也不見了,雖然銀光的照射只有短短的不到幾秒鐘,但是,當銀光照射轉移到他旁邊的人時,舍不得這道銀光的移開,忍不住的伸手彷佛要將這道銀光拉回來的他,這才知道,不知何時,他竟然已經可以自己坐起來了,完全不需要他旁邊的妻子幫他了,而且身體里面彷佛現在充斥著無窮的力氣了,他甚至感覺到,就算叫他跑也沒問題了。
  而在他隔壁的那個人,是一個三十出頭的青年,他知道他因為三年前一次的意外,讓他的腰部受傷,所以他已經躺在床上足足三年了,連大小便都需要*他的家人。
  但是,再圣狼王的銀光的照射下,隔壁的忽然的痛叫道:“痛!痛!好痛呀!我的腰!”
  隨即,奇跡般的,躺在床上已經三年的半廢人竟然就這么在眾目睽睽之下,大叫一聲:“好痛!”然后,整個人砰的一聲,從他躺了三年的被子上跳了起來,隨然又立即的倒下,但是,明眼人一望及知,既然可以自己跳起來,那只要再經過一段時間的調理,一定可以恢復行動力的。
  在來,第三個,那是一個右腿上包著厚厚的綿布的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第一人也知道,這個人的腿在一個月前摔斷了,醫生說他這一生都要*拐杖度日了。
  但是,就再圣狼王的銀光照射到他的右腿上時,年輕人忽然的大叫道:“酸!好酸呀!好癢!”
  不到十秒鐘,這個年輕人也如前一個那樣,因為受不了又酸又癢的感覺,一蹦而起,當他好好的站在地上時,他激動的撕開了自己右腿上的綿布,展露在眾人的面前的,那是一只完好如初的右腿。
  再來、第四個、第五個、第六個、第二處、第三處……直到最后一處的最后一人,所有人,再圣狼王那不可思議的奇妙銀光之下,全都獲得了奇跡般的治療。
  有些當場痊愈,又些雖未能痊愈,但是一望即知已經獲得了不可思議的治療了,看呆了所有人,也看呆了那個在一旁的蘇蘭。
  當奇跡展現之時,蘇蘭幾乎無法相信自己眼前所見的事實,這是怎樣的一回事?就算她聽到再多的人轉述圣狼王那奇跡般的治愈能力,永遠也比不上自己的親眼所見!
  身為帝國杰出魔法師的她,當然可以感應到,這圣狼王身上所發出來的銀光其實是一種奇妙的能量,有點類似光魔法中的治療之光,能夠刺激人體的自愈能力,并且同時的提供人提自療時所需的能量。
  但是,就算是再強大的治療之光也完全的比不上現在圣狼王所發出的銀光中蘊含的能量,何況,治愈之光也只能將狀況穏住或是改善情況而已,想要像現在這樣,幾乎在一瞬間就將一個人身上的傷或是并完全的復原,那只能夠用奇跡來形容而已。
  以她為例,她這一個在帝都中素有火之魔女的稱號的人,豁出了全身的魔力,施展治愈之光的話,以這里的人的傷勢來說,她頂多可以治療好當中的四分之一,而且最少需要一個月的不斷治療才行,如果要像這圣狼王一般的在短短的幾分鐘之內就收到成效,那她頂多十個,甚至更少,這是她這個在帝都里魔力排名最少再二十名內的魔法師的極限,而且還是在她對于光魔法有相當的研究之下的前提。
  這樣一想,對于這圣狼王輕易的就再極短的時間中治療了這里少說七八十個患有各種絕癥傷勢的人所耗費的魔法能量,以及圣狼王在治療完之后那一副馀刃有馀,還不知道潛藏了多少的力量的樣子,蘇蘭不由的感到一陣的昏眩。
  她終于可以體會出,為什么王宮禁衛隊兩千精英外加上長老院包含她老師、比東長老在內,也無法將圣狼王給捉住的原因了。
  那是因為,擁有這樣的能量的怪物,那只有傳說中的圣幻獸才有可能存在。
  就在蘇蘭發呆的時候,她又聽到了眾人再竊竊私語,仔細一聽,她卻聽到眾人在談論,根據以往所流傳下來的經驗,這圣狼王在治療完所有人之后,應該是會立即離去的,但是為什么這一次卻來呆在這里不走?
  蘇蘭定神一看,果然如眾人所說的,再繞完了一圈,治療了所有的病人之后的圣狼王不知道為什么?現在竟然在它剛剛落下的地方,趴了下來,兩眼一閉,好像在睡覺,令人不知道它到底想要干什么?
  正當蘇蘭與其他人鄭再猜測圣狼王為何不離開這里的用意時,遠遠的,在這處空地前方的森林小徑上,慢慢的走進了兩個人影。
  隨著人影的慢慢走進,眾人終于看清楚了,這兩人正是這空地的主人,福隆與約瑟祖孫,再這個時候,他們終于回來了。
  當他們一踏進到空地上時,福隆見到躺在空地上的圣狼王時,不由的驚呼一聲:“圣狼王!”
  在這同時,圣狼王原本閉著的雙眼也張了開來,慢慢的站了起來,走到福隆與約瑟的面前,忽然的以他們兩人為中心的繞著圓圈,發出了輕輕的嗚嗚聲。
  蘇蘭看到這一個場景,她終于可以體會到為什么福隆祖孫會被稱之為圣狼使了,也能夠體會的到,馬克所說的,圣狼王在出現之后,都會看看的意思了。
  在她看來,圣狼王現在的舉止,根本就是正在等著要看他們一眼嘛!
  當圣狼王將它巨大的頭湊向前時,福隆明顯的全身僵硬起來,任由圣狼王在他身上嗅著,倒是那個被人稱為白癡的約瑟反而比較大膽,伸出手來拍拍圣狼王的頭,傻笑著。
  最后,圣狼王在繞了幾圈之后,慢慢的又走向森林里,臨走之前,它還不住的回過頭來看看福隆與約瑟一眼。
  不!蘇蘭這時真的難掩心中的震撼,站在她的這一個角度,她很明顯的看到了,這圣狼王并不是在看福隆祖孫,正確來說,它是在看站在福隆身邊,露著一臉傻笑的目送著它離開的約瑟,她在看約瑟,甚至,現在想起來,它*近約瑟的時間要比*近福隆的身邊的時間要長的多了。
  直到圣狼王那巨大而美麗的身影消失在森林中之后,眾人這才如夢初醒,七嘴八舌的談論起剛剛圣狼王對他們的治療與圣狼王那奇異的行為,蘇蘭可以確定一件事,那就是當這些人離開這里的時候,圣狼王的奇異傳說又會在增添一筆,而福隆祖孫那所謂的圣狼使的傳言也會更加的牢固,畢竟,在場所有人都親眼看到,圣狼王在治療完所有人之后,還特地的等到福隆他們回來,雖然蘇蘭現在心中有點明悟,它并不是在等福隆祖孫,而是在等約瑟一個人,但是看在別人的眼中肯定不這么想,有誰會去注意到,其實那個傻子才是與圣狼王真正有關系的人?
  看到福隆與約瑟開始賣力的排開了激動的一擁而上,對著他們呼喊圣狼使的人群,慢慢的走向這小屋,現在蘇蘭的心中一團的亂,原本以為自己愛上約瑟這一個傻子已經夠她心亂的了,現在又知道,約瑟這一個被她愛上的人竟然不是一個普通的傻子,這下,蘇蘭真的要好好的想一想了。
  不想在現在就跟他們見面,蘇蘭心中一動,小屋前紅光一閃,蘇蘭已經消失在原地了,在眾人不知不覺中,悄悄的隱藏了她的身形來。
  而福龍與約瑟自始至終都沒有發現到,蘇蘭已經在他們的小屋前等了他們一整天了。
  一直到深夜,蘇蘭又再度的出現在福隆與約瑟的小屋前,看到整個空地上已經走的一個都不剩了,原本擁擠的空地現在忽然變的無比的空曠而寂靜,蘇蘭的心中不由的感到一陣的怪異。
  走到小屋前,蘇蘭原本想要敲門,后來又改變了主意,由窗戶向內望去,整間一攬無遺的小屋中,就只又點著小蠟燭,獨自一個坐在桌子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福隆,而她即想要見面的那個人卻不見人影。
  蘇蘭失望的正想要離開這里,忽然,蘇蘭不由的感到一陣的震撼,她忽然的感覺到在不遠處,竟然有著強大無比,令她完全想像不到的魔力波動存在著,感覺上好像是圣狼王的魔力。
  心中一動,蘇蘭以為自己的同伴又在企圖要抓圣狼王了,在見識過圣狼王的力量之后,蘇蘭已經知道想要用武力強抓住圣狼王是不可能的事,她得趕快去阻止。
  紅光一閃,她又消失在原地了。
  追隨著那股圣狼王的魔力波動,蘇蘭不知不覺的來到了空地外的那處人跡罕至,景色優美的小湖邊。
  在這個小湖邊,蘇蘭看到了一個她作夢也想不到會出現在這里的人,也看到了她此生難忘的情景。
  再小湖邊的一塊平坦的大石上面,剛剛,在小屋里沒看到的約瑟現在竟然出現在這里!
  就在蘇蘭隱身在樹叢之后所看到的,約瑟兩腿盤坐在巨石上,在他的身上,這時可以看到一陣的宛如霧般的銀色光霧出現在他的身上周遭圍繞著,而她所感覺到的那圣郎王巨大的魔力來源竟然就是出現在約瑟的身上?
  約瑟整個人,在這銀霧的圍繞之下,一種奇異的莊嚴神態出現在他的身上,蘇蘭的心中不由的感覺到一陣的震撼,她作夢也沒想到,在這一個傻子的身上,竟然會有這樣的神態出現,這叫她不由的看呆了,一時之間竟然說不出話來,只能呆呆的看著約瑟身上的銀霧不斷的翻騰。
  慢慢的,約瑟身上的銀霧絲絲縷縷的鉆進了約瑟的身上不見了,蘇蘭正想要現身出來時,忽然的感覺到在她的背后傳來了一股沉重的呼吸聲,蘇蘭回頭一看,映入眼中的是一雙巨大的美麗眼睛。
  是圣狼王,不知何時,圣狼王竟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她的身后,而且爭著一雙美麗但充滿了警戒神色敵意的眼睛望著她。
  蘇蘭霎時被境的完全不能動,只能呆呆的望著圣狼王的眼睛,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圣狼王看了她一會之后,眼中的敵意卻忽然的消失不見了,而且,竟然就這么泰然的由她的背后,繞過了她,走到約瑟所在的巨石旁。
  蘇蘭差點驚叫出聲,她已為圣狼王是要對約瑟不利,誰知道完全不是那回事,圣狼王只是看了一下不知何時,現在全身又都被一層金光包圍住的約瑟一眼之后,又像在空地上一樣,四肢一屈,蹲伏在巨巖旁,兩眼一閉,完全不再理蘇蘭。
  至此,蘇蘭實在是猜不出來圣狼王的舉動到底是為什么?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圣狼王會這樣蹲在那里,看起來好像部要讓人接近約瑟的樣子?”實在想不出來的蘇蘭不知不覺的自言自語了出聲。
  “這是因為在練功時,最忌諱別人的打擾,所以為了防止你打擾到他,圣狼王才會現身出來阻止你*近。”
  由她被后來的聲音,雖然回答了蘇蘭的疑問,但是也較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蘇蘭嚇了一大跳。
  “禁聲!”就在蘇蘭差點驚叫出聲時,忽然一個耳熟的聲音略帶責怪的說道:“力奧,你這樣忽然的出聲不是存心想要嚇壞了蘇蘭小姐嗎?”
  蘇蘭回頭一看,她的身邊竟然站了兩人,蘇蘭立即的認了出來,當中那個身材比較沒有那么高大的是凱特,而另外一個身材高大的不正是今天白天跟凱特打的火熱的黑衣人?只是現在他臉上不再蒙面,露出了一張粗曠的大臉。
  蘇蘭不由的放低的聲音,低聲道:“凱特?你怎么會在這里?難道……”
  驚疑的看了正雙目緊閉的蹲伏在大石旁邊的圣狼王,蘇蘭驚駭的道:“難道你們也想要捉圣狼王?”
  “要捉貪狼星?天呀!你別開玩笑好不好!又不是活的不耐煩了,叫我們去捉貪狼星,那還不如叫我們自己去自殺可能比較簡單。”力奧一手拍額,一副受不了的樣子,低聲的諷刺到。
  聽到力奧這么的一說,想到自己這一夥人不就是力奧所說的那種不知道死活,存心想要抓住圣狼王的人,但是她還來不及對力奧的話發怒,隨即的就注意到力奧對于圣狼王的稱呼?貪狼星?難道圣狼王就叫做貪狼星?
  轉個頭,對著他比較熟悉的凱特,凱特注意到蘇蘭眼中的疑問,微笑道:“其實,我也是在今天碰到我的同伴之后,由他口中我才知道的。”
  “沒錯,不管你們如何的稱呼它,是圣狼王也好,魔狼王也吧!自始至終,它始終只有一個名字,那就是——貪狼星!”
  “而且,不管是以前也好,現在也罷,就算在未來,在這世上只有一個人可以命令它,可以要求它做任何的事情,可以讓它如此的守護著,也是這是上它唯一的一個主人,那個人就是你現在所見的,就是你們所謂的約瑟,至于他真正的名字,請恕我等保密。”
  “你們認識他們嗎?”聽到了凱特與力奧語氣中的熟悉,蘇蘭忍不住的問道:“我是指圣……貪狼星跟約瑟!”
  “認識,雖然只是認識以前的他們,兩年前的他們!”
  聽到了蘇蘭的問話,凱特笑而不答,但是力奧忍不住的冷笑道:“我警告你們,回去告訴你的同夥,我已經從凱特的口中知道你們想要抓住貪狼星了,雖然我們并不必要替貪狼星擔心,但是,我還是不得不警告你們,如果要打他們的主意的話,小心你們的人頭!”
  自從在凱特的口中聽到了有關蘇蘭一行人想要抓住貪狼星的企圖之后,力奧便對于他們的一行人抱持著相當的敵意,因此當然不會給蘇蘭好臉色看。
  只是,蘇蘭雖然對于力奧的敵意感覺到相當的莫名其妙以及不滿,但是,現在最重要的是,她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
  為什么前一天還是一個看來很單純的白癡青年,才只不過是過了一天,不但讓她先是發現到好像與傳說中的圣狼王有關系,現在又發現到他身上竟然有著連自己的老師都比不上的強大魔力,到最后,還由原本與他們相當有好的凱特的口中知道了,約瑟這一個白癡青年竟然是圣狼王的主人,圣狼王也不叫圣狼王,而是有個奇特的名字貪狼星,而那個神秘莫測的魁武青年甚至還威脅說不準打他們的主意,要不然就會惹來殺身之禍,這簡直是不將他們斯達王宮禁衛隊及長老院放在眼中。
  到底,凱特與力奧到底是什么身分?為何敢口出狂言?而最重要的是,約瑟的真正身分到底又是什么?他與圣狼王之間,與凱特跟力奧之間到底又是什么的關系?
  一連串的迷霧,搞的蘇蘭滿頭霧水,但是,為了陛下,為了自己,蘇蘭是必要將這之間的關系完全的搞清楚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