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第八章死鐮不現

終于回過神來的卡特,這才想起了,凱特剛剛的舉動根本就是沒有把他放在眼里,不由的一怒道:“凱特!你……”
  說到一半,這才想起來,凱特現在人已經不在這里了,他說給誰聽?只是,卡特卻也難忍凱特的無理舉動,再加上自己的部下被一個人給打敗了,兩怒加在一起,這使的卡特的臉色越來越是難看。
  看到自己的二叔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魯格不由的出言道:“二叔,請你不要生氣,凱特會這么做是有他的道理的,我想現在他只是一時的失控,等他回來就會向你道歉的。”
  卡特聽到自己的侄兒這樣說,想起了凱特是侄兒的好友,倒也不好發作,正想說些什么時,旁邊忽然有一個清冷的聲音道:“失控?這可不是一句失控可以解釋的。”
  魯格聽到有人說出這么一句話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轉過頭來,正想喝問,卻看到說出這話的是一身白衣的肅圖。
  這時,肅圖的臉上正帶著一點微妙的惡意微笑,看到眾人的目光注視在他的身上,他嘆了口氣,搖搖頭道:“卡特隊長,我告訴你,那假冒銀月惡魔的人這下你們不用去擔心了。”
  眾人不知道肅圖此話的意思,一旁的馬克聽到了肅圖說出了他的心病,不由的急問道:“肅圖兄,你這話是怎么回事?”
  肅圖看了馬克一眼,搖搖頭道:“你不用問為什么,你只要知道在這塊大陸上,只要有任何人敢假冒銀月惡魔,甚至是銀月惡魔麾下的死神鐮刀小隊的話,不管他在哪里,不管他是誰,他都死定了!”
  看到馬克還想再問,肅圖站了起來,拉起了自己的兩個侄子,面露微妙的笑意道:“你不要再問了,再問我也不會說的,因為,我可還不想死。”
  說到這里,留下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之后,肅圖牽著自己的侄兒,追著凱特的方向,飄然的走出了大廳。
  聽到肅圖這句話,眾人不由的一陣的莫名其妙,為什么回答就會死?眾人皆以為這是肅圖不想說的推托之詞,但是,魯格他們卻有同感的點點頭。
  畢竟,他們雖然不像肅圖般,曾在兩年前與亞芠等人并肩作戰過,也不曾見過死神鐮刀小隊對亞芠那無比驚心動魄的忠誠與狂熱的愛戴,但是,只要一想起了凱特只要一提到任何有關于銀月惡魔時的那種樣子,他們就可以體會出為什么肅圖會這樣說。
  當然,他們也無法體會出,肅圖是因為曾經見過了死神鐮刀小隊承襲了亞芠一貫的殺伐手段,親眼見識過死神小隊在對付曾再虎王坡上出言侮辱亞芠的迦闐汐城的少城主時的那種殘烈的手段,逼的迦闐汐城不得不舉城向奇特城投誠,這才僥幸的保住了那座幾乎已經被死神鐮刀小隊毀的快成廢墟的殘破城池,也因此,商業聯合的所有人對于死神小隊的事完全的保密,因為他們不知道如果說他們在亞芠還沒出現前,就打破了死神小隊那個‘惡魔不出,死鐮不現’的誓言,將他們的秘密透露給世人知道時,會不會遭到死神小隊怎樣的報復。
  而看到肅圖飄然的追著凱特而去,在場修為最高的比東忽然的也丟下了一句:“我也去!”人也隨之的消失在位子上。
  眾人又是一呆,魯格等人當然也是不落人后的隨即的往外沖,隨即,留在大廳里的人忽然的又看見米非耶與蘇蘭這對師生也同時的在身上騰出了紅光,懸浮在半空中的往外追上了已經追上了肅圖的比東。
  卡特一呆,不加思索的,跟著也沖了出去,而身為隊長的卡特既然的已經沖出去了,尼倫、亞薩這兩個副隊長當然也是跟著自己的隊長行動了。
  霎時,原本人滿為患的整個大廳在不到幾秒鐘之內,忽然就只剩下了心中暗喜心病終于可以去掉的馬可,還有慶幸自己過關的坦斯及抬著昏迷中的顎與的幾個搞不清狀況的禁衛隊員。
  比東、米非耶、蘇蘭、肅圖、玄風、天風幾人最先追著凱特的腳步,來到了那個空地上,剛剛到達空地上,蘇蘭忍不住的先發出了一聲驚訝的輕呼聲。
  在他們的眼中,現在這一個場地中除了位在空地中間的那一間小木屋是完好如初的之外,其他以前他們來調查時所看到的那些木棚子,全都已經變成了一堆的爛木頭,而站在空地上的凱特則是被對著他們,面對著一群群情激憤的病患及家屬,而那些家屬則不知道在對凱特在叫些什么?
  走到凱特的身邊,比東問道:“小老弟,這是怎么回事?”
  陰沉著臉色,凱特郁抑道:“不知道,反正我一過來,他們就這樣子了。”
  蘇蘭皺的眉頭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要他們離開,也沒有必要弄到變成這樣子吧?禁衛隊都把人家遮陽避雨的棚子給打的稀爛了,難怪他們會氣成這樣子!”
  私心里,蘇蘭不禁猜測起,傍晚時,如果約瑟回到這里的話,看到自己的家附近變成了這樣子,不知道他會怎么的想法?不過,蘇蘭她似乎忘記了,約瑟可是人人眼中的白癡,會有什么想法那才是奇怪的。
  就再這時,隨后的魯格、卡特等人也都來到這里了,看到這里的狼狽狀況,也不禁的驚訝起來,光是由坦斯的口中,根本不知道他所謂的拆掉木棚子會這樣徹底的結果。
  凱特不理會眾人的驚訝,他往前的走了幾步,當著一干的病人及家屬怒聲道:“我不管你們要不要在繼續在這里,我再說一次,我只要那一個自稱是死神小隊的黑衣人出來見我。”
  聽凱特的話意,看來在眾人到達之前,他已經先跟這些人談判過了,只是好像不太理想的樣子。
  幕然,在人群之中,走出了兩個人,一個正是剛剛與禁衛隊起沖突的少年星河,一個,由星河扶持的,是他那原本中毒,但是經過力奧的逼毒后,現在已經好了很多,但是還是有點虛弱的師父。
  看到他們,卡特驚訝的叫道:“當盛師兄,你怎么會在這里?”當盛,正是星河師父的名字。
  當盛對卡特點點頭打聲招呼,然后再對比東一躬身道:“師侄見過師伯。”原來當盛的師父與比東是師兄弟,所以當盛與卡特輩份相同,但是因為當盛的年紀較大,所以是師兄。
  比東見到當圣像他見禮,陰沉的臉色也浮起了一抹的淡笑道:“當盛,不用多禮,你怎么會在這里?看你的臉色好像不太對勁,你受了傷?”
  對于這一個在帝國中被稱為靈蛇槍王的師侄,比東向來很欣賞,因此一看到他出現了,也不禁的關懷一番。
  當盛苦笑一聲,道:“師侄慚愧,受到人的暗算,中了毒,所以來到這里求醫的。”
  隨即,當盛又轉頭對星河道:“孩子,來見過你的師伯祖跟師叔。”
  星河看看瘦小的比東與健壯的卡特,滿懷戒意的唯一躬身道:“弟子見過師伯祖、師叔。”
  一旁的當盛微笑道:“師叔,這孩子是我的不成才弟子星河,以后還望師叔您多加觀照一下。”
  比東微笑道:“這孩子看起來真不錯,當盛你教的很好呀,不過,我看他好像對我們還有敵意,這是怎么回事?”
  當盛苦笑一聲,正待說些什么,忽然,在空地外傳來了一聲的大喝道:“是哪個不怕死的家伙又來這里搗亂?”同時,一道矯健的黑色身影由林子里竄了出來。
  一聽到那聲的大喝與見到黑色的身影竄出了林子,剛剛一直在一旁強忍著怒火的凱特這下再也忍不住了,大喝一聲,身形一竄而出,往那黑色的身影迎去,人還沒*近,就先一拳發了出去。
  這黑衣人不用說,正是答應要協助傅來等人的力奧。
  力奧他本來在那個林子里現身出來見傅來等人,在傅來等人的情求之下,及抱著要替亞芠爭點名聲的念頭,答應傅來他們這依群由陣里的幾個年輕人所組成的一群借用銀月惡魔的名頭的假盜匪,要逼清陽鎮的那個意圖將極剛礦罵占為己有的貪婪鎮長,讓他不敢打歪主意。
  后來又再度的換上了黑衣,本來是打算要道鎮外去干點事的,誰知道,才剛換好,就聽到傅來的一個同伴匆匆忙忙的跑道這一個林子里,說什么在空地上又出現了一個不知哪來的年輕人,口口聲聲說要力奧這一個假冒死神鐮刀小隊的該死黑衣人出來。
  一聽之下,力奧無暇在顧及傅來他們的計畫,匆匆忙忙的趕來了這一個空地。
  看到空地上有著一大群的人站在病患的面前,無暇去看清他們到底是何方神圣,一聲的大喝,力奧便往空地上沖了進去。
  誰知道,力奧還沒沖到中央處,他馬上就發現到有一個人影以著不亞于他的速度,迎頭往他飛身攻來,人尚未到,一股刮面生疼的拳風就已經先到。
  力奧不敢大意,一個閃身,避過了這一拳,同時大喝道:“好強的拳力,換你接我一招看看。”
  右拳一拳擊出,毫無花巧的,直接的往凱特的胸腹之間由下往上的強勁的一拳,凱特大喝一聲,兩手一張,準準的用兩手掌心接下了力奧的這一拳。
  雖然接下了,但是也被力奧的這一拳給震的倒飛了回去,同時兩手掌心處隱隱生疼,這是自他帶上裂靈指套之后,極為少見的現象,顯示出力奧的這一拳非同小可。
  而當凱特被震飛之后,力奧也已經看清了凱特的面貌,雖然已經快兩年不見了,但是,力奧還是一眼就認出竟然是凱特,難怪他這信心十足的全力一拳竟然被他這么容易的就接了下來。
  如此一來,力奧心中頓時的興起了想要看看凱特這分開的兩年來,功力的進展情況,悶不吭聲的,再度的揮舞著雙拳,往驚疑不定的凱特打去。
  而當凱特被力奧的一拳給打退的同時,這使的他難掩心中的震撼,在這大陸各地旅行的兩年來,他根本沒有碰過這種一拳就可以將他給打退的人物,再者,力奧雖然隱藏起了自己的真面目,但是他那魁武的身材卻也叫凱特生起了一股的熟悉感,不過,現場卻不容他多想,一方面,他心中的怒氣無法遏止,另一方面,力奧那又快又重的拳頭有已經像潮水一般的往他的身上招呼,不加思索的,凱特也像力奧般的掄起了雙拳,硬碰硬的拳頭相交起來。
  當這兩個兄弟倆一個存心有意比劃,一個怒火中燒全力出拳,兩個人那強大的真氣及拳力相交所帶來的震力,刮起了陣陣的強烈旋風,刮起了地上的灰塵,在力奧及凱特的四周布上了一層灰蒙蒙的強烈氣旋。
  這一層的氣旋,令在場的人中,除了少數人之外,其他的人全都看不清楚到底凱特及力奧的交手情況,可是,這些能夠看輕里面的人,諸如比東、米非耶、當盛、卡特、蘇蘭等人卻又不得不為里面的戰況感到吃驚。
  凱特與力奧兩人,同時接受過了十大高手中的水妖王、大力神王的指導,又是亞芠親手訓練出來的,可以說他們的所學幾乎完全的都一樣,但是,分開的這兩年來,兩個人卻又都根據所學為基礎,各自的發展出了自己的一套武學。
  以力奧而言,他的個性豪爽,身材魁武間力大無比,所學的真氣心法是經過了亞芠所整修挑選的,屬于火的煉焰心法,這套心法可以說與力奧真的是合的不能在合了,狂野的火焰般的真氣,在力奧的身上獲得了最大的發揮,每一拳一掌,都有如火焰般的聲勢駭人,宛如是一團會燃燒一切的烈火,叫人無法不去被這團火焰所吸引。
  而凱特則與力奧完全不同,他所修習的是屬于風的天翔心法,冷靜的一貫作風,宛如一道道冷冽凍人的寒風,尋隙而進,稍一不注意,一但被寒風所入侵,那么下場就只有變成一塊塊碎裂的冰塊,讓人不敢不去提防。
  兩個所學一樣,但是卻各自發展出屬于自己的武技的好兄弟,在一個有心一個不知的情況下,越戰是越白熱化,戰到酣處時,現場除了比東還能夠看清楚他們倆人的動作之外,其他四個可以看穿氣旋的人,也只能看到一紅一青,兩道身影交纏而已。
  越到后頭,力奧變成了站在中央,渾身冒出了騰騰的紅光,遠遠的望去,宛如是一到燃燒中的絢麗人形火焰,而力奧則是化身成為一道叫人看不清楚的青色人影,繞著力奧直打圈。
  一靜一動,似乎完全的與兩人的個性相反,但是仔細的一看,身在中央看來好像完全不動的力奧,實則身上的紅光吞吐不定,隨著凱特的動作而作出反應,整個人維持在心動身不動的狀態下,隨時的對凱特的偷襲作出閃躲與反擊。
  而凱特則是相反的維持在人動心不動的狀態,他的人雖然是繞著力奧的人極快的轉動著,但是,他的心境卻是保持在極度的冷靜下,不斷的試探著力奧可能的弱點與閃躲他的反擊。
  結果,兩個人竟然保持在這僵持的狀況下,幾乎快達十分鐘,顯示出兩人的勢均力敵,倒是,在他們身外的氣旋,因為兩人所釋放出來的真氣不斷的相互撞擊之下,散逸出來的力量使的氣旋越來越大,由原先的五公尺,慢慢的,現在已經擴散到塊要貼近眾人的二十多公尺半徑的小型龍卷風了。
  感覺到氣旋越來越大,強力的風勢刮的許多的病人幾乎快站不住了,再這時,一直全心觀戰的比東忽然動了。
  瘦小的身體忽然直直的插進了強烈的旋風中,強烈的風聲掩不住他所發出來的大喝聲:“破!”
  也不知道比東用了什么方法,在氣旋中忽然的傳出了強烈的氣爆聲,轟的一聲,那由力奧與凱特所造成的強力氣旋竟然在比東雙臂一展之下,被打散了。
  而在比東破氣旋的同時,氣旋的中央處也同時的傳出來兩聲合為一聲的暴喝聲:“神拳第一式拳定江山!”
  朦朧中,眾人只見到,力奧及凱特,一在地一在空,不約而同的暴喝出了相同名字,相同姿勢的一拳,同時的將自己的又拳曲收于腋下,然后在全力的一彈而出。
  但是,即使名字拳式皆相同,但是同時有力奧與凱特的身上使出來,卻讓人明顯的感到完全截然不同的味道。
  在力奧的手中,這招拳定江山,雖然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拳,但是在凝聚了他的全心全力的一擊之下,給了人一種宛如怒火燎原,所到之處烈焰焚天寸草不留的震撼。
  而在凱特的手中,這招拳定江山雖然只有在腋下到直伸的這么短暫的距離,但是,由凱特一出拳,就讓人感受到宛如一道變換無常兼會席卷一切的龍卷風般,刮遍了一切,不留寸土寸草的慘烈。
  同樣的名字,同樣的拳招,由兩個不同的人,以不同的心境,風跟火的真氣推動之下,兩個同樣堅硬強橫,同樣帶著相同的裂靈指套的拳頭,穩穩的碰在一塊了。
  煞那間,天地彷佛都完全的靜止下來,只留下了那兩個拳頭一般的寂靜無聲,隨即,宛如是印證了那句風助火勢,火助風威的古語。
  由兩個拳頭所并發出來的相撞力量,奇異的融合了在一起,以著原先的十倍、二十倍的力量,強橫的往四面八方飛出,那既強烈又炙熱的焚風,讓人不由自主的運起了自己的真氣或是施出了魔法護罩保護自己,而沒有力量保護自己的人,則只有被這團強風吹成滾地葫蘆,變的狼狽不堪。
  而始作庸者的力奧與凱特的情況也沒好到哪去,意料不到兩拳相交之下的力量會是如此的巨大,兩個人的力量只能保護自己不至于受傷,至于衣服,恐怕連流浪漢身上的衣服都比他們現在還要來的漂亮與完整。
  就在眾人好不容易從這一招的威力下回過神來,就見到力奧及凱特兩人隔著五公尺的空間兩兩相望,不同的是,一個是眼露笑意,一個則是驚疑不定。
  將自己那幾乎快失去掩蔽面貌的黑巾重新系好,力奧終于道:“凱特!怎么了?到現在都還認不出我來,一點都不像是你唷!”
  凱特心中實在是已經浮現了一個人了,畢竟,他的聲音是如此的耳熟,他的身材又是如此的魁武,再加上,在這世上,會施展十大高手中的大力神王的絕招神拳的,就他所知,在這世上除了大力神王與他之外,就只有另一個人,那個人就是…
  “原來是你這個混蛋,力……”
  “嘿嘿,跟我來。”截住了凱特在驚喜之下脫口而出了話,沒讓凱特說完,力奧便已經招呼凱特跟他去了。
  看到力奧身形消失在空地外圍的樹木的背后,凱特匆忙的丟下了一句:“你們先回去,我去去就來。”
  隨即,對著力奧消失的方向,凱特邊急忙的追上,邊大叫道:“喂!跑那么快干什么?等等我!”話聲未消,凱特的身影也跟著消失在林子里了。
  看到原先還像是兩個生死仇人一般的打斗的兩人忽然的就這么相偕的離開,眾人不進滿頭的霧水但是,唯一可以確認的是,凱特一定跟那一個黑衣人是舊識,所以才會這樣。
  看到沒好細看了,眾人在看一下對他們抱持著敵意的那些病患及家屬們,搖搖頭,米非耶探了口氣道:“走吧!”
  說著,米非耶領頭的往回走,比東看了看,也道:“走吧,沒戲看了,當盛你們也跟我們一起走吧!”邊說,他也邊跟著米非耶往回走,當盛與星河師徒聽到比東這么一說,也跟了上去,其他的人見狀也往回走了。
  正當眾人跟著米非耶與比東往回走時,蘇蘭忽然的停了下來,張嘴道:“老師,我想現留在這里再看一下,搞不好今天圣狼王就會出現了也說不一定。”
  米非耶看一下自己的愛徒,想了一下,點點頭道:“也好,你就留下來吧!”
  領著眾人,米非耶獨留蘇蘭一個人在這里,對于自己學生的實力,他是有著相當的自信的,就算這一群人想要對她不利,也絕對討不到好處的。
  就再同時,為在這一個山坡的林子深處,力奧與凱特渾身衣衫不整的坐在一顆大樹下聊著天。
  大概的說了一點分開尋找亞芠兩年來的經歷,凱特開始興師問罪了,他怪罪的說道:“力奧,你是怎么搞的?怎么隨隨便便的就亮出了我們的身分?難道你忘記了我們兩年前的誓言了?”
  力奧一副輕松的神態,興奮的笑道:“我當然沒忘了,所以你看,我不適用假冒的身分來了嗎?連真面目也不敢見人。”
  揚揚手中的黑巾,力奧微笑的安撫著凱特,但是凱特還是不能釋懷,悻悻的看著力奧。
  隨即,力奧忽然的興奮的道:“其實,就算我不蒙面也無所謂了,因為,我們死神小隊也許就快要再度的聚合起來了。”
  聽到了力奧語出驚人的說道,察覺出力奧語氣中的深意,凱特精神一振,焦急的問道:“力奧,難道你有頭兒的消息了?”想也知道,要死神小隊再度的聚集起來,只有一個可能,就是亞芠的在現。
  看到了凱特焦急的神態,力奧忍不住的取笑道:“凱特,瞧你的,平常老是一副好像七情不動六欲不生的非人樣,但是只要一聽到頭兒有關的事,瞧你反應這么的激烈,我有時還真懷疑,到底是誰比較沖動說。”
  凱特不理力奧的取笑,不悅道:“你在說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果如力奧所說的,向來冷靜的他只要一碰上了有關亞芠的事情,簡直是比力奧還沖動。
  看到凱特不悅,力奧也不捉弄他,原原本本的將他來到這里之后,所以發現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給了凱特聽。
  當力奧說道他發現到有一個叫做約瑟的人看起來很像是他們一直在尋找的頭兒亞芠時,凱特難掩激動的站了起來,急問道:“人呢?頭兒人在哪里?”
  看到凱特激動的樣子,力奧可以體會,但是,現在他最需要的就是凱特可以冷靜的幫他一起判斷到底約瑟是不是亞芠,而不是讓凱特像現在這樣的激動,這樣只會壞事,沒辦法做出最正確的判斷。
  在力奧的示意下,凱特知道自己失態了,先坐下來,深吸了幾口氣,平復一下聽到力奧說可能已經找到亞芠時的激動情緒,確定自己已經平靜下來了之后,凱特這才又睜開眼睛,望著力奧,靜待下文。
  看到凱特終于的恢復了平靜之后,力奧這才又繼續的將他見到約瑟時察覺到約瑟的異樣,以及關于福隆的異狀,還又,關于這小鎮上的所謂的圣狼王的傳說,他懷疑所謂的圣狼王便是貪狼星,間他對于這兩天來的各種疑惑還有愿意幫助傅來等人的事情,完全的告訴了凱特,足足的說了快一個小時。
  聽完了力奧的話之后,凱特閉目沉思,力奧耐心的等著凱特判斷的結果。
  力奧并未等多久,沒過幾分鐘,凱特已經興奮的睜開了眼睛,對著力奧激動道:“沒錯!你見到的那一個人應該就是頭兒沒錯,我相信絕對不會錯的,雖然不知道頭兒為什么會變成這樣?但是,有什么比那只所謂的圣狼王的存在還要叫我們沒有理由去相信約瑟就是頭兒的化身。”
  “更何況,我也信的過你的眼睛,既然會讓你認為他就是頭兒,那么,約瑟就一定是頭兒沒錯!”
  聽到凱特這樣的判斷,力奧也跟著興奮起來,總歸來說,他認為約瑟是亞芠的化身都是他一廂情愿的認定,到底有多大的把握,他也不敢說,如今,聽到凱特也這樣的認定,那么他心中的把握有多增加了許多。
  忽然,力奧與凱特忽然的相視的大笑,直笑到眼淚都留出來了,好久,好久,兩年的時間對他們對其他人來說,真的是比兩百年還要久,如今,他們的心愿終于就要達成了,終于要找到他們的頭,亞芠了,如今,只要等到晚上,靜待那只可能是貪狼星的圣狼王出現,那么,一切答案就將要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