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第四章失之交臂

在清楊鎮外的小鎮某處,一處位在山坡上的小空地,四周由綠蔭包圍起來,如茵的碧草,幾株的老樹,將這一個地方點綴的生意盎然,令人看的十分的心懭神宜。
  慢慢的走道這個小空地上的一間木造的小屋前,蘇蘭不由的為這地方的美麗景致感到陶醉。
  只是,在這一個美麗的地方,處處竟然設著一些簡陋的遮陽棚,四面敞開的棚子里,躺滿了無數的病人傷患,為這地方的美麗景致帶來了不祥的氣息。
  來到木造小屋前,輕輕的敲了敲門,里面沒有人回應,蘇蘭輕咦了一聲,推開了門,探頭進去一看,屋內,除了簡陋的擺設了一章木床,一張桌子,幾張木椅及兩三個柜子之外,無任何的人影。
  蘇蘭失望的關上了門,走到了一個棚子里。
  在這一個棚子里,躺著兩三個一望急知道已經是病入膏肓,生命垂危的病人,幾個家屬正一臉焦急的照顧著自己生病的親人。
  還未走近,蘇然就已經聽到幾的家屬正焦急的在埋怨著,她聽到一個正在照顧自己丈夫的妻子對她旁邊的一個在照顧自己的女兒的母親訴苦道:“真是的,昨天明明是月圓之夜,以往雖然說圣狼王出現的時間并不一定,但是每逢月圓的時候,圣狼王一定會出現的,怎么昨天沒有出現?我還特地的選在剛好在月圓的前一天來,就是希望我當家的可以盡快的讓圣狼王治好病呢!”
  那個母親安慰道:“算了,聽說這半個多月以來,鎮里來了一群想要抓圣狼王的一伙人,根據鎮里的人所說的,只要有人想要抓圣狼王的話,那圣狼王最快半個月,最晚一個月,都不會再出現,就算出現的話,也不會替人治病。”
  “原本只要一有這種人的話,就一定會引起了鎮中及像我們這些家里有人生病來求助的人的圍剿,但是,聽說這一伙人大有來頭,不但鎮長整天巴結他們,連鎮里的人也是敢怒不敢言,更別說我們這些外來求醫的人了,現再我只求我女兒可以撐到下一次圣狼王再度出現替人治病就好了。”母親既憤恨不平又憂慮的看著自己八歲大的女兒,擔心寫滿臉上。
  妻子又再猶疑的問道:“嫂子,這圣狼王真的什么病都能夠治嗎?老實說,今天我是抱著最后希望帶著我當家的來的,我實在是很擔心我家的當家的萬一連這個傳說非常靈驗的圣狼王都治不好的話,那我豈不是……”
  母親無奈道:“老實說,今天會來到這里的人哪一個不是抱著最后的希望的?就連我女兒也是看遍了許多的醫生之后,才無奈的來到這里,因此,對于圣狼王的傳聞也是半信半疑。”
  “不過,聽說,雖然圣狼王未必什么病都可以治好,但是還沒有聽說過有誰被圣狼王給治的更糟的,就連一些被醫生宣布了死期的人,在經過了圣狼王的治療之后,雖然有些沒辦法當場就好了起來,不過,等他們回去之后,他們那些所謂的絕癥都變成可以治了,這最起碼給我很大的希望了。”母親隨即又振奮的說出了這一番話。
  剛走進棚子的蘇蘭不由的一陣的慚愧,為了陛下一個人,如果真的將魔狼王給捉回去的話,不是要讓眼前這上百個病人,甚至后面更多的病人完全的絕了希望?她幾乎為之不忍,但是現在這也不是她所能夠決定的,現在她只能順其自然了,吞下了原本要問她們到哪去可以找到福隆祖孫的話,搖搖頭,蘇蘭又轉身來到小屋前,她決定先等等看。
  而在這時,清陽鎮的鎮中,來了一伙人,這一行共有七個,里面有魔法師、祭司、武士、武者、小偷、精靈,正是凱特等人。
  由于他們人多,因此腳程多有延誤,一直到今天快中午的時候,他們才來到這清陽鎮。
  看到天色已經快中午了,在普勒的提議之下,所有人決定先到旅店里飽餐一頓,安頓好,這才來辦要辦的事。
  走進鎮里一家剛開沒多久,看來還很干凈的旅店,才剛坐下,凱特忽然就聽到有人在叫他,原本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但是看到其他人也聽到了的樣子,凱特一轉頭的望向他所聽到的聲音的來源。
  一望之下,聲音是由他們隔兩桌的那一桌上傳來的,在那一桌上,坐著三個人,兩大一小,一個是身穿灰衣,高頭大馬,看來約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正兩眼精光閃閃的望著他,聲音就是由他所發出來的。
  坐再這中年人的右手方的是一個約二十來歲的青年,長的瘦瘦高高的,蠻英俊的,一樣穿著灰色的衣服。
  左方的是一個七八歲的小男童,穿著一身的藍衣,看來十分天真可愛,只是臉上卻顯的過分的蒼白些,好像是有病在身的樣子。
  凱特覺得這個中年人看起來有點面熟,但是卻不知道是在哪里看過的?一時之間不由的仔細想了起來。
  看到凱特在看他,中年人不由的露出了一抹善意的微笑,但是又看到凱特一副疑惑的樣子,中年人低頭看一下自己,隨即恍然大悟,伸手在自己的衣襟上一拉,露出了他穿在里面的一件純白滾金邊的特殊衣服。
  一看到這件衣服,凱特隨及的想起了他到底是誰了,也跟著微笑的招呼道:“原來是十八雪衛里的肅圖兄,真是巧,你怎么會在這?”
  看到凱特認出他來了,肅圖微笑的拉著他一大一小的同伴,來到凱特的面前,微笑道:“是呀!還是真巧,我沒想到凱特你也來了,咦!這幾位好像不是你的同伴?他們是……”
  凱特截口道:“來,肅圖兄,我替你介紹一下,這幾位是我這兩年來一塊旅行的同伴,他們是……”
  隨即,凱特為雙方介紹,拜倫塔等人這才知道,眼前這個面露精光的中年人竟然是兩年前號稱最大,實力最堅強的傭兵團冰雪樓里最負盛名的,直屬團長的十八雪衛中的老大,肅圖·李,不過,是上一代已退休的十八雪衛。
  在這兩年中,大陸上的人都知道,自兩年前,泰龍、斯達、華那邦三大強國經過了為期半年的一陣混戰之后,整個大陸上的局勢迥然回異。
  三大強國的交戰,削弱的三國的實力,讓許多原本壟罩在三國陰影下的許多小國有了喘息的機會,得以慢慢的強大起來。
  而同樣位屬強國之一的奇蘭樓連盟雖然并未參與這一場的混戰,但是任誰都知道,奇蘭樓連盟卻是變化最大的一個,因為,連盟至今已經不再存在了。
  就在三國交戰之前,連盟里位屬同一陣線的八大勢力忽然的反目成仇,分成了兩個集團。
  一個是以奇特城及逆十字團為首,聯合了新興的鈦京傭兵團、圣魔導及迦闐汐城與多數的中、小城,跟以豐原城、爾峊擎烈城、冰雪樓傭兵團、鐵血傭兵團聯合的四大勢力反目。
  結果奇特城為首的勢力大獲全勝,將豐原城等四個勢力驅逐出境,而在原本連盟的地境內成立了大陸第四個強國-新盟國,采取合議制,由獲勝的各大勢力一同治理。至于被打敗的豐原城為首的四大勢力,隨然被驅逐出境,但是并未一蹶不起,在夾帶著龐大的資金與可與國家相抗衡的武力,新成立了商業聯合,潛居于各國中,致力的發展商業。
  而且托不久之后發生的三大強國交戰的福,大發戰爭財,運送物資,買低賣高,但現在,商業聯合已經掌控了全大陸五成以上的運輸業,四成以上的各類礦產,聲勢之盛,比以前的連盟還要驚人,任誰也不敢小看商業聯合。
  而且最叫人稱奇的是,具某些人的透漏,商業聯合之所以會有今天的盛況,全賴一個奇女子所致,這個奇女子不但一手掌控了商業聯盟的運作,而且原先的冰雪樓,鐵血等勢力也心甘情愿的臣服在這女子之下,組織全面改組,接受她的領導,認識這個奇女子的人,都稱呼她為-冰火女王,一個火般激烈,冰樣寒霜,充滿了矛盾的女郎。因此,拜倫塔等人,一聽到肅圖竟然是兩年前的冰雪樓傭兵團,現在商業聯合專掌運輸護衛的冰樓組的前十八雪衛之首,不由的肅然起敬。
  而肅圖也介紹自己的同伴,原來他的兩個同伴,較大的那一個,原本應該是現任的十八雪衛之一的玄風˙李,但是因為冰雪樓改組,加上十八雪衛存在的目的失去了,所以十八雪衛也明存實亡了,所以玄風干脆跟著肅圖,而那個面帶病容的小童是玄風的弟弟天風,兩人都是肅圖的子侄。
  這一次之所以肅圖會帶他們出來,主要是因為天風生來就患了奇癥,經過不知道多少的醫生看過皆無效后,肅圖才帶這兄弟倆,一方面出來求醫,一方面瀏覽各地的風光,算是彌補天風生來不能做激烈活動的限制。
  聽到天風身上帶著奇病,凱特不由的伸手探探天風的身體,半晌,他才遺憾的對肅圖道:“真是抱歉,我雖然可以看出天風小弟身上的確有某些不對勁,但是真正的原因我卻看不出來,也沒辦法幫你。”
  叫來店家將兩桌并成一桌之后,也隨之坐下來的肅圖苦笑道:“沒關系,我們早已經習慣了,現在只能看能不能找到一些醫術高超的醫生,幫我這侄子治療看看了。”不忍看到肅圖失望的樣子,凱特忍不住道:“如果我頭兒在這里的話,他一定有辦法的。”
  不但肅圖一愣,其他人也是一呆,在場所有人都知道凱特口中的頭兒到底是誰?但是可能嗎?那個向來只有兇名惡名的人,尤其肅圖還是親眼見過他那令他不寒而栗的殺人手段的見證人,打死也不相信他會有什么辦法。
  看到眾人不敢相信的眼神,凱特辯解道:“肅圖兄,你知道醉大師吧!”
  肅圖點點頭,他怎會不知道在商業聯合中最受人歡迎的醉大師呢?現在,聯合里面的人,只要是高階的人都擁有一把醉大師親手為他們打造的的專屬神兵,就連一些階級較低的人也有罪大師親手訓練出來的二十個親傳弟子替其他的人打造出遠比外面的人所用的要好上十倍、二十倍的上佳兵器,人人皆以擁有醉大師或其弟子所打造的兵刃為榮,因為哪可是在戰斗中可以提升好幾倍的威力的好寶貝,而且醉大師除了聯盟中的人外,絕對不替外人打造任何的東西,就連一根鐵條都不肯,所以說,醉大師可是聯盟中最受歡迎的人。
  只是,肅圖不知道凱特提起醉大師要做什么?他不解的看著凱特。
  凱特揚揚雙手上帶著的那雙黑色,造型十分奇特的露指裂靈手套,微笑道:“我這雙手套就是醉大師幫我們打造的。”
  拜倫塔等人驚異的看著凱特手上那對從來不曾脫下的裂靈手套,他們曾經見識過凱特用這雙手套接過無數的敵人刀劍甚至是魔獸的利爪銳牙,但是不管是號稱多利的利刃,多尖的爪牙,從來沒有在這雙手套上留下任何的痕跡,魯格與那克不知道有多羨慕凱特的這雙手套,幾乎是連作夢也都想要。
  凱特再度微笑道:“在替我們打造這雙手套之前,你們可能不知道,醉大師是一個殘廢了數十年的老殘廢,幾乎連酒瓶子都快拿不動。”
  “但是,連醉大師這樣被宣告會終生殘廢的傷勢,頭兒他都可以在幾天之內,讓醉大師重振雄風,甚至都已經是七八十歲的人了,卻還比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還來的有力有精神多了,還可以替大家打造兵器,這全都是我家頭兒的治療,連醉大師這樣的傷勢都可以治,你想,還有什么疑難雜癥可以難倒我家頭兒的?”
  凱特那以擁有這樣的首領為榮的語氣,強烈的自豪,令眾人不由不去相信這世間好像真的是沒有什么東西、事情,可以難倒凱特口中的頭兒的。
  一旁的玄風忍不住不服道:“那如果照你這么說,他豈不是人了?你的頭兒不就跟神一樣,是萬能的了?”
  凱特看了玄風一眼,悠然道:“不是人嗎?也對!他的確不是人,不管是在你們的眼中,還是在我們的眼中;有時,我們也真懷疑我們的頭兒到底還算不算是一個人,也許真如你所說的,他根本不能算是一個人。”
  眾人聽到凱特竟然任由玄風說他心目中最尊敬的人不是人兒不加以反駁,這讓熟知凱特為人的眾人不由的大大的一呆,要知道連冒充他頭兒名號的家伙他都可以千里迢迢的趕去加以制裁,現在怎么會反性了?
  “不過如果說頭兒他是神的話,那也不可能的。”就再眾人發呆兼疑惑的時候,凱特再度語出驚人,悠悠道:“那種軟弱的神,我們頭兒肯定是不屑為之,神的名字也配不上我家頭兒,因為,頭兒是魔,一個貨真價實的魔,一個在銀月之下,染血而戰,一個叫任何敵人在他面前都不得不低頭的魔,銀月惡魔!”
  宛如石破天驚的一番話,震的眾人的心弦直顫,現在他們才知道,原來凱特的頭兒,那個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中說出來他的名字的人,在凱特的心中竟然有著如此大的份量,那已經不能稱之為尊敬了,而只能用瘋狂信仰來形容了,尤其在凱特這個給所有人一向冷靜的人的身上所表現出來的狂熱,更是叫人吃驚。
  這下就連玄風也被凱特給嚇到了,竟然久久的說不出話來,其他人也不知道要如何的反應。
  就在眾人全都被凱特的話嚇到的同時,忽然有人拍的魯格的肩膀,這一拍,嚇的魯格不由的驚叫一聲的跳了起來,連帶的眾人也都被魯格嚇到了第二次,不悅的看向魯格,以及站在他身后的那一個身穿藏清色大袍的中年人。
  同時,魯格的耳邊傳來的他十分耳熟的聲音道:“魯格,你在叫什么?剛剛我叫了你那么多聲,你回都不回一聲,是在發什么呆?還是我很可怕?”
  魯格猛的一個轉頭,一張被滿嘴的落腮胡遮了一大半,熟悉的臉映入眼中,魯格奇聲道:“二叔!是你?”
  有著一張被落腮胡遮住了一半的國字臉的中年人,斯達帝國的王宮禁衛隊隊長卡特沒好氣道:“不是我是誰?剛剛叫你好幾聲了,你在干什么?發什么呆?”
  魯格漲紅了臉,急忙轉移話題道:“二叔,你怎么會在這里?上一次媽寫信給我不是說你要出一項任務嗎?”
  卡特沒好氣道:“我才想問你呢?怎么會跑到這里來?當初我一力保你出來游歷,哪里知道你這混小子一出來就是三年不回去,要不就隨便丟張信回家,叫你有空要回去看看,你也不要,害我不知道被你媽念幾次了,這次總算被我碰到了吧,走,到我的地方,這一次我一定要捉你回家。”
  被卡特這一說,魯格原本就漲紅的臉色又更紅了,蘿莉希菲取笑道:“好呀!魯格,原來你是逃家的,難怪有好幾次我們說要去你家玩,你死都不肯,呵呵,這下你可慘了吧!被你二叔逮個正著!”
  聽到蘿莉希菲的聲音,卡特這才注意到與魯格同座的還有近十來個人,當中幾個竟然給了他高手的感覺,尤其以那兩個坐在一起的中年人及青年,更是讓那武人的血沸騰起來,真是讓他想不到什么時候,他這侄子竟然結交了這么多的高手了?喝!連精靈都有?
  看到卡特注意到他的同伴,魯格連忙轉移話題道:“二叔,我替你介紹,這幾位是我旅行認識的同伴,他們是……”
  經過一一的介紹之后,卡特特別的注意凱特及肅圖,而對于蘿莉希菲當然也是揣測著她的來意,他實在是想不通,為什么這個小鎮上會忽然出現這么多特異的份子。
  在這敏感的時刻,卡特當下立即的決定,把所有人的全都邀請到他臨時的住所,鎮長馬可的府邸,他要找個機會好好的問一下他這侄子這三年來的游歷,還有他們來到這里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不過,基于是自己侄子的朋友的份上,卡特倒也是相當熱情的邀約,礙于卡特的熱情及魯格的面子上,凱特及肅圖等人倒也不好太過于推托,因此很快的就跟卡特往鎮長的府邸走去了。
  就在凱特等人消失在街角的不久之后,另外一邊的街角,一個身背暗紅長刀,魁武的身影走了出來,走進凱特等人剛走出了旅店,不久,魁武的身影又出現在店門口。佇立在門口,望著大街上的人群,魁武的身影自言自語道:“真是見鬼了,這小鎮我都繞好幾圈了,每家旅店也都去看過了,凱特那家伙怎么都不見蛋?該不會是被什么事情耽擱了吧?算了,我現去找那個冒充的家伙算帳好了,回來再來找凱特,不知道他有沒有什么進展?”
  說完,這個背著暗紅長刀的魁武身影又往另外一邊出鎮的大街走去,越行越遠,直到消失在鎮外。
  原來,這魁武的大漢正是早凱特等人一天到達清揚鎮,卻又遲到一步的與凱特失之交臂的力奧。
  慢慢的走到鎮外的一處山林中,力奧抬頭看看四周生意盎然的綠蔭,奇怪道:“真是奇怪,鎮里不是傳聞那伙盜賊是在這附近活動的嗎?”
  “怎么這地方連個鬼影都沒有?好家伙,就不要讓我找到,我定會叫你們好看的。”說著,力奧慢慢的在這遍不算小的林子中兜著圈子,查探各種跡象。
  過了好一會,坐在一株大樹下休息的力奧遙望著清陽鎮遠端那在枝葉間偶而露出的淡淡瓦影,不信道:“真是他媽的有夠怪?”
  “無論我怎么看!這里的人跡明明都是由鎮里來,再回到鎮里去,也沒有鎮里傳聞中殺人越貨的跡象,連只死鳥都沒有,更別說死人了,哪里是什么盜賊活動的地盤,找遍整座林子,連一個打斗的痕跡都沒有,嘿!還真的見鬼了!”
  “算了!算了!我不找了!”搖頭晃腦,力奧懊惱的站起來,隨即又得意道:“嘿!反正我知道凱特那家伙在這里,傷腦筋的事情就交給他好了,找他來看看,讓他去傷腦筋。”
  仿佛又回到兩年前,傷腦筋的事情,既然想不通,那力奧干脆不想了,打定主意,全丟給凱特好了,他自覺他實在是不適合動腦。
  站起來,拍拍屁股上的草屑泥土,看一下天色,不知不覺已經近傍晚了,力奧摸摸有點在叫的肚子,今天為了找凱特及探聽那伙冒名的家伙的消息,他已經一天滴水粒米未下度了。
  自言自語道:“先回去吃個飽,再出來找凱特好了,肚子真的是有點餓了。”
  說著,力奧辨識一下方向,由林子里慢慢的走了出來。
  剛走到一半,忽然感覺到附近有人在活動的跡象,心中一喜,立即敏銳的往聲音的來源潛行過去。
  隔著一個樹叢,力奧隱身在樹叢之后,觀察著眼前站在幾株百年老樹之間的五個黑衣蒙面的人,看看他們在做什么?
  五個黑衣人似乎再觀察四周,見到四周完全沒有異狀之后,當中一個黑衣人打個手勢,其余的四個人同時的往一顆半屏在一個足要五人合圍的大樹下的一顆半圓形千斤的巨石搬移。
  挪出了一個足以讓人側身而入的距離之后力奧這才看見在大石背后的粗大樹干上,竟然有一個天然的空洞。
  五個人,一個接著一個的進去里面脫下身上的黑衣與面罩,并放入了他們手中的那五把刀身上浮雕著一個粗陋圓月樣式的刀子,再出來時,已經是五個面貌普通的年輕人的樣子了,一點也看不出有什么兇惡的樣子。
  將巨石恢復原狀之后,五個人又聚在一起,談論一些事情,力奧不由的豎起了耳朵,仔細聽著他們再說些什么?
  但是力澳聽了一陣子之后,卻是越聽越絕不對勁,因為眼前這五個形跡詭異的人竟然是鎮里的人,而且,他們在這里做這樣子的打扮竟然是為了要嚇人的!
  光是聽他們說什么今天又是誰被他們下的屁滾尿流了,又有誰被他們嚇的連身上的東西都掉了下來了,力奧就覺得有點不太對勁,這會是鎮民中傳言的那群罪大惡極的兇惡的銀月惡魔?不論他再怎么看,他都沒有這種感覺,最起碼,他可以感覺的出眼前這五個人都是一般的人,不是什么具有強大力量的人。
  看著他們越走越遠,直到消失在林子外之后,力奧由樹叢后站了起來,來到巨石面前,右手清清的一揮,微風撫過,千斤巨巖整個飛到一邊,將大樹上的樹洞完全的顯露出來。
  力奧走進一看,半晌,力奧恍然大悟的走了出來,自言自語道:“真的是很奇怪!”將巨石給復原之后,認清了那五人離開的方向,大腳一跨,力奧追了上去。
  追了大約五六分鐘,遠遠的看到那五人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不到千尺之處,忽然,力奧看到了這一群人當中的其中一個對其他的四人揮揮手,似乎在道別。
  其他的四人也打個招呼之后就又繼續的往鎮上走去,而那獨自走向右側的那個人,迎上了由另外的一個林子里走出來的一大一小的兩個人影。
  接過了較小的那一個身影背上的那一大堆的干材,伴著這兩人一起走向鎮外的另外的一個方向。
  力奧本來還在傷腦筋,不知道該追往哪邊比較好,但是,當他一接觸到那兩個剛由林子里走出來的兩個人當中的那一個雙手提著一大堆干材的背影之時,力奧整個人宛如被最強烈的雷電所殛中一樣,整個人全都呆住了,一瞬間似乎化成了木雕泥塑的偶像一般,完全不能動了。
  “這……這……這是……”
  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眼中所看到的那一個身影,對于那個身影,力奧敢發誓,他可能會忘了自己的名字,忘了他家住那,但是,對于現在這一個站在他面前的背影,他就算致死都不可能會忘記了,因為,那個背影自始至中都是像現在這樣,永遠的站在他的面前。
  一時之間,力奧的眼中完全的被那一個背影充塞,腦中再也不能在想到其他的事情,只能呆呆傻傻癡癡的望著那個背影慢慢的遠去。
  直到那個背影消失在暮色之中,力奧這才回過神來,悲切中蘊含著無比的狂喜,狂呼道:“頭兒,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