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第三章銀魔狼王

清陽鎮,位在斯達帝國中的西北端的山區偏遠小鎮,距離斯達帝國西邊與奇樓蘭連盟交界處的東韃倫山約有一千五百公里。
  該鎮約有兩千七百多戶的人家,之所以會取名為清陽鎮,是因為該鎮三面環山,東面向陽,三面的高山將山區里的水氣給阻隔在外,使的這一個小鎮變的溫暖而干燥,氣溫宜人,非常的適合人居住,是斯達帝國西面的山區中一個較為興盛的山區小鎮,幾乎都可以稱之為大鎮了。
  時間已經近傍晚,這時在清陽鎮外,一個風塵仆仆的大漢正一步步的走向清陽鎮中。
  望著清陽鎮中處處因為晚餐時間將至而飄起的裊裊炊煙,大漢抹一下額頭的汗水,自言自語的道:“終于來到清陽鎮了,我看今天晚上就先再這里休息一下好了,明天再去探聽一下消息,看看那個冒牌的家伙到底在哪里。”說著,大漢已經放緩了腳步的走進小鎮里了。
  原來,這一個魁武的大漢正是為了尋找亞芠,兩年來足跡遍及大陸各處,如今又回到當初亞芠消失的東韃倫山附近,正又做著第二次地毯式搜索,今天中午再木匠小鎮獲知道威頓告知清陽鎮外有一隊冒著亞芠知名的強盜集團而怒氣沖沖的趕來的力奧。
  因為是獨自一個人,再加上人又是在盛怒之下,所以,腳程變的非常的快的力奧反而比凱特一行人更加的快的到達了清陽鎮。
  在鎮中,找了一家旅店,力奧開了一間的房間,做著盥洗及用餐、休息的動作。
  再這同時,再清陽鎮中,最為高闊富麗的一間房子中,是這一個清陽鎮鎮長的房子里,有一群人正坐在大廳上用著餐。
  仔細一瞧,在這一間大廳中,總共有七個人,為著一張大方桌,在這里享用著豐盛的大餐。
  方桌的上首,是這間小鎮的鎮長-馬可·飛倫,一個看來十分肥胖的老年人,身上穿金戴銀的,可以看的出來,他正極力的再為這場餐會營造歡樂的氣氛,不過可以看出,他并沒有多成功,因為在場的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陰沉著一張的臉,食不知味的吃著這一頓本來應該很豐盛的晚餐。
  坐在鎮長對面的是一個看來最少已經有**十歲,有著滿頭白發的嚴峻的老者,身上穿著一套深青色的長袍,胸口上面繡著一個火焰,說起來,這個老者可是斯達帝國中大大有名的一個魔法師,是三大魔法師中的火焰**師-米非耶·威勒泰,是現在斯達帝國中魔法軍團的團長,也是長老院的首席長老。
  在馬可的右手方的第一位是一個看來約四十多歲,身穿藏青色輕袍,有著一張國字臉,一嘴落腮胡,黑發的雄壯中年人,他是斯達帝國目前的王宮禁衛隊的隊長-卡特·阿摩司,是斯達帝國中有數的高手,同時也是五大家族里的阿摩司家族里現任族長的弟弟,只是目前這一個高手的右肩上卻裹著一白色的繃帶,看來好像受了傷。
  仔細的一瞧,現場除了他之外,還有另外的三個人也受了傷,分別是坐在他的右方的另外的一個,身穿鐵灰色貼身武士服裝,褐發黑眼,看來約二十多歲的高瘦年輕人-尼倫·亞摩,是禁衛隊中的四個副隊長中的一個,同時也是斯達帝國中五大家族里的亞摩家族中的未來繼承人,同時也是帝國王都中年輕一代的高手。
  而坐在卡特對面的是一個身穿暗褐色武士裝,有著一張豪邁方臉,灰發的魁武漢子,年紀與尼倫相彷的年輕人--亞薩·加利,也是禁衛隊的副隊長之一,同時也是五大家族里的加利家族中的重要人物,只是現在他們的身上也都是帶著傷。
  除了眼前的兩個副隊長之外,這一次沒來的還有兩個留在帝都的副隊長,分別是伊勒·馬拿及舑蔚。貝侖迪卡分別是五大家族里的馬拿家族與貝侖迪卡家族中的核心人物。
  由這身為禁衛隊的五個首領的身分來看,可以說,帝國的禁衛隊實際上是把持在帝國中的五大家族的手里,而禁衛隊中的成員實際上也可以說都是以五大家族里的骨干為核心。
  另外,坐在尼倫右手邊,*近米非耶的一個身穿黑色衣袍,又黑又瘦又干又小,看來約七十多歲的瘦弱老者-比東·荷耶魯,可別小看這個外表看來要死不活的老人,他可是號稱斯達帝國中的第一高手,被譽為最有希望在二十八年后,可能會登上大陸十大高手之位的高人。
  他不但是禁衛隊中的客席講師,也是斯達帝國長老會中的一員,更是禁衛隊長卡特的老師。
  再來,是在這席中最后一人,坐在米非耶的右手方,也是惟一的一位女性--蘇蘭·南提斯。
  蘇蘭是一個看來約二十四五歲的黑發黑眼年輕女子,面貌稱不上是美麗,只能算是清秀的中等美女,是米非耶的得意學生,對于魔法有著驚人的天賦,再加上對于魔法有很大的興趣,更是喜歡研究一些關于魔法的學問,才二十四歲的她,卻已經是帝都中年輕一代里的的第一魔法高手,但是同時也是被稱為怪人的一個年輕女子,身上穿著與她的老師同樣顏色的袍子,這一次是特別隨著她的老師前來研究那只號稱具以奇異治愈之力的銀魔狼王,而現場三個受傷的人也是在昨天晚上緝捕魔狼王不成,反而被魔狼王所傷的。
  好不容易,在馬可油膩的聲音,自以為好笑的說笑中,結束了這一場氣氛尷尬的晚餐,仆人們將晚餐的東西全都收完之后,所有人移到大廳上去坐,待所有人全都坐定之后,馬可搓著雙手,巴結的笑問道:“長老,隊長,不知道你們什么時候可以將鎮外的那群天殺的強盜解決掉,你們知道的,那群可惡的家伙已經造成本鎮大量的損失了。”
  米非耶兩眼一閉,不理馬可,卡特雙眼中閃過了一抹輕蔑的神色,打斷他的問話,反問道:“這不急,等我們捉到魔狼王之后再派幾個人去清掃一下就行了,倒是你說的那兩個祖孫,到底來了沒?”
  馬可聽出了卡特語氣中潛藏的怒氣,急忙搓手道:“隊長真是抱歉,因為白天他們都到山上去撿材,所以找不到他們,現在他們大概已經回來了,我已經叫人去叫他們來了,大概馬上就會到了。”望著大廳門外的漆黑夜色,馬可急急的解釋道。
  蘇蘭這時候開口了:“鎮長,趁那對祖孫還沒有來之前,能不能再請你再說一次關于魔狼王發現的經過。”
  聲音又嬌又柔的,十分的好聽,令人想不到,一個頂多只能稱的上清秀佳人的人,竟然是有這么好聽的聲音,這大概是上天給她的另外的一項的補償吧!
  聽著蘇蘭提出的要求,馬克一愣,他沒想到蘇蘭會再度的提出了這一個的要求,在他們來到這里的半個多月以來,連這一次在內,這已經是第五次的同樣的要求了。
  再這段時間中,除了第一次來的時候由他統一的說明了一次之外,他們還私下到各處去找尋其他的鎮民詢問關于銀魔狼王出現時的種種的跡象,在他們當中,尤以這一個蘇蘭最為奇怪,光是問他關于魔狼王的事情這已經是第五次了,更別提她還是最經常的到處去查探這些鎮民對于魔狼王的了解的人,照道理說他應該已經很了解了,但是即使如此,馬克還是不敢不答。
  輕輕喉嚨,馬克慢慢的說道:“這銀魔狼王第一次出現是在一年前,沒有人知道它到底是從哪里來的,第一次發現到它的存在的就是現在去叫來的這一對祖孫。”
  “剛開始時,原本是這對祖孫中的祖父在一次上山掉落懸堐,受到了不治的重傷,他孫子因為一直到天黑還沒見到祖父回來,所以上山去找他,后來找到了生命垂危的祖父,好不容易運到山下之后,對于只剩下了一口氣的祖父,鎮里的大夫也認為這個人沒救了,但是,奇怪的是,第二天一早,那個祖父卻奇跡般的又完全復原的又出現在鎮上。”
  “鎮上的人都覺得十分驚奇,一在的追問之下,再知道再昨天晚上深夜的時候,那祖父本來已經在等死了,但是朦朧中,卻看到一只閃耀著耀眼銀光的巨大狼王忽然的沖破了他家的大門,闖進了他的家中,他本來以為死定了,但對他而言,只是早死一點而已,反正都要死了,所以他也沒差,只是不放心他那的癡呆的孫子。”
  “誰知道,這只魔狼王不但沒有對他們不利,反而在一陣的銀光閃耀之下,那祖父只覺得一陣全身舒坦的感覺襲上心頭,接著他就完全的不醒人事了。”
  “等到他再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了,他卻發現到他一身致命的重傷卻奇跡的回復了過來,但是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他卻完全的不知道。”
  “鎮里的人不相信,紛紛的跑到了那對祖孫的家中去看,果然看到那對祖孫家的大門好像被一只龐然大物給撞破了,而且屋外的四周都留下了許多巨大的狼的腳印,加上昨天還厭厭一息的祖父現在卻完全向個沒是人般的站在眾人的面前,這又卻令人不相信。”
  “這件事一傳開了之后,不少人都全來本鎮查看,后來,終于有人發現到,這一只奇異的銀魔狼王有時會在山中出沒,曾經有人企圖的要抓它,但是只要企圖要抓它的人,隔天都會被發現到橫尸山中,但是對于一般的人,這只魔狼王卻完全理也不理,任由人去窺探它也不會怎樣。”
  邊說,馬克邊偷偷的瞄一下眾人身上裹著傷巾的的地方,眼中不由的露出了一股惡意的笑意,眾人雖知道,但也不由的相視苦笑,正如馬克所說的,想起昨天他們企圖的想要抓住那只魔狼王所引起的戰斗,到現在想起來,能夠安全坐在這里,還真的是托天之幸。
  而一旁的蘇蘭可不管其他怎么想,她追問道:“馬克鎮長,根據我這半個月來的查詢結果,好像只要有受到不治之癥的病人被那對祖孫知道的話,當天晚上,銀魔狼王一定會出現治好那個病人,以致于到目前,那對祖孫的家的附近聚集了不少的人,都是一些身受重傷或是不治之癥的病人及其家屬,等待魔狼王的出現是不是?”
  一攤手,馬可無可奈何的道:“關于這件事,我們也是百思不解,反正,只要又人受傷或是生病出現在那對祖孫的面前,讓他們知道了之后,魔狼王就一定會出現。”
  “不過各位可別想要假藉這個名義來抓住那只魔狼王唷!”
  “曾經有人假藉這個名義來捕捉魔狼王,結果那組人的下場怎樣你們知道么?”
  “當天晚上魔狼王的確是出現了,但是,魔狼王一出現的結果,就是將那組人一個不剩的都殺光,你們看過那光景嗎?到處都是血跡斑斑的,沒有任何的一團血肉可以讓人認的出他曾經是一個人,那光景真的會叫人看了心底生寒,而且,那一次以后,近一個月的時間,許多大老遠趕來求助的病人因為魔狼王的沒有出現,因而死于傷病,因此,現在只要有人企圖要捉那只魔狼王而被人知道的話,除非他們的身分特殊,不然肯定會先被鎮民及許多前來求助的人給殺死!”意有所指的馬克,兩眼不由的直往眾人的身上直瞄,好像是在告訴他們,他們就是那些所謂身分特殊的人。
  看到馬可這樣子,尼倫心中一氣,就想要發作,但是忽然的由大門處走進了一個仆人,仆人的出現將尼倫的氣往下壓,所有人,目光全部都往這一個仆人的身上集中。
  仆人來到馬克的面前,微微的一躬身道:“老爺,圣狼使已經到了。”
  馬克一抬手道:“快請!”
  眾人知道,因為這銀魔狼王的出現與否似乎是細在這對祖孫的身上,所以鎮民及許多前來求助的人都稱呼他們為圣狼使,因為一聽到仆人的話,他們就知道,他們等待已久的人已經來了,所有人不禁的屏息以待。
  就在仆人出去不到幾分鐘之后,兩個一大一小的身影慢慢的走進來了。
  眾人皆是目光銳利的人,這一大一小的人影尚未走進來之前,所有人幾乎都已經將他們完全看清楚了。
  那個小的是一個看來約七十多歲的瘦小老者,班白的灰發,被太陽曬的幽黑的粗老面貌,瘦小的身子骨,看來雖然比一般的老人有精神,但是是不折不扣的一個老人,尤其他現在因為看到大廳里有這么多衣彩光鮮的人在,令他顯的很緊張。
  臉上那緊張的神色更讓人感覺到他是一個沒有見過世面的普通老人,一點也不像是他們想像中的那樣子,這令他們十分的失望。
  在看這老人身邊的那個人,那是一個身材瘦高的人,看不出到底有幾歲了,有著一頭又亂又長的頭發,半遮住了他的臉,看起來像是一個三十歲的青年人,但是露在亂發之外,臟兮兮的面貌上,卻現出了一股像個七八歲孩子的好奇表情,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不停的打量著大廳里的人,還不時的露出了傻笑。
  兩人佇立在大廳的門口處,看著廳內的人,馬克招呼道:“兩位,請進來!”
  聽到馬克的招呼之后,老人這才敢拉著自己那個一看就知道智能不足的孫子,怯生生的走進來。
  這時候,沒人注意到,當馬克一說道兩位時,從剛剛坐下后一直閉目養神的比東忽然身子輕微的一顫,兩只眼睛猛然的張了開來,雙目中泛出了精銳的神光往兩人身上照去。
  別人不知道,但是比東心中的震駭之情卻是無地復加,表面上他雖然一直在閉目養神,好像他對于眾人的談話一直不在意,但是實際上,他對于那只在昨夜讓他初嘗敗跡的魔狼王怎么可能會不注意?
  因此他也實在一直的想要見見那個據鎮民說可以跟魔狼王溝通的圣狼使,但是打從仆人通報到圣狼使進來為止,他耳中只聽到一個腳步聲,直到馬克說道是兩人時,他才知道原來竟然有兩個人。
  這怎么可能?他幾乎不肯相信就竟然有人可以走到他的面前而他卻還聽不出他的腳步聲的?難掩心中的震撼,比東不由的仔細打量一下眼前這兩個人。
  老的就不必說了,一望就知道是一個普通的老人,但是旁邊這一個高瘦的年輕人,雖然外表看似是一個白癡,但是,偏偏他卻完全的無法聽到他的呼吸聲甚至是腳步聲,彷佛現在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個死物一般。
  最叫他心中吃驚的卻是,在他雙目射出的神光下,老人一接觸到就不由的低下頭來,而那個白癡的年輕人卻是好奇的先是跟他對望一會,這才覺得無趣的轉過頭去看其他人。
  沒錯!就是無趣,他從那個年輕人的眼中輕易的就讀出了這個白癡竟然覺得他這在帝都中沒有人敢跟他對望的銳利眼神,連他自己的弟子也不敢對望的眼神竟然很無趣,而且說移開就移開,完全無視他這雙不知道讓多少人低頭的雙眼于無物,這下,比東的心中全部的好奇心全都被眼前這一個看來像是一個白癡的年輕人給完全的挑了起來。
  兩眼直直的望著這一個年輕人,現在什么魔狼王、圣狼使的,完全都比不上這一個白癡了,而在場只有他的老友火焰**師,及唯一的女孩子蘇蘭注意到他的異狀,不解的看著他。
  帶祖孫兩走到大聽眾人之間時,馬克馬上說道:“福隆(祖父名),這幾位大人想要問你關于魔…………圣狼王的事情,你就把你所知道的都告訴這幾位大人吧!”
  一聽到馬克這么一說,祖父福隆不由的放下心來,原來是這一回事,這一年多以來,他已經不知道被問了多少次了,所以一聽到馬克這么一講,他不由的放下心來,開始慢慢的將他所知的關于銀魔狼王的是一一的說了出來。
  聽著福隆一一的訴說,直到他說完,眾人不由的一陣的失望,因為,福隆所說的跟他們所知道的并沒有多大的出入,頂多是比較詳細一點,像是魔狼王足足有三公尺般的高大,爪子有多利,牙齒有多尖(關于這點,他們可已經親身體會過了),治病治傷時是由狼王的身上發出了一陣的銀光來治病等等之類的,對于他們想要知道的根本就是沒有任何的幫助。
  福隆說完之后,卡特忍不住的追問道:“老人家,聽說你可以跟圣狼王溝通,這是不是真的?”
  福隆臉上浮出了一陣的慌急的神色道:“不!圣狼王是如此神圣的存在,是上天專門為了救助所有苦難的人而派下來的,就算要找人溝通又怎么會找上我這糟老頭子呢?我只是比較幸運的,圣狼王看我重傷快死了,所以第一個幫我治好傷,然后又選在我家附近救助其他人罷了,我怎能與圣狼王溝通!”
  亞薩追問道:“那為什么人家說每一次只要讓你知道他們受傷或是生病了,過不了多久,圣狼王就會出現替他們治病?”
  福隆更是慌道:“這……這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圣狼王每一次都會巧合的出現就是了,至于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
  “各位大人,我絕對不是在欺騙各位,我真的是不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眾人失望下的陰沉臉色,福隆不由的慌了,在他單純的生活里,除了這一兩年因為圣狼王的出現而變的多采多姿外,平常,在他的心中,鎮長就已經是他所接觸過中最大的人了,如今,鎮長竟然還對眼前這幾人說話用敬語,這表示他們比鎮長還大,看到他們好像在生氣的樣子,怎么能不叫福隆緊張!
  眾人不由的一陣的失望,明眼人皆可以看的出來,這個福隆跟其他的人并無兩樣,他的樣子也讓人認為他的確是不知道,絕對不是在說謊。
  一旁的蘇蘭忍不住的對慌的滿身大汗的福隆問道:“老人家你別緊張,我們只是想要問問看有關于圣狼王的事情而已,絕對不是要怪你的,你在想一想,有沒有什么比較特殊的地方?比如說魔狼王的動作,或是它出現治病的時間等等之類的事。”
  大概是蘇蘭美妙的溫柔聲音產生了作用,所以福隆倒也真的是變的比較輕松一點,也照著蘇蘭的話,仔細的想了想。
  在眾人期望的眼光中,半晌,福隆忽然的道:“呃,有一件不知道算不算是特殊的地方!”
  眾人大喜,蘇蘭急急的追問道:“老人家,是什么特殊的地方?”
  福隆疑惑道:“每一次,當圣狼王治完病之后,都會看我們一下,有時候,它甚至會繞著我們轉圈圈,我也不知道它想要干什么?”
  眾人互望一眼,蘇蘭繼續問道:“老人家,你說你們,除了你之外,還有誰?”
  福隆指著自己旁邊正好好奇的看著大廳里的擺設的孫子,道:“就是我這癡孫子。”
  這下,所有人的目光不由的往福隆的旁邊的那個白癡樣的青年望去,承受著眾人的目光,這個白癡樣青年傻笑的回望眾人。
  一陣失望的情緒襲上心頭,他們實在是看不出這一個白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既然看不出,也沒有什么收獲,那只好讓他們離開好了。
  在馬克的示意之下,福隆帶著他那個白癡的孫子,離開了這間大廳。
  看到眾人失望的樣子,馬克不由的道:“各位大人,老實說,當初我也以為魔狼王的出現應該是跟他們有關,后來,經過我多方面的觀察,可以說,這對祖孫與魔狼王根本沒有關系,等多只能說剛好魔狼王室以他們的地方來做為活動的地方而已。”
  蘇蘭忽然問道:“鎮長,就你所知,那魔狼王每一次出現在鎮民的面前都是為了治病嗎?”
  馬可搖搖頭道:“不一定,據我的人調查的結果,有時候,魔狼王會突然莫名其妙的出現,也不知道它到底想做什么,感覺上好像只是過來看看的感覺。”
  蘇蘭疑惑道:“鎮長,你所說的看看,到底是說魔狼王在看什么?”
  馬克不好意思的搓搓手道:“這個真是抱歉了,因為我是根據我的人給我的回報說的,所以我也不知道魔狼王到底在看什么。”
  低頭想了想,蘇蘭忽然轉頭對著一旁她的老師米非耶道:“老師,我想明天我要到這對祖孫的地方去看看,搞不好可以找出魔狼王奇異行徑的原因。”
  米非耶點點頭道:“也好,你去看看也好,說不一定可以有所察覺也不一定,這魔狼王實在是太可怕了,連九階的幻獸都沒有它的可怕,,我們這么多人還是被它給逃了,而且還傷了我們不少的人,如果可以抓到的話,我倒想看看它到底是怎樣的一只怪物。”
  一旁的卡特反對道:“大長老,萬一那魔狼王突然的發狂的話,這樣不是對蘇蘭長老太危險了,我覺得還是用武力先將它捉住好了。”
  蘇蘭聽到卡特反對,說道:“怎么捉?昨晚我們近兩千人一擁而上,結果呢?死了上百人,連你們也都掛彩了,由此可知,想要抓這魔狼王用武力根本行不通的,還不如我用另外一種方法試試看,還是說,你不信任我的能力,認為我這幻獸專家是名不符實?”
  聽到蘇蘭這樣一說,卡特不由的閉上了嘴,在帝都有誰不知道,火焰**師的得意弟子火之魔女蘇蘭除了在魔法上的成就叫人艷羨之外,她還有另外的一個奇特的興趣,就是對于各種的幻獸有極為深入的研究,有幻獸專家之稱,所以這一次大殿下才會特別恩準她一起同來,就是想看是不是能夠有她的幫助之下,將這只擁有前所未見的治愈能力的魔狼王抓回去,替陛下治病。
  就再大廳里的眾人再討論明天的行動時,剛離開鎮長的府邸,走在路上的福隆忽然的感覺到他被人拉著衣袖,回頭問道:“約瑟,有什么事嗎?”
  他的孫子,約瑟指著路旁陰暗的角落,簡單道:“狗!”
  福隆一呆,隨即會意的往約瑟指的方向走去,半晌,福隆從陰暗的角落里抱出了一只渾身臟兮兮,左后腿還受傷流膿的土黑色小狗,小心翼翼的,抱在自己的胸前,微笑道:“約瑟,干的好,你不說爺爺還沒看見,走,咱們將這只小狗抱回去治好它的傷。”
  約瑟傻笑的伸手拍拍小狗的頭,小狗熱情的舔著他的掌心,癢的約瑟忍不住開心的笑了出來。
  抱著小狗,福隆微笑道:“約瑟,記得爺爺教你的,這世界上的生命都是寶貴的,如果可以的話,我們要好好的保護任何的生命,不可以隨意的傷害生命,記得嗎?”
  似懂非懂的約瑟傻笑的點點頭,伴著福隆,慢慢一步步的消失在鎮外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