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第二章前往清陽

凱特站了起來,離開自己的座位往自己的房間走去,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凱特到底在做什么?
  不久,答案揭曉了,眾人只見到進去房間不久之后的凱特手里提著他自己隨身攜帶的行李,走到眾人的面前對眾人一一的點頭之后,忽然的往門外走去。
  眾人大愣,拜倫塔急問道:“凱特,你要上哪去?”
  凱特在門口處暫定,回過頭來微笑道:“既然已經被你們知道我的真正身分了,想來你們也不愿意跟我在一起了,所以我想我們就在這里分手好了,感謝各位這兩年來的照顧,再見了。”
  說完,凱特就要繼續的往外走,摩洛忽然的叫道:“凱特,你是不是在氣我不該撕下你的臂章的黑布,所以氣的不想跟我們在一起?”
  凱特回過頭來,微笑道:“摩洛,你怎么會這么想呢?就算今天你不這樣做,總有一天,我自己也會對你們表明身分的,你怎么會這樣認為呢?”
  “那你為什么要走?”摩洛慢慢的走到了凱特的面前,指著凱特背上的行李說道。
  凱特苦笑道:“我想,你們大概不會想要跟一個傳說中的殺手在一起吧,所以我想為了你們好,我先離開好了。”
  拜倫塔也隨著摩洛的腳步來到凱特的面前,聽到凱特這樣一說,忙道:“凱特,你這是什么話?好歹我們在一起相處也已經兩年了,對于你的性子我們還不了解嗎?怎么把我們說的跟什么似的樣子呢?”
  凱特歉然的一笑道:“呃,真是對不起,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不想要因為我的名聲而造成了你們的困擾,所以我想我還是離開比較好。”
  這時,所有人都已經走過來,蘿莉希菲微笑道:“什么名聲呀?凱特你只不過是讓我們知道你的另外的一個身分而已呀,你還不就是你,為什么就因為這樣就想要離開?”
  身為精靈的她,實在是不懂凱特為什么會這樣子說,只不過是他還具有另外一個身分罷了,凱特還不就是凱特,為了另外一個身分就要自己一個人離開,她實在是搞不懂凱特的想法。
  凱特微微的一笑道:“蘿莉希菲,你不知道,我的另外的一個身分會造成你們的困擾的,畢竟,剛剛你也已經聽到普勒說過了,我們可是殺人不眨眼的殺手,以前因為你們不知道我的真正的身分,所以還沒關系,但是,現在既然知道了,那么我也不適合跟你們在一起了。”
  魯格皺眉道:“凱特大哥,你這樣子說分明就是瞧不起我們了,難道我們會因為你是屬于死亡……死神鐮刀小隊的一員就不愿意跟你在一起了嗎?還是你認為我們不配跟你在一起?要知道,死神小隊在各國之間可是口碑極好的一個團體,雖然只是針對銀月惡魔這個稱號來,但是也著實的替各國除去了不少為非作歹的敗類,擁有很大的名聲呀!”
  凱特一陣的苦笑,本來他只是想因為自己的身分暴露,所以不要替他們惹來麻煩,但是現在被他們這樣你一言我一句的說了下來,他只得在眾人的半拉半勸之下,又將自己的行李拿回去自己的房間里去,然后跟其他人又再度的作回到自己剛剛所作的那個位置上了。
  眾人坐定之后,老板威頓又再度的拿上來了幾瓶酒,替眾人又都倒了一杯之后,也隨之坐下,坐下之后,威頓的兩只眼睛直直的盯著凱特直瞧,事實上,不止他一個,其他人也都是跟他一樣的盯著凱特直瞧。
  看到眾人眼中完全的寫著“我有滿肚子疑問,我可不可以問?”的神情,凱特一笑道:“好了,不用一直盯著我瞧了,想問什么就問吧!”
  眾人你望我我望你的,最后,所以有人當中年紀最大的拜倫塔最先開口道:“凱特,你所謂的死神小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凱特悠然道:“沒什么!只是我們是一個小團體,是屬于某人名下的小團體,死神鐮刀就是他賜與我們的稱號,以死神鐮刀為名的九十九人小隊!”
  聽到凱特這樣一說,眾人不由的面面相覷,魯格疑道:“凱特你是說你們死神鐮刀小隊總共有九十九人,像你一樣的高手?”
  凱特搖搖頭道:“高手倒未必,不過我們真的是九十九個沒錯!功力大概也差不多。”
  聽到凱特這樣一說,眾人不由的大吃一驚,畢竟跟凱特相處過兩年的他們身知道凱特的力量到底有多大,以往他們不知道曾經遭遇過多少的危難,再這其中凱特所表現出來的實力絕對是不容懷疑的,如今凱特又說還有其他的九十八個人,實力跟他一樣,這叫眾人實在是很難以相信。
  但是說不相信卻又明白凱特沒有理由也沒必要來欺騙他們,只是到底是誰有這么大的能力可以將向凱特這樣可怕的九十九個人歸入自己的麾下?擁有這么一只由高手所組成的可怕的部隊那可以比的上一支軍隊了。
  剛剛因為自己的沖動而揭穿了凱特的身分的摩洛這下也忍不住的再出聲問道:“凱特,你們到底是在誰的手下呀,又是誰有這么大的本事可以指揮你們這么的一群人?就是那個你一直再找但是又不肯告訴我們的人嗎?”
  聽到摩洛這一問,凱特不由的將自己的眼光移到窗戶外那漆黑的夜空,夜空里有著一顆剛剛升到半空中的圓月,皎潔的月光在剛下過雨之后的月亮又是更圓更亮了。
  “今天又是四號了!”凱特望著那輪的圓月,喃喃道:“又是一個圓月……這已經是我所看見的第二十七個圓月了。”
  眾人一愣,隨著凱特的眼光望著外面半空中的月亮,皎潔的月亮所散發出來的月光,彷佛為外面的街道鍍上了一層薄薄的銀色外層。
  敏感的眾人幾乎隨即的想到了一個人,一個名聲響遍全大陸,但是卻完全的沒有人曾經見過他的真面目的一個人--銀月惡魔!
  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凱特臉上露出了一抹奇妙的微笑道:“這世界上沒有人可以操控死神的鐮刀,如果有,那個人一定不會是一個人……”
  “在這世界上唯有一個人可以操控死神的鐮刀,就因為他不是一個人,他是一個魔,為有魔才可以隨意的操控死神的鐮刀,可以掌我們的生死,因為,我們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所賜與的,為了他的一句話,我們隨時可以拋去我們的生命,為了他,就算要我們與天下為敵我們也在所不惜。”
  “他就是你們剛剛在談論的人,也就是我一直不肯告訴你們我再找的人,一個不能算是人的人,一個就算我們死神鐮刀全部的人加起來也比不上他一只手的人,一個擁有惡魔的稱號的人!”
  眼中并出了無比強烈的狂熱、崇敬的光彩,向來給他們一直冷靜的幾乎不像是一個人的凱特的眼中忽然的散發出了這樣的光彩,然后,他一字一句的說道:“銀·月·惡·魔。”
  雖然隱隱之間已經知道了答案了,但是當眾人一聽到凱特真的說出了他們意料中的那個名字時,所有人還是依舊覺得心頭沉沉的,被凱特眼中的神采,口中的名字給鎮的說不出話來。
  不約而同的,闔上了自己的眼睛,深吸了好幾口氣,盡力的平復一下自己的被凱特震的狂跳的心,久久,終于有人出聲了。
  “凱特,原來你們真的是跟那個銀月惡魔有關系,那么說,以前的那場銀月惡魔的風波就是你們干的了?”
  眾人睜開眼睛,瞧見了那說話的正是拜倫塔,此時他正雙目睜睜的與凱特互望。
  “沒錯,對于那些冒著我們最尊敬的人的名字去為非作歹的家伙,全都難逃我其他夥伴的制裁。”這時候的凱特又恢復了他們一向熟悉的冷靜的神態,泰然的回答了拜倫塔的問題。
  拜倫塔點點頭道:“那些人的確該死,你們殺了他們倒也不為過,但是,對于斷劍峰下血土臺的慘案,你又作何解釋?”
  聽到拜倫塔這樣一問,眾人心中不由的暗道聲遭了,他們么忘記了,拜倫塔身為渾沌教的中位祭司,本著慈愛的教義,當然是最見不得別人傷害別人的,血土臺的慘案連一般人都不忍耳賭了,更別說是拜倫塔了,深怕拜倫塔會因此跟凱特打起來,眾人正想要出言來阻止時,但是凱特的反應卻叫他們不由的呆住了。
  當拜倫塔一說到血土臺的時候,凱特剛剛恢復的冷靜神色又在瞬間崩毀,無比痛苦的神色忽然的出現在凱特的臉上,原本靜靜的放在桌沿的雙手忽然的緊緊的握起來,顯示出了無比激動的心情。
  “血土臺上的那些人的確都是我們所殺的,因為如果我們不殺他們的話,那么我們就要死,對于這點,我并不認為我們有錯,但是,我好恨,好恨我自己的無能為力,必須要讓我們的主來背負這個不該由他來背負的血腥惡名,我好恨。”凱特的話聲顯的很平靜,但是他所說出來的恨與卻又讓人很明顯的感受到了他強自壓抑的激動。
  羅莉希菲忍不住的問道:“凱特,血土臺的慘案到底是怎么回事?”對于這個血土臺的慘案他實在是心中好奇的要死,而且她怎么也不相信凱特會是一個連無辜的老弱婦孺都殺死的人,所以她忍不住的又問了一次。
  長長的嘆了口氣,凱特慢慢的,一句一句的將斷劍峰下血土臺的慘案前因后果都說的清楚,這一說,足足的說了快兩個小時,終于將血土臺百年之約給說個清楚。
  當凱特說完之后,眾人不由的都低下了頭,他們根本沒想到,原來在這駭人聽聞的慘案的背后,竟然隱藏了如此復雜、可怕、駭人聽聞的因果。
  四方守護圣獸白虎的百年之約,外星怪物的陰謀與來襲,萬多個失去神智的人,白虎卵的誕生,這每一件都叫人幾乎無法致信,也讓所有人都花了很多的時間這才能夠消化完畢凱特所說出來的真相。
  半晌,凱特起身,說道:“無論你們信不信,這就是血土臺所有事情的真相,明天,我決定要到老板所說的清陽鎮去看看,如果你們還愿意跟我在一起旅行的話,那么明天就在這里會合。”說完,凱特在一個轉身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去,留下了其他無言的其他的人,還依舊在消化凱特所說的話。
  第二天一早,凱特起了個大早,收拾好自己的行李,走出房門一看,在他兩邊的其他同伴的人的房間門現在卻都觀的緊緊的,凱特不由的一陣的失望,看來他們都已經不想再跟他在一起了,這也難怪了,誰會喜歡跟一個兇名在外的惡人在一起旅行的,只是一想到曾經朝夕相處兩年的同伴現在卻要分開,即使是他也忍不住的一陣的心傷。
  慢慢的來到了酒館樓下的大廳處,一下樓,凱特不由的一愣,隨即臉上不由的浮出了由心而發的喜悅笑容,在樓下大廳處,只見到現在再大廳處有著七個人其中的六個人旁邊擺著一些個人的行李,正是拜倫塔他們六人。
  不知道何時,他們已經早就等在這大廳中等他了,看到凱特下樓,魯格最先叫道:“凱特,你太晚起床了唷,你看,大夥都等了你很久了。”
  走到他們的身邊,凱特坐在那克特別空出來的椅子上,微笑道:“你們今天怎么這么早就起來了?”
  普勒夸張道:“早?大夥可是幾乎一整個晚上都沒有在睡覺,都是你這害人精說什么今天一早在這里會合,結果也沒有說幾點,我們怕你自個先跑了,所以天還沒亮,全部的人都已經到齊了,結過反倒是你這家伙睡的最是安穩,一直到現在才起床。”
  笑笑的接過了老板威頓所拿來的早餐,凱特充滿歉意及歡喜道:“真是對不起了,我真的是忘記了,謝謝你們到現在還愿意跟我在一起。”
  拜倫塔微笑道:“凱特,都是老朋友了,不必說那么多了,趕快吃完早餐,現在我們可是對于你口中的那個人好奇的緊呢,幾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早點跟你見識見識到他呢!”
  笑著點點頭,凱特很快的吃完了早餐之后,與大家一起告別了老板威頓,罩著老板威頓所指的方向,往晴陽鎮去了。
  望著凱特眾人逐漸遠去的背影,威噸不由的滿意的點點頭,這一次論起來,他的收獲最多,不但見識到了傳說中最為神秘彪悍的死亡殺手,還獲知道了震驚全大陸的神秘事件背后的真相,其價值直比上三天的客資。
  傍晚時分,正在房間里不知道寫些什么的威頓忽然的聽到了酒館外傳來的一陣陣喧嘩的聲音,好奇的他將東西收好之后,走出了酒館一看,卻發現道正有一群人往他這酒館的方向奔來,沿路上大呼小叫的。
  威頓好奇的一瞧,不由的臉色大變,這群大呼小叫的人正是木匠小鎮里的人,在他們的背后,一大群的魔獸地虎正到處的奔跑追逐人群。
  這地虎是木匠小鎮附近最常見到的一種四階魔獸,身長不滿一公尺,形狀似虎,身上布滿了尖銳的巖石,具有很強的攻擊性,而且喜歡群居,經常一出現就是十幾二十幾只,來到這里的冒險者最常的死在它們的利爪及尖牙中,以前也常常的跑進鎮中來獵食鎮民,但是已經很久沒有見過了,只是為何這一次又侵入鎮里?鎮中的護衛團再干什么?
  抓住了一個跑到他身邊的一個臉色蒼白的瘦弱青年,急問道:“約典,怎么會有魔獸跑進來鎮里?護衛團在哪里?”
  瘦弱青年約典白著臉急道:“威頓大叔,趕快逃,這一次魔獸們大舉入侵,到現在鎮里已經死了十幾個人了。”
  “護衛團,別提了,這一次句說就是護衛團中的人想要去偷地虎的卵,所以才會引的地虎們大舉入侵,現在護衛團已經全死光了,但是偏偏他們又將這一群地虎給引到鎮里來,在不逃就來不及了。”說完,不顧臉色大變的威頓,約點一個轉身,就又要往鎮外逃去。
  只是,約典這一個轉身,立即撞上了一個魁武的人影,強力的一撞之下,約典被這人影撞著倒坐在地,還來不及破口大罵,立即聽到一個聲音道:“這位大叔,請問你們的鎮里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會有一群的地虎沖進來,還到處一團亂?”
  威頓及約典同時的往這一個魁武的身影一看,約典乍舌于這一個身影的高大而將道口的咒罵聲又吞了回去,而威頓卻是兩眼一亮,原本慌急的神色立即的一緩。
  不顧上有旁人在場,威頓急急道:“這位……請問你是死神鐮刀小隊的成員吧!拜托你,請你幫幫我們小鎮,驅除這些魔獸地虎吧!請你幫幫忙!”
  這個看來約二十多歲不到三十歲的魁武大漢,有著一張粗豪的臉,穿著一身看來已經穿了很久的老舊灰褐色的貼身衣褲,背后還系著一把暗紅色的連鞘長刀,足足有一百五十公分長,左肩上背著一個布滿了灰塵的行李,但是最吸引威頓目光的卻是這一個快兩公尺高的大漢左臂上繡著一個六角形的黑布。
  “咦!”魁武的大漢摸摸頭,奇怪道:“這位老兄,你說的話有怪怪的唷,你怎么會知道我是死神鐮刀小隊?”大漢顯然很奇怪為什么威頓竟然一語就叫出了很少人知道的稱號,所以顯的既驚奇又不敢置信。
  “現在先不要說這些,請你先消滅這些魔獸,我有重要的消息,是關于你最關心的那個人的消息,等一下說給你聽,拜托你先幫幫忙。”看到大漢一副懷疑的眼光直注視著他,但是卻一直沒動作,威頓靈機一動,急忙叫道。
  大漢臉色一變,隨即拋下了背后的行李,丟下一句:“老兄,看來你不是一般人,待會咱們可要好好的談談。”
  說完大漢穿過了重重的疲于奔命的人群,來到酒館右側的街道上,獨自的一個人面對著一整群三十多只的地虎魔獸。
  這時候,附近的人已經跑到威頓的身邊,聽到威頓請那個不知道哪里來的人消滅魔獸,在逃命之馀,又難掩心中的好奇,大多數人不由的都駐足在威頓的身邊,看著威頓珍而珍之的撿起了那個大漢丟下來的行李。
  一旁的約典兩眼望著正面對著一群狂怒中的地虎魔獸的魁武大漢,一邊忍不住的問出了現場所有人心**同的疑問:“威頓大叔,那個人是誰?他能夠對付這么多的魔獸嗎?”
  威頓一掃剛剛著急的神色,輕松道:“放心,如果他不行的話,就沒人行了,就怕他不肯幫我們,只要他肯幫忙,今天這群魔獸已經不成禍害了。”說完,不理其他人一副驚疑不信的神色,威頓專注的看著站在眾人面前的大漢,而現在,這群地虎魔獸已經距離大漢不到二十公尺了。
  在眾人眼中,這一個大漢不但沒有用幻獸鎧化,甚至連他背上的暗紅長刀也沒有拔出來,只是雙手握起拳頭,就這么面對著這一群在眾人眼中無比可怕的魔獸。
  就在眾人的驚呼聲中,魔獸群來到大漢的面前,掄起了不知何時冒著紅色光芒的雙拳,眾人只見到這一個人東砸一拳,西捶一下,動作也沒有說很快,但是偏偏這一群地虎完全沒有機會侵入這個大漢雙拳所筑起的防線。
  最叫眾人正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是,地虎那一身堅硬巖石的外層保護,在這一個大漢的雙拳之下,竟然像是紙扎的一般,應聲而破,沒有任合一只地虎需要大漢再打第二下的,每只地虎在大漢一打中時,立即給人感覺到好像是著了火一樣,慘叫一聲,渾身冒出紅光的倒在地上,動也不動,眼看是活不成了。
  三兩下,這一大群的魔獸大部份皆已喪生再這大漢的手中,其他的也宛如喪家之犬般的哀嚎的逃離了這個小鎮。
  大漢拍拍手,宛如做了一項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再其他鎮民睜目結舌下,回到威頓的面前,微笑道:“老兄,現在你可以說了吧!”
  威頓,忍不住的看像大漢那雙現在已經恢復成原狀的大手,半晌,他才記得說道:“今天早上,凱特剛剛從我這里離開,所以我知道你的身分。”
  順著威頓的目光,大漢望向自己左肩上的六角形黑布,苦笑道:“原來是這樣呀!”
  威頓又續道:“關于剛剛我所說的,再距離這里東方約一百里處的清陽鎮外,有一群盜賊,據他們自稱,他們的首腦是一個叫做銀月惡魔的家伙,凱特已經往那個方向去。”
  大漢一愣,自言自語道:“原來凱特已經來過這里了呀,嘿!沒想到我們想的都一樣,不過目前,還是先解決那個可惡的家伙再說。”
  說完,接過威頓手中自己的行李,匆匆的拋下一句:“老兄,多謝了,我叫力奧。”
  說完,所有人,包括威頓在內就看到,這個只知道名字叫做力奧的大漢像一陣風般,來去匆匆的,很快的又消失在鎮外的小路上。
  剩下的眾人不由的全都呆住了,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么,而威頓只能在心里苦笑一聲,好一個魯莽的家伙呀!
  搖搖頭,趁著眾人還未完全的回過神來之時,威頓急忙的回到了自己的酒館中,關上門來,以避開待會其他人可能會接踵而來的問題。
  回到房間里,威頓拿出了剛剛他收下的東西,那是一個拇指大小的灰色小竹筒,打開了竹筒的一邊,從里面拿出了一張的紙條,想了想,再用一支細細的尖銳小筆,在已經密密麻麻的寫了一大堆字的紙條上又添了幾筆。
  仔細的一瞧,威頓在紙條上寫著:“發現死神鐮刀小隊蹤跡,并已獲知血土臺慘案的真相,請立即派人前往清楊鎮查探,死神鐮刀小隊之目標名為凱特、力奧兩人。”落款人是橙屬16密星。
  若是知道內情的人在這里便可以知道,號稱大陸上第一的情報組織“北斗”,分布在各處的密探耳目,分別是以紅、橙、黃、綠、藍、靛、紫七彩七色為分支,再以編號為區分,威噸這一個看來無一特色的的平凡酒店老板,竟然也是屬于北斗的一員。
  將紙條塞回竹筒里,系上北斗傳訊用的小型鴿型幻獸的身上,將這幻獸放開之后,小幻獸便往南方飛去。
  望著信鴿消失的方向,威頓忽然的一拍頭,自言自語道:“哎呀!昨天被凱特一打岔,我都忘記昨天只講了兩個消息,第三個,那個關于能夠治愈各種奇病的銀魔狼王也在那附近出沒的消息沒講,真的是忘記了。”
  再拍拍頭,威頓轉頭有回到自己的酒館中,只是,他并不知道,他這一個不小心的忘記了,卻害的凱特差點與某人失之交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