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第七章武道新知

亞芠看里昂那樣子,不禁打個哈哈:“小舅,你別這樣子嘛,就像爺爺所說的,在公國中,大概是沒有人敢動我們斯達克家,這只是我們的猜測,也許情況并沒有這么糟。”
  里昂苦笑在心,情況可比亞芠能想像的糟多了,當然,他可不會那么多事,講出來給亞芠擔心。
  眼光瞄到亞芠的右手,想起了他那只上古幻獸-貪狼星,想到它的特性,心中一動,也許他可以利用其他方式來幫助亞芠。
  想到這,他馬上轉移話題:“算了,亞芠,我們別說這些令人煩心的事了,走,我們到涼亭去談。”
  說著一馬當先,走向不遠處的五角涼亭,當先坐在一張椅子上,亞芠也跟著進來,作在里昂對面。
  里昂整理一下思緒,想好開場白后,他道:“剛才我聽到你要去練武,你練的是什么武?”
  亞芠一愣,小舅的話題怎么突然轉到練武來?
  不過他仍道:“沒什么,只是學校教的一些武技。”
  里昂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問道:“噢!是什么樣的武技?”
  亞芠道:“沒什么了不起的,只是幾套獸凌拳、幻武技、沖擊炮等,其中除了沖擊炮外,獸凌拳及幻武技全都要等貪狼星成長為鎧時才能練習。”
  里昂插嘴道:“亞芠,你決定把貪狼星培養成獸幻鎧了嗎?這又和那什么獸凌拳及幻武技有什么關系?”
  亞芠不好意思道:“因為我們家的人都是使用獸幻鎧,所以我也想把貪狼星培養成獸幻鎧,至于那兩套武技,因為獸凌拳是練習如何把幻獸的力量發揮出來,幻武技則是獸幻鎧的專用技,專門來練習將獸幻鎧形成武器用的,所以必須等貪狼星成為獸幻鎧后我才能練習。”
  “聽老師說,這兩套武技如果練習有成的話,可以將獸幻鎧的能力發揮到百分之一百二十,亦可同時擬化出三種武器以上,可惜要等到自己的幻獸進入成熟期才有可能練。”
  里昂越聽越不對:“我是說你本身是練什么武技?不是練這些幻獸格斗技。”
  亞芠一愣,莫名其妙道:“就是這幾套武技啊!怎么了,有什么問題嗎?”
  里昂一拍自己的額頭,呼道:“慘了,這叫我怎么講才好?”
  “算了算了。”里昂喃喃道:“從頭教起好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場?”
  亞芠聽不清楚,疑道:“小舅你怎么了?”
  里昂不答,問道:“亞芠你可以告訴我,幻獸的能量是從哪來的?我是說成熟期以后。”
  亞芠不由皺眉道:“小舅,你是怎么了,這三歲小孩都知道是靠主人提供的呀!”
  里昂不理亞芠又道:“那主人的能量又是從哪來的?”
  亞芠不耐道:“當然是自己產生的!小舅你…….”
  里昂不讓亞芠說完又追問道:“主人又是如何產生這些能量的?”
  亞芠更是莫名妙,答道:“當然是…是….是………”
  亞芠是個老半天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里昂替他回答說:“是不是靠平時吃東西所累積的能量?”
  亞芠忙點點頭:“沒錯,沒錯。”
  里昂搖搖頭,嘆口氣:“這個答案并不算完全對,亞芠,你要知道,人身體可是十分奧妙的,能量的產生不只靠吃東西補充,還有很多的途徑,最明顯的莫過于陽光了,長久不曾照射到陽光的人,身體容易生病,這是因為陽光富含熱量,接受陽光的照射,可以使人的身體暖和,驅除身體內在的陰氣,全賴身體直接吸收陽光熱的能量。”
  亞芠聽的似懂非懂,又聽里昂續道:“論起來,最主要的能量來源當然是靠吃東西消化而來的,其他來源所占的比例可以說是微乎其微,這些主要及次要能量綜合起來,扣除本身身體所需外,多余的能量就是我們所說至主人能提供幻獸的能量。”
  亞芠至此才知小舅在說什么東西,但仍不清楚他說這些要做什么?
  里昂微微一笑:“把這些多余的能量提供給幻獸也算是物盡其用,而沒有幻獸的人呢?不是把這些能量浪費掉就是化成脂肪存在身體中,變成胖子。”
  “亞芠,你說這樣子是不是太浪費這些能量了?”
  亞芠不知不覺的點點頭。
  里昂又道:“但是亞芠,你可知道,這世上有一些人可以利用一些特別的方法將這些多余的能量以一種特別的形式存在體內。”
  “利用這些能量,可以做一些特別的事,如受傷時,將這些能量用特別的方式運道受傷的地方,加速復原,或遇有外力襲擊時,可以特別的形式釋放出來,抵銷外襲的外力。”
  亞芠聽到此,不由阿的一聲叫了出來,他想到剛才里昂由雙手發出一道淺藍色的光芒,抵銷了貪狼星的沖擊炮,本來他很驚奇的要問里昂那到底是什么,只是后來被里昂一問他又忘了,現在他知道那就是里昂所說的,儲存的多余能量。
  里昂點點頭道:“沒錯,剛才我用來抵銷沖擊炮的就是那種能量。”
  “這種能量名字不一,武道家叫做“內力”、“氣”等等;魔法師稱為“神力”、“魔力”等,其實都是講同樣的東西,只是使用及儲存的方式不一樣而已。”
  亞芠聽的張大了嘴,好像在聽神話一樣。
  但他的疑問又來了:“小舅,如果說這種東西有那么好”用,為什么我長這么大了,今天才第一次從你身上知道這東西?”
  里昂含笑道:“傻小子,你以為氣是很好練的嗎?人人都可以練得的了嘛?”
  亞芠不服氣道:“難道不是嗎?只要知道方法每天練習就可以了。”
  “這是要講求天資、耐力的,沒有天資,練的再久一樣沒什么效果,沒耐性,妄想一步登天是不可能的,尤其是當開始練氣時,其進展可以說是近乎無,但如果有一天放棄的話,那就會前功盡棄,因此耐性不佳的人根本不可能練出什么來。”里昂正色道。
  亞芠一聽更加驚訝,里昂道:“現在吃驚還找的很呢!除了這些條件外,練氣的人往往各成一派,每一派都有其傳授條件,有的要求品行,有的要求天資,各種標準不一,因此習成氣的人可說十分少,但只要身有練氣之人,往往都有異能,獲有大的成就,像是大陸上傳聞中的十大高手就是每一個人都有氣或神、魔力。”
  亞芠聽的恍如在作夢般,但里昂的話他可十分相信,夢想有一天他也能學得如此奇妙的氣。
  里昂含笑問道:“怎么樣,你有沒有興趣練氣?”
  亞芠一聽不由十分興奮,大叫道:“小舅,你要教我嗎?”
  里昂搖搖頭道:“戒于我師門規律,我不能隨便收你為徒,傳你練氣法。”
  亞芠不由十分失望,但里昂卻露出一絲十分狡猾的笑容,邪笑道:“我的確不能教你本門練氣法,但本門門規可沒規定我不能指導你如練氣。”
  亞芠一愣,看到里昂的笑容,亞芠忍不住也嘻笑道:“小舅,看你一表人才,風度翩翩的,沒想到你也這么狡猾!”
  里昂敲了一下亞芠的頭,瞪眼道:“小鬼頭,搞清楚,我這是為誰呀!”
  亞芠摸摸頭諂媚道:“是!是!小舅你最聰明了,一切都是為了侄子我,辛苦你了。”
  里昂一見不由哈哈一笑。
  里昂道:“來來,小舅先幫你測一下屬性,看你應該往哪一各方向修習才好。”
  亞芠百思不解問道:“小舅,人也有屬性嗎?”
  里昂理所當然的道:“怎么會沒有呢!要知道,天地萬物都有其自己的屬性只是有些比較明顯,如幻獸明顯到只能表現其中只一種屬性,有些不明顯,如人類,不明顯道乍看之下好像沒有屬性,但因為練氣牽扯到人身的各項反應,所以必須慎重其事,確定所屬屬性,以免練氣時發生體質及所練之氣發生沖突。”
  亞芠哦的一聲,他沒想到要氣還有的些的講究,于是他照里昂的指示,雙手互握,必上雙目,全身放輕松。
  只覺里昂以手放在他的胸前,一股奇異的熱流由里昂的手傳進他的胸口,擴散到他的全身,全身都熱了起來。
  漸漸的,眼前好像出現了一道亮光,說不出來是什么顏色的,已是越來越亮,雙眼逐漸無法負荷這亮光,不由輕哼一聲。
  雙眼一張,眼前一片耀眼的亮光,一會兒才恢復正常,這才發現里昂不知何時已經收回他的手,正含笑的看這他。
  見他恢復正常后,他道:“怎樣,亞文你看到什么顏色的光芒?”
  亞芠猶疑道:“小舅,我分辨不出來,我只知道眼前很亮,亮的我的眼睛都受不了了。”
  里昂笑道:“原來你是光屬性。”
  他解釋道:“剛剛我輸入你身體中的能量是我的氣,因為你體內從未有過如此精練的氣入侵過,所以當我的氣入侵后,身體的本能會排斥外來的氣,因為你的雙眼沒有鍛煉過的關系,所以當你身體的氣高漲時,你將可以看到自己的氣的顏色,如果是風屬性的則為青綠色;火屬性為紅色;水屬性為藍色;土屬性為黃色;暗屬性為黑色;光屬性則是沒有顏色的亮光。”
  亞文點點頭表示他懂了。
  里昂對他道:“測出屬性后,再來就是決定練氣方式,亞芠,你要練內家還是外家?”
  “內家和外家有什么區別?”亞芠疑道。
  里昂解釋道:“所謂的內家就是專門練氣而言,隨著練氣時日越久,練的氣越深厚,一舉手一投足皆有莫大的威力;外家則是練氣略有成時,即轉而練習外門招式,以求能發揮最大的威力,而在前半段,內家的進度及威力都不如外家來的快及有威力,而后半段,外家則不如內家來的威力十足,要如何選擇全看你自己。”
  亞文貪心道:“小舅,難道不能內外家一起練嗎?”
  里昂皺眉道:“內外兼修的人不是沒有,但人的一生有限,練氣本身又是很難有所成就,想要兩者兼備實在很困難。”
  “不過,其實不管外家或內家,再奠基時都是一樣,必須要有基本的氣才能在求發展,所以我看你也別先急著選擇,先把基礎打好再來考慮。”里昂續道。
  亞文點點頭表示同意后問道:“小舅,那我該如何開始練氣呢?”
  里昂微笑道:“別心急,你現在要先把你的體能練好。”
  “要知道,人的身體是無時無刻都在消耗著能量的,因此如果你的體能越強,身體越習慣于激烈的活動,那平時做任何活動時,必定會比一般人減少能量的銷耗,如此一來所能囤積的能量自然就多了,而且身體健壯的話,不管在練氣,攻擊敵人,防御方面都有莫大的好處。”
  亞芠點點頭,道:“知道了。”
  里昂又道:“時間不早了,要如何增強自己的體力你自己去想,我現在先教你如何做基本的練氣。”
  想了一下,里昂道:“本門將練氣分為五個步驟,“養氣”、“集氣”、“練氣”、“化氣”、“引氣”;養氣即培養氣的來源,壯大自己體內的氣;集氣,將這些壯大的氣收集集合儲存起來;練氣,把這些儲存的氣加以練化,使其更精純,前面這三步驟是練氣的基本,可以說是三步驟等于一步驟;化氣,則是把氣以各種形式發揮出來,是屬于應用的技巧;引氣,這一步是屬于個人體會,我也不知道,沒辦法告訴你,只知道若完成引氣這一步驟的話,則具有開天辟地之能,幾成人神。”
  “好了,你注意了,我先教你幾句口訣,你要每天練習,直到體內氣已固定為止,不然每天不得少于四小時的練氣時間。”說著,里昂立即教亞芠一段口訣,然后又詳細的解釋,直到亞芠完全明白為止。
  第二天一早,里昂就向御萊告辭,離開了斯達克家,亞芠雖然依依不舍,但也知道里昂是要回去向外公覆命,也的讓他走了。
  里昂離開之后,亞芠也就開始了他的練氣。
  每天,只見亞芠背負著一個沉重的背包,在公爵府里的練武廳不斷的跑步,做些體能訓練,加強自己的體能。
  再做體能時,他還同時依里昂教導的特殊呼吸法,將體能訓練的疲勞消除大半,同時,也把多余的能量囤積起來。
  晚上則花上六個小時來練習里昂教他的練氣法,半個月下來,里昂自覺很有進步,最明顯的莫過于和納肯的一次了。
  那一天,亞芠剛從練武廳出來,剛練完體能,亞芠累的他只想要回去好好洗個澡,休息一下,然后再來練氣。
  誰知燈他一出練武廳時,他就看到納肯正在門外,好像也要進去練武廳的樣子。
  亞芠不想理他,便自顧的走出去,納肯見到亞芠似也是一楞。
  隨即,他的臉上又浮現了亞芠罪討厭的那股邪笑。
  只見他恭恭敬敬的行個禮,問道:“亞芠少爺你好,聽我們府禮的人說,少爺最近每天都來練武廳,然后累噓噓的離開,我本來不相信的,沒想到是真的,不知少爺是在練什么驚世絕學?”
  亞芠不耐道:“這不關你的事。”
  說完后,他就要離開,誰知納肯一移身,魁武的身材立即擋在瘦弱的亞芠身前。
  他道:“亞芠少爺,你別這樣,好歹我們也算是朋友嘛,透漏一下吧!”
  亞芠煩躁的伸手一推,怒道:“走開,別煩我。”
  令人驚訝的事發生了,納肯被亞芠一推竟然后退了兩步。
  別說納肯吃驚的樣子,亞芠吃驚的程度更甚于納肯,他自覺他并未出多少力,可是竟能把高他一個頭的納肯輕易的推動了,真教亞芠心中驚喜交加。
  但表面上,他仍淡淡的道:“滾開,別擋路。”
  說完后,不理納肯,亞芠便自顧的離開,完全不知在他身后的納肯露出了妒怒交加的表情。
  他完全沒想到,十天前,還是任他玩弄于股掌之間的亞芠,今日竟然能憑著一推之力把他推退兩步,雖然是他不注意,真打起來亞芠也不是他的對手,但這進步的速度未免也太驚人了。
  一咬牙,暗道:“果然是在練什么東西,現在就這樣了,如果真讓你練成了,那我不就慘了。”
  心中隱隱一個計劃成形。
  經過納肯這件事后,亞芠對里昂教的練氣法更是深具信心。
  不用說,他馬上自動增加自己練習的量,原本背負三十公斤的負重增加為五十公斤,練氣法由四小時增加為六小時,雖然因而一天只睡不到三小時,但因天心訣的緣故,他依舊精神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