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78 誓永不離

瘋狂的人、瘋狂的魔,還有化身為瘋狂之獸的惡魔,一場完全沒有理智的交戰,拳打腳踢,爪撕牙咬,無所不用其極,人在此,盡是只憑著本能再戰斗而已。
  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戰斗始終卻未能結束,陣陣的大雨由大至小,直到消失,象征光明的陽光再度的照耀著大地,在空中,厚厚的云層此時以盡數的散去,在空中,只存在這那三只漂浮在半空中的三個不知名怪物,靜靜的留在原地,在下方的血腥似乎完全的影響不了它們的存在。
  但是,當人與魔,在完全無法抵擋燃燒著生命,散發出瘋狂之焰的惡魔之獸時,終于,它們有變化了,開始有所行動了。
  毫無預兆的,當陷入狂的亞芠將一個被他抓在手上的人給撕成兩半時,在他頭頂上的一個怪物忽然在它的腹部處一閃,一道閃光直閃而下,一瞬間,打中了亞芠.
  冷不防的亞芠被這道白光擊中后,慘嚎一聲,被白光打的倒飛出去,狠狠的撞擊在妃雅她們面前的堅固結界的能量外壁,強勁的沖擊力量,弄得結界一陣的震蕩,當亞芠再站起來時,妃雅等人已經忍不住的驚呼出聲了,亞芠身上已經一半以上變成了焦黑,被白光直接擊中的右大腿更是留下了一個焦黑的碗大傷口,還隱隱的冒起了斯斯的白煙。
  一跛一跛的,亞芠忽然往前又走了幾步,仰首對著那發出白光傷害她的那三個怪物發出了一聲的咆嘯聲,似是怒極。
  但是,當眾人看到怪物的腹部又再度的發出了一道閃光時,卻又忍不住的驚呼一聲,深知,人類之身的亞芠如何要可以與這怪物對抗?光看體型的大小,亞芠就如它們的一根毛發般,微不足道。
  就在白光射出的同時,一陣的狼嚎、鷹鳴、熊咆、虎嘯、獅吼、狐嘶齊聲傳來,一瞬間,一道水藍色的巨大身影及時的沖到亞芠的面前,替他擋下了那道接下來可能會讓他致命,直對他的頭部而來的可怕不知名白光。
  藍白的光芒在亞芠的面前激烈的閃耀,一陣陣痛苦的鷹鳴聲啾啾啾的直叫著,替亞芠擋下這道白光的不正是巨大化的雷羽是誰?
  然后,銀光一閃,貪狼星、烈芒、猛炎、暴王、九尾也隨之的出現在亞芠的面前,仰首對半空中的大怪物各自的發出了一到沖擊炮,沖擊炮來到一半時,以貪狼星的沖擊炮為首,集合成一顆更大上十余倍的大型沖擊炮,直接而猛烈的撞擊在那大怪物的腹部處。
  難以想像,貪狼星等五只幻獸合力所發出的沖擊炮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一撞擊之下,竟然在那怪物的身上留下了一個不知道有多深的深洞,一陣濃綠色的氣體,由怪物身上的傷口處冒了出來,引的怪物一陣的蠕動,將這個傷口補起來。
  而這時,以貪狼星為首的眾六幻獸,正倚著亞芠嗚嗚嗚的撒著嬌,原來,它們被亞芠丟出去之后,并未如亞芠所說的離開,反而躲在一旁,看著亞芠,直到亞芠不敵空中的那群怪物,它們才又跑出來,就了亞芠的一條小命。
  只是,此時全無理制的亞芠并不領情,反而毫不留情的攻擊著依*在他身邊的貪狼星,當貪狼星的背部被亞芠一手留下了一道道的血痕時,六幻獸終于知道現在的亞芠并不是它們平常所認知的亞芠了。
  貪狼星長嚎一聲,此時感到自己與亞芠的心靈感應已經完全的斷了聯系之后,第一次自發性的,在沒有亞芠的命令下,貪狼星硬是要鎧化在亞芠的身上。
  只是,平常輕而易舉的事,現在在沒有亞芠的精神回應下,貪狼星竟然無法順利的在亞芠的身上鎧化出全身鎧來。
  由外人的眼中看來,此時的貪狼星只是在亞芠身上形成了一團不斷的蠕動變形的組織,完全沒有平常的威武形象。
  但是,由于貪狼星這自發性的鎧化,它的精神強制的介入了亞芠的精神中,受到貪狼星那熟悉道幾乎與自己沒有任何分別的精神介入所影響,亞芠竟奇跡般的在神化劑的作用下,還恢復了一部分的神志。
  感應著貪狼星的精神,亞芠艱苦的維持了自己的一部分神志,痛苦道:“小星,幫我,我好痛苦!”
  幕然間,感覺到亞芠的求助,鎧化在亞芠身上的貪狼星忽然并發出強烈的光芒,為了自己的主人,貪狼星這次是真的是使盡了全力,連以往它都小心翼翼的催發自己身上的神之鉆那龐大的力量,以免神之鉆那太過于龐大的能量傷害到自己的顧忌都完全的不顧了。
  由身上并發出了強烈的藍光,貪狼星把自己當成一個橋梁,直接的提出神之鉆的能量,灌入了亞芠那經過連番的戰斗,一再的脫力,再被神化劑強行逼出最后的力量,導致現在已經殘破不堪的身體中。
  再貪狼星的引導下,神之鉆那強大的能量先是將亞芠身上所有的神化劑給逼出來,弄得亞芠連連的嘔吐,吐出了一灘灘腥臭難聞的墨綠汁液。
  但是,未待神化劑完全的逼出,位在他們頭上的那三個怪物及亞芠剛剛殺剩下的那千多個人及魔,又再度的發動了攻勢,一道道,幾乎是完全沒有間斷的白光,由那三個怪物的下腹部處不斷的朝亞芠及貪狼星射來,急于幫助亞芠的貪狼星現在尚未完全的鎧化在亞芠的身上,身體的組織完全的裸露在亞芠的身體外部,當然也沒有任何的自我保護作用,加上那群魔的侵蝕性綠液不斷的噴到他們的身上,亞芠及貪狼星更是遭受到雙重的打擊,不但亞芠發出了痛苦的叫聲,連貪狼星身上的組織也不斷的做著顫抖的動作,顯示出他們正遭受到無比的傷害。
  幕然,原本散發出藍光的貪狼星終于在本能的作用之下,招來了在外圍拼命阻擋那三個怪物所發出來的白光及人跟魔*近的五小幻獸。
  當五小幻獸一*近,立即猛的一沖,沖入了包住亞芠的貪狼星的組織中,沒入不見了,同時,貪狼星也在一瞬間改變了自己的身體組織的結構。
  遠遠的望去,彷佛在那一瞬間,貪狼星與五小幻獸協力的在亞芠的身周,形成了一個閃爍著淡淡銀芒與藍光的繭狀物,將亞芠徹徹底底的包圍在其中。
  這一個新形成的繭狀物看來似乎是十分的堅硬,任由怪物的白光一再的射擊,魔的腐蝕性綠液噴灑,人的刀劍嘴爪齊用,它完全的不為所動,銀白的光輝與淡淡的藍光依舊閃爍。
  看到這,身在亞芠所創下的結界中的妃雅眾人不由的暗暗的祈禱著,看過亞芠與貪狼星聯手之下開創出多次不可思議的神跡的眾人,此時更是衷心的期望著,貪狼星能再度的創下奇跡,保護他們所尊敬,所愛的人。
  一次又一次的白光不斷的射擊著,連遠在十公尺外的眾人都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那白光射擊到亞芠時,透過亞芠傳到地面的那股深深的震動,讓眾人知道,這看似好看的白光,是具有極大的殺傷力。
  當眾人一等再等,而變成繭狀物的亞芠、貪狼星、五小幻獸卻還是未能出現他們所期望的奇跡時,眾人終于忍不住了。
  凱特忽然將凝聚著一道強大真氣的一刀,狠狠的砍在亞芠所設下的結界上,弄得結界外層不斷的震動著。
  看到凱特這出奇不意的一刀,眾人接被他嚇了一跳,早已回復自由的力奧問道:“凱特,你干么?”
  凱特再度的劈出一刀,狠聲道:“我看不下去了,沒有理由讓頭兒自己一個人在外面承受著生命危險,而我卻躲在這里眼睜睜的期望頭兒能再一次的創出奇跡,勝利歸來,沒有理由,這一次,換我為頭兒創出奇跡了,就算要我死,我也要跟頭兒死在一塊。”
  聽到凱特的話,眾人不由的一愣,但是,力奧卻忽然大笑道:“凱特,你知道我一向很佩服你那顆不知道比我不知道聰明了多少的腦袋,但是,我也向來不是很服氣,可是,今天我服了,怎么你已經想到了,而我卻還沒想到,我總算是對你佩服的五體投地了,你說的對,而且是該死的對極了,就算要死,也要跟頭兒死在一起,怎么我就是沒想到?”
  說完,力奧也像凱特般開始對亞芠所設下的結界攻擊,凱特也回給力奧一個笑容,繼續的全力往這個結界攻擊。
  忽然,在他們的身后,竟也傳來了一句:“我們也要跟頭兒死在一起。”說完,忽然數十道的力量由他們的背后撲來,直接的擊中結界。
  凱特與力奧轉頭一看,卻是全部的死神小隊都聚集在他們的身后,妃雅、夜月則是站在所有人的面前,夜月笑中含淚道:“不只你們,我們也寧愿跟大哥一起死在一塊。”
  凱特及力奧先是互望一眼,隨即力奧忽然大喝一聲道:“好樣的,真不愧是死神鐮刀小隊!我們絕不能墮了頭兒的名聲,就讓我們一起陪頭兒下地獄再揚威吧!哈哈哈哈……”
  說完,所有人也齊聲大笑,一時之間,豪壯的笑聲充斥著這個結界中,接著,所有人不約而同的往這魔法結界全力攻擊。
  一旁的吉爾、魯西、凱琳諸人雖有心想要阻止,但是卻被他們那誓死追隨亞芠的豪氣所攝,完全說不出任何的話來,心里只能感慨的想著,他們的身邊是否有這種好部下呢?連死也愿意跟他們在一起的部下?
  從此時起,死神小隊除了被冠以殺手、死亡、兇殘等等駭人聽聞的名聲之外,又多出了一項,被視為最高榮譽、最叫人難以置信,又極度艷羨的另一個名字,那就是-忠誠,死神小隊的同義詞,日后,人人皆說,就算用全世界的財富權勢去換,也換不來死神小隊中的任何人的一根寒毛背叛銀月惡魔,因為,他們是一群連死都要跟銀月惡魔在一起死的可怕隊伍。
  就在凱特等人努力的想要破壞這一層魔法結界時,魯西忽然大聲道:“等等,你們看!”手指著亞芠所在的那一個繭狀物,大聲的叫著。
  死神小隊的眾人停下了攻擊的動作,順著魯西的手指,往亞芠的方向望去,這一看,眾人不由的都呆住了。
  只見,不知何時,頭頂上的那三個怪物停止了發射白光,那群包圍著亞芠的繭狀物攻擊的人跟魔竟然化成了一具具的焦尸。
  遍布在四周的現場中,除了頭頂上的那三個龐大的怪物,身在結界中的他們,在繭狀物中的亞芠之外,就只有……一只渾身騰著金黃烈焰,高達五公尺的巨大金焰獅子,正站在亞芠的繭狀物面前,對天咆嘯著。
  當中有人已經忍不住的驚呼出聲道:“這是白虎?”
  魯西搖搖頭道:“不是,白虎沒這么小,而且,顧名思義,白虎是一只渾身雪白的飛虎,眼前這一只怎么看都是一只獅子,一只燃燒金色火焰的獅子。”
  聽到了魯西的反駁,眾人心中皆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個疑問,這只金焰獅子是從哪里來的?是它殺了其他的人跟魔還有阻止那怪物對亞芠攻擊的嗎?
  忽然,魯西又再度的驚呼道:“大家快看亞芠!”聲音中難掩一陣的驚喜的味道。
  立即的,所有人將自己的眼光由那只神秘的金焰獅子的身上收回,轉而看向亞芠所在的繭狀物。
  這時,原本靜靜的躺在地上,任由怪物他們攻擊的亞芠及貪狼星與五小幻獸所形成的繭狀物,忽然在這時候慢慢的在它閃耀銀光及藍芒的堅硬表面組織上出現了金光。
  一條條的金光細線開始的布滿了繭狀物的表面,不久,金光的細線開始慢慢的變粗變大,露出了里面銀色的物體,就在眾人驚訝的注視下,繭狀物終于完全的打了開來,一個銀色的身影只手撐地,半蹲跪在地上,打開來的繭狀物的外側組織變成了這個人影背后的一對超乎尋常的銀色的巨大羽翼,在那人影的背后輕快而瀟灑的拍動了幾下,帶起了風雨的旋渦后,又慢慢的縮小,融入那人影的背后,直到消失不見,然后,那人慢慢的站了起來。
  眾人幾乎是屏息的看著那個銀色的人影,幕然間,妃雅一聲極度歡喜的叫道:“亞芠,他沒事!”
  眾人一看,當那人影完全的站起來時,一頭銀白色的及腰發狀組織在他的背后隨風飄散,給人一種飄逸出塵的感覺。
  胸前,五顆白紅青藍黃不同顏色,姆指大的奇異圓形晶體分別由身上的金線串連出了一個約拳頭大的五芒星,在亞芠的胸口閃耀著璀璨的光華,渾身是銀的盔甲上,一條條的金碧色的線條,分布在亞芠的全身,彼此組合著各種的奇特圖形,恍若是一種神秘的刺青般,布滿了他的全身,讓他在飄逸出塵中,更是增添了一種莊嚴的恢弘氣象。
  臉上雖然沒有面甲遮住他的真面目,但是,額頭上,一根細長的尖銳銀角,閃耀著一種彷佛連天都可刺穿的銳利光芒。
  在那銀角下,是那張眾人熟悉無比的冷厲面孔,正是他們最掛念的人,亞芠!
  彷佛是聽到了妃雅的叫聲,亞芠忽然的轉頭往這個方向一看,然后一笑,接著,眾人又看到,就在亞芠一笑之后,他臉上兩側的盔甲部分,忽然的往中央延伸*攏,出現的,正是他們所熟悉的,亞芠那帶著淡淡冷酷笑容的面甲的形象,亞芠的整個人又再度的被貪狼之鎧所包圍。
  接著,所有人又看到,亞芠忽然對那一只金焰獅子一朝手,金焰獅子隨即往亞芠一*,只見到,當亞芠伸手一指空中的那三只怪物時,金焰獅子忽然的仰天發出了一聲得大吼,眾人雖然聽不見,但是,光看金焰獅子那股威風凜凜的神態也叫眾人為之心折。
  幕然,亞芠背后的那對不可思議的美麗的銀色羽翅又再度的出現,輕輕的一拍,亞芠飛向空中,金焰獅子也跟在亞芠的身邊,往天上的那三只怪物飛了過去。
  眾人看的幾乎是合不攏嘴,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到底亞芠在剛剛事發生了什么事?
  卻不知,再剛剛,貪狼星為了替亞芠治療傷勢及驅出神化劑的成分,無法承受攻擊,貪狼星發現到自己身體的組織在怪物的白光及人與魔的連番攻擊下,以及體內那橫行的神之鉆的能量破壞下,已經造成了許多組織的損壞了。
  為了專心的治療亞芠,貪狼星本能的發出了指令,要收回位在五小幻獸身上的組織部份以及分裂出去的神之鉆,如此一來,五小幻獸雖然回應貪狼星的指令,回歸到它的身上,但是,因為它們身上的組織除了屬于一部分是貪狼星的之外,另外的尚有屬于它們自己本身的組織部分。
  這些部分隨著貪狼星的指令招喚,也跟著進入了貪狼星的體內,這些與貪狼星的身體格格不入的組織面臨著兩個選擇,一個是被貪狼星給“吃掉”,一個是與貪狼星“同化”。
  緊記著當初亞芠極力不讓這五小幻獸死掉的貪狼星,再這重要的時刻,主動的選擇了讓五小幻獸可以活下來的那一條路,讓它們與它自身融合。
  藉由長期存在它們體內的組織為媒介,貪狼星讓五小幻獸的身體組織均勻的分布在它的身體中,藉此,貪狼星意外的獲得了五小幻獸所分別具備的光、風、火、水、土五項新的能力,讓貪狼星的力量一度的大增。
  但是貪狼星也因為五小幻獸的加入,使的它再一次的進化成功,因此,花了相當多的時間,一面改變自己的身體組織,一方面,它卻又需要更多的時間去挽救亞芠那瀕臨崩潰的身體與意志,因此,也就造成了眾人以為亞芠已經絕望的錯覺。
  當貪狼星進化的最后階段時,因為亞芠受到神化劑所傷害的,除了他的身體之外,還包括了他的腦神經,而腦神經既然受到傷害,那就不是一時半刻可以恢復的,因為自我意識處于十分模糊階段的亞芠的影響,再加上當時,亞芠的心中還殘留有瘋狂之焰的火焰之心。
  所以,當貪狼星一恢復戰斗的能力之后便受到亞芠意志的影響,釋放出與它結為一體,同樣受到它的影響而跟隨貪狼星進化而成的金焰圣獅-猛炎。
  完全與貪狼星結為一體的猛炎,再這時候,借住亞芠的意志,貪狼星的力量,神之鉆的能量,形成了一個擁有著自我意識的能量體,一只火焰之獅,出現在眾人的眼前,而原本五小幻獸體中代表光風水火土的五顆幻獸結晶則在貪狼星化成為盔甲之后,構成了亞芠胸前五芒的五顆晶體,。
  面對擁有強大力量及能量的火焰之獅猛炎,早已經被亞芠殺的七凌八落的那群喪失自我意志的人跟魔,當然不是猛炎的對手,稍一接近猛炎的身邊,便被猛炎所散發出來的高熱金焰給化成了焦炭,終于讓最后僅存的人跟魔,再這一場戰役中,完全的消失殆盡。
  至于亞芠脫繭而出之后,因為在他現在尚沒有完全恢復的腦中,只存在著對于空中及地面上人與魔的敵意,因為人與魔皆已喪生于猛炎的烈焰之下,所以,一醒來之后的亞芠,招來猛炎,便往他最后的敵人,空中的那三只巨大的龐然怪物飛去,他要趁他還有一點戰斗力的時候,將它們給消滅。
  可以說,現在的亞芠只是依*著自己的戰斗本能在行動著,剛剛對于妃雅、死神小隊的那一笑,也只不過是掛念他們的下意識作為,事實上,現在的亞芠已經完全無視于他們的存在了。
  來到空中之后的亞芠及猛炎,在眾人的驚呼聲中,三個怪物中間那個最大的忽然由它的前端處,發出了一道遠比剛剛下腹處所發出還又強烈上百倍的白光,狠狠的擊中亞芠.
  但是,就在眾人還來不及停止驚呼聲前,卻已看到,白光過后,亞芠背后的那對張開來足有進五公尺寬的巨大羽翼卻已先在他的面前合攏,擋下了這一道強烈的白光對他的攻擊,翅膀再張,銀色羽翼上慢慢的飄起了一道的輕煙,但是亞芠的本體卻完全的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霎時,眾人的驚呼聲變成了歡呼聲。
  再來,位于亞芠背后地面的妃雅等人沒有看到的是,在亞芠的胸前代表五小幻獸的五芒星中,碧水雷鷹進化體雷霆神鷹雷羽的藍色幻獸結晶,大地之熊進化體撼地熊王暴王的黃色幻獸結晶,疾風之狐進化體風雷狂狐九尾的青色幻獸結晶具發出了閃耀的各色光芒,一瞬間,亞芠背后的銀翼一揮,深藍色,渾身裹在陣陣電蛇中的雷霆神鷹雷羽,壟罩在一陣無形強風中的風雷狂狐九尾,渾身綻出金黃色光芒,宛如高山般雄偉的撼地熊王暴王,以不亞于金焰圣獅猛炎巨大尺寸的能量體,出現在亞芠的身邊。
  當然,在亞芠的胸前,那顆屬于金焰圣獅猛炎的幻獸結晶始終都是散發出晶瑩的紅色光芒。
  四只幻獸在亞芠對敵意識的催發下,紛紛以能量體的方式現身,然后,分頭的往前面不遠處的那三個怪物打擊過去。
  一道道,藍白色的雷電,無比強烈的由雷羽的身上,往最右邊的那只怪物襲擊,搭配上猛炎口中的烈火狂噴,雷火交加之下,那只怪物龐大的身體表面立即泛起了一處又一處的的焦黑痕跡。
  當力量象征的暴王,貼近到左邊的那只怪物的身體表面,一掌又一掌的熊掌,加上口中所發出來的黃色光團貼身近擊,配合著站在遠處,一道道無影無形的真空風鐮猛往怪物身上直轟的九尾,左邊的怪物不再具有它體型龐大的優勢了。
  最后,中間的那只怪物,當它碰到了殺氣鼎盛,無限殺機的亞芠時,它只能在它自己的身體表面上夠出一層層不知什么原理所形成的綠光罩子,抵抗一次又一次,來自亞芠的雙手,一道道,遠比亞芠自己的體型還要大上數十倍的X形超大型殲爆斷月斬。
  X形的金色氣勁,一次次的撞擊在怪物的綠光罩子上,并列出強烈的金光綠芒,而它們本身所具有的強大武力,全因為亞芠及四小幻獸的近身搏斗,及體型相差太過懸殊之故,只能苦苦的挨打,而無法還擊。
  但是,它們龐大的體積卻也是它們最大的優勢,亞芠及風火水土四幻獸威力強大的攻擊,直到現在,卻是還都在它們的表層上作文章,對于它們的本體,根本就沒有用。
  但是,打久了,還是會有作用的,當亞芠本能的感覺到這三只怪物開始由原本的靜止變的向后退時,戰斗的本能讓亞芠繼續毫不留情的打擊著它們,因為,他的本能告訴他自己,絕對不可以讓這三個怪物脫離他們的攻擊范圍,不管它們是要撤退還是要重整旗鼓都一樣,錯過了這次的機會,下次,他便不再會有這種可以近身的機會了。
  一方面龐大的怪物開始以著一種令人無法置信速度飛快的往巨劍鋒的西面遠離,而亞芠與四小幻獸則對他們糾纏不休。
  幕然,一道光華燦爛的白光,由天空中忽然已著肉眼幾乎無法辨別的極快速度,往下俯沖,光烈的光華叫人無法睜開眼睛。
  強烈的光華在俯沖之際,在人眼幾乎無法辨別之下,微微的改變了它俯沖的角度,只見到光華一閃,這小太陽般的強烈光團在一瞬間,由上空,竟然硬生生的沖進了亞芠正在與之糾纏的中間那個最為巨大的怪物的體內。
  所有人都可以感覺到,當白光沖入時,那巨大的怪物忽然嚴重的扭曲起來。
  幕然轟的一聲,整個怪物乎在在全身綻放出了強烈的白光,這些白色的光柱,宛如透體而出般,穿破了怪物厚重的身軀。
  一聲駭人聽聞的虎嘯聲,由輕到重,由細到大,一**的虎嘯聲浪,由怪物的體中,透體而出。
  緊接著,怪物巨大的身軀卻像是一個大的不可思議般的煙花般,重重的炸出了綠色的煙火,強大的震波,不但將植入云霄的巨健峰給轟成了碎片,虎王坡上,受到亞芠魔法力量所保護的眾人也驚訝的發現到,亞芠那厚實到讓死神小隊所有人同時攻擊仍不為所動的結界,在這巨大的強悍震波的力量下,竟然也像張薄紙般的不堪一擊,被震波輕輕的一掽,變化為虛無。
  但是,也因為這強大結界的庇佑,所以盡管眾人被震波震的東倒西歪,但是,他們卻只奇跡般的受到了輕傷而已,但是,眼前的巨健峰在這震波的力量影響之下,卻被震成粉碎,不停的落下了巨石。
  眼看眾人就算沒死在那怪物爆炸下的震波下,也將死于那幾乎漫天鋪地的巨石下時,忽然那爆炸的中心處射出了一到白光,白光化成了一層厚的不可思議的能量層,將巨劍峰落下來的巨巖彈開。
  接著,又是一聲的綿長虎嘯聲傳出,巨大的白色身影飛下,伴隨著震撼人心的虎嘯聲,叫人由心的感到一種無法言語的震撼感動。
  在這宛如天崩地烈的浩劫下受到白色影子力量的保護下,驚魂未定的眾人終于看輕了那白影的樣子,吉爾大公受到極大的震撼,忍不住的念出了一段流傳了數千年的字句:“龍吟天下驚、虎嘯震千里、鳳鳴動九州、龜吼九淵醒”
  “白虎一嘯,千里震魂,先祖誠然不欺我,如此力量,如此威風,如此神威,天下間又有誰能與之匹敵?好個白虎,好的圣獸!”
  一只巨大的白色飛虎就在眾人艷羨的注視下,翩翩然的由空中慢慢的落到了他們面前的地面上,那一身瑩亮光彩奪目的純白毛發,在陽光下閃耀著無邊的光芒,背后那對寬廣鵬大的巨翼靈活的輕輕的拍動了幾下,帶起了陣陣的旋風后,收斂于它的背部。
  一雙粉紅色的美麗巨眼在一一的掃視過一干浩劫余生后的眾人之后,忽然,一道非男非女的渾厚聲音在眾人的腦中響起:“吾乃西方白虎,人類們,擁有太初精神波動的人類,你在哪里?”
  眾人一愣,彼此的相視一眼,又聽到白虎的聲音響起道:“與我溝通的人類呀!為何我感覺到此處有著你的精神波動了力量,但是卻完全的沒有本源的感應?”
  眾人再度的面面相覷,吉爾大公壯著膽子,問道:“尊貴的圣獸白虎,請問你是在與我們說話嗎?”
  白虎睜著一雙巨眼,看著吉爾大公,然后聲音又響起道:“人類,我感應到你是這次催生吾分身有功的人類之一,我在找與你一起催生無分身,將他強大的能量提供給吾分身,催生吾分身孵化的那最后一人,那能夠與吾溝通的最后一人。”
  眾人雖聽不太懂,但是白虎一提及供應能量給白虎卵的最后一人,曾進到白虎洞中的吉爾大公、凱琳、魯西、妃雅立即知道,白虎所說的是亞芠.
  一想到亞芠,妃雅忍不住的驚呼一聲:“亞芠!亞芠呢?他人怎么不見了?”
  眾人隨著妃雅的驚呼聲,紛紛往頭上一看,不知何時,再他們經歷那場恍若毀天滅地的爆炸時,空中的那三個怪物除了最大的那一個被白虎給破壞之外,其他兩個怪物不知何時竟然也消失不見了,而且,空中到處空蕩蕩的,亞芠的身影也消失不見了。
  一想到剛剛場巨爆,連距離如此遠的巨劍峰都承受不起的,變成了以后只能稱之為斷劍峰的樣子,那么,在那場巨爆中,與那怪物貼身相*的亞芠不就也……
  一想到這,眾人的心不由的一涼,死神小隊所有人的眼淚不禁又再度的流出來,望著天空,找尋那已經無法看見的銀色身影。
  看到了眾人的樣子,白虎知意的長嘯一聲,巨翅一展,又再度的飛往空中,連續的繞著現在該改名稱之為斷劍峰的巨劍峰,飛快的繞過了三次,然后再降到眾人面前,它道:“空中沒有任何人影,也沒有任何的跡象,所有的生命都在那一場的爆炸中被毀滅了。”
  聽到白虎這么一說,眾人這下真的是感覺到絕望了,妃雅從剛剛一直未能落下的淚水終于也落下了,無聲的飲泣讓妃雅一度的承受不了而昏厥過去。
  這下死神小隊的眾人也不由的了手腳,顧不得心中的悲痛,七手八腳的將妃雅給救醒過來,而醒來之后的妃雅卻只是面目呆滯,不言不語的坐在地上,眼中的淚水不停的由她的雙眼中流下,布滿了她的清麗臉龐,顯示出她哀漠大于心死的悲傷。
  白虎問到這道底是怎么回事?
  吉爾大公見到死神小隊即妃雅所有人都已經陷入了絕頂的哀傷中,對于白虎的問話是有聽沒有到,便自己將剛剛所發生的事,從居民失蹤的異像到現在亞芠被那場爆炸弄得粉身碎骨的是說了一遍。
  白虎聽完之后,忽然仰天發出了一聲的綿長虎嘯,虎嘯中充斥著無盡的怒氣,震的所有人心神蕩漾,連死神小隊也被白虎這聲怒嘯給叫回了心神。
  嘯罷,白虎怒道:“可惡!又是這群杷沙星人搞出來的禍,可恨要不是我在半路上感應到它們的戰艦的能量,急于趕來的話,我也不至于會消耗太多的能量,而讓它們跑掉兩艘戰艦,早知道會這樣的話,我……”
  話未說完,白虎忽然又長嘯一聲,轉頭對著虎王坡的進出小道虎吼道:“誰在那?”
  說聲一落,三道身影以著肉眼無法視清的速度橫空飛翔而來,人影一落,一道粗雄的聲音暴烈道:“來遲了一步嗎?亞芠,亞芠你在那?”
  話聲一落,三個人影也插入了白虎與眾人之間現形,來人是三個身著全身性威武幻獸鎧的青年,分別的壟罩在一陣的烈火、青風、雷電中的三個相貌英俊的年輕人,聲音即由那個身材最為高大,渾身壟罩在烈火中的青年口中發出。
  一看到他們,夜月忍不住的悲叫一聲:“亞華大哥,大哥……大哥他……他已經……”
  下一秒,夜月已經被那一個渾身罩著一團雷電,看來年紀最輕的年輕人給捉住雙肩,急問道:“亞芠,亞芠他怎么了?”夜月那斷斷續續,泣不成聲的聲音,讓這后來的三人,也就是亞芠三個哥哥感到一陣的不祥預感。
  夜月這下更是泣不成聲,哽咽道:“亞若三哥,大哥……他……你們來遲了一步呀!”
  聽出了夜月那始終不肯說出來的語意,晚來一步的亞華、亞旭、亞若三兄弟如中雷擊,這怎么可能?對于他們這最小的幼弟,他們本來是深信就算在何等的絕境中,他也應該有足夠的自保能力呀,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人中向來最為冷靜的亞旭,這次總算不失他的理智,沉聲問道:“凱特,你來說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清藍之境中相處了十多天,亞旭最為欣賞凱特這與他性格最為類似的凱特,同時也深知,此情此景,也唯有凱特能夠完整的將所有事情的來龍始末給交代的一清二楚。
  終于在凱特語帶哭音的解說下,亞旭三人終于明白亞芠竟然是為了保護眾人而壯烈犧牲的。
  聽完之后,亞華已經狂怒的咆嘯起來,渾身冒出了幾乎要連天也為之焚毀的金黃沖天烈焰,幕然,亞華對在一旁靜靜的看著他們說話的巨大白虎怒嘯道:“原來你就是白虎,好個白虎,殺我四弟的你也有份,所有傷害我四弟的人我一個也不放過,就先拿你來開刀。”
  說完,亞華雙手一展,兩道巨大的火焰往白虎射去,眾人見到這個自稱亞芠大哥的人竟然連白虎也敢攻擊,不由的大驚失色,紛紛發出了一聲的驚呼聲。
  一旁的亞旭急忙的勸說道:“大哥,這事與白虎無關,不要沖動,同時發出了一道的青綠狂風,企圖將亞華所發射的火焰給攔阻下來。”
  白虎看到火焰來襲,忽然巨口一張,一道白光射出,與亞華的火焰,亞旭的狂風,同歸于盡,然后白虎道:“人類,我能夠體諒你的心情,只怪我太過莽撞,所以才導致此事的發生,我再此向你們致上最深的歉意,不過,我倒是不認為你們所說的那人已經死去了,如果照你們所說的,那人有如此大的力量,可應該不至于這樣就死去了,你們不要傷心的太早。”
  亞旭心中一動,狂喜道:“白虎,你的意思是?”
  白虎點點它的巨頭道:“剛剛,我只是純粹的說出我剛剛在這附近觀察的結果,也許,那人是因為爆炸的力量,被吹到遠方去了,或是身受重傷的落到某處,可能是因為他現在的能量太過薄弱,所以我才找不到他,畢竟,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問他,我也不希望他就這么的消失了。”
  聽到白虎的話,眾人的心中不由的又燃起了一絲希望的火苗,盡管希望渺茫,但是,他們真的是希望亞芠真如白虎所說的這樣就好了。
  眾人松了一口氣之后,魯西忽然道:“白虎,我知道現在說這個并不是恰當的時機,但是,我還是想問一下,剛剛那些怪物到底是什么?而你的分身現在受到別人的控制但是你好像一點都不急的樣子,這又是怎么回事?”
  一聽到魯西提出除了亞華三兄弟及死神小隊外,所有人都十分關心的問題,所有人不由的都仔細的聆聽起來。
  白虎回答道:“照你們的敘述及我剛剛所見,那空中的東西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來自你們所想像不到的遙遠天際,對人類懷有強烈的報復心的杷沙星人的戰艦,這一切應該是他們所為,至于他們為什么要這樣做,你們不必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改變什么。”
  眾人聽到了白虎這么一說,雖然不服氣,但是光看亞芠那樣的人物也無法對那三個所謂戰艦的怪物造成傷害,他們也知道這是事實,無話可說。
  又聽到白虎道:“當初,我之所以生下分身,本意也是要去我的分身去對付他們,不過,現在既然我的分身已經被他們所控制,加上我的感應,分身完全的與我斷絕聯系,表示我的分身腦部組織已經是完全的受到傷害,現在已經變成了一件沒有智慧的工具了,因此,我急也沒用。”
  魯西遲疑道:“那白虎你不怕那個什么杷沙星人會把你的分身調過頭來對付你?”
  白虎大嘴一裂,應該算是在笑吧,它笑道:“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不過,因為我事先已經顧慮到這一點,已經先加了一些禁制,除了人類外,任何生物的企圖控制只會引的我的分身的拼死反抗或是自毀,因此就算杷沙星人把我的分身的大腦組織破壞,他們還是無法控制我的分身的,除非杷沙星人利用人類間接來控制我的分身才能辦到,,但是因為我的分身的力量乃處于最原始的狀態,加上現在大腦已經被破壞,再無進一步的進化的可能,對于我這經過了數千年進化的本體,根本沒有任何的威脅性,它現在的力量大約與亞華他們現在身上的生化獸,也就是你們所謂的幻獸差不多,不足為慮,你的擔心是多余的。”
  聽完了白虎的解釋,眾人這才放下了心,知道現在小白虎的威脅性不像他們想像中的那么大,他們也才不至于擔心他們會調過頭來對付他們了。
  一想到這,眾人紛紛的想起了要趕快的將今天所發生的是回去告訴自己人,加上一直在這里面對三個亞芠的哥哥,他們也擔心他們會把亞芠之死的賬算到他們的頭上。
  一個亞芠已經夠他們心驚膽跳的了,再加上他的三個連傳說中的白虎都敢斗的哥哥,眾人一想到這,不津毛骨悚然起來,連忙向眾人及白虎告辭,落荒而逃。
  今天的這場百年之約,他們誰也沒沾到好處,但是除了凱琳之外,誰也沒損失多少,總算是值得慶幸,但是,他們知道,今天的盛會,萬人的屠殺,龐大的怪物戰艦,白虎的神威,以及那一道銀色的身影,他們是想忘也忘不了了。
  魯西等人離開之后,白虎也跟著對眾人一點頭,如它來時般,又往天際飛去了,終于現場只剩下了與亞芠密切相關的人們了。
  忽然,從剛剛一直不言不語,靜靜坐著流淚的妃雅忽然站了起來,抹去臉上了淚痕,睜的一雙現在已經變的紅腫的秀麗雙眼,忽然出聲道:“我……要去找亞芠,我一定要找到他,我要告訴他很多很多我來不及要跟他說的話,我要去找他。”
  雖然眼中還有未干的淚痕,雖然雙眼依舊紅腫,雖然聲音依然沙啞,但是,語氣中的堅定,卻讓人感覺到,就算海枯石爛,就算天崩地裂,也沒有任何的人或事,可以阻擋妃雅尋找亞芠的決心,以及,妃雅那瘦弱的身子里所隱藏的激昂堅定的信心,誓尋亞芠的決心。
  “這一次,不管怎樣,我都不會讓亞芠再離開我了,我要再一次的緊緊抓住他,我將‘誓·永·不·離’。”
  一字一吐,妃雅說出了她心中最堅定的決心。
  聽到了妃雅的誓言,夜月忽然也擦干了自己的眼淚,堅定道:“對!現在不是哭的時候,有時間在這里哭的話,還不如趕快去找到大哥他。”
  “找到大哥之后,我要讓大哥知道,我可是很會哭的唷,我會哭到讓他不敢再撇下我們,我一定會的,一定會的。”
  聽著夜月言語中那好像天真下所蘊含的真誠,眾人不由的深深的震撼著那真誠、真摯的情感,死神小隊的幾個男人們不由的感到汗顏,深覺得這兩個看來最柔弱的女子卻遠比他們要來的堅強多了。
  抹去自己臉上的淚痕,全體人員雖未說出口,但是,所有人不約而同的都在心里發下了他們的誓言,誓尋亞芠的誓言。
  且不提隨后趕到的翰羅及另外一半的死神小隊再聽到亞芠的惡耗時是如何的痛心悲傷,不久之后,在整個大陸,將到處的流傳著一個無人能敵的集團到處尋人的事跡,一個屬于死神的無敵神話,一個與惡魔的再會。
  一個真真正正,降天魔神,天魔神與他的無敵死神小隊的揚威故事,一群連天在他們面前都不得不低頭伏首的神奇人物的傳奇。
  雖然,在場所有人沒人會想到,尋人的旅程是如何的漫長與艱辛,又是如何的難熬。
  但!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