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77 泣血惡魔

走出了結界的亞芠,不再的顧慮到在她身后無聲飲泣的妃雅,此刻的他,已經將自己再度的化身為銀月惡魔的型態,對天仰首長嘯一聲。
  大喝道:“就讓你們知道,銀月惡魔的血腥手段是怎樣的一個地獄光景,現在,你們已經再也沒有退路了。”
  一聲的長嘯,一句的大喝,那群心神喪失的人與魔,立即被亞芠給引了過來。
  亞芠大喝一聲,雙手銀光一閃,兩把的白金劍立即由貪狼星擬化出來,出現在亞芠的雙手上,這是亞芠頭一次的雙手出現武器。
  風的身法全力的加速,一陣幾乎無法瞧清的銀色影子在龐沱大雨中,往人群沖了過去,鮮紅色的鮮血頓時將清澈的雨水給染紅了,仿若,上天也在為這身不由己的殺戮而落下了鮮紅的血淚。
  悲慘的殺戮,就在這龐沱的大雨中無聲無息,而又無比的慘列的展開了,一場一比一萬的必死戰役。
  在這種場合,所有人皆為敵人,完全的沒有后顧之憂下,所有人,這才真正的看到了何為惡魔稱號的由來。
  那渾身浴血的身影,輕易的就奪走了一條條的生命,不管這一條生命是老、是少、是男、是女,在惡魔的眼前,他們都是一樣的,只是一個個企圖要對他不利的敵人,對于敵人,惡魔的手段,即是殺·無·赦!
  那沾滿了瘋狂的身影,混在人群中忽隱忽現,鮮血在雨水的沖刷之下,在這個虎王坡上,恍若形成了一個由血所積成的湖泊,鮮紅的血水,每一滴,都代表著一條條的人命葬身在亞芠手中的雙劍上,每一道金光閃過,所伴隨著的全是一連串的慘叫聲,又是數條的人命消失了。
  但是,惡魔這一次所碰到的對手卻跟以往完全的不同,雖然,在他的眼中,除了力氣大些,瘋狂些之外,跟他所認知的一般人沒兩樣,但是,這些敵人并不懂得什么叫畏懼,即使他殺再多人,即使地面上已經被一具具七凌八落的尸首掩蓋住了原本的青綠地面,即使鮮血已經染紅了大地,但是,敵人還是完全沒有畏懼的跡象,蜂涌的往他殺過來。
  惡魔會痛,他是人,所以當然會痛,當魔的光刃一次又一次的斬在惡魔的身上,再堅硬的盔甲也抵不過那一次次的傷害,終于,魔的光刃有機會傷害到惡魔的身體了,光刃的傷害帶給了惡魔雙倍的疼痛,但是,這雙倍的疼痛在現在的這一個時候,卻只是更激起了惡魔的怒火,讓他麻痹的神經在一次的舒活了出來,然后,榨乾自己的每一分力量,在惡魔的反擊之下,魔并竟也只是魔而已,怎么也比不上真正的惡魔,沒有魔有任何的機會將手上的光刃第二次的觸碰到惡魔的身上,傷害到惡魔的身體,觸怒到惡魔的唯一下場便是,一場粉身碎骨的葬禮在等著魔。
  最后,那些人偶,那些魔,那些失去了自己意識的人,終于也會怕了,有關惡魔的殺戮,有關鮮血的染眼,有關呼吸的停止,太多有關的有關了,那陣代表死亡化身的銀色惡魔的身影,那被惡魔帶來降臨于世間的死亡氣息,終于讓這些已經沒有思考能力的人,學會了如何用本能去體會,如何的用本能去記下,那是一種在身體的最最深處的,任何的東西或藥物也無法剝奪的本能的畏懼,那有關于死亡的銀色身影所代表的意義!
  人也好!魔也罷!終于學會了死亡的代表,就是那銀色的身影,飄揚在銀影背后的銀白長發所代表的就是死亡的巨大身影,但是,已經太晚了,那是他們犧牲了一半的同伴才獲得的本能共識。
  但是,在他們的本能并未感知到的是,惡魔再怎樣的兇殘,畢竟,他還是一個人,死神的鐮刀再利,在沾染了太多的鮮血之后,也會變的駑鈍了,死亡的氣息再快,背負了太多的生命之后,依舊會變的沉重,于是,惡魔終究還是一個人!
  背對著魔法的結界,惡魔,銀月的惡魔終究又恢復了人的身分了,疲憊的身心已經讓他的雙手發軟,枯竭的力量也讓他再也提不起腳步,但是,他也已經教會了人及魔,所謂的惡魔又是什么了,因此,人與魔只能在他的面前,在他的背后,爭著一雙雙無意識的雙眼或是不忍的眼睛,望著他,維持著十公尺的距離,沒有人或魔能夠超越這只要兩秒就可以通過的短暫距離,因為,不管是人或魔,都已經知道,那就是生與死的距離,看來雖小,但卻是生死之間那無法,也不可以跨越的鴻溝。
  但是,主掌人與魔的怪物卻已經等不及了,沒有感情的怪物并未能夠體會出那彌漫再人與魔之間的深深的畏懼,它只是一再的催促著,催促著魔與人,再去向那已經筋疲力盡的惡魔在一次的挑戰,當人與魔再一次的像惡魔踏出他們戒慎的腳步。
  掀起了腥風血雨的惡魔,終于也不知的倒下了,但是他仍再度的掙扎的站了起來,面對著一群又一群的人與魔,惡魔終于在這個時候回過頭來了,忍不住的一回頭,看一下,曾在他殺戮生涯中,帶給了他人與人之間信賴的同伴,教會他何謂情愛的女友,這一望,終于,惡魔也忍不住的墮淚了。
  一絲絲,鮮紅的血淚,不知由何而來,也許真是惡魔的血淚,慢慢的由惡魔的臉形面甲上,由他的頭,落入了他由鮮紅的晶石鑲崁的雙眼,在眼框里打個滾,然后,在他的冷硬臉龐上,留下了兩條的鮮紅。
  看到這一景象,惡魔的同伴們終于忍不住的落淚了,粗豪如力奧,捶胸頓足的大嚎道:“頭兒,快回來,頭兒,已經夠了,讓我們幫你,已經夠了。”雄壯的身軀不斷的撞擊著那似無形,但卻堅硬無比的隔開了他與惡魔之間的結界,爆起了層層的閃光。
  冷靜如凱特,自從跟在惡魔的身邊之后,便一直的致力于修習惡魔所教會他的第一課,冷靜,而他也確實做到了,但是,此刻,他卻也怎么都冷靜不了,悲叫道:“頭兒,我終于知道了,為什么頭一次的見面,那場殺戮,我會感覺到悲哀了,因為,頭兒你是人,不是真正的惡魔,所以會哭會笑,只是,你將笑給了我們,而淚,卻在一場又一場的違反你心意的殺戮中,盡情了流下,那飛揚的鮮血就是頭兒你所留的淚呀,那么鮮紅,那么的多,那樣的悲哀,頭兒,不要再流淚了,你的淚就讓我來代替你流吧,請你不要再悲傷了,回來吧!”
  活潑如夜月,此時,取代了活潑的笑容的是一陣又一陣的悲傷大哭,淚!是她唯一所能說的出口的,陣陣的大哥的呼喚,宛如稚子呼親,令人不忍聞之。
  令人聞風喪膽的死神小隊,此時,卻只是一群又一群抱頭痛哭的悲傷的人。
  而曾對惡魔許心相愛的妃雅呢?趴在離惡魔最近的結界處,一次又一次的,口中喃喃的念道:“亞芠,你回來呀!快回到我的身邊來,我有好多的話想要對你說,我好想好想對你說,拜托你,給我機會好不好,我真的好想讓你聽聽我怎么說,好不好,亞芠,你快回來好不好!”
  一聲聲的呼喚,宛如杜鵑泣血,令人聞之落淚,她,無淚!因為,淚在流出眼框之前,已經讓心底那悲傷的火焰蒸干了,所以,她,無淚!因為,她已經無淚了!
  但是,在這時,有人出聲了:“你們到底在哭什么?不是已經知道了,白虎會來,到時候,我們都有活命的機會,既然他能做出這么結實的結界,呆在結界里直到白虎來不是很好嗎?是他自己喜歡殺人,所以他才會出去殺人的。”
  “既然喜歡殺人,那么,總有一天會讓人殺死是一定的,現在只是他的報應來了,你們又何必替他哭?這殺人兇手,連小孩子也能下的了手,你們真當他是個大英雄嗎?”
  力奧猛然一回頭,暴怒道:“賤女人,你說什么,再說一次?”對著剛剛出口傷人的人,力奧不由的暴怒連連,對著她,凱琳狂吼。
  凱琳也怒道:“賤男人,要我說,我就說,還怕你不成,我說,你又何必去撞那結界,那可是你的大英雄為保護我們而設下的,萬一撞破了,那我們豈不是糟了,你想死,我們可還不想死!”
  力奧這下狂怒了,爆吼著往凱琳沖去,但是,卻被凱特攔住,凱特恢復冷靜道:“力奧,別沖動,她說的對,我們不能辜負頭兒的一番苦心。”
  力奧掙扎道:“凱特,放開我,我要活劈了這個賤女人,她竟……她竟然這樣的……”
  話未說完,狂怒中的力奧已經被凱特一手制住了,動彈不得。
  凱琳見狀,諷刺道:“看吧!連你自己人都因為想活下去,而制住你,不讓你亂來,你知道了吧,大笨牛,那人純粹的只是因為想殺人,所以才會搞成這樣子,怨不得別人。”凱琳得意的笑聲讓力奧氣的差點昏過去。
  凱特有禮的對著凱琳道:“凱琳少城主,感謝你提醒了我,不讓力奧因為一時的沖動而壞了我們頭兒的一番苦心,謝謝你。”
  凱琳得意的眼神一飄急怒中的力奧,似乎在說,看吧,她說的沒錯吧!
  隨即,又聽到凱特有禮道:“但是,你污辱了我們的頭兒,等于污辱了我們心目中的神,我以銀月惡魔座下死神小隊小隊長的身分對天發誓,錯過了今天,如果我還能活著,那么,我將不顧一切的制你于死地,即使毀滅你的迦闐汐城也在所不惜。”
  聽到凱特的毒誓,凱琳臉上的得意笑容也不由的一滯,接著,所有人又聽到一陣整齊的聲音轟然道:“以銀月惡魔座下死神小隊之榮譽起誓,畢生終將制你于死地。”聲音之大,眼神之陰郁,殺氣之盛,讓凱琳這天之驕女終于被嚇的坐倒在地上,心中一陣的后悔著剛剛的一時嘴快。
  忽然,夜月走過來,溫柔的扶起了凱琳,凱琳以為是她的那位的師姊妹,說了聲謝謝,誰知道,抬頭一看,卻看到了夜月臉上陰森的笑容,認出了夜月是亞芠的人,不由的一愣,還來不及反應,兩個火辣辣的耳光已經讓她暈頭轉向了。
  接著,夜月冷森森的道:“他們都是真正的英雄,是好漢子,所以他們不打女人,但是,我打,因為,我是女人。”
  “看清楚,你是因為誰而能在這里口出狂言的?兇手是嗎?你的心腸很好嗎?看清楚,是哪一個兇手承擔起那個慘忍血腥的惡名,讓敵人不再派出戰力低弱的老弱婦孺,是那一個殺手讓自己的雙手沾滿了婦女稚子的血腥,讓你這好心腸的人不用再沾上婦女稚子的鮮血?”蠻橫的將凱琳扭向正站在人與魔面前的亞芠,逼他看著,同時,所有人聽到夜月的話,這才想起,從剛剛到現在,場中都是些壯青年,沒有半個老弱婦孺稚子,他們終于想起了亞芠剛剛那極度兇殘的手段,原來他是藉此讓敵人知道,再派些老弱婦孺來是沒用的,也體會到亞芠的隱藏在血腥下的苦心,讓老弱婦孺幸免于戰斗中死亡,也消除了他們的心病,但是卻讓自己獨染上了不該有的血腥。
  將凱琳又扭回來,夜月再度的冷森道:“你不是身分極為嬌貴的少城主嗎?你不是一個天之嬌驕女嗎?你理想的夢中人不是應該是一個大仁大義的英雄嗎?這個大英雄不是應該跪在地上,乞求你的賜愛嗎?”
  “可惜我大哥不是個大英雄,他的確是大仁大義,但是,他從不認為他是一個大英雄,而且他的雙手也沾滿了血腥,你的英雄應該不是哪種雙手沾滿了血腥的人吧!可惜,他并不是你的大英雄,因為,這個雙手沾滿了血腥的人,他不會跪在地上向你乞愛,他不會因為任何人而改變他自己,他自己,包括我們在內,也從來沒想到他是一個大英雄,他冷酷,他無情,他狠辣,他冷血,他高傲,但是,他還是我大哥,還是我們最尊敬的人,還是她最愛人,因為他就是他,不是你的大英雄。”
  “看清楚沒,那個她,身分比你高,地位比你高,長的比你漂亮,才情比你好,她才是真正的天之嬌嬌女,而你,只是一個被寵壞的小女孩,正日夢想著你的大英雄,我大哥很具有吸引力吧,會讓你看的目不轉睛的吧,可是,他的眼中并沒有你的存在,知道嗎,被寵壞的小女孩,吃不到葡萄不要說葡萄酸,你只能恨你自己為什么不夠高,讓你能吃到甜美的葡萄,小女孩,以后別再亂說話了,因為,你已經惹到了兩個十大高手,及一群會為你及你自己的家人帶來滅亡之災的殺手了,記得,如果過了今天,你還能夠活著,那就趕快回去像你的家人哭訴,說你已經惹到不能惹的人了,一群真真正正在原曙城里,掀起了焚城烈焰,雙手沾滿了血腥的殺手,你已經將死神的鐮刀親自拿回去自己的家中,架在自己家人的脖子上了。”說完,夜月在給了凱林兩個耳光子,然后將她扔回她的師姊妹的身上,頭也不回的走回到結界的旁邊。
  而眾人聽到了夜月的話,這也才了解到凱琳為什么會在這結骨眼上,說出了那不知輕重的話,原來是她不知不覺間被亞芠的魅力所惑,但是亞芠卻自始至終完全的沒將她放在眼中,所以才會讓她由愛生恨的說出那一番話來,應該是存著自己得不到,別人也別想要得到的心理吧!
  只是,這事怎么會發生呢?從頭自尾,亞芠與他們認識也不過是八天,在這八天中,見面的機會更是少的可憐,怎么凱琳會喜歡上亞芠?
  但是看到凱琳臉上那百味雜陳,臉上一陣青一陣紅的樣子,卻沒有出言反駁夜月的話,根據他們對凱琳這嬌嬌女的了解,的確不可思議,也唯有這樣才能夠解釋,吉爾與魯西相視一眼,暗嘆,真是唯有女人才足以了解女人,而凱琳,正如夜月所說的,她還未長大呀!
  這時,妃雅處忽然傳來的一聲的驚呼道:“亞芠,你在做什么?”
  眾人忙轉頭一看,卻見到,敵人已經來到了亞芠面前不到五步之處,亞芠卻忽然的將貪狼星解除鎧化,露出他的真身來,難怪妃雅會驚呼出聲來,這不擺明是自找死路嗎?
  但是,彷佛妃雅悲切的呼聲已經透過這一道完全不透聲的封鎖結界,傳到亞芠的耳邊,亞芠忽然的轉頭的對妃雅一笑,笑容極為的燦爛,但是這燦爛的笑容卻給了眾人一種不詳的預感,彷佛是死亡的微笑。
  忽然,所有人見到亞芠忽然的由懷中拿出了一個東西,往自己的左臂上一扎,將那東西里面的東西給注進了自己的身體里,眾人皆不知道亞芠為何么要這么做?
  現場中,只有亞芠自己知道,這東西是他在原曙城的王宮里,在與暗魔戰斗后,所拾來的戰利品,神化劑,本來他只是想要查查看,這神化劑到底是什么做成的,但是沒想到,卻是用在自己身上。
  但是,這也是亞芠的最后一著了,他記得,當初暗魔部隊在注射神化劑之后,力量突不可思議的增加,雖然因此人陷入了瘋狂,也不知道最后是不是能夠恢復,但是,面對這一群完全喪失人性的人,亞芠唯有也拋去自己的人性,期望這神化劑可以讓他滋生出力量來,就算陷入瘋狂中也不要緊,反正,他早已打定主意,要施展出他那只有施展過一次,極度危險,可能會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地步的瘋狂禁招-瘋狂焰心了。
  瘋狂,只是瘋狂焰心當中必須要的一部分的基礎而已!
  感覺到神化劑那不知道什么做成的成分在體內不斷的流竄著,身體不可思議兼不正常發起熱來,一點一滴的力量開始在體內滋生著,感覺到體內那不正常的高溫,正不斷的侵蝕著他的意志,亞芠唯一怕的是現在如果人跟魔對他發動突襲的話,那么,他就完全無還手余地的含恨而死,所幸,他剛剛的表現深入這群人與魔的心中,再加上亞芠那反常的解除鎧化,讓人跟魔反而不敢輕易的對亞芠發動攻勢,只在措手可得的范圍中,包圍著亞芠,但是卻沒有人敢動手。
  亞芠見狀心中稍微的安心,趁著自己還有一點的理智,亞芠愛憐的摸摸貪狼星那一身沾染了鮮紅的漂亮長毛,辛苦的笑道:“小星,這段日子里,真是辛苦你了,讓你陪我吃了這么多的苦,我真的是對不起你,知道嗎?白虎說你是獸王的兩個半身之一的太初喔,是統領著天下所有幻獸的幻獸之王,是幻獸中最尊貴的存在,連四圣獸也是你的手下,你不該陪我這沒出息的人一起死的,去吧小星,身為獸王太初的你,就算沒有我也一定可以活下去,更何況,現在的你也已經有了神之鉆提供你能量及五小幻獸當你的護衛,去吧,你沒必要陪我一起死,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將來有一天,成為真正獸王太初的你,如果還記的有我這么一個沒出息的朋友的話,那么,就請你跟五小幻獸回來這里看看我好了,我是說如果……”
  似懂非懂的貪狼星雖然不是很了解亞芠在說些什么,及他現在正慢慢的變成渾沌的腦中在想些什么,但是,它還是很輕易的就可以感覺到亞芠心中的那股極度的不舍,及迫切的要它帶著五小幻獸離開他越遠越好,不要再回來的矛盾情感,貪狼星嗚嗚咿咿的繞著亞芠直轉圈,不時的將自己的大頭企圖要鉆進亞芠的懷中,連自異變以來,平常就一直藏在它長毛中,鎧化后也隱藏在它厚實的盔甲中不離身的五小幻獸這時感覺到亞芠及貪狼星的異狀,也紛紛的由貪狼星的長毛中鉆了出來,隨著貪狼星,咿咿呀呀繞著亞芠一陣的轉圈亂飛,但是,如同貪狼星一般,被亞芠毫不留情的一把推開了它們平常的習以為常的撒嬌舉動。
  不久,人跟魔終于再也耐不住他們身后的意志的催動,紛紛的發出了一聲的怒吼,開始往亞芠撲來。
  亞芠臉色一變,忽然大吼一聲道:“小星,叫你走沒聽到嗎?”說完,亞芠忽然狠狠的抓起貪狼星龐大的身軀,往外猛的一丟,連五小幻獸也無一幸免,望著貪狼星級五小幻獸的去向,亞芠喃喃道:“小星,別了!”
  說完,亞芠再度的轉頭看向妃雅、夜月、力奧、凱特,及每一個隨他來的死神小隊隊員那熱淚盈框的樣子,深深的將他們記在腦中,同時,妃雅等人也看見了亞芠眼中那**裸的訣別眼神,當下,每一個人都哭的更大聲了。
  亞芠喃喃道:“再殺最后一場,凱特他們應該是可以有足夠的力量保護妃雅一起逃生天了!”
  直到他被失去理智的人群淹沒,亞芠的眼光始終未離妃雅等人,最后的念頭是,不知道爺爺會不會怪我不孝?大哥可能會想狠狠的揍我一頓吧!二哥也許會罵我聰明一世糊涂一時吧!三哥可能又會怪自己了吧,不過,三哥,這是我自己的選擇,你可不要怪自己呀!還有,另外一半的死神小隊,來不及跟你們訣別了……
  當最后的一點意識消失后,在蠢動不休的人群中,忽然的傳出了一陣震天的非人吼聲,然后,隨著這一聲怪異的吼聲,一道冒著紅煙,遠遠看去,就像是一道著了火的人型野獸,由人群中脫身而出,然后,又是一聲的怒吼,調頭撲進人群中,鮮血的龐沱大雨又再度的下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