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75 獸王真相

當亞芠等人在能量石的光輝照耀下,走了不知道多久的時間,穿過了彷佛遠無止境的漆黑地道后,終于來到了他們夢寐以求的地方了。
  眾人雖然都是頭一次來到這里,但是,每個人的祖先都詳細的記載了這一個白虎卵的所在地的樣子,因此,當眾人看到漆黑的地道開始在前端出現了一抹的嫣紅之后,所有人不約而同的加快了腳步,因為,讓他們期盼已久的地方終于到了。
  來到了嫣紅處,眾人這才知道,這是一個大的不可思議的空間,在他們個人前幾代的記載中,他們知道這個白虎卵所在的空間是一個方圓半徑五十公尺大的立體半圓形,但是,當他們真正的踏進去時,才真正的感受到前幾代未能訴諸于字行間的震撼。
  光華的可以鑒人的圓頂及地面,清晰的照耀出了眾人的身影,訪若無窮的紅光反射,將整個空間照耀的無比的紅亮,令他們無法清楚的看清了這個洞窟的界線,反而給眾人一種這個洞窟的寬廣是無窮大的感覺。
  一方面震撼于眼前所看到的景象,一方面,眾人的眼光卻也不由自主的來到了這個空間的中心處,那個紅色光源的來源處。
  眾人來到那光源處一看,那是一個懸在五公尺高的半空中,一顆直徑約五十公分大的紅色的團狀東西,由地下及圓頂上,分別的延伸出了一根白色的絲狀物,密密麻麻的將這顆五十公分大的東西給包圍住了。
  那一上一下的白色光絲,深入巖石中,偶有紅光閃過消失在那團狀物中,立即引起了團狀物的輕微收縮,彷佛當中有什么東西在動一樣,眾人立即知道,那東西一定就是白虎卵了。
  眾人贊嘆的看著眼前的景象,毫不猶豫的往前的走到這白虎卵的面前,仰頭仔細的看著這一顆白虎卵。
  同時,眾人的心中同時的泛起了一陣的猶豫,在座的任何人都清楚的知道了一件的事實,那就是,不管是誰,只要他擁有了這顆卵中的東西所孵化出來的東西,那就代表他就具有了稱雄整個大陸,甚至是整的世界的雄厚實力,不管是誰!
  好半響,就在眾人終于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時候,所有人你望我我望你的,所有人的心同時的考慮到一件事。
  在歷代的記載中,重復的說明了一件事,在對白虎卵輸入精神力量之后,人也隨之的陷入昏迷不醒中,在這一個身邊的同伴都是敵人的環境中,誰也沒有那個把握說,在自己昏迷之后,旁邊的敵人不會對自己不利的。
  再退一萬步講,就算自己沒有受到傷害,那萬一在自己昏迷之后,剛好白虎醒來了之后,那自己豈不是讓別人白白的得到?
  所幸,前幾代中已經找出了方法,吉爾大公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小布袋來,及一堆的紙來,道:“那么,按照以前的慣例,我這里準備了一個小布袋及一些紙條,上面書寫了一到八個號碼,待會,我將這紙條放進帶子中,由我開始,每個人都抽出了一個紙條,上面的號碼即是這次每個人輪流的輸進精神力量的順序。”
  “當然,如果有人不信任我的話,那么,你們也可以過來檢查這八張紙條,或是拿出自己準備的東西也可以。”吉爾大公又補充道。
  一旁的魯西道:“大公既然這么說了,我們當然信任您了,只是,萬一這白虎真的在我們這次的聚會中孵化出來,那么我們是不是也要像祖先們前幾次的協議那樣,先等所有昏迷中的人醒過來后再協議到底這白虎是落誰家。”
  吉爾大公理所當然的說道:“當然也是這樣了,不然,在這里我們就先自相殘殺了,又何必說要這樣決定先后順序?”其他人也點頭附和著。
  當然,所有人的心中也都是雪亮的,如果白虎真的孵化出來了,那么,真正到最后誰是贏家那還說不一定呢!要不然,眾人帶人來是帶假的嗎?
  就在一陣的假意推托及推讓中,所有人一一的伸手到袋子里抽出了簽,結果是幾家歡樂幾家愁,最先提議的吉爾大公竟然是第一個,接著是凱琳,第三是賈濟,亞芠排在第四,在他之后是迦嵐,第六是魯西,第七是基列,最后則是妃雅。
  在眾人緊張的注目下,吉爾大公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走到那根由地面上往上延伸連接白虎卵的下方的那一根雪白近乎透明的拇指粗光絲前,慢慢的將自己的右手伸出,望了眾人一眼后,一咬牙,用力的握了下去。
  當吉爾大公將這根光絲握住之后,所有人立即的看到了光絲隨即的閃過了一絲絲的紅光,迅速的沿著吉爾大公的手往吉爾大公的身上潛入,吉爾大公輕哼一聲,身上先是被著陣陣的紅光弄得渾身一陣火紅,好像吉爾大公被這紅光給包圍住了。
  隨之,紅光消失在吉爾大公的身體里,不久,吉爾大公似乎感覺到非常的痛苦,大叫一聲:“頭,我的頭!”
  隨即,在吉爾大公的額頭上浮出了一陣強烈的銀光,銀光一出現即化成一道銀色的光柱,投往半空中的白虎卵上。
  隨著銀光的消失在白虎卵上,白虎卵開始的一連串的激烈的震動。
  吉爾大公的頭上的銀光足足的投射了快兩分鐘之后,銀光最后才消失,在這短短的兩分鐘之間,眾人不由的看的一陣的膽戰心驚,渾然不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眾人中,亞芠倒是若又所思,對這光景,他一點也不會覺的陌生,因為,這與他家傳的回生訣實在是太過于相似了,差別只在于,他以前對貪狼星所施展的回生訣,當中所有轉嫁給貪狼星的力量全部都是他依自己本身的意愿,透過回生訣的特殊運勁方法,將自己的全部能量半強迫的逼出,轉嫁到貪狼星的身上,但是,這白虎在吸收精神力量好像是透過那紅光的作用,強制的將人的精神力量逼出讓它吸收的。
  亞芠仔細的看著吉爾大公,當吉爾大公頭上的銀光即將消失之際,亞芠立即的往前的一跨步,在眾人的驚訝瞪視下,伸手往吉爾大公的背后一托,剛好接住了吉爾大公松開握住光絲的手后變的軟弱無力的身子。
  隨即右手一到吉爾大公的額頭上,銀光一閃,眾人齊驚呼一聲,當中的魯西及凱琳甚至喝問道:“亞芠你在干什么?”
  但是,原本在眾人的觀念里應該已經因為精神力量喪失而陷入昏迷中的吉爾大公卻忽然的舉起手來,阻止了眾人的*近,同時道:“隆客卿,多謝你的幫助,我已經好多了,你不用在浪費力量了。”說著,吉爾大公忽然的站了起來,只是臉上顯的比較沒有精神多了。
  亞芠一向寒氣甚濃的臉上浮出了一抹笑容,道:“我猜的果然沒錯,這白虎要的是人類的精神能量,但是因為它所用的方式太過于霸道與激烈,所以會造成提供力量給它的人因為一時之間喪失過多的精神力量,因而導致大腦一時間承受不住,因此而導致昏眩,甚至昏迷。”
  “大公,剛剛我已經用我的精神力量刺激你的腦部,現在,你的腦部應該已經慢慢的在恢復了,至不濟,只要好好的修養大半年,你就可以恢復了,而且,因為大公你是專門修練真氣的高手,所以這對你完全沒有影響,頂多是讓你的精神比較無法集中而已,至于專門修練魔法的,那可能會比較慘,因為精神力量正是魔法的力量來源,因此,精神力量被白虎所吸收的話,那就無法再短時間內復原,但是因為修練魔法的人對于鍛煉精神力方面都是各有一套本事,所以恢復的反而會比大公你快多了。”說到一半,亞芠若有所指的望了賈濟一眼。
  吉爾大公及賈濟聽到亞芠這么一說,感激的對著亞芠露出了感激的一笑,亞芠的解釋不由的釋去了他們心中的那快的大石,尤其吉爾大公身受亞芠的幫助,更是萬分的感激,起碼,亞芠已經讓他維持的清醒的狀態,而且也讓他知道自己還有自保的能力,這等于是對他有著與救命相同的恩情。
  當然,其他人在聽到亞芠的解說之后,也同樣的放下了心頭的大石。
  待吉爾大公退到一邊之后,凱琳也跟著上來,亞芠干脆就站在光絲的旁邊,等待等一下救護凱琳。
  事實上,剛剛亞芠的動作是純粹的出自一股直覺,他總是覺得再虎王坡上的氣氛十分不妙,等一下萬一白虎沒有孵化的話,那等到他們所有人都清醒過來之后再回到虎王坡,卻又不知道會是怎樣的光景,所以,他想,越早回去總是越好的,更何況,那些怪物若真有什么意圖的話,多一個高手總是多一分的保障。
  所以他才會與他一貫的做法不同,出手助人,但是他卻不知道,他這無心之舉,已經為他贏得了眾多實力強大的盟友了。
  不久,凱琳也輸完她的精神力量了,只是,雖然同樣是練武之人,并未向魔法師那樣刻意的鍛煉自己的精神力量,但是,畢竟吉爾大公修練較久,功力較為深厚,因此,無形中,吉爾大公的精神力量也比凱琳大上許多,剛剛吉爾大公足足兩分鐘,但是,凱琳卻連一分鐘不到就已經宣告力竭,被亞芠扶下救援,無形中,高下立見。
  接著,輪到賈濟了,賈濟不愧是專修魔法的高手,又是圣魔導的團長,果然與眾不同,賈濟一直的支撐了快十多分鐘,這才將自己的精神力量給完全的輸給了白虎,但是,他也最慘的,亞芠光是要讓他維持清醒就足足的花了快一分鐘,而不是像吉爾大公與凱琳那樣,幾秒鐘就解決了,而且,賈濟也只是維持清醒而已,他根本幾乎連站的力量也沒有,瞧的一旁同樣專修魔法的迦嵐一陣心驚膽跳,尤其是迦嵐又是排在亞芠的后面,亞芠在輸完精神力量之后,肯定連自保都成問題,別說要來支援他了。
  不經意的,迦嵐的眼光掃過基列,卻看到基列正定定的望著他,然后像是不經意的抓抓脖子,迦嵐的臉色頓時一變,兩眼立即的往亞芠的方向看去,只是,眾人現在正萬分注意的往著現場唯一一個有能力支援其他人的亞芠,現在亞芠正要開始輸送他的精神力量,因此,誰也沒有注意到基列及迦嵐的小動作。
  亞芠慢慢的將自己的手給握上那根光絲,如同前幾次,紅色光芒開始入侵亞芠的身體,亞芠可以感覺到,這些光芒的力量先是在他的全身游走,然后在一口氣的往他的頭部沖過去,亞芠本能反應的動員他全身的精神力量,對抗這紅光的力量。
  只是,這些紅光似乎是無止盡的往他的體內沖入,而且力量又奇大,逼的亞芠動員了他全身的精神力量要將這紅光給逼出體外,而他也正慢慢的做到了,但是,就在亞芠要將這些紅光給逼出體外之際,卻又忽然的感覺到紅光的力量又增大了許多,幾乎讓他快要支撐不了。
  亞芠先是心中一急,隨即又想到,他是要將他自己的精神力量給提供給白虎,而不是要與白虎相對抗,這么一想,他便放松自己,任由這些紅光了力量將他的精神力量逼出。
  只是他沒想到,他這一放松,除了在頭部的精神力量之外,其他他習慣散布在周身經脈中的那三成的精神力量卻反而安然的返回自己的經脈中繼續潛伏,而紅光卻也不理這些散布在周身的經脈,全數往他的頭部,逼出那七成的精神力量,看來,這紅光會逼出人的精神力量并非是有人在操縱,而只是一種白虎的本能反應,收集它成長所需的能量而已。
  而這廂亞芠安心的任由紅光逼出他的精神力量,那廂,妃雅等人卻看的心驚膽跳的。
  在他們的眼中,剛開始時,亞芠跟前面的三個人一樣,伸手握住光絲讓紅光入體,但是,接下來,所有人卻看到,就在紅光侵入亞芠體內不久之后,亞芠忽然的全身綻放出強烈的銀光來,完全的與剛剛的三人不同,隨即,就在亞芠身上的銀光要將紅光逼出之際,卻又看到光絲忽然的又充滿了紅光,幾乎將整跟原來透白的光絲變成深紅,然后紅光開始大盛,緊接著,在紅光大盛之后,亞芠身上的銀光卻又反常的忽然收斂無蹤,任由紅光透體而入,進而逼出了亞芠精神力量的銀色光柱,往白虎卵射去。
  經過了前幾次的經驗,眾人已經知道,這銀光便是人的精神力量的具體化的光芒,只是,眾人沒想到亞雯的精神力量竟然會大到可以將他整個人給填滿,而不像其他人一樣只有在頭部發光而已。
  但是,旁觀的人吃驚,身自在其中的亞芠卻更吃驚,因為,當他額頭所發出的精神力量的光柱一接觸到白虎卵時,他立即感覺到一陣奇異的意念順著他的精神力量,逆向而回,將意念投入他的腦海中,那種感覺好像他平常在與貪狼星作心靈溝通時一樣。
  當這股意念投諸在亞芠的腦海中時,化成了一陣非男非女的奇特聲音在亞芠的腦海中回響著:“吾乃西方白虎,‘太初’我藉著分身感應到你的能源在流入我的分身中,‘太初’原來你還活著,我們都以為你已經枯萎而亡了呢!”
  亞芠一愣,太初?什么太初?這個自稱西方白虎的奇異意念的聲音為何會說他是太初,還說他的精神力量是太初的能源?
  亞芠試著在自己的精神力量內加入了自己的意念,問道:“太初是誰?為何又會說我的精神力量是太初的能量?你真的是白虎?”
  幾乎是在同一瞬間,亞芠就接獲到回應了:“人類?你是人類?為何人類的你會讓我感覺到太初的精神波動?”
  又道:“太初乃吾等生化獸,亦即你們人類所說的幻獸的最終司令塔-‘獸王’的兩個半身之一的未完成的那一個,而獸王是統領所有生化獸協助人類參與銀河大戰,是生化獸中的王者,太初之名及謂最初的生化獸之意,另一半身名之為太始。”
  “吾乃獸王之四方獸靈,現為與其他三靈共同守護太陽系,為負責西方宙域的白虎,亦即你們人類口中的四方守護圣獸中的西方圣獸白虎。”
  聽到這白虎的解釋,亞芠一時之間,幾乎不敢相信他所聽到的事,雖則當中他有很多的名詞無法理解,但是,重要的部分他卻聽的一清二楚,他終于知道,不但白虎是真的存在,就連其他的圣獸青龍、朱雀、玄武,也是真的存在,而且還真的是名副其實的守護圣獸,共同守護著什么太陽系的四周。
  而且,在四圣獸之上,還有著一個叫做獸王的家伙統領著它們,不,不但是統領著它們而已,照白虎的話來說,是統領著所有的生化獸,也就是幻獸。
  但是,最重要的是,白虎還沒有解釋為什么它會將他誤認為那個什么未完成的獸王半身的太初?
  將這意念傳出去給白虎,白虎回應道:“這也是我想問你的,人類,為什么人類的你會有太初的精神波動,因而讓我誤認你是太初?”
  亞芠心中一動,忙問道:“白虎,你所說的太初長什么樣子?是不是一只狼?”
  白虎很干脆的答道:“不知道,當初,我們誕生之后,負責守護的太始接著誕生,但是攻擊的太初卻在完成一半的時候,就遭遇了那場毀滅性的災難,結果,我們基于本能的帶著無法移動的太始逃出來后,在太始的指揮下,負起了保衛太陽系的使命,因此,對于太初的印象只在于它的精神波動,最后一次見到它時,它還在培養槽里,還未成型。”
  亞芠一聽即知,所謂的毀滅性災難必定是指大破滅,而培養槽,雖然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兒,但是一聽就知道一定是指那類可以培養幻獸的東西,大概像個槽狀吧,所以才會稱為培養槽。
  又聽到白虎說道:“不過,聽你這么一說,我倒想起來了,我們的創造者曾說過,要將太初培養成狼般敏捷及攻擊性的生物,所以太初如果有完成的話,是狼型的可能性非常大。”
  一聽到這,亞芠心中頓時了然,因為,貪狼星就正好是一只沃夫(狼)系的幻獸,而且,因為他曾三次的在貪狼星身上施出了回生訣,所以造成了他現在跟貪狼星在精神上幾乎是融為一體,完全沒有絲毫的分別,也唯有如此,他才能夠解釋貪狼星那與眾不同的地方,也才可以解釋出為何那三只白金龍會伏首稱臣!
  正想對白虎解釋時,忽然感到自己的精神力量已經到達了盡頭,白虎又傳過來一陣的意念道:“你的精神力量快沒了,吾之分身也即將在你的力量下誕生,我們的聯系即將斷了,你在原地等我,我馬上過去。”
  隨著白虎的意念傳來,亞芠還來不及回應,他就已經感覺一陣的頭昏腦脹,不由的松開了握住了光絲的右手,同時,長達快半小時的精神力量傳輸也終告結束。
  亞芠等不及將自己恢復過來,謹記著白虎的最后一句話,脫口而出道:“白虎即將降臨……”
  不過,所有人都將亞芠那脫口說出真正的白虎即將降臨的話解釋成白虎卵即將誕生。
  因為在所有人的眼中,當亞芠開始輸送精神力量時,他那超逾常人數十倍的龐大精神力量的銀色光芒立即的讓原本火紅色的白虎卵轉變成銀光閃閃,煞是好看。
  同時,原本光滑平整的表面也露出了龜裂的痕跡,里面的白虎正掙扎的要由卵中孵化出來。
  就再此時,誰也沒想到,基列及迦嵐竟然會突然的起而發難,迦嵐迅速的念出了一連串的咒語,雙手發出了一大片的青光,往正關注的圍在白虎卵四周看著即將出世的白虎的吉爾大公、魯西、凱琳三人頭上落下,一瞬間,將他們三個人給困在青光中無法動彈。
  基列則由雙手冒出了白光,分別的射出了兩道的白色的光芒,然后一個的用力躍起,在半空中接下了那個被兩道白光同時射斷連接它上下兩端光絲,尚未完全的孵化出來的白虎卵。
  而亞芠則被跑過來的妃雅給扶住了,看到剛剛發生的異變,妃雅驚訝的忍不住的一聲驚呼出來。
  落回地面之后,懷里摟著白虎卵,感覺到小白虎正掙扎的要從卵中出來,基列得意的大笑道:“哈哈哈哈,白虎是我的了,白虎是我的了。”
  忽然,一生冷冷的聲音道:“只怕未必!”
  基列的笑聲嘎然而止,轉頭一看,卻是被妃雅撐著免強站起來的亞芠所發的。
  基列先是驚疑不定的看著亞芠,隨即又注意到亞芠旁邊那伸出一只手撐著亞芠那搖搖欲墬的身體的妃雅,隨即輕蔑的又大笑道:“哈哈,真是笑死人了,就憑你,一個要*女人支撐的可憐蟲?”
  亞芠對妃雅一示意,妃雅微微一笑的松開了扶住了他身體的手,往后退了幾步,亞芠身上忽然的冒出了淡淡的銀光,然后這些銀光往他的頭部集中。
  隨即,亞芠冷冷的聲音在銀光中又傳了出來道:“也許你不知道,我的精神力量不但足以催生白虎,而且還能夠有剩余的。”
  “更何況,我也忘記告訴你們了,在我的體內共有兩種的力量,一種就是你們都知道的精神力量,另外一種……是你們所不知道的-真氣力量。”隨著亞芠的話,他身上的銀光突兀的一斂,然后,天心真氣的金色光芒開始再他身上到處的流逸,強烈的金芒,叫人無法去直視他。
  看到亞芠身上的金色光芒,基列驚呼一聲,大叫道:“迦嵐,賈濟,還不快來幫忙。”
  說完,基列一個猛轉頭,抱著白虎,往那通往外面的地道沖去。
  亞芠冷冷的一笑,就要追去,但是,迦嵐卻忽然的擋在亞芠的面前,接著,原本剛剛在一旁的賈濟竟然也掙扎著他極度虛弱的身體,與迦嵐一樣,擋在亞芠的面前。
  妃雅見狀忙道:“迦嵐少祭司,賈濟團長,你們為何要聽基列的話?”
  迦嵐歉然的對妃雅一笑道:“妃雅城主,真是抱歉,我也不想與你及亞芠兄為敵,實在是我有著苦衷,尚請亞芠兄看在小弟的面子上,暫且留步,讓基列他將白虎帶走,事后,我再向亞芠兄道歉。”
  亞芠看一下剛剛被加嵐那出奇不意所發出的青光困在其中而掙扎不休的魯西三人,再轉過頭來陰郁的看一下面露苦澀的迦嵐及雖然連站都站不太穩,但是仍固執的支撐在亞芠他的面前,阻擋他的去路的賈濟。
  幕然,亞芠忽然冷酷道:“不管你們有任何的苦衷,阻擋我的去路就是我的敵人,與我為敵就只有一個下場,那即是‘殺·無·赦’!”
  亞芠身后的妃雅驚呼一聲,她很清楚的知道,亞芠所謂的敵人對他而言是何種意義,那是表示亞芠出手絕對不會留情的,他絕對會做到殺無赦的。
  妃雅正想出言再勸迦嵐及賈濟,賈濟已經喃喃道:“殺無赦嗎?死了到好!”
  聽到賈際的話,妃雅心中不由的一軟,出聲勸道:“亞芠,反正我們志不在白虎,就算讓基列得去了,我們也沒有關系呀!我看他們好像有什么苦衷的,你們就饒過他們好不好?”央求著亞芠手下留情,妃雅忍不住的拉拉亞芠的衣擺。
  亞芠轉過頭來看一下妃雅,正想說些什么,卻忽然臉色一變,猛地轉頭一揮手,一到金光脫手而出,是斷月斬,出手的斷月斬正好和迦嵐所發出了另一道青光撞擊在一起,爆出了強烈的光芒。
  亞芠臉色一變,身形忽然像是消失在原地一般,急速的沖往了迦嵐。
  察覺到亞芠身形消失的迦嵐臉色微微一變的道:“好快的身法!”
  畢竟迦然是逆十字的少祭司,一身的修為非同小可,一察覺到這一個狀況之后,迅速的在他自己的身體周邊布下了數層的護罩,一時間,迦嵐被一層層的青光所攏罩住。
  本來這種先在自己的身體周邊布下防護層,隔開自己與敵人的距離,在安全的情況下在驅動更強力的魔法攻擊敵人,正是魔法師最穩固的戰術,而且迦嵐更是一口氣的布下好幾層防護層,可以說是十分的小心了。
  但是,他還是太小看了亞芠,亞芠對于他身體周邊的防護層恍若未見般,金光一閃,亞芠竟然將自己整個人狠狠的撞擊在迦嵐的防護層上,雖然為能夠一口氣的突破了迦嵐的防護層,但是亞芠所帶來的強大沖擊力卻也較佳嵐一個不穩的跌坐在地上。
  身為一個魔法師,被敵人撞倒在地,那即意味著他已經敗北了,因為敵人不會給他再度站起來施法的機會,果然,當迦嵐跌坐在地之后,亞芠已經趁著這時候,一口氣的攻破了迦嵐的最后的一層防護層,右手已經按上了迦嵐的喉嚨。
  這時候,眼看迦嵐即將喪生在亞芠之手時,亞芠突然的聽到了妃雅的一聲驚呼:“亞芠,不要!”
  亞芠手一頓,轉而往迦嵐的耳際一拍,迦嵐悶哼一聲,被亞芠這一拍給拍昏了。
  亞芠輕哼一聲,再看一眼一旁雖然有心,但是,卻已經是力量全無,有心無力的賈濟一眼,然后頭也不回的往地道中掠去。
  雖然亞芠剛剛那一聲輕哼似乎在對妃雅表示不滿,而且直到離去也都不看妃雅一眼,但是,妃雅心中卻是充滿了欣喜之意。
  熟知亞芠對敵行事作風的妃雅,第一次看到亞芠對于出手偷襲攻擊他的敵人手下留情,而且是在她的勸說下,這對妃雅有著極為重要的意義,那表示,亞芠是真的將她給放在他的心中,所以才會在聽到她的聲音時手下留情。
  癡癡的望著亞芠消失在地道中的身影一會,妃雅轉身的往被青光困住的魯西三人處,試著往青光一拍,奇異的是,這青光看來具有極大的力量,可以將魯西、吉爾大公、凱林等三個高手給困了老半天而無法脫困,但是卻受不起妃雅輕輕的一碰,便化成了一陣的光點消失。
  看來迦嵐并未想要傷害他們,只是想要將他們給困在這里而已,所以才會施出這么一個奇異的魔法來。
  脫困后的三人互望一下,剛剛的一切他們都看在眼里,想了想,魯西拉起賈濟,吉爾大公及妃雅扶起昏迷中的迦嵐,魯西急道:“有什么事情待出去之后再說。”
  堵住了賈濟張口欲言的話頭,一行六個人,急急忙忙的跟在基列及亞芠之后,往虎王坡前進,離開這已失去白虎卵的洞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