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74 開啟虎門

六大勢力的人馬聚集在這一個小山谷中長達七天,每天,各勢力都派出人到山區周邊的各個地區,一方面繼續查探是否還有其他的異狀,一方面,卻也想看看能不能碰上其他剩下了兩家奇特城與圣魔導傭兵團的代表,只是,連續一周的偵查結果,卻完全沒有發現到異像,失蹤的人員已經統計出高達上萬人了,不但這些人就像是化成空氣消失一般,令亞芠等人所派出的人完全沒辦法偵測他們的下落,連奇特城及圣魔導的代表竟然也跟消失一樣,完全的沒有察覺出他們的蹤跡。
  再這段時間中,亞芠帶著妃雅親自到虎王坡去查看地形,也將歷代約會的地方給查探出來。
  說起來,虎王坡的地形實在是十分的奇特,與其說它是一個坡,還不如說他是一個大的比較特殊的山堐平臺。
  東面是一座高達數公千尺以上直入云霄的筆直山峰,又直又滑的山峰,遠遠望去,還真的很像是一把聳立在大地上的巨劍,這山峰本來沒有名字,但是因為幾百年來八大勢力皆在此約會,所以為了方便記住及稱呼,便稱這座筆直獨峰為巨劍峰,而虎王坡就像是巨劍峰這把聳立在大地上億萬年代的古老巨劍僅存一邊的劍鍔般,位在于巨劍峰的西面的半山腰上,是人類攀登巨劍峰所能達到的最高處,也是整座巨劍峰唯一的一處可以讓人活動的地方。
  整個虎王坡東臨筆直無法攀爬的巨劍峰,西濱高達不知幾千公尺的深淵,深淵里,終日煙霧裊裊,無法看輕到底有多深有多高,底下又是什么?
  而且,要上虎王坡,只能依*一條僅足供三人齊頭并進的小路蜿蜒而上,在坡上,鎮日吹撫著強烈的山風,如此險惡的地形下,這也難怪八大勢力的首腦不敢獨自一人上來,因為只要有其中一人心生不軌,不需要派人攻擊,只要暗中派人上來堵住那一條小道的話,那么,與會的人不是餓死在坡上就是只有被寒冷刺骨的山風凍斃的份了,要不,也只能跳下那深不可測的深淵,去尋那萬分之一的可能生存機會了。
  除此外,虎王坡還有一個很大的特點,那就是大,不可思議的大,足足有近三公里平方大小的三角形面積,可以容納十萬人以上在這里作活動還措措有余。
  眾人在那不知名的小山谷中等了七天,在等待著這七天中,發生了一點的小插曲,冰血樓的現任樓主,魯西的父親升日。泰忽然來信,將大地騎士瑟洛忽然調了回去,臨陣換將,事出必有因,引的魯西心里一陣的不安。
  直到最后一天晚上,奇特城與圣魔導的人終究是沒有出現,第二天一大早,在距離第一線陽光出現上有幾個小時前,所有人,已經摸黑的前往了巨劍峰的虎王坡。
  由于眾人皆是千挑萬選出來,個個不是萬中選一就是精英中的精英,黑暗與沿途上的崎嶇山路,不但沒有造成眾人的障礙,反而還成為了眾人比試的項目,每一個人都使出了渾身解數,務必求在此時即壓過其他人,一時之間,各種神功奇藝競相出籠,白光紅光藍光綠光,五光十色,由眾人的身上發了出來,天上飛地上跑離地浮的,各種方式無一不奇,人人爭的是第一個到達虎王坡的榮耀,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大會已經開始了,而這便是它的熱身。
  因此,原本估計需要半天的時間才能夠到達的虎王坡,卻在短短的兩個小時內,所有人都已經到達了。
  當第一線陽光出現在虎王坡上時,六大家的人卻已經都是出現在虎王坡上了,按照位置排列,第一的是吉爾大公一群人,第二是魯西的冰雪樓人馬,第三是凱琳師姊妹,第四是迦嵐的祭司團,第五,也是最后的,卻是亞芠及妃雅以及一半死神小隊一群代表第二大城第二大武力的集團,而且還距離第四的迦嵐一群人有相當的距離。
  隊伍中的力奧剛開始時看著前面的那群人在競速,不覺心癢難耐,好想也上前去插一腳,他自信,以他的能力,絕對不輸給他們,事實上,不止是他,死神小隊隊伍中大半的人都有此想法。
  但是,只要一想及,在出發前,他們的頭兒亞芠說的好,他們此行純粹是要阻止那群怪物的陰謀得逞,不讓人類遭遇大難,目的不在白虎,因此,保存實力精力最重要,比起前面那一群至今還不知道,被自己的首腦瞞在鼓里,還單純的以為是要去爭取八大勢力未來百年利益分配大祭,而眼巴巴的趕著去送死的他們,眾人就覺得他們幸福多了,最起碼,亞芠一點都不瞞他們,不但將所有的事情老實的對他們說,而且還不諱言的告訴他們此行危險異常,甚至可能有九死一生的危機而任由他們自行選擇來或不來,當然了,所有人全都毫無異議的真誠跟著亞芠來。
  然后,再看到走在他們面前的亞芠,雖然亞芠一手攬著妃雅的小蠻腰,讓妃雅幾乎是雙腳離地的被亞芠帶著走,在如此多負擔一個人的重量之下,亞芠卻依舊是一副輕松愉快的神情,雙腳不曾離地,一步一跨的前進著,也不見他特別的做勢,身上也沒有散發出他們所熟悉的金光,似乎完全不用力的情況下,姿態優美的不帶一絲火氣,恍若他已化身成為了山風的同伴,隨風優雅自在的前進,迎面而來的山風完全的不對他造成影響,反觀他們,頂著強烈的山風,非得將自己的真氣發出體外,形成一層可以隔開山風的氣罩,這才能夠順利的跟上亞芠那好似完全不用力,動作也不快的優雅身形,眾人不由的贊嘆在心,同時渴望著,不知道自己何年何月才能達到亞芠這樣的修為,看著亞芠的背影前進,似乎變成了一種的享受了,心中的那股爭雄之心,也被亞芠這優雅怡然自得,完全不帶一絲火氣的美妙身法給慢慢的消除了。
  當第一線陽光將整個虎王坡照亮之后,眾人赫然發覺,原來他們并不是第一個登上虎王坡的,早在虎王坡上的中心處,那塊開啟白虎洞穴關鍵的白色巨嚴旁,已經有十多人站在那了,走近一看,不是前幾天遍尋不著的奇特城及圣魔導傭兵團的代表是誰?
  亞芠一看,奇特城的代表是老相識了,正是妃雅的表哥基列,在他的身邊跟了一群人,應該是他的朋友之類的人,而在他的對面,透過凱特的介紹,亞芠知道了那個站在最前面,身上穿著一套以黑色為底色,上面用各種顏色繡出了無數奇形怪狀符號,長的幾乎拖地的寬大長袍,手里拿著一跟黑色不知名東西作成的法杖,有著一頭白頭發挽成了一個發髻,下巴滿是白胡子,面露苦澀的老人是圣魔導傭兵團的團長,號稱魔法賢者的賈濟。央喀爾,在他身后的那十個身穿與他類似黑袍的長袍的老年人,只是年紀不像賈濟那么老,衣服上的符號也沒有賈濟那么多,應該就是圣魔導里最著名的十大圣使了,十大圣使可是每一代團長上任時,對外召來的魔法高手,地位與鐵血團的客卿相當的類似,看來這次賈濟是把所有的血本全都投下了,不但自己團里魔法最高的十人都派來,連他自己都親自出馬,而不是要他的繼承人,他的大弟子羅連出來代表。
  亞芠直覺的不喜歡眼前的情況,前幾天找都找不到的兩方人馬竟然這么毫無預警的就出現在這里,事前卻連一點跡象都沒有,尤其是在他們搜遍了這方圓的百里內,卻還是找不到他們的蹤跡,但是他們卻突然的出現在這里,這令他感覺到不舒服。
  再來就是圣魔導的團長賈濟及他身后十個圣使臉上的苦澀表情,今天是頭一次見面,以前也不曾見過他們,但是,照凱特所說的,他們應該是對此次的約會有勢在必得的決心,所以才會不惜的派出最強的十一個人來,但是亞芠在他們的臉上卻完全的找不到這種決心,反而是只有苦澀而已,彷佛來這里實非他們所愿,如果說這十一個人本來的表情就是剛好都是這個樣子那倒也還罷了,如果不是,那……
  再來,最最叫亞芠心里不舒服的,便是基列臉上的自信笑容了,以及彷佛完全不在意他的態度,照說,看到自己以前一心追求的對象,被自己以前看不起,而且還得罪過他的人,這樣親密的摟抱在一起,他會像是個沒事人般,不但笑著跟他們打招呼,而且還親密的叫道:“唷,那不是亞芠跟表妹嗎?你們怎么到現在才來了呀!我可是在這里等了你們很久了,都快被寒風給凍僵了。”
  彷佛是知道亞芠及妃雅一行人與其他四家有著心結,一聽到基列開口的第一句話卻是向走在最后的亞芠及妃雅打招呼,而且說的好像他們已經是先約好了這里碰面似的,當場使的其他四家紛紛對亞芠及妃雅投以不信任的一眼,七天前的心結再度的浮上心頭。
  亞芠彷佛可以看出隱藏在基列笑容下的陰影,彷佛在說他為他成功的挑起了亞芠與其他人之間的心結而感到得意,令他感到極為的不愉快。
  除此外,亞芠那在生與死之間培養出來,近乎野獸般的敏銳直覺,從他上到這個虎王坡上就一直在告訴他,有人或者某種東西正在窺視著他們,虎王坡上彌漫著他最不喜歡的惡意,令他全身不自在,將自己的警覺心提到最高,而且眼光也不時的往四周望去。
  但是,在這虎王坡異常平坦,能夠一眼望盡的坡面上,除了眼前的那塊一公尺高兩公尺寬的方形巨嚴及他們這一群人外,連塊較大的岔眼石頭都沒有,這令亞芠百思不解。
  最后,亞雯感覺到那股冥冥中解釋不出的惡意及窺探的感覺好像來自他們的頭上,令亞芠忍不住的抬頭往上一看,但是他卻失望了,除了在他們后方的巨劍峰的巨大黑色身影及厚厚的遮住了藍色天空的清晨的白色山嵐外,他什么也沒有看見,但是他的眼角的余光卻注意到了當他抬頭往上看時,基列眼中一閃而逝的驚訝與得意,亞芠暗暗的留了心,低下頭來,看著眾人之間爾虞我詐的虛偽歡談。
  這時,在亞芠剛剛看的方向,在那高高的浮在半空的山嵐中,有著三個巨大的不可思議的黑色身影,黑色身影里的某處,忽然傳出了一陣唧唧唧的怪異叫聲,黑暗中,忽然浮現出一個綠色的影子,若亞芠在此,一定會很驚訝,因為,那就是剛剛他仰頭向上看的樣子,一條細細長長的東西伸到這由光所組成的亞芠的影子上,唧唧唧的一連串聲音又再度的響起來,另外又響起了其他的唧唧唧的聲音似在附和,聲音是又急又快,而且很難聽。
  若將其翻譯成人類的語言,意思便是說:“就是他,就是他,就是這個人類,不但打壞了1044的生化盔甲,還讓1044差點窒息而死,幸虧我及時將他救回來了,不然我們就損失了重要的一員了,最不可思議的是,他竟然不用借助任何的東西,單純只憑他身上那具簡陋的生化裝備,就能夠發出了與以前人類需要使用相當的設備才能夠發出的光波炮,據我事后的偵測,能量值竟高達一千左右,那等同是我們及人類以前的小型戰機所能發出的功率了,實在是很危險,我主張我們應該就趁現在發射能量炮,將這個人類給消滅。”
  另一個聲音道:“1043別急,這時代的人類的作戰方法與我們以前所認知的不同,根據我的研究,這時代好像是因為電磁風暴的關系,使的人類也如同其他的銀河種族般,失去了他們的科技,退化到原始狀態,不過,人類畢竟是以前曾經以單一種族掀起了銀河大戰的瘋狂種族,雖然失去了科技,但是他們卻轉而研究出另外一種類似我們生化科技的技術,將自己的**當成了武器,搭配以前遺留下來的簡陋生化獸,發展出了另外的一種力量來,他們將那種力量分成了由內而外的氣與由外而內的魔法,你所說的大概就是這類的東西,假以時日,也許他們又能夠像我們一樣的單*著生化科技,再度的在銀河中掀起了戰爭,到時候,銀河將不在有種族是他們的對手,所以我才會主張在這時候,他們的技術上未成熟前,趕快展開行動,將他們全被消滅。”
  一旁又有個聲音道:“0027,難怪我以前就覺得奇怪,為什么你要一力的主張不惜犧牲,穿過那四只怪物的保護圈,降到這星球上來,原來是這樣呀!”
  0027帶點無奈道:“我也不想這樣,但是,人類造出來的那四只怪物實在是太可怕了,那遠遠比不上我們宇宙戰艦的渺小身軀中卻隱藏了無窮的力量,一只可抵上我們十艘的戰艦,再加上角翼族與靈思族又一力的說他們在星球上還有以前被人類捉去的族人后代在,所以又不肯讓我們發射行星級毀滅炮,所以我只好用這種方法了。”
  “對了,0068,說到角翼族跟靈思族,他們潛進來的成員情況如何?”0027想起來的問道。
  0068,剛剛那個聲音道:“前幾個地球月有跟他們聯系過,角翼族的黑角已經取得了跟你在人類王國中類似的地位了,現在正在設法讓他們了解真相,反攻人類,倒是靈思族,靈思族的黯達達靈說,因為在靈思族的遺民中,還保有人類以前遺留下來的一部生化腦,所以受至于那個生化腦的影響,他們沒辦法進入靈思族的遺民,在這地球上被稱為精靈的政治核心,現在他正在想辦法。”
  0027喃喃道:“真是一群廢物,都想了五百多個地球年了,還想不出辦法,當初要不是他們被那個生化腦發現的話,也不會讓那四只怪物知道我們已經進入地球了,還讓其中一只生下分身,妄想對付我們,害我們空有威力強大的戰艦卻無法使用,都是那群廢物害的,甚至還煽動角翼族說要來救回他們的遺民,若照我的意思,根本就不用去理會那些已經被地球人類同化的叛徒遺民,幾發行星級毀滅炮不就解決了,讓那群怪物去守著這顆死星就行了,根本不必這么多事,害的我還要多費手腳。”
  甩甩長須,0027道:“算了,不要去理會他們,反正約定的時間一到,他們也沒有借口可以阻止我們了,對了,我的玩具到了沒?”0027又對0068說道。
  0068回道:“目前的位置據此約三十里,依照他們的速度,很快就會到達了。”
  “0027,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讓你的玩具這么聽話?”0068問著0027。
  0027得意道:“人類這種生物是暨愚蠢又貪心,我只要藉著我的地位,讓他享受到一些便利,在讓他得到一點的力量當甜頭,他就對你死心踏地了,然后,我在跟他說要把他們眼中的圣獸,白虎那只怪物的分身送給他,那就乖乖的帶人來了,真是好玩。”
  “不過,我這玩具也跟一般的人類不太一樣,他對于人類中那些所謂身分高貴的人似乎不懷好意,但是對于一般的所謂平民卻是照顧有加,到現在我還想不通他的想法,不過,這樣的玩具不是更有趣,更好玩?”
  “呵呵呵呵……”旁邊的幾個笑聲傳來。
  接著,0027又道:“等一下,那個白癡將人引進巢穴后,你們就將那些無意識的人類放出去,依照我對人類的觀察,肯定那些人類會不忍對自己的同類下手,那么,他們很快就會被他們眼中的同類同伴給撕碎了,到時,我們也好放心的將那只白虎怪物的分身給殺掉,到時候,距離我們回家的時間就不遠了。”
  接著,在黑暗中,傳來一陣東西移動的聲音。遠遠的,0027的聲音又傳來道:“我下去扮演我的角色,你們在上面,隨時準備支援。”說著,黑暗中只剩下亞芠那仰頭上望的光像,一切再無聲息。
  而身在地面的亞芠等人并不知道在他們的頭上隱藏著可怕得敵人,現在的他們正為了百年之約的如何履行而傷透腦筋。
  一邊的人主張要依照先祖留下來的程序,先用個借口,將自己所帶來的人遣開,然后對他們說,利益的分配是看誰的力量最大,實力最堅強,先將八家分成兩隊,然后城對城,團對團,決定出先后順序后,在論出城與團之間的高下,然后讓他們自己去打,而他們則用要去拿出證明的借口,開啟了白虎洞的門戶,然后進去輸送能量給白虎,順便看看白虎到底是孵化了沒,如果孵化的話,當然是自己先在內打一場,再叫其他人進來幫襯,如果沒有孵化的話,等他們輸送完能量,依據先祖的記載昏迷后,再出來時,他們也一定都死光了。
  但是,對于這已經用過五次的法子,第一個不同意的就是亞芠及妃雅,他們本意就不在于白虎,當然,也不想要讓自己的死神小隊因為這種事,導致自己內部掀起內哄,因而糊里糊涂的送命,更何況,他們還要對付那些不知道何時會忽然冒出來的怪物,再加上,妃雅連一個人都沒帶來,這方法根本是行不通。
  但是,他們沒想到的是,基列竟然也反對這個法子,甚至提出不如先進去白虎的洞中,然后輸完能量之后,再看白虎有沒有孵化,如果有孵化的話,各人再憑自己所帶來的力量,決定白虎的歸向,若沒孵化的話,那干脆就真的辦一場利益劃分大會,這豈不是兩全其美?
  而隨著基列提出的意見,圣魔導的賈濟竟然也同意,于是,八家便分成了兩邊對抗,最后,魯西一方終于妥協,反正只要不讓他們進到洞中,他們也不知道洞中白虎卵的存在,也不用怕秘密外泄,更何況,再缺少了四個信物下,也不可能開啟的了白虎的地道,所以他們只有妥協。
  所有人回到自己的勢力面前,先對自己所帶來的人說明,他們要先去拿出這次大會的信物,要他們固守在原地,同時監視器他人不要讓他們進到他們要去的地方,當然,除了亞芠之外,其他人都各有一番的說辭,結束之后,八大家的帶頭人又聚集到巨嚴旁,分別取出代表自己所屬的信物。
  分別是奇特城的城主令、豐原城的商印、迦闐汐城的城章、爾峊擎烈城的最高權杖、冰雪樓的樓主令、鐵血團的團長令、逆十字團的逆十字信符、圣魔導的法杖等八項信物。
  待所有人將自己所帶過來的信物給放置在那塊巨嚴的最頂端之后,亞芠等人退到巨嚴的東南方,密切的注意看著巨嚴上的八個信物的變化。
  不久,白虎當初附著于信物上的力量開始發揮了,一陣陣柔和的白光同時的由八個信物上慢慢的發了出來,就在眾人驚訝的注視下,白光有小而變強,而底下的巨嚴也隨之呼應的也發出了白光,過不到三分鐘,立即見到整座巨嚴被它那由內而外所發出的白光照映的彷佛便成了一個白玉般晶瑩的玉石。
  隨之,一陣陣的地鳴聲由腳底下傳來,眾人彷佛可以感覺到一陣的天搖地動,巨嚴所在的位置慢慢的向上壟起了,一個足有兩人高,可供三人并行的地道出現了,森幽的陰暗地道,往下而盤旋,不到十公尺處,就已經被一片的黑暗給掩蓋住了,使人無法看見盡頭,但是卻又奇異的給人一種彷若直達地心的感受。
  所有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們的盼望,力量的泉源,就盡在此洞中了,此去,可能會獲得了可以稱雄世界的力量,也可能會失望而回,也有可能什么也不會發生,懷著復雜而又期盼的心情,所有人互看一眼,同時的往洞中慢慢的舉步。
  待其他人都進去之后,亞芠及妃雅相視一眼,亞芠交代貪狼星留在外面以防萬一,自己與凱特打個招呼后,也與妃雅一同的進到地道中,消失在黑暗中。
  看著自己的首領進到這個以著令他們驚異萬分的方式出現的深洞中,留在虎王坡上的七個團體,不約而同的,分別在以這個地洞為中心,在十公尺外分別占據了一塊地盤,謹慎的戒備著,一方面警戒是否有外力入侵,一方面卻又小心的注意著不要讓眼前這些似敵似友的人闖入了洞中,而時間就在這這彼此戒備的情況下,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一切彷佛顯的很安靜,但是,這份寧靜要即將因為三個位在空中的龐大身影逐漸*近而即將宣告破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