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73 威勢逼人

在日落前,其他已經到達這東靼侖山范圍內的其他勢力終于回來了,在魯西自告奮勇的介紹下,亞芠及妃雅這才認識了其他的人。
  爾峊擎烈的城主吉爾大公是一個看來約四十上下的中年人,面目方正而樸拙,嘴上留著兩撇修飾整齊的小胡子,但是光由他那一雙充斥著奇異碧光的雙眼及自信滿滿的態度,就可以知道,他必定是學有奇功絕藝,不可小看,而他的五個結義兄弟,號稱五行神使,專門擅長運用古老威力強大的五行神術,與魔法有著相彷的效果,但是卻幾乎不需要吟誦咒語比需要吟誦咒語的魔法還來的令人防不勝防
  迦闐汐城的少城主凱琳,她是一個約二十出頭的年輕女子,有著一頭火焰般的紅色大卷發,身穿由紅色不知名材質構成的輕便盔甲,擅用雙劍,而且還是一個有著絲毫不輸給妃雅美貌的女子,一個與冰般冷艷的妃雅截然不同的火焰般熾熱的美麗女子,她的三十個師姊妹,來自于奇樓蘭聯盟內,最大的專收女子的武術門派-飛云門,每一個皆是飛云門中排名在前五十之內的高手,是一群火辣辣的辣娘子軍團。
  逆十字團的迦嵐少祭司,是一個有著一頭金色頭發的俊逸年輕人,在傳說中,逆十字團的開創團長來自于與奇武大陸以西靼侖山脈相隔的中央大陸(亞人大陸)的某一個武力教團-逆十字教中的傳教者,來此宣揚教威,所以開創了逆十字傭兵團,而在逆十字團中,除了現任總掌逆十字團的團祭司及繼任者的少祭司是在本地土生土長的人外,其他的祭司皆來自中央大陸的逆十字總教中,負責協助歷代的團長,因此,并非是逆十字團中的人。
  當然,代表鐵血團的亞芠也非屬于鐵血團中的人,而他的死神小隊,早已劃歸為他所管轄,所以也不算是鐵血團中的人。
  而妃雅更是干脆,她只有孤身的一個人隨著亞芠等人來這,因此,在此六大勢力的與會人,皆沒有帶他們組合勢力的部下過來,所有人都符合當初與白虎圣獸的誓約。
  如今,在這距離約定時間還有八天的時間,在奇蘭樓聯盟中的八大勢力里,只剩下距此最遠也是勢力最大的奇特城的代表及最近的爾峊擎烈城中的傭兵團,由清一色的魔法師為核心,加上外圍的武士所組成的圣魔導傭兵團兩個勢力的代表尚未來臨。
  經過了魯西的一番介紹之后,其他四個勢力的所有人都對亞芠及妃雅注目的看著他們,看看他們這兩個將來競爭白虎卵的對手。
  當然,帶頭的眼睛中雷電交加,在他們身邊的那些人當然也開始彼此的打量起來,暗暗揣測對手的實力。
  眼看眼前的情勢越來越緊張,各勢力的敵對意識越來越高張,讓人幾乎以為,百年之約會在此時就開始正式上演,所幸,能被派出來的不是各大勢力的指定繼承人就是頭頭,沒有一個是簡單的人物,所以大家很快的就意識到,現在還有兩方的代表尚未前來,開干起來只是徒惹人笑話,利了其他的兩方勢力,再加上來到這里后發現到自己甚至是其他勢力或無關的人全都無緣無故消失的怪事,所以很快的,現場的頭頭都露出了笑容,因為,現在還不是殲滅對手勢力的時候,減消了可能會發生的一場風暴。
  緊張的氣息降溫之后,眾人總算是可以坐下來說說自己去查探的結果。
  待所有人都說過了之后,統計起來,在這東靼侖山中,以虎王坡為中心,方圓近百里的人,不管大人小孩都無緣無故的失蹤了,初步估計,失蹤的人大約在五千人上下,而這還只是他們查探過的地方的統計而已,其他在百里之外,事不是有人也同樣的失蹤了,那還是一個未知數。
  這么龐大的失蹤人口的數字,眾人一方面奇怪為什么他們都未接獲消息回報,以致于深入東靼侖山中后親眼看到才知道,二方面又不解,這些人為什么失蹤?若是被人給擄走,這對方擄走這么多人又有什么用意?
  當天晚上,亞芠與妃雅一同的參加了與其他四個四方首領的聚會,因為亞芠是突然冒出來的,幾乎沒人知道他的身分來歷,所有人唯一知道的是他再幾個月前被鐵血團請為客卿,以及他曾在華納幫公國邊境外殲滅了公國的一隊軍隊,獲得了銀月惡魔的稱號外,其他的一切都是一個謎,一切顯著很神秘,因此,所有人對他的注意力及好奇心顯然比遠比亞芠對他們的注意力還來的大。
  即使亞芠只是靜靜的坐在妃雅的身邊,不說半句話,但是,自他來到這堆營火的旁邊之后,所有人的目光卻不由的直往他身上飄。
  一邊的妃雅則在亞芠的授意下,慢慢的對其他四人說出了亞芠的經歷,包括了那群異形怪物的發現,它們來意的猜測,對于白虎的野心及意圖不良等等,不過,當然是隱去了當中某些不宜讓他們知道的部分,比如亞芠的真正身分,進入公國的真正意圖等等。
  眾人半信半疑的聽完了妃雅的描述,老實說,妃雅所說的實在是太過于匪夷所思了,因此,他們實在是有點不太相信。
  迦闐汐城的少城主凱琳在聽完之后,先是對亞芠深深的望了一眼,然后不客氣道:“妃雅城主,恕我放肆了,我想,在座的都是各大勢力的代表,因此,我也不必拐彎抹角的,直接就講了,在我迦闐汐城中的秘聞記載里,白虎降世到現在為止,應該已經已有五百年了,也就是說,我們這一次聚會已經是歷代以來的第六次了,相信各位一定也跟我家一樣,歷代的先祖都一再的強調,要我們這些后世子孫絕對的嚴守秘密,絕對不能讓外人知道了白虎的存在。”
  “因為白虎的關系,所以五百多年來,我們八家永遠不可能成為朋友,但是也永遠不可能是敵人,原因就在于,我們每個人都想要獲得白虎,所以面對競爭的對手,當然也不可能是朋友,但是,我們想要獲得白虎前提便是在于白虎可以孵化,而要讓白虎孵化就需要八家的后人齊心協力才可以,也因此,我們當然也不能成為敵人,在這非敵非友,似敵似友的微妙情況下,我們最好的辦法便是一方面保持這微妙的關系,一方面卻又團結的守住這秘密,避免再增加除了我們八家以外的其他競爭對手。”
  “老實說,因為我剛好面對可以參加這次的聚會,因此,在家父的刻意示意下,我到現在現在連一只幻獸都沒有,目的就是為了這次的在這一次的聚會中,如果白虎剛好孵化的話,我可以保留全部的力量來獲得白虎以及提供能量給它,相信其他人也一樣。”事實上,現場六家中,除了爾峊擎烈的城主吉爾大公因為年紀的關系及被臨危受命的亞芠外,其他的四個人,包含妃雅在內,的確都是沒有幻獸的。
  凱琳少城主又續道:“在我們這么處心積慮的想要獲得白虎幻獸的策劃之下,現在妃雅城主你卻告訴我們說,白虎的秘密不再是屬于我們八家所有了,現在連遠在華那邦公國的人都知道,而且也想要分一杯羹,而散布消息的卻是一群非人的怪物,這叫我們要如何的接受?以及相信你呢?”
  妃雅冷艷的臉上微微的一笑道:“我知道要各位相信我所說的話,的確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而且我也沒有證據可以說服你們,但是,你們不覺得為何就偏偏在這次的聚會前,為何早不發生晚不發生,偏偏就在白虎之約的前幾日,在這山里的人會忽然都奇異的消失不見了是件很奇怪的是嗎?這不是顯示出異像來了嗎?”
  凱琳微微的一滯,這件是的確是她無法解釋的。
  “我可以證明這件事的真實性,因為這是我親身經歷的再由我告訴妃雅的。”亞芠頭一次發言,打斷了兩個美麗女人的針鋒相對,再道:“我想,這件人口失蹤的事情,應該也是它們干的,既然它們可以輕易的假扮成人類,混進人群中,那么,擁有可以飛天的交通工具,輕易的擄獲人類,讓他們無聲無息的消失應該也是可以理解的,雖然不知道它們的目的到底是要做什么?是要清除附近的阻礙還是說另有大用?但是無論如何,對于我們這次的聚會,我想一定有著無法臆測的變數,這就是我的推論,信與不信,隨便你們。”
  亞芠的聲音一貫的冷酷平淡,甚至擺出了一副他只是來通知他們有件事情而已,信與不信,他完全不在乎,也與他無關的樣子。
  但是亞芠越是這樣子,眾人就越是不敢輕忽亞芠及妃雅所提出來的警告,一時之間,不由的各自都低下頭,仔細的想著剛剛亞芠及妃雅所說的話來,營火旁,頓時陷入了一陣的沉寂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迦嵐抬起頭來,微笑道:“亞芠兄,固然你說的有理,但是,我想要請教一下,這一次來,我看你與妃雅城主一個鼻孔出氣,而且你們之間的神態似乎也過于親密了些,不知道你們是什么關系?我們又怎知道你們不是串通起來遍我們的,好獨得白虎?”
  一旁的凱琳略帶酸溜溜的語氣說道:“這還用說,光看他們的樣子,以及妃雅城主敢不帶一個屬于她的本系人馬隨著亞芠客卿前來參加聚會,他們之間的關系已經不言而明了。”
  總歸一句話,他們就是不太相信這件事情,而且更怕會受到亞芠及妃雅的聯手欺騙。
  不過,關于這問題,妃雅顯然是早已有所準備,落落大方的回答道:“的確,我跟亞芠之間的關系,正如各位所見的,他是我好不容易追上的男朋友,這點,我不能亦不會否認。”邊說,妃雅邊轉頭對亞芠甜甜的一笑,充分的顯露出熱戀少女中的情懷,連臉上的冰霜都不復見了。
  眾人聽到妃雅親口承認她跟亞芠之間的關系到真的是吃了一驚,猜測總不如親耳證實來的吃驚,而且還親口說出是她好不容易才追上的,到底亞芠這一個鐵血團突然冒出來的客卿有什么魅力,能夠讓這堂堂的一城之主,千億富婆,又是如此冷艷的美麗女子倒追他?
  又聽到妃雅續道:“不過,為何我到底不帶任何自己本系的人馬來各位倒是誤會了,這是因為,眾所皆知的,再我們出發時,本城正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機,所以我才特意的不帶任何人來,一方面是想讓本城里多一個人即多一分的留守力量,二方面是,想藉此表示出我并沒有想欺騙各位的意思,就連亞芠所帶的這四十幾人來,也沒有想要與各位爭奪白虎的意思,我們的目標是想要阻止那群怪物的逞而已。”
  吉爾大公嘿嘿的,不懷好意的發言道:“若照城主你這么說來,城主你是表明完全不想要白虎了喲!”
  妃雅看了一眼吉爾大公,搖搖頭,道:“若說對白虎完全沒有獲取的野心是騙人的,如果可以的話,我當然也想要白虎,但是一切隨緣,我們最主要目的是要阻止那群怪物,至于白虎,先不講白虎能不能再這次的聚會中孵化還不一定,如果能孵化的話,那么獲之我幸,不獲之我命,順其自然吧了。”
  一旁的魯西插嘴道:“妃雅城主,你自始至終都只提到自己,而隆客卿則未提半句,焉知亞芠客卿又是否與你的想法相同?還是隆客卿是存著勢在必得的心理也不一定!”
  聽到魯西將話題轉到自己的身上,亞芠先是深深的看一下魯西,隨即也出聲了。
  “你要這樣想,我也沒辦法,隨你!”誤以為亞芠會辯解的魯西聽到亞芠這完全不加辯解的話,不由的一愣,其實不只是他,連其他人也是一愣,完全想不到亞芠會這么說。
  忽然,亞芠站起來,妃雅忙問道:“亞芠,你要做什么?”
  亞芠淡淡道:“話不投機半句多,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說完,不理其他人的反應,直接就轉頭走掉。
  因為亞芠的無理反應,眾人不由的勃然色變,妃雅急忙歉然道:“各位真是對不起了,他為人比較不擅于交際,請各位原諒他的無理。”
  美人說項,眾人只好忍下了心中的那口氣,只有凱琳狠很的盯了亞芠離去的雄偉背影一眼。
  所有人又聽到妃雅幽幽道:“其實對白虎圣獸最沒野心的是亞芠了。”
  眾人一愣,眼中明顯的露出此話何講的意思,妃雅又道:“先不講他,請各位原諒我隱瞞了他的真正身分,實在是因為他的身分非同小可,所以我無法告訴各位,但是我唯一可以跟各位說的,就是,在他上面還有三位的兄長,我曾看過他的三位兄長發威,那時候,我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天下間絕對沒人可以抵檔的了他的三位兄長合力的全力一擊,沒有任何人,包含了傳說中的十大高手。”
  “而他,是他們四兄弟中最可怕的一位,修為之深厚,到現在我還無法知道他的底限,在我們出發前,他曾經與十大高手中的大力神王單打獨斗,而且還占了上風。”
  “而他的三個哥哥所用的幻獸,是由九階的白金角蟒所進化而成的白金龍,是超越九階的圣幻獸,其威力,令人無法想像,但是他三位哥哥所用的白金龍圣幻獸,在看到他的幻獸貪狼星時,卻只有低頭伏首的份,連絲毫的反抗都不敢,所以說,對于白虎他根本一點也不想要,只因為白虎的力量是否可以超越他的幻獸還是在一個未知之數。”
  為了讓他們相信,妃雅不惜的說出了亞芠一家子的恐怖力量,而且因為她的語氣態度極為誠懇及連她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味道極濃,竟使的眾人無法去懷疑妃雅所說的話到底是不是假的,而直覺的相信了妃雅所說的,但是這樣一來,卻也聽的其他人心驚膽跳的,不敢置信的望向正逐漸遠走的亞芠的背影。
  在眾人眼中,原本正在走動的亞芠忽然一駐足,高聲招喚道:“小星,回去休息了。”
  接著,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只見到銀光一閃,亞芠的身邊就已經出現的一只高大威猛,充滿了不可思議威儀的銀色巨狼,那威風凜凜的神態,叫人不敢逼視,跟隨在亞芠的身邊時,那種左顧右盼的高傲神態,彷佛就是一個天生的王者,正在它的王國中巡視一般,使人無法不去想到,當其他的幻獸欲到這只幻獸時的情景,那會是怎樣的一種情況,也許,就如妃雅剛剛所說的,除了臣服以外,別無他法,因為,這是一只可以讓圣幻獸也不得不去畏懼它的威儀,承認它的權威的幻獸中的王者吧!
  同時,一聲的長嚎由它的口中發出,一種無法比擬的無形力量頓時攏罩在所有人的心頭,那雄姿,那威儀,那無比的凜冽氣勢,沒有人敢去懷疑潛藏在它體內的力量是何等的不可思議,這……這就是亞芠的幻獸-貪狼星?哪個足以叫傳說中的圣幻獸也不得不低頭伏首的神奇幻獸?
  一時之間,眾人只能癡癡的望著亞芠及貪狼星的身影漸行漸遠,然后隱入黑暗中,但是,亞芠那雄偉孤傲的背影,貪狼星那凜冽的銀色雄姿,他們都知道,他們此生是絕對不會忘記的,連那妃雅也一樣。
  這是她頭一次,用這旁觀者的眼光,來看待亞芠,同時更深深的感到一陣的歡娛,這樣的一個人竟然是她許心去愛的人,這是多么不可思議呀!
  告罪一聲,妃雅起身追著亞芠的身影也沒入了黑夜的陰影中,而留在營火旁邊的其他四人,吉爾大公、迦嵐少祭司、魯西少樓主、凱琳少城主,卻還是震驚于剛剛的所見所聞,久久無法出聲。
  直到最后的一根薪材并出了最后的一點火光,然后整個營火熄滅,使的這一角落陷入黑暗中之后,忽然有人出聲:“也許,我們應該相信他們的話,若萬一真有什么的怪物在旁窺視的話,我們也能有所準備。”
  聲音柔柔的,在這黑暗中卻有著一種說不出的莊嚴味道,是迦嵐少祭司所說的。
  “迦嵐兄說的也不無道理,我們就多擔一點心好了。”接續在迦嵐之后,一陣的輕越的聲音又響起來,是魯西在附和著。
  一陣清脆,宛如烈火燃燒時所發出的火星般的聲音道:“可惡,我就不相信真的有像她說的這么神奇,在我看來,那個亞芠眼中的神光平平無奇,連我那些初入門的師妹的眼光都比他還來的瑩亮,就是人孤僻的緊,又是一副好像很了不起的樣子,我就不相信他有多利害!”這是凱琳的話。
  接著,在一片黑暗中,忽然燃起了兩顆青綠色的綠火,那是吉爾大公的青碧雙眼,一陣低沉沙啞聲音緩緩的由他的嘴中流出:“就是這樣才可怕,能夠來到這邊的,絕對是我們幾家千挑萬選的精英,連我們自己本身也都自信滿滿,絕對不認為我們自己會輸給誰去,再說句不客氣的話,如果他真的沒什么了不起的,是絕對不可能來參加這場聚會的,更別說蓋赤那家伙肯讓他代表他的鐵血團來這里,既然敢讓他來,必有所恃!”
  “而且,剛剛我本來沒注意到,但是,后來他先走了,再聽到妃雅的那一番話,我才注意到一個奇特的現象。”
  “剛剛,他坐在我的右方第三個,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在他面前的火勢燃的特別的小,也特別的慢,我已經在我這方向添加了三次的干材了,但是,他直到走前,卻連一次也沒有添加,而在他離開之后,他那個方向的火焰卻忽然間大了起來,你們知道這代表什么嗎?”
  眾人不語,但是吉爾大公彷佛可以看到眾人眼中的不解,他又繼續道:“在我尚未出師前,我曾聽我本門師長談過關于練氣學的各種現象,本門師長曾聽說過,練氣的絕學在遠古時代,曾經有過一次的極興盛,但是后來又逐漸的沒落了,直到我們這幾千年來,才又再度的恢復過來,但是,許多的不可思議的絕學卻也很遺憾的消失絕傳了,在遠古的那一個時代,人們修練真氣絕學時,當人將真氣修練到極限后,在因緣湊巧的突破了人體的極限之后,真氣將進入了一種所謂超凡入圣的境地,根據本門的師長從許多古籍中推論出,進入了所謂超凡入圣的神話階段之后,會有幾個共同的特征。”
  “第一個特征,便是所謂的陰極陽生,打個比方講,原本修練的是屬于陽剛型了真氣,到了這個階段之后,便將自己的真氣轉型,變成陽剛陰柔并存型,而且至此以后,要陰就陰,要陽就陽,隨心所欲。”
  “第二個特征,沒有任何的死角,將真氣修練到這種神話階段的人,不論何時,周身隨時保持著絕對的警戒,任何人,如果妄想偷襲他的話,那會在接觸到她身體任何一部分的那一瞬間,被這種人本能瞬間的全力反擊反應擊斃,而且進入這種層次的人反而會變成外表平平無奇,如眼中的神光會隱去,若不顯露,根本看不出他的功力有多高,所有這超凡入圣又有另外的一個名字,叫做反璞歸真。”
  “第三個特征,勢!”
  眾神奇聲道:“勢?那是什么?”前面兩個特征,他們還能夠理解,但是這第三個,他們可是完全的都聽不懂了。
  吉爾大公自己也以著一種疑惑不解的語氣道:“所謂的勢,連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不!應該說連我的本門師長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當真氣超凡入圣之后,自會自然的具有這種勢,這恐怕連修練到這種程度的人自己也說不清楚,反正,當一個人具有這種勢的話,一但遇上這種人,他只要光是站在那里,他的敵人自己如果沒有勢相對抗的話,便會受到他的勢的影響,進而產生了類似他是無法打倒的感覺,宛如一座高山或是深潭擺在面前而無從下手,甚至未戰就已先敗了,而非戰斗時,這種勢并未消失,只是內斂起來,但是本門師長曾說過,這種勢有時強大到甚至能夠影響到外在的物質,如逼水成凍,滅火無煙,只因這種勢本身會給人一種如身墬九幽地獄般的陰寒,一種無法言語的似寒非寒,但主要是因為自己先被這勢給逼的膽寒之故。”
  “除此外,因為陽剛或是陰柔真氣所練出來的勢,又有著不同的特質,陽剛的勢是一種君臨天下,眾生莫無我敵的無敵之勢,陰柔的勢則是一種無聲無息,摧枯拉朽,待你發現時,可能你已經連反抗的念頭都起不了了。”
  久久,凱琳忽然道:“大公,那你所說的勢豈不就是所謂的高手氣勢了。”
  吉爾大公無聲的一笑道:“高手的氣勢與我所講的勢,雖然都有個勢字,但其實層次上完全不同,高手所謂的氣勢是在戰斗中,刻意的將自己的氣放出,已造成敵人的畏懼,但是,這種超凡入圣的勢則是一種非刻意的下意識動作,高手在未將他的氣放出時,看來就跟普通人一樣,但是具有我所說的勢的人,當他與你面對面一站,即使他對你沒有敵意,你還是會無法對他生出任何的不軌的意念,若是他有敵意的話,可能與你的眼神一接觸時,你就被他的勢給摧毀了你的心智了。”
  聽到吉爾大公說的可怕,眾人不由的久久不敢出聲,半響凱琳再問道:“大公你的意思是?”
  吉爾大公點點頭道:“絕對錯不了的,剛剛那火焰在亞芠面前受到壓制,那必定是亞芠的勢下意識所為,而且依照剛剛我所說的,以及亞芠做了那么多的平常絕對會讓我們勃然大怒的事,但是我們卻在他離開后,我們才知道要發怒,那他必定是修練上古時代的某一種的神秘的屬于陽剛型的真氣,而且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神話階段。”
  一聽到吉爾大公這么一提,眾人的確試想起了剛剛他們與平常的行事作風不太一樣,這么一想,眾人不由的一陣毛骨悚然,若是亞芠想要對他們不利的話,那他們起不是連反手的余地都辦不到?
  半響,魯西忽然問道:“大公,你對勢這么了解,那豈不是說你也練成了勢了?”
  吉爾大公在黑暗中搖搖頭,遺憾道:“很遺憾,我不但沒有練成勢,連所謂的人體極限,我都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而且,不只是我沒練成,連本門中的一些師長的長輩,他們也沒練成。”
  迦嵐好奇的問道:“能否請問一下,大公你的師門是?”
  吉爾大公淡淡道:“真是慚愧,我乃是焰靈門最差的第七十三代弟子。”
  一聽到焰靈門之名,眾人不由的肅然起敬,只要是練武之人,都有聽過一句話,即所謂的南太乙北焰靈,太乙門與焰靈門乃是奇武大陸中淵源最是古老的兩大門派,傳說中,這兩大門派擇徒極嚴,非是極佳美才不收,而且,兩派中,多的是絕世高人,可以說是練武人的精神象征。
  如今,眾人一聽到吉爾大公竟然是出自兩大練武圣地之一焰靈門,怎叫眾人不感到吃驚萬分,而且對于吉爾大公所說的不再感到懷疑。
  但是,也因此,在不久散會之后,所有人都擔著一分心事回去休息,對于亞芠的高深莫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