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72 冰雪傭兵

時間往前前推七天,在借助了鐵羽快捷的速度,花了三天的時間終于來到東靼倫山的山腳上的一個村落,只是,這一個村落卻也發現了一件的怪事。
  在亞芠等人在村前的一處空地落下的后,凱特對亞芠道:“頭兒,這個村落是進去東靼倫山之前的最后一個較大的人類的村落,同時這里也是我們的情報組織凡鐵的一個據點,我們可以在這里先休息一下,同時將鐵羽寄放在這里,明天在上山,依照我們的腳程,半天就能夠到達團長所指示的白虎卵的所在地及歷年來比武的所在地。”
  亞芠點點頭,將手中鐵羽的韁繩交給旁邊的一個隊員,帶著貪狼星,舉步就往村子的入口走去,眾人牽著自己的鐵羽跟在亞芠的身后,慢慢的前進。
  自從再一次發現到貪狼星又有異變后,亞芠就發現到,貪狼星似乎不再依附在他的身上了,第二型態的變化能力似乎已經在貪狼星身上消失了,貪狼星要嗎不是以第一型態跟在他身邊,就是完全的第三型態鎧化在他身上,甚至就算是他下令,貪狼星也不擬化出第二型態,亞芠雖莫名其妙,但是一想到貪狼星那些古怪的能力,他也就坦然。
  只是與貪狼星相處到現在,亞芠對于貪狼星的來歷到也是頭一次的感到懷疑,雖然里昂小舅說貪狼星的各種跡象顯示出他是一只上古幻獸,他以前也這么相信的,但是從貪狼星出生以來,歷次以來,所展現的異像異能,他就沒聽說過那只幻獸會的。
  比如說,沒有幻獸一出生就只是純粹的吃能量,沒有幻獸會沒有任何的屬性的,沒有幻獸在第二型態時會具再在一次擬化武器或是發出沖擊炮的,進入最終的成熟期所需要的能量龐大到不可思議,而且,就算是在最終型態中,還能夠針對自己的缺點,加以進化,甚至連外觀都會加以改變,這對進入成熟期時就注定了組織結構已經固定的狀態的幻獸而言,能夠再加以變化那幾乎是不可能的,而且依照貪狼星對能量超乎想像的需求,要說它是像其他一般幻獸般,因為神之鉆的影響而有這樣的變化,亞芠實在是無法相信,何況貪狼星在沒有獲得神之鉆前,就已經展現出它的第一特殊能力“融合”了。
  亞芠甚至也在懷疑,這一般人所認定的幻獸生理期的五個階段中,這最后的階段成熟期,真的是貪狼星的最終階段嗎?
  沿途,亞芠心中已經有所決定,當他將他的事情全部都完成后,他要去那一個發現貪狼星的卵的古代遺跡,查查看,到底貪狼星是怎樣的一個幻獸?
  而就在走到村子的入口之前,亞芠忽然停下了腳步,身邊的貪狼星對著村子里面發出了發怒前的低吼聲,亞芠揚聲道:“是誰?”一聲長笑傳出,數條白色的影子由村子的陰暗處、屋子的背后飛掠出來。
  死神小隊的人立即動了起來,拋開了自己的鐵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一瞬間移位到亞芠的面前,擺出了警戒及戰斗的態勢,就待對方有任何不善的舉動就會一舉發動攻勢將對方毀滅于他們強大的攻勢下。
  亞芠一舉手,將死神小隊的舉動暫時的按奈下來,他慢慢的走到死神小隊警戒線外,面對這一群不知道身分不知道來意的人。
  這時對方也再亞芠的面前擺開了警戒的態勢亞芠逐一的望過去,對方共有二十人,可以看出來是以當中的兩個站在中央處的人為首。
  亞芠仔細的看著中央的兩人,右邊的那一個是一個看來約二十來歲的青年人,有著一頭的細細金色卷發,長相不但英俊,而且極負個人特色,從他那略為傲踞及身上與這個偏遠小村完全不搭調的純白色的華貴服裝可以看出他的出身絕對非一般的尋常人。
  而站在他的左側方的那一個則另亞芠感到非常的驚訝,看到他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個人是一個真正的強者,一個非常難得一見的強者!
  亞芠不由的仔細的觀察著他,這人是一個看來約三十多歲的年輕人,長的面紅齒白,斯斯文文的完全不像練武人的樣子,但是他卻穿著一身的內緊外寬的黃色的衣袍,做著武者的打扮,除此外,在他的背后更是斜背著一把看來比他一百七十公分還高的巨大紫色晶瑩巨劍,又長又寬的巨劍看來好似是一體成型的巨大劍型紫晶體,大部分都在那人的肩上及背后露出來。
  劍身連柄超過兩百公分,無韒劍身裸露,劍身通體幽紫,而且紫的十分的異常,幾乎讓人感覺到那把大的異常的巨劍是會將任何光芒皆吸入的那種妖異的幽紫,而且更令人感覺到對方的劍上有著一種的奇異力量,好像讓人在對方的劍上可以感覺到好像是大地一般的沉穩感覺,另亞芠不由的一再的看著那把劍,同時,蓋赤曾對他說過的一個名字由他的腦中浮現出來,大地騎士——瑟洛·喀吉沙。
  而除了這兩個為首的人之外,其他旁邊的人清一色的純白色滾金邊的制式制服,看來年齡都差不多約再四十上下,一看就知是護衛之流,可是他們臉上那種不經意流露出來的那種殺氣騰騰的彪悍神態,及他們現在正值練武之人黃金時代的年齡,令人一望即知他們的不好惹。
  十八個護衛中區分為兩組,一左一右的分成兩邊各自站立于為首兩人的兩側,一邊是手持武器,眼中精光四射,一邊雖是空手,但是稍有點魔法修為的人就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在這些人身邊不停流動著的魔法元素能源,令人不敢小覷。
  而由著那個應該是斯文人背后的那一把大的異常,給人特別的宛如大地般沉穩的感覺的奇異紫幽長劍,以及這一群人都是身著白色制服,完全符合了他所知道但是未曾謀過面的某一組織的特征,亞芠幾乎可以肯定的猜出對方的身分。
  “你們是冰雪樓傭兵團的人!”不是疑問,而是肯定!亞芠道出了對方的身分。
  對方顯然是沒想到未曾謀面的亞芠一行人當中,有人能夠一語道出他們的身分,所以每個人都愣了一下,看到他們的反應,亞芠就更是確信了自己的猜測。
  亞芠往后一揮手,死神小隊的人馬上將自己的武器給收起來,而妃雅及凱特、力奧、夜月也都來到亞芠的身后了,聽到亞芠道破對方的身分,妃雅這豐原城城主顯然也不是干假的,她也很快的就認出了對方的身分,走到亞芠的身邊,說道:“請問是不是冰雪樓的少樓主——魯西·泰?請問您旁邊的那一位是不是享譽已久的大地騎士——瑟洛·喀吉沙。”
  “你好!我是豐原城的妃雅·蘭妮,我旁邊的是本城的鐵血團代表客卿亞芠,我們一起來參加這一次的聚會的。”妃雅繼續的替自己的這一方作介紹。
  當妃雅說出了對方的身分之后凱特湊近亞芠的耳邊,輕聲道:“頭兒,對方身邊的那十八個護衛應該就是冰雪樓最為著名的十八雪衛,由冰雪樓的每一任的樓主一手培養起來,與冰雪樓樓主有著師徒的關系,但是不屬于冰雪樓傭兵團組織,只有樓主或是重要人物外出時才會隨身擔任護衛之流,看他們年齡的樣子,他們應該是現任樓主升日。泰的貼身雪衛了,最近在團里有人說過了,我們死神小隊的實力應該已經可以追上十八雪衛了,合我們百人之力,卻還是被認為只能堪堪與這十八雪衛相較,可見到他們的彪悍。”
  亞芠評估的看著對方的實力,同時注意到,當那個名叫魯西的少樓主及大地騎士瑟洛再見到妃雅時,眼中有著一閃而過的驚艷神色。
  基于對競爭對手的敵意,以及身為一個男人的本能反應,亞芠實在是對對方的第一印象差透了,差點就想在這把對方全部干掉,管他是什么第一傭兵團的代表!開玩笑,他銀月惡魔的女朋友也容的了別人覬覦?
  當然,有此想法的亞芠很難給對方好臉色看,不過,依照亞芠一慣冷酷的形象,就算給對方好臉色看,想必對方能領受的也是極為有限吧!
  一邊的亞芠冷著臉,另外一邊的魯西及瑟洛倒是很熱情,尤其是在妃雅的大美女的面前,一說開了彼此的身分,雖不至于顯的很熱絡,但是至少,在百年之約開始前,彼此倒也還勉強算是同伴,因此倒也與妃雅說說笑笑的。
  妃雅問道:“少樓主,你們來很久了嗎?我記得這里這個小村不是還有好幾戶人家在這,為什么我們一路走來,卻不見半個人影?”
  “妃雅城主,你叫我魯西就可以了。”魯西臉上漾著英俊的媚惑笑容對著妃雅笑道,渾然不覺得他已經引起了某人的不悅,隨即又正色道:“城主你們也發現到這里的異狀了嗎?”
  “其實不止這里不見人影,我們比你們早來半個月,但是,一來到這里,我們就發現到我們一個設在這里的據點中,所有的人全都離奇的失蹤了,后來,我們又遇上了迦闐汐城的少城主-凱琳及她的師門的三十個師姊妹、爾峊擎烈城主-吉爾大公與他的五個結義兄弟、逆十字團的迦嵐少祭司與他的十五個祭司同伴,我們一商量之下,有偶無獨的,他們設在這里的據點上的人也都離奇的失蹤了,我們懷疑這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其中弄鬼,所以我們協議在大會開始前,先分頭去找尋線索。”
  妃雅一聽,眉頭不由的也皺起來,擔憂道:“那糟了,我記得我豐原城在距這三十里外,也有設一個據點,不知道他們的情況如何?”
  一旁的大地騎士瑟洛不甘風采都被魯西搶去,搶在魯西前發言,凝重道:“城主你不用去看了,我們剛剛才由那邊過來,那里也跟我們的據點一樣,人都完全的消失了,而且不只你我的據點這樣,據我們一路走來的觀察結果,連那些非屬于我們八方勢力的一般山里的百姓也都一樣的消失不見了,似乎在這東靼倫山方圓百里內的人全都消失了。”只是他的聲音與他俊秀外表完全不相合,反而像他身后的那把巨劍般,渾厚、低沉、而且還是個大嗓門。
  “我記得在我們的資料中,這地方似乎是屬于鐵血團的據點吧?”魯西看著妃雅,但是口中的話卻好像是再對著站在妃雅身后三步處的亞芠說道。
  亞芠神色一沉,手一揮,霎時,在他身后四十幾個死神小隊員,一瞬間,用著極快的速度,繞過前面的魯西眾人,分頭往村中鉆了進去,眾人還可以看見凱特不斷的伸手連連打著手勢。
  魯西涼涼道:“亞芠客卿,你不用查了,這地方我們已經完全的看過了,人也都已經完全的消失了,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不用再看了。”
  亞芠定定的看了魯西一眼,不語,把一個魯西看的心里毛毛的,正想發作,一旁的妃雅似乎察覺到亞芠好像有點不高興的樣子,正想說些什么,就在這時,剛剛散去的死神小隊的人于又從四面八方回來了,恢復剛剛的隊形,站在亞芠的身后。
  亞芠一頷首,輕輕道:“報!”
  隨即聽到隊伍中,一人道:“東面村子共計十戶人家,判斷約有四十五人,當中二十八個大人十七個小孩,消失無任何異狀。”
  一人接道:“西面村子共計八戶人家,判斷約有三十七人,當中二十個大人十七個小孩,消失無任何異狀。”
  又有人接道:“南面村子共計十一戶人家,判斷約有四十三人,當中二十七個大人十六個小孩,消失無任何異狀。”
  又傳出聲音續道:“北面村子共計六戶人家,判斷約有二十一人,當中十四的大人七個小孩,消失無任何異狀。”
  然后,站在隊伍前面的力奧道:“村子內外,沒有任何的打斗跡象,村外小徑上的草也沒有折損的舊痕跡,表示已經很久沒有人走過,照凱特所說去看,所有日常生活用品完全的跟像是有人在一樣,擺在應該在的位置位子上。”
  夜月接道:“村子內外完全沒有任何的魔法波動,除了冰雪樓雪衛大哥們身上所帶的之外,也無任何的魔法戰斗過的痕跡,也沒有任何施展過魔法的跡象,另外,依凱特的要求,觀察出村外的菜田里的菜已完全的枯萎焦黃。”
  最后,凱特總結道:“頭兒,依照剛剛兄弟們所觀察的結果,這全村三十五戶人家,一百四十六人,九十六個大人,五十個小孩,在完全沒有攜帶任何的東西的情況下,也未受到任何迫害的離開此地。”
  “依照觀察結果,其屋內的灰塵積厚及村外的菜田枯萎程度,研判必須經過四十五天至四十七天的時間,而且,在這些屋子里,九成以上皆以擺上餐碗盤,而且為數較多,表示離開時正是村人在吃或還未吃一天中最豐盛的一餐之間,故推論,全村的人是再四十五天至四十七天前的傍晚晚餐時間,因受到某種不可抗拒的力量,使他們再同一時間離開村子推測應該是受到某些類似催眠之類的魔法所致,而疑點在于,一百多個大人小孩,不可能再離開時完全的不留痕跡也不由小徑上離開,唯一可能是,對方有某種可以一次搭載百人以上的飛行物體,由空中離開,這一點我由在村中的一顆大樹頂端,發現到一只小孩子所穿衣服的腰帶得到證實。”說完,凱特由背后拿出一只布滿灰塵的長形小布條,遞給亞芠。
  亞芠伸手接過來,一看,上面有繡著長命百歲的字樣,的確是像小孩子會用的東西。
  亞芠將腰帶遞給魯西,淡淡道:“完全不留任何跡象也可以說是到處都是跡象,魯西少樓主,不知您是否知道有那一種東西可以一次搭在百人飛空的?又是誰有這種東西?”
  魯西俊臉上一陣青一陣紅的,剛剛對亞芠信誓旦旦的說完沒有任何跡象證明村人如何消失的,隨即亞芠的手下又馬上的反駁了他的話,不但從村子中找出了村人離開的可能真相,甚至連時間及如何離開,都有了結論,那等于是當眾重重的打了他一巴掌,讓他下不了臺。
  同時心中暗駭,亞芠身后這數十人小隊,看來雖都不出二十歲,但是,光從亞芠一個動作,他們由分散隊形到集合的動作,已經可以看出十分的嚴整,最可怕的是,這些人年紀雖輕,但是心思顯的很細密,能夠再這極短的時間,由村人家里的狀況,判斷出每戶人家的人數,大人小孩的數目,而且每一個地方的小細節都不放過,顯示出這一百人個個都可以獨當一面,而不純粹是只會聽命行事而已。
  最可怕的是站在外邊的那兩男一女,先是一武一魔針對專業的領域作出判斷,然后,更可怕的是,最后總結的那人,在最短的時間不但可以指揮同伴達到他的要求目的,更可以由同伴的觀察結果中獲得正確的結論及推測,而且心思極為細膩,那菜團他在進村時他走過,但是他卻望也不望一眼,村子里的房子他進去過,但是他只嫌霉味太重,灰塵太厚,很臟,那顆大樹,村里的惟一一棵,就在村子中唯一的一口水井旁,他還在下面乘過涼,休息過,為何他就是想不到要到那高達十公尺的樹頂上去看看,就是想不到他所想到的!
  “這人叫做凱特是吧!”魯西注意的看一下站在亞芠身后的凱特,心里暗暗的念道,這名字,他已經記起來了。
  同時更想到,能夠統領這么一群訓練嚴謹,個個都有大將之風的優秀人才所組成的小隊,而且,光由凱特在回報給亞芠知道偵查結果時,注視亞芠時眼中所流露出來的崇敬眼色便騙不了人,他對于亞芠這個忽然冒出來的鐵血團客卿是絕對的心悅誠服,連他都如此了,更別說是其他人了。
  煞那間,魯西對這一個一眼即能叫破他們的身分,而且面目陰沉的客卿,亞芠·隆心中產生了莫測高深的揣測。
  而在他身邊的瑟洛就沒想那么多了,他只是看到死神小隊的身**力表現,連帶著想到亞芠這領頭人一定更不錯,至少他是少數讓他無法讓他看出他的深度的人之一,因此,對于即將來到的大會,他有著一個期待的冀希,他想要挑戰亞芠!
  而另外一邊,十八個雪衛,基于對死神小隊是屬于同等級、身分的認知,對于死神小隊可以看出來,而他們卻看不出來這些線索一事,他們只是感到極為不服的心理,基于此心理,他們生出了一較長短的心態,目露精光的看著死神小隊一群人。
  現場,心思最單純的便要算是妃雅了,對于這隱藏在這表面下的心理波濤,她并未完全的察覺,她只是覺得氣氛在忽然間變的有點的奇怪,她還以為是因為亞芠的問題讓魯西答不出來所致,基于想要打破的氣氛的想法,妃雅出聲道:“亞芠,據我所知,在這是上根本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一口氣搭載百人以上在空中飛行的,我們何不如跟蒙西少樓主去問問其他人是否知道?”
  既然美人城主給了一個好臺階,魯西也不辜負美人城主的一番心意,順勢下臺,哈哈笑道:“這我也不敢確定,不如我們就到我跟其他人約定的會合處,去問問其他人吧!”
  說著,伸手比個請的的手勢,魯西領著瑟洛及十八雪衛,一馬當先的往西邊走去,走出了村外。
  亞芠扯了個看不出來的微笑,一揮手朗聲道:“死神小隊,將鐵羽留在這,所有人隨少樓主一塊走!”
  說完,亞芠已經一馬當先的走在魯西等人的身后,而死神小隊也將鐵羽的韁繩結在鐵羽背上的鞍上,對它們下了要它們留在這里即自行覓食的命令,隨即帶上用具,跟上了亞芠。
  此時,亞芠心中其實是很痛快的,剛剛給的下馬威,魯西那群人已經確實的吃下去了,著實大大的出了他對于魯西及瑟洛看到妃雅時,驚艷及獻殷勤時心里暗生的氣,而凱特等人也在后頭偷笑,他們跟了亞芠那么久,那會不知道亞芠心理的想法,所以剛剛格外的賣力表現,不然,平常那有那么多的繁文儒節的,替亞芠在這新的情敵面前掙了個面子,他們也大大的露了一次臉,何樂而不為?
  只有妃雅這一次異常遲鈍的一如往常般,緊緊的跟在亞芠身邊走著,渾然不覺她這導火線已經提前引發了一場明爭暗斗了。
  隨著魯西等人走了大約一個小時,終于來到了一處三面環山,內有一條小溪流過的一處風景優美的小山谷。
  沿路上,魯西等人似乎有意討教亞芠等人的功力深厚程度,因此,有意無意不斷的加快速度,往目的地快速的前進。
  面對蒙西等人的挑戰亞芠及死神小隊等人不由的暗暗好笑,長距離長時間的急速運動,正是當初亞芠訓練死神小隊時的第一項課題,因此,面對這群人的挑戰,除了妃雅需要亞芠助一臂之力外,死神小隊全體人員全都不溫不火,不離不棄的跟在冰雪樓眾人身后十五公尺處,平穩的前進。
  來到小山谷之后,魯西等人終于在小溪旁停下來,回身一看,亞芠輕飄飄的也幾乎再同時的停在他們身后十公尺處,放開了攬住妃雅纖腰的手臂,臉上瞧不出任何的異狀,倒是妃雅一路上,因為亞芠攬住的她纖腰,帶著她前進,所以她幾乎是足不沾地的隨在眾人之中前進,幾乎完全不花一點力氣,但是俏臉上卻因為亞芠這無意間的親密舉動而紅紅的,叫她心理甜滋滋的。
  死神小隊也一步之差的停在亞芠身后,力奧舒暢無比道:“呵,好久沒有跑的這么舒服了,如果再長一點,那就真是舒服了。”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十八雪衛臉上突變的很陰沉,一樣是跑這么一段路,他們的修為照說應該是比他們高上一倍有余,但是偏偏卻跑了個平手,而且看死神小隊等人,雖然個個渾身大汗,但是卻呼吸平穩,而且精神抖擻,一副再來上一段也行的模樣,論起年紀及修為,他們跑成平手,那也就是表示他們輸了,也難怪十八雪衛的臉色會如此的難看了,而凱特及夜月則是有默契的互望一眼,知道他們又贏了一個暗盤了,勝負競爭已經在暗中不知不覺的展開了。
  看到亞芠等人與他們跑成了個平手,魯西臉色微微一變,卻不說什么,抬頭看看天色后,對亞芠及妃雅道:“妃雅城主,隆客卿,這地方就是我們這幾天的宿營地,也是約定的會合地點,距離大會開始的地點-虎王坡,只要半天的時間就可以到達,算是很近了,照現在看來,其他人還未回來,城主是不是要先到我們的宿營地先休息一下?”
  妃雅搖搖頭,微笑道:“不了,少樓主不用了,我與亞芠他們自己找個地方就行了。”
  聽到妃雅邊說,邊不自覺的將自己的嬌軀依畏在亞芠的身畔,魯西心中難掩失望的情緒,到現在,再看不出妃雅跟亞芠之間的情愫的話,那他就枉為第一傭兵團的繼任者了,只是他還不認輸,無論他怎么想,他都覺得他比亞芠這個面目陰沉,未老先衰的白發小子還來的強的多了。
  但是現在聽到妃雅這一說,為了表示風度,魯西便風度翩翩的道:“那就請妃雅及隆客卿你們先休息一下,這附近,沒有人扎營的地方,都可以在這里扎營,我先告退了。”不著痕跡的,魯西悄悄的改對妃雅的稱呼,變的更加的親密的直接叫喚妃雅的名字。
  亞芠臉色一沉,不過未待他發怒,魯西已經領著瑟洛及十八雪衛往他們對岸的營地走去,而他也被興致勃勃的妃雅拉著去找他們的營地。
  找了老半天,總算是再一處背陽的溪灣處,找到了一處大的平地,可以容納下他們四十多人的空地,動手扎營設帳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