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71 解除危機

站在鐵血團總部,鐵血樓前面的草皮上,一大堆人拉拉雜雜的前來送行。
  自昨晚起,當亞芠與妃雅終于情話綿綿完了之后,眾人馬上進入了嚴肅的會議,針對目前的狀況,作出了以下的決議:
  其一:由亞芠及妃雅為首,率領凱特等死神小隊為首的四十多人,前往東塔倫山務必要阻止那些章魚怪的陰謀,當然,如果白虎卵孵化的話,能將它奪到手是最佳不過的。
  其二:現在豐原城的危機由洪伯為首,蓋赤為副,對外放出洪伯這大力神王在此的消息,用以震攝民心安定,并且給于敵方鈦京傭兵團壓力。
  其三:對于其他諸城勢力,發出明暗兩種信函,明函中公開妃雅所帶回來的瑟吉耐城明年提供陶土的供貨訂單副本,已將本城斷人生路的謠言攻破,并且譴責鈦京傭兵團先違反停戰合約,并同時將鈦京及東帝傭兵團當時的協定副本同樣用魔法拓印一份,分送其他勢力:暗函中則送給現時各勢力的留守主腦,暗用百年之約來威脅,若不肯協助豐原城,則半個月之后的百年之約,豐原城主妃雅及鐵血團長蓋赤將無法如期赴約,那眾人終將完全喪失獲得白虎的機會。
  如此,內外明暗手段俱使出,以求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豐原城現在的困境,讓這些內部的敵人喪失他們興風作浪的機會。
  同時,亞芠更慷慨的將他如何解除蓋赤團長體內毒素的方法寫下,以求鐵血團在最短的時間內恢復鐵血團該有的戰力,以應付各種狀況。
  同時,亞芠更應妃雅之要求,放出五小幻獸,偵查出位在城外包圍的全部的敵人的位子,尤其是以那些魔獸牛怪的所在位置最為重要。
  然后與洪伯約定好,當亞芠他們出發之后,洪伯才施展他的獨門“武器”流星,這種他為自己這只善于近戰的大力神王,專門獨力研究出來,攻擊半徑達五千公尺,威力強大的遠攻武器,一舉殲滅那群牛怪,同時昭告所有人,大力神王重出江湖,以增色他的威信。
  在這段時間,還發生了一個小插曲,參與會議的眾人中,凱特及力奧在見識過剛剛那場亞芠與洪伯的大戰之后,對于洪伯的凜凜威勢感到萬分的欽佩,因而求教于洪伯。
  洪伯看到兩人根骨極佳,又已經有了近一流高手的功力,加上他們的態度極為誠懇,又是亞芠身邊的人,所以竟不惜大出血的,將自己壓箱絕招-神拳及流星,這兩種絕技花了半夜的時間傳授給他們,連在一旁的亞芠及蓋赤等人也獲益非淺。
  而兩人中,凱特為人機警冷靜,善于運用智慧,因此對于洪伯所傳的流星有著相當的體悟,而力奧無論在體格上或是性格上,皆類似洪伯年輕時候,所以對于洪伯所傳授的神拳有著不亞于凱特對流星的領悟,令洪伯在事后感嘆道:“要不是這兩個小子(凱特及力奧)因為本身的屬性不合的話,無法學習我本身的帝(地)王真氣,我的一身所學就真的是找到了兩個好傳人了!”
  不過現時當然沒有人知道,在幾年后,凱特及立奧憑的洪伯他所傳授的絕技,加上亞芠的教導,各自練出了一套絕學,成為在十大高手之外,獨樹一幟的三圣之二,幾乎是要超越了十大高手的名頭,同時因為他們倆的成就,讓洪伯這大力神王及曾教導過他們的水妖王被后世評論為歷代十大高手中,最偉大的指導者之一,這也算是洪伯想像不到的。
  所以,眾人雖然一夜未睡,個個還是顯的精神煥發的,對于目前的問題已經有了全盤的解決計畫及應變措施,足以令所有人的精神大振,因而一大早,亞芠就已經命凱特招集了其他的死神小隊的成員,將前一天所準備好的各項物資及鐵羽拉來,整裝待發。
  所有人目前都已在鐵羽上就位好了,只剩下凱特、力奧、夜月三人還站在自己所分配到的鐵羽的旁邊,等待著亞芠及妃雅。
  亞芠與蓋赤一方面再作最后一次的計畫確認及配合方式的溝通,一方面,蓋赤也忍不住的用自己身為長輩的特權,對亞芠殷殷的嘮叨著。
  可以想像一個氣質剛毅,面目嚴肅,看來正經八百的中年人對著一個看上去不像青年的青年人,以著極為嚴肅正經,彷佛在宣達什么法令般的態勢及語氣,說著要注意什么天寒要穿衣,肚子餓了要吃飯等等之類的小事。
  這就是亞芠與蓋赤目前所談論的話題,當然,也逗的在一旁旁聽的其他的人不禁掩嘴偷笑,與亞芠這邊兩個鐵漢型的男子所說的與他們外型完全不相稱的話比較起來,妃雅與洪伯這一組顯然是稍微比較正常了點,呃!對其中一個而言!
  散去自己神王氣勢,但已恢復本來面目的洪伯,雖然因為沒有氣勢襯托而不像昨晚那般,叫人以為他是一個身高二公尺半的魁武巨漢,但是,洪伯也足足有二公尺高,今天一樣與昨天相同的神王打扮,只可惜他右手腕上的那一個看來十分花俏,用鮮花及緞帶裝飾的竹籃子卻完全的破壞了他剛硬的形像,同樣的叫人難以想像。
  洪伯此時就像是一個疼愛女兒的父親,把妃雅當成一個即將出嫁的女兒,殷殷切切的說著一些完全不符合現狀的告誡勸說的話來,倒是妃雅表現的比較正常,在這一個眾人環視的場所里,妃雅充分的將他的冷艷的城主本色表現的淋漓盡至,不管洪伯說了什么,妃雅都是一千零一號的表情,冷艷而冷靜的點頭答是,完全不會因為洪伯的話而影響到,只是若*近她的話,還是能由妃雅眼中看到她偶而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慕擩神色,透露出妃雅對于洪伯這關心舉動的感動,雖則,不太能想像就是了。
  最后,終再長的話別也有結束的時候,亞芠終于跟蓋赤說完了,或者說蓋赤對亞芠說完教了,亞芠轉頭一看妃雅,正好看見妃雅由洪伯手中接過那只竹籃,同時聽到洪伯殷殷道:“妃雅,這里面是我叫廚師作出來,你最喜歡吃的東西,到東塔倫山后,那里冰天雪地的,也沒什么東西好吃,你就先忍耐一下,回來后,我會在叫人幫你做你喜歡吃的東西!”不知情的人,聽到這一番話及看到這一個動作的話,還以為現在他們是要去郊游而不是去執行一項極為危險的任務呢!
  亞芠在心中暗暗的想著。
  不過他也沒資格說別人,剛剛,當他當著眾人的面前正式的向蓋赤拜倒,成為蓋赤的義子之后,似乎蓋赤的父愛就這么一發不可收拾,一股腦的傾往亞芠的身上,使他作夢也沒想到,以蓋赤這么一個身分個性的人,竟然跟一般的人一樣,甚至還要嘮叨,簡直把他當成了三歲小孩子一樣,說出了一大篇的話來,叫他哭笑不得。
  亞芠最后一次的向蓋赤一拜,走到妃雅及洪伯的旁邊,對著還在殷殷話別的兩人說著:“洪伯、妃雅,該出發了!”
  妃雅一轉頭,望著亞芠,突然露出了一個叫眾人為之傾倒的甜蜜笑容,走到亞芠的身邊,也不羞澀,落落大方的挽著亞芠的手臂,對洪伯點點頭
  打從昨夜起,亞芠正式的對他一吻定情,回應了她的苦戀之后,妃雅就完全不故眾人的調笑,緊緊跟著亞芠,表現出一副親密的姿態,所幸亞芠也是一個怪人,不怎么在意外界的眼光,一確定妃雅真的是他所要的之后,也完全的引發出他內心潛藏的熱情,很快的回應著妃雅的熱情,導致于今早鐵血團的眾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前一天還形同陌路的兩人今天一大早竟然就這么大刺刺的在眾人面前表現出親密無間的姿態,即使亞芠還是一副冷酷的模樣,但是光是從他的舉止動作上,一看就知道兩人之間的關系,叫人幾乎跌破自己的眼鏡,完全不能相信。
  洪伯看著亞芠及妃雅之間不經意流露出來的親密神態,心中暗暗的點頭,對于妃雅所挑選的亞芠,他可是滿意到極點了,不但有著一身可與他相抗衡的力量,而且閱人眾多的洪伯更是一眼就瞧出,亞芠是那種屬于內熱外冷的人種,一但愛上了就決不后悔的類型,對于妃雅的眼光,他可是從昨夜稱贊到今天,同時也一再的對妃雅耳提面命,要她好好的把握住亞芠這個人。
  洪伯對著亞芠說道:“亞芠,妃雅她本性善良,但是因為自小成長的環境對她造成影響,所以有點任性驕縱,所以你要多多包函,此形一去,充滿危機,如果有什么危險發生,希望你能多擔待一些!”
  亞芠聽著洪伯的話,點點頭,倒是妃雅自己聽到洪伯對他的評語不由的發了一聲不滿的呢喃聲,在她感覺中,彷佛眼前這兩個男人都把她當成了一個不懂事的人了。
  總算經過了漫長的告別送行,亞芠及妃雅分別來到自己的鐵羽旁,跨坐上去,妃雅對眾人揮揮手道別,輕咋一聲,四十多只的鐵羽同時拍動翅膀,升空飛去。
  眾人直等到亞芠等人的身影消失在天際的那一頭之后,眾人這才回過神來,洪伯呵呵一笑道:“走嘍!小伙子們都離開了,咱們這些老家伙也不能辜負小伙子們的期望,砸了自己的招牌,我們就先拿那些不長眼睛沒有腦子的牛怪們開開刀吧!”一時之間,眾人皆感染了洪伯語氣中豪邁的氣息,紛紛的微笑起來,這一刻,豐原城及鐵血團的危機眾人不再放在眼里了。
  蓋赤似也因為洪伯的豪氣而一掃近日來的低潮思緒,微微一笑道:“副團長,除了必備的城防人員外,馬上招集城內所有能動的人來,我們要好好的出一下這幾天的怨氣。”
  特格一笑,馬上將蓋赤的命令下傳,一個小時后,以洪伯、蓋赤兩人為首,三千多近四千個鐵血團的成員聚集在東邊的城墻外,其中,還包含了一千名直屬蓋赤,卻因為中毒而沒辦法發揮戰力,如今好不容易因為亞芠所教授的方法而將毒素驅離,如今正憋了一肚子怒火,心里直想砍人的鐵血精兵團。
  蓋赤及特格帶著幾個精兵,隨著洪伯走到城墻上,一旁的精兵立即獻上了豐原城周遭的地形圖。
  蓋赤指著其中幾個被作上記號的地方,沉聲道:“這幾個地方是昨天亞芠偵查出來的,幾個敵人隱藏的地方,這里分別有著敵人近三成的兵力及五成以上的牛怪聚集,前輩,你的流星范圍可達到嗎?”
  洪伯呵呵一笑道:“亞芠這孩子可真是不可思議,身上的秘密似乎層出不斷,連敵人的分布,概略的數目都可以偵查的出來,一但讓我知道那群王八蛋的所在位置,那就是他們倒霉的時候了,嘿嘿,這真的令我回想到當初我一個人單挑一萬名斯達帝國騎兵隊的壯舉,今天,倒是要好好領教一下那群怪物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
  雖然沒有正面的回答蓋赤的問話,但是蓋赤已經由洪伯的語氣中聽出,洪伯有絕對的必勝把握,再度一笑,回頭傳令下去,要所有人準備好,待命準備沖鋒殺敵。
  再回過頭一看,洪伯已經蹲起了馬步,渾身發出了瑩瑩的黃色亮光,即使再這朝陽已經升至半空中,現時陽光普照的時候,蓋赤還是覺得洪伯身上的真氣光芒亮的驚人,再一次的感嘆,十大高手畢竟名不虛傳,光看他現在的威勢,就知道外面的人已經有苦頭吃了。
  等到洪伯身上的光芒增強到最高點的時候,蓋赤看見了洪伯身上的光芒又開始往他的雙臂集中,只是這一次,集中在雙臂的光芒慢慢的離臂而起,在洪伯的頭上形成一條形若實質的黃色光帶,然后光帶忽然逐段的碎裂,蓋赤細數一下,碎烈的光帶聚成了二十七顆的大如碗口的光團,慢慢的在洪伯的頭上飄舞著,至此,蓋赤終于相信,昨天洪伯在與亞芠對戰中,果然并未出全力,不然,以他現在二十七顆的流星,也不知道亞芠是不是能接的下來,畢竟,蓋赤知道這是洪伯依照外邊敵人聚集的三處地方,每處九顆流星來計算的,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洪伯的底限了?
  而在昨夜里,雖沒有刻意去聽,但是洪伯顯然不介意他們知道他獨門絕技流星的奧秘,因此說話的聲音并未刻意的壓低,所以蓋赤多少也知道了一點洪伯的武器-流星的秘密。
  其實認真的說起來,流星這項武器并不能真算是武器,因為,洪伯的流星主要是利用他身上的獸幻鎧,自己強行從幻獸鎧上剝離出一小部份來,然后以用自己的真氣,大量的灌入這被剝離的小部分組織,直到這一部分組織再也容納不了,直到即將被洪伯那強力的真器給撐爆的臨界點為止。
  然后再利用這小部分組織與本身鎧的能量暫時聯系及真氣游離操控,實行遠距離的攻擊,等到將這一部分蘊含真氣的組織分送到他想要攻擊的目標身上后,洪伯在操控獸幻鎧,以著一種類似遠距離通訊的方式,透過獸幻鎧,或將這部分組織給爆破,或利用強大的真氣能源穿透敵人的身體,以達到攻擊的目的。
  所以洪伯才會選擇使用下級二階地屬提帕(貘)系的獸幻鎧,一方面,是因為以他的修為來講,鎧對他的保護及增幅作用其實并無多大的作用,二方面,唯有下級幻獸,對于能量的消耗比較少,就算是因為流星是一招先自傷而后傷敵的絕招,他的鎧還可以在他龐大深厚的真氣提供之下,利用幻獸本身本能的快速復原功能,以最快的速度生長復原那被洪伯強行剝離的組織部分,以避免洪伯他發不了幾發流星就將整個獸幻鎧給分解發射出去了。
  而且,蓋赤也聽到洪伯說過,他這善于近身戰的人之所以會選擇攻擊力及防護力都相當弱的提帕(貘)系的幻獸也是基于流星施展的考量,因為,提帕系的幻獸有一個特點,就是對于自己分離部分的組織有相當大的能量聯系作用,是它惟一的優點,只是這項優點對于一向就算幻化成武器也不會離手的一般人并無大用,有跟沒有一樣,但是對于武器是“流星”的洪伯來講,這可是關系到他流星的射程、攻擊變化及威力最關鍵的因素,所以以一個堂堂十大高手的前輩高人,他所用的幻獸卻是最為可憐的二階幻獸,只不過,這只二階幻獸在洪伯身上可是比什么階級的都要來的可怕。
  蓋赤一邊想著洪伯流星的原理,一邊注意看著洪伯的動作,當洪伯大喝一聲,原本在他頭上盤旋飛繞的流星忽然之間往上直直的飛上天空,直到消失不見為止。
  洪伯又在大喝一聲,過不了三秒,又是二十七顆流星出現在他的身上,洪伯轉頭對蓋赤道:“這一次我用田字型打法,等一下我第二波流星發出去時,你便叫所有人開始出動。”
  蓋赤聞言點點頭,他知道洪伯口中田字型打法的意思是指,專門對付大面積,敵人異常聚集時的打法,以八顆在外,排成一個正方形的落點,然后在中央處置一顆,九顆流星同時由天空落下,如以一來,當洪伯一感覺到碰到敵人時,可以立即操控流星在落地前炸裂,如此,就能將每一顆的流星發揮到最大的攻擊范圍,避免重復的攻擊面積涵蓋導致攻擊力浪費,是洪伯的流星三種基本用法之一。
  其余兩樣中的一種是昨夜與亞芠戰斗是所施出的,一化百千,百千流星,專門用來對付行動敏捷的敵人,且上面依附的真氣具有循敵人能量追蹤攻擊的能力,也是為何昨晚的百千流星會投入亞芠施放的土魔力光團之中而未能發揮應有的威力,那是因為百千流星遭到土魔力元素的吸引所致。
  第三種最為簡單,是用在直接面對面戰斗中,以速度及威力取勝,跟魔法彈很像,直接朝敵人作直線形或略帶弧度的曲線型的發射攻擊,但是威力及速度卻不是魔法彈可以比的上的。
  如今,洪伯用出了對付群敵的方式,不久,蓋赤在極端注意下,終于看到由天空落下了三群的流星,在陽光的掩飾下,這三群二十七顆流星幾乎是不可辨,就算是已經有了心理準備的蓋赤也差點沒看到,緊接著,完全沒察覺,也沒想到,有人會由半空中落下攻擊他們的鈦京聯合兵隊,馬上就被洪伯的流星給攻擊的慘不忍睹,而蓋赤耳邊聽到不遠處傳來的慘叫聲及流星爆炸的聲音,不由的感嘆道:“前輩,您的流星真的是白日奇襲的王者,根本是令人防不勝防呀!沒有人會想到攻擊是來自于天上的。”說的洪伯發出了得意的笑容。
  不過,蓋赤的感嘆也沒多久,因為,當第一波流星轟炸完之后,洪伯又是一聲大喝,第二波流星發射上空。
  蓋赤轉頭一喝道:“副團長,你跟幾位統領依照剛剛的分配,往其他兩處去,精兵團,隨我來!”
  說完,蓋赤對洪伯一揖,右手往上一揮,所有人同時哄堂大喝一聲,城門大開,三千多個滿腹怨氣的傭兵,隨著他們最高的精神指標-蓋赤團長,往敵人的目的地沖去了,而這時,第三波的流星又再度的出現在洪伯的頭上。
  當天晚上,蓋赤、洪伯、特格、及其他鐵血團重要的干部們聚在一起開會。
  今天一天下來,他們分襲了東、南、西三邊包圍他們的敵人,除了西邊因為已獲得消息,有了預先的防備,使的鐵血團稍微的陷入了苦戰之外,東邊及南邊的敵人可以說在他們尚未到達時,早已被洪伯連續三波的流星給轟的潰不成軍,他們到達現場除了少數幾個功力較高的干部級敵人外,幾乎沒有遭到任何的損傷,就連那些敵人看到大隊人馬來襲之后,也是不戰而屈了。
  大部分的傷亡人數都是在與西面敵人交戰的時候發生的,但是也順利的將西面的敵人給逼退,總合下來,今天一天的戰果,東面及南面的敵人盡數殲滅或擒獲,逼退西面的敵人,連帶的,北面的敵人也不攻自退,鈦京傭兵團的所有人由原先的兩里處的包圍線直退到十里外。
  事后統計,共殲滅敵人四千多人,牛怪千多頭,擒獲敵人二千多人,可以說鈦京的勢力已經被他們一天之后去掉一半了,而鐵血團也只不過死亡三百多人,千多人受傷,實在是大獲全勝,當然,最大功臣還是在今天一舉破了自己紀錄,一天內發出了快兩百發流星,而現在累的臉色蒼白的大力神王-洪伯。
  之后,經過了十三天的對峙,蓋赤不斷的派人出城與鈦京交戰,雖然沒辦法像第一天反擊那般,擁有了極為豐碩的成果,但是,臨時聚合大量人員的鈦京在這還來不及整合完成的時候,與訓練精良,士氣如虹的鐵血團一比,簡直是烏合之眾,再加上,洪伯的大力神王威名在蓋赤的有意操作之下,藉由城內某些人的嘴泄漏出去了,同時更夸大了第一天的戰果,說都是大力神王一人之力所完成的。
  如此一來,鈦京傭兵團中的傭兵一聽到十大高手中的大力神王公然站在豐原城及鐵血團這邊,而且單憑一幾之力就解決了他們一半的人數及仗以為長城的摩獸牛怪將近一半的數目,這下還有誰有斗志?到后面,只要一看到傳說中,霸氣無敵的魁武巨人大力神王的出現,馬上成鳥獸散,無膽為敵了。
  這使的鈦京傭兵團的勢力逐漸的縮小,再也無力去包圍豐原城了,而且就在這時,當初發出去的明暗雙函終于也發生作用了。
  各大勢力分別來函譴責鈦京傭兵團的作為,同時還威脅,鈦京如再不退兵,則各勢力將會派員前來支援豐原城及鐵血團,終于使的鈦京知道自己想要取代鐵血團的夢想成為幻影,還要接受鐵血團往后的報復,就在第十四天的時候,黯然的退回了自己的根據地,解除了豐原城的危機,同時也保住了妃雅的城主之位,在十五天的期限內,解除了一切的危機。
  而就在鈦京退兵之后的當天,第一批旅客終于在豐原城被圍兩個多月之后,造訪了豐原城,那是一群由約五十多人組成的團體,以著一名八十多歲,充滿著剛毅氣質的威武白發老者及三個一看就知道是人中龍鳳的年輕人為首的神秘團體。
  進城之后的他們直接拜訪了鐵血團,而且還讓鐵血團蓋赤團長親自出迎的一群旅者。
  只是,見過這一群神秘旅者的人都說,他們的臉上都帶著一股十分焦慮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