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70 定情一吻

話一說完,亞芠手中的青色龍卷風已經壯大到成為一個人高,亞芠清吒一聲,龍卷風離手而出,直撲洪伯身前。
  這兩道龍卷風一離開亞芠的手之后,馬上以著極為驚人的速度吸收了空間中屬于風的能量,同時相互吸引般的倚著自相回繞,兜著圈子的往洪伯飛去,當來到洪伯面前時,這兩道龍卷風已經壯大成為足有五公尺高的小型龍卷風,而且最叫人吃驚的是,因為它們彼此兜著圈子的緣故,所以更又在兩道龍風外唯有形成了一到更大的大型龍卷風,變成了外一內二的奇特型態,其威力不用說,光看著洪伯自現身以來第一次的出現了凝重的臉色就知道他已經是對著奇形的龍卷風有了十二萬分的戒備了。
  龍卷風來到洪伯面前,眾人立見洪伯雙手握拳,大喝一聲:“神拳第一式-拳定江山!”
  說著,所有人馬上看到洪伯的右手立即出現了一團足有臉盆大小的黃色光團,然后,洪伯右拳一屈一彈,以著一種聚集了萬千氣勢的威力般,極為凝重的往那飛快朝著他飛來的一體三柱的龍卷風打去。
  當洪伯將右拳完全的伸直之時,亞芠所發出的龍卷風已經是來到了他面前不到三十公分處,洪伯幾乎已經能感受到龍卷風所刮起的強勁風勢刮的他的臉隱隱生疼,但是,當洪伯大喝一聲:“破!”凝結在他右拳上的黃光立即爆出了強烈的光芒,強橫的力量隨著黃光的突然爆裂而由洪伯強行伸入龍卷風的右拳為軸心,在龍卷風的內部往四面八方沖開。
  下一瞬間,洪伯面前那幾乎將它給吞噬掉的龍卷風立即在洪伯那驚人的力量之下,消失殆盡,徒留一些雖威力猶存卻再也不足對洪伯造成傷害的亂流強風。
  破去亞芠這一招風的龍卷的洪伯還來不及得意,馬上就已經是臉色大變,因為,漂浮在半空中的亞芠又有了動作了。
  在洪伯的眼中,只見到亞芠正半低著頭,雖然沒辦法看見亞芠的真正眼睛,但是洪伯很輕易的就能感覺的出來,亞芠正用一種很溫柔的眼神看著他的雙手,這由亞芠雙手上的動作能夠很輕易的就看出來。
  在他眼中,渾身散出蒙蒙銀光的亞芠正慢慢的以手掌向上,好似捧著一捧水一樣的感覺的動作,慢慢的由他的小腹處,雙手以合并的姿態,逐漸的升到胸前,事實上,眾人雖沒看見,但是,身為魔法師,專擅冰系魔法,對水魔法同樣有相當成就的夜月當場臉色大變,因為它感應到在亞芠看似輕柔的動作中,以亞芠合并的雙手為中心,一股股強大的水魔法能量波動正不斷的朝著亞芠的雙手處集中,而在亞芠面前的洪伯更是明確的看到,亞芠原本空無一物的雙手在亞芠由小腹處升到胸前之時,手中已經突然的出現一團蕩漾不止的藍光,在一片銀芒之中忽然出現了一點的藍,實在是極為醒目,乍看之下就像亞芠正小心翼翼的捧著一捧水一般。
  等亞芠的手慢慢的越過了胸前、脖子、下巴、到達了頭頂上,亞芠忽然以著極為溫柔的聲音道:“生命奇跡之流水年華!”眾人可以想像,此刻,隱藏在面具下的亞芠臉上一定也同時流露出十分溫柔的神情吧!
  不過,洪伯可沒那個閑情逸致想像亞芠此時的表情如何!因為,當亞芠雙手高舉過頭之后,手指變的微微的分了開來,而在他手中的那團藍光竟也真的跟水一樣,當亞芠的手指間露出縫隙時,立即像水般由亞芠的指縫之間流泄出來,惟一不同的是,這些水并不像一般的水一般,直直的朝亞芠的頭上落下,而是略帶斜下的,往洪伯處傾下。
  尤其,離開亞芠的手時雖然只是不起眼的一點點,但是,這些水狀的藍光卻也如剛剛的龍卷風般,越往洪伯處就越變越大,到洪伯前方時,已經像是一條浮在半空中,水勢極為強勁的河流般了。
  洪伯不敢大意,雙手盡出,朝著這條魔法水流飛快的連續擊出了數百拳,口中同時喝道:“神拳第五式-拳傾天下!”
  漫天鋪地的拳影果然有著那種似乎連天空都能夠擊破、掩蓋的味道,可惜,亞芠這一記魔法-流水年華,是吸收了空間中無所不在,同時也是他目前為止認知最深、最擅長、也是他第一個掌握的魔法元素能量-水魔法元素能量。
  源源不絕的水魔法能量,構成了一條宛如無止盡的流水長江,那源源不絕的強勁水流,往洪伯激烈的不斷沖擊著,遠遠不是剛剛他出體會到的風元素能量所構成的龍卷風那般的好易與。
  當洪伯不知道已經打出了第幾百幾千拳的時候,發現到自己的錯誤,他的拳雖未慢未弱,但是,亞芠手中所發出的流水又何嘗有變弱的趨勢?于是,他知道,若沒有先將亞芠這源頭給止住,到最后,他將會因為一昧的防守而陷入被動,導致因為氣弱而被淹沒在這滾滾的洪流中。
  洪伯一咬牙,拼著撤掉身前防守的拳勢,一時之間,被亞芠所發出的滾滾洪流給淹沒,一時之間,引的妃雅、夜月兩個少女發出了驚呼聲,隨及,被淹沒在藍色流水中的洪伯傳來一聲的暴喝:“第八式-拳霸人間!”
  霎時,藍色的水流立即被一股強橫的力量給分出了一個兩公尺寬的空間來,空間中,洪伯渾身冒出了騰騰的黃色氣焰,然后,只見洪伯往半空中的亞芠憑空一揮拳,一道結結實實,宛若實質般的黃色拳影脫手而出,集中了正專注于施法的亞芠,將亞芠給一拳擊落了。
  看到亞芠被洪伯這一拳給打的落下了地面,眾人難免又在度的發出了一聲的驚呼聲,但見到亞芠跌下地面后,又像個沒事人般的站了起來,眾人在總算將那顆已經提到口中的心在放回原位。
  這一戰由剛剛打到現在,眾人的心大起大落了好幾次,總算眾人的心臟夠強,不然早受不了了,但是,妃雅卻也再也忍不住了,雙方都是她最關心的人,她怎能容忍雙方因為這莫名其妙,甚至連理由都沒有的一戰而受到傷害?提腳想硬插入他們倆人之間阻止他們的戰斗,卻發現到自己不知何時已經受到了外界,應該是亞芠及洪伯所發出的戰斗氣勢無意間的禁固,動彈不得,甚至連張嘴說話的動作都辦不到,而在他面前的蓋赤及特格卻還是行動自如,不斷的發出因為亞芠及洪伯之間的戰斗的驚嘆聲,妃雅悚然一驚,她知道自己沒什么力量,向來很弱,比不上亞芠,比不上死神小隊中的隊員,比不上很多很多的人,但是,沒想到她竟然會弱到甚至連在自己心中最親的兩人彼此戰斗時,連發出聲音的資格都沒有!她從來沒有這么恨自己的“弱”過!
  妃雅心中雖然憤恨不止,但是她還是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亞芠與洪伯繼續的戰斗,在這時候,妃雅心中已經有了決斷了,她有了一個以前絕對不會甚至連想都不會想的想法!
  這時候,亞芠與洪伯微微的相互對峙一下后,洪伯大喊一聲:“小子!接下來決勝負吧!”
  亞芠幾不可辨的點點頭,同意了洪伯的說法,下一擊,不管是勝是敗,都是最后一擊了。
  只見到洪伯全身忽然微微的顫抖起來,黃色的光芒大勝然后轉換成為金黃色的光芒,表示洪伯在接下來的這一擊將會全力以赴,而亞芠的全身也是銀色光芒覆蓋了全身,一金一銀兩種光彩相互輝映,強烈的光芒叫眾人幾乎睜不開眼,也沒辦法再看清身在光芒中心點的兩人的身影,兩個人尚未出招久以竟是發出了這等的氣勢,眾人皆知道接下來將是石破天驚的一擊。
  洪伯的手由原先的區肘在腰,慢慢的往兩側一伸,直到手必完全伸直之后,忽然一個轉拳向上,原本緊握的拳頭慢慢的松了開來,等到手掌完全的張開之后,眾人可以看見到,洪伯全身的光芒在那一瞬間似乎已經集中在他的掌心處,兩顆拳頭大,綻放出強烈光芒的金色光團慢慢的由洪伯的手上飄起來,隨即在洪伯的頭頂上三十公分處不短的盤旋飛翔,煞是好看。
  而一邊的亞芠也不甘示弱,當他全身的銀色光彩綻放到最高點之后,在亞芠的四周地面上,一點一點的黃色光點慢慢的由地表處給浮現出來,往亞芠的身邊集中,黃色的光點越來越多,附在亞芠的身周,越積越厚,在亞芠的外側形成了一種內銀外黃的奇特景象,而且這種黃色光成還給人一種十分厚重凝實的感覺,就好像是大地一般的感覺。
  一旁的特格喃喃道:“先是風,再來是水,這一次,連最為穩重難以招喚的土都給他召喚出來了,短短的幾個月,亞芠竟然能夠有此進步,真是令人難以想像!”
  “從剛剛開始,亞芠所施出的魔法都完全的顛覆了一般魔法的常識,不但魔法元素的招集迥異常人,連施展模式都跟一般人不一樣,但是,卻無法否認,亞芠剛剛施展出來的魔法雖不像一般的魔法般的光彩好看,但是其威力卻是驚人的緊,而且這才是真真正正的將每一分招喚出來的魔法力量完完全全的徹底運用呀!亞芠!我這老家伙算是真正的服了你了,你果然是一個天才,每一次的戰斗,都可以明顯的的感覺到你實力的提升呀!”特格不勝感嘆的自言自語。
  凱特等人聽到特格的自言自語,皆不由的心有同感的點點頭,對于亞芠,他們早再很九以前就是完完全全的服了。
  再看場中,兩人都準備好了之后,洪伯豪邁的笑道:“好小子!這還是我頭一次對單獨的一個人施放出我的‘武器’的,而且一次就是兩顆,你好好的接著吧!接下我這一招‘流星舞空’!”
  亞芠一揮手,原本散布在他身邊的黃色光團立即往他的右手處給聚集了起來,在亞芠的右手上變成了一個看來幾成實質的半徑一公尺大的圓形球體,懸浮在亞芠的右手上。
  忽然,原本在洪伯頭上不停盤旋飛繞的兩團金光忽然朝亞芠處給電射而來,快速的金光因為其極快的速度,使的眾人看到時,眼中留著一個殘像,乍看之下,果然就像是兩顆拖著長長尾巴的金色流星,既好看又炫目,不負其流星的美名。
  面對這兩顆速度既快,又是以著一種令人難以揣測其飛行方向的軌跡,看似亂飛,實則以著極快的速度往亞芠處靠近。
  眾人似乎是看到他面具上的嘴角微笑了一下,沒有普通笑意該有的溫暖,眾人不由的感到雞皮疙瘩都浮出來了,俱覺得亞芠他這個笑好冷呀!
  凱特輕嘆一聲,似乎怕說話的聲音太大了而驚擾到亞芠般道:“好久呀!終于又再度的看到了頭兒那惡魔的微笑了!”
  果然沒錯,亞芠此時面具上微微上翹的嘴角,搭配上爛銀的森冷光芒,叫人的心跳幾乎為之停頓,這種感覺在兩顆流星飛舞,接著同時黃光大盛,一化為十,十化為百,帶著呼嘯的聲音及強烈的光芒,由亞芠了兩側先后一步之差的往亞芠飛來時,就更是明顯了。
  眾人似乎感覺到亞芠又再度的一笑,然后就聽到亞芠一聲:“生命奇跡之大地怒吼!”
  亞芠在那一瞬間消失在原地,然后出現在眾人面前不到一步之處,幾乎是快要背貼著站在最前面的力奧了。
  而亞芠雖然退的很快,但是剛剛懸浮在他手上的那一顆土元素的能量球似乎并未被亞芠給隨之的帶了回來,而是留在原地。
  眾人只能看著那顆光球慢慢的墬落下地,但是奇怪的是明明眾人的眼睛看著這一顆黃色土魔法光球似乎是帶著一種宛如山崩地裂的氣勢往下落,但是事實上,眾人又確確的知道這顆光球掉下來的速度真的是極快,光看它掉下的速度與那由兩顆所化成的數百顆炫目的急速流星相比,一點都不會輸給那些流星,就可以知道了,偏偏這極重的震撼與極快的輕靈一結合,給了眾人一種亞芠這一招魔法非同小可的感覺。
  果然,當那一顆黃色的光團落到地面上,同時竟不留痕跡的隱入地表之下的時候,那些快速的流星這才來到原本該是亞芠站立的位置上空。
  這一切說來甚慢,但是從洪伯發出流星到亞芠說離原位,流星化百,土魔法光團隱入地面,這之間不到三秒的時間。
  當亞芠發出的土魔法光團隱入地面之后,不到半秒鐘,洪伯忽然覺得全身一震,所有被他用真氣所控制的流星在尚未發揮出原本該有的威力之前,竟然就這么感覺到一股大力傳來,使的所有的流星完全的脫離了他的控制。
  接著,包含發出流星的洪伯及土魔法元素團的亞芠及其他的眾人,馬上就看到,所有的瑩亮流星宛如被火所吸引的飛蛾一般,帶著炫目的黃色光尾,由半空中以比剛剛還快的速度往地面俯沖,目標則是剛剛亞芠土魔法光團消逝的地面之處。
  然后,所有人都感覺到面隱隱間,傳出了一連串的地鳴聲,然后,開始產生了搖晃,緊接著,眾人看到了不知何時,土魔法光團消失的地點忽然開了一個長達一公尺的,像極了一張大口的深洞。
  數百顆的流星全數在一瞬間投入了這張地面上的大口中消失不見了,緊接著,所有人就看到由張大口開始,往洪伯的方向開始由地表突出一根根的巖刺,銳利的巖刺越往洪伯處越是高突、銳利,而地鳴聲也越來越大,幾乎大到會叫聽到的人耳朵發疼,同時巖刺伸展的速度也益發的快,果然真的向是亞芠所取的名字-大地怒吼,聽起來還真像是大地在對像它不敬的人發出怒吼般的驚人。
  不過,洪伯并未將這些突出的巖刺看在眼里,盡管這些巖刺看來突出地面的聲勢是這么的驚人,尖端看來是如此的銳利,往他靠近的速度是如此的驚人,但是憑他的功力,就算是不避不閃的站著讓這些巖刺撞他都不認為自己會有事,但是,為了以防萬一,洪伯還是往上高高的一躍,想要先避過這些巖刺的風頭。
  但是,亞芠這招大地怒吼魔法的可怕也就在洪伯躍起的同時,展現在眾人的眼前。
  當洪伯躍起之后,受到洪伯所施展的力量的引誘,這些外表巖刺,實則內部蘊含了大量的土魔法能量的巖刺竟然連根斷裂飛起,無數根大大小小的巖刺以雷霆萬鈞的態勢,往洪伯飛沖而去。
  身在半空中的洪伯沒想到這些被亞芠誘發出來的巖刺威力竟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可怕,光是那銳利的巖刺頂端重重的刺像洪伯就教洪伯連番的受到傷害,再加上這些巖刺一撞到洪伯之后,竟然馬上的爆開,更是又加深了一層的傷害,雖說這傷害對洪伯這種修為已晉化境的超級高手來實在是沒辦法造成多大的傷害,但是這先后兩道連續攻擊也夠洪伯受的了,不過洪伯這大力神王畢竟不是自己叫假的,他一怒之下,大喝一聲:“神拳第五式-拳傾天下!”
  霎時,身在半空中的洪泊忽然被一陣陣漫天鋪地的拳影給完全的遮住了他的身形。
  這下子立即展現出大力神王的威力來,只見到那些的巖刺與洪伯的拳影一交接,砰砰砰的聲響響個不停,巖刺紛紛被洪伯的拳頭化成為碎粉得石粉,巖刺內涵的魔法能量與洪伯拳上的能量交接之后,更是爆出了一連串的黃芒,煞是好看。
  大約過了一分鐘,洪伯終于將亞芠的這一記大地怒吼的魔法能量全部耗光了,他這才落回地面上,但是眾人也可以看見洪伯的額際出現了細微反光的汗珠,顯示他并不輕松。
  一旁的妃雅先是被亞芠及洪伯這一次的對決給震撼住,等到洪伯全解決了她才想起來,也才發現到自己又恢復行動能力了,忙叫道:“亞芠……”可是才只說了兩個字就已經被亞芠給打斷了。
  “我知道你要說什么!放心!我們不會在打了!”亞芠剛聽妃雅開口便已打斷了她的話,妃雅也是個聰穎的人,舉一返三,立即知道亞芠已經知道對方是友非敵了,只是為何他們既然知道還是要打個你死我活的呢?
  不久,洪伯慢慢的走到亞芠的面前,人未到,一陣洪亮的聲音已先傳來:“痛快!真是痛快!七十幾年沒打過這么痛快的架了,老弟,可真有你的,在勢均力敵的戰斗中,我還是頭一次碰到像你這樣在戰斗中還能提升的家伙,真是不簡單!”
  說著,洪伯來到亞芠的面前重重的拍了亞芠的肩膀一下,豪爽的哈哈大笑著,似乎一恢復大力神王的真面目之后,他便也跟著恢復了大力神王該有的豪氣與粗爽,一反擔任管家時的韜光隱晦,截然不同與以往。
  亞芠這時也退下了鎧化,恢復成他原來的樣子,只是,他一退下鎧化之后,卻發現到貪狼星經然跟著也離開了他的身體,恢復成為它原來的第一型態,一只威風凜凜銀色巨狼,站立在亞芠的旁邊。
  亞芠驚奇的看一下貪狼星,顯然不明白為何他并未要求貪狼星恢復成第一型態,而貪狼星卻自動的恢復成第一型態?不過此時顯然并非是追究的好時機。
  亞芠轉過頭來,對著眾人道:“很抱歉了,讓各位擔心了,剛剛其實我們都感覺到對方有斗氣而無殺氣,所以知道對方其實并無惡意,后來有隱約間聽到妃雅你的叫聲,更是確定對方是友非敵,只是好手難尋,加上我又想要確認自己現在的實力到底是到達哪一個境界,與真正的絕世高手對決之下能撐到什么時候,又再加上我對于魔法好不容易有所突破,所以更想測驗一下自己,所以才會……讓大家擔心了真不好意思!”
  一旁的洪伯也呵呵的笑道:“呵呵,這都要怪我這老頭子,閑賦太久了,骨頭都發酸,剛剛在上面等妃雅你們來時,忽然感覺到有一群高手的氣逐漸的接近,一時心癢,忍不住的發出一點小氣勢來試試看,沒想到這位老弟竟然也發出了與我不相上下的氣勢來對抗,一時見獵心喜,所以忍不住就想試試這位老弟的實力如何,所以便忘了要克制自己,幸好最后老弟先收手,不然我老頭子可要出糗了,讓你們大家擔心了,真是抱歉!”
  眾人一聽這才恍然大悟,同時有覺得十分的冤枉,早知道他們只是在測試對方的話,同時又暗暗的乍舌,只是比試就打成這樣?那如果真打起來的話?眾人幾乎不敢想像那會是怎樣的一個光景,同時也興起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世界是何其大的感嘆。
  一旁的亞芠正想接著說話時,忽然,他看到站在他面前的非亞從他剛剛解釋之后就一直低著頭,眼尖的亞芠發現到妃雅前面的地上有幾滴水跡,同時也察覺到妃雅削弱的雙肩正不停的抽動。
  亞芠急問道:“妃雅?你怎么了?身體不舒服嗎?”
  話一說完,卻見到妃雅忽然抬起頭來,對著亞芠忽然大罵道:“混蛋!你是一個混蛋!”說完,妃雅一個轉身,就往后跑。
  亞芠被妃雅罵的莫名其妙,但是,卻更被妃雅那因為哭泣而顯的紅腫,淚汪汪的雙眼所惑,彷佛感覺到自己真的是一個混帳,雖則他并未覺得自己到底是哪邊做錯了,而讓妃雅罵他混蛋。
  更甚,當他看到妃雅轉身跑開時,亞芠的身體似乎脫離了自己的意志,再他還未想出個理由時,身體已經自動的飛快移位擋在妃雅的面前,讓還沒跑到五公尺外的妃雅,一時不察的一頭撞進他的懷中。
  發現到自己撞到人了,妃雅抬頭一看,正是亞芠那張令她又擔心又生氣的臉,妃雅再也忍不住了,掄起一雙秀拳,直往亞芠肩時的胸膛輪打,口中更是不停的罵著:“混蛋,混蛋,你是一個混蛋,你真是一個大混蛋……大壞蛋,叫人擔心死了,大壞蛋……”邊罵,眼里的淚水像是不要錢般的往下直落,宛如一顆顆晶瑩剔透的珍珠般,叫人無法去忽視,一向冷艷至極的美麗臉上,此時布滿了生氣、憤怒、擔心、恐懼混雜的神情,叫亞芠心中無法自制的想著,要用盡一切的辦法為妃雅抹去這種神情。
  同時被妃雅這一罵,亞芠心里陡然一震,這時,他覺得自己真的如妃雅所罵的,果然是一個混蛋,而且不折不扣的是一個天大的混帳。
  因為,剛剛他只顧著自己的心情,想要測試自己的實力,卻完全沒有顧慮到其他人的心情,在一旁插不上手的其他人,在不明底細下會有多擔心,只是他真難以想像,妃雅竟然會有這樣的激烈反應,但是也更讓他看清事實,妃雅果然真的是愛慘了他,所以才會有這么激烈的反應,而他……
  從剛剛妃雅轉身要跑開時,自己的身體已經誠實的反映出自己的心意了,妃雅早已在他不知不覺中,用她的熱情,她的智慧,對他的愛意,悄悄的侵占了他的那一個冰冷生硬的心了,就在他不知不覺間,妃雅已經在他的心中占了一席之地,他好像……不!是已經真的愛上了她了。
  一想到這,雅芠忽然覺得他一向被自己刻意控制的冷靜心情忽然冒出了一股不該有的沖動,但是,這一次,他頭一次順應著自己的沖動,完全不加思索的低下頭來,接著,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的眾人中立即發出了幾聲的抽氣聲、驚呼聲,有史以來,恐怕眾人作夢也不會想到會看見這種情況,那可是比天塌下來,地崩裂開,海聶。崴魯賓復生還叫他們不敢相信,亞芠竟然這么當著眾人的面前,“吻”了妃雅。
  被亞芠這突如其來的一吻的妃雅,是眾人中最吃驚的,吃驚到亞芠吻著她的唇一直到吻完之后,她還是眼睛瞪的大大,小嘴微張,一副被嚇呆了的模樣,直到亞芠在她的耳邊輕聲道:“對不起了!下次不會這樣了!原諒我好嗎?”妃雅聽完了亞芠的話之后,這才回過神來,想到了剛剛亞芠對她所作的事情,一時之間,她只覺得心中充滿了幸福的感覺,在這一個陰暗漆黑的角落里,就好像跟在天堂里一樣的幸福美麗,一切彷佛都已經是完全的不一樣了,同時,也令妃雅羞了滿臉通紅,不自覺的嚶嚀一聲,躲進了亞芠的胸前,不敢再看他。
  而眾人剛剛是懷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錯,現在,則是更懷疑自己的耳朵也有問題了,亞芠剛剛對妃亞所說的話,雖然很低,但是在這寂靜的夜里,并未能躲過了眾人的耳目,特格悄聲的問著蓋赤道:“團長,剛剛……我的眼睛出問題了吧?亞芠竟然當接吻妃雅城主?”
  蓋赤也輕聲的回道:“如果你的眼睛出問題,那我的耳朵也出問題了,因為我也幻聽到惡魔會說對不起!”說著,蓋赤的嘴角不由的冒出了一抹微笑。
  兩人的聲音雖然低,但是可逃不出亞芠的耳力,這時候亞芠對這兩個為老不尊的長輩可不客氣了,眼露殺氣的狠狠盯了他們一眼,蓋赤及特格嚇了一跳,特格馬上轉移話題,大聲道:“洪伯,你覺得我們現在豐原成的局勢怎樣?我們要……”邊說,特格拉著莫名其妙的洪伯對著眾人使個眼色,轉身邊走邊大聲的說著雖然很嚴肅,但是顯然不怎么正經的話題,慢慢的遠去,把時間、空間留給了有情人。
  聽到了特格大聲說話的聲音,妃雅終于又抬起了頭,水亮的眼睛彷佛再問發生了什么事?
  亞芠輕輕一笑,高深莫測道:“煩人的蒼蠅飛走了!”
  再一次看到妃雅那羞澀中帶著淚水,不自覺的幸福笑容,亞芠心中也同樣有著一種喜悅,他又忍不住了,再一次的低下頭來。
  而妃雅也根本來不及問亞芠底什么意思,因為,亞芠又再一次的吻上了她,幸福的感覺又再度的充盈她的心,這一次總算有了踏實的感覺了,雖然那種幸福的感覺還是像在云端一般,但是,妃雅已經顧不得其他了,也不管她好像忘記了什么了,她只知道,亞芠這一個吻,讓她有種飛上了云端的不真實感,但是,就算現在是虛幻的夢境,她也是很幸福的。
  而在亞芠的熱吻中,原本瞪的大大的眼睛在逐漸的合起來的時候,妃雅眼中最后一個印象是,已經走的遠遠的夜月轉過頭來,對她扮了個鬼臉,然后對她豎起了大拇指,用著夸大的嘴型,無聲的告訴她,“恭喜你終于擒獲了大哥的心”。
  是嗎?妃雅不知道,因為,她已經迷失在亞芠這與他為人完全不一樣的熱情親吻上了,被亞芠的熱吻給淹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