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4)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4)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4)     

天魔神譚69 生命奇跡

身在激斗中的兩個人并未能聽到兩個少女-妃雅及夜月所說出來的話聲,激斗的聲音及強烈的光芒掩蓋了兩個人的五感。
  白光閃過之后兩個人像一對正在對峙的斗雞般,彼此相距五公尺,全神貫注在彼此身上,那被妃雅稱呼為洪伯的魁武巨人身上一如剛剛出現時一樣,而亞芠卻已經完全的轉了一個的樣子。
  一身銀光閃閃的流線型盔甲,一如往常全身性的鎧甲如今卻整個轉變成另外一個樣子,以往貪狼之鎧的頭部狼型鎧甲外型不見了,換成為一頭的銀色及地茂密類似長發的組織,隨意的披在亞芠的肩后,隨風而舞,面部的鎧甲,不再是以往的平板,而是明顯的刻畫出了亞芠的面貌外型,血紅的眼部晶體依舊是閃閃發光,更是增添了數分的生氣,身上的鎧甲,不再是以前的淡銀色,而是恢復成了初次鎧化時的爛銀光彩,仔細一瞧,銀色的鎧甲上,竟然有著一道道看似發絲般的細長光絲鑲崁在上,由亞芠身上的五顆大小原本是透明,現在卻不停的散發出白色光霞的魔晶以及小腹處的那顆雞蛋大的藍色神之鉆為中心,串聯成一個復雜的圖案,涵蓋了亞芠的全身,而且在亞芠的身外約五寸處,光絲透射出蒙蒙的光影,映照出一個宛如依照亞芠全身比例略為放大的朦朧銀色人型籠罩著亞芠的全身,感覺上好像是亞芠被保護在這人型等身光影之中,又似亞芠鎧化后的身形被放大了一般。
  一旁的蓋赤等人驚訝的都合不攏嘴了,熟知亞芠鎧化后形象的他們,對于亞芠那獨一無二全身鎧,獸魔特點共存的貪狼之鎧是印象無比的深刻,但是……亞芠此時的形像卻完全跟以往的完全不一樣了,這到底是……。?
  卻不知道,貪狼星身為上古幻獸,本身與亞芠就有著精神及**上的雙重聯系,因此,當亞芠的精神異力終于大成之時,貪狼星也連帶著有了變化,加上,貪狼星又有著從未在幻獸上出現奇特第二隱藏異能——“進化”!
  因而,當亞芠因為被洪伯這大力神王痛扁一頓而心生怒火,渴求可以與洪伯對抗的力量,再加上精神異力大成的刺激,以及亞芠無意中觸發的,屬于貪狼星的幻獸能力-太古魔導法,使的貪狼星在這一次的鎧化中,再度自我突破,,融合了新萌發的能力-太古魔導法,因而“進化”成為現有的這樣子。
  現場中的兩人完全沒有注意到在一旁觀戰中的眾人沒有呼出口的驚訝,彼此鎖定著對方的眼睛,尋求彼此的破綻,其精神灌注的程度,專注到身為貪狼之鎧產生異變的亞芠都未能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貪狼星鎧化以跟以往都不一樣了,可見到專注的程度,只因為,亞芠及洪伯都知道對方是他們此生難得一見的高明對手,稍有不慎,可能會在瞬間便被對方化成為一堆碎肉,所以他們那敢再移神他處?
  就再眾人為之驚訝之時,原本靜立不動的亞芠及洪伯忽然在同一瞬間動了起來。
  洪伯大腳一蹬,一跨步竟然就這么跨越了他與亞芠之間的五公尺距離,斗大的右拳帶起了一陣刮人生疼的勁風,往亞芠的胸前打去,一瞬間,竟然穿透了亞芠的胸口,幾乎令旁邊的眾人幾乎驚叫出聲,但是情況卻是急轉直下,那被洪伯一拳穿透胸口的亞芠卻忽然消失了,而消失的亞芠卻又忽然出現在洪伯的前方五公尺處,距離與剛剛一樣,原來亞芠以著絲毫不輸給洪伯的速度后退,洪伯所穿透的是亞芠因為速度太快而留在眾人眼中的虛影。
  再度拉開距離的亞芠,這時忽然伸手一展,一顆約十公分大的水藍色的水魔法彈瞬間在他的手中,亞芠伸手一展,水魔法彈以著一種難得一見的速度往洪伯射去,速度之快,令眾人眼中彷佛看到水魔法彈被拉長成為一到藍色的光箭般,正中洪伯的胸前。
  不!洪伯及時以左手擋下了亞芠的這一顆魔法彈的轟炸,爆出了一陣熒量的藍色光輝,及一聲的巨響,令人不難想像這顆魔法彈的威力。
  擋下了亞芠這一擊的洪伯大吼一聲,再度一跨步的往亞芠沖去,但是,亞芠卻依舊不給洪伯機會,再度一個閃身,躲過了洪伯的拳擊,再度楊手,又是一顆水魔法彈出手,但是卻被洪伯給閃過了,接下來,眾人就見到亞芠及洪伯在方圓十公尺內的范圍中,宛如捉迷藏般,你來我往,已著極快的速度在移動著。
  洪伯見到自己不能再像剛剛那樣,捉住了機會,與亞芠來一場痛快的互毆,反而讓亞芠不斷的拉開了彼此的距離,甚至亞芠還光明正大的在兩手上個握著一顆水漾漾的拳大水藍色水魔法彈,一碰到機會就向洪伯他發了出來,卓時讓洪伯他吃了好幾記的重擊,雖然對他沒有造成傷害,但是卻完全的激怒了洪伯的怒氣,氣的洪伯邊努力捕捉亞芠,邊怒吼連連,但是卻完全拿亞芠沒辦法。
  一旁的眾人看著亞芠及洪伯的戰斗,因為兩人氣勢的相互糾纏,使的他們完全沒辦法阻止這一場不應該有的戰斗,因而既擔心又怕他們會彼此兩敗俱傷,因而顯的憂心沖沖的眾人終于發現到有點不對勁了。
  因為緊張而小手彼此相互緊握的夜月及妃雅不由自主的互望一眼,妃雅干澀道:“夜月,你發現了嗎!”
  夜月點點頭,以著同樣因為過度緊張而顯的比平常沙啞的聲音道:“妃雅,你也發現到了嗎!”
  兩女互望一眼,皆點點頭,一旁,凱特插嘴道:“你們也發現了嗎?頭兒現在的戰斗方式與以前不太一樣了!”
  另一邊的力奧似在自言自語,又似在接著凱特的話道:“頭兒這一次的戰斗真是奇怪,以往,頭兒的戰斗都是以武為主,對于敵人,頭兒往往都是一劍殺了了事,但是這一次,頭兒卻從頭至尾都沒有拿出武器來,也不與那人(除了妃雅與夜月外,其他人都不太清楚洪伯的身分,雖則他們都聽到了妃雅的驚呼聲)作正面的交鋒,反而一在的拉開彼此的距離,遇有空隙時,就是用魔法彈猛轟,根本與以前的以武為主,魔法為輔的戰法完全兩樣,這簡直是……”
  說到這,四個年輕人有志一同的互望一眼,異口同聲道:“魔法師的戰法!”
  聽到旁邊的四個年輕人的討論,蓋赤及特格心頭一陣,他們從剛剛亞芠鎧化之后,直到現在的戰斗,他們總覺得那邊怪怪的,但是那邊怪又說不上來,如今一聽到四人的話,均心頭大悟,仔細想想亞芠從剛剛到現在的行動,真的是像極了一個在戰斗中會拉開敵我距離,讓自己保持冷靜,想辦法讓敵人亂了思緒,然后趁敵人疏忽而趁機給敵人施予致命一擊的“純粹”魔法師的行動。
  暗嘆一聲,兩人心中不由的興起了一股長江后浪推前浪,時代已是新一帶的年輕人的,而他們已老的感嘆,畢竟,他們從剛剛雖覺得奇怪卻一直沒發現到這件事,但是眼前這四個年輕人卻一眼就看出,使的蓋赤及特格一方面既欣慰新一帶的成就,卻又感嘆時不予我的懷古情懷。
  而凱特等四人卻壓根沒想到蓋赤及特格的想法,他們只是緊張的注視著洪伯及亞芠的戰斗,同時絞盡腦汁的想進辦法想要阻止他們之間的這一場不該發生的,讓他們完全無法插上手的高層次戰斗。
  事實上,蓋赤及特格道也真的是高估了妃雅等人,低估了自己,事實上,他們不像妃雅等人跟再亞芠的身邊已經有一段的時間了,因此,亞芠略有異狀時,他們才能夠立即的察覺出來。
  且不管蓋赤等人心中的所思所想,戰斗中的亞芠及洪伯目前的戰斗已經是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這時候的洪伯不再是盲目的追著亞芠跑,反而站在原地,看到亞芠及對著亞芠發出了一道道蘊含著金黃色氣勁的拳勁,如此一來,反而讓亞芠陷入了被動的局面,逼的他不能停下移動的身形,更沒辦法發出手中的水魔法彈,他被洪伯反客為主了,而這對于魔法師可以說是一種極為不利的戰法。
  可是,亞芠并竟不是真的只有純粹修練魔法的魔法師,就算現在亞芠用的是魔法師慣常的戰法,施展的也是魔法,但是還是可以輕易的察覺出亞芠與一般魔法師不同的地方。
  魔法師的動作不會像亞芠這么快,魔法師的施術不會像亞芠這么連接不斷,即使亞芠現在用的是魔法師施法中,基本中的基本的,基礎的聚集魔力而形成一顆魔力集合體,用以攻擊敵人的魔法彈,魔法師也不能像亞芠這般,持續這么長時間的已著肉眼幾乎難辨的極高速不停運動著,因為,亞芠是一個魔武雙修的人,有著超逾常人數十倍,能夠引發一切不可思議奇跡精神力的人。
  當洪伯使運用這一個戰術,雖然使的亞芠陷入了不利的局面之下,但是亞芠卻的更冷靜的仔細的閃躲著洪伯所發出來的拳勁。
  而,當亞芠不斷的閃躲著洪伯的拳勁之時,陣陣因為他身形移動,洪伯拳勁引起的勁風在他身邊不停的吹著,再這個應該要全神灌注的時候,亞芠卻不由自主的去感覺到,在他的四周有著風。
  不管是強勁而狂暴的拳風或是因為身形移動而帶起的微風,在這一個時刻,亞芠用的是精神異力來推動他的身形快速移動的時候,對于這他第一個領悟體會而得到的風之心、風的型態、風的身法,亞芠他似乎是覺得有點不太一樣了。
  在這全身充盈著精神異力的時候,亞芠無法去忽略到,關于現在自己到底是如何的使用精神異力來維持自己活動的能力?
  剛剛,他只是自然而然的將精神異力運到全身,然后他便能夠又快又準確的移動了,一切都好像是那么的自然而然的,身體就自然的動了起來了,但是,現在當他注意到“風”的時候他發覺了跟以前決定性的不同了。
  以前,當他運用著風之心,仗著天心真氣推動自己的身體隨心所欲的行動的時候,他從沒注意到,他的力量都是來自于他的本身,先由身體內產生力量,再轉移到外界,藉著外界受到他力量作用的時候所產生的反作用力而移動自己的身形,因此,他出多大的力,他就能動的多快。
  但是如今,亞芠發現不一樣了,如今的他,若是想往右移動的話,他并不是因為身體內的力量而移動的,而是在他“想”的時候,體內的精神異力便起了騷動,然后,外面就相應的產生了一種力量,將他的身體移往右邊。
  那么,到底這力量是哪來的?為什么會這么順應著他的心意而將他推動?
  亞芠百思不解,他無法形容此時他的心態到底是怎么樣的一個心態,不過,他自認他絕對不是分心,他只是隱隱約約的感覺到,若他能夠想出這身體外的力量到底是如何產生的,那么,他就會獲得他想要的力量!
  可是,為此,亞芠還是付出了代價,心里不承認是分神,但是,他確實是分神了,在這面對著洪伯發出來,一擊重逾一擊的可怕拳勁局面之下,亞芠還是被洪伯擊中了一拳,雖是只有一拳,但是,這世上絕對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說,面對著十大高手之一,已神力著名的大力神王的一擊是可以小看的。
  即使亞芠被打中胸口的是洪伯的拳勁,若非此時貪狼星已再度的進化,盔甲的防護力已經大幅度的上升的話,恐怕亞芠在這一擊之下就已經是不支倒地了,但是就算是貪狼星的防護力提升,就算并非是被實拳所打中,但亞芠還是覺得,宛如被一顆萬斤巨巖當胸撞擊,強橫的撞擊力,使的亞芠還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幾步,一時之間,無法在像剛剛那樣已入眼幾乎不可辨的的高速移位了,同時,亞芠更是覺得一陣頭昏眼花,耳朵里嗡嗡嗡的不停著鳴叫著,亞芠心里不由的暗自慶幸,只是被洪伯的拳風所打中,而不是被洪伯結結實實的打中一拳,不然,他是絕對受不了的。
  等等!“拳風”?
  亞芠先是一愣,接著,他看到了地面上,因為洪伯的拳風而刮起了地上的塵土,卷起了一個不到半秒的小漩渦,然后消逝于無形,彷佛在像他顯露什么似的,隨及,亞芠心頭一震,忽然仰頭哈哈大笑,得意欣喜之情溢表于外,任何人都能聽出亞芠心中藉由笑聲所表達出來的欣喜之情,洪伯本欲趁亞芠這時候被他打中一拳而無法行動自如時,將他解決,但是,一聽到亞芠這突如其來,莫名其妙的得意笑聲時,反倒使他停下了攻擊的動作,因為亞芠此時的笑聲彷佛在說,他才是那一個占了上風,穩操勝算的人,而不是剛剛才被洪伯他廢去了仗著以高速移動的武器,無法再用機動力躲避洪伯神力重擊的人。
  洪伯狂吼一聲道:“小子!你在笑什么?”巨大的聲音又再一次的剛好掩蓋了妃雅好不容易趁他們停下打斗的瞬間,發出來的叫停聲。
  就在妃雅眾人心急,卻又不敢貿然插入他們之間戰斗阻止他們,洪伯怒吼,亞芠哈哈大笑不止的時候,在亞芠的身周,開始產生了異像。
  慢慢的一道微風吹撫過亞芠那一頭銀白的長發,隨即,微風消逝,旋風代起,旋風消逝,強風、狂風、暴風……最后,一道已亞芠為中心的龍卷風圈繞在亞芠的身邊一公尺處,這期間不到一秒,但是,眾人卻有著一種奇異的感受,彷佛著一秒之間,在亞芠的身邊已經讓眾人看遍了無數風的型態。
  眾人無比的驚訝,連怒吼中的洪伯也不由的露出了驚異的神色看著亞芠,在那一瞬間,無比的短暫的一瞬間,眾人卻能夠深刻而清楚的感受到,那本該無影無形的風在他們面前,展露出了無比的姿態,就好像……“生命”那般,無比短暫而動人,絢麗而無常,那是……生命……的感覺!
  然后,所有人就見到了,龍卷風再度的也消逝了,但是,仿若有著一股無影無形的力量托著亞芠的身體,眾人就見到亞芠慢慢的浮上了半空中,直到他升高到距地約一公尺處才停下來,身后的銀發不停的舞動著,彷佛藉由銀發的姿態,在像眾人宣告著,亞芠的身邊充滿著澎湃的生命奇跡一般
  在剛剛,當洪伯的一記拳風擊中亞芠時,雖然為他帶來了傷害,但是,這一擊也同樣的敲開了亞芠心中縈繞的迷霧,他想到,以前,當他隔空傷人時,現在,當他被洪伯隔空所傷時,他們都是發出了真氣來達到傷人的目的,但是,真氣為什么能夠隔空傷人呢?
  那是因為藉由真氣發出時,帶動風,將力量藉由風的傳導,直達敵人的身上,那與直接傷人并沒有什么不同,只是傷人的武器由身體換成了混著真氣,高度集中的風罷了。
  那么真氣既然能做到這樣,魔法可不可以呢?亞芠立即想到,剛剛,他之所以能夠自由自再的移動身體,并不是什么莫名的力量所造成的,而是在他身邊,無處不再的風響應著他的精神異力,施加力量在他的身上,讓他得以不*體內的真氣而照樣行動自如,所以,并不是剛剛他所想的,力量并非無形,只是他從未看到吧了!
  照這么說來,魔法的基本原理也是運用自己的力量來操控外界的力量,
  然后,他想到了,他的武技-森羅萬象,追求著萬事萬物的本心,使得以發揮!
  “風”,他第一個領悟的森羅萬象中的一個現象,他曾效法過風的型態,演化出風的身法,領悟了風之心,讓自己化身為風,而剛剛,風藉由塵土,更在他面前展現出了它的姿態,有心的風、會動的風、有產生有消逝的風、有姿態有形狀的風,綜合起來,風便是風!
  正如人便是人!人有生命,所以人有心,所以人會跑、會走、會笑、會哭,那么風呢?
  風的生命呢?
  亞芠想著,因為風有心,所以風會動,因為風有生命,所以風才會有生有滅有姿態,在那一瞬間,亞芠懂了,他真的懂了,原來萬物萬象之所以有心是因為萬物萬象皆有生命,只是……他從去沒注意而已。
  而魔法便是人用自己的力量去展現出萬物萬象某一瞬間的生命姿態罷了。
  然后,亞芠立即發現到,風的生命就在他的身邊,他就在風的生命中,靈動自由的風一直在他的身邊,對ㄊ展現著他的生命,有了這一層體悟之后,一直以來,他從未好好真真正正運用過的精神異力在這當他領悟到風也有生命的時候,全數的動了起來,霎時,亞芠立即覺得額際那久違了的精神異力之源的快速跳動又再度的重現了。
  強大的精神異力在一瞬間有體內猛烈的擴張,溢出了體外,然后再更猛烈的速度內聚、縮小,又再度的縮回了額際的眉心處的精神異力之源處,接著,亞芠立即感覺到一股充滿了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靈動能源涌進了體內,充斥著他這時,天心真氣枯竭未復原,精神異力回歸源頭,此刻完全沒有半點能量的軀體,讓他又再度的充滿了力量,一種迥異精神異力及天心真氣的力量,那是屬于風的力量。
  這時,亞芠知道自己終于踏出了魔法重要的一步,他已經不再像從前那般,只懂得用精神異力將各種魔法能源吸收、壓縮、存放、聚集、發出的初學者了,因為,在藉著對風的生命的體會,他已經知道他的目標了,那就是,追求運用魔法去創造出生命的奇跡。
  然后,所有人都聽到了亞芠那又似低吟,又似朗誦的聲音,說著:“我的武技是追求著萬事萬物,森羅萬象之心,所以我的武技名之為森羅萬象;我的魔法,是追求萬事萬物的生命型態,生命的奇跡,所以,我的魔法就叫做-生命奇跡!”
  “我的好對手呀,為了感謝你一拳打醒了我,所以,請你接下我的魔法的第一擊,生命奇跡之風的龍卷!”亞芠低著頭,對著洪伯洪聲的說著,然后,在他伸出的雙手上,風的力量聚集,生命開始誕生,兩顆小小的,若有似無的淡青色龍卷風在亞芠的手上生成。
  就在這一刻,亞芠就像是一尊由天而降的神祀,渾身充滿著無比莊嚴的氣勢,幾乎要叫人為之向其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