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第六章留走


  在亞芠鍛煉精神力的同時,御萊的書房中仍亮著燈光。
  兩個人影坐在其中,正是御萊及里昂。
  只見兩人面色凝重的互望著,里昂道:“姐夫,你的決定如何?到底贊不贊成我將亞芠帶走?”
  御萊皺眉道:“你認為情況真的危急到你必須立即把亞芠帶走以避風險的地步嗎?”
  里昂苦笑道:“雖然詳細情形我并不清楚,但爸根據泰龍帝國宮廷密報,獲知德野王將對你斯達克家有重大的動作,所以會急忙找我來,一方面勸你們如見識不可為,應該要當機立斷,逃出華那邦公國,一方面也想叫我帶回亞芠,他老人家不希望姐姐唯一的骨血遭到不幸。”
  御萊臉現苦笑:“是嗎?原來我家的危機連遠在帝國的丈人都知道了。”
  里昂不以為然道:“哼!姐夫,德野王的心思連亞芠這孩子都看的出來,你還有什么好猶豫的,,更何況如果不是如此,那你們每天再議會中后怎么會被那些議員炮轟,如果不是德野王默許,誰敢?”
  “相信我,憑姐夫一家的威名,就算不想到泰龍帝國來,去到任何一個國家,別人一定高舉雙手歡迎你們的,總也好過在這受氣,搞不好還會有生命之危。”里昂一臉真誠的道。
  御萊生氣道:“里昂,別再說了,如果你在說這些話,我就不把你當小舅子了。”
  里昂一聽不由沉默了。
  一會,御萊似知自己的話重了點,他道:“里昂,抱歉了,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我的口氣重了點。”
  又道:“希望你能體諒一下,家父及我半生的心力全貢獻在這個國家,孩子們更是在這土生土長的,要我背離他,我實在難以照辦。”
  “就當我們再為這國家盡最后一分心力吧,如果再不行,我會舉家辭官隱居,不再過問世事。”
  “亞芠的事,你自己去對他講吧,他如果愿意,你就帶走他吧。”
  御萊顯的疲憊又無奈的說出這一番話,顯見情勢危及到不堪的地步,不然以堅毅聞名,可以面對百萬雄獅而不露懼色的御萊何以會說出這一番氣弱的話?
  里昂體諒的點點頭。
  但陷入凝重氣氛中的兩人卻不知,今晚這一番話被某一個人聽去了。
  第二天一早,整夜沒睡的亞芠精神氣爽的走出房間,看著外面的庭園,亞芠赫然發覺一切都不同了。
  一片綠野之中,顯的生機是那么旺盛,花園的花草迎著陽光而展現它們的活潑,樹上的蟲鳥,正愉快的展現它們的生命。
  深吸一口新鮮的空氣,只覺身心未曾如此的舒爽過。
  揚起右手,呼喚道:“小星。”
  右手臂上立即浮現無數條金線,一只金光閃閃的狼型幻獸從亞芠的右臂上分離出來,正是貪狼星。
  躍下地的貪狼星,以它那在陽光下明亮的金色雙眼望著亞芠。
  經過昨夜之后,亞芠覺得他好像有些不同了,但哪邊不同他又說不上來。
  唯一說的上的是,以前他從未去注意到身邊周遭有什么,但現在不同了,四周旺盛的生機,使他的心境也跟著開朗起來,昨夜獲知的家族危機似乎也沒那么擔心了。
  喚出貪狼星后,發現貪狼星似乎也跟他一樣有所改變了,做明顯的就是,以往它能感覺到貪狼星被他喚出時,心中總是充滿對這世界的好奇心,要不是他在身邊的話,恐怕貪狼星已經不知跑到哪去了。
  而現在,貪狼星卻以十分謹慎,打量的眼光看待四周,沒有以前稚嫩的好奇,卻多了一份沉穩。
  彷佛一夜之間貪狼星“長大”了。
  亞芠愉快道:“小星走,我們去練功。”
  發出了一聲嘹喨的長嚎,貪狼星突然小嘴一張,一道金光自嘴中射出,打中左側五公尺外的樹叢。
  小樹叢被貪狼星的沖擊炮打的東倒西歪,露出在樹叢后的一個正以雙手發出一道淺藍色氣勁抵銷沖擊炮的身影。
  亞芠驚呼一聲:“小舅是你?”
  他已看清樹叢后的正是他的小舅-里昂。
  里昂微笑道:“亞芠,叫那只幻獸不要攻擊我了,我有事找你談。”
  一方面吃驚小舅這么早就有事找他,一方面更驚訝于貪狼星竟在五公尺外就發現他,而且未經他命令就擅自發出沖擊炮攻擊。
  一方面制止貪狼星即將發出的另一發沖擊炮,一方面問道:“小舅,你找我有什么事?”
  里昂沒回答亞芠的問題,反問道:“你哪來的幻獸?是什么等級的?看來好像是屬于沃夫(狼)系列?”
  亞芠先招喚道:“小星,擬化。”
  貪狼星又回到亞芠的右手上,他才道:“小舅,你忘記了訝!這是你送我的“圣·幻·獸”。”
  里昂先是一愣,隨即想到五年前那件事,脫口而出道:“那顆孵不出的卵?”
  亞芠切齒道:“是阿!小舅,你想不到吧!”
  里昂不由不好意思,一時十分尷尬。
  看到里昂那樣子,亞芠不由一笑,里昂見亞芠笑出來,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喃喃道:“想不到那顆百年不孵的幻獸卵竟也孵出來了。”
  “亞芠,他是不是圣幻獸?”
  亞文見里昂一臉興奮問,忍不住潑他冷水道:“不知道,至少除了知道它沒有屬性外,其他地方和一般幻獸沒兩樣。”
  接著,亞芠把貪狼星孵化后到認他當主人為止,發生的事全告知里昂,里昂聽完之后,沉思了一下。
  “亞芠,如果照你說的,這貪狼星是不是圣幻獸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確定件事就是,它一定是上古遺留下的幻獸沒錯。”
  里昂說完之后見亞芠一臉疑問,解釋道:“據我所知,現代幻獸在認主時,只需紀錄下主人的精神特性便可以了,以后便依照這精神特性來接受主人的指揮,但在上古時期,除了精神特性外,還需要主人的血液才能完成主人的辨識。”
  “但這一種幻獸因為會隨著主人的身體狀況而有所變化,好處是當主人的能力提升時,幻獸的能力也跟著提升,尤其是主人有新能力時,幻獸也會跟著產生新能力,壞處是,當主人能力衰弱時,幻獸也跟著衰弱,而其起落的程度,是現今的幻獸所比不上的,后來有人發覺這樣的話,如果在戰場上因主人受傷而導致幻獸跟著衰弱,那戰死的機會便大增,于是有人研究出,減少幻獸跟主人**上的聯系,偏重于精神聯系,雖犧牲許多的好處,但對于大多數人而言,這樣的幻獸在戰場上不會因主人受傷或其他因素的衰弱而造成幻獸的戰力低落,大大增加戰場上生存的機會,所以長久演變之下,現今的幻獸都不再需要主人的血液了。”
  “呵呵,沒想到我隨便買的幻獸卵都是上古遺物,真是太佩服自己了。”
  亞芠無暇聽里昂在那自我陶醉,他仍震驚貪狼星是上古幻獸的事。
  一會,亞芠急問:“小舅,你說貪狼星是上古幻獸是真的確定嗎?”
  里昂瞪眼道:“怎會不真,這可是我從隆家密藏古書得知的,不過他為什么會沒有屬性,這我可就不知道了。”
  亞芠不勝艷羨道:“真有這本書?”
  看到亞芠快流口水的樣子,里昂心中不由一動,他正不知如何開口要亞芠跟他走,這可不就是一個好借口,暗叫:“天助我也。”
  當下立即強調:“當然有這本書,不但有許多現在已失傳的幻獸記載,而且還有許多教人如何提升幻獸能力的方法,而且,說不定這貪狼星沒有屬性的事也可以在當中找到答案,畢竟我當時并沒有很仔細去看。”
  “除了這本書外,隆家密藏中還有很多令人想不到的書,內容千奇百怪,五花八門,不勝凡舉。”
  里昂見亞芠羨慕的樣子,心中暗笑,又道:“這次正好我要回家一趟,如果你真有興趣的話,何不跟我到隆家一趟,一方面你可以看到這些書,另一方面,你也可以去看一下你母親生長的地方,更何況你除了母親生病時外公外婆來過兩次外你就沒見過他們了,你也可以順道看看他們,讓兩位老人家高興高興。”
  好家伙,利誘、親情能用上的全用上了,看到亞芠同意的頭要點下來時,里昂不禁十分得意,暗道“真虧自己能臨時編出這一番話來。”
  突然,亞芠要點下的頭,點到一半突變成搖頭,道:“小舅,謝謝你的好意了,不過我現在不能跟你去泰龍帝國。”
  里昂張大了嘴,愣道:“為什么?”
  亞芠為難道:“小舅,你這提議如果是昨天對我說的話,我一定會很高興的和你一起到泰龍帝國去,但現在我不能何你去了。”
  里昂知道亞芠是因為他們家的危幾,但他還是問了:“為什么?”
  果然,亞芠答道:“小舅你也知道,我家發生了這么大的危機,如果是昨天之前,我還不知道的話,那我很有可能會和你一起去見外公外婆,但現在,如果我和你一起去的話,那不就等于背離我的家人于危機之中而不顧。”
  里昂暗道可惜,果然是因為這原因,但他不能不放棄,眼珠一轉,又有一番新說詞。
  正色道:“亞芠,你這樣想就錯了,我并不是叫你背離家人,相反的,如果真有什么事發生的話,你正應該這樣做才對,想想看,就算你在這,你又對你的家人有什么幫助?”
  “說句不動聽的話,論時勢,現實的環境可是你想像不到的復雜,連你祖父、父親英雄一世的人都為此憂心匆匆的,你認為你一個小孩能有什么用?”
  “論武力,憑你一個連“鎧”都沒有的人,又能有多大的幫助?”
  “再退一步來講,如果真的形勢惡劣到你家必須舉家離開公國時,有你在身邊,不就是為你父兄多了一個累贅嗎?”
  “所以說,不管從哪一方面來說,你跟我走是決對沒錯的。”
  亞芠一聽不由沉默下來,因為里昂所講的都沒錯,但……
  “小舅,你好像一定要我跟你到泰龍帝國去,為什么?”亞芠滿頭問號的問著里昂。
  里昂不由一滯,總不能說,因為你家形勢惡劣到可能會家破人亡,你外公怕你遭到不幸,所以叫我來帶你回去吧。
  打個哈哈,里昂勉強笑道:“你怎么會這樣想呢?是你先把話題引到這的,我只不過是附和你的話而已,原先我只是問你要不要到泰龍帝國來玩而已,是你自己想太多了。”
  聰慧如亞芠又怎不能看出里昂答的很勉強,略一細思,便已知道里昂的用意,心中已有所決定。
  他也同時含笑,語帶雙關道:“小舅,多謝你的好意了,我暫時不想離開這,同時也代我向外公及外婆問好,就說我亞芠暫時想和我家人在一起,如果以后有機會的話,我一定會到泰龍帝國去見他們的。”
  里昂一嘆,他已知亞芠已明了他的來意了,同時也做出了回答。
  搖搖頭,里昂至此實在也不知要說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