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68 魔導之光


  妃雅諸人在進到會議室中之后,看到蓋赤坐在正首上之后,妃雅顯的十分的高興道:“團長,您的病已經好了嗎?”
  蓋赤對妃雅一點頭道:“這次全多虧了亞芠的幫忙,我的病才會好的那么快。”妃雅已在長生堂中見過亞芠的本事了,因此倒也不顯的特別的驚訝!
  一旁的凱特三人則是先興奮的對蓋赤道賀一番,然后再對亞芠回報一下亞芠所交代的事情辦的如何!
  亞芠倒也沒想到,他原本要他們在入夜之后將所有的東西準備好,如今,天尚未近黃昏,他們卻也都已經達成了任務了。
  凱特回報說他現在已將各種的裝備及物品補給全部都集中在總部而且打包好了,力奧也回報說他已經四十六匹鐵羽集中回總部了,就帶亞芠一聲令下即可昇空出發。
  亞芠點點頭,對著蓋赤道:“伯父!請你先見諒一下,因為這一次的時間太過于緊迫,所以我本來想說先提醒你一下在東塔崙山上可能遭遇到的危機之后,就要搶先駕著鐵羽趕到東靼崙山去佈置一下,避免臨時遭到意外,所以我未經您的許可就先將這些鐵羽給拉來,又擅自叫凱特去拿一些補給品,請您原諒!”
  蓋赤不在意的笑道:“咱們之間還需要說這個東西?況且,這群鐵羽本來就是你的戰利品了,你要使用他們又何須經過我的同意?”
  “依照我們團里的獎勵規定,若破獲盜賊團,則盜賊團的各項物資除非有原主人來認領,不然皆屬于擊破盜賊團的功臣的,這是我們團里行之已經數百年的獎勵有功人員慣例,我們也只不過是替你先將這一群鐵羽養起來而已!”特格在一旁替蓋赤補充了說明。
  亞芠倒也一愣,他根本不知道有這回事!不過他也不是很在意,要不是這一次因為時間太過于急迫,加上路途太遠的話,他也不至于會想起在城里的這一群他在疾風劇盜手里獲得的戰利品。
  雖說鐵羽是一種極為珍貴的代步工具,具有高度的機動力,而且又因為其極為稀有,物以稀為貴之下,所以一向甚少人養的起,但是亞芠倒也還不放在眼里,只是這次為了趕路著想,所以才想起它們!
  要知道,在這世上,雖然修煉有成之士,如水妖王等十大高手之流,可以憑著自己本身強大的修為,排氣凌空而飛,但是那總是十分罕見的超級高手才有這等實力,但是,真正的高手,即使能凌空而飛還是很少人會使用這種方式來移動的,一方面是因為在怎么說,凌空飛行總有那么一點點炫耀的感覺,而且又會耗損大量的真氣或是神、魔之力,令一方面,如果修煉到有能力來做凌空飛行的人,就算他不用飛的,在地上一動的速度也絕對不會慢到哪去,所以,真正會做這驚世駭俗的凌空飛行的人反到很少,甚至也甚少人借由幻獸來代步,大部分的人都是習慣于用自己的雙腳來移動。
  而亞芠這一次因為東靼崙山是位在奇樓蘭聯盟東北方與斯達帝國的國境分界處的山脈,距離豐原城用一般的腳程來計算需要將近一個月的時間,而亞芠雖然有自信他手底下的死神小隊可以在十天之內趕到,但是,一定會叫死神小隊精疲力盡的,更別說到那里之后馬上就要應付那些早在一個月前救出發的各城、各傭兵團的人馬了,甚至還要加上不知何時會冒出來的章魚怪們或是一些另外獲知白虎卵存在而意圖不良,企圖掠奪的傢伙們,因此,亞芠才會決定藉著首底下所能運用的力量,在最快的時間內趕到,早做籌備。
  而若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目的地,則最好是用飛的,但是如果真的是要用飛的,死神小隊現在根本就尚未有這能力,而亞芠雖自信他應該有足夠能力來飛行,但是一方面他并不覺得有必要那么花力氣,二方面,亞芠現在幾乎所有的修為都是自己體悟而來,對于飛行,那可是很抱歉!他可是欠學!也沒人去教他。
  所以!亞芠才會把主意打到鐵羽的身上,那都是他早已決定考量到的了!
  如今一聽到蓋赤不反對他將鐵羽拉出來用,亞芠是正中下懷,現在,要到東靼崙山的人選已經決定了,交通工具也有了,食物等補給也有了,就差亞芠說一聲出發就能夠出發了,但是,亞芠還是很擔心現在城里的情況,他想在盡最后一分力。
  亞芠道:“妃雅,你現在城里的事情都已經處理好了嗎?”亞芠轉頭對坐在他旁邊的妃雅問道。
  妃雅焉然一笑道:“雖然還沒完全處理好!但是我已經找到了一個我能絕對信任的人先暫時替我頂替一下我的責任,等我們由東塔崙山回來之后,我再處理就行了!”
  “城主,目前城里的狀況那么糟糕!你的那一個代理人能夠信任嗎?”特格憂心沖沖的說道,他雖明知道亞芠及妃雅在東塔崙山的白虎之約十分的重要,甚至關系到全人類的生死,但是那畢竟是很久以后了,遠不如現在豐原城及鐵血團的危機給他的憂慮,再加上這段日子以來,他實在是受夠了澤宗對他的處處杯葛的行為,所以當他聽到亞芠及妃雅現在說話有那種沒事的話他們馬上就要離開了的味道時,他還是忍不住問一下。
  妃雅微笑道:“副團長您放心!我找的這一個代理人如果連他的無法勝任的話,那天下間就再也沒有人能信任了。”
  “事實上,他現在已經在想辦法解決我們城里目前的窘境了。”妃雅神秘兮兮的笑道:“其實他團長及副團長都認識,我找的管家洪伯,這下副團長你可以放心了吧!”
  蓋赤及特格一楞,洪伯他們是認識沒錯,但是在他們的記億中,洪伯一直是一個很盡責的管家,對于他的印象,特格及蓋僅止于此而已,因此一聽到妃雅忽然說將他城主的權責全權委託給洪伯時,立即顯的十分的驚訝,反倒是亞芠因為根本就不認識那一個洪伯,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所以他反而是在場眾人中最平靜的那一個。
  看到眾人不一的神態,妃雅神秘一笑道:“團長,你們跟我來就知道了。”
  說著招招手,起身往屋外走去,亞芠、蓋赤等人不知道妃雅的行動用意為何,好奇之余,眾人也跟在妃雅的身后走了出來。
  妃雅一路走來,慢慢的帶著眾人走出了鐵血團的總部,沿著大街慢慢的走著,沿途中的豐原城人看到已經昏迷好幾天不知人事的鐵血團團長忽然會出現在大街上,還有傳言中已經失蹤好久的城主在一起,眾人心中的訝異那是不言而知了,但是盡管訝異,眾人新欣喜之意卻也大大的掩蓋過了驚訝之情,畢竟,再這緊張的時刻,能看到主導豐原城的兩個首領的出現,精神象征,安定民心的意義遠大于他們本身所能增加對抗困境實力的考量。
  而妃雅似乎也故意的要造成這種振奮民心的局勢,帶著眾人一路繞遍了大街小巷,沿途對著豐原城里爭著出來看他們風采的揮手致意,引的他們所到之處盡是鼎盛的歡呼聲,而眾人似乎也察覺到妃雅正盡情的運用著這無意間造成的激勵局勢,雖心里頭都充滿了疑問,但是也不忍將這似乎能夠一舉提振城民彽到谷底的士氣之舉,因而也默默的配合著妃雅的舉動,他們這一走,便一直走到了華燈初上的入夜時分,最后在妃雅的帶領之下,不知不覺的躲開了人潮,轉進一個無人的陰暗小巷子,這才停了下來。
  轉過身來,妃雅忽然一反她一貫給人冷艷的感覺,像個小女孩般對眾人吐吐舌頭,略帶歉意道:“團長,各位,真是抱歉了,我剛剛因為注意到我們的出現似乎給城民一種很好的鼓舞作用,所以一時忘形之下,我忘記了時間,害的各位跟我白白的繞了一大段的冤枉路,真是對不住!”
  蓋赤呵呵一笑道:“城主你這是那的話,沒有你這么出乎意料之外的一繞,城里的人不知道會士氣喪失到什么程度呢?你看剛剛,經你這么一繞街,我看那些城民的信心又回來了,只要我們全體能繼續維持這樣的信心,對于解決本城目前的困境我就更有相當的信心了,呵呵……”
  特格更是略帶跨張的呵呵笑道:“城主,我到也要多謝你這神來之舉,讓我這老傢伙終于知道,原來我的魅力還不輸給你們這群年輕人呀!”說著大家一想到剛剛在大街上那瘋狂的情景,眾人忍不住的笑了出來,連亞芠也極為難得的開懷大笑。
  蜂擁而來的人群,激烈的高聲呼叫,近乎暴動的激動人潮,讓大家為了闖過那層層的人群幾乎都需要運功護身了,當然,當中群眾呼聲最高的還是蓋赤這鐵血團團長、妃雅這豐原城城主、以及特格這鐵血團副團長,至于亞芠及力奧等四人,因為一來認識的人少,二來遠不如蓋赤等人在豐原城中的聲威,所以反而倒是被人認為是蓋赤及妃雅身邊的護衛之流,反而不引人注意。
  最后,等眾人笑夠了之后,蓋赤總算是自制力足夠,他含笑道:“城主,城我們也都繞了遍了,可不可以請問一下,到底你帶我們來這里要干什么?老實說,剛剛雖然很高興,但是我到真的是覺得有點經不起了。”眾人見蓋赤問出了眾人心中的謎,同時也這才注意到蓋赤的臉色現在已經是有點蒼白了,不由的暗怪自己,忘記了蓋赤中毒初癒,沒有經過修養又跟他們出來逛了快兩個小時,難怪他會受不了了。
  亞芠及凱特不約而同的走到蓋赤的身邊,伸出手來要扶蓋赤,同時聽到妃雅歉然道:“哎!我真糊涂,團長您沒事吧!我都忘記您身體還沒完全好了呢!”蓋赤輕輕推開亞芠及特格伸出來的手微笑道:“呵呵,別把我瞧的那么扁,這點裸還沒放在眼里呢!”
  亞芠及凱特知道蓋赤無恙之后,便也同時的收回手,后退一步,但是仍在蓋赤的左右不敢離的太遠,忽然,亞聞打量一下四周的環境。
  半響,亞芠忽然疑道:“妃雅,這是里……?”
  “這里是豐原城里作為座標標示的東、西、南、北、中,五座高塔之中的中央塔旁的一處角落!”回答著亞芠的話,妃雅在夜色掩飾下的俏臉忽然微微的一紅,但眾人皆是修煉有成之士,對于妃雅的臉色道也一目了然,但是,令眾人更奇怪的是,當妃雅的話一出,一向七情不動的亞芠竟也跟妃雅般,臉上有著一種古怪的神色,不用說,他們都想起了他們在中高塔中初見面時的景象了。
  而在兩人的臉色相互對照之下,眾人之中,不是年輕聰明就是見多識廣的老油條,年輕的不說,老的兩個早在亞芠及妃雅之間互相直呼名字的相處情形察覺出他們之間若有似無的情意了,立知這座中高塔對亞芠及妃雅一定有著一種奇妙的聯系,于是,所有人的臉上不由的冒出了古怪的笑意,笑的亞芠及妃雅不由的暗窘。
  不過總算眾人識趣,沒讓他們太難堪,蓋赤含笑道:“城主,你帶我們來這里干什么?”邊說,蓋赤邊打量著未再他們前方三十多公尺處那座全城最高的五座建筑物其中之一的巨大漆黑的陰影,同時亦不著痕跡的轉移了話題。
  妃雅強耐著臉上的躁熱,伸手指著中央塔道:“洪伯說他需要好好的想一下如何解決我城里的困境,所以我們約好了在這里會面。”
  蓋赤點點頭,道:“那好!我們就趕快去見見洪伯吧!我還真希望洪伯能想出如何解決目前困境的辦法!”說著,蓋赤呼一馬當先的走向中央塔。
  眾人立即隨在蓋赤的身后走向中央塔,來到中央塔前,蓋赤正想推開中央塔的大門,忽然,蓋赤察覺到身后傳來了一陣冰冷的氣息,幾乎叫他心臟為之驟縮,渾身冷顫不已。
  轉頭一看,卻見到亞芠正一臉平靜的站再他身后約五步之處,眼中瞳孔已經完全的變化成為銀色的顏色,但是,亞芠的臉上即使如此的平靜,蓋赤還是差點叫了出來,幾乎忍不住的要拔出武器來自衛,對象就是亞芠,但是他的心里卻絲毫完全感覺不到亞芠對他有任何的殺意、惡意,甚至他能感覺到亞芠的注意力并不在他的身上,但是他就是無法自主的作出他這幾乎失控的動作。
  而顯然妃雅、特格等人比她更早發現到亞芠的異狀,各各不由自主的拉開了與亞芠之間的距離,神態極為古怪,甚至近乎駭然著注視著亞芠.
  亞芠抬頭朝天空一望,淡淡道:“伯父小心!有高手在!”
  亞芠這在平常不過的聲音,卻叫蓋赤等人似乎是聽見了世上最恐怖的魔音一般,克制不住的身體打了個冷顫,蓋赤重演特格當初的歷史,蹬蹬蹬的倒退了幾步,顫聲道:“亞芠……你……?”
  但是,不待他說完,忽然之間,一股宛如重于泰山,凝如實質的異樣氣勢已經由天降到眾人的頭上。
  這股氣勢十分奇特,若說亞芠此刻的氣勢是一種處在于平靜下令人無法發覺但卻本能畏懼的殺氣的話,那現在這股由天而降的氣勢就是一種威凌天下間,萬象為我所屈,蔑神賤魔,唯我獨尊的蓋世霸氣,令人幾乎無法做第二想法的,唯有臣服在這等氣勢前才活路的想法,總算是眾人老的修為不淺,年輕的習慣了亞芠的氣勢,再加上亞芠散發出來的氣勢隱隱間與這股霸氣成了一個相互抵抗的局面,無意間保護了眾人的心志,不讓這股霸氣所摧毀,所以眾人才沒當場出糗,但是,饒是如此,修為最淺的妃雅卻也已經是站不住的跌坐在地了,唯一站的挺直的只有蓋赤及特隔兩人,凱特三人雖然是還站著,但也是兩腿微顫,好似連站都站不住了。
  亞芠沉聲道:“何人在此!為何擾亂我等安寧?”打從剛剛開始走近中央塔之時,亞芠每走近一步,心中那代表危險直覺的那一條線便一再的顫動著,越靠近越是感到一股危險的感覺,尤其是,當他跨近這中高塔十公尺的方圓之內時,亞芠更是明顯的感覺到,在那高塔上有著一個人,一個即使已經盡力收攏其氣勢卻還是讓人沒辦法去忽略他那股威凌天下霸氣的一個人。
  尤其是,當亞芠發覺到這一個人正給他一種感覺,一種當初與水妖王對峙時,那種宛如面對一口深不可測的深潭,自己無法看出那深潭深淺的一種雖感受不同,但一樣危險的感覺時,亞芠就知道,他們碰上了一個極為難纏的人了,一個絕對是與十大高手水妖王在同一等級的超級高手。
  更甚的是,當他發現到這個不知名高手再察覺到他們侵入了他的領域時,所發出來的那種霸氣十足卻非處在相同地位而無法察覺的殺機時,亞芠身體內的精神異力不由自主的全速動員起來了,自水妖王之后,他第二次發現的第二個給他一種無法擊倒的感覺的強敵,而他甚至不知道對方是男是女,是圓是扁,這種敵暗我明的局勢讓我聞非常的不喜歡,加上他這時不是孤家寡人一個,而是身邊有著一群他絕對重視的長輩、朋友、愛侶在側,亞芠再度打破他一貫的習性,出言激問對方的姓名,而不是一開始就開打。
  不過亞芠雖然想探出對方的來歷,但是對方顯然并不想跟亞芠說話,當亞芠他問完之后,所獲得的回答卻是一聲震破夜晚寧靜的冷哼以及……忽然加劇的霸氣,逼的眾人不由自主的退到了中央塔周遭十公尺之外,獨留亞芠一人在高塔側與這莫名的霸氣對峙。
  見到對方不答話,亞芠也不由的被對方這舉動激起了心里的殺機,冷哼一聲,周身原本內斂的殺氣再亞芠冷哼的瞬間化平靜為洶涌,銀月惡魔的氣勢霎時達到最鼎盛,冰冷、無情的氣勢霎時沖銷了對方的霸氣,這一場無形的氣勢交鋒,激起了陣陣激烈的旋風,壟罩著整座的中央塔,雙方勢均力敵。
  霸烈的氣勢、冰冷的殺機,在那不知名的人與亞芠之間展開了無形的斗爭,而身為竇場中央的中央塔卻是禍及城魚的在兩種氣勢下慢慢的龜裂起來。
  半響,對方似乎不耐煩了,眾人忽然聽到一聲大喝道:“不知死活的小子!接我一拳!”
  瞬時間,所有人看到由中央塔的頂端,距地近三十公尺處,一個巨大的黑影凌空飛下,夾帶著幾乎可摧毀任何事務的絕頂霸氣,一拳往亞芠的頭上落下。
  察覺到這一拳的那種一往無退的沛然霸氣,亞芠銀色的瞳孔一縮,一瞬間,他以算出了這一拳所蘊含的力量以及由上而下的威勢,絕對不是他的力量所能抵擋的,但是,他又不甘退縮,于是,亞芠作出了決定,他不退!他迎上!
  所以,亞芠他雙退往地上一蹬,當場讓足下所立的那塊千斤石磚因亞芠這一蹬之力,給踏的粉碎,而亞芠則是借這一蹬之力,飛身往那人沖去,這看是愚蠢之舉卻是亞芠高明之處,因為亞芠要在對方氣勢未凝聚到最高點的時候,先做出對決之局。
  飛到半空中的亞芠及那人,在空中結結實實的以拳碰拳,毫無花假的以力碰力,砰!的一聲轟天巨響,包括旁觀的眾人皆沒想到,肉體的拳頭相撞竟然會并出這一聲幾乎跟雷聲一樣大聲的巨響,幾乎下的眾人的心都提到口腔里,差點沒跳出來。
  而硬碰的結果是,亞芠以著比剛剛飛商而上還快的速度筆直得落回原地,膝蓋以下全沒入了碎裂的石塊中,而那人則倒飛沖天,然后再慢慢的落下,明顯的看出,亞芠的力量及局勢掌握皆遜對方一籌,只因,亞芠的尾腳以怪著一絲的鮮紅血跡,而那人落下之后,卻宛如沒事人般的站在亞芠前方七八公尺處。
  而這時,眾人也才看清,那人是一個高大魁武,宛如武神再世的一個巨人,赤裸的上半身上,一件金黃色,看不出是那個階級的鎧,罩住了那人的左胸上半部,延伸至左手腕露出五指,右小臂以下,連手帶指包在盔甲中,除此外,不再覆蓋其他部位的獸幻鎧,下半身只穿著一見但黃色的寬松長褲,頭上,灰白相雜的凌亂頭發代表來人的年紀不輕,應該是一個老資格的高手。
  那人忽而哈哈大笑道:“好好!七十多年來,你是第一個硬皆我八成功力而只受點的輕傷的人,真難得!真是難得!”邊說,那人邊大踏步的往亞芠走來,隨著他每踏出一步,眾人就覺得他那一步好似就踏在他們的心頭上,讓他們的心臟不由自主的隨著那人的踏步而劇烈跳動。
  而旁觀的眾人都有此感受了,身在那人氣勢的正面目標的亞芠更別說是感受如何的深刻了,亞芠只覺得那人每踏出一步,身上的氣勢就更增勝一分,而他的力量似乎也隨之那人的踏步而一分分的消逝,到那人踏出第十步之時,亞芠要不是因為心智剛強堅逾常人許多,恐怕他已在這人的踏步中力量全失,服首稱臣了。
  亞芠心知肚明,這人的踏步大有玄機,幾乎每一步都踏在他心跳及呼吸之間,有意無意的將他的心跳及呼吸全打亂,讓亞芠無法聚力。
  亞芠一咬牙,不待體內因剛剛那一擊而沸騰的血氣平息,再度的主動上前,迎向那人,那人哈哈大笑數聲,蓋赤等人只見亞芠忽然與那人拳肉相交的一來一往硬拼起來。
  砰!砰!砰!砰!的拳擊聲隨著亞芠與那人的逐漸白熱化的戰斗慢慢的充斥著中央塔附近的區域,眾人一面擔心的看著亞芠與這人莫名其妙的戰斗,一方面卻又覺得很奇怪,為何亞芠現在的戰斗方式與他一向的利用靈巧的身法,尋求敵人破綻,給予敵人致命一擊的那種華麗痛快的戰斗方式完全不一樣?竟效法起一般武夫常用,一拳換一拳的粗野戰斗方式來與這人戰斗?
  卻不知此時的亞芠卻是心中有苦難言,在這一個莫名其妙不請自來的敵人的氣勢下,亞芠要以自己的氣勢來對付這無影無形卻能奪人戰斗意志的霸王般的氣勢,因此,他根本無力去實行他一貫的戰法,只能拼著誰的力量大,誰的速度快,誰的皮厚的方式,看誰在互毆中誰先倒下?
  尤其在互毆中,亞芠被對方打的慢慢的頭昏眼花起來,而對方卻是一副興致勃勃,大呼痛快的樣子,要不是亞芠對自己的力量極為有信心,他幾乎以為自己的拳頭打在他身上根本是一個假像了。
  但是,即使亞芠的意志再堅定,這種戰斗方式畢竟不是他所擅長,而對方顯然是習于這種戰斗方式,因此,亞芠慢慢的就感覺到,他的力量沒人家大,他的速度在一連串互歐而身體受創之下慢慢的減慢了,他的體格也不像對方這樣適合肉搏戰,于是,亞芠慢慢的眼前發黑了。
  亞芠已經不知道自己與他互換多少拳了,是幾十?還是幾百?幾千?但是他知道,他的神志是越來越迷亂了,但隨著神志越來越迷亂,不清醒,亞芠心里的某一角開始有了異變,一股不知道哪里來的怒氣開始蔓延,蔓延他的心,他的身,他的意,亞芠憤怒的想著,他打一開始就已經落入了對方的算計中,對方利用種種的局勢,逼使他不知不覺的用他的短處與他的長處相較,當然,他會覺得大大的吃虧了。
  這對于內心中其實相當自傲的亞芠而言其實是一種很令他憤怒的事,他竟然會再度的落入這人的計算中而陷入這種狼狽的模樣?
  亞芠心中迷迷糊糊的想著,邊機械式的挨拳打拳邊想著,為什么他一定要與他用蠻力來硬碰硬?他的風之心,風之身法呢?他的土之心,大地之招呢?他的瘋狂焰心,瘋狂之招呢?都跑到那去了?都消失到那去了?還有……還有…他線再不是用著精神異力嗎?他不是該用魔法攻擊嗎?為什么他非要這樣一招換一招的如此狼狽?他的精神異力?他的魔法又死到那去了?
  一想到這,再想到他現在的狀況,在感受到身上那一拳大過一拳的強橫力道所帶來的痛楚,亞芠就覺得憋了一股怒氣無處發,再這股憤怒的力量刺激之下,一瞬間,他感覺到“某種東西醒了”!
  是那一種東西“醒”了呢?亞芠迷迷糊糊的想著,對了!亞芠想起來了,這“醒”過來的東西是一個心靈,是一個他很熟悉的心靈,是一個與他其實是一分為二,二合為一的心靈,是……貪狼星的心靈,是以第二型態依附在他身上,然后陷入沉睡中的貪狼星的心靈“醒”了。
  這一刻,在他身上“醒”來的貪狼星第一次產生了一種好似疏離的隔閡感,又好似更加貼近的契合的一種感覺,矛盾的感覺讓亞芠受到連番攻擊而渾沌的腦袋不自覺的發出了一道疑問給貪狼星的心靈。
  “小星!我的魔力跑到那去了?”
  然后,來自貪狼星那似契合又似疏離的心靈回應了,于是,亞芠不知不覺的念出了一句話:“賴特!”
  然后,一陣強烈,除了強烈之外別無形容詞可以形容的光芒由亞芠身上綻放出來,強烈的光芒彷彿是黑夜中的烈陽般照亮了周遭的區域,同時,也讓所有人的眼睛睜不開,當然,那一個打的忘形的人也被這強光刺激的眼睛也睜不開,當然,他的拳頭因為失去了眼睛指引目標而不得不停下來了。
  然后,兩聲激烈驚訝的少女驚呼聲傳了出來。
  “洪伯?是你?”
  “太古魔導法——賴特(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