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67 大力神王

站在妃雅的房間外等了快一個小時的洪伯、夜月等人,雖然心里極度的好奇到底澤宗與妃雅說了什么?但是因為澤宗一進去的再妃雅的房間外布下了一道魔法的隔音罩,又命他們在屋外二十公尺處的圍墻外待命,沒有命令部的擅進,害的他們想偷聽都沒辦法。
  終于,在他們急切的等待之下,澤宗走出了妃雅的房間,看到他們,澤宗不由露出一個冷笑,走出了妃雅的庭院,只留下一陣令他們費解的笑聲。
  澤宗走出去之后,眾人忙往妃雅的房間內走去,一敲門,沒有回應?又敲了幾次,還是沒有回應,最后,夜月忍不住了,推開門,與洪伯走了進去。
  進到妃雅的房間之后,他們倆個看到妃雅坐在原位上,正望著窗外,臉上的神色百變,似憤怒,似不甘,似無奈,根本沒看到他們進來。
  夜月連喚了好幾聲,妃雅依舊還是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完全沒發覺,夜月忍不住的輕輕一推妃雅的肩膀,問道:“妃雅,到底澤宗那家伙對你說了什么?怎么看你這一副失神的樣子?”
  被夜月一推,妃雅一驚,如夢初醒,轉頭一看,看到夜月及洪伯,忙問道:“夜月、洪伯?你們什么時候進來的?”
  夜月一愣,知道妃雅剛剛根本就是發呆發的太嚴重了,不但沒看到她們進來,而且連她剛剛的問話也都沒有聽進去,苦笑一聲,又把剛剛的話問了一遍。
  妃雅沉默一下,彷佛下定了決心,忽然轉頭對洪伯問道:“洪伯,侄女第一次求您,能不能請您幫我?”對于夜月的問題,妃雅避而不答。
  洪伯被妃雅這一問,一愣,隨即道:“城主,有什么需要您進管說出來,只要我這把老骨頭能辦到的,我一定盡力。”
  妃雅搖搖頭道:“我不是需要‘洪伯’幫助我!”妃雅刻意的加重洪伯兩字的語氣。
  一邊的夜月聽的滿頭霧水,要洪伯幫忙又不要洪伯幫忙?妃雅到底在說些什么?她真的是完全聽不懂,但是,答案很快的就出現了。
  只聽到妃雅又一字一頓的道:“洪伯,你的力量不能幫助我,我需要的是——當世十大高手之一的大力神王-派克。洪前輩的力量!”
  “什么!”夜月驚呼一聲,引的洪伯及妃雅的側目,她怎么也沒想到妃雅竟然會說出這句話。
  妃雅及洪伯除了夜月在驚呼時看了她一眼外,兩個人就這么互相的盯著彼此的眼睛看著。
  妃雅一臉堅毅,眼中盡是決不屈服的神色,而洪伯的臉上,慈祥的笑意消失不見了,也是以著一種十分嚴肅的神情看著妃雅。
  不知過了多久,一旁的夜月幾乎以為已經過了好幾天的感覺,她以為洪伯及夜月會這么直直互望直到不知那年那月,忽而,洪伯臉上的嚴肅神色消失不見了,又恢復成他原先的慈祥神色。
  洪伯慈祥一笑道:“妃雅,你真的是長大了,不再是以前的那一個不知世事,以為世界是繞著你轉的千金大小姐,我可以從你的眼中看到你的心中充滿了以前的所沒有的堅毅及從來缺少的紅蓮之焰,那是一種對自己的堅持絕不會退卻的美麗火焰呀!你真是越來越像你祖母了!”洪伯說著忽然感嘆起來了。
  妃雅靜靜的不答話,一旁的夜月則是腦袋里直直轉著,從她“師傅”的口中,她獲知了,十大高手是每百年會重新排列一次,上一次是再七十年前,重新排列中,有六人是連任,分別是血獸皇、圣靈魔導師、水妖王、飛云道君、圣日祭司、冰炎魔龍使,四人是新的十大高手之一,而他們是大力神王、六靈魔女、幻夢宗、九天飛鳳等一男三女。
  而在當時,新出爐的十大高手中,因為血獸皇等六人是連任,所以其風采遠不如取代前次四人而晉升為十大高手之一的大力神王等四個新人,加上這一次又是有史以來頭一次一口氣有三個女性上榜,所以這唯一的一個新任男性的十大高手-大力神王更是叫人側目。
  但是,大力神王卻也是四人中最神秘的一個,尤其是當新的十大高手名單由最神秘的情報組織-北斗公布出來之后,大力神王就宛如由世間消失一般,從來沒有人在看過他,只留下他那被人所稱贊,一夜之間移平斯達帝國一萬鐵騎,將斯達帝國與奇蘭樓聯盟東邊交界處的東靼侖山樓門峽谷給破壞殆盡,因而獲得了大力神王的美名的那一次戰役。
  傳說中,大力神王具有無比的神力,又擁有一套很可怕,被稱為“流星”的武器,能將一座山頭移為平地,而且師傅也曾說過,大力神王是一個魁武巨人,身高在兩百五十公分之上,具有一種霸王之威勢,任何人看了都會不自覺的氣弱三分,當初他登上十大高手之時,他才不過三十多歲,是十大高手中最年輕的一個。
  夜月一邊思索著她師傅跟她所說的話,一邊若由所思的望著洪伯,她記得師傅告訴過她,大力神王的名字的確是叫做派克。洪,如果趙妃雅的語意,大力神王那個“洪”似乎就是洪伯的這個“洪”!那豈不是說,洪伯就是……
  但是,夜月來是想不通,以大力神王的身分,怎么可能會屈就一個小小的管家,而且,洪伯也不高,看來差不多才一百七左右,與二百五十公分差那么多?而且洪伯任她橫豎怎么看,也看不出他到底哪里會讓人覺得具有霸王的威勢,他只是一個看來很和藹的老人家而已呀!
  心里越想不通,夜越月是注意的看著洪伯及妃雅,她知道,謎底就快出來了。
  終于,洪伯又再度的看了一下妃雅后,忽然微笑道:“你該知道的,不管如何,我永遠都不可能會拒絕你的要求的,不管是哪一個我都是一樣!”
  妃雅聞言狂喜道:“洪伯你的意思是……”
  忽然之間,妃雅的話未說完,原本慈祥的洪伯身上猛地散出一股威嚴的姿態,臉上雖然還是掛著一抹淡淡的笑容,但是妃雅及夜月都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這時候的洪伯已經不再是洪伯了,而是大力神王的真正面目了。
  洪伯笑道:“如果你需要,洪伯我隨時可以提供你大力神王的力量。”
  妃雅大喜,忍不住的朝洪伯的臉頰輕輕一吻,道:“謝謝你洪伯,我就知道您最疼人家了。”洪伯呵呵一笑,摸摸妃雅的頭道:“傻女孩,洪伯不疼你疼誰?”
  妃雅興奮道:“那好!時間無多,洪伯,我們快走吧!”
  洪伯微笑道:“等等!總該讓洪伯我準備一下吧!給洪伯半個小時,我再來找你!”說完,洪伯一起身,走出妃雅的房間,自始至終,他未曾問過妃雅到底要他幫什么忙?充分的顯現出他對妃雅的寵溺及信任。
  洪伯走出房間之后,夜月這才有機會開口,不可思議道:“真沒想到,傳說中的十大高手最神秘的大力神王竟然會是洪伯?真是令人想不到!”
  妃雅幽幽道:“其實我知道,洪柏他老人家早在七十多年前就已經發誓,絕對不再當回大力神王,原因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好像跟我的祖母有關,詳細的情形及原因我并不清楚,但是,我相信,洪伯既然發是說他絕不再當回大力神王了,一定有他的苦處,當我在要求他再度回復大力神王的真面目之時,對洪伯而言一定不是怎么好受的事情。”
  “可是,我實在沒辦法了,這件事必須由我親自來解決,但是我又沒有足夠的力量,所以,沒辦法之下,我不得不求助于洪伯,因為我知道,他絕對不會拒絕我的請求的,正如他不會拒絕我的祖母及母親的請求一般。”
  夜月默然,隱隱約約之間,她察覺到洪伯必定是與妃雅的祖母之間牽扯到一些關系,甚至是情愛糾紛,不然,以一個修為幾至神人的大力神王,又是在盛年的三十多歲,為何說消失就消失,而且還屈就一個小小的管家?
  只是,對于前人的事情,她不好意思再去追根究底,所以也不再問這件事。
  忽然,夜月想起來了,她忍不住問道:“妃雅,剛剛你那伯父到底跟你說了什么?你又要洪伯幫你什么呢?”這件是從頭至尾,夜月看的是糊里糊涂的,聽的是滿頭霧水,完全不知道妃雅的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所以忍不住問了出來。
  聽到夜月問她,妃雅的臉色一沉,半響,她才道:“剛剛,澤宗跟我說了目前豐原城各商會的決議,他們認為,這一次的危機全都是因為我的失蹤及未能對陶土危機做出最好的處理所造成的,我必須要對此事負責,他們限定我要在十五天之內,解決被圍城的危機及陶土的危機,并且賠償他們的損失,要不然,他就要我退位,把城主的位子讓給別人做,當然,那個別人是誰,你我都是知道的。”
  “然后,他又提出一個意見,說他已跟奇特城說好了,奇特城基本上是愿意幫我們解決這一危機的,但是他們的條件是,要我在危機解除之后嫁給少城主基列。”
  “當然,我是一口回絕他的條件了,雖然我對城主的這一個位子一點都不留念,但是好歹這都是我們家一脈相傳的績業,基本上,就算是交給澤宗那家伙也算是名正言順的,但是,如今澤宗他竟然發動這么大的陰謀,甚至我還懷疑鈦京傭兵團那邊甚至也是他去通風報信的,不然哪有這么巧,就在團長到達時,他們就立即發動攻勢,如此一來,我又怎么放心交給他呢?”
  夜月聽到妃雅這么說,若有所思道:“所以……”
  妃雅接道:“所以就算要我交出城主的位子也要在我解決這一個危機之后,再找一個可*的人,在將城主的位子交給他,反正我對城主的權勢早已毫不留念了。”
  夜月聽了點點頭,然后,她忽然壞壞的笑道:“然后……等你把城主的位子交出去之后,你是不是可以放心的跟著我哥,作一個夫唱婦隨的小妻子是不是?”
  妃雅一愣,隨及臉色忽然的紅了起來,裝勢要打夜月,羞道:“夜月,你要死啦!怎么這樣說?”
  夜月嘻嘻笑道:“難道不是嗎?”聲音怪里怪氣的,一聽就知道明顯的在調侃妃雅,妃雅又羞又急,忍不住對夜月鬧道:“你再說?在說的話我就要搔你的癢了。”她可知道夜月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最怕人家騷她癢的。
  說著,妃雅看到夜月那壞壞的笑容,忍不住就搶先的動起手來,于是房間內,兩個少女的尖叫聲及嘻笑聲立即傳了出來,守在門外的六個死神小隊的隊員彼此相望一眼,忍不住一笑,雖然他們不知道房里的那兩個女人到底在笑什么!
  同一時間,在鐵血團的總部,鐵血樓的會議室里,蓋赤,特格,亞芠三人正坐在里面會商著。
  蓋赤坐在上首,他的臉色雖然蒼白,但是精神倒還不錯,基本上,他是因為中毒所以昏迷過去,所以剛剛體內的毒被亞芠盡數逼出之后,他沒過多久也就醒了過來,除了因為昏迷過久沒有進食而身體較虛弱外,其余并無其他的大礙,他一醒來,及加入了亞芠及特格的會議中。
  亞芠此時,將自己一行人到華那邦公國之行的發現,全告訴的蓋赤及特格,當然,他也隱去了他的家人的事情及他跟妃雅之間的相處情況。
  聽完之后,蓋赤及特格真的是不知道該怎么說,與亞芠所說,那跟全人類興亡有關的危機比較起來,豐原城及鐵血團目前的危機實在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不足一談了。
  當亞芠說完他的經歷及發現之后,亞芠最后說道:“這一次我會趕回來,主要是因為我想通知伯父一下,伯父這一次參加百年之約時,應該要多帶一點人手,現在,白虎的秘密可說已經不再是秘密了,不但有許多人想要去爭取,而且還有那些怪物們意圖破壞,所以,伯父不可在拘尼于為了保守秘密而少帶人手,以避免發生不測,而我現在則要先趕過去白虎所在的東韃侖山,預先去鏟除那些怪物,以免發生不測。”
  蓋赤沉思一下,忽然道:“亞芠,這一次的百年之約就由你代表我去吧!我不去了!”
  亞芠及特格一聽,不由的一愣,亞芠口一張,就待說話,蓋赤卻揮揮手道:“你別急!先聽我說一下。”
  “其實,我早由前幾次的百年之約中,我就已經發現了一件事,就是關于提供能量給白虎圣獸卵的人選的問題,白虎幻獸雖然說要求八家的后人前往白虎卵的所在地,提供白虎卵所需的能量,但是,我發覺,其實不管是誰,只要能湊足八個人就行了,白虎并未限定到底是要哪些人,不然的話,以我們鐵血團的團長交替來說,往往都是有能力的人擔任,很少說是世代相承的,因此,不論這一次我們派誰去,我去也好,你去也好,只要能夠跟其他的七家湊成八人,一樣能提供白虎的能量。”
  “再來,這一次的百虎之約眼看只剩下半個月,半個月的時間內,我就算趕到了,也只是剛好夠參加百年之約而已,但是依照目前的狀況來講,我卻都走不開,于公,這些意圖破壞白虎卵的怪物們依照剛剛亞芠的你的敘述,我認為除了你之外,已經沒有人能夠阻止他們,更別說將人類滅亡的危機給消除,于私,目前鐵血團正處于存亡之際,我身為當代的團長,無論如何,也沒有任何的理由要我這個時候離開鐵血團去做其他的事情,因此,于公于私,我都不適宜離開。”
  “再說,亞芠你也知道伯父我膝下無子,早再當初第一次見到你之時,我就已經是屬意要讓你接下我這團長的位子,所以當初那些統領們說要考驗你之時,我才會順水推舟的說出要以鐵血三難來對你施加考驗,而你果然也沒讓我失望,順利的通過了鐵血三難的前兩關,而第三關,雖然沒有正式的測驗,但是光看他們這幾個月來的表現,死神鐮刀小隊的威名在凡鐵的報告之下,已經是全團人盡皆知的了,所以,派你去是最適合的了,一方面能讓你名正言順的參加白虎的百年之約,堵住其他人的嘴,令一方面,我們也好分頭辦事,同時進行,避免在百年之約或是這里的危機中造成遺憾,畢竟不管是鐵血團及豐原城的危機或是白虎卵的事,都是容不得我們疏忽的。”
  亞芠聽了不由無話可說,蓋赤不愧是統領一萬八千人的鐵血團團長,雖然才剛由昏迷中醒來,但是他已經能夠很快的就完全的掌握了各種狀況,一一作出最好的決定,姜果然是老的辣,令亞芠他也無話可說。
  一旁的特格也道:“亞芠,團長說的沒錯,這樣子做是最好的安排,可以兩方面兼顧。”
  “團長,原來你早已作打算了,難怪我以前就一直在奇怪,當初那些統領在反對亞芠擔任客卿之時,說要提出對亞芠的考驗,但是,考驗有各種方法,沒想到你卻偏偏挑了個最難的鐵血三難來考驗,我本來以為你是想讓大家心服口服,原來你是另有打算呀!”特格笑笑的對蓋赤說道,然后又對亞芠道:“亞芠,團長如此的看中你,你可不要讓團長失望呀!”
  亞芠聞言,一咬牙:“伯父!我不會讓你失望了!”他知道蓋赤從一見面時就對他很好,但是他沒想到蓋赤對他更有這么大的期望,甚至想要讓他接下鐵血團的團長的位子,說實在的,鐵血團現今的強大力量這是他這個極力想要報仇的人最需要的,所以,基于蓋赤對他的賞識關愛,基于自己的私仇,無論如何,他都不能也不會推辭的,所以便一口氣答應了蓋赤的打算。
  聽到亞芠的回答,蓋赤及特格相視一笑,蓋赤馬上由身上拿出一個小小的,類似令牌的東西,遞給亞芠,說道:“這東西你先收起來。”
  亞芠接過來,疑道:“伯父,這是……”同時低頭看一下,令牌約八公分大小,呈菱狀,通體微紅,一面浮刻鐵血兩字,令一面有團長令三字,看來價值不斐,亞芠更訝異的發現到,這令牌上竟然隱隱有著一種他不知道的奇異能量在上面。
  亞芠驚道:“伯父!這令牌太貴重了,我……”他從令牌上的團長令三個字中可以推測出,這令牌一定是蓋赤團長的身分證明。
  果然蓋赤立即說道:“這一面團長令是代表我鐵血團最高地位的身分證明,上面除了構成的質地奇異之外,上面還有一種怪異的能量存在,是絕對沒辦法模仿的,雖說是早了點,但是,因為這塊令牌也同時牽扯到是白虎卵所在地地道的開啟,所以我先給你,等到了東韃侖山的時候,與其他七家的信物配合在一起,就能夠產生作用,引起白虎卵的地道開啟,你要好好的保管。”
  “我自從接任鐵血團團長之位以來,我自認為并未有什么建樹,但是也沒有什么過錯,但是,這一次,與鈦京傭兵團的沖突,卻是因為我的警覺不夠,所以造成了本團數百年來的第一次重大的損失,我實在也沒什么面目再繼續擔任團長了,本來我一醒來之后,我就想要將團長的位子交給你,但是,因為這是我惹下的爛攤子,又聽到你說的危機更是迫在眉睫,所以我決定我先把這件事解決之后,我再引咎辭職,讓亞芠你擔任團長之職,希望你要好好表現,我相信在你的領導之下,本團一定會更加強盛的。”蓋赤又是感嘆的說道。
  亞芠知道此時如果再推辭的話,那就顯現的太過矯情了,所以毫不猶豫的,他點點頭道:“伯父,您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而在此時,門外同時有人前來稟告道:“妃雅城主,凱特、力奧、夜月三位隊長,現在以來到門外,求見團長及隆客卿。”
  亞芠及蓋赤、特格互望一眼,蓋赤手一揮,道:“快請他們進來。”
  不久,隨著衛兵的引領,妃雅、夜月、凱特、力奧一行四人以走進了鐵血樓中的會議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