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66 異力大成

當妃雅踏進豐原府之時,也同樣是亞芠走進鐵血團總部的同時。
  亞芠打從剛剛開始,他就一直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他感覺到,現在充盈在他體內的精神異力似乎有一種怪異的騷動,他不會形容,只是隱隱約約之間,他感覺到,好像跟精神異力突變的那一夜一般,現在他那幾乎枯竭的天心真氣被完全的壓制在丹田處,而在體內四處流動的精神異力卻慢慢的,似乎脫離了他的意志管轄,緩慢的在全身的流動著。
  即使體內產生了這種怪異的變化,一路上走來,亞芠還是不經意的發覺,現在在這鐵血團總部中的成員個個都是一副愁眉苦臉,大禍臨頭,憂心忡忡的樣子,就算是白癡也知道,鐵血團正面臨著一個事關存亡的的重要關頭。
  亞芠站在走道之間,停了下來,微微的皺起眉頭來,他回到豐原城來主要是想跟蓋赤說說有關白虎之約中所可能隱藏的風險,以及那群怪物的狀況,順便要他在這一次前往之時,能多帶些人手,以防不測。
  但是看到現在總部的樣子,他心中升起了一陣不祥的感覺,覺得豐原城的危機似乎是超乎他的想像,而且,他敏銳的聽力更由形色沖沖的總部人員交談中,獲知了一個訊息,似乎團長目前的身體微恙,昏迷不醒,而且好像幾天的情況更加的惡劣了,連醫生沒把握他是不是能夠度過這一次的難關!
  亞芠眼中的銀色光芒一閃,一個轉身,往鐵血小樓趕了過去,憑著他手上的客卿證明-血靈石的戒指,再加上亞芠一臉陰沉的臉色,更是令人怯而止步,所有人在一看到亞芠之時,就宛如觸電般,更像見鬼似的,僵立著不敢動,任由亞芠一路通行無阻的直達鐵血樓外。
  亞芠不知道他在不知不覺間,精神異力因為他最近經常的使用魔法,而且一用就是讓他的精神一利幾乎欲超乎極限,幾次下來,他的精神異力在不知不覺中又有了成長,如今,他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散發出一股由強大的精神異力所產生的壓迫感,令人往之生畏。
  鐵血樓門外站著四個衛兵,那彪悍的冷凝神情說明正是直屬蓋赤的精兵隊,他們看到亞芠之時雖然一樣面露驚疑的眼色,但是卻還是依舊大喝道:“站住!來人通名!”顯示出他們的實力不弱,才能在現在的亞芠面前說的出話來。
  亞芠冷冷的向他們一瞥,伸出右手來,無名指上的血靈石戒在陽光下閃耀著妖異的血紅光芒,看到血靈石戒,精兵隊的衛兵看到了亞芠的戒指,看出了亞芠的身分,忙施禮致敬,讓亞芠進到房間里。
  走進房間里,亞芠看到蓋赤正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著,原本健壯粗豪的面目如今已經變成了皮包骨,甚為憔悴,亞芠走到床邊,伸手仔細的看一下蓋赤的狀況,發覺蓋赤所中的毒是一種極為陰險的劇毒,與他家人所中的滅混香有異曲同工之效,一樣會耗損中毒人的身體機能,雖不知道是不是跟滅魂香一樣又傷害幻獸的能力,但是,光看這種不知名毒物發作起來竟是如此的猛烈就知道其霸道的威力絕對不亞于滅魂香了。
  亞芠怒哼一聲,首次,他在身處于精神異力支配的狀況之下生出了屬于人類才有的憤怒的感情,卻不知道,在亞芠的心目中,蓋赤已經取代了亞芠的父親御萊的形象,再加上由于亞芠藉著精神異力取得了父親的記憶,如今,再看到了蓋赤受傷,挑起了亞芠潛意識里對于父親死亡時自己卻無能為力的憤怒、悲憤的情緒,讓亞芠的精神異力不知不覺中開始有了異變,心理的一角崩塌了,霸道的精神異力不再是抑制他人性的力量,反而更是激起了他性格陰暗的另一面。
  亞芠走到蓋赤旁邊,手往蓋赤的額際一貼,冰冷的精神異力慢慢的透過他的掌心,渡進了蓋赤的額頭。
  在亞芠技巧的運用之下,源源不絕的精神異力開始逼迫著蓋赤體內正不斷作怪的劇毒,由頭頂開始,將這些劇毒往蓋赤的腳部下逼,不知過了多久,蓋赤的全身幾乎充斥著亞芠度進他體內的精神異力的銀色光芒,但是唯獨兩個腳掌卻無法將精神異力逼近,亞芠幾乎是全身的精神異力總動員了。
  這逼毒之法亞芠雖然是在無名醫經上看過,說起來它的理念也不難,但是卻難在于力量要恰到好處的控在在剛剛好,太大,中毒受傷的人身體無法承受,太小,卻又無法完全的逼出體內的劇毒。
  正當亞芠無以為繼之時,忽然有一個人影沖過來,伸手并指在蓋赤的腳底上分別一點,霎時,受到亞芠精神異力的逼迫之下,蓋赤體內的毒素全都化成為一絲的烏黑毒血,由蓋赤的腳底噴出。
  半響,毒血噴盡,亞芠這才將自己輸入蓋赤體內的精神異力完全的收回,不過,蓋赤經歷亞芠這一逼毒之舉之后,算是因禍得福,因為亞芠精神異力游走她全身來替他逼毒,同時也將蓋赤的全身經脈給擴充了三成,令蓋赤的功力當場增厚了三成,怎能不說是因禍得福呢!
  亞芠定一下自己損耗過多的精神異力,這才睜開眼一看,不知何時,蓋赤這房間中已經是充滿了無數人了,人人都以一種驚異,欽佩的目光注視著他。
  站在他旁邊的副團長水月刀特格,同時亞聞也認出是特格在他無以為繼之時,助他一臂之力,在蓋赤團長的腳底開出兩個小傷口,讓他得以將蓋赤團長的毒順利逼出體外的。
  一旁的醫生在亞芠逼毒完畢之后,立刻上前替蓋赤團長把脈,同時又翻開團長的眼瞼檢查,最后,醫生面露喜色道:“團長的毒都已經去盡了,剩下的只要在經過幾天的療養,團長就能夠恢復健康了。”房內眾人一聽,不由的齊聲歡呼起來。
  特格哈哈一笑道:“亞芠,好小子,我才一聽見你回來,你就馬上立了大功,把團長的毒給去掉了,真不錯,團長果然沒有看錯你,呵呵呵呵………”
  亞芠淡淡一笑,如今的他,精神異力回歸本源,他又恢復成那一個外冷內熱的個性了,聽到特格的話,他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特格一愣忽然道:“亞芠,你看起來怎么不太一樣了,出去這一趟,你好像變的比較有人味了?”
  亞芠一聽,不由的啼笑皆非,露出來的笑容一斂,又恢復成以前那樣子,對于任何人都一副冷冰冰的模樣,看到他這樣子,特格搖搖頭道:“嗯!又變成以前的樣子了,不過我還是比較習慣你這樣子,嘿嘿!”
  蓋赤團長的平安無事,使的特格那心頭的重擔大大的減輕了許多,一時忘形之下,讓他忍不住用開亞芠玩笑的方式來發泄心中的興奮,而亞芠也只能夠苦笑在心了。
  亞芠趁著特格停嘴的那一剎那,忙問起成里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什么會如此緊張?團長又為什么會中毒?城外又為什么又有那些敵人及怪獸在?
  特格嘆了一口氣,將其他人趕出鐵血小樓,獨留幾個醫生來替蓋赤再作進一步的診斷后,拉著亞芠到會議室里,將鐵血團與鈦京傭兵團之間所發生的恩怨、豐原城及鐵血團如今的處境,全對亞芠說個清楚。
  亞芠聽完之后,低著頭,沉默了半響,特格以為亞芠在為團長蓋赤擔心,正想出口安慰他,忽然,特格滴滴的打了個冷顫,一瞬間,他幾乎錯覺會議室內的溫度似乎降到冰點以下,使的他這多年修練出來的深厚功力也經不住的打了個冷顫。
  不!不是錯覺,特格看著桌子上那一盞用來裝飾用的琉璃蓮花火燈,在蓮花狀的琉璃表層內,原本足有五公分高,燃燒出陣陣香氣的金黃小火焰,竟在這一瞬間,暴縮成不到零點五公分,幾乎跟米粒般同樣大小的小火星,而且顏色也由原來的金色光焰變成為青碧色的詭異顏色,映著亞芠低垂的頭,饒是特格見多識廣,他還是幾乎是忍不住驚叫出來。
  只見,亞芠原本低垂的頭慢慢的抬起來,速度未必有多慢,但是在特格的眼中,卻覺得亞芠這一個抬頭的動作彷佛是經過了千百年之久,而且,他更心生一種無邊的恐懼,他幾乎要出聲叫亞芠不要抬頭,可是,卻發現到他根本無法出聲。
  終于,彷佛再經過了千萬年之久之后,亞芠將頭給抬起來了,看到亞芠的面貌,特格瞬間全身一濕,冷汗像水般的流了出來,此刻,他多么希望他沒有看到亞芠的臉,或是,坐在這里看著亞芠的不是他,是別人。
  該怎么說?特格在心中呻吟著,在他眼中,亞芠還是亞芠,亞芠的面貌跟十秒鐘之前也是一樣,也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但是,他就是忍不住的發抖,他就是忍不住的恐懼起來,亞芠雖然沒有作任何的動作,甚至連表情也是跟剛剛一樣的平靜,他也知道亞芠對他并沒惡意,但是,特格就是忍不住的哀嚎出聲,因為,他感覺到,此時的亞芠似乎不再是一個人,不再是他所熟悉的亞芠.
  沒有任何的東西、字眼可以形容此時在特格眼中的亞芠給他的感覺,一瞬間,他似乎看到了自己被亞芠給碎尸萬段的幻覺,彷佛,他此時面對的是世上最可怕的東西,沒有任何的東西可以形容,或者,用掌握著死亡的魔王可以勉強來形容,但是,卻不足亞芠給他感覺的萬分之一。
  幾乎本能反應的,特格猛然暴退,幾乎是完全不顧他正坐在亞芠的面前,不顧他背后就是鐵血樓會議室的大門,不顧他是堂堂的副團長,不顧前一秒他才在稱贊亞芠而已。
  特格幾乎是連吃奶的力氣全用出來了,一個用力一蹬,坐下的椅子被特格的力量給震的粉碎,他的被猛地*上了大門,轟著一聲,大門被特格背上強橫的力量給震飛,特格幾乎是與被震飛的大門同一時間,倒退而無比狼狽的沖出了鐵血樓的大門。
  同時,特格更聽到亞聞忽然一字一句的說道:“不管是誰?敢打我們傭兵團的主意,我絕對不會放過他的!”聲音并不險的特別的高昂或是殺氣騰騰,一如平常般的說話的樣子,但是再暴退中的特格卻又忍不住的心中冒出了一股寒意,他覺得,鈦京傭兵團似乎在亞芠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就已經是死定了。
  而當亞芠聽完了特格所說的現狀之時,他忽覺得一股怒意油然而生,對鈦京傭兵團的一股強烈的怒意,而且這一股怒意更是在霎時飆到最高點,幾乎令亞文無法自制,同時,那原本已經被他給那回歸額心之際的精神異力在這瞬間又全由額心之際,如怒潮般的涌了出來,隨著冰冷的精神異力充斥著他的全身,一種難以形容的自信心在亞芠他的心中突兀的升了起來,感覺到,彷佛這世間的事情好像都是掌握再他的手中般的一種怪異的感覺。
  看到特格忽然見鬼般的倒退沖出會議室,亞芠心中暗暗奇怪,但卻也無暇去理會他,因為,這時候的他正為蓋赤的受傷及鐵血團的損失慘重而感到憤怒,不由的脫口而出,說出了那一句令特格不寒而栗的話來。
  原來,亞芠此時的精神異力,自三年前開始急速成長之后,他雖然有意識的去控制精神異力的成長速度,但是,因為逃亡的關系,使的亞芠未能完全的依照天心訣上的方法去有效的控制住精神異力的成長,后來雖然經過了在清藍之境的一年時間的掌控,但是也只是讓精神異力的成長速度減慢,并不是讓精神異力真正的成熟了,后來離開清藍之境之后,亞芠先是學會了操控魔法,有好幾次的大量耗損精神異力,讓精神異力幾乎為之枯竭,又在與疾風盜團的戰斗中讓精神異力產生了異變,之后,每次亞芠一戰斗便是大量的耗損精神異力,再加上亞芠體內另外一種與精神異力同源而相克的天心真氣的存在之故,處處扺壓精神異力的發展,如此一來,更是延緩了精神異力的成長,剛剛,亞芠因為與牛怪的戰斗,使的他體內的另一種力量-天心真氣損耗異常,而使的精神異力取代了平常運行的天心真氣,再加上治療蓋赤時又用了精神異力的力量,這連番的刺激,終于使的亞芠的精神異力再此時此刻真真正正的發展成熟了。
  若說以前的他,身上彌漫的那種殺氣是一種外放式,讓人無法遏止恐懼的氣質的話,如今的亞芠在精神異力大成之后,因為太京傭兵團所激起的殺機就是一種內斂式,在冷靜的表面下隱藏了無法遏止的無窮殺意,無影而無形,但是卻是真真實實存在的一種直抵人心的威脅感,但是,若一般人可能還無喇體會出亞芠身上所彌漫的無形威脅,偏偏坐在他對面的特格并非是普通人,他是一個修為深厚,見多識廣的高手,所以他更能體會出隱藏在亞芠表面下的那一種無形的殺機,令他無法自制的恐懼起來。
  這與功力高低無關,純粹就是一種精神意志的形外表現,但是,就因為特格深明其理,所以他才會無法控制的本能想要離開此刻的亞芠,越遠越好,今天如換作是別人的話,也許到還不至于像特格那樣失態。
  半響,亞芠因為精神異力初大成,所以無意間流露在外的的氣息慢慢的消失了,特格站在門外驚魂未定的看著亞芠,他的旁邊,好幾個統領級干部及衛兵,因為聽到他撞破門之后的巨大聲響,紛紛趕來,只是,當他們到達特格的身邊時,亞芠已經是恢復原狀了,琉璃蓮花火燈內的火焰也恢復了正常,正散發出淡淡的香氣來。
  亞芠站了起來,因為精神異力的成熟是一種極為自然而順水推舟的事,除了精神異力略為稍稍的騷動之外并無其他的異狀,一切就是如此的自然,所以,剛剛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其實也真的是不太清楚,他只知道,再他生氣的時候,特格忽然像是見鬼般的沖出了門外,一臉蒼白的盯著他瞧。
  亞芠摸摸自己的下巴,站了起來,慢慢的走到特格面前,問道:“副團長,您是怎么了?”
  特格驚魂未定的看著亞芠,臉上的神情青白交摻,一副活生生白日見鬼般的樣子,其他趕到現場的人看到了特格的樣子,一時之間,所有人雖莫名其妙,但是,卻也感覺到不對勁,自然而然的,所有人都以為特格與亞芠發生的爭執,所有人不約而同的拔出了兵器或是鎧化起來,對亞芠怒目而視。
  畢竟,亞芠雖然是貴為客卿,但是他入團的時間遠遠比不上特格,又不像特格般具有莫大的威望,加上眼前這情況,亞芠若無其事而特格卻是一副驚駭的樣子,因此,所有人哪有不對亞芠露出敵意的?
  看到所有人殺氣騰騰的對著他,亞芠一方面感到不解,一方面,卻又是覺得一股怒氣勃發,一瞬間,特格又感到亞芠又再度的出現了那種令他覺得無比驚駭的神情。
  尤其這一次,亞芠又是下意識的將自己的怒氣對著所有對他展露敵意的人,所有人只覺得好似連空氣都因為亞芠所釋放出來的殺氣而凝結了,叫他們連動都幾乎動不了,重溫剛剛特格的經歷,這種狀況在亞芠抬起手的時候就更是明顯了,連一些修為較低下,無法體會出亞芠此刻的可怕的一些衛兵們也都感覺出來了。
  所有人不約而同的到抽一口氣,一些膽子較小的人甚至被亞芠那毫無感情的目光一掃,竟然嚇的連手中的兵器都捰握不住了,鏘鏘掉了一地。
  總算特格功力深厚,又見過了一次,特格忙喝道:“你們是在干什么?還不快把兵器給我收起來,是不是想造反了?”特格以為自己的聲音很大,事實上卻比平常說話的音量大不了多少,但是在這一個沒人敢出聲的時候,卻以足夠了,所有人忙兵器收回,但卻沒人敢向亞芠望上一眼。
  特格揮揮手道:“你們先下去。”而亞芠身上騰出的殺機也因為特格的話擊中人收下兵器而慢慢的消退了。
  眾人雖然覺得很疑惑,但是因為是特格的命令,所以他們也只好帶著滿腔的不解,調頭往外走了過去,而這時,有人還是忍不住的微一轉頭往亞芠望去,卻發現,亞芠這時有跟他們印像中一樣了,只是好像更“冷”一些。
  特格看一下亞芠,見到亞芠不若剛剛那般的恐怖了,嘆了口氣,對亞芠招招手,自己又跨過被他撞散的門板碎片,走進會議室中。
  亞芠看著特格走進會議室里,他這個引起這種狀況卻也是所有人當中最搞不清楚狀況的元兇忍不住疑惑的看一下那群已經慢慢的走到十公尺外,卻還愈來愈多人頻頻回頭看他,剛剛還露出一副想把他吃了模樣的那些鐵血團精英干部們,事實上,他覺得他是最無辜的一個,因為他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是作了什么以至于會讓特格如此失態,那群人無此敵視他?
  隨著特格走進會議室中之后,特格與亞芠再度分頭坐定,特格睜著他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眼,直直盯著亞芠他瞧,半響,特格才嘆道:“亞芠,以后千萬不要讓我在看見你那副面孔,我老人家今年雖然已經七十多了,但還想多活幾年,剛剛,你可把我老人家嚇掉半條命了,壽命縮了好幾年!”
  亞芠一愣,他這下真的是完全聽不懂特格在說些什么,什么面孔?什么嚇走半條命的?亞芠忙問其詳,將過了特格解釋了剛剛他的感覺之后,亞芠這下可真的是暗驚在心,他并不覺得他做了什么呀?頂多也只不過是稍微發點怒而已呀?
  忽而,亞芠終于察覺什么不對了,他自剛剛起,因為替蓋赤團長治療,加上與特格說話的緣故,所以一直沒有分心來注意自己體內的狀況,如今聽到特格這一說,他下意識的查一下自己的體內狀況,這一查,亞芠可是被自己嚇了好大一跳。
  他直到這時才注意到,自己體內的精神異力不知道何時起,竟然變成以著一種連他自己也無法解釋的極快速度在自己的體內運行,以前運行一次的時間,現在幾乎是運行了快十多遍了,因為太快了,所以,亞芠竟然會一時錯覺的感覺到體內的精神異力好似停留在一種靜止不動的狀態之下,令他幾乎無法感覺到精神意力的運行,而出奇的,他身體完全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適,即使是精神意力在周身經脈中運行的速度塊的叫人吃驚,但是亞芠還是一無所覺,彷佛這是天經地義般的自然。
  面對自己體內精神異力在成熟之后的這種不知是好是壞的變異,亞芠現在雖然吃驚但也無可奈何,只能順其自然,但是,他卻不知道,在日后,因為他這運轉急速的精神異力,使的他不知道救了多少人,又殺了多少人了。
  而這時,也正好是澤宗進入妃雅的房間中,屏除了其他的任何人,與妃雅經過了近半個小時的秘密談話后,帶著得意的笑容,在洪伯、夜月等人擔憂的眼光下,得意洋洋的由妃雅的房間中走出來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