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64 魔獸牛怪

力奧暗自驚心,看來傳說中暗屬性的幻獸具有將敵人力量中和的能力不假,同時更激起了力奧的雄心,既然遠攻不成,那就來個近戰好了!
  毫不猶豫的,力奧手中刀又是由右下到左上一揮,聲勢之威,絕不會讓人懷疑可一一刀斷頭,口中同時喝道:“碧落!”
  紅色長刀帶著一陣激烈的刀氣往雷麥的頸部砍了上去,雷麥偏頭一閃,閃過了力奧這一招后,正待還擊,誰知道力奧這一招外表看似一去不回的重招忽然來一個大轉彎,反身由左上往右下以比剛剛還要猛烈一倍以上的威勢向雷麥的胸部斬下,這正是此招名之為碧落的精髓。
  利用反常的由下到上蓄力的一刀,讓敵人掉以輕心誤以為閃過之后,再相反的發揮出真正的招意來,讓因閃躲而重心不穩的敵人措手不及,無法擋下這必殺的一招。
  而雷麥也真的是如力奧所預測的,眼看著刀已快到胸前,卻無法閃躲的窘境中,只是力奧沒想到八階暗屬的獸幻鍇的防護力會如此的堅硬,眼看閃不過去,雷麥竟然用右手臂徒手的硬生生的磕往力奧落下的大刀,同時,發出了一聲巨大的金鐵交名聲。
  強大的反震力量讓力奧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幾步消去力量,往雷麥望去,卻只見到在他的右臂上出現破碎的裂痕,但是在八階鍇強大的恢復力作用之下,裂痕正慢慢的消失。
  雷麥看一下自己的手臂怒笑道:“好小子!竟然有辦法震破我的護鎧,換你也接我一招試試看!”
  說著,雷麥雙手各劃一個半圓,然后胸前合掌,又握拳,往力奧的方向一推,一道黑色的氣勁呼呼有聲的往力奧發了過去。
  力奧臉色凝重的看著這道氣勁,光看它的聲勢就之不得了了,若再加上暗屬的那種會消磨敵人力量的特性,那可不說也知道這一招不好接,雖然力奧他不知道氣勁是否也有相同的特性!
  力奧大喝一聲,握住大刀的右手忽然突兀的發出了藍光,然后藍光猛然一張,罩住了整把刀子,赤紅刀身藍色刀芒,紅藍相間,煞是好看,這是力奧所發現的,當他把氣勁灌入亞芠請醉大師所造的裂靈指套時,會激發出一種藍色的光芒,在這藍色光芒的協助之下,他出招的威力會成倍數增加,不過,他并不知道這是因為他激起了鑲在指套中的神之鉆能量反應所致,不過這也夠他高興的了,如今見到雷麥這一招非同小可,所以才會用出這壓箱底的一招。
  力奧左手搭上刀背,兩手用力,將刀直豎在身體的正中央處,刀隨身動,往雷麥,也就是氣勁的方向之處給飛沖過去。
  當藍色的刀芒與黑色的氣勁接觸之后,立即碰出了刺眼的藍黑色光芒,同時加上力奧的吼聲,更令人覺得拼斗的激烈,總算,雷麥的氣勁倒底比不上神之鉆加上力奧的力量,被力奧這一拼,給拼散了。
  解決雷麥氣勁之后的力奧不再讓雷麥有出重招的機會,立即順著沖力,來到雷麥面前,已快打快,不讓雷麥有喘息的機會,霎時,就見到黑色紅色氣勁滿天飛,人影呼喝,一個是初生之犢不畏虎,一個沙場老將經驗豐富,打個勢均力敵。
  這時候,站在一邊的亞芠已經聽到了夜月的叫聲道:“大哥,我們已經都進城了,換你們了。”
  亞芠轉頭一看,真的全部的人都進城了,只剩下凱特及夜月站在小門旁邊等他,亞芠做個手勢要他們兩個先進去,然后再對交戰中的力奧十一個人高聲道:“快點將他們解決好進城了!”
  一聽到亞芠的聲音,最先結束戰局的是那四個組成十絕陣的小隊員,他們的對手本來就已經比較弱,再加上四個人一聽到亞芠的命令之后,立即各自大開殺戒,要命的招式不斷出籠,不到片刻,十幾個北風傭兵就被他們給殺的完全無還手余地了,被他們給逐一解決。
  再來,這四個小隊員在解決完自己的敵人之后不待亞芠命令,又立刻轉身過去幫忙自己的同伴,有了他們的幫助,其他人也跟著很快的將自己的敵人給解決,倒是亞芠一直注意的那一個明顯功力較深厚的人看到自己的團員在被小隊員屠殺之際,反倒抽身而退,反手揚起了一個奇怪的東西,在亞芠眼中,那是一根長約十公分上面有五六個孔,類似笛子的東西。
  只見他將那笛子往空中一拋,一道尖銳刺耳的呼嘯聲馬上由笛子發了出來,那人嘿嘿奸笑道:“你們全都要死在這里!”
  聽到這陣呼嘯聲之后,雷麥立刻無心與力奧糾纏在一塊,馬上抽身而出,反正他的功力的確比力奧高上兩籌不只,只是因為力奧的悍勇而一時被纏住,現在他摸透了力奧的戰法之后,才正想反擊,誰知聽到這一呼嘯聲,使的他無心應戰,抽身而出,怒叫道:“杜塞,你想害死我們嗎?為什么發出獸笛?”
  被稱為杜塞的黃衣中年馬臉人,聽到了雷麥的叫聲,無謂道:“怕什么?我有帶獸香來,牛怪不會與我們為敵的。”
  “該死!你有帶獸香來怎么不早點說?你看你害我損失這么多人!”雷麥掠身到杜塞旁邊,怒氣沖沖的責問道。
  杜塞則回給雷麥一個陰惻惻的陰笑道:“那你的人太不經打了!”
  雷麥氣極,卻說不出話來,擺在眼前的事實,四比一的情況下被人殺的落花流水的,雷麥臉皮再厚也無話可說。
  這時,受到那刺耳笛音的影響,這時候雙方人馬皆已停止戰斗,各自回到自己的首領旁邊,只是,雷麥這邊已經少了近一半的人,而亞芠這邊除了一兩個身受輕傷的人之外,一個也沒少。
  聽到了雷麥及杜塞的交談之后,亞芠對他們口中的那個什么牛怪的東西倒是充滿了好奇心,為何連自己人都要靠什么獸香的東西,不然說什么會害死自己?
  亞芠打個手勢,力奧等人立即轉身走向小門,只剩下亞芠自己一個人留在原地,看到這樣子,雷麥怒道:“該死!別讓他們跑了!”
  正想飛身過去攔住力奧他們時,一旁的杜塞卻伸手拉住他道:“來了!別離開我身邊五公尺。”同時由懷中拿出了一個小瓶子的東西,打開來。
  亞芠離的稍遠,所以沒聞到,但是在杜塞旁邊的人卻不約而同的聞到一股刺鼻的臭味,其他的北風團員在杜塞拿出這小瓶子之后,立即緊緊的靠在他身邊,沒有一個人敢超出五公尺外,同時每一個人臉上都浮出了緊張恐懼交雜的神情。
  這時,亞芠隱隱間也感覺到地面上傳來一陣陣的震蕩,感覺上好像是有什么一大群笨重的東西在奔跑,耳邊也聽到一聲聲怪異的吼聲,心想,這大概是他們所謂的牛怪了吧!
  而已經走到小門旁邊的力奧等人也感覺到這異狀,停下腳步來,轉身對著亞芠的方向看過去,而一個在城內的守門衛兵忽然驚慌道:“完了!那群怪物又出現了,力奧隊長,你們快進來呀,外面很危險。”同時更身手在腰際拿起了一個牛角,就嘴吹出一連串的警號。
  力奧暗自心驚,到底什么怪物要來?怎么會讓這鐵血團的衛兵嚇成這樣,還吹動緊急聲號?
  站在最前邊的亞芠也不敢大意,深吸一口氣,身上隱泛金光,他的天心真氣已經全數動員起來,以應不時之需。
  這時候,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在正前方處揚起了一陣的塵煙,而怪異的吼聲也越來越大,而且還可以聽見無數林木被硬行推倒的聲音。
  忽然,亞芠怒叫一聲:“原來是那種怪物,原來你們是背后的主使人!”
  力奧也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因為在他們面前出現的是一群約三四十只,約三公尺高,五公尺長的龐然大物,長的是牛身獅頭,身上長滿了墨綠色的鱗片,黃色的獅頭上還有三根黑漆漆的彎曲銳角,充滿著恐怖氣息的怪物狂奔而來。
  力奧怎能忘記這怪物的長相呢?因為那是他們三人第一次見到亞芠的契機,本來是想要追出這種怪物的來源,但是后來因為亞芠關系而忘記了,沒想到現在竟然一口氣看到三四十只這種怪物來襲?
  曾親手宰過其中一只的亞芠當然知道這怪物的難纏,至少這三四十只牛怪一起沖過來就不是眼前的他們這少數人能夠對付的。
  亞芠回頭大喝一聲道:“力奧,馬上帶所有人進城,把門關起來,我隨后會自己進去。”
  說著,白金劍立即出現在亞芠的手上,潔白的劍刃上此時已經充滿了金色光華,表示亞芠已經將天心真氣完全的投入了,聽到亞芠的命令,馬上將所有人給帶入門中,然后小門立即緊緊的關閉來,這前后不到幾秒鐘。
  這時這一大群牛怪已經避過了雷麥一群人,已著雷霆萬鈞的速度往亞芠沖了過來,沿途還不段的發出那聽不出來到底像什么聲音的怪異咆嘯聲,來到亞芠面前不到十公尺處。
  亞芠舌綻春雷般的發出了一聲驚天怒吼,不避反驅的往牛怪沖了過去,宛如一道離弦的金箭一般,快到在旁人眼中只留下一道金色的影子而已。
  沖到牛怪的面前之后,亞芠當頭一劍,將為前邊的一只牛怪的巨頭一劍斬斷,然后白金劍不停的往兩邊揮舞,沿路經過他身邊的牛怪全都被他給開腸破肚。
  忽然,亞芠正前方來了一只牛怪,亞芠來不及閃避,左手一展,一道金色的薄膜出現在他面前三步之處,正是他的真氣護罩,亞芠這還是第一次發出真氣護身。
  金色的真氣罩被牛怪大力的一撞之下,連帶著亞芠也被大力的撞飛了,牛怪們發出了驚天的狂吼之后,后面的牛怪立即掉頭往亞芠被撞飛的方向沖去。
  一陣的煙塵彌漫之后,雷麥等人好不容易才看清楚,亞芠此時正被牛怪圈圍在中央,而亞芠手中金色的白金劍還一就是金光閃閃,顯示出他并未受到傷害,雷麥等人不由一陣駭然,狂奔中的牛怪其沖擊了力量有多大他們是極為清楚,任誰也不敢說他擋的下,但是亞芠竟能憑著發出體外的真氣罩就這么正面硬撼那萬斤的劇力而毫發無傷,這等功力令人難以想像。
  亞芠此時雖然被包圍在牛怪之中,但是他卻不見絲毫的驚慌,冷靜的觀察一下自己的處境,發現到,現在他看來雖然極為危險,但是事實上卻是很安全,因為牛怪的數目雖多,但是因為它們龐大的身軀之故,真正在他面前的不過是三只而已,其他的牛怪全被擠在后邊,而且現在的空地很小,牛怪那龐大的身軀更是它們的致命傷,令它們周轉不靈,無法發揮全力與他戰斗。
  一想到這,亞芠深吸一口氣,平復一下剛剛因為與牛怪正面沖突而被震的翻騰的血氣,手中白金劍的金光一消,隨即忽然又一強烈的綻放,強烈的金光讓在他面前的牛怪眼睛受到刺激而閉起來,亞芠輕哼一聲,風又吹起,死亡的血腥之風又再度的以亞芠為風眼而吹動著。
  這一次的風中夾著金色的刃影,在這一群牛怪之中慢慢的吹了開來,金色的風,金色的影,所到之處,牛怪們無風無息的任由風流過它們巨大的獅頭,然后,砰砰砰砰的,一聲聲重物落地聲,一顆顆黑角獅頭砰砰的落地,一下子,四十多只的牛怪少了一半,這下,連一向不知后退的牛怪也本能的感到害怕,雖然依舊包圍住亞芠,但是它們圍困的圈子已經不自覺的擴大了許多,而且還沒有一只敢搶先發動攻擊。
  亞芠輕哼一聲,兩腿一蹬,忽而一飛沖天,在空中楊手發出了一個金色的光球,猛烈的往他足下的那一群牛怪的聚集之處飛射了出去。
  藉由這一擊的反震之力,亞芠借力轉折,飛到高高的城墻上,落在城墻上,而這時,也正好是他用出改良過后的聚元轟天破射到牛怪群之中的時候。
  一時之間,聚元轟天破的金色光球在牛怪之中炸了開來,霎時,強烈的金光充斥著所有人的眼中,令人睜不開眼來,然后,一顆攏罩著半徑十公尺的巨大金色光球出現在眾人面前,一下子,光球中傳出了牛怪們瀕臨死亡前的恐怖吼聲,接這,一陣陣的強力震動混雜著破壞性的強風由光球中心向四面八方吹出,將雷麥等人刮到半空中,不知道吹到哪去了。
  金光強風過后,原地只留下了一個方圓半徑達十五公尺,被刮去一層地皮的黑色空地,強大的威力令人乍舌不已,幾以為神跡,而那群令人聞聲色變的牛怪連尸首都沒留下。
  看到自己的成績之后,亞芠隱藏在面具下的臉上浮出了一抹殘酷的笑容,這一招聚元轟天破的威力雖然強大,但是以往一直有反應速度過慢的缺點,這是他一直想要改進的,只是一直未能成功,直到回到清藍之境之后亞芠與的三個哥哥提出來討論,合四人之力,花了一整天的時間之后才想出了一個將這一招改良的方法,雖然降低了威力,但是卻加快了出招的時間,剛剛那一擊亞芠以三成的功力出擊,威力雖然沒有以前全力出擊的那般強大,但是倒也解決了出招過慢的缺點了。
  亞芠看到出招效果良好之后,危機解除,他深吸一口氣,貪狼星立即還原成第二型態,忽然,亞芠一晃,差點倒下,幸好這時飛亞及凱特諸人看到亞芠在城上,也已經跟著上來。
  看到亞芠的身形一晃,妃雅立即搶先的將亞芠給扶好,急問道:“亞芠,你還好吧?”
  亞芠眼睛銀光一閃,整個瞳孔忽然轉變成為銀色的,站回原地,淡淡道:“還好!”
  這時,妃雅也才注意到亞芠的眼睛已經整個變成銀色的了,忙退后一步,道:“剛剛是怎么回事?怎么會忽然發生那么大的爆炸?”敢情妃雅等人因為上城墻太慢了,所以沒看到亞芠那一招聚元轟天破,倒是剛剛在城墻上的衛兵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亞芠,剛剛的戰斗他們可是從頭看到尾。
  “沒事!剛剛試了一下新招,出力過猛,現在沒事了!”說完,亞芠不在理會其他人的就走下了城墻。
  眾人見怪不怪的跟在他后面也走下了城墻,他們早已知道,當亞芠的眼睛變成了銀色之時就是六親不認的時候,所以對亞芠忽然極為冷淡的作風已經習慣了。
  原來剛剛亞芠與牛怪的作戰雖然外表看似輕松,但是實際上,牛怪無論在速度、身體的強韌、力量各方面,都是極為可怕,所以亞芠每揮出一劍,每一掌,每一個閃躲的動作,全都是全力的十成功力出手,消耗的天心真氣相當的大,短短的不到十分鐘的戰斗變讓亞芠幾乎喘不過氣來,再加上那最后一擊的聚元轟天破,一瞬間耗去了亞芠三成的天心真氣,所以當亞芠一解除鎧化之后,精神異力立即取代了亞芠那已經被耗的將近枯竭的天心真氣,所以亞芠又進入了無悲無喜的無情狀態。
  走到城下,亞芠忽然轉身對妃雅道:“妃雅,回去你的城主府,看看這豐原城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還有,盡快的將所有事情處理完之后在明天中午之前道鐵血團總隊來,我們出發到東塔倫山。”
  妃雅點點頭,溫馴的轉頭就走,對于亞芠的話她是絕對的遵從,更何況她也知道此時的亞芠是不容任何人對他的話有任何的懷疑的,馬上乾脆的轉身往她的府邸走去,這一來,又看的其他的衛兵們驚訝的合不攏嘴,他們怎么也想不透,一像以驕蠻著稱的城主大人怎么被人家用命令的口氣說話而不會發脾氣,難不成出去一趟,失蹤一段時間之后,她會整個人都變性了?
  亞芠不理其他驚訝的以為自己見鬼的鐵血團的衛兵,右轉頭對夜月道:“夜月,你帶幾個人陪妃雅回去!明天中午一塊的到總部報到。”夜月點點頭,點了六個小隊的成員追上妃雅,消失在街角處。
  妃雅及夜月離開之后,亞芠又轉頭對凱特道:“凱特!你帶十個人去,我給你半天的時間,將所有人到東塔倫山所需要的一切東西全部都給我準備好。”看一下天上正懸掛在高空中的太陽,現在的時間是正午,又道:“傍晚前將所有的東西搬到總部,我在那等你。”
  凱特點點頭,立即也點了十個人,飛快的往城內跑去。
  亞芠這才轉過頭對立奧道:“我記得上一次捕獲的鐵羽好像就養在城里,力奧,你跟其他人馬上去給我找出來,一樣帶回到總部。”
  力奧點點頭,大喝道:“兄弟們,跟我來!”
  一下子,亞芠帶回來的五十幾個人在亞芠的分配之下,一下子走個精光,墻角處只留下銀瞳的亞芠及幾個呆住的衛兵。
  “好好的看著外面,現在應該暫時不會有敵人入侵,如果有什么狀況,你們最好先給我回報上頭。”亞芠對著衛兵說道。
  衛兵們一愣一愣的,他們到現在根本還搞不清楚亞芠的身分到底是什么,因為亞芠來到豐原城之后一向深居淺出的,加上大部分時間又都是留在城外訓練死神小隊,因此除了一些鐵血團的高級干部之外,其他的一般居民或一般的鐵血團的成員根本不知道亞芠是他們地位直比副團長,唯一的客卿,銀月惡魔。
  他們本來以為亞芠只是城主的護衛,誰知道城主竟然還要聽他的話,而且連那三個小隊長也對他言聽計從的,令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如今亞芠更是對他們訓話,更令他們覺得怪異,但是當他們的眼光一接觸到亞芠那銀色的瞳孔之時,心中立即衍生出一種畏懼的感覺,對于亞芠的吩咐再沒人敢在心中嘀咕,紛紛認真無比的應聲,不敢違背。
  亞芠點點頭,這才轉身的走向豐原城里的北邊方向,他的目標是鐵血團總部,這豐原城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子,他的心中充滿了無數的問號,所以要去弄個清楚。
  等到亞芠的背影消失不見之后,衛兵們這才由亞芠的銀瞳畏懼中回過神來,同時想到,依照亞芠的表現,亞芠應該是團里的重要干部,地位一定不低,但是卻又為何在進城之后,卻不知道無論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應該都是要先回到總部像總部回報任務執行結果之后,這才去辦其他的事情,但是亞芠卻在前腳剛進門,后腳馬上將所有人全都分配下去做事,這與團里的規矩不合呀?是嚴重的違紀事件!
  卻不知道,亞芠一方面是不知道有這規矩,令一方面,卻是他現在這種狀況下的特點,拋去一切的拘束,唯有達成目標,甚至可以不擇手段,而亞芠目前心中最重要的就是他要阻止那些怪物去破壞白虎卵的孵化,所以其他的事情都不放在他的眼中,現在就算豐原城陷入了滅城的危機亞芠一樣會先辦完白虎卵這件事之后才會再考慮其他的事情。
  不過這些事情這群守門的衛兵當然是不知道的,因此他們此能對亞芠所言所行的行徑,在心中存了一個極大的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