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63 清疆戰術

在經過了連番的戰斗之后,亞芠又再度派出雷羽,查看過這附近周圍二十公里內,確定除了他們之外,已經再無其他的人類了,確定沒有敵人之后,所有人這才回到清藍之境中。
  在小湖畔,死神小隊的人再剛剛看過亞華三人的戰斗之后,心中對于斯達克這傳奇的一家真的是崇敬到最高點,他們本來以為亞芠是最奇特的,但是沒想到其他的三個哥哥也不會遜色到哪里去,面對著他們,個個心中都興起了一股雄勛壯志,期待自己有一天也能像他們那般的神勇蓋世,所以不待亞芠說話,他們都紛紛的要求要去做自我的鍛煉,但是亞芠卻把凱特、力奧、夜月三人留下,并且正式將夜月介紹給家人認識,說明夜月是他新認的義妹。
  等到所有人皆坐定位之后,亞華三人這才想起,他們三人到現在還忘記解除鎧化的圣龍鎧,忙各自喊一聲“解除鎧化!”霎時,三人身上的圣龍鎧馬上就消失不見了,三白金龍化成了第二型態依附在亞華三人身上。
  解除鎧化之后的亞華三人正待坐下,但是卻不知怎么搞的,不約而同的同時一晃,差點摔倒,亞芠急忙伸手一撫,一道柔和的金色光勁發出,將三個哥哥托住,沒讓他們跌倒,同時翰羅也急問道:“亞華,你們怎么了?”
  亞華三人搖搖頭,顯的一陣的昏眩,順著亞芠發出的氣勁坐了下來,半響,亞華苦笑道:“剛剛不知怎么搞的,一解除鎧化之后,忽然就一陣虛弱的感覺傳遍全身,差點連站都站不住,多虧了亞芠,我們才沒出糗。”
  亞芠聽到亞華所說的話,凝眉沉思半響,忽道聲:“不好!哥哥,你們快拿出神之鉆來練氣,我替你們護法。”
  眾人雖莫名其妙,但是出于對亞芠的絕對信任,亞華三人也不管還有影等外人在場,馬上依亞芠的話,拿出了神之鉆,各自置于丹田處,合掌練起功來了,只見到三人身上不約而同的發出了柔和的白光,不過,仔細瞧一下,還是可以看出三人身上的白光之中還是各自參雜了些許的紅、青、藍的光華。
  亞芠皺著眉頭看一下打坐練功的亞華三人,耳中聽到了翰羅急問到:“亞芠,你哥哥他們是怎么回事?”
  亞芠皺著眉頭回道:“我們都忘記了,對于一個人類而言,圣幻獸所需的能量實在是太大了,依照我以前的經驗,在沒獲得神之鉆之前,我平常光是要維持貪狼星活動所需的能量,對于我而言,已經是一個極大的負荷了,更別說再戰斗中更是需要花費平常所需數十倍甚至數百倍的能量,況且當時我的貪狼星還未成長到鎧化的階段就已經是如此了,如今哥哥他們大概今天是第一次鎧化兼全力出手,所以不知道這件事,剛剛與圣龍鎧結合時,因為兩者之間的能量渾然成為一體,所以他們沒有特別的感覺,可是當他們解除鎧化之后,這后遺癥就出現了。”
  亞芠看到眾人依舊以著一種不知道他在說什么的表情在看著他,他只好在解釋道:“我打個比方說吧!假設一般人與幻獸在結合之后,其所發揮出來的能力為十的話,當中主人的能量為五或更少一點,幻獸的能量為五或更多一點,總之不會相差太多,差不多都是一個均衡的局勢,而耗損得能量也是由雙方面均分,因此,當戰斗結束后,當主人與幻獸分離之后,就算主人覺得能量耗損過多但是因為幻獸所耗損的也差不多,所以相較之下,兩者之間一方消耗多少令一方也是跟著消耗多少,所以不會產生問題,但是,以哥哥他們的情況來說,白金龍圣幻獸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了,在他們與圣幻獸鎧化之后,其力量可能達到一百,但是在這一百之中,哥哥他們所占的比例可能才十甚至更少,因此,雖然能發揮出不可思議的力量,但是耗損的能量也是相對的極為龐大,但是這些能量對于與白金龍圣幻獸結合后的哥哥們而言可能才占了一百中的十或二十而已,但是,如果解除鎧化之后,這些耗損的能量平均分攤到哥哥及白金龍圣幻獸身上之后,對于白金龍圣幻獸而言,只是無傷大雅的一點點小意思,但是對哥哥他們而言,卻可能是他們身上的全部能量呀!”
  經過亞芠的這一番解釋之后,翰羅等人都聽懂了,但是也不由著急起來,如果照著亞芠這樣一說,那圣幻獸對亞華他們豈不是是禍非福了!翰羅喃喃念道:“這豈不是一把危險的雙面刃?”
  妃雅及夜月更是急的同聲問道:“亞芠(大哥),那你……?”
  亞芠搖搖頭,苦笑道:“我剛剛也才察覺出來,原來我以前在戰斗中,我跟貪狼星在潛意識中都是以貪狼星身上的神之鉆所提供的能量來取代我的那一部分,難怪我以前一直都覺得奇怪,在戰斗中雖然感覺到會疲倦,但是似乎都是貪狼星比較累,這也難怪了,與神之鉆那幾乎無窮的能量比起來,圣幻獸的能量再大也是不夠看。”
  眾人一聽可真的是大吃一驚,翰羅喜道:“那如果將亞華他們的神之鉆與白金龍合一不就成了?”
  亞芠苦笑道:“那是不可能了,首先先不談白金龍不知道有沒有跟貪狼星一樣的融合能力,貪狼星與我是經過了三次的精神融合之下,我們除了個體不同之外,在精神上幾乎是同為一體的,所以才能夠用神之鉆取代我的一部分而不會有問題,而我本身也是因為精神異力的關系,據我自己所估計,說句較自大的話,自經過源數成了那一段奇異的遭遇之后,我便已經發現我的能量與貪狼星比較之下,絕對不差到哪去,只是我的身體似乎尚未完全的適應這些突如其來的能量而無法完全的發揮,但是也因為我本身與貪狼星的力量一致,加上精神融合的原因,所以在鎧化之后,我才能站在主腦的位置上,而不是貪狼星站在主腦,而哥哥他們若真的讓白金龍獲得了神之鉆的無窮能量,我怕到時候,輕則白金龍說離哥哥他們的控制,重則……主客異位,變成哥哥他們被圣幻獸所制………”
  眾人聽到亞芠一說出這么嚴重的后果之后,不由的感到不寒而栗,亞芠一看到眾人的臉色,知道自己已經嚇到他們了,遂換了個語氣道:“不過我們也不用太擔心,畢竟這些白金龍出生到現在還算是年幼,到底這都是我的猜測,它們有沒有這個能力也還未知,更何況,他們是因為哥哥的真氣所催生,最少目前還十分需要哥哥他們的力量,而且,哥哥他們擁有神之鉆,進步的空間還很大,只有哥哥他們與白金龍的能力不要差太遠,白金龍絕對是不會背叛的,所以目前哥哥他們最需要的是盡快的提升自己的力量,已收到完全制住白金龍及解決能量耗損迫切問題。”
  這時亞華他們已經收功醒來,容光煥發的看著眾人,見到眾人一臉擔憂的看著他們三人,亞旭奇道:“怎么了?我們有什么不對嗎?你們怎么都用這種眼光看著我們?”
  亞芠嘆了口氣,將剛剛那一番話在重復了一遍,亞華三人聽了臉色微微一變,忽然亞華呵呵一笑道:“這也沒什么,就當作我們要獲得強大力量的代價好了,何況這也是一個激勵我們進步的很好的原動力呀!讓我們不會因為強大力量而自滿。”亞旭及亞若也是笑著點點頭。
  看到亞華他們三人想的這么開,亞芠等人總算是放下了心中的一顆石頭,既然他們已經有了心理準備,那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只要加強自己的實力,他們所擔心的事也不會出現在亞華他們身上了。
  忽然,亞芠看到了夜月,心中一動,喜道:“我建議哥哥你們可以先向夜月學魔法,我也可以把自己體會的心得告訴哥哥你們。”
  夜月看到亞芠忽然把眼光望向他,又說道要亞華他們向他學魔法,不由一愣,亞芠見狀解釋道:“我想真氣及魔法力都是一種能量的表現方式,而魔法力卻可以藉由外界的各種魔法元素來補充,再加上我個人的體會所得,一定可以再最短的時間將哥哥他們體內的能量提升,以達到跟白金龍相互比較的地步。”
  夜月理解的點點頭,亞芠見到夜月點頭同意之后,他這才轉頭對一直沉默的影說道:“影姑娘,現在你可以告訴我們關于秘密是什么了吧?”
  影點點頭,慢慢的說出了那令她逃出原曙城,遭到暗魔部隊及魔追殺的重大秘密,眾人隨著影的敘述而顯的臉色亦發的凝重,因為影的秘密正好印證了亞旭的推論。
  原來,影在暗魔部隊中,算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她與其他三十多人是專門負責華那邦公國中各個權貴的私秘探查,將探查所得的秘密直接向陛下稟告,以預防所屬各大臣有無不臣之心,以早預防,而她所負責的正是斯達克家。
  三年前,斯達克一家逃離了原曙城之后,影她立即被尚未退位的德野王派出追蹤斯達克一家,當時的她花費了相當的心力之后,在循著種種的跡象一直追到奇華森林外圍處,但是,當時她卻失去了斯達克一家的蹤跡(當時亞芠一家已經躲進了清藍之境),而未能完成任務的她不敢回去,又在這奇華森林外耗了快一年的時間,終于,她確認自己的任務已經失敗了,只得回原曙城復命。
  誰知道,當她回到原曙城中之后,卻發現她找不到德野王好覆命,同時她還感覺到宮廷之中彌漫著一種怪異的氣氛,秘探的本能令她回去之后利用自己的技能潛藏起來,不敢輕易的露面,暗暗的觀察到底她離開這兩年之中,宮廷之中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終于,再她潛藏暗查了三個月之后,她在一次偶然的機會里發現到,以公國右相海格為首的,有好幾十人意圖操控華那邦公國發起一場跨越整個奇武大陸的大型戰爭,但是在他們的計畫里,竟然沒有一個是贏家的,好奇之余,影她便針對右相予以監視,憑著她的專業技能,她很快的發現到,右相海格竟然不是人類,而是一種像章魚一般的奇怪生物穿著一種他們自稱為生化裝甲的東西假裝成人類,目的是要顛覆人類整個種族,讓人類自己毀滅自己,而其他的一些大臣已經被他們所洗腦,同時他們更藉由某種影所不知道的方法,將一些影的暗魔同伴給改造成一種怪物-魔。
  發現到這一個秘密之后的影不敢在留在原曙城中,急忙逃出原曙城,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卻讓海格他們發覺影的存在,因而派出暗魔跟魔來追殺她,直到她逃到奇華森林中遇到亞芠一家為止。
  亞芠等人聽完影的敘述之后,都感到心里涼颼颼的,亞旭的推論雖然可怕,但至少還沒有證據確認,他們心里都是抱著一分保留的余地,但是,影所帶來的消息卻真的將他們給打入了深淵中,原來這世上真的有這一種怪物對人類抱持著極大的惡意呀!
  那照影的敘述,現在最重要的是決不能讓海格他們得逞,經過了一整天的商量,最后,終于達成了決議,一家人分成兩路,一路由翰羅為首,帶著亞華三兄弟,影及一半的死神小隊,趕回去原曙城去,目的藉由各種手段及翰羅的威望,阻止海格的計畫。
  另一路則是由亞芠為首,帶著妃雅及鎧特等人及另外一半的人馬,盡速的趕到白虎卵所在的東塔倫山,目的讓海格的計畫落空,甚至如果可以的話想辦法讓白虎卵孵化出來,讓白虎來打擊海格這一群怪物。
  經過了十天的整備,及細節推敲,所有人終于分成了兩邊走出了清藍之境,但是,誰也沒想到,斯達克一家這一次短暫的相聚之后,再次團聚已經是數年之后了。
  離開了清藍之境之后,亞芠一行人知道時間緊迫,距離白虎的百年之約已經不到一個月了,眾人一路上馬不停蹄的急趕,終于在十天之后,回到了豐原城。
  奇怪!亞芠等人走在大路上,心中不由自主的感覺到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豐原城明明已經在望了,再過半天就可以進到豐原城的外圍市鎮上了,但是眾人卻都不由的感覺到一種十分奇怪的感覺。
  “奇怪!怎么那么安靜?”夜月邊四下望著邊喃喃自語:“而且都沒看到半個人?”
  亞芠聞言一震,對了,一路上走來,竟然都沒看到半個人,盡是一股壓迫人的寂靜圍繞在四周,叫人幾乎喘不過氣來,這與豐原城這一向商業鼎盛,人來人往的熱鬧景象截然不同,難怪他們會覺得怪異。
  亞芠叫所有人停下來,妃雅等人也都已經發覺了這種異像,眾人找了路邊的一個小樹林一邊休息,一邊商量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亞芠站在樹林外,身上的外袍一張,將藏身在他衣袍中的五小幻獸盡數放出,往四下查看,然后才走進樹林中與妃雅、凱特、力奧、夜月等人聚在一起,而其他的小隊成員也感覺到這怪異的冷清現象,不由得都查看自己武器,感覺到好像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了。
  不到十分鐘,五小幻獸已在方圓十里內巡視過一遍回來覆命,亞芠沉思半響之后,道:“這附近十里之內都沒有人,連我們右邊三里處的一個不足百戶的小村子里都沒人,這是怎么回事?”
  妃雅等人一聽亞芠將五小幻獸的偵查結果說出來之后,竟然激動的站了起來,異口同聲道:“清疆戰術?”
  亞芠一挑眉,清疆戰術?看到亞芠的疑問眼神,凱特苦笑道:“所謂的清疆戰術是指當豐原城在遇見滅城之危機時,而卻又無法力敵,會將豐原城附近百里之內的人家給收聚在城中,苦守城內,等待其他地方的支援來到,是一種不到生死關頭不會用的戰術,記憶中好像都是一直是備案而沒用過的戰術,看來那怪物已經將魔手伸到豐原城來了。”凱特頹喪地說道。
  妃雅點點頭,亞芠眉頭皺的緊緊的安慰道:“別太武斷,我知道你們因為那怪異生物的關系精神繃的太過緊張了,什么事難免都會緊張過度,直往壞的方面去想,放輕松一點,想想看,那些怪物對豐原城不利對他們有什么好處?他們的目的是白虎,關豐原城什么事?”
  眾人一聽到亞芠的分析之后,深覺有理,再想到自己自從聽到這種怪物的存在之后便一直緊張兮兮的,現在這一想到真是自己太過神經了,雖然還是對這不知道是不是清疆戰術的現象感到緊張,但也不像剛剛那么驚慌了。
  而亞芠依舊是皺著眉頭,他雖然感覺到這與那些怪物應該是沒關系,但是他還是覺得情況不太妙,剛剛他沒說,他藉由精神聯系,從小幻獸的眼中察覺到,這現象應該已經持續好一鎮子了,因為一些人家中已經布滿了一層厚厚的灰塵,看來最少已經半個多月沒人住了,他不講是怕再引起了其他人的驚慌。
  不管怎樣,一直留在這里也不是辦法,亞芠立即吆喝所有人準備出發,不管怎樣,先回到豐原城再講。
  當所有人聽到亞芠的命令,立即由靜止的休息狀態蹦起來,依照亞芠的命令,將戰力最弱的的妃雅護在當中,以亞芠為首,發揮出十成的腳力,往豐原城的方向趕了過去。
  將五小幻獸再度的放出,亞芠仔細的看一下周圍,沿路再所經過之處果然沒有任何的人跡,越走眾人越是心里沉甸甸的,也越是確定這是清疆戰術的現象,到底是什么原因會讓豐原城用出清疆戰術?同時對豐原城的安危也越加擔心!
  眾人一路上不再有人講話,但是從越來越加快的速度可以看出,眾人心中的著急程度,但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亞芠一行人竟然毫無阻礙的一路暢通無比的趕到豐原城外。
  來到豐原城外,眾人發覺豐原城那高大的城門竟然史無前例的緊緊的關閉起來,眾人雖然覺得吃驚,倒還不覺得太意外,畢竟,若真的施用起清疆戰術,城門關起來倒也無可厚非。
  “叫門!”看到了緊閉的城門,亞芠清喝一聲:“凱特、夜月,你們保護妃雅進城,力奧,你與十個人留下來,有敵人!”同時,亞芠竟然鎧化起來。
  一聽到亞芠忽然說出有敵人的話,所有人原本就已經緊繃的神經一瞬間更是將敏銳提制最高點,不由分說,凱特伸手由自己的行李中拿出了一個東西,往天空信手一抖,一顆血紅色的光球朝豐原城的天空射了出去,時值正午,但是血紅色的光球依舊十分顯目,正是鐵血團用來聯絡求援用的信號。
  血紅光球一打出,城中立即傳來吵雜的聲音,凱特氣納丹田,大喝道:“城主回城,還不快開門迎接!”
  聲音一落,城門旁的一個小門上立即有一個人頭探出,往凱特及妃雅處一看,大喜道:“城主,真的是城主,來人,快開門!”
  這時,在城外,已經有數十個人由城外樹林隱秘之處出現在亞芠他們的面前,而亞芠這方,除了在小門前等待開門的妃雅等人之外,以亞芠在中,力奧在右,其余十人分別橫列在眾人之外,成一個半弧形的隊形,將其他人護在其中。
  出現在亞芠等人面前的,是一群身穿雜色衣物,各式各樣,男女老少皆有的一群人,當中一個看來應該是為首的黃衫老者忽呵呵笑道:“呵呵,趕到早不如趕的巧,我還正在嘆氣今天又是白費勁呢!沒想到馬上就從天上掉下來這么個大功勞,呵呵。”
  “城主閣下,遇到我雷邁。茲契算你運氣不好,乖乖的跟我走吧!”老者說道。
  亞芠面無表情(就算有也因為隱藏在面具下別人看不見),令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一旁的力奧倒是被嚇了一跳,這雷麥。茲契是奇蘭樓聯盟中一個出了名的北風傭兵團團長,他所率領的北風傭兵團是一個實力相當堅強的流浪傭兵團,專作一些保鏢之類的工作,偶而會打擊一些占山為寨的盜匪,獲取資金,而據說雷麥他個人的實力并不在四大傭兵團的團長之下,加上他為人又是一個出了名的老狐貍,標準的墻頭草,專門在各大勢力的狹縫中求生存,是一個很難纏的人,怎么他會出現在這里,而且看勢還充滿敵意?
  看著他,眾人不敢大意,而這時,小門已經開放了,雷麥見狀大急,不想讓自己到手的功勞飛走,大喝一聲:“小子們,將城主拿下,其他人任你們處置。”
  霎時,其他隨著雷賣現身的北風傭兵團團員在雷麥的命令之下,立即紛紛鎧化起來,亞芠等人一看,不由暗暗點頭,盛名之下無虛士,光看北風傭兵團現在現身的一般團員中,五、六階鎧的占了七成,當中也有一些是七階鎧的,就知道他們的實力不弱,不過……跟他們比起來差遠了!
  力奧傲然一笑,不待亞芠發出命令,他已先輕喝一聲:“鎧化!”!
  一瞬間,在力奧的背后出現了一只赤紅色,火焰般的巨大雄獅,同時,力奧身上也出現的一具紅色的獸幻鎧。
  赤紅色的獸幻鎧顯示出力奧如今的修為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使他也擁有了一個武人的自傲、自信心,所以再面對這一群強敵之時,力奧不但不顯的怯弱,反而更顯的信心十足,連帶的表現在外的那一股凌厲的氣勢也令人刮目相看。
  而隨著力奧的鎧化,站在亞芠及力奧兩邊的十個死神小隊員也同時在背后綻放出了光芒,一時之間,青、藍、綠諸色紛呈,馬牛虎蛇,型態不一,唯一確認的是,全都是八階鎧,連力奧在內,十一個人構成了一個氣勢強大的陣行,讓一向目無余子的雷麥等人不由臉色大變。
  力奧轉頭對亞芠道:“頭兒,這一場就交給我們兄弟們表現了,您用不著動手了。”
  亞芠點點頭,他可以感受到立奧等人所散發出來的強大自信心,因而也放心的讓力奧為所欲為了。
  獲得了亞芠的授權,力奧大賀一聲:“兄弟們,輪到咱們出力了,大伙不用客氣,盡量給我往狠里宰!”
  其余十個小隊員聽到力奧的話之后,轟然應聲諾,在力奧的帶領之下,以人字型的隊勢,往雷麥等人沖了過去。
  雷麥冷哼一聲:“哼!憑你們幾個就想與我們為敵?就算有八階鎧又怎樣?”
  “來人呀!把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給我殺了!”隨著雷麥的一聲令下,北風傭兵團的眾人也跟著穿上了獸幻鎧,往力奧等人沖了過去。
  霎時,兩方的人馬混在一塊,戰成了一團,在混亂之中,只見力奧伸手一揮,一把長達一公尺半的紅色大刀出現在他的手上,力奧大喝一聲:“拔山斬第一式-破山!”
  隨著力奧的一聲落下,手中的大刀立即綻放出強烈的紅芒,以摧山破岳之勢,由上而下,連續發出了五道刀影,力破千軍的分往五個在他面前阻住他去路的人頭上劈下。
  五人見到力奧這一招分襲五人的招式不由一驚,不加思索的將手中的兵器往頭上一擋,一人一道,誰也沒吃虧,只是這一擋之下,竟然只有兩人擋住了力奧的刀芒,其他三人在力奧的刀芒照頭之下,卻也兵器被斷,連人也被劈成兩半。
  力奧一招奏效,哈哈一笑,又是伸手橫揮一刀,那兩個擋下力奧一擊的人連閃躲的余地都沒有就被力奧一刀橫腰而斷,隨著他們的同伴而去。
  亞芠在后方看的點點頭,力奧這幾個月來進步神速,如今已經有當初他進入清藍之境時的修為了,再加上擬似的八階鎧,現在的實力等閑之輩已經不放在他眼中了,再看下去,其他的小隊的成員也沒差力奧到哪去。
  只見其中一個小隊員與力奧一般以一敵五,但是他卻沒有像力奧般一下就用上了絕招,反而以著極為靈活的動作,穿插在五個來勢洶洶的敵人之間,遇到敵人有疏忽之時,手中的短劍便不客氣的往他們身上招呼,幾個照面下來,為敵的敵人身上都已經掛了不少的彩,看來十分的狼狽。
  另外一邊,四個小隊員組成了陣法,與二十多個敵人纏戰,四人進退有度的,此起彼落,相互掩護,已經是立于不敗之地了,再加上不停的搶攻之下,地上已經有幾個敵人被擺平了。
  在來,還有一個與小隊員單對單的敵人,看是應該是較高級的敵人,功力明顯的高于那一個小隊員,但是卻被小隊員那一種彪悍以命換命的打斗精神給逼的狼狽不堪,無法發揮其功力深厚的優點而落于下風。
  另外一邊則同樣是四個人一組,已著亞芠所傳授的學自十絕陣的步法,將其他的敵人給圈住猛殺,令敵人幾乎無還手的余地。
  現場幾乎只剩下了臉色極為難看的雷麥還沒參與戰斗,不過這也難怪了,任誰看到自己引以為傲的部下被區區的十一個人逼的幾乎是無還手的余地,相信任誰也會與雷麥一般的難看,不過雷麥的悠閑也到此為止了,因為解決自己眼前的敵人之后,力奧現在已經站在雷麥的面前了。
  雷麥臉色大變道:“你們到底是誰?”
  “死神小隊!”力奧傲然道:“相攀親帶故嗎?打了再講!”隨即又狠戾的對雷麥下了戰書。
  雷麥臉色一變,他哪里曾受過力奧這等無禮的對待,令他不由的怒氣勃發:“小子找死!”
  一陣白光閃耀,一只巨大的黑色猛鷹出現在他身后,隨即,一身漆黑的全身鎧甲覆蓋在雷麥的身上,上級八階暗屬伊格(鷹)系獸幻鎧。
  力奧臉色微微一變,暗屬性的獸幻鎧?
  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光、暗屬性的幻獸,本就極為稀少,而若是若要碰上比光更為神秘的暗屬性幻獸,那更是少之又少,尤其是暗屬性的幻獸有一個異點,就是必須其主人同為相同屬性時,暗屬性的幻獸才會認主,也才能夠完全的發揮出暗屬性幻獸的實力,而在這一個大陸上,光及暗屬性的人本就極為稀少,有千中難逢一之稱,因此具有暗屬性幻獸的人更是遠遠就少于本就極為稀少的光屬性,而且暗屬性的幻獸都具有某種奇怪的力量,可以將敵人的攻擊能量抵銷,讓自己處于不敗之地,沒想到今天到讓他碰上了這極為罕見的暗屬性獸幻鎧。
  隨即,力奧忽然豪性大發道:“好一個暗屬性的獸幻鎧,就讓我見識見識有多厲害?”再燕過了亞芠四兄弟的那種非人式的威力之后,如今碰上了這么一強敵,怎能不讓力奧高興萬分,同時也隱隱含著測驗自己的力量如今到達什么樣的程度之意。
  話聲未落,力奧又是一招破岳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十道刀芒,比剛剛還多出一倍,誰知雷麥不閃不避,冷哼一聲,十道紅色刀芒來到他面前時就見到黑光一閃,這十道刀芒立即突兀的消失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