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62 圣鎧神威

當亞芠聽到黑衣人自報名字,正是他殺父仇人虛,而意圖報仇想要出手之時,突然在他旁邊身過來一只冒著熊熊烈火的金色手臂,一個沉靜的聲音道:“亞芠,這一場讓給大哥。”
  亞芠轉頭一看,阻止他的正是他的大哥亞華,此時,亞華的眼中正不斷的冒出著與他一身火焰相若的青白的憤怒之焰,又聽亞華說道:“大哥身為長子,卻未能替爸負擔什么,如今爸都已過世了,至少,讓大哥能替爸報仇,殺死這一個仇人。”說這話時,亞華一反平常的那一種豪邁粗爽的樣子,顯的過分的平靜,但是,卻叫人更能感受出那隱藏在平靜表面下的那一股焚天的怒焰,叫人特別感到驚心動魄。
  亞芠一聽,靜靜的往后退了一步,與其他兩位哥哥站在一塊,這樣子的大哥,是他們頭一次看見,但是,卻叫他們由衷的感覺到亞華身為大哥的威嚴,及對大哥的信賴。
  亞芠退下之后,亞華上前一步,對著虛道:“你是虛?害死我父親御萊的虛?”聲音一樣的平靜,但是,亞華身上的紅色火焰卻突兀的轉成了金色的烈焰,幾乎快將他整個人包圍起來,同時,所有人都感覺到由亞華身上所發出的陣陣襲人熱浪,叫人退避三舍,這顯示出亞華心中的那股熊熊憤怒火焰是會將人在一夕之間蒸發的,盡管他的表面是如此平靜,聲音是如此的幽清。
  虛的心中暗暗的驚訝亞華的威勢,但是口中卻不認輸的說道:“我道是誰!原來是你們這幾個漏網之魚呀,看來今天上天是要我立下大功了。”邊說,他邊暗暗估計敵我雙方的勢力,結果令他十分有自信,亞芠這邊看來人雖多,但是虛一眼即看出,多數人都不是他暗魔部隊的對手,唯一值得他掛慮的唯有眼前這三個身穿未曾見過盔甲,裝神弄鬼的家伙,不過虛也知道,他們曾中過斯達帝國的奇毒滅魂香,能活到現在就已經不可思議的奇跡了,他根本不相信他們會有多大的力量,再加上他現在帶來的可是暗魔部隊中的精英,可以說是菁英中的精英,更何況,他還具有兩大秘密武器呢?不管怎么算,他還是覺得他都贏定了。
  不過這只是他單方面的想像吧了,他可不知道,眼前這一群人可是單靠著百人之力就將原曙城化成一片火海而上能全身而退的死神小隊,論團體戰力,比之他的暗魔可是措措有余,而亞芠更是單槍獨馬的將五千名禁衛兵化成尸首,更是將兩百個比他的暗魔部隊稍差一點的黑衛隊給屠殺殆盡,而他仗以依靠的兩大秘密武器,大十絕陣及神化劑,一個是未能發會作用,另一個是用了也沒用,光靠亞芠一人也能把他們吃的死死的了,更別說旁邊還有另外兩個身著金龍圣鎧,實力尚無法探出深淺的亞旭及亞若了,不過,他不知道道也還好,不然的話,他恐怕早已經嚇的逃跑走了,哪能像現在這樣大言不慚的說著大話。
  而亞華聽到虛的話之后,他只是淡淡的說了一聲:“講完了吧!講完了就受死吧!!”
  一聽到亞華這樣一說,虛部由的由心中升起了一種不安的感覺,因為他覺得亞華的感覺似乎是太平淡了點,平淡到他能感受到亞華納強大的自信心,一種深信自己不會敗的自信心,不過,亞華已不容虛再多想,他已經發動了他的攻勢了。
  這兩三年來,亞華因為受制于滅魂香的影響,一路走來只是不斷的逃亡,還要仰仗自己小弟的保護,讓一向以勇猛著稱的他吃盡了苦頭,更是讓他憋了滿肚子的怒火,滿腹壯志難伸,如今好不容易,余毒盡去,自己的修為又大大的有所突破,更又機緣湊巧的獲得了傳說中的圣幻獸來當他的幻獸,加上,如今面對的敵人又是他的殺父仇人,更是火上加油,亞華這下子真如出柙猛獅般,撲向他那不知死活的敵人。
  不!用獅子來形容已經不足以描繪出亞華納兇猛的攻勢了,應該用火龍焚天來形容才足夠。
  只見,裹在金色火焰中的亞華在虛還來不及反應之時,已經帶起了一長串的金黃火焰身影,遠遠看去,就真的像一只黃金火龍般,往身著黑衣的暗魔部隊沖去。
  來到了暗魔部隊中的亞華,猛然的大喝一聲:“狂龍焰破天。”霎時,只見到在一群黑幽幽的隊伍之中,突兀的冒出了沖天烈焰,金黃色烈焰組成了一只龐大的金黃火龍,呼嘯的以亞華為中心,往四周盤旋飛繞,一些措手不及的暗魔成員,立即被金黃火龍的熾熱烈焰當場燃成灰燼,連半句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其他人幾乎是被嚇破膽的以他們最快的速度向后退出亞華火龍的威力范圍,余悸未止的看著亞華這一招狂龍焰破天的金黃火龍在四周沒有敵人之下,將威力所及的眾多百年樹木給化為焦炭,然后這才慢慢的消失于無形。
  而身處在近三十公尺方圓焦土中央的亞華見狀冷哼一聲,這一招狂龍焰破天是他脫胎于自己原本的絕招-狂獅噬天而來,再加以改良的,因為對虛及暗魔部隊恨極,所以一上手就是這大絕招,只是他沒想到,第一次全力出手之下,再加上金龍火圣鎧的能量配合,竟然使的這一招的威力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加上他也因為新招頭一次用在實戰上,未夠熟練,不能收放自如有效的控制火龍的攻擊目標,以致于此招后半段的力量全白白浪費了,但就算如此,那強橫的毀滅性力量,也夠令所有人膽戰心驚了,尤其是暗魔部隊。
  虛更幾乎是以變調的聲音尖吼道:“所有人組成大十絕陣!”而這時,再沒人注意到的一角,那個受暗魔部隊追殺,同樣是暗魔中一員的黑衣人不知何時已經醒了過來,正驚疑不斷的看著眾人,尤其是身在一干暗魔部隊包圍中,依舊是像個戰神般,渾身透出金黃火焰的亞華,等到他的眼光移到正專注于戰場中的翰羅時,這黑衣人眼中更是透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差點叫出聲音來,還是因為警覺而強忍下到口的驚呼聲,然后他才一一的打量其他人,最后,目光又落在場中的亞華身上。
  此時,亞華及安魔部隊的征戰又是另外的一種型態,在虛的呼喝下,所有的暗魔回過神來之后,馬上一虛的命令組成了大十絕陣,將亞華困在其中。
  這大十絕陣說穿了,與十絕陣的差異就只是在于,十絕陣是一種以困住敵人為目的的陣法,是屬于靜的陣法,而大十絕陣則是以殲滅敵人為目的的陣法,是一種動的陣法,當然,大十絕陣的那種小至十人,大至萬人,皆能將每一個人組成一個凝結的團體,而又能充分的發揮出陣中每一個人百分之百甚或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實力,再加上,他又具由十絕陣那種可以由多人消化敵人招式威力,同時有多了將多人力量結為一體攻向敵人的的特殊之技巧,的確是難得一見的完美陣法。
  這一些,都是亞華在陣中,經過了連番的戰斗所體會出來的,老實說,他要不是仗著身外有一層熔金銷鐵的高溫金焰,再加上鎧甲本身強硬的組織,他那能夠好整余暇的看著這一個十絕大陣的陣法奧妙及威力,恐怕他現在就已經敗下陣去了,如今,亞華覺得他已經看夠了,不再隱藏實力,他要破陣了,他相信,就算他有些看不出來的地方,他的兄弟們一定也已經看出來了,這也是他會跟這暗魔‘玩’這么久的原因,就是想要查出大十絕大陣到底有何奧妙。
  這廂的亞華好整余暇的看盡了十絕大陣的奧秘,那廂的虛及其他暗魔卻已經幾乎絕望的差點沒哀嚎出來,他們從沒見過,竟然有這種敵手能夠支持這么久的,相信連創陣者都沒想過有這種敵人,一身高溫的金焰,兵器還未近身就已先受損,鎧甲的強度更是出人意料之外,唯一露在外面的眼部弱點想要擊中簡直是天方夜譚,想近身纏住他,還怕被那高溫金焰燒到,這樣的敵人光是站著讓他們打都打不贏,更別說亞華可不是乖乖的讓他們打,而是出了猛招,盡往他們死命的揍,暗魔不但要小心別太靠近亞華,以免被他的金焰燒到,還要維持陣法的流暢,遇到這種敵人,該如何對敵?
  尤其是,當他們看到亞華忽然站定,右手一展,忽然,一道火焰由他的掌心冒了出來,這金色的火焰不像他身上的火焰般熾熱的向外燃燒,反而給人一種向內凝聚的矛盾感,然后,一把金黃色,上頭冒著比亞華身上的金焰更加猛烈十倍以上的七尺長槍出現在亞華的手上了,又聽到亞華大喝一聲:“暗魔們,嘗嘗大爺的金焰圣龍槍吧!”此言一出,眾人更是幾乎腿軟了,此刻,任誰也知道,亞華剛剛與他們那十幾分鐘的打斗根本就沒真正的出過力,可憐他們還以為他們已經靠著大十絕陣將他刻的死死了而暗地里高興呢!
  果然,當亞華拿出了金焰圣龍槍之后,暗魔們開始有了大量的死傷了,只見到亞華手中長槍不斷的飛舞,沒有用上什么絕招,單單靠著亞華那出神入化的槍技,加上渾身的金焰以及圣龍槍上的烈焰翻騰,凡是靠近亞華身邊七尺之內的暗魔無一得逃性命,全葬身在亞華的槍下,隨著死去的人越多,大十絕陣的威力也慢慢的蕩然無存,沒有十絕陣的暗魔們,死的更快。
  當第三十個人葬身在亞華的槍下之后,其余剩下的暗魔終于忍受不了死亡的陰影,轉身就逃,希望能遠遠躲開亞華這一個可怕的敵人,以保下一條命,可惜,他們不該轉身又逃的,起碼,如果應戰的話,雖然一樣難逃死命,但是最少能多活幾秒鐘的,如今,他們一轉身逃跑,將背后這一個大空門賣給了亞華,亞華隱藏在鎧下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殘酷的笑容,手中的金焰圣龍槍接連抖動數次,幾道金焰由槍尖飛出,好似一條條小金龍般追往那群逃命的人,結果是,越想逃,死的越快。
  等到所有人盡喪命之后,場中只剩下虛一人,他不是不想逃,只是,他自知亞華絕不會放過他的,就算他真想逃跑,他也跑不過那一個,一直足離地而懸在半空中,自使至終,旁觀的那一個同樣身著金色獸幻鎧的人-亞旭,因為,地上跑的總快不過天上飛的。
  如此,他到還不如光棍一點,留下來了,不過,就算自知必死,陰毒如虛也不甘讓亞華好過,只見他忽然伸手往懷中一掏,隨手往天上一甩,一道黑色的煙箭往天上射去,轉過身來的亞華見狀,冷哼一聲,信手一抖,金焰圣龍槍脫手而出,往虛的肚子一穿而過,虛慘哼一聲,怨毒道:“等著吧!魔會置你們于死地……”話未說完,插在他肚子上的金焰圣龍槍已經轟的一聲,化成一團金色烈焰,將虛整的人化成灰燼,半點殘渣都不留。
  翰羅疑道:“奇怪了,怎么追殺一個人要派這么多人,魔又是什么?”
  忽然一個清脆的聲音接道:“那是因為我知道他們的秘密,而魔就是接受他們改造的暗魔部隊。”
  眾人紛紛朝聲音來源一看,這才知道,原來那黑衣人已經醒了,而且還自己脫下了她的黑色頭罩,露出她那顯的過分白晢的清麗面貌,只是現在那雙大眼及紅唇因為身受重傷而顯的混濁而蒼白,出乎意料的,這黑衣人竟然是個女的,而且還是一個美麗的少女,看來不過二十三四歲吧了!
  翰羅溫言道:“姑娘,清問尊姓大名,為什么會遭這些暗魔部隊的追殺?你說的秘密又是什么?”
  黑衣姑娘掙扎的要站起來,一旁的妃雅連忙過來將她扶起來,黑衣姑娘急道:“請問您是不是翰羅。斯達克公爵?”
  翰羅點點頭道:“我是!姑娘你還未回答我的問題呢!”
  黑衣姑娘著急道:“我沒有名字,只有代號,公爵您可以叫我影就行了,關于秘密這問題,還請公爵您先帶著人躲開,不然若讓魔趕來的話,一切都來不及了,如我還能活著,一定會向您說個清楚的,現在還請您先逃吧!不然就來不及了!”
  翰羅溫言笑道:“影姑娘,還是你先告訴我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至于那什么魔的,我們未必會怕他們,何況,斯達克家現在已經絕不會在逃了。”
  影一聽到翰羅這么說,反而更是形于色的著急道:“公爵,您不知道呀!魔根本就不是人,雖然你們剛剛將這些暗魔部隊給消滅了,但是魔光靠一個人也同樣能辦到呀,更何況,魔一共有十個呀!就算你們有三個同樣實力的人,也是不敵他們呀!”
  這時,剛報完仇的亞華走過來,又發泄了一頓,正渾身舒爽,剛好聽見最后一句話,不由插嘴道:“什么魔?會比暗魔還厲害嗎?那正好,我還覺得打的不夠爽呢!嘿!原來是個美麗的小姐。”最后一句卻是對影的稱贊。
  聽到亞華的贊美,影不由的臉頰浮出了一點淡淡的嫣紅,但隨即急道:“這位壯士,你有所不知,我曾經親眼見到兩個魔將一百個暗魔部隊在一個小時內殺光呢,所以聽我勸,你們還是趕快躲避一下,我很感激你們救了我,但是他們的目標是我,你們還是趕快走吧!”
  亞華這時豪爽的本性盡發,豪邁道:“嘿!我就不相信那叫魔的家伙多厲害,我到想試試看,小姐你盡管放心,有我兄弟在此,誰也傷不了你。”亞華又指著亞芠補充道:“就算我們三個作哥哥的不行,還有我四弟在,他可是憑一己之力,在一夜之間,屠盡原曙城中五千禁衛兵及兩百多名的黑衛隊的大殺手呀!”
  這下,影可不得不吃驚了,不由的轉頭看向一直陰沉著冷臉,不言不語的亞芠.
  亞芠看到影望向他,淡淡的開口道:“影姑娘,你說的魔可是一身灰色刺狀鎧甲,背后異常隆起,好像背著龜殼一樣,兩眼發出綠光,一臉呆滯的家伙?”
  影驚疑道:“正是他們。”邊說,英心中還同時疑問為何亞芠會知道,好像他親眼所見一樣?
  一聽到影確認,亞芠的嘴角不由的浮出了一抹令影不禁也感到腳底發冷的微笑,感覺到眼前這一個陰冷的白發家伙好像是一個正待噬血的惡魔一般,令她不由的發出一個寒顫。
  亞華見狀,微微取笑道:“亞芠,收起你的惡魔笑容吧!你沒看到人家小姐已經快被你嚇死了!”
  亞芠淡淡一笑,低聲道:“大哥,怎么你想要英雄救美?那可要趁現在了,魔已經來到我們面前了,你可別太粗魯,原本想要英雄救美卻嚇著人家了。”亞芠淡淡的反過來取笑著亞華一下。
  亞華輕哼一聲,臉部的鎧甲已經收下,露出了他的原本面目來,聽到亞芠的取笑,不由的瞪了亞芠一下,幸幸道:“好家伙,敢取笑你大哥?”
  這時,影已經猜出了亞華及亞芠的身分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雖然亞華看來極為輕浮而且粗魯,不拘小節的,但是她聽到亞華用它那低沉的嗓音叫她影小姐時,心中感覺到一種說不出什么滋味的感覺,而且當她看到亞華那粗曠的面貌之時,心跳不知怎么搞的,漏跳了好幾拍,而那亞芠雖然比起亞華要英俊的多了,但是她不知道怎么回事,明知道他對她并無惡意,但是她就是不由自主的害怕,正確來說是害怕他剛剛的那種笑容,倒是現在覺得好多了。
  而一旁的翰羅則笑咪咪的看著亞華及亞芠的相互取笑,還有呆呆看著亞華而不自覺的露出一抹奇特笑意的影,在他世故睿智的眼中似乎看出了什么,一時之間,所有人似乎都忘記了即將來到的強敵,神秘的‘魔’。
  忽然,亞芠淡淡的說了聲:“來了!”同時,一道銀光由空中直直落到他的肩上,現出一只看來不到巴掌大的藍羽銀翅小鷹,原來,早在虛發出那到煙箭之時,亞芠已經雷羽給派出去查看附近有沒有什么岔眼的東西,所以他才會對魔的外貌行動如親眼所見。
  而隨著亞芠淡淡的一句話,一瞬間,影立即察覺出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好像就在亞芠出口的那一瞬間,這一群人立即變成了一個堅不可破的強大力量,實在是很難描述,但影她就是有這種奇特的感覺,而且這種感覺因為沒有人作出什么警戒的動作而更加明顯,而這一切全因為亞芠的一句話,影這才發現,這一個團體為首的竟然不是最為德高望重的翰羅,而是這一個她看來有點可怕的亞芠,斯達克家最小的那一個亞芠.
  正在影驚疑之時,幾個尖銳不類人聲,婉如野獸在咆嘯的聲音傳來,實在難聽至極,緊接在嘯聲之后,十道淡淡的灰影由森林中鉆出,來到眾人的面前停下來,眾人仔細一看,果然是如亞芠所說的,最先吸引眾人目光的就是這十個人身上那一身灰暗色,布滿尖刺,將整個人包的緊緊只留下面孔外露的不知名鎧甲,而且讓人惡心的是,這些鎧甲上的尖刺竟然像是活物般,不斷的伸縮蠕動著,在來就是他們背后那明顯突出,甚至前端還超出他們頭部,宛如龜殼模樣的部位,然后,就是那一張一臉呆滯,而且竟然還不斷流口水的青白死魚臉,以及臉上的那雙看不到眼珠,整只青碧碧眼球,不管怎樣看,這些實在不像是人,難怪會叫做魔。
  這群魔一來到亞芠他們的面前之后,亞芠站出來,就要與他們說話,可是,這群魔在目光接觸到在一旁因為恐懼而蒼白著臉的影之時,馬上咆嘯著:“交出影來!”
  當他們十個人,十個魔同時怪聲怪氣的用著一種非人式的語調,獸般的怒吼,吼叫著要亞芠交出影之時,亞芠已知道,與他們在說些什么都是枉然的,因為,他們這一群魔已經是徒具人形而無人性的一群,跟他們是溝通不了了。
  亞芠正待上前,忽然,一個人影搶在他的面前沖了出去,迎向十魔,經過亞芠之時,只留下了一句話:“這一場是我的!”
  亞芠原本冷峻的臉色不由的緩和下來,終至啞然失笑,心里暗暗好笑,怎么今天他的哥哥全都這么性急,連他一向沉穩以智計聞名的二哥都這樣?沒錯,搶先沖出去的人影正是亞芠他二哥-亞旭。
  只見亞旭根本是凌空御風而行,背后巨大的金色雙翅大展,來到十魔的上空之后,由翅尖之處,猛然的發出了數十道閃著淡淡青光的風箭,由上而下,往十魔身上一頓沒頭沒腦的亂射,然后,右手一展,竟出現了一道小型的龍卷風,龍卷風強而有利的旋轉著,然后一個內縮,現出了一把閃耀青光的四尺長刀,口中說著:“嘗嘗我的青風圣龍刀”。
  這一切說來慢作時快,在亞芠這些人看來,當亞旭飛到十魔的頭上發出青色風箭再措手不及的十魔身上留下了數道傷口,給十魔來了個狠狠的下馬威,同時到他的手中出現幻獸武器青風圣龍刀為止,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內發生的事情。
  大意受傷的十魔憤怒的朝著亞旭發出了咆嘯聲,手中一揮,竟也各自在手中出現了一把長長的青色光劍朝著已經降下高度到與他們平行的亞旭身上招呼。
  亞旭大笑道:“來的好!”手中的青風圣龍刀帶起了陣陣刺骨的風刃,往十魔身上招呼,意外的是,十魔中,竟然有一半的人不接亞旭的這一招,反而轉頭往亞芠這一方沖過來,目標就是影,而只留下一半的人接下了亞旭的這一刀,看來,在他們的心中,完成緝捕影的任務是重于一切。
  而看到五魔意圖將影擒獲時,亞若也發出了一聲輕笑聲:“我才在想大哥跟二哥都開張了,我這作弟弟的老是看哥哥表演也是不對頭,手里正養著呢!你們來的正好。”
  說著,亞若身上猛地放出了藍光,功力提到十成,帶起了一道藍光,往五魔迎頭沖了過去,霎時,亞旭、亞若分迎五魔,戰在一塊了。
  這時可以明顯的看出,亞華、亞旭、亞若三兄弟的不同之處,在擁有了圣幻獸作盔甲之后,三人分別表示出了火、風、水三種不同型態的強大力量,而且,三人的打斗方式也各不相同,以剛剛亞華來說,隨手盡是硬砸硬碰,勇往直前,充滿著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勇者型態,就像一只萬獸獅王,對于敵人攻擊永遠只會以更強大的力量反擊回去;亞旭則是避免與敵正面交鋒,可是,一但讓他察覺到敵人偶然露出的空隙,他立即給于絕命的致命打擊,果如一尾暗覷敵隙,企圖趁機給于獵物施以致命一擊的狡猾老狐;亞若則是謹慎的布下了一層嚴密的防御,當敵人攻擊不成反而讓自身露出空隙時,亞若立即強力而毫不留情的打擊,叫敵人無地翻身,先讓自己處于不敗之地,無后顧之憂之后在給于敵人打擊,就像是一只盤空而旋的老鷹,身為他的獵物明知道老鷹就在那,卻偏偏拿他沒辦法,還要擔心老鷹不知何時會襲擊過來。
  三兄弟,三種個性,三種戰法,但無論哪一種,卻都是令人會作惡夢的。
  其他人并不覺的如何,翰羅是看到自己的孫子有此成就,高興都來不及,哪會覺得訝異,妃雅及死神小隊平常看多了亞芠那種絕對的毀滅威力,他們也習慣了,但是,影卻顯的是所有人當中最是驚訝的一個,最為熟知魔的實力的她,在看的她心目中無人能敵的魔以五敵一之下,竟然還讓亞旭、亞若占了上風,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令她不由的瞪大了眼睛,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但是場中確確實實的證明影并沒看錯,在場中,看來雖然戰況激烈,但是,光是由魔那焦急的怒吼聲,在加上兩處的戰場一邊已經充斥著亞旭那強力道幾乎削肉剝骨得可怕颶風,另一邊則完全被亞若身上發出的一層朦朦朧朧的藍色光輝罩住,光是站在十公尺外的眾人都能夠感受到那藍色光輝所散發出來的森冷寒氣,更別提身在颶風及寒光之中的十魔了,亞續集亞若已經將風跟水的特性完全的發揮出來了,勝利已在望!
  不過,事情還是出乎意料之外,一直注意戰場的影忽然驚呼一聲小心,在場中,只見到十魔那背后高突的尖端處忽然噴出了一種綠色的液體,分別往亞旭及亞若身上噴去,亞旭及亞若沒想到十魔就然會出這一怪招,一驚,忙一個閃身,分別躲過了朝自己射來的五道綠色液體,退離開他們的噴射范圍,只見到這些液體濺到的地方竟然發出了強烈的腐蝕現象,而且還散發出強烈的惡臭味,影臉色大變:“不好!這臭味有毒。”
  亞芠冷哼一聲,伸手一劃,斷月殲滅斬脫手而出,半月型的斷月斬在離開亞芠的手之后不到兩秒鐘立即產生爆炸,轟的一聲,帶起了強勁的氣流,將那些飄過來的臭味一吹而散,使的那有毒的氣體再也不能對他們產生影響。
  而亞旭及亞若差點在大意之下,被這有毒的腐蝕綠液給暗算了,不由的大怒,各自大喝一聲“怒龍風卷!”,“太雷激流!”
  霎時間,亞旭及亞若身上分別綻放出強烈的青光及藍光,在亞旭的身邊,當青光發出之后,立即產生了強烈的颶風,將五魔給卷進去,強大的風力讓五魔根本連站都站不住,更別說再發射他們背后的毒液了,而且,亞旭的颶風越吹越快,到最后竟然變成了一個小型的龍卷風,將五魔給吹上天,而亞旭更是不斷的由手上的青風圣龍刀上,接連不斷的發出了一片片銳利無比的氣流刃,混進了龍卷風中,將五魔給碎尸萬段。
  而另一邊,當亞若的藍光罩住了另外五魔時,五魔發現,自己竟然真的好像來到了水中般,身周不但寒徹肉骨,而且還無法呼吸,更甚,隨著亞若的雙手揮動,藍光宛如流水般的流轉起來,他們也真的像在水中般被藍光帶動著,隨著藍光越動越激烈,他們也跟他們的同伴同一命運,被藍光卷在半空中,再加上亞若渾身的尖刺部位忽然發出了強烈的藍白閃光,一道道藍白色的電光由尖刺射出,穿進了藍光之中,霎時,所有人都見到這整團的藍光一瞬間化成為一團藍色光球,帶光球散去后,里面已經空空如也,五個魔已經被亞若的雷電化成灰燼了。
  亞旭及亞若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內各自將他們的敵手給殲滅掉,而他們的對手也同樣的死無葬身之地,化成為天地間的塵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