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61 金龍圣鎧

在清藍之境的小湖畔,斯達克一家人全聚集在這里,這是亞華等人要向亞芠證明自己已經非比尋常,絕對不會危險,好讓他們這一個愛操心的四弟放心。
  只見到亞華、亞旭、亞若三人一字排開,面對著湖水,齊聲喝呼道:“炎龍!”“風龍!”“水龍!”
  話聲一落,亞芠力見到三道金光由湖水中沖出,速度之快,連亞芠都看不清楚,金光沖至亞華三人身邊之后,現出了三條宛如傳說的的龍一般的幻獸。
  長有三公尺,粗約半尺的身軀,霞光閃耀的金色鱗片,頭形如牛,眼大如鈴,嘴生長須,頂有雙角,頸生紅、青、藍各色長鬃,背生長翼,腹有四爪,活脫脫的是三只傳說中的金色小龍。
  亞芠瞪大了眼睛,看著這三知不知道哪里來的金色龍狀的幻獸,不知道三個哥哥是從哪里弄來的?
  亞旭含笑解釋了一番,亞芠才知道,原來再他離開清藍之境不到一個月之后,白金角蟒忽然生下了四顆獸卵,他們將這些獸卵取來之后,正在討論之時,亞若無意間用真氣往獸卵一貫,想要測一下獸卵里面到底是什么,誰知道這一測之下,他手中的那一顆白金角蟒的幻獸卵竟然受到刺激而孵化出來。
  孵化出出來的小幻獸幾乎在同一瞬間,竟認亞若為主,同時成長到第三階段,我們連他長什么樣子都沒看清楚亞若就讓這只小幻獸給依附在身上了。
  “當時我們可以為是遇到了什么怪物了呢!”亞旭笑著解釋道,“我們作夢也沒想到,這出生的小幻獸在依附到亞若的身上之后馬上就開始吸收大量的能量。”
  亞若邊回憶邊補充道:“那時候我都快嚇死了,才短短的不到十秒鐘,我整個人就幾乎快虛脫了,后來總算當時我隨身攜帶著我那一顆神之鉆,藉由神之鉆的龐大能源,我總算是沒有被這只水龍給吸成人乾。”
  亞華接道:“后來我們想起了,你曾說過你的貪狼星偶而也會一口氣吸乾你的能量,我們想,這白金角蟒本來就是九階幻獸,搞不好跟你的貪狼星有相同的等級,所以亞若乾脆也不將這只幻獸給喚離開身體,就讓它一直依附在身上,任由它吸收身體的能量,直到它吸飽為止,結果你猜怎么著?”亞華得意的對亞芠問出了這一個問題,看他的表情,似乎是篤定亞芠是絕對猜不出來的樣子。
  而亞芠的確也真的是猜不出來,忙問道:“后來怎么了?”
  亞旭微笑道:“這一只幻獸足足依附在你三哥的身上一個月,時時刻刻的在吸收你三哥的能量,害的你三哥整天抱著神之鉆,鉆不離手的猛練氣,總算讓你三哥給撐過來了。”
  亞若笑道:“想起了那一個月可真的叫我不寒而栗,翼龍吸收我的能量真的是又快又急,我整天除了吸納神之鉆的能量練氣外,幾乎連吃飯跟睡覺的時間都沒有,不過總算一個月之后,水龍順利的經過了成長期,而進入了變態期,我們沒想到水龍的成長速度竟然這么快,不過,托水龍的福,在這一個月中,我因為每天廢寢忘食的練破魔真氣,再加上神之鉆的能量協助,竟然讓我的破魔真氣成長到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連身上的余毒也在我強大的真氣逼迫之下,現在早已經是逼個精光,甚至,以前腿上的舊傷也全好了,真可謂因禍得福。”
  亞芠一聽,高興道:“所以……”
  亞華點點頭,也跟著笑道:“沒錯,既然你三哥沒有事,而且還意外的因禍得福,所以我跟你二哥當然也沒不會放過這一個好機會了,也個自選了一顆白金角蟒的獸卵,運氣將之促生,以獲得了與你三哥同樣的成就。”
  亞旭更道:“除此之外,我們更驚訝的發現道一件事,這件事與亞芠你也很有關系。”
  亞芠一愣,急問道是什么關系?
  亞旭立即說出了第一次,有關人類對超越九階以上的圣幻獸的推論,在他們都完成了白金角蟒獸卵的孵化及成長之后,他們也同樣的注意到有關于小白金角蟒與他們的母親根本是完全不同的外形,活脫脫的是一條小金龍,因此,為這原因,他們想了很久,最后推測出,白金角蟒之所以會忽然生下這四顆獸卵大概是與一年前它所吞下神之鉆有關系,眾所皆知的,神之鉆具有強大的能量,能夠將幻獸的等級一再的提升,當時,白金角蟒雖然因為身受幾乎致命的重傷而吞下神之鉆,但是,這些神之鉆在治療好白金角蟒的重傷之后,卻還有強大的能源,這些能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許是能量不夠將白金角蟒巨大的身軀再作一提升,或是某些其他未知的原因,總之,這些能源一就是存在白金角蟒的體中,無處宣泄。
  而白金角蟒在這一年當中,因為這些能量的刺激,竟使的它本能了利用生產來消耗這些多余的能量,所以才會一口氣生下了四顆獸卵。
  這四顆獸卵在白金角蟒的體內吸收了那些神之鉆強大的能量之后,因而產生了階的提升,因為白金角蟒本身就已經市最高階的九階帝王級幻獸,因此,再一提升之下,這些小幻獸就成為了十階以上的圣幻獸階級。
  這些獸卵本來是要*自己吸收足夠的能量之后才能孵化,但是偏偏碰到了亞若,而亞若有著神之鉆,因而,讓這些獸卵提早孵化,而且還透過亞若吸收了足供它成長所需的能量,所以讓它在極短的一個月之間,成長完畢。
  亞芠聽到這,感覺到好像很熟悉,這不就與貪狼星的成長歷程很像嗎?差別就再于他當時無力提供貪狼星足夠的能量,所讓貪狼星成長的很慢,而亞旭見到亞芠的神色之后,知道亞芠已經想起了貪狼星的事情笑問道:“與貪狼星的成長歷程很像吧!”
  亞芠點點頭,又聽到亞旭續道:“既然我們獲得了這一個結論,這就表示,我們是第一批成為傳說中的圣幻獸的主人的人,這又怎能不叫我們欣喜欲狂,本來我們在三個月前就想要出去找你,但是,又有另外的發現,而延遲了我們的行動。”
  “這個發現就是,我在這白金龍進入成熟期之后,我們竟也發覺到,這白金龍應然也跟你的貪狼星一樣,是沒有屬性的,正確來講,應該是因為它們具有每一種屬性,每一種屬性都很平均,所以乍看之下,就好像與你的貪狼星一樣是無屬性的,但是,當我們鎧化之后,卻又發現到,他們這種具有各種屬性的特性,在隨著它們不斷的吸收我們的能量之后,這種各項屬性均衡之勢開始被打破了,如你所知,大哥屬火,我屬風,而你三哥屬水,所以,當這些幻獸隨著吸收我們的能量之后,便也開始慢慢的展露出了偏向于我們本身所屬的屬性了,這又跟你的貪狼星自始至終都是無屬性不一樣,我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好是壞,所以為了探究這個原因,我們也被延遲下來了,直到你回來。”
  “不過我們可以肯定的是,你的貪狼星絕對是與我們這些超越九階的白金龍是屬于同等級以上的圣幻獸。”亞華也補充道。
  亞芠聽的一愣一愣的,他作夢也沒想到,貪狼星竟然也是屬于傳說中的圣幻獸級數的幻獸?
  一個念動,金光一閃,貪狼星從他身上分離出來,亞芠對著貪狼星說道:“小星,你聽見沒,大哥說你是圣幻獸呢!”
  而就在這時,異變突生,原本一直纏繞再亞華等人身上的那三只白金龍在見到貪狼星出現之時,忽然齊聲的發出了一聲震天的龍吟,離開的亞華等人的身上,對著貪狼星鳴叫連連,發出了一連串在即使亞芠等人也聽的出來,充滿了敵意的叫聲。
  亞華、亞旭、亞若正待喝止之時,貪狼星已經看了亞芠一眼,然后對著三只白金龍發出了一聲怒吼,原本狀似兇猛的三只白金龍被貪狼星這一吼,竟然像是老鼠見了貓一樣,頓時將整個長長的身軀縮成了一團,頭平貼著地面,身軀還微微的顫抖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三只看來比貪狼星還大上一倍有余的白金龍圣幻獸竟然會懼怕貪狼星這簡單的一吼。
  而貪狼星竟然也好像是一個帝王般睥睨著它的臣民般看著這三只白金龍,亞芠甚至還能從貪狼星的眼中讀出這幾個小子竟然不自量力的想挑戰它的權威的意思,而亞華等人也同樣的從他們自己的白金龍心中讀出了一種不由自主的畏懼,來自本能中最深的恐懼,以及一種臣服,絕不敢起異心的的強烈感覺,一時之間,亞芠兄弟四人竟只能呆呆的看著三白金龍圣幻獸臣服于地,以及天狼星那種威風凜凜,睥睨天下帝王般的雄姿。
  兄弟四人你看我我看你,半響,亞華忽然爆出大笑聲,說道:“哈哈哈……更正更正,貪狼星比我們這幾只超越九階的圣幻獸還要高出一大段呀!”
  眾人也忍不住笑了出聲,貪狼星莫名其妙的看了一下大笑中的亞華等人,隨即輕聲的低吼一下,三白金龍立即如釋重負斑馬上回到自己的主人身邊,眼光卻不敢再看向貪狼星,眾人見狀,不由的又笑出聲來。
  說笑過后,亞芠心中著實為哥哥們能夠獲得這一之圣幻獸而且不但余毒盡去,個人修微還更加突破而感到歡喜,但是,他忽然想到一個問題,亞芠不由的看向從剛剛就一直站在一旁微笑不予的爺爺翰羅,問道:“那爺爺也已經將毒完全去除了嗎?”
  一聽到亞芠這樣一問,亞華等人臉色不由的一暗,亞芠還不知道哥哥是什么意思時,一旁的翰羅見亞芠問到他的身上了,微微一笑道:“傻孩子,爺爺都已經是一大把年紀了再活也沒有幾年了,何必浪費這千年難得一見的圣幻獸?”
  亞芠急道:“可是……”話未說完,卻被翰羅一伸手止住亞芠他的話語。
  翰羅慈祥道:“我知道你是擔心爺爺體內的劇毒,這點你盡管放心,爺爺體內這點劇毒早就已經被爺爺逼的剩下一點點,就算發作了也要不了爺爺這一條老命,更何況,可不止你哥哥他們的破魔真氣有長進,爺爺的破魔真氣一樣增加了一倍多,現在就算沒有幻獸之助,爺爺一樣不輸你們這些年輕人,更何況爺爺身邊還有一顆神之鉆,這點毒要不了爺爺一條命的。”
  說著,翰羅同時由身上拿出的一個約八長大的木盒子,丟給亞芠道:“那,這是剩下的白金龍卵,爺爺就將它交給你處理了,要替它找的好主人。”
  亞芠接過這一個木盒子,爺爺既然這樣說了,他也不好再講什么,但是他心里已經打定主意,一定要勸爺爺將這一只白金龍孵化出來,當然,在日后亞華偷偷告訴他之后,亞微才知道翰羅本來就是打算將這一顆白金龍卵留給他,難怪日后任他如何的勸翰羅都打定主意不肯將這一顆白金獸卵孵化出來。
  而這時,再清藍之竟中的死神小隊剛剛再聽到三白金龍的長吟聲后,現在都已經趕過來了,亞芠不好再說什么,便將這一個木盒暫時收下,轉身面對著眾人。
  經過了一夜的休息之后,眾人顯的精神亦亦的,連日來趕路的疲勞已經完全消失了,亞芠叫凱特將所有人都帶回去做練習,獨留下妃雅。
  全家人與妃雅席地而坐之后,亞芠這才問出了以前蓋赤交代他,但是他一直找不到機會問的一件事:“妃雅,你知不知道百年之約的事情?”
  妃雅一聽亞芠說出百年之約,不由瞪大了眼,亞芠一看就知道妃雅是知道的,于是,他將他們一家人討論出來的結論,急自己親身經歷過的事全都一古腦的說出來給妃雅知道。
  妃雅越聽越合不攏嘴,怎么一下子會忽然由亞芠口中聽到這么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最重要的是,為什么亞芠會知道白虎圣獸的百年之約?
  只聽到亞芠最后說道:“這些事情雖然只是我們推測出來的,沒有直接的證據,但是,結合種種的跡象,我們卻能確實的相信這是有可能的。”
  妃雅只覺得一陣的頭昏腦脹,她一時之間實在無法消化亞芠所對她說的消息,不由的低頭沉思了半響,突道:“真抱歉,我要想想,失陪一下。”說完便不待亞芠回話,她已起身走到別處。
  而亞芠等人則耐心的等著,他們皆知道妃雅是一時之間難以接受,等她消化這一消息之后,他們才能與她在商量進一步的動作,畢竟,妃雅是白虎之約的八個后人之一,不過,他們還是擔心一件事,就是深怕妃雅不肯相信亞芠所說的,怕她以為這是因為他們企圖對白虎心懷不軌而編出來的陰謀,不過,他們倒是多慮了,妃雅對亞芠所說的是絕對的相信,只是這消息太過于驚世駭俗了,令她一時之間無法接受。
  過了快半個小時,正當亞芠一家人在聊一些以往趣事之時,妃雅才又回到原位坐下,吸一口氣道:“好了,我已經想好了,亞芠你是說現在有一些怪物企圖對我們全人類不利,而白虎生下分身是想要對付這些怪物,但是這些怪物現再卻反而利用白虎卵尚未孵化之時,到處宣揚白虎卵的存在,利用各種明暗的方法想讓白虎卵孵化不成?”
  亞芠點點頭,妃雅又道:“不過我現在有幾個疑問,就我所知,白虎卵的存在至今已經有五百多年了,為什么他們會現在才有動作,為何不要早一點動手?再來,如果你所說的是真的,那么,你想要我做什么?”
  亞芠還未說,一旁的亞旭已先道:“關于第一個問題,我已經有過兩個推論,其一,白虎是在五百年前生下卵的,可見,早在五百年前,這些怪物可能已經侵入我們人類之中,只是當時他們可能勢力薄弱,無法對白虎作出動作,又或他們是在最近才知道白虎卵的存在,所以怕白虎卵孵化之后會對他們不利,所以才會急著臥出應變措施,因而露出馬腳來,讓我們察覺到。”
  一旁的翰羅也說道:“妃雅城主,我知道這事情實在是匪夷所思,而且也只是我們的推論,沒有直接的證據來說服你,而且畢竟白虎圣獸的卵非同小可,你會有所疑慮那是當然的,但是不瞞你說,白虎圣獸的卵雖然不得了,但是我們還沒看在眼里。”
  妃雅一聽到翰羅說話,急忙一衽身道:“老爺子,您叫我妃雅就成了,我并非不相信您的話,只是……”妃雅遲疑著,不知道該怎么說。
  “既然這樣,那我就托個大,叫你一聲妃雅好了。”翰羅見狀,正色道:“妃雅,你別以為老爺子我是在說謊,事實上,我這幾個孫子身上早就已經有了圣幻獸了,即使比不上白虎,但是我相信也差不了多少,如果你不相信的話,你看看就知道了。”
  說著,翰羅朝著亞華等人施個眼色,妃雅就見到亞華、亞旭、亞若三人站了起來,一聲:“鎧化!”
  她就見到了由她旁邊的湖水中,忽然竄出了三道金光,往亞華三人身上一繞,霎時,一陣耀眼到令她睜不開眼睛的金光由他們三人身上猛烈的四射出來,宛如三個人形的太陽一般的燦爛。
  好不容易,金光慢慢的消退,出現在妃雅、翰羅、亞芠面前的是三個身著一身覆蓋全身,只留下雙眼部位外露,金光閃閃鎧甲的亞華三人。
  只見,亞華的獸幻鎧最為厚實,搭配他魁武的身材,宛如戰神再世,尤其是在他身體盔甲各處不斷的發出了熊熊的烈火,令亞華整個人就像是包圍在一團烈焰之中,令人望之生畏。
  而亞旭則與亞華相反,他的獸幻鎧裝甲是三人中看來最薄弱的,連亞華的一半都不到,但是在亞旭鎧甲的背后卻多出了一對展開來足有兩公尺的金色雙翼,正不斷的隨風而拍動,解他們還能感覺到亞旭的身顛有著一骨無影無形的風在急速流動著,而且他的雙腳是離開地面三十幾公分的直立在妃雅面前。
  亞若則又是另一種樣子,他的獸幻鎧看來不厚也不薄,但是在他身上的頭、肩、肘、腕、膝等各處,皆突出了數目、長短不一的刺狀尖角,全身攏罩在一陣的流轉不停的藍色光華中,看來就如身處流水之中一般,而且在個個尖角上偶有藍白的電芒閃過。
  如此聲威赫赫的獸幻鎧,不但妃雅看呆了,連同樣第一次見到的亞芠也看呆了。
  亞華右手一伸,掌心向上,掌心上猛然燃起了三尺的烈火,笑道:“這是我的獸幻鎧,我給它取名叫金龍火圣鎧,是由超越九階的白金龍圣幻獸所擬化而成。”
  亞旭則是背后的雙翼一拍,眾人只覺得忽然刮起了一陣的強風,也笑道:“我的叫金龍風圣鎧,也是白金龍圣幻獸所擬化而成的。”
  亞若則全身忽然放出了藍白的閃光,激烈的電芒叫人幾乎爭不開眼,而他更是簡單道:“金龍水圣鎧,也是白金龍圣幻獸。”
  妃雅幾乎看呆了,她相信這一定是圣幻獸,因為,她從沒聽說過那一階的幻獸在化鎧之后,會有這種形象的。只是,她不敢相信,怎么傳說中的圣幻獸會不出現則已,一出現就是三個,至于亞芠的貪狼星,她更是深信不疑,畢竟,她可見過貪狼星那不可思議的能力的。
  照這樣子,她心中對于亞芠剛剛所說的化更是不敢有所疑慮,因為,光憑他們兄弟四人,就已經是擁有將白虎具為己有的能力了,根本不用再騙她了,更何況,她自始至終,根本沒懷疑過亞芠的用心。
  妃雅不禁道:“老爺子,我不是不相信,你們不必證明什么,我只不過是一時難以接受而已,加上我想起了我家的祖訓,因此而覺得怪異起來吧了!”
  亞芠一愣,不由脫口而出,問道:“是什么祖訓?”此話一出,亞芠立即感到懊悔,彼此非親非故的,怎么好問人家的祖訓是什么!
  不過妃雅倒是沒想那么多,她也沒注意到亞芠臉上懊惱的神色,她困惑道:“我是想起了再我的祖訓里有一條,只有當家主的才會知道,那就是凡吾家子弟后人切記,白虎乃至兇至惡之物,凡吾家子弟如有機會,必須將之毀滅。”
  “只是歷代以來的當家主一直沉迷于白虎圣獸那傳說中的力量,而沒人當它是一回事,但是現在想起來,我家的祖訓卻跟你們的推論根比是相反的嘛!怎不叫我奇怪。”妃雅不勝困惑的說道。
  聽到這,翰羅等人還好,但是聽過妃雅講述其家族史的亞芠卻不由的神色大變,他聯想到一個極為可怕的可能性。
  亞芠急切道:“妃雅,這是從什么時候傳下來的?”
  妃雅困惑道:“這是我的第七代祖先傳下來的,就是在白虎降世后的第二代祖先所說的。”
  亞芠更是急切的問道:“妃雅,你仔細的想想,當初那一個祖先有沒有什么異常的事情發生?”
  妃雅也是一個聰穎的人物,不然也無法統領一座城,一聽到亞芠這樣一問,立即知道亞芠要問的是什么,小臉不由的一陣蒼白,低下頭來仔細的想了想,而一邊的翰羅等人雖不知道亞芠及妃雅現在說這些干什么,但是也知道這一定十分的重要,不然亞芠與妃雅的臉色不會這么凝重,終于過了快十分鐘,妃雅才再度的抬起頭來。
  “我想起來了,根據我族譜上的記載,我那個第七代祖先是在一次出外游歷之后,回來時忽然下達了這一個訓示,而且族譜尚有記載,第七代祖先在外游歷時曾生了一場大病,導致她換了失憶癥,很多事情都記不太起來,而且很討厭出現在公共場和,她本來是一個很喜歡熱鬧的人,后來第七代祖先在一次意外的山崩中喪世,才由她的妹妹繼任為我的第八代祖先。”
  “本來我還覺得沒什么,但是現在一想,的確是很奇怪的事,也許……”妃雅略微顫抖的說著。
  亞芠肯定的點點頭,道:“你猜的沒錯,真的有這種可能。”
  一旁的亞華早已對亞芠及妃雅那沒頭沒尾的對話憋了滿頭的疑問,這下他再也忍不住了,大聲問道:“亞芠,你們到底在說些什么?”
  亞芠正想說出來,突然,他一個抬頭,望向清藍之境的對外通道方向,迫切道:“不好了,外面來了敵人。”
  說著,亞芠不由分說的就化身成風,吹向對外通道之處,眾人面面相覷,急忙跟了上去,亞芠等人這一行動,立即引起了死神小隊的注意,馬上跟了上來。
  這一段小小的距離沖刺,高下立判,亞芠不但是第一個動身,而且速度也是最快的,在他身后,以亞旭為首,他的三個哥哥緊緊在他身后不到十公尺處緊追不舍,在之后,則是翰羅老當益壯,不離不棄的尾隨著,而妃雅就差遠了,不但離最前頭的斯達克一家人越來越遠,而且還逐漸被后來的死神小隊給追了過去。
  一直注意到這種情況的翰羅暗暗點頭,亞芠這一隊親手訓練出來的死神小對個個都是堪稱精英,最難得的是,每一個的實力都極為平均,這是一隊極為難得的精悍部隊,以他五十年來的眼光看來,這死神小隊總有一日會在這一個大陸上大放異彩,一改大陸各國每次一打仗就是千萬人齊上,以人數為取決勝敗的駐要關鍵因素的舊時觀念,至于妃雅的話,翰羅暗暗搖頭,還是需要加強,不過以一個嬌生慣養的城主標準來看的話,她也實在不錯了。
  很快的,亞芠一群人再不到十分鐘之內就通過了長長的地底通道,正確來說,是抵達了隧道的入口處,亞芠已經停在入口的地方。
  在后面的人不知道前面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因為隧道狹小,前面的人停下來,后面的人也不得不停下來,不過他們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位在最前面的亞華、亞旭、亞若、翰羅,以及隨后擠上來的妃雅倒是看的一清二楚,只是這情況令他們覺得十分的可疑及詭異。
  怎么講呢,在通道口,三株大樹之前,一只閃耀藍光的三公尺大巨形光鷹橫擋在通道面前,而在亞芠的腳邊卻躺著一個黑衣人,亞芠正蹲下身子檢查那個黑衣人。
  由于光鷹擋住視線,所以其他人都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亞華只得開口問亞芠道:“亞芠,這是發生了什么事?”
  亞芠隨口道:“這家伙是直屬于公國皇帝的影子部隊暗魔中的一人,不過不知道怎么回事,卻被他其他的同伴給追殺,所以我才叫雷羽先保護他到這來,現在外面還有著三四十個暗魔的人圍在外面。”
  原來亞文在進入清藍之境之前,已經先叫五小幻獸留在外邊擔任警戒,剛剛,雷羽通知他這附近有人侵入,待亞芠用心靈通訊藉由雷羽之眼查看之時,卻發現到入侵的人竟然是他父親記憶中的影子部隊之一的暗魔,而且為數還不少,亞文本來以為是他們泄漏形跡而被追蹤而來,誰知道在看仔細一些,才知道不是,而是他們不知道怎么回事而窩里反,自己人在追殺自己人,亞芠只是秉著敵人的敵人是自己朋友的心理,再加上對于為何會被追殺而感覺到十分的好奇,所以他才會叫雷羽先把這個人給救下來,然后他才趕了過來。
  亞芠對這一個黑衣人先救助一番,發現到這一個黑衣人只是因為受傷過重,加上大量失血所以陷入昏迷,暫時無性命危險,便叫個人扶他一下,然后叫雷羽讓開,一伙人走出了通道,在樹前列陣,然后亞芠揚聲叫道:“暗魔的朋友,既然來了,何不現身一會?”
  話聲一完,數十道黑影立即由樹上、草叢等許多的地方現身出來,一下子,就在亞芠他們面前同樣的列陣。
  當中一人走出隊伍之中,陰聲道:“是那里來的朋友,既知我們是暗魔部隊,還不趕快將你們手中的黑衣人交出來。”同時,這個黑衣人心中也是暗暗的吃驚,這是暗魔第一次未露面就被叫出身分來,而他們卻不知道眼前這一伙人到底是什么人,光看那一只巨大的藍色光鷹,以及那三個穿著不知道名字怪異鎧甲的人(亞華等人尚未解除鎧化),黑衣人就知道他們是不容小覷的。
  亞芠正待答話,卻聽見那黑衣人忽然驚呼道:“你是翰羅·斯達克公爵!!”
  亞芠一愣,現在還能一眼就認出爺爺身分的人幾乎是不可能的,畢竟他們一家子經過了一年的逃亡生涯,再加上野居生活,現在外貌幾乎跟以前不太一樣了,怎么有人能夠一眼認出來?至于認他自己本身及三個哥哥情有可原,畢竟,他幾乎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似的,他到也不相信有人能認出現在的他來,而三個哥哥在鎧化之后,全身就只露出一雙眼睛來,真能認的出他們的身分那到有鬼了。
  亞芠試探的問道:“朋友,你說誰是翰羅·斯達克公爵,我們這里沒有這個人。”到現在亞芠還拿不定對方到底是誰?憑什么認出爺爺來?所以他才會破天荒的與對方交談起來,希望獲知對方的身分,不然,照他平常的脾氣,早就先殺他幾個墊底了,那容他再廢話!
  黑衣人冷笑道:“翰羅公爵,你瞞的了別人瞞不了我,到現在你還歸縮在后面,叫這么個后輩出來說話,枉你一世英雄,臨老卻變成了一個老烏龜,龜縮著不肯出來,哼哼哼哼……”說完,黑衣人還發出了極其冷嘲輕蔑的笑聲。
  翰羅的修養的確到家,不理黑衣人這番尖酸刻骨的嘲諷,將全權交由亞芠處理,亞芠冷笑道:“你也不是個東西,掩頭蓋目的不敢露出真面目來,看來,你還真的是個鼠輩,丟你暗魔的臉。”
  其實此時亞芠已經注意到,這個人很像“記憶”中的一個人,他“父親的記憶”中的一個人,只是還不敢肯定。
  聽到亞芠的嘲諷,黑衣人不由一陣氣極,尤其亞芠現在的臉色已恢復了惡魔本色的陰冷,說出這等諷刺的言語來,更是冷上加冷,叫人更難以忍受,連黑衣人這等陰沉至極之人也不由的肝火上升,氣的渾身發抖。
  黑衣人怒極大吼一聲:“住口!我乃暗魔隊長‘虛’,豈容你污蔑。”
  一聽到黑衣人報出自己的名字-虛之后,亞芠的臉色當場變的極為冷酷,發出了一聲完全聽不出笑意的冷笑聲:“好的虛,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你受死吧!”同時,亞芠身上更飄出了冰冷至極,恍若實質般的殺氣,一寸寸的侵蝕著每一個人的心神,無論敵我雙方都不由自主的打個寒顫,仿若一瞬間,四周變成了冰天雪地般的寒徹心頭,這一切全因為亞芠身上的殺氣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