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60 游子歸鄉

黑夜來臨,亞芠在經過了忙碌的一天之后,替醫院中的所有人看了一遍,順便幫他們治療一下,這醫院中的病患遠比亞芠所想像的要多,導致當亞芠一趟治療完之下,饒是亞芠的功力通神,依舊是大喊吃不消,使的亞芠十分疲憊。
  現在的亞芠也很難以去論定自己的心態到底是怎么樣的一個心態。明知道目前他們還是身在危機之中,但是亞芠還是不顧一切的耗用真氣及精神異力,幫這些受疾病之苦的人治病,也許是無法拒絕靈兒的乞求眼光,也許是不忍心看到這么多人受到疾病之苦,更也許是受到了納肯的刺激,也許都有那么一點的成分吧!
  但是不容否認的,當亞芠見到每一個病患在接受他的治療之后,用他們那真摯而溫馨的感謝笑容向他表示出謝意之時,亞芠只覺得他那一顆生冷的心中流過了一陣陣的熱流,讓他幾乎忘記了疲憊。
  不過,病人再多也有治完的時候,當亞芠將最后一個病人治療好了之后,天色已經是暗了下來,入夜了。
  在這一段時間之中,納肯出奇的竟沒有派人來攻擊這一間長生堂,讓亞芠得以安心的治病,而死神小隊在經過整天的休息之后,也顯的精神煥發,個個摩拳擦掌的,要再大干一番。
  亞芠略做休息一番之后,便在大廳之中招集了所有的小隊隊員,對著所有人,亞芠說道:“各位隊員,相信現在的情況各位已經很了解了,以目前的局勢來說,我們唯一的出路就只有硬行途圍的份了,凱特,在半個小時之后,我要你將所有人排定三角隊形,準備突圍。”眾人應諾一聲,隨即在凱特的指揮之下,往另一邊移動。
  見到小隊成員們離開,蒙德·坎司,那一個年輕的醫生牽著靈兒的手來到亞芠的前面,在經過了一天的相處之后,他們似乎已經有點遼解亞芠的個性,知道他不如外表那般的駭人,對于亞芠也不再像白天時的那一般害怕。
  蒙德道:“隊長(他還不知道亞芠的名字),你們想要出去了嗎?”蒙德凝重的看著亞芠.
  亞芠輕嘆一口氣道:“醫生,我知道你想要說什么,不過,這是我的生活方式,我們是不可能就這樣子束手就擒的。”
  在經過了一整天的相處之后,亞芠同樣的也了解到這一個年輕醫生心中的古道熱腸,只可惜他跟他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人,不然他會很愿意與他這樣一個熱心的人相處結交的。
  想了想,亞芠忽然從懷中拿出了一本書,遞給蒙德,蒙德本能的接過來,疑問道:“隊長,你這是?”
  亞芠微微一笑道:“這是一篇利用真氣或魔力來治療各種傷病的奇書,這本書沒有名字,我叫它做無名醫經,我今天所用的方法都是從當中學來的,送給你,姑且充當我對這一次造成原曙城中混亂人民的一番心意。”
  “我知道我沒什么資格說這些,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在學成這本書中的東西之后,用以造福人民,算是我的一番贖罪吧!”亞芠他已經看出蒙德有歸還之意,所以說出了這一番話來,一聽到亞芠這樣子一講,蒙德反倒沒辦法再說什么,畢竟這么一頂幫助人民的大帽子扣下來,加上他早已對亞芠的手法極為羨慕,所以他也不矯情的就收下了。
  半響,蒙德才想到他來的目的,突開口道:“隊長,你們真的要硬闖?”
  亞芠一邊檢查自己身上還有沒有什么不妥之處,一邊不經意的點點頭,忽然他又聽到蒙德輕聲道:“呃!我知道一條地下秘密道路,如果你信任我的話,那…我可以幫你們帶路。”
  一聽到這,亞芠的動作不由的一頓,抬頭直直看著蒙德,蒙德被亞芠這一看,看的心里直發毛,忽然,亞芠微微一笑,高聲道:“凱特,計劃有變,你過來。”
  接著又對蒙德微笑道:“我當然信任你。”
  蒙德微微的激動起來,他實在只是不愿再看到血肉橫飛的現象,再加上亞芠今天為那么多的病患治病,令他心中對亞芠產生了極度的好感,不想讓亞芠跟他最敬仰的納肯發生沖突,而且剛好他知道這么一條只有他知道的秘密通道,所以姑且一試,心里實在沒多大的把握亞芠會相信她這么一個外人的,只是他沒想到亞芠竟然二話不說的就信任了他的提議,令他心中說不感動是騙人的。
  半響,在蒙德的解釋之下,亞芠等人才知道,原來在原曙城下有著一個極為復雜的水道設施,蒙德以前曾干過下水道的清潔員,所以他知道一條直接由長生堂可以通到城外護城河的捷徑,亞芠沉思一下,馬上又在招集眾人,說明計畫更改,然后由蒙德帶隊,找到了長生堂中的廚房里的下水道入口,由蒙德帶路,眾人亦步亦驅的跟在他身后,慢慢的潛出了原曙城。
  在下水道中,沒有人發出一底說話的聲音,眾人心中雖然充滿了疑問,為何亞芠會忽然轉變他的行事作風,前一天還一副若不報仇是不罷休的神態,今天卻寧愿鉆下水道也不愿與那些近衛兵決一生死,盡管敵勢強大,但是他們也非泛泛之輩呀!不過眾人卻也沒人會對亞芠的決定發出疑問的,一方面是這下水道的氣味著實難聞,二方面是眾人對亞芠的命令是絕對的遵從的。
  亞芠不是不知道死神小隊隊員心中的困惑,只是現在并不是解釋的好時機,加上他自己也很難說出他現在的心態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情況,所以亞芠也就注定了他這一次的報仇之舉是要虎頭蛇尾收場了。
  在這寂靜的下水道里,除了眾人行進之間所發出的踏水聲之外,別無其他的聲音,亞芠這時候想了很多,真的是很多很多,多到即將影響到整個東大陸的局勢發展,甚至整個世界未來的局勢,都在亞芠身處下水道行進時,開始注定將有一番孑然不同的走向了。
  好不容易,眾人終于在經過了快一個小時的跋涉,穿過了重重的下水道,終于來到了護城河的出口處。
  蒙德對亞芠點頭一示意,他只能送到這里了,亞芠點點頭,就看到蒙德又轉身往原路回去,而這時,亞芠經過精神感應,知道在城中長生堂外,納肯現在似乎已經下定決心了,對著亞芠為了掩人耳目而特意留下的雷羽及暴王發動了強烈的猛攻了,看來他是不將他們消滅不罷休了。
  知道時間緊迫,亞芠忙招呼所有人趕快去沿著護城河陰暗的角落,脫離原曙城的勢力范圍。
  臨走之際,亞芠再一次轉頭看一下這一座他自小成長的城市,亞芠以著只有自己才能聽清楚的聲音自言自語道:“原曙城,我會再回來的,納肯,到時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是真心在為人民著想還是在偽善,哼哼……”
  接著,亞芠帶著死神小隊九十九位成員以及妃雅頭也不回的往國境的方向離去,同時發出了一道的心靈通訊,招回雷羽及暴王。
  在城中長生堂之前,正與禁衛兵們交戰中的兩小幻獸,一接獲到亞芠的心流通訊之后,各自長鳴一聲,它們那龐大的魔法能量身軀立即暴漲,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將周圍數十人炸傷,同時更激起了滿天的灰塵,掩蓋了所有人的視線,而在煙霧彌漫中,沒人能看到有兩道銀光向天際流竄而去,正是雷羽夾帶著暴王,飛空而去,徒留下了一臉驚愕的眾人,直到現在,他們還搞不清楚到底他們所面對的敵人是哪里來的。
  亞芠帶著所有人連夜趕路,一夜之間,所有人趕了將盡快兩百里的路程,直到天亮,亞芠才下令休息,畢竟,如果在大白天的一百多人在大路上趕路的話,一定是極為顯目,搞不好還會引來敵人,所以亞芠乾脆晝伏夜出。
  連續七天的急行趕路,亞芠一行人終于來到了奇華森林之處,這一路上,亞芠一直百思不解,到底那兩個怪物是什么東西?只是他想了想,心里一直沒有答案,他便想找人來問,在加上,這時候已經是來到了奇華森林之處,在森林外圍,亞芠一方面這一個問題梗在心里難受,二方面,他這時又想起了在森林里的家人,心中實在難忍對家人的思念之情,乾脆,亞芠就帶著死神小隊,心里為自己找個藉口,說想問一下見多識廣的家人之不知道那是什么怪物,就這么往奇華森林深處的情藍之境去了。
  在奇華森林中,眾人經過了大半個月的穿梭,雖然不知道亞芠帶他們來這里干什么,但是光看亞芠臉上那不經意流漏出來的急切神態,就知道這件事對亞芠十分的重要,因此倒也沒有人問出心中的疑問,終于,在經過了十多天的艱苦跋涉,亞芠帶著死神小隊的所有人來到了清藍之境的入口處了。
  看到亞芠臉上的那一種宛如游子歸鄉的急切神態,妃雅走上前,忍不住將她這憋在心中已經半個月的疑問問出來:“亞芠,這里是哪里?”同時眼光也隨著亞芠看向同一地方,那是由三顆樹組成的樹叢。
  亞芠看一下妃雅,在這將近一個月的日夜相處之下,亞芠知道自己跟妃雅之間的感情似乎是一日千里,他看的出來妃亞正不斷的努力改變自己,好成為他心中的伴侶,而他自己何嘗也不是在妃雅的影響之下,變的開朗許多,而他們之間的情況,所有小隊的成員都是看在眼里,也為他們覺得高興。
  因此亞芠一聽到妃雅的疑問,忍不住輕柔一笑道:“這里是我的家!”
  妃雅一愣,還沒回過神來,就以見到亞芠已經招呼其他人,往三顆樹之間的一個隱藏在雜草中的一個隱密樹洞中鉆了進去。
  妃雅一愣,也不敢落后,急忙隨著亞芠的身后鉆了進去,妃雅及死神小隊的成員在亞芠身后跟了許久,妃雅才阿的一聲,這時她才會意起亞芠的意思,亞芠的意思不就表示這里是他的家,而他的家人不就都在這里?
  答案很快就已經揭曉了,眾人在亞芠的帶領之下,很快的就已經來到一處美的不像話的地方,所有人不由的為這地方的美麗而深深的震撼著。
  正當眾人迷醉的同時,亞文同樣難掩心中的激動,雖然離開家才不過幾個月,但是在他的心中卻感覺到好像是離開這里已經幾十年一樣,忽然,亞芠感覺到一聲十分熟悉的暴喝聲傳來:“什么人?”同時,一道銳利至極的勁風襲來。
  不加思索的,亞芠揚手一揮,跟著發出了一道掌勁,將來襲的勁風抵銷,接著,他就看到來人,來人是一個魁武的大漢,不是他大哥亞華是誰?
  亞華顯然也認出了亞芠,兄弟倆不顧還有其他在場,驚喜的大呼一聲,熱切的互擁起來,而其他人則顯的十分奇怪,為什么亞芠會忽然跟著那一偷襲他的人這么親切的擁抱?只有妃雅大略猜的出來。
  過了約三四分鐘,亞芠及亞華才分開來,亞芠仔細的看一下多月不見的大哥,只見到亞華現在一副神采飛揚的樣子,身材又恢復成以前那魁武宛如巨山般的雄壯,而且雙目之間精神亦亦隱有精芒閃過,宛如恢復了在公國被稱為雷火猛獅時代的哥哥一樣,看來哥哥亞華不但是身中的劇毒已經完全的去除了,而且在個人修為上,還有著驚人的突破。
  而亞華也察覺出亞芠這一趟出去外面在回來之后,顯然有了極大的改變,他說不出來是那里有著變化,但是就是知道亞芠真的是變的完全跟以前不一樣了,似乎讓他這個作大哥的感覺到亞芠更加深不可測了。
  兄弟倆互望許久之后,皆察覺出了對方的成長,不由的相視而大笑一場,豪邁的笑聲傳遍了整個清藍之境,而在亞芠及亞華身后的死神小隊隊員則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打死他們也不敢相信,亞芠這一個可以一口氣殺上個千百人而不眨眼的銀月惡魔竟然會信一個普通人一樣的大笑,而且還笑的這么開心、開懷,當中已經有不少人忍不住揉揉眼睛,以為自己眼花了。
  至今,除了妃雅之外,其他人還不知道眼前這一個人到底是誰?而亞芠帶著他們到這里到底要干什么?
  不過,接下來事情的發展還真的是叫他們又是吃驚又是萬分欣喜的。
  不久,亞芠及亞華的笑聲已經引來的其他人的注意,很快的,在小隊其他人眼光還來不及注意到的時候,又已經有了數道人影以超越常人眼睛的速度來到亞芠及亞華的身邊,凱特最先注意到,大喝道:“是誰?”正要抽出腰際的大刀之時,卻看到在他心中跟神幾乎是同等級的的亞芠竟然對著當中的一個黑影雙腿一曲,跪了下去,同時叫道:“爺爺,不肖孫兒回來看您了!”
  眾人當中,除了妃雅有心理準備之外,其他人,包括將刀子抽到一半的凱特都不禁腦袋一轟,亞芠竟然對著那人叫爺爺?那…··那眼前這些人豈不是……··斯達克一家人?
  眾人心中這時幾乎已經忘記了一切,只曉得呆呆的看這眼前的這一群人,包括那白發蒼蒼卻掩蓋不住令人心折威嚴氣度的光榮虎王翰羅,身材魁武,宛如雄獅在世的雷火猛獅亞華,溫文儒雅卻智若狡狐的魔鬼風狐亞旭,俊美的臉頰上有一道刀疤,但卻沒有減損其俊秀,反而更增添幾分邪異魅力,在戰場上被稱為死亡之鷹的亞若。
  斯達克家族,只要是曾上過戰場的人絕對不會沒聽過的一家人,一家之中,任何一個都被稱為不敗的戰場之神,所有與他們敵對過的人就算敗了都還是會忍不住稱贊他們的一家的英雄神話人物,是大陸上任何一個立志揚名立萬的年輕人心中的偶像,即使在被當成通緝犯的今日,還是有不少的國家想要招攬他們,因為任誰都知道,有了他們的存在,那比多百萬大軍還好用,而且人人也都知道,他們一家之所以會被當成背叛者,那是因為華納幫公國忌諱他們功高震主之故,這是國際上的一個公開的秘密,第一強國泰龍帝國甚至宣稱,要為他們一家向華那邦公國討回公道,因而與華那邦公國爆發了不少次的戰爭。
  而現在,這一群傳說中的人物竟然就活生生的站在他們面前,怎能不叫死神小隊所有人心中激動萬分,尤其是,他們雖知道亞芠也是斯達克一家的人,但是畢竟亞芠未曾在戰場上豎立了強大的名聲,在加上亞芠一直未談論家人的情況,因此他們皆猜測亞芠可能是斯達克一家唯一幸存的人,如今,在他們心中應該已經死去的人竟然就這么活生生的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又怎能叫他們不激動呢?
  這邊,死神小隊成員因為見到了他們心中的偶像而激動萬分,那邊,家人久別重逢的斯達克一家子激動之情絲毫不亞于他們,甚至還有過之。
  漢羅見到亞芠之后,差點老淚縱橫,伸手扶起亞芠,啞聲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爺爺看看,這段日子你瘦了。”
  短短的一句話以足以將心中的親情完全的宣泄出來,尤其是由翰羅這一個英雄一世的老人口中說出來,更是刻骨銘心,亞芠一聽忍不住鼻頭一酸,差點也掉下眼淚來,盡管他在別人眼中是如何的神秘,如何的冷酷,在家人的眼中,他永遠是那一個被受家人呵護的么子,永遠讓家人無法放心的孩子!
  他的幾個哥哥,亞華、亞旭、亞若也忍不住過來對著亞芠噓寒問暖一番,他們也跟亞芠有著同樣的感覺,才幾個月不見,卻像是幾十年沒見一樣的思念呀!
  不過他們畢竟都是當世之雄,很快的就克制了自己的感情,待激動的情緒過后,翰羅這才呵呵一笑道:“瞧我這都老糊涂了,亞芠,后面這些都是你的朋友吧,瞧我都光顧著與你講話,都忘記了要招呼你的朋友了。”這時,斯達克一家所有人的眼光才往死神小隊成員身上注視過來。
  被心目中的偶像注視,連力奧這等粗豪之人也不津顯的緊張萬分,更別說是其他人了,最后,還是妃雅因為先有了準備,所以最先回過神來,微微一施禮道:“豐原城城主妃雅·蘭妮見過總指揮官及幾位將軍。”
  凱特等人這下子也回神了,由凱特拔出長刀,施了一個在戰場上表示最尊敬的撇刀禮,宏聲道:“銀月惡魔座下死神鐮刀小隊全體成員見過總指揮官及幾位將軍。”在他身后的其他人也齊聲道:“見過總指揮官及幾位將軍”聲音之宏亮,激的整個清蘭之境洞穴微微顫動,而且之所以會用著亞芠的綽號是因為在正式場合上,用軍禮敬禮的話必須加上職位稱呼,但是亞芠因為沒有職位,所以凱特靈機一動,用亞芠的綽號以代替,然后在報上自己的隊名全銜,這算是一種最為隆重的見禮方式,而翰羅在軍隊中打滾了一輩子,那有不知道之理,馬上近乎本能的伸手在胸前握拳一橫,然后放下,凱特這才收刀禮畢,其他人微弓的身體才站直起來。
  翰羅等人臉上透著疑問,瞧向亞芠,亞芠臉色微紅道:“這幾位是我在外面收下的部下,就叫做死神鐮刀小隊,剛剛敬禮的那一位叫作凱特,在他身后的是力奧及夜月,而銀月惡魔是我在外面人家給綽號,而這位……”亞芠指著妃雅遲疑一下道:“這位是孫子的好朋友。”話說完臉上還微微的紅了一下。
  亞華等人聽了不由浮出了一抹怪異的笑容,亞華甚至還捶了亞芠一下,怪聲道:“好小子,出去一趟就拐回來一個漂亮的‘女的’好朋友呀!”
  亞華說的語調怪里怪氣的,還特別在女的這兩字上加重,調侃之意極為明顯,亞芠被亞華這一說,本來恢復原狀的臉色不由一紅,而妃雅更別說了,臉上已經紅的快滴出汁來,恨不得現在有個地洞讓她好鉆進去,但是心里卻也是甜滋滋的,這不諦說亞芠以在他最親密的家人面前公然承認與她的關系了,這可比什么情話都要叫妃雅來的高興。
  而翰羅聽亞芠的介紹之后,心里暗暗吃驚,眼前亞芠所帶來的這一堆死神小隊的隊員個個眼中精光閃閃,一看就知道修為不弱,都是高手,他不知道在那找來的?而這一個自稱豐原城城主的女孩就更不得了了,他當然知道豐原城所代表的意義,而且看她這樣子,顯然是不否認與亞芠的關系,到底亞芠在這幾個月中作了什么事?
  而翰羅他若知道眼前這一群高手是亞芠一手塑造出來的,而妃雅這一個女友關系是由妃雅歷經千辛萬苦才幻得亞芠的承認的話,他恐怕會驚訝的何不上嘴。
  寒喧一陣子之后,亞芠叫小隊其他人在清蘭之境中找個地方安頓一下,然后與家人到他們那一間怪屋去,妃雅體貼的知道他們一家人多日不見,必有相當多的話要說,所以沒跟去。
  在屋子的大廳里,亞芠隊著家人開始說出了他這幾個月來的經歷,從離開奇華森林迷路,道一舉屠盡青衣幫,見到**的公國邊境部隊,屠殺之后獲得銀月惡魔的封號,到遇見鐵血團團長,獲知道白虎圣獸的百年秘約,參加鐵血三難,訓練死神鐮刀小隊獲得客卿資格,首獲父親的死訊,前往公國報仇,廢掉扈伊,然后獲知父親的真正死訊,然后再到原曙城中,接收了父親臨終前的記憶及遺留的土元素魔力,一直到侵入宮廷之中遇見1044及1043兩只章魚怪物,再到一舉屠殺四千人的禁衛兵及兩百多人的黑衛隊,然后遇見納肯,再由下水道脫離然后回到奇華森林為此,亞芠無一隱瞞的將此行全部告訴了家人,一直說到清藍之境開始散發出淡藍光華為止,說了快五六個小時。
  眾人隨著亞芠所說的話而情緒起伏不止,尤其當眾人由亞芠口中獲知愈來的真正死因之時,更是個個泣不成聲,情緒激動的難以自制,到后來聽到亞芠竟一口氣屠盡原數城中近五千的人時,他們也能體會到亞芠心中的感受,換作是他們自己,恐怕也跟亞芠差不多。
  當亞芠講完之后,眾人不由的深深的吸了口氣,亞芠這幾個月的經歷的確可以說是驚心動魄,翰羅見天色已晚,便叫所有人先去休息,他們都需要時間好好消化亞芠所帶回來的消息,尤其是御萊的死訊,即使他們早已有所準備了,他們還是需要時間好好的平復心中的傷痛,于是,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眾人醒來,死神小隊開始了一天的訓練,這是他們只要有時間就一定會作的,而妃雅依舊與死神小隊在一起訓練,她已經打定主意,要在最短時間內提升自己的實力,而斯達客一家則是圍在圓桌旁談話。
  經過了一夜的思索,眾人雖然睡的很少,但依舊精神亦亦,翰羅看一下他的四個孫子一眼,沉聲道:“昨天亞芠已經帶回了這么多的消息,你們有什么意見嗎?”
  亞華最是沖動,暴怒道:“那還用問,我們趕快回到公國中,殺了德野王及納肯這兩個小人,替爸報仇。”
  一邊的亞若更是冷酷道:“不止他們,黑衛隊及暗魔都不能放過。”
  翰羅掠過亞芠,看著亞旭,亞旭沉思一下子之后,沉聲道:“我覺得父親的仇是一定要報,但是目前最重要的卻不是這件事。”一聽到亞旭這樣說,亞華及亞若不由的同聲叫道:“亞旭!”“二哥!”
  翰羅伸手一阻亞華及亞若的叫聲,道:“亞旭,說說你的看法。”
  亞旭再度沉思一下,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然后道:“這次亞芠總共帶回了三個消息,一個是父親過世的事,一個是白虎圣獸的事,還有一個是那兩個怪物的事。”
  “爸過世,這個仇是一定要報,但是這報仇之事需從長計議,急也急不得,畢竟我們的仇人非比尋常,況且他們也不會跑掉。”
  “倒是后面這兩件事,說是兩件事情,其實可以看作是一件事情來說。”
  “我記得,四方圣獸又名叫四方守護圣獸,這是因為傳說中,四方圣獸專司守護全人類的安全,所以才會被稱呼為守護圣獸,如今,依照亞芠所帶回來的消息,加上扈伊所說的話,我有一個大膽的假設。”
  “以往我們都是把圣獸當作是傳說中的虛物,守護則是一種形容詞,但是如今,亞芠說到圣獸是真有其物,而且扈伊又說那個海格知道白虎圣獸的事情,加上亞芠更證明到竟有那兩個怪物,而且似乎與海格有關系。”
  “我們來假設好了,既然圣獸是真的存在,那么說他們在守護人類之事也是真的了,那又為什么要守護人類?我想一定不是光字面上的形容那么簡單而已,既然需要守護,那換個角度想想,不就表示出有東西想對人類不利嗎?”
  說到這,亞旭頓一下,讓所有人消化一下他所說的話之后,他才又道:“想想看,我們人類在四圣獸守護之下經過了幾千年的時間,一直到現在才因為亞芠機緣湊巧,因為白虎卵的事情,因而獲知真有圣獸存在,那么海格又憑什么知道圣獸之事?我不相信他會是那八家的后人,加上亞芠曾說過,他感覺到那個1043、1044對他似乎有著很深的敵意,再加上扈伊也說過,他覺得海格似乎對所有人都有著一種莫名的敵意。”
  “那么,搭配上亞芠所說的怪物形象,如果我說,四圣獸之所以守護我們人類就是因為有這種怪物想對我們人類不利,而當中的某一部份已經潛到我們人類社會之中,所以白虎圣獸需要分化出一個分身來對付他們,這也是為何海格會對所有人都有一種敵意,也是為何他會對白虎圣獸之事如此的清楚,因為,白虎想對付的就是他們,因為,他們就是我們全人類的共同大敵,只因我們常說最了解自己的一定是我們的敵人。”
  亞旭一口氣說了這么多,聲音雖不大,但是內容卻十分的經世駭俗,震的全家人不寒而栗,這些結論是亞旭由亞芠所帶回來的消息所作出來的推論,雖然只是推論,但是卻顯的那么的絲絲入扣,合情合理,也是那么的驚心動魄的,以致于當亞旭說完之后,全家人都陷入了一陣無言的沉默,誰也說不出話來。
  最后,還是亞旭打破沉默道:“這些話是我經過了一夜的推敲所獲得的,相信亞芠也是跟我獲得了相同的結論,所以他才會白白的放棄的即將報得的大仇,甚至,連納肯也不愿意殺,以免打草驚蛇。”
  亞芠一聽不由點點頭,當時他在原曙城中之時,的確有機會能夠報得大仇,到最后雖然因為種種的因素而令他放棄了報仇之舉,不過,他的確是有著一種冥冥中的感覺,阻止他去報仇,如今亞旭這么一說,他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因為那兩個怪物的出現的緣故。
  過了一會,翰羅這才開口道:“看來這件事是急不容緩了,亞芠,你說白虎圣獸的百年之約距今還剩下多久?”
  亞芠道:“還差不多一個半月。”
  “既然這件事情勢關系到我們全人類的未來,雖然不知道那怪物想對我們人類怎樣?但是想來絕不是好路的,我們不知道也就罷了,既然今天讓我們知道了,我們決不能讓白虎卵落入他們的手中,為了我們自己,為了全人類,就讓我們貢獻出自己的一分力吧!”翰羅豪氣萬丈的說道,這時候他真像是回到以前統領三軍的光榮虎王,充滿了萬丈豪情。
  亞芠等人也感染到了翰羅的豪氣,轟然應諾,可是,亞芠在激情之中,忽然想到什么似的一皺眉頭,翰羅注意到之后,馬上問道:“亞芠,你覺得那邊有什么問題?”
  亞芠為難道:“不!沒什么!”話雖這么說,但是眾人從亞芠的臉上就能看出非但不只有什么,而且還是大大的有什么。
  “我是想到了一件事情……”在家人眼光的逼視之下,亞芠終于說道:“我想到的是因為爺爺及哥哥現在的幻獸都已經死去了,而這一次我們所要面對的是那種奇怪的生物,顯的是相當危險,所以我想……爺爺及哥哥還是留在這里好了。”
  其他人互看一眼,還來不及開口,就又聽到亞芠又說:“本來我找回爺爺你們以前送我的幻獸卵之時,是想要將他們歸還給爺爺及哥哥的,但是陰錯陽差之下,這些小幻獸都已經認我為主了,所以……”
  “所以你認為我們沒有自保的能力,怕我們拖累你,所以想讓我們在這里養老就好了?”眾人臉色古怪,似笑非笑的望著亞芠,由亞旭代表開口說道。
  “呀……!不!………我不……”亞芠聽到亞旭這么一說,深怕家人誤會他的意思了,偏偏這時面對自己的家人他反到顯的張口結舌起來,不知道該如何的解釋。
  眾人看到亞芠那一副不知該如何說起的緊張樣,亞華不由的大笑道:“呵呵,傻亞芠,你二哥是在逗你的,我們現在可不是一年前的我們了,我們也知道你不是那個意思,干嗎這么急著解釋?”
  亞芠一聽,果然見到家人臉上并無怪罪之意,這才放下心來,又聽到“如果我們真的會有危險,都是自家人,說出來又有什么關系,難道我們真的會因此而怪罪于你?”這是亞旭接在亞華后面說道。
  家人說說笑笑之間,斯達克一家終于作出了影響大陸千年的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