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59 神之一步

在原曙城中,到處是一遍的沖天烈焰,而元兇正是亞芠所派出的死神小隊,而現在,小隊本來被分成為三個小組,只是現在卻礙于敵勢過于強大及眾多,因而被迫會合在一起,現在正困守于一間長生堂(醫療中心)中。
  原本,,若依亞芠的計畫,三個小組應該是半真半假的分成三個方向,往原曙城外突圍而出,然后沿途同時盡量引起別人的注意,尤其是原曙城中的禁衛兵,盡量的將這些禁衛兵們吸引的離宮廷越遠越好,等到城外之后,在會合在一起,然后擺脫追兵,再到亞芠指定的一處隱密地方等候亞芠,而亞芠自己也計算過了,從三個小組出發到吸引敵人,再突圍而出,這一段時間已足夠亞芠行事了。
  只可惜,亞芠的所計畫的畢竟只是他的一廂情愿,真正的情況卻不像亞芠所計畫的那么完美,不過,這并不是死神小隊不愿意按照亞芠的計畫實施,事實上,在計畫的前半段,眾人的確是完全照著亞芠的設想來做,尤其是再吸引敵人注意的這一項,更是遠遠超乎亞芠的預計,十分的成功,不論是凱特的焦土(放火)措施,力奧的正面戰(硬碰硬),還是夜月、妃雅的暗襲計畫(暗殺),全都成功的吸引了很多的禁衛兵來,可惜,也正因為太過于成功了,也注定了他們失敗的命運。
  原本,在原曙城中,編員一個部負責整個原曙城及其周圍百里內的安全,這一個部中,一個團隊負責原曙城中的治安,一個負責百里內的治安,而最后一個團隊則負責宮廷及眾多王公貴族府邸的警衛工作,可以說,原曙城是不愧是華那邦公國的首都,不論是在治安或是在自保上,都有著雄厚的潛力,何況,在城中還有許多隱藏在黑暗中的潛在勢力,如王公貴族富商自己私人所聘起的保鏢私兵之流,或不能曝光的武力如公國皇帝所私人擁有的黑衛隊、暗魔等,可以說,如不考慮其他因素,單純以純武力綜合來計算,原曙城絕對是公國中的首位。
  而這一次,在亞芠授命之下,凱特等人竟然大刺刺的再這一座戒備如此森嚴的原曙城中公然的殺人放火起來,尤其是夜月、妃雅這一組竟然專挑一些大戶人家放火,這等于是在對各方勢力做出最嚴重的挑釁行為,在初期,各方勢力因為措手不及,導致都吃了虧,不過,這里畢竟是他們的地頭,而且各方勢力中多的是奇人異士,很快的,各方勢力不管是明的或暗的都立即的作出反應起來。
  因而,死神小隊的眾人再計畫實施的初期雖然十分的順利,吸引了大量禁衛兵的注意,可是,在不久之后,他們很快的就發現到,受到他們引來的敵人中,除了服裝整齊的禁衛兵們之外,還參雜了許多不知道從那冒出來的不名人士。
  這些來歷不明的人,似乎是來自不同的單位組織,以數人為一組,人數雖不多,而且也缺乏有效的組織運作,一出現就是以個人為單位,朝他們暗襲起來,但是因為這些人中不但功力極高,而且還參雜有魔法師,死神小隊個人單對單的話可能還打不贏,因而讓死神小隊備受困擾,不但計畫嚴重受挫,甚至到最后他們連動都動不了,被困在原地無法前進。
  對這一個現象最先發現的是力奧這一組,因為他們這一組是真的與禁衛兵們硬碰硬正面戰斗的,所以也是最先發覺到不知何時,禁衛兵們之間竟然參雜了許多服裝各異,但是功力卻高超的人物,而且大多數除了力奧尚有一拼之力之外,其他一般的小隊成員只能仗著亞芠的陣法與之周旋,這一發現,立即使他們十分吃驚,畢竟他們自知,雖說他們的功力不見的有多高,但是起碼一般的人物還沒放在眼里,可是一下子忽然多出了這么多的高手來,再白癡也知道敵人開始反擊了,更何況眾人皆是聰明絕頂之人,那會看不出現在的情勢不妙?
  力奧當機立斷,朝眾人打個暗號,一馬當先,擺脫他面前的敵人,往回路沖殺而去,眾人呼嘯的隨著力奧的身后,隨之反頭回去,這一下子大出一干敵人的意料之外,沒想到剛剛還依附拼命的想要向外沖出去的力奧一行人竟然現在會走回頭路,急呼一聲,也跟在力奧他們背后追殺而去。
  而另一邊的凱特這一組則是見機的早,在敵勢尚未壯大之時,他已經先敵一步,改變了前進的方向,彎彎曲曲的前進,企圖以這一種方式混淆敵人的視線,好方便他們脫離,不過凱特他還是忘記了一件事情,就是這地方的地形街道敵人遠比他要熟的多,在大量的禁衛兵及一些功力高絕之士的封鎖之下,凱特他們還是在不知不覺中,被逼的往回頭路而去。
  不過處境最危險的要算是夜月及妃雅這一組了,當她們發覺之時,他們已經身陷在一群身分不明的人的包圍之中,光看到這群包圍他們的人那一副殺氣騰騰,就已知道情況不妙了,所幸眾人在齊心合力之下,再敵人的陣勢還未完全形成包圍之時,一舉沖殺出重圍,慌不擇路的逃出。
  死神小隊三組人馬就再近萬名的禁衛兵及一些不知道那里來的不明人士的圍捕之下,經過了近三個小時的追逐之下,每個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帶了一些輕重不一的傷口,所幸還沒有人傷亡,也還好亞芠在入魔之前曾對小幻獸下了一道命令,所以凱特他們在小幻獸的引導之下,會合在一起,一時之間,實力大增,雖然還是被困在長生堂中,不過禁衛兵們到也拿他們沒辦法,不過他們也無力脫出險境,一時之間,到變成了一種膠著的情況,雖無性命之危不過也不會很好過就是了,這是亞芠在回過神來之后所見到的現象。
  亞芠在解除了貪狼之鎧后,隨便的將左近的一名被他殺死的禁衛兵的衣服扒下,穿在自己的身上,同時假稱要傳達右相的命令,果然這樣一來,亞芠一路上毫無阻礙的穿過了陣陣的封鎖線,不費吹毫之力的就來到了死神小隊困守長生堂之外。
  看著眼前的情況,亞芠不由的一陣皺眉,眼前的情況是他最不喜歡的情況,長生堂周圍的建筑物全都被人給清除了,而禁衛兵則一圈又一圈的圍在長生堂周圍三十公尺外,長生堂的門窗緊閉,不知道里面的情況是好是壞。
  亞芠混在隊伍中,聽了許久,這才知道,原來凱特他們被困在這一間的長生堂中已經快三個小時,由于這一間長生堂是原曙城中最大的一間,所以里面的病人也最多,而如今這一間長生堂被凱特等人當場據點之后,不用說,里面的病人全都變成了人質,令在外面包圍的禁衛兵們投鼠忌器,不敢強攻,只能在外面包圍著。
  而亞芠一聽完這一個前因后果之后,心中暗暗苦笑著,這下可遭了,殺人放火、挾持病人當人質,這下子他們一行人就真的是變成了一群萬惡不赦的人了,事情怎么會變成這樣子?亞芠的頭不由又痛起來了!
  搖搖頭,亞芠心中將這一些雜念排出腦海里,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先混進長生堂中,然后將這死神小隊的人員想辦法給帶出這危機重重的原曙城。
  正當亞芠在頭痛不知道該如何的混進去之時,忽然他看到了一個人越眾而出,亞芠一看到他,呼吸不由加重起來,心頭一陣殺機上涌,原來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間接造成他家破人亡的元兇-‘納肯’,同時也是現在負責原曙城的安全的團隊之首的萬騎長。
  一看到他,亞芠一時之間仇恨之火狂涌上心頭,真想要這么的上前殺了他,一報家仇。
  但是,亞芠一想到現在的情況,周圍有上萬名的禁衛兵在虎視眈眈,死神小隊里的同伴在長生堂中被困著,而他剛剛經過了連番的大戰,現在的精力已經損耗了大半,他沒有把握在殺了納肯之后,還能帶領其他人逃出這重重的包圍,一想到這,亞芠不由強壓下心中的仇火,現在不是他沖動的時候。
  亞芠死命的盯著納肯,看看他現在到底想干嘛?
  只見到納肯一走出來,隨極大聲道:“里面的人聽著,你們現在已經被我禁衛兵給重重包圍住了,你們在也沒有逃脫的機會,乖乖放下武器,放開人質,出來投降吧!我在這里保證,我一定會將你們從輕發落的,如果你們在執迷不悟,你們的下場一定會很悲慘的!”
  “記住!這是你們最后一次的機會了!”納肯又說道,不過納肯說完之后,等了近十分鐘,回升堂中還是不見有回應,納肯一皺眉,一揮手道:“既然你們不知好歹,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話聲一落,就見到兩三隊伍百多人開始在納肯的指揮之下,慢慢的前進,亞芠見機不可失,拋開了對納肯的仇恨,混入了這一群人中,慢慢的*近了長生堂。
  等亞芠在*近到長生堂大門處不到十公尺之處,就見到大門被人用力推開,一群人猛虎般的沖了出來,正是亞芠的死神小隊,而領頭的正是凱特。
  凱特本來帶著人想要對付這一群人,誰知道他一眼竟看到了身穿禁衛兵服裝的亞芠,驚喜的他一度想要叫出來,誰知道亞芠一個眼色,凱特知意的忍下了狂喜的心情,帶著其他人沖殺了一陣子,將這五百人給沖的七零八落的,將他們給擊退了之后這才退回了長生堂中,當然,亞芠也趁著混亂之際,跟著凱特他們回到了長生堂中。
  亞芠進到了長生堂之中,死神小隊的眾人一看到亞芠來了,不由爆出了驚喜的歡笑聲,所幸這一個長生堂為了顧及病患的療養品質,有很好的隔音設備,避免外邊的雜音影響到病人的修養,當然,里面的聲音也傳不出去,不然外面的人忽然聽到里面的驚喜笑聲,不吃驚才怪。
  亞芠將眾人的心情安撫下來,看一下眾人的情況,這才發現到眾人的情況比他想像的要嚴重,其中有將近三分之一的人已經失去了再戰的能力,而其他人身上也都帶著傷,幸好這長生堂中別的沒有,就是醫生藥物最多,不過為了安全起見,凱特他們還是不敢讓醫生為他們治傷,怕他們在中弄鬼,只能憑著他們淺薄的技術,草草的為自己人做好緊急處理,不過這一情況在亞芠的到來之后,就已有所改變了。
  當亞芠施展從無名醫經中學來的技術,幫其他人治療時,不但死神小隊的自己人看呆了,連一些被凱特為預防萬一而強押在大廳中的醫生也看呆了。
  只見到,前一刻還氣息奄奄的小隊成員,在亞芠用手在身上一觸,金光一閃之后,一不用藥,二不用動刀,人員立即回醒過來,大病變小病,小病變沒病,幾乎跟奇跡一樣,令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卻不知道無名醫經中所記載的本就是運用真氣或魔力,治療一些疑難雜癥,有效的話,一次便有效,那里還需要用藥!
  但是看在不知道其中奧妙的人眼中,亞芠幾乎是成為了神一般的人。
  亞芠花了快半小時的時間,終于將小隊中所有人給治療好了,在這當中,納肯又發動了兩次的攻擊,都是小部隊騷擾的性質,看來他是打定主意不讓亞芠他們有時間休息了,逼到亞芠一個火大,乾脆喚出了雷羽及暴王,使出了能量化身,分別守住了長生堂的前后的唯一兩個門口,其他的任由納肯在外面叫囂騷擾,反正在有雷羽及暴王這兩個不會受傷也不會累,又威力無窮的幻獸守著,納肯派出了人根本無法越雷池一步,眾人終于可以安心的休息了。
  而這時,紛擾的黑夜終于慢慢的離去,天邊已經出現了一絲的曙光,亞芠叫所有人去休息,在這光天化日之下想要突圍也是不可能了,乾脆就利用時間好好的休息,養足了精神,等待夜晚來臨之后再想辦法突圍吧!
  在半夢半醒之間,亞芠忽然聽到了一聲怯生生的嬌嫩聲音道:“請問……”
  亞芠睜眼一看,太陽已經升到半空中,而在他的面前,站著一個看來約**歲,柱著一根拐杖,穿著一身淺綠色的病患衣服的小女孩。
  一旁的小隊員正警覺的看著她,而而在她的背后有的七八個老中輕的醫生正慢慢朝小女孩及他這一個方向*過來,一邊緊張看著亞芠及小女孩,其中一個看來最年經的醫生走到小女孩背后還一度想要將這一個小女孩拉到他的身后,而小女孩則睜著一雙水亮大眼渴望的看著他。
  亞芠暗暗好笑的看著這群人的樣子,看到他們的表現彷佛是怕他會將這一個小女孩給吃了似的,反而他在小女孩眼中看不到一絲的恐懼。
  亞芠玩味的問道:“小姑娘!你有什么事嗎?”
  小女孩這時在亞芠的注視之下,不由的垂下了頭,但是一聽到亞芠的問話,又立即抬頭說道:“這位叔叔,可不可以請你讓醫生叔叔們去看一下病房里的叔叔伯伯們,他們好痛苦唷,請你讓醫生叔叔去看一下他們好不好!”
  亞芠一挑眉,轉頭看一下在他身邊警戒的小隊員,小隊員輕聲的解釋一下,亞芠才知道,原來當凱特控制這里之后,他便將所有的人分成三處派人看管,病的動不了的人集中一處,還能動的集中一處,所有的醫生則集中在這大廳里,這一個小女孩是因為她本身是一個病人,但是偏偏她有著一副好心腸,見到集中處的一些病人在痛苦的呻吟,所以她懇求看守的隊員讓醫生來看一下這一些病人,看守的隊員不忍心見到這么多人在痛苦,又拒絕不了這們一個好心的小姑娘的軟聲懇求,所以才將她帶來這里。
  亞芠這時才注意到一旁有一個一直低著頭不敢看他,彷佛做錯事的一個小隊員,亞芠不由一陣好氣好笑,心眼一轉,板起臉孔,殺氣騰騰低喝道:“小女孩,你不怕我殺了你嗎?敢作這種要求。”聲音中充斥著肅殺之氣。
  被亞芠這么一喝,小女孩明顯的畏縮了一下,差點握不住手里的拐杖,更是差點跌倒,水靈的大眼立即充滿了淚水,哽噎道:“人家…人家好怕,但是叔叔跟阿姨他們真的很難過嘛!叔叔,拜托你,靈兒給您跪下,請你讓醫生叔叔去看一下叔叔跟阿姨們,他們真的很難過呀!”
  說著小女孩靈兒竟真的丟下手中的拐杖,就要跪下,亞芠一驚,看到靈兒真的要跪下,一身手,金光一閃,靈兒已經被他用真氣給攝到他的懷中。
  這時,亞芠心中真的是愛煞了這一個善良無比的小女孩,緊繃的臉色不由的放松了下來,難得的露出了一抹的笑意,不過看在別人的眼中,亞芠這一笑可是真的像是黃鼠狼給雞拜年般的不懷好意,剛剛那一個想將靈兒拉到他身后的年輕醫生悲憤道:“你這惡魔,欺凌一個殘廢的孤兒算什么好漢?有種你沖著我來好了。”
  說著旁邊的醫生沒拉住,這一個年輕醫生就往亞芠沖過來,當然,他也立即被亞芠身邊的小隊員給制服了。
  亞芠微微一笑道:“叫幾個人跟這些醫生去看看那些病患,有什么需要的就幫幫忙,畢竟我們是借人家的地方,可不要讓主人難堪。”
  一聽到亞芠的話,旁邊的小隊員立即領命兒去,在亞芠懷中的靈兒一聽到亞芠的話,驚喜道:“叔叔,您愿意讓醫生叔叔去看生病的叔叔跟阿姨了嗎?”
  亞芠點點頭微笑道:“當然了,這是叔叔的疏忽,叔叔可不忍心讓靈兒再跪一次。”
  一聽到亞芠的回答,靈兒立即破涕為笑,這時那一個年輕醫生已經被小隊員給放開,一聽到亞芠的話,幾以為在夢中,這時亞芠又問道:“來!靈兒乖,告訴叔叔,你的腳是怎么回事?”
  一聽到亞芠再問自己的腳,靈兒的笑容立即黯淡下來,一邊的年輕醫生見狀便代替靈兒回答了。
  原來靈兒本來不是孤兒,但是他們一家人在半年前路驚大街之時,卻碰到了一群騎著后而司(馬)狂奔的貴族,靈兒一家躲避不及,被撞個正著,他的父母當場死亡,而靈兒的右腳也給撞斷了,知覺全失,如今已經變成了殘廢,治也治不好。
  亞芠一聽,不由為這么一個善良的小姑娘感到嘆息,心中一動,亞芠伸手摸一下靈兒的右腿,微笑道:“靈兒,忍一下,叔叔幫靈兒看一下靈兒的腳,可能會有點痛!”
  說著,亞芠天心真氣一吐,灌入了靈兒的右腿,靈兒痛叫一聲,她只覺得失去知覺大半年的右腿在亞芠一觸之下,竟然變的又熱又痛,使的她忍不住叫了出來。
  年輕醫生剛剛見識過亞芠的治療手段,知道亞芠是在幫靈兒治療,忍不住驚喜道:“靈兒,忍一忍,這位……這位叔叔是在幫你治療腳,你忍一忍。”
  亞芠在一探靈兒的傷勢之后便知道靈而是因為神經被壓住,導致傳遞不良這不是什么大問題,經過亞芠用真氣強行貫穿神經之后,再用真氣促生萎縮的肌肉,不到幾分鐘,亞芠便已經靈兒這令眾一束手無策的病給治好了,而且亞芠還憐惜的運用精神異力冰冷的特性,消除了靈兒治療后的躁熱,而醫生只見到金光銀光一閃之后,亞芠的手已經抽離了靈兒的右腿。
  亞芠微笑的問道:“靈兒,現在感覺怎么樣?”
  靈兒天真道:“右腳涼涼的,好舒服!”一旁的年輕醫生則驚訝的合不攏嘴,熟知靈兒病情的他怎會不知道靈兒說他的右腿涼涼的表示靈兒的右腿知覺已經恢復了,這表示……
  不待他多想,亞芠已經將靈兒放下,說道:“來靈兒,走走看!”說著,亞芠已經將手放開,年輕醫生驚呼一聲,直覺的想要伸手扶著靈兒,誰知道他伸出的手木然的停在一半,因為靈兒在沒人扶持之下,半年來第一次竟然*自己的腳穩穩的站著,這下不但年輕醫生及其他旁觀的醫生全看的傻住了,連靈兒自己也彷佛不敢相信般的看著自己的右腿。
  直到靈兒看到亞芠鼓勵的笑容后,她才提起勇氣,試著抬腳跨步,一步,一步,又一步,走來走去,半響靈兒忍不住驚喜叫道:“好了!靈兒的腳好了!”
  說完,靈兒忽然一個轉身,撲到亞芠的身上,哭叫道:“叔叔,謝謝您,謝謝您,您治好了靈兒的腳。”
  亞芠微笑的輕撫著靈兒的頭道:“這是靈兒應得的,是靈兒的善良治好靈兒的腳的。”
  一旁的年輕醫生不可置信道:“奇跡,這是奇跡呀!”
  亞芠聽到了年輕醫生的低呼聲,淡淡的一笑,也許在別人的眼中,這樣子的治療方法真的是奇跡也不一定,忽然,年輕醫生不知那里來的勇氣,一個箭步來道亞芠面前半跪下來,伸手握住亞芠的手,懇求道:“拜托!拜托你,請你幫幫忙,救救我們這里的病患好不好?”
  亞芠一愣,怎么這一個年輕醫生會忽然冒出了這一句話?
  亞芠忙問其詳?經過了年輕醫生的解釋之后,亞芠聽到了一個他幾乎不敢相信的事情,令他的心理產生了一個非常滑稽矛盾的感覺。
  原來,這一間長生院竟然是納肯所開設的,亞芠細問之下才知道,納肯是在公國中被譽為難得一見的天才少年,以一個平民之身,創下了公國歷史上第一個十七歲之齡就榮任原曙城城防萬騎長之重任的人。
  納肯在上任之后,大刀闊斧的整治了原曙城的治安,自從他上任以來,在原曙城中,大大的減少了貴族仗勢欺人的事情,若有貴族犯錯,納肯皆毫不留情的重懲,憑著他身為最受陛下寵愛的右相的惟一弟子,不少人恨他恨的牙癢癢的,但是又不敢得罪他。
  而且,在平民之中,納肯幾乎算是他們唯一的偶像,因為納肯不但讓原曙城中的百姓日子過的更好,而且還利用他的職權,開設了不少的公益設施,像是這間長生堂就是納肯所開設之一,以往生病就醫一向只是貴族富豪的權利,沒錢的話,想都別想,但現在不一樣了,連貧民也能在這一間長生堂中享有醫療的權益。
  只是,納肯雖然設了這一間專為貧民的長生堂,但是卻因為其他權貴的杯葛,導致這一間長生堂中的醫療資源嚴重不足,一些重病的病患根本無法受到良好的照顧,導致病情一直拖延,而面對這一情況,納肯卻徒嘆奈何,畢竟,能有這些成績已經是他最大的極限了,他無權去對那一些從中弄鬼的貴族做出處置來,只能運用右相惟一弟子,城防萬騎長的身分,來做壓制,多少爭取到一些支援,但也是治標不治本。
  聽完了年輕醫生的敘述,亞芠的心頭不由的沉重起來,這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況呀?
  在他心目中,為了出頭,掌握權勢而不斷的利用出賣、叛師改投等卑俾手段的那一個生死仇家納肯,竟然會是一個對平民如此愛護,為平民著想的一個人,即使他在其他的方面是如此的卑鄙,但是他從年輕醫生口氣中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對納肯的崇敬的心理,而這是最做不得假的,想必其他原曙城中的人民的心中也是如是的想吧!
  尤其是,當亞芠在靈兒口中,聽到他用天真的語氣問他:“叔叔,剛剛我好像聽到納肯哥哥在外面說話唷,醫生叔叔說過,跟納肯哥哥打架的都是壞人,你是不是在跟納肯哥哥打架?這樣你不就是壞人了?”
  年輕醫生解釋道:“納肯萬騎長一直很關心靈兒的傷勢,有好幾次來看過靈兒。”同時眼中也對亞芠流露出一股不贊同的眼色。
  面對靈兒天真的問話及年輕醫生的眼神,雖看來不足為意,但是卻比一千個雷連續打下還要叫亞芠心頭震蕩,亞芠不由的露出了一陣苦笑,他,無言以對。
  頭一次,亞芠對自己的報仇之舉產生了疑問,在他心中,那個卑鄙無恥的小人納肯,竟然對一般的平民付出了那么多,讓人無法想像的多,反觀他,在舉著為家復仇的大旗之下,他真正的衛一般的真正有困難的人做了什么?沒有!什么都沒有!除了破壞他們的生活,燒他們的屋子,殺他們之外,雙手血腥的他除了殺人之外,什么也沒有做!就像現在,一處本來是為民謀求福利的地方卻被他帶來了恐懼。
  亞芠再度苦笑,他似乎覺得自己好像已經不夠資格再向納肯做出報復了,因為他不配………
  亞芠一個用力,從椅子上站起來,搖搖頭,彷佛搖去心中的矛盾,說道:“走吧!帶我去看看那些病人,看我有什么能幫的上忙的!”
  就在年輕醫生驚喜的眼光下,亞芠牽著靈兒的小手,跨出了他那被后世稱之為“神之一步”的那一步,開始了亞芠“奇跡之神”的美名。
  而見證者即是被后世稱呼為“氣療祖鼻”的蒙德·坎司,及:“圣靈慈航”的靈·愛華琳,只是他們現在還只是一個沒沒無聞的年輕醫生及一個八歲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