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56 復仇前夕

隨著陣陣的狼嚎聲,亞芠,五老,少年都看到了一道金光幾乎是半浮在半空中,像極了一支巨大的金箭,有如疾閃電光一般,飛射而來,撲進亞芠的懷間。
  五老驚訝的發現到亞芠原本那宛如萬年不化的寒冰般的陰沉冷厲臉色竟然在那一瞬間蕩漾出一抹極為溫柔開懷的笑容。
  看到了亞芠臉上的笑容,宗門五老不由為之大震,因為那與亞芠剛剛那種冷厲的臉色根本是一百八十度的突兀轉變,但是不能否認的,他們比較喜歡亞芠現在的樣子,而且還覺得亞芠現在的樣子真的是順眼極了,就像是一個天真的孩子遇到自己最好的朋友的樣子,令人不由的陶醉在他的笑容里,哪里還有剛剛那種殺氣騰騰的樣子,也因為五老注意力完全被亞芠的笑容給吸引了,因而完全沒有注意到亞芠懷中的那一只巨大的金色巨狼。
  耳中聽到了亞芠說道:“好朋友,好久不見了,真是想你。”
  五老這時才將注意力由亞芠臉上納燦爛的笑容移到他的懷中那說話的對象,那一只在午后陽光下閃耀著璀璨金光的幻獸貪狼星的身上。
  雖然是頭一次見面,但是五老也不由的為貪狼星那種威猛的神態所吸引,還有亞芠與貪狼星之間所表現出來的親密無間的神態所惑,幾乎使的他們心中的敵意全消,而任由亞芠與貪狼星敘舊,沒有打擾他們。
  不久亞芠及五老又聽到了一陣紛亂的腳步傳來,亞芠停止了與貪狼星的敘舊,和五老同時轉頭看向貪狼星來的方向,映入亞芠眼中的是那一張張極為熟悉的臉孔,竟是他的死神鐮刀小隊?亞芠心中暗暗奇道。
  不知道自己已經睡了多久的亞芠心中不免因為貪狼星及死神鐮刀小隊的突然出現而感覺到驚訝萬分而且還帶點驚喜的心情。
  亞芠站直身體,對凱特等人道:“凱特,你們怎么會來到這里?”
  凱特等人見到亞芠安然無恙的站在他們的面前,他們總算是放下了心中的那一塊大石頭,高興道:“頭兒你沒事呀!那太好了,你失蹤的這七八天,我們可擔心死了。”
  亞芠聽到凱特說他已經失蹤七八天了,心中不由為之一愣,亞芠的眼光逐一的掃過了小隊的每一個人,他們臉上盡是掩不住的欣喜神色,亞芠心中不無感動,畢竟,即使被人稱為惡魔的他在看到了還是有人是真心的關心他的,心中還是有著一道暖流流過。
  亞芠微笑道:“沒事!我沒事!你們怎么會來這?”亞芠在看到妃雅也在人群中之后,不由的對她一笑,表現出了難的溫和笑意,引的妃雅嬌顏一紅,羞答答的垂下頭玩弄自己的衣角,然后亞芠才對凱特問話。
  凱特興奮的將雷羽回去報訊,叫醒貪狼星,然后他們才在貪狼星的帶領之下,來到這里,這時候,貪狼星已將雷羽從它的長毛中推出,亞芠伸手接過了雷羽,讓雷羽站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發出了一道感謝它替他所做的事的心靈通訊,傳給了雷羽,雷羽也啾啾鳴叫著,用著它的頭輕磨著亞芠的臉頰。
  半響,亞芠這才轉過身來,面對著從剛剛起,就一直靜靜的看著他們敘舊的五老,道:“五位長老,真的是很抱歉,我真的是沒有辦法告訴你們這一切到底是什么回事,剛剛我只有一個人,但是現在……”
  亞芠語氣中明白的表示出,剛剛在他只有一個人的時候他都不講了,更何況現在他大援在側,當然是更不可能說了,但是,他話還未講完,光長老就已經打斷了他的話說道:“你別說了,就算你現在有了支援,但是我們還是不會改變我們的心意的,并不是我們不通情理,實在這件事太過古怪,我們非得弄個清楚不可,不管你現在有多少人,我們全接下來了。”
  其他四位長老也是一副非要亞芠交代個清楚,不然決不罷休的樣子。
  亞芠皺起了眉頭,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將將事情交代個清楚,除了不想與這五位可敬的長老對敵,但是剛剛他不說,現在他就更是不能說了,非關意氣用事,實在是現在連凱特、妃雅等人全都來到這里了,他實在不想因為自己的身分泄漏的關系而導致其他人壽道牽累,雖說對象是這五個令人尊敬的老者,但是,亞芠只是光聽他們說自己是宗門五老,并非就能夠確認他們就是真正的宗門五老,就算他們真是宗門五老,亞芠也無法把握住當他們知道他真正的身分時會做出什么樣的反應?他不能拿小隊一百條生命做賭注!
  因此,這一場架似乎是打定了,既然決定要打,亞芠就決不能容許自己輸了,幾乎是同時,當光長老說完時,亞芠已經由身上飄出了澈骨的冷凝寒氣,用這來對光長老作出回應,以光長老為首的五位長老也不是白癡,光是由亞文身上的氣勢就知道這事已經是無法善了了。
  不約而同的,五位長老身上的五只幻獸分身在五長老的意志之下,慢慢的擬態變化成五支形態各異的魔杖,出現在五老的手上,這時,凱特等人也才注意到,剛剛因為見到亞文無恙而太過于興奮,因而沒注意到,竟然有這五個著凱的老人站在旁邊,一副來意不善的樣子,立即引起了眾人的反應,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就待亞芠一聲令下,就要將這五個老人解決,即使他們已經看出這五個老人有著九階的鎧,他們還是毫不猶豫的對這五個敵人露出了敵意。
  亞芠察覺出小隊的敵意,一擺手道:“這不關你們的事,是我私人的事,你們不要插手,由我自己來解決。”
  眾人不由一愣,但是還是順從的聽著亞芠的話,凱特一聲令下,所有人全都鎧化起來,幾乎是一瞬間,五個長老老馬上就看到了惟再他們身周的近百人身上,發出了強烈的各色光芒,同時,在他們身后不更由這些光芒組成了各種的動物型態。
  這下子,五位長老臉上雖然沒有什么變化,但是心中卻陡然的重重多跳了好幾下,他們沒想到,這個古怪的年輕人身邊,竟然有著這么一群八階鎧的高手存在?
  而不但是五老驚訝,連亞芠自己也是無法置信,什么時候起,他的小隊人員竟然有了八階鎧了?明明他們也只不過五階、六階鎧而已嗎?最高階的也只不過是夜月的七階鎧?怎么忽然間全變成了青一色的八階鎧?
  卻不知,這完全是亞芠他自己本身所造成的,原因就在于亞芠送給他們的那一顆神之鉆,當初亞芠送給他們每人一顆神之鉆本意是想要提身每個人的氣,果然在神之鉆的幫助之下,每一個人的氣有了跨越頒的提升,短短的三個月的練氣時間,就比的上其他人三年的成效,功效可謂高的驚人,但是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神之鉆的龐大能源支持下,他們身上的幻獸竟然在一次的變化,一口氣突破了“階”的層級限制,直接晉升到第八階,當然,現今的他們還沒有辦法與真正的八階幻獸一較長短,但是假以時日,小隊成員的幻獸一定能夠真正成為八階甚或九階幻獸,但是光是現在這樣也夠唬人的了,大陸上可沒有那一個國家可以找出一隊像這樣子由純粹八階鎧的幻獸軍團,甚至,能找出三十個八階鎧就偷笑了,而且九成都是皇室成員。
  亞芠雖然驚訝加不解,但是心中的高興可想而知的,這下他的報仇大舉又更有把握了,只是,今天這一場戰還是不能讓他們插手,畢竟,這是他私人的恩怨,而且對象又不是一般的人,他不能讓他珍惜的部下成為人民的公敵,畢竟,背負著血腥的惡魔之名有他一個已經是夠多了。
  亞芠一聲:“鎧化”,貪狼星再度發出了一聲的長嘯,金光一閃,睽違以久的貪郎之鎧再度出現在亞芠的身上。
  那無比的凜冽威勢,那震動人心的姿態,那閃耀無比的光芒,即使已經見過數次的小隊成員還是依舊忍不住到吸了一口氣,尤以親眼見過亞芠屠殺手段的凱特三人最是震撼,他們心中一直有一個錯覺,就是當亞芠著鎧之時,就代表他已經下定了屠殺的決心,他們為這五個老者表示哀悼,不管他們是誰,不管他們身著九階的鎧,再凱特三人的眼中,他們已經是一堆死人了。
  凱特手一揮,小隊成員立即成一個圓形,將亞芠及五老為在中間處,空出了約五十公尺的空地。
  五老當然不敢大意,當亞芠那一身奇異的貪郎之鎧出現再身上之時,還有戰在最前線凱特三人眼中流露出憐憫之光,以及其他人擺出陣勢之時,再再都顯示出對亞芠的無比信心,更令五老不敢大意。
  而著鎧之后的亞芠呆了三秒鐘才回過神了,因為貪狼星化鎧依附到他的身上之后,亞芠赫然發現他的眼中竟然分化出了六個“視界”。
  那是一種很奇怪的現象,他不知道該如何的形容,一個世界是他透過眼前黑色晶體所看到的正確視界,而另外五個看到的同樣的一個警像但是角度卻不一樣,甚至其中一個還是由上往下的俯瞰視角,令亞芠一時之間覺得無比的怪異而失神,當亞芠稍唯一比對,立刻察覺出,另外的五個視角竟然是五小幻獸所見到的視界,這下可令亞芠無比的驚訝喜悅,那豈不表示,只要他運用得宜的話,不管在那里,都在他的掌握之下?
  亞芠忍住心中的欣喜,冷靜的試探一下,右手微微的一伸,一顆比當初扈伊對戰之時還要大上一輩的水魔法但成型,再要發未發之際,亞芠心中暗暗對雷羽下達了個命令,果然,當他的魔法彈對著五老發出之時,再他視角中的下看的雷羽視線立即便成為向下俯沖的樣子,然后,以他本來的視線來看,即看到雷羽由半空中沖下,雨那一顆水魔法彈合而為一,再度變化成一只水藍色光鷹,五老沖去,亞芠心中一動,雷羽馬上將目標鎖定水長老,沖了過去。
  這一個嘗試讓亞芠很高興,因為這表示他又多出了幾個好幫手了,果然,亞芠不浪費時間的又招喚來土元素,心中的一個視界有產生了變化,土魔法彈一發,暴王前沖至土魔法彈面前,與雷羽一般情況,結合了土魔法元素的能量,一只足有三人高的巨大黃色光熊出現在亞芠及五老面前,發出了一聲轟雷般的怒吼,朝著亞芠指定的土長老沖了過去,而亞芠隨后右手金光一閃,白金劍出現在手,也隨著光熊背后一步之差,往其他三老沖去。
  而五老當亞芠招喚出光鷹之時,心中已有了準備,只是沒想到這光鷹竟然突破了一般魔法常識中直、散、弧、曲路線的魔法攻擊常識,恍若有生命一般的認定了水長老,往他攻去,完全不理會其他四人,鬧的水長老手忙腳亂的,差的在光鷹的第一擊就吃大虧,最慘的是,不論水長老施展哪些魔法,全都像是在替光鷹進補一般,施出來的各種水魔法能量全教光鷹給吃下去,讓光鷹越來越大,而水魔法元素能量組成光鷹對水長老的魔法攻擊可以不聞不問,水長老卻挨不得光鷹的一擊,逼的水長老左閃右躲的,好不狼狽。
  其他四位長老很快的就發現了水長老之窘境,但是想幫忙卻沒辦法,因為光熊已經對著土長老沖過來,所幸土長老不像水長老般沒有準備,被光鷹鬧個狼狽不堪,但是也僅有自保之力,與水長老一樣,拿他眼前的敵人沒辦法,只能等著魔法效力(注)消失。
  但是水長老及土長老的情況還算是不錯,其他三位光、火、風三位讓亞芠親自操劍攻擊的長老就沒有那么幸運了。
  當亞芠沖出之時,心里已打定主意,絕不讓他們有機會施展攻擊力大的大型魔法,因此,亞芠一上場就用上了風之心,只見亞芠化身成為一道金色的旋風,后發先至的在光熊之前,截住五位長老,將他們圈進了白金劍的劍影之中。
  論魔力,亞芠現今的魔法能力還差五長老中任一個一籌不只,但是,如過論近戰的能力,再來十個五長老也絕不是亞芠的對手,更何況如今五長老已經被亞芠用光鷹、光熊引開兩個,只剩三個人的話更不是亞芠的對手,而三位長老也只道亞芠是打的近戰不讓他們有機會施展魔法的主意,但是他們卻無法可施,就算想要攻擊施咒攻擊,往往一陣金風過后,還為廿權的咒語又都被打斷了,而不用念咒的小魔法就算打中亞芠,面對亞芠堅逾鐵石的鎧甲就像是蚊子叮牛角般,不為所動,更何況在亞芠那迅捷的動作之下,十之七八都落空了,這也是魔法師的悲哀,雖然有著強大的力量,但卻只能用在遠距離攻擊。
  很快的,三長老身上馬上就出現了無數的傷口,這還是亞芠略為手下留情的,不忍將這善明遠播的長老致命的緣故,不然憑白金劍鋒利的程度,就算三長老有九階鎧護住要害,還是難逃一命。
  眼看著五位長老如今已是岌岌可危,如今只要亞芠一狠下心來,明年的今天此時就是五長老的忌日了,不過,大概是五長老平時好事作多了,上天不欲看他們喪命,因此,派來了能讓亞芠消火的人來。
  就在亞芠開始慢慢的覺得五長老太不知進退,都已經到這地步了還不肯自動放棄認輸,令亞芠開始有點心中不耐煩起來,他還想要報仇,沒時間與他們再玩下去,萬一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就不太好了,亞芠一想到這一點,手中的白金劍不知不覺的已經加快速度起來,不想殺他們,但也容不得他們壞事。
  不過亞芠的決心還是下的太慢了,因為一連串的沉重整齊的腳步聲已經傳來,令所有小隊的人側目,連在打斗中的亞芠也放棄的所得的優勢,躍離三長老,同時也招回雷羽及暴王。
  而小隊的人以解除包圍之勢,來到亞芠身后集合,不久一隊約兩百人,身著獸幻鎧,踏著整齊腳步的首都衛兵來到。
  原來當初死神小隊強行闖關,鬧的那一個守關的小隊長如臨大敵的吹下了警哨,引了首都禁衛軍動員起來,結果一問之下,才知竟然是一群百多人沖進原曙城中,雖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也不能不小心,于是,便派出了一中隊的兩百人,順著路人指引的方向,前往查看。
  而一路上越走發覺越近禁區,帶隊的中隊長發現似乎不妙,好像不是一般的盜賊團的樣子,加上又聽到了一連串的狼號聲及爆炸聲,于是,他便打發了一個人回去報訊,然后才叫所有人著上獸幻鎧,以戰陣的方式前往搜查。
  誰知道他不叫人著鎧倒還好,這一個謹慎的動作一作,反而引來了死神的臨頭。
  當亞芠罷戰后又看到有這么一群衛兵的出現,熟知原曙城城防作業的他立即知道,這是原曙城禁衛軍面對大敵時才會做的動作,卻不知道這是死神小隊引來的后患,反而以為是眼前這五個自稱是宗門五老的家伙故意拖延時間,以待禁衛兵來到,不然以這如此偏僻前一刻又是禁區的地方,怎么會忽然多出這么多裝上獸幻鎧的禁衛兵?
  亞芠有此誤會不打緊,最糟的是,剛剛他因為宗門五老及重見小隊人員而壓下的報仇怒焰現在又因這一隊禁衛兵的出現而從新燃起,而起燒的更旺更熾烈,一股與剛剛那只有戰意而無殺意截然不同的極為冰冷的氣息由身上飄出,殺意已在亞芠身上沸騰起來。
  透過那由黑轉紅再轉血紅的晶體,亞芠對五老撇過一眼令人不寒而栗的殺意,即使未能親眼感受到亞芠的眼神,但是五老年老成京的閱歷又怎會不知道亞芠已將這一隊禁衛兵出現的帳算在他們頭上了,而五老只是想要從亞芠身上查出土元素禁區形成的原因,根本不想與亞芠這種不但有以一舉之力擺平他們五老實力的高手為敵,更何況看他身邊還有一隊百人小隊,不但每個人看來對他忠心耿耿,而且清一色都市具有八階鎧的雄厚實力,與他為敵根本就是跟死神交朋友一樣嘛,他們怎樣都沒關系,只咬不要牽累其他人就好。
  五老心中暗暗的叫苦連天,剛剛亞芠已經對他們很不友善了,這下再加上這一個誤會,恐怕不成生死大敵才怪,光長老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企圖開口對亞芠辯解他們的清白無辜,可惜亞芠并不給他們這個機會,光長老還未來的及開口,亞芠已經是一個騰身怒喝道:“死神小隊聽令,滅口。”
  滅誰的口?當然是那一群不知死神已光顧的衛兵,死神鐮刀小隊的每一個人只覺熱血沸騰,這還是亞芠首次在戰斗中發出的第一道正式命令,被亞芠這一命命,中人棉千軍萬馬也敢沖,更還況只是小小的兩百多名衛兵?
  當亞芠身先士卒,一頭沖進那一群還搞不清楚狀況的衛兵之間,白金劍的金光一閃,馬上有三顆人頭飛起,臉上尤還帶著不可置信的表情,霎時,原本整齊的衛兵陣勢立即大亂。
  這些衛兵多是原曙城中權貴士族子弟,藉著擔任禁衛兵之職,逃避上邊防守防之役,平時養尊處優,仗勢欺人,有時抓抓小竊賊,哪里真的曾經經歷過何謂戰場!因此戰戰也是擺著好看外,整體的戰斗力可是令人慘不忍睹,難怪當亞芠一沖三條命之下,立即使的戰陣亂了起來,任憑小隊長如何的呼喊指揮還是一團亂,更何況,繼亞芠之后,又有一百個由亞芠親手訓練出來,當世十大高手之一的水妖王親身磨練,而培養出來的一群殺手中的殺手,一次沖擊之下,兩百多個人中已剩下不到二十個,當亞芠轉身面對五老之時,連那二十個人也跟著下地獄,而他們只比他們的同伴出喊了一聲慘叫而已。
  整個戰斗快的不可思議,不到一分鐘,兩百個活生生的禁衛兵已經擺平一地,無一存活,乾凈俐落的叫五老不由自主的打個寒顫,而那種極為突兀,前一刻還是一群雄赳赳的禁衛兵,下一秒卻變成了尸橫遍地景象,更是叫人噩夢連連。
  亞芠慢慢的往五老走去,臉上紅色的晶體散發出害人的熾烈紅芒,彷佛象征著亞芠此刻心中難消的殺意一般,五老臉上不由自主的凝重起來,知道這一次絕對是生死之局,而且是他們死亞芠生,這還是他們成名數十年,歷經多少生死劫難后,首次生起死亡離他們如此的近的感覺,若問為什么,大概只能說是他們感覺到亞芠及死神小隊那種殺人好比拔一根草般的感覺吧!
  幕然,當亞芠向他們走出第三步之時,忽而轉頭道:“所有人跟我走!”
  一瞬間,亞芠一個轉身,往禁區深處走去,而小隊中所有人雖然覺得莫名其妙,但是對亞芠的命令卻是絕對服從,沒有人再往五老處看上一眼,跟著亞芠的路線,宛如旋風般,一會就消失在禁區深處的廢墟中。
  五老雖然覺得莫名其妙,但是那種恍若隔世的重生喜悅,卻也叫他們不想也無力再追究原因,彼此互望一眼,發現彼此身上早已叫冷汗給浸濕了,雖然沒說出,但是彼此眼中卻都流露出一種極為陌生的情緒,一種名叫害怕的情緒在這五個修為精堪,養性有成的老魔法師的眼中、臉上、身體,完全的展露出來,當亞芠等人完全消失之后,五老已經再也站不住了,紛紛解除鎧化,跌坐在地。
  而很快的,他們也知道為何亞芠會忽然率眾離去了,因為,一隊足有千人的進為大隊已經踏著整齊的步伐進到他們的眼前,必此互望一眼,再度由彼此眼中察覺的對于亞芠神秘的恐懼,為何竟向未卜先知一般,先一步的放棄擊殺他們而率部離去,在那禁衛大隊來之前一步?
  其實說穿了很簡單,亞芠只是命雷羽散去能量恢復原狀之后,飛到上空中,利用著鎧之后他能看到雷羽之所看到的視界,而用以預先警戒,果然,當禁衛大隊的身影落入雷羽的眼中之時,亞芠立即有所警覺,更馬上判斷出,他雖有把握將五老格殺當地,但是也不免會與千人大隊照面,他雖不怕他們,但總是棘手,為避免麻煩,影響他的報仇大計,亞芠只好先一步將人帶離,放棄殺掉五老的舉動。
  而當千人禁衛兵大隊來到這里之時,當然是免不了一陣的驚駭大怒,同時更激起了同仇敵愾的士氣,發是非將亞芠這一群兇手格殺不可。
  當然,他們也發現了極為狼狽的五老,所幸大隊長認識這五個長老,知道他們是為了解開土元素異常聚集之謎而來此,更因為他需要他們來告訴他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以及五老的身分,禁衛兵不但沒有依照一貫作風寧可錯殺一百而不愿放過一人的作風,把五老當成罪犯抓起來,反而當場把他們當成上賓款待,而五長老當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了。
  于是,十分鐘之后,原曙城東西南北四大城門立即關起來,嚴禁任何人進出,城墻上來回巡邏的士兵增加不只十倍,街道上行人全無,只有一隊隊的禁衛兵來往巡邏,挨家挨戶搜查,不但查百姓平民家,漣漪般的王公大臣也不放過,全城五萬禁衛兵全員動員起來,目的只為了找一百人,看似兒戲,但是卻沒人敢輕忽,因為,禁衛兵中由那千人大隊最先傳出,搜查的目標是能將魔導宗門五老打敗,一瞬間殺掉兩百多名禁衛兵的兇手,兩百多具尸體還擺在禁衛兵的西營區門口,每一個由那經過的人都可以看見,誰敢輕忽?誰敢大意?就怕下一個就輪到自己躺在那!
  時間就在這種極為緊張嚴肅的氣氛中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由午后一直搜到入夜,原曙城的地皮都快叫搜索的禁衛兵踏破了,但是兇手卻像是蒸發了一般,完全查不出任何的痕跡,一百多人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但是在五萬人的搜索下,原曙城再怎么大也有個限度,不可能會完全消失,怎么會查不出來?
  無盡的疑問在禁衛兵上下層的心中滋生,開始有人認為亞芠一行人早已不知道用什么辦法潛離城中了,同時也令無數人心中部由的松了口氣,若真的與這群兇手對上,恐怕會傷亡產重吧,也因此,禁衛兵們開始松懈下來,搜查也沒那么起勁了,一方面是累了,二方面則是在同仇敵愾的激憤過去之后,冷靜下來的人開始為自己打算,不但祈禱自己不要是第一個搜出亞芠一行人的人,更是希望亞芠真的已經是脫離了原曙城,因為任誰也知道,地一個發現的人已亞芠一行人的手段絕對是成為烈士的機率高達九成九,而誰也不希望自己成為烈士。
  而當一干衛兵鬧哄哄的在到處搜查之時,在一處為人們刻意去遺忘,令一個因為人而成為禁忌的區域中,亞芠一行人則隱匿于此,而這區域在兩年半之前一直有一個很響亮的名字——“斯達克公爵府”。
  只是現在,黑底金字的府名被拆下,厚實的鐵門上長滿了紅銹,野草叢生,窗毀門壞,如今只是一個敗落的廢屋,但卻是躲藏的一個最佳地點。
  亞芠站在他原本的房間中,經過了兩年半,他又再度的回到了他的“家”,看這眼前的一片凄涼景色,亞芠忍不住心中無限的惆悵,正所謂人事依舊而景色全非。
  過了半響,凱特敲敲們走進了亞芠的房間,亞芠轉過身來面對這凱特,淡淡問道:“凱特,外邊的情況怎么樣?”
  凱特一躬身,必恭必敬道:“頭兒,外邊的人聲已經慢慢的減弱了,天色也已經暗起來,是時候了。”
  亞芠點點頭又問道:“弟兄們的情況怎么樣?”
  凱特回道:“承蒙頭兒您不把我們當成外人,愿意把這關于您生死的事情告訴我們,弟兄們都十分為您感到憤愾,個個摩拳擦掌的想要為您報仇,每一個都精神抖擻。”
  亞芠聞言輕聲一嘆道:“唉!真不知道把你們卷進我個人的私仇中是對還是錯?”
  凱特聞言一愣道:“頭兒你這樣講就不對了,我們今天能有這種成就全是頭兒你造就的,我們無已回報,這正是我們一個很好的機會,況且,頭兒你們一家本來就一直是我們崇敬的對象,整個大陸誰不知道斯達克一家人全都是真正的英雄好漢,能在你手底下做事是我們的福氣,水里來火里去,若皺個眉頭,我們就不算是好漢,更別提頭兒你對我們的恩情了。”
  亞芠輕嘆一聲:“好吧!跟所有人講,一個小時后出發。”
  凱特一躬身,退出了房間。
  原來亞芠在領著小隊的成員來道他的舊宅之后,便對全部的人開公布誠,將自己的來歷、來到這里的目的,說的一清二楚的,然后也明白的說出此次報仇之舉極為危險,如果有人不愿意的話,盡管退出也行,他絕對不會見怪的,畢竟這事關眾人的個人生命問題。
  絕果出乎意料的,不但是沒有人退出,而且全部的人還一副同仇敵慨的樣子,義憤填膺的要替亞芠一家報仇,令亞芠著實感動。
  不久當凱特退出之后,又有人來敲門,亞芠一愣,開口道:“請進!”來人聞聲開門進來,亞芠轉頭一看,竟是妃雅。
  亞芠真的是一愣,他不知道妃雅忽然在這時后來到這里干什么?
  妃雅看到亞芠看著她,幽幽道:“不請我坐一下嗎?”
  亞芠一愣,伸手一延道:“城主請坐!”
  妃雅在一張破爛的椅子上坐下之后幽幽嘆道:“道現在你還叫我城主。”
  亞芠苦笑一聲,對于妃雅,他實在是理不清他心中的的感覺,人非草木熟能無情,他知道妃雅對他的愛意,但是他自己呢?
  不可否認的,他現在的確是對她改觀了不少,但是若說是愛她,可能還差了那么一點,但是若說她對妃雅這一次不惜冒著生命危險也要幫助他,不有所感動是騙人的。
  亞芠清清喉嚨,咳聲道:“妃雅你真的不再考慮?此行十分危險,甚至有喪命的機會,如果你現在出去的話,相信沒人認識你,就算認出你來,憑你豐原城主的身分,相信沒人敢對你怎樣的。”
  妃雅搖搖頭道:“豐原城主又怎樣?連一個自己真喜喜歡的人都沒有又有何用!”
  亞芠嘆口氣:“妃雅,我知道你喜歡我,但是我只是一個亡命之徒,又是一個通緝犯,身上背負著報仇雪恨的重責大任,實在是不值得你的錯愛呀!”
  妃雅睜著一雙水靈大眼,問道:“愛一個人事不需要理由的,早在第一次見面,你完全不顧我的身分,狠狠的教訓了我一頓之后,將我給叫醒了過來,我就知道,你就是那一個我一直在等待的人了,我現在來這里只是想要知道,你的心里有沒有我?”
  亞芠忍不住的回過頭避開妃雅那雙充滿真摯愛意的眼睛,走到窗戶旁邊,看著窗外,老半天不回話。
  妃雅看到亞芠避而不談,晶亮的雙眼立即暗淡下來,幽幽的嘆口氣,站起來,就要出門,就在她一腳踏出房門之際,身后突然傳來亞芠那冷厲中帶著一私不自覺溫情的話語道:“我不知道該怎么說,但是給我時間吧!讓我們多點時間相處,也許我會愛上你也不一定,也許……”
  話未說完,妃雅已經警喜的忘形轉身朝亞芠撲過去,一雙柔嫩溫熱的唇已經吻上亞芠那略帶冰嘴唇了,讓亞芠接下來的話消失在熱情的吻中。
  半響,妃雅才羞澀離開亞芠道:“有你這句話就夠了,這樣就夠了!”
  而這時,由遠而近,腳步聲傳來,亞芠知道這是凱特的腳步聲,時間已經到了。
  亞芠及妃雅互望一眼,亞芠不再說什么,走了出去,望著亞芠雄偉的背影,妃雅口中念著只有她自己聽的清楚的聲音道:“不管多久,我都會等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