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54 首都風云

在經過了三天四夜的急奔之后,死神鐮刀小隊終于發揮出被亞芠訓練出來的成果,長時間下來只有略作休息,便又再度跟隨著貪狼星趕路,等他們來到原曙城之外時,眾人雖然是疲憊,但是一就是看來精神抖擻,不過,在經過了亞芠的訓練之下,這實在是沒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眾人反而對妃雅的表現才真的是叫人吃驚。
  在這一路的急趕中,最痛苦的要算是妃雅了,眾人沒想到一向給人嬌生慣養的印象的妃雅竟然能追的上眾人的腳程,即使她已經是趕路趕的上氣不接下氣,一副快追不上的樣子,但是她依舊是沒有脫隊,甚至也婉拒了夜月等人意欲助她一臂之力的好意,執意用自己的力量趕路,這么一來,不但略為改變了眾人對她的印象,令所有人開始對她有了一絲的好感,至少,沒有人會再將她當成是一個嬌生慣養的千金大小姐了。
  不過,妃雅一路走來到也沒有注意到這件事,光是要追上眾人的腳程就夠她幾乎吐血了,哪有余暇注意到別人看她的目光已有所改變?
  在剛剛從瑟吉耐城出發之時,妃雅還能夠勉強追著眾人的腳步急奔,但是要不了半個小時,她就已經是慢慢的落隊了,這時候,夜月也發現到了妃雅追不上,便急忙到妃雅的身邊道:“妃雅,不如我陪你慢慢走,等一下到有人住的地方再租輛馬車趕路,這樣子比較快!”
  妃雅此時的心中除了對亞芠的安危十分著急之外,更是充滿了一種莫名的羞慚,她沒想到,一向自豪不同一般千金小姐那種嬌生慣養的模樣的自己,原來卻真的是一個貨真價實,嬌生慣養、弱不經風的大小姐,光看到現在才稍微的趕一下路便累成這樣子,其他人卻是連大氣都不喘一下,還有余力過來幫助自己?
  一時之間,妃雅彷若看到所有人都在看她,都是以著一種輕蔑的眼光看著她,譏笑她真的是一個沒用的人一般,即使她明知道夜月是出自一片好意,但是她就次覺得夜月此舉更好像是在譏笑她的沒用一般,不由的激起了她那種莫名的傲氣,她就不相信她會輸給其他人,夜月辦的到,她一樣可以。
  婉言挽拒了夜月的好意,決定憑著自己的力量感到原曙城,不理其他人略帶訝異的目光,自己埋頭趕起路來,她就不相信自己辦不到。
  憑著心中的那一股不服輸的意念,妃雅的確是堅持了近兩個小時不落隊,但是,當貪狼星再加速,眾人也隨之加快速度之時,妃雅終于沒有辦法再跟上了,落在隊伍后面遠遠的。
  夜月終于看不下去來到妃雅身邊道:“妃雅,我看你已經支撐不了了,何不叫輛馬車坐?”
  妃雅搖搖頭,她就不相信她會追趕不上其他的人?
  不過,妃雅雖然拒絕了夜月的好意,但是她卻也注意到了一件奇事,就是夜月身上竟然帶著一層淡淡的白色光輝,而再轉頭注意看一下,其他人身上竟然也隱隱的發出了紅、青、藍、黃的光輝,而且妃雅更注意到這些光輝明顯與否,似乎每一個人都不一樣,而且其中更是以凱特、力奧、夜月三人為最顯著。
  妃雅即使已經因為趕路跑的上氣不接下氣,仍然忍不住問道:“夜月,你們身上的光芒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不同的光芒?”
  夜月聞言先是一楞,隨即會意道:“喔!這是因為我們邊跑邊運氣的關系,這樣跑起來才會又快又輕松,而且跑久一點也不會累。”
  妃雅聞言先是一楞,隨即好像在跟夜月說話,又像是在跟自己說話道:“氣嗎?”
  夜月沒有聽清楚,問道:“妃雅,你說什么?”
  妃雅搖搖頭,道:“沒什么,我記得我好像學過氣呢!”
  夜月驚奇道:“真的?那你為什么不用氣?”
  妃雅略見羞慚道:“因為我以前我母親曾教過我我家的家傳密學-“紅蓮飛煉”,但是后來我母親死后,我認為這什么紅蓮飛煉練起來除了身上熱熱的之外,好像也沒什么作用,所以我也沒有在練習了,到現在已經有四五年沒練了。”
  夜月驚訝道:“紅蓮飛煉?原來你練的是紅蓮飛煉,好可惜喔!紅蓮飛煉我曾聽我師傅講過,那是一種極為有名,而且專為女孩子家開創出來的一種屬于剛柔并濟的絕學,如果能學成,那可真的是一種威力很大的絕學,你放棄真的好可惜。”
  妃雅驚喜道:“真的?”
  夜月搖搖頭道:“怎么會不真,據我師傅說,在六百年前,出了一個武功奇高的神秘女子,這名女子曾一個人將當時大名鼎鼎的十大高手之一東海天叟打的落花流水,可惜經過這一役之后,這名女子就消失不見了,而她只留下一句話,說她是用紅蓮飛煉打敗東海天叟的,據當時觀戰的人說,那名女子出招之時,渾身綻放出瑩瑩紅光,遠遠看過去,就像是一朵火焰紅蓮一般,迎風飛舞,煞是好看,而一出手,便是兩條紅白長鞭,宛如飛煉一般,打的東海天叟毫無還手之力,我真沒想到原來妃雅你是那名女子的后人,你知道嗎?那名女子可是頭一個登上奇武大陸十大高手之列的人,而且也是最神秘的一個人,要不是我師傅要我專門練魔法的話,我還真的好想叫你教我呀!”
  妃雅聽了更是驚訝萬分,她是頭一次從外人口中知道,原來她家傳的紅蓮飛煉竟然還有如此大的威名,不由的深深的感到后悔,為什么自己不可下苦工將紅蓮飛煉練成,導致今天會這么狼狽。
  同時心中更暗暗的決定以后一定要將這家傳密學給練成,不過,現在最急迫的,還是要先趕上其他的人,剛剛夜月陪著她說話,現在兩個人已經落后非常多了,忙問起夜月,如何利用氣讓自己可以跑的更快?
  夜月雖然是一個魔法師,但是經過了這兩三個月以來亞芠的耳提面命,對于氣的運行方式到也相當的了解,便也教起了妃雅,如何將丹田內的真氣提出運行到雙腿,如何以氣調息,以息養力等等,說來只是一些極為淺薄的技巧。
  但是妃雅經夜月這一提點,生澀的運起了幾乎被她自己已經放棄的紅蓮真氣,雖然感覺到只是一點點,非常的薄弱,但是卻已足以令她身上慢慢的發出了微弱的粉紅色光芒,而且使她覺得疲勞似乎一下子恢復了過來,腳步也變的輕快多了,速度也變快了,而且也慢慢的跟上了其他人的腳步。
  除此之外,妃雅更發現,當她運起紅蓮真氣之時,隨著真氣的運作,亞芠送給她的鳳釵及戒指竟然隱隱約約之間,慢慢的流露出一種莫名的能量,加入了她的真氣之中,雖然不明顯,但是,真氣確實在這兩道能量的匯入之中,由斷斷續續的微弱熱流,慢慢的茁壯起來。
  等到她跟死神鐮刀小隊到達原曙城外之時,她發現她體內的紅蓮真氣竟然增大了一倍,妃雅此時才知道亞芠送給她的這兩個飾品珍貴之處,心中對亞芠的愛意不由更加的加深了一層,同時更加的對亞芠行蹤不明之事,益發擔心。
  當眾人來到城外之時,發覺到,原曙城不愧是一國之首都,光看那高達二十余公尺的厚實堅硬的城墻,以及在墻垛上不停來來回回巡邏個不停的一隊隊衛兵,寬大的城門處,約十來個衛兵對著進出城的人群逐一搜查,樣子是既認真又仔細,眾人不由的叫苦連天。
  雖然門口處的衛兵沒有幾個人,但是在城墻上巡邏的衛兵可不是擺著好看的,而且雖然原曙城中并不禁止傭兵之類的人進入,甚至態度還不錯,但是那也只限于三三兩小團體,如果向他們這樣的百人隊伍就這樣浩浩蕩蕩的走進去,不出問題那才有鬼,搞不好人家還會以為他們是一群意圖搶劫的盜匪,偏偏當初他們出來的太過于匆忙,一些已經辦好的通關文件或是身分證明之類的證件全都沒帶,如何通過查檢進去原曙城中,真叫凱特等人傷透腦筋。
  正當眾人在那勘查地形兼商量如何進城之際,一旁的貪狼星則無聊的伸個懶腰打個呵欠,與一般幻獸不同,貪狼星在經過亞芠先后三次的回生訣精神異力培養之下,其靈志早已經不亞于人類,而且它又不像五小幻獸一樣,它與亞芠的關系早已經超越了一般的主人與幻獸之間的關系,最明顯的例子便是,當雷羽以沖擊炮硬是將它從身棉中轟醒過來之時,通知了它亞芠下落不明的事情(五小幻獸因為太過年幼,無法直接跟貪狼星做心靈通訊),而貪狼星雖然一樣無法與亞芠維持著心靈通訊,但是,它還是可以隱隱之間,它還是可以感知道亞芠的位置之所在,而且還沒有危險,至少在它的感知里是還沒有危險,不過這一種現象還是令貪狼星覺得不對勁,所以它依舊是急著趕到亞芠之處。
  誰知道,一到原曙城外,貪狼星就被凱特叫住了,要它等一下,不過說了也奇怪,凱特似乎從來沒懷疑貪狼星會不會他的話而停止前進,而小星也真的是聽到了凱特的話而停止前進,事實上沒有人懷疑,為何不是凱特的幻獸的貪狼星會聽凱特的指揮,而且還自然到沒有令任何人會想到這一個問題。
  于是,再著一座小樹林中,就變成了一個奇妙的景象,人群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而一只人大的灰白色巨狼則以一副好像很無聊的樣子連連打著呵欠,而事實上,貪狼星心中也真的是很無聊,來到這地方之后,它已經確實的感覺到自己的主人就在城中,它就是想不透,單純的一個進城的動作,為何會會考慮這么多?而遲遲不進城?
  當然,貪狼星是無法體會出凱特等人心中的考慮,它只是覺得,剛剛是因為凱特叫住它,不讓它進城,而現在,它已經漸漸的不耐煩起來。
  就在這時候,凱特、妃雅等人終于商量出了一個辦法來,決定讓所有人分批、分時段,進入原曙城之中,如此一來雖然有分散實力的后果,如果真遇事時,恐怕會不太樂觀,但是總比呆在這里要好的多了。
  凱特正要集合四散休息的小隊成員,分組潛進原曙城時,站在一旁,原本看來好像是一副懶洋洋的貪狼星忽然有如觸電一般,一個跳起,渾身的長毛忽然無風自動,轉頭面對著豐原城的北邊的方向揚首朝天一聲長嚎,完全不顧凱特等人的訝異注目,一個躍動,風風火火的朝著原曙城城門而去。
  看到貪狼星忽然奔馳而去,一旁的力奧幾乎是本能反應的追上去,呼叫道:“貪狼星,你怎么忽然這樣子,快停下來。”
  但是貪狼星對于力奧的狂呼聲卻是充耳不聞,而且更是加快速度的飛奔而去。
  而其他人見到貪郎星及力奧怎么莫名其妙的跑向原曙城城門,幾個人以為他們就是要這樣子直闖原曙城,也不加思索的,跟了上去。
  有了人領頭,再加上好幾個人都跟著跑出了樹林,其他的人當然也不會落后,馬上跟了上去。
  凱特眼看著他都還來不及開口,身邊的小隊成員就已經有一大半跟著貪狼星及力奧后邊跑向城門,苦笑一聲,剛剛他的商議都是商議假的,搖搖頭,既然已經來不及阻止他們,那便加入吧!
  一決定,凱特馬上跟妃雅及夜月打了一個招呼,跟上了力奧,而這時,跑在最前面,速度最快的貪狼星已經距離城門不到二十公尺了。
  而其他人一看到凱特、妃雅、夜月三人也跑向城門,原本一些還在猶豫的少部份人馬上將心中的猶豫一掃而空,也快步的跟了上去。
  結果就是,一伙兒一百人跟著一只在陽光之下閃耀金光的巨狼后頭,聲勢浩大的沖向城門,呃!至少在守門那十多個衛兵眼中,他們是一群聲勢兇惡的強盜,正往他們沖了過來。
  過慣了太平日子的一干衛兵們,一時之間,個個全被驚呆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的,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以貪狼星為首的一百人,逐一的沖過了他們所防衛的城門口,遠飆而去。
  直到死神鐮刀小隊的所有人都已經跑的不見人影之后,為首的衛兵小隊長這才如夢初醒,想起了他們怎么就這么樣的讓這群人浩浩蕩蕩的沖進城中,甚至連盤問都沒有?一想起那后果,小隊長立即渾身冒出了冷汗,顧不得后果會怎樣,馬上拿起了他那一個一直系在他的腰際上,從不以為他會有機會用到的一天的敵襲哨,拿起來含在嘴里,呼呼呼的吹了起來,霎時,一陣極為尖銳的哨聲,馬上從他嘴中那一個牛角刻成的黑色哨子中響了起來。
  又尖銳又響的哨聲馬上回繞在城門周邊的五百公尺內,更引的所有的路人不由皺起了眉頭,忽而,慢了半拍的一般路人們忽然想起了這一陣陣難聽的哨聲代表是什么意味!哄的一聲,馬上有一些膽小的人開始尖叫起來,瞬間原本看來井然有序的大街立即雞飛狗跳起來,一大群人,看來原本是文雅紳士、溫雅淑女,這下子身上的風度,禮儀全都不見了,一陣陣尖叫聲,怒吼聲,叫罵聲,蓋過了衛兵小隊長的哨音聲,而且有越來越大聲,人群越來越混亂,騷動越來越大的趨勢。
  這下子換成吹出了哨音的小隊長呆住了,看到紛亂的人群,吵雜的聲音,小隊長這才想起,他用這一個哨子本來是想通知其他人,說已經有許多不明人士闖關進入城中了,誰知道在慌忙之中,他竟然忘記了,這一個哨子的哨音還有另外一個意思,當著一個哨子吹起來之時,同樣也代表有敵人,或是其他強力無法抵抗的人來襲,而要求援的意思,說明白一點,就是哨音代表著兵臨城下的意思。
  難怪這一下會引的其他的平民老百姓如此慌亂了,而原因就是因為剛剛進去的那一群人,這下可慘了,小隊長臉上幾乎是苦的可以滴下汁來了。
  怠忽職守,擾亂民心,妄自行動………。小隊長在心中暗暗的算著,不知道這一次他到底總共犯了幾條軍法?還有沒有活命的機會?同時,他的耳中已經傳來了一連串的沉重的腳步聲,這下真的是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了,因為,他已經聽到首都禁衛軍的隊伍前進聲音了,而目標正是他這個方向,我苦!連號稱殺手部隊的禁衛軍都被他驚動而如臨大敵的前推到這里,那后果………,一想到這,小隊長只覺得眼前一黑,昏了過去了。
  且不管小隊長及其他衛兵的后果如何,凱特等人在沖進城門之中之后,凱特心中暗呼僥幸,他沒想到那十多個衛兵竟然像是一堆木雕泥塑像般,任他們如入無人之境的進城中,不過,當然凱特也沒有放過身后傳來的那種刺耳哨音聲,知道想必這下子注定要將這一件事給鬧大了,雖然完全跟他設想的相反,但是事到如今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快找到亞芠才是正理,一想到這,凱特不由放聲大呼道:“大伙快一點,就快找到頭兒了!”說著,凱特自己已先加快速度趕上那越跑越快的貪狼星,眾人一見到凱特的動作,也一個勁地跟著加快速度,追著貪狼星跑。
  而跑在最前頭的貪狼星根本不管凱特說些什么,剛剛在城外,它已經感應到,這幾日來一直失去聯絡的亞芠如今已經醒了過來,而且正對它發出招喚的聲音,所以它才會如此的著急。
  原來,當亞芠從昏睡中醒了過來,而且還吸盡了身邊的土元素之后,一睜開眼睛,他就看到了五個長的跟一般人有點不太一樣的老人站在他的面前,而且從他們的眼中,還流露出一種難以置信的眼神,不過亞芠現在可沒有那一個閑空,剛剛藉由精神異力的作用,使的他接觸到父親的記憶,現在的他,心中滿滿的,是連他自己都無法分辨的出來的感覺,悲傷、憤怒、殺意、苦澀、不平…………種種的感情,百味雜陳的充斥在心,連自己都無法厘清自己的感覺,唯一明白的就是,他現在心中充滿了一股郁悶之氣,極度的想要發泄,連帶著,他的臉色當然也不會好看到哪里去。
  亞芠站了起來,看看自己,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勢全都好了,而且更叫他驚訝的是,以前受過的舊傷所留下來的那些極為難看的舊傷疤,竟然也都消失不見了,從破碎的衣服上看到身上完全是一陣的光滑潔白的皮膚,亞芠真的是有點不太敢相信。
  亞芠更不敢相信的是,現在他更發覺身體內那些以前所受到的傷害竟然好像在這一睡之中,一夕之間全都好了,而且體內現在充斥著他感覺到的一種十分有力的感覺,連他預計要花上一兩年的時間才能恢復的過來的天心真氣以及精神異力,現在也都是一種十分飽滿的感覺,到底他身上事發生了什么事?
  亞芠不禁搖搖頭,他現在雖然知道自己身上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現在可沒有那一個心情來追究,他現在只想要去找那一個他最大的仇人-德野王報仇。
  亞芠轉個身,馬上朝著記憶中的宮廷的方向前進,至于眼前這五個老人…。,他不想節外生枝,而且,眼前這五個老人除了長相有點與眾不同之外,亞芠更是發現了他們身上都散發出那種,只有高手才會發出來的氣質,而亞芠并不是頭殼壞掉,會跟他們起沖突,所以他只好先自行離開,雖然他心里知道,光看他們的架勢,可能不會就這么讓他離開,但是,亞芠還是抱著能不起沖突就不要起沖突的心情,先行退讓一步。
  果然,當亞芠他一個轉身,腳都還沒有踏出去之時,宗門五老已經各自在他的身邊,以三步之距,將亞芠包圍在他們之中。
  亞芠臉色陰冷依舊,逐一的在他們的臉上掃過,沒講話,而包圍亞芠的五老與亞芠的目光一接觸,皆不由自主的心神一顫,他們感覺上,好像包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只充滿了危險的野獸一樣的感覺。
  事實上,當他們一見到亞芠從土元素的包圍中出現之后,他們已經在仔細的評量亞芠到底是何方人物,但是亞芠打從睜開眼睛以來,卻是對他們五人視若無睹,令他們心里暗自納悶,活到他們這等歲數,又有如此的修為,五老的修養早已經出神入化,當然也不會因為亞芠這種幾近藐視的舉動而妄動無名,因而想要教訓亞芠,實是因為亞芠出現的太過詭異,加上他們如亞芠感覺出他們是高手一樣,他們也感覺出亞芠也是一個高手,而且是一個幾乎與他們最尊敬的那一個人一樣等級的高手,但是他們更同時感覺出,亞芠的眼中充斥著濃厚的殺氣,那是他們從未見過,宛如實質一般的殺氣。
  如此情況之下,于公,他們要從亞芠身上尋出土元素異常聚集及突然消失的原因,尤其是土長老更從亞芠身上察覺出他身上有著在他看來幾乎不可能存在的高濃度土元素含量,心中更是暗自猜測該不會這人有辦法將那些土元素都吸入體中吧?于私,他們對眼前的這一個白發的年輕人實在是充滿了無限的好奇心。
  于公于私,他們都得將這一個人留下,但是,他們沒想到,當五個人將亞芠給包圍住之時,亞芠竟然是悶聲不響的,一舉手,往站在他面前的火長老就是一拳。
  那虎虎生風的一拳,光是在亞芠兩側的水長老及光長老憑著那刮臉生痛的拳風就知道亞芠此拳絕對不是在開玩笑的,那更別說是正面的面對著亞芠這一拳的火長老。
  火長老臉色微變,不由一個側身,讓出了亞芠的這一拳,避過亞芠這一擊,但也等于讓出了亞芠正前方的路,亞芠見這一拳已經逼退了火長老,也不為己甚,跨步就走,完全無視于宗門五老那有點難看的臉色,不加理會的走出了五老的包圍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