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4)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4)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4)     

天魔神譚53 父親遺澤

靜靜的,在原曙城北邊的一角,被列為禁地的一處,有幾個人站在禁地之外,不知道是在討論些什么,他們一群共六人,其中的五人都是白胡子白頭發的老年人,看起來絕對不會少于七八十歲,剩下的那一個,卻是一個看來約十四五歲的少年,長的一臉古靈精怪的,兩只眼睛不是亂轉,直往面前的那一團涵蓋了將近十幾條街的黃色光團直瞧。
  老者之一看了一下這一個外表平靜,實則內部正不停翻騰的土元素光團一眼,嘆道:“真是丟臉丟大了,憑我們魔導宗門五老之名,花了五個月的時間來研究,竟然還查探不出著一個土元素魔力聚集的原因到底是為什么,那還可以推說因為事發之時我們并不在場,但是現在,竟然在我們的眼皮之下,這些土元素發生了異變,而我們從頭到尾觀察了半天,竟然還是不知道原因,如果讓別人知道的話,豈不是笑掉人家的大牙。”
  其他的四個老人聞言也不由嘆了一口氣,此時如果有外人聽到老者的話,必定會嚇了一大跳,魔導宗門耶!奇武大陸上最高的魔法組織,被所有的魔法師視為最高的存在,而其魔導宗們的最高們主是名列十大高手之一-圣靈魔導師,傳說中擁有能讓死人復活的能力,最具有慈悲心的圣靈魔導師,與水妖王一般,成名了兩多百年,是十大高手中活的最久的,輩分也是最大的。
  而魔導宗門即為他一手所創,至今,雖然沒有很明顯的強大勢力,但是其潛在的力量卻是無法估計的,光是魔導宗門一聲令下,全大陸至少有一半以上的魔法師會響應,其主要原因,當然是因為如果能讓魔導宗門聘為榮譽弟子的話,就有權能進入宗門中學習到更高深的魔法,甚至搞不好,還能親獲圣靈魔導師的指導,這可是作夢都想不到的機會,另一個原因就是,魔導宗門自兩百年前創立至今,唯一的宗旨就是要為全人類謀求福祉,而他們也的確做到了,哪邊有災難就往哪邊去,令無數的民眾受惠,因而魔導宗門在整個大陸上,就像是一個救苦救難,神般的存在,誰若想對他們不利,首先面對的,不是別人,而是憤怒的人民,所幸,魔導宗師門一向不會插手關于那些爭戰之事,因此各國也沒有機會也不想去對他們不利,甚至,還會主動的配合著魔導宗門的行事,因為誰會知道,自己國內的魔法師有幾個是魔導宗門中的人?
  而宗門五老,正是僅次于門主圣靈魔導師的存在,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出沒無常,平常人絕難以見到他們當中任一個一面,就算看到他們,也不知道他們是誰,誰知道,現在竟然一出現就是五人全出動,實是因為這一次土元素聚集的原因太過于異常,令他們也受到震動,才會一口氣五人都來。
  先發話的老者又說道:“五弟,土魔法是你最擅長的,對于土魔法元素變化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一聽到這句話,所有人的眼光立即向五人當中的一個最為高大的黃皮膚老者注目,五老是以光、風、水、火、土為排名,他們皆已經將魔法修到連外表都改變的地步,像土長老就有一身的黃皮膚,光長老則有一頭銀發,風長老則有一雙青綠色的眼睛,水長老則是指甲全部變成了藍色,火長老則是體溫高到不可思議。
  土長老一聽到為首的大哥光長老問他,他立即答道:“關于這件事,我也一直百思不解,照理來說,天地間的各項元素都有其自然的分布之道,絕不可能有這種異常聚集的事情發生,就算是有人刻意為之,那必須要耗掉多少的魔法力才能將整個豐原城中的元素完全聚集在這里?更別說是維持了將近了兩年半的時間,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就算是以魔法陣為輔也辦不到,至少在我所知的魔法陣中沒有一個有這種功能的,更何況兩年來一直無影無形的土魔力元素忽然會忽然產生變化現形讓我們看到,卻除了這樣之外就無其他的現象,更是不可思議。”
  風長老問道:“那會不會是有些什么圣物之類的東西出現造成的?或者跟昨天早上進去的那一個人有關系,不然怎么半年來一點變化都沒有,昨天底下的人回報說有人進到里面,今天一早就變成這樣子了是不是跟他有關?”
  土長老搖搖頭道:“那是不可能的,我們不是早在半年前就已經聯手施法查看過了,這里面除了是一個廢墟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生命或任何岔眼的東西存在,而世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東西能逃過我們兄弟聯手的法眼,至于昨天的那一個人,二哥,你昨天不是在他進去之前就已經用魔法查看過了,他根本沒有一點的魔力,可見只是一個普通的乞丐,不定他早就已經逃出去了,里面連我們都受不了,更別說他了。”
  一旁的少年見到幾個老人臉色凝重的說著他有點聽不太懂的話,便道:“幾位爺爺,為什么你們今天不進去瞧瞧?以往你們不是每隔個幾天都會進去看看的嗎?”
  光長老摸摸少年的頭道:“傻孩子,爺爺們不是不想進去瞧瞧,只是今天這些土元素波動的特別厲害,而且還隱隱傳出拒絕人進去的訊息,爺爺不想要冒險,所以只好在外面察看了。”
  少年點點頭,又聽到土長老說道:“總之,不管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我有預感,這些土元素一定會發生變化的。”
  眾人一聽不由同意的點點頭。
  時間正是亞芠進入土元素禁區之后的第二天,魔導宗門的五大長老開始不分日夜的在外看守起來。
  當亞芠在土元素禁區中暈倒了之后,再他體內存在的天心真氣及精神異力開始有所動作起來。
  原本他在經過了與扈伊的一場激戰以及連續三天不眠不休的趕路,早已經降到幾乎不存在的地步,所以才會令風長老在他進去之前用魔法也探測不出他體內含有一絲的能量存在,因而以無他是一般的人而不在意。
  降到最低并不代表他的天心真氣以及精神異力就此消失,反而是,當亞芠暈倒之后,兩種的能量開始作怪起來。
  由于亞芠經過了幾天的折騰,如今已到達了體內完全空虛的地步,再加上,此時在他的身體外面,無數的土元素正不停的擠壓著他,基于排外的特性,如今的土元素正不斷的企圖將亞芠給牌即出去或完全的同化他,如此一來,敬更激起了亞文體內的天心真氣以及精神異力本能的反撲,以抵御土元素的入侵。
  加上亞芠此克正陷入了昏迷的失神狀態,天心真氣及精神異力那有會不作怪的?
  一時之間,在亞芠的身上就可以看到,一金一銀的兩種光芒正不斷的交替閃耀,而且因為添新真氣及精神異力本質不相容的特性,可以看出,兩種力量不斷的在亞芠身上追逐的,金色的天心真氣往東,銀色的精神異力就往西,一在左,令一就在右,偶而不預期的遇上之后,馬上打架,并出璀璨的金銀光芒之后,兩道能量發現彼此勢均力敵便又沿原路回去,反正此時亞芠的身體無比的空曠,完全任由兩道能量四處橫流,甚至連原本不在它們運行的路線兩道能量也不約而同的侵入了,幸而亞芠此時是在昏迷之中,不然這種跟走火入魔沒兩樣的情況,又市一口氣兩道能量走叉路,其強烈的痛苦會讓人忍不住自殺的。
  話雖如此,但是也因為這兩種能量的走火入魔因而導致亞芠身上每一根的發絲,每一條經脈,每一寸皮膚,每一段的肌肉,每一條的血管,全都是兩道能量游走之所在,但是也因為這一個緣故,史的亞芠全身所有的潛力全都被釋放出來了,使的兩道能量在亞芠身上無拘無束的游走一圈之后,原本虛弱的能量立即壯大不少,然后又是一次的相互拼斗,結果又是勢均力敵,然后又是一陣游走,在繼續的拼斗,每一次的游走,亞芠的潛力都被釋放出一分,兩道能量也都壯大不少,但是,其走火入魔般的痛苦卻也是沒有人所能忍受的,亞芠也不能,至少清醒時的他也無法忍受兩種能量在體內穿梭的那種剃骨碎肉焚血斷經般的痛苦,只是亞芠現在正在昏迷中,他自己的腦部本能的讓拒絕接受這些會令他發狂的痛苦,而讓亞文體內的兩道能量為所欲為,逐漸的壯大的自己。
  但是如果這樣一直下去的話,總有那么一次,當兩種能量壯大到讓亞芠的身體會無法忍受它們的的互相拼斗之時,亞芠就會破體而亡。
  但是,不得不稱贊亞芠的運氣好的不可思議,因為他現在所處的環境正是一個充斥的無比濃厚又龐大的土元素能量聚集地,當亞芠體內的兩股能量越是強大,體外的土元素就越是產生更強大的排斥之力,在經過了一天一夜的游走,不知道是第幾次的相互拼斗之后,兩道能量忽然發現了,原本任它們縱橫無礙的亞芠的身體出現了第三者。
  原來是亞文體外的土元素已經是累積到非得一舉將亞芠整個身體完全消滅的濃厚程度,因而突破了亞芠身上的有形組織-皮膚,入侵到亞芠的體內來,首當其沖的就是亞芠體內的那兩道能量,尤其這一道外來的土完素能量是挾帶著企圖一舉要將亞芠整個人給消滅掉的威勢入侵,立即令天心真氣及精神異力放下彼此的征戰,一同面對土元素能量的入侵,霎時,亞芠的身體金銀光芒立即綻放出來,在外形成一個金銀雙色的光繭,而無數的土元素開始騷動起來,往亞芠的身周聚集起來,這也就是魔導宗門五老在外看到的現象,只是他們所見的只不過是最外圍而已。
  天心真氣及精神異力兩種的力量,以亞芠的身體為戰場,與外在入侵的土元素不斷的斗爭著,連續的斗爭了四天四夜,這一場征戰的使的亞芠的身體在經過一連串的戰斗之后,幾乎是遭受到了最徹底的破壞,不過天地之間就是如此的奧妙,土元素是又被稱為大地元素的一種能量,供應著天地萬物的成長,是生命之源,當這些入侵到亞芠體內的土元素被亞芠體內的天心真氣及精神異力給打敗驅散之后,竟還原成為最原始純粹,不帶任何意志的原始土的能量,散落到亞芠的身體的各處,一點一滴的滋潤著亞芠殘破的身體,讓亞芠身上的傷痛,包括與扈伊的戰斗中所受的外傷,被天心真氣及精神異力因為強行貫通全身激發潛力時所受到的內在傷害,全都在精粹的土元素能量的滋潤之下,慢慢的復原起來,甚至更加的健壯,亞芠的身體越是健壯,天心真氣及精神異力就越能發揮、刺激出他的潛力,而讓兩種力量更加壯大,抵御更多源源而來的土元素入侵,乃至將其打散更多的土元素到亞芠全身,如此的周而復始的循環之下,亞芠不但內外舊傷完全盡去,身體被改善到越來越完美的程度,體內的天心真氣及精神異力也因此不但完全恢復過來,而且更是一再的突破再突破,遠遠的超越了以前的程度,達到幾乎是不可思議的程度,當然,這其中的痛苦也不是任何一個正常的人可以忍受的了的,除了已經昏迷到完全不之外事的亞芠之外,沒人能忍受,甚至,若亞芠不是在昏迷中的話,他也無法忍受,畢竟再怎么講,天底下又有那一個人可以忍受自己的身體中,經脈好了再斷,斷了再好,血液一會沸騰一會結冰,肌肉一下子被斬斷一下子又長好,周而復始,連續不斷的四天四夜。
  此時在禁區外圍,魔導宗門五老及那一個少年又站在禁區外圍,只是,他們現在所站的位置比起四天前的位置足足向前推進了二十多公尺,五個老人臉色十分凝重的看著表面上依舊是束縛在一個固定范圍內,實則內部是無比的洶涌翻騰的土元素,四天來的觀察,只是令他們更加的百思不解而已。
  在他們的魔法探知中,知道里面現在無緣無故的出現了兩種的力量,這兩種的力量讓他們感覺到好像是同種同屬更是同源,但是卻又有著決然的不同,甚至彼此之間還有著相互排斥的跡象,而且,據他們的推論,這兩種的力量正是土元素異變的原因。
  四天前,在這些土元素之中,這兩種的力量還微弱到連他們都無法用魔法探知察覺到,但是,經過這三天來的觀察,這兩種的力量竟然以著他們也無法想像的速度快速的增長著,而且是越來越龐大,而他們也更察覺到,土元素正全力的排斥著這些的力量,但是經過了三天之后,那兩種的力量已經壯大到任一種都足以跟這些土元素的力量相抗衡,要不是他們彼此之間的互斥,想必現在這些土元素已經是被打散了,只是他們也無法解釋,為何這些土元素似乎是忽然再這三天中縮水了?只知道,一定跟那兩種突然出現的力量有關。
  一旁最是性烈如火的火長老突然道:“真的是好可怕的力量呀!這股土元素也好,里面那兩種力量也好,真的都可怕到不是人所能擁有的,這恐怕是傳說中的神或魔才能擁有的力量,我以前真是太坐井觀天了,這世上竟然會有這種力量的出現,真的是令人不寒而栗呀!大哥,我們真的能將這種力量化解掉或是據為己有嗎?”
  彷佛要印證火長老的話一般,原本就已經翻騰不止的土元素忽然就像是被倒進了水的沸油一樣,恍若快爆炸一樣的翻騰,然后忽然以著一種好像被什么東西吸進去一樣的感覺忽然在五老一小的面前如潮水般的退去,讓出了它們已經占據了兩年半的地盤,一切的異變都是因為火長老口中的“魔”醒了,銀月惡魔在經過了五天的沉睡之后,終于醒了。
  在經過了五天的沉睡,亞芠的身體一再的歷經了土元素、天心真氣、精神異力三種力量的再三爭斗,一次次的被破壞,又一次次的復原,又再一次次的再被破壞,再復原,周而復始的,然后讓亞芠的身體一次次的更加的堅紉而有力、強悍,直到,他那一在被破壞后又重生的身體強悍道已經讓外侵的土元素無法傷害他,內在的天心真氣及精神異力被他所適應,同時三種力量也已經達到了一種微妙的平衡,不再彼此相互的爭戰,亞芠的腦部本能的感覺到這一種的狀況,再加上亞芠以在昏迷中休息夠了,所以,他“醒”了。
  當亞芠在醒過來的那一瞬間,原本再他體內橫行無阻的天心真氣及精神異力,不管它們如今以強橫到那一種的地步,畢竟它們都是因應亞芠而生,因而,在亞芠蘇醒之際,盤據在亞芠身體各處的兩種力量立即回歸了它們的本源丹田及精神之源,重新納入了亞芠的意志掌握之中。
  如此一來,原本微妙的三雄抵制局面立即宣告失守,乍失抗力的土元素立即如潮水般的涌進了亞芠的身體之中。
  而剛醒來的亞芠,他并不知道在他沉睡的五天里,他的身體已經經歷了無窮的痛苦,產生了難以相信的變化,他只覺得他好像是睡了一個無夢的甜美的覺,這除了歸功于他腦部的本能拒絕會危害到他意志的痛苦進入外,還得要感謝自小折磨他的頭痛之故,讓亞芠的神經及精神遠比一般人來的強韌,及更能忍受痛苦,不然,就算是腦部在如何的拒絕痛苦,那種地獄般的劇痛還是會讓亞芠給痛醒,然后品嘗到他此生決忘不了的地獄,然后令他發瘋、發狂。
  所幸,這一切都沒有發生,如今的亞芠只是感覺到他好像是睡了一個覺,渾身有著一種說不出的舒服,令亞芠他在坐起來之后,忍不住身個懶腰,只覺得痛快不已。
  然后,奇事發生了,亞芠一伸懶腰,就覺得渾身上下,不知道什么東西好像是有什么東西隨著他的動作逸了出去,雖不明白,但是身體卻輕松了不少,接著,亞芠就聽到四周傳來了一陣陣樹倒屋毀的怪異聲響,舉目一看,再他四周近五十公尺內竟然被移為平地?
  亞芠不由一陣張口結舌,這是怎么回事?卻不知,這是在他體內三種力量交戰之后,所遺留下來的余勁,在亞芠的動作之下,被排出體外所致。
  亞芠想了半天,猜不透是何故?忽然他“咦”的一聲!他感覺到有東西在侵入他的身體內,正是那土元素,事實上,土元素的入侵從亞芠醒來之際就沒停過,但是一方面,亞芠的身體已經堅韌到足以承受這些力量的入侵,二方面,亞芠的身體更是早已習慣土元素的入侵,再加上亞芠初醒來,還未完全回過神來,因此也就完全沒發現,當然,等亞芠完全回神,或是土元素入侵的量累積到足以讓亞芠感覺到不對勁之時,亞芠還是會發現的,只是剛剛亞芠再無意識中發出殘勁之時,阻斷了周圍的土元素對他的入侵,等到殘進發盡,土元素再度重來之時,亞芠當然會感覺到一陣的異樣,進而發現了土元素的入侵。
  亞芠看看四周,發現了四周的景色都帶點朦朧的黃色光輝,同時察覺到,在他的四周充斥著魔法能量,有點像是在奈何之室中一樣,只是在這里他所感覺到的是一種厚實、凝重、溫和的能量,這是………土元素能量,亞芠心中靈光一閃,對自己暗道。
  感覺到土元素能量依然是不斷的入侵,亞芠記起了他來的目的,這些土元素雖然不構成威脅,但是也真是礙人。
  “既然你們想要入侵我的身體,那我就讓你們入侵個夠。”亞芠在心中暗暗的道。
  事實上,那是亞芠因為現在他的身體極為強韌,所以才會把這些比洪水還要可怕的土元素當成擾人的霧氣,而決意解決它們,將它們吸盡,如換成是別人,跑都來不及,那里還會想吸光這些土元素?
  不過,亞芠還是被自己嚇了一跳,因為,當他運起了精神異力,要將這些土元素吸收之時,他最先是發覺到,他額際的精神之源不像以前般的快速跳動,而是一種極慢,慢到幾乎感覺不到精神之源的跳動,但是亞芠卻依舊能感覺到精神之源那一張一縮的規律變化,這種慢到令亞芠能清楚的感到精神之源如何跳動的感覺,還是亞芠頭一次碰到這種狀況,令他覺得無比的怪異。
  然后,令他無法想像的龐大土元素在他的精神異力的強力作用之下,涌進了他的身體,其數量之龐大,令亞芠幾乎以為他會爆體而亡,但是,更叫他吃驚的是,這么多的土元素涌進身體中,他竟然沒有感覺,正確來說,是沒有任何不適應的感覺。
  再來,更叫他吃驚的事情發生了,隨著宛如潮水般涌入的土元素,亞芠感覺到一件令他落淚的事情發生了。
  他感覺到他父親的存在了,隨著土元素的涌入,亞芠也知道了這些土元素為何會聚集在這里了。
  原來,當初亞芠的父親在臨死之際,最后一記的塵爆未能來得及發出,整個人就被塵爆的力量反噬而化為煙塵,但是也因這一記陳爆所蘊含的能量,反而陰錯陽差的,將御萊最后的記憶保留下來,換成另一個說法就是,御萊雖已經死亡,但是他的靈魂卻因為塵爆的能量得以繼續存在,只是他在也不能思考,只能延續著臨死前的意念,一邊以原來的能量為核心,吸收附近相同的土元素能量,然后要消滅他眼前早已離開的敵人-扈伊、葦諾、虛等三人,只是他這最后一擊在也發不出去了。
  這也是為何一項最穩重的土元素會突然聚集于此,而且會具有強烈的排他性,全都是因為玉萊的記憶影響,將他面前的人當成他的敵人了。
  直到亞芠到來,不但有能力與這些土元素抗衡,而且還運用精神異力將這些土元素吸納,如此一來,這些記憶著御萊記憶的土元素被亞芠吸納之后,當然亞芠的精神產生了共鳴,讓亞芠接收了御來的記憶,不但獲知了當初那一戰的真相,還從御萊的記憶中,感覺到御萊對他們全家的那種父親的愛是如何的深刻,甚而不惜犧牲自己也要保護他們安全的父愛。
  當亞芠吸納了全部的土元素之后,也同時獲知了父親的愛,一滴眼淚終于由眼角滑落。
  這是魔導宗門五老一小隨著急收的土元素之后,來到中心點之處,所看到的景象,五天前那一個進入禁區的乞丐端坐在一個廢墟的中央,他的身上隱隱散發出銀光及黃光,而他的眼角滑落出一滴淚珠。
  同時,死神鐮刀小隊在貪狼星的帶領之下,在經過了三天四夜的跋涉之后,終于在這一個時刻來到原曙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