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52 魔狼蘇醒

華那邦公國的首都原曙城,因為其地理位置近于整個奇武大陸的地理中心,所以它一向是大陸的文化藝術經濟的匯聚中心,是一座充滿了文化氣息的歷史古都,但是它成為華那邦公國的首都卻是近七百年的事,其主要原因當然也是因為地理位置的關系。
  原曙城雖然是位在于大陸的地理中心,但是若以華那邦公國那地處偏東南,成狹長茄形,西窄東寬的國家地形來說,位于國家西北部,*近于與其余三國交界的原曙城,再軍事考量上,不可否認的,絕對是一個不利于軍事的國家首都,但是若以文化等其他方面來說,原曙城卻是一個集眾多優良條件于一身的都市,而華那邦公國中的人也都以自己國家擁有了這樣的一個歷史文化古都為傲。
  至于軍事戰爭?歷代以來,雖然也從沒少過戰爭,但是那都是在邊境遠方的事,大大小小的戰爭從來沒有進過原曙城千里以內的地面,所以在七百年前,公國出了一個酷愛文化術養的皇帝,將整個公國的首都搬到了原曙城。
  當然,能居住在原曙城中的人都有著一定的文化術養,更是自視高人一等,只是,在今天早上,把守城門的衛兵一大清早,打開大門之時,就發現了城門之外倒了一個渾身污穢、臭氣沖天的乞丐,身上穿著一件破破爛爛的破衣服,看來又臟又破的,史的美一個經過他身邊的人全都鄙夷的冷哼,而且他身上的臭氣更令路人不又的掩鼻快速通過。
  看到城門開啟,這一個乞丐由原先倒在城角的姿勢爬了起來,往城中走了進去,一旁看守的衛兵見狀過來用手中的長槍的炳狠狠的再這一個乞丐的胸口處砸了一下,將這一個乞丐打的跌倒在地,口中罵道:“走開!走開!你這臭乞丐也想要進城,不怕污了城里的環境?”語氣中充滿了不屑的輕蔑。
  乞丐被衛兵打了這一記之后,仍然掙扎的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繼續往城門走去,對于這一個衛兵他根本當他不存在,衛兵見狀,不由怒氣勃發,提起手中的長槍,用上利刃的這一邊,就要往乞丐身上扎去,一邊的另一個衛兵見狀,心中不忍的阻止道:“算啦!你看他連站都快站不住了,你就不要為難他了,你看人家怪可憐的,就當作做好事,放他進去吧!”
  提槍的衛兵一聽到同伴的勸阻,幸幸的吐了口口水在地上,道:“算他運氣好!”
  而那乞丐根本不理他,自顧的走進城中,看著乞丐進城之后,原先勸阻的那一個衛兵搖搖頭,嘆了口氣,繼續去執行他城門守衛的工作,同時也拉了他那一個心里猶有不甘的同伴一同去回到崗位。
  乞丐進城之后,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原曙城的北角,只是看他搖搖晃晃的身形,真令人擔心他會不會在下一步就會倒地不起了?
  不過,他畢竟還是撐到他走到了他的目的地,那是一個被列為原曙城中禁地之所在的一個地方,一個充滿了土元素的地方。
  乞丐有著一頭白色的頭發,只是現在已經被灰塵泥土掩蓋成了灰黑色,乞丐也有著一張俊美無方的臉孔,只是現在同樣的被塵土給掩蓋住了,他是誰?
  他正是聞聽父親確實已死之噩耗,不顧一切奔至原曙城父親死亡之地的亞芠。
  亞芠他一路走來,雖然身受重傷;雖然他已幾近油盡燈枯;雖然他已經幾乎連站都快站不住了,但是,這卻都無法阻止他的意志,憑著亞芠他那幾乎非人般的頑強意念,拖著幾乎隨時會倒地不起的身軀,亞芠他在經過三天三夜幾乎不眠不休的掙扎,終于如愿的來到了扈伊所說的,父親最后隨風而逝的地方。
  來到這一個地方之后,亞芠的心中不由一慟,雖然已經經過了兩年的的時間,這里找已經是荒無人跡廢墟,但是,亞芠依舊彷佛能沖體外那凝后無比的土元素能量中感覺到那一次的戰役是如何的悲壯,父親又是如何的壯烈犧牲!
  到這時,亞芠在也支撐不住了,到達了他心目中的目的地之后,原本一直支撐著他衰弱身體的精神意志就像是忽然消失不見了一般。
  亞芠無力的跪了下來,一句爸爸未能來得及叫出口,他已經兩眼一閉,頭一垂,整個人恍若失去了支撐的力量,碰的一聲,倒了下來,倒在他父親那隨風而逝的最后的地方。
  亞芠這一倒就是五天,整整的五天動也不動的倒在地上,隨在他身后的五小幻獸因為這里濃厚到不可思議的土元素之影響,連原本土之屬性的暴王也不敢輕易的踏雷池一步,更何況是其他的小幻獸了。
  事實上,在這一個禁地里,早在一半年前起,這一個地方就已經因為它越來越龐大的土元素聚集而令任何的人獸無法*近一步,唯有亞芠,因為他心中思父成癡,加上他的身體早已經因為重傷及長途的跋涉,令他幾乎對外界失去了所有的感覺,既不會痛也不會癢,對任何的事物都已視若無睹,心中唯有想要來的這里的渴望而已,如此的反常的身心狀況,反而令亞芠不顧一切的走進了這一個禁區,來到達了它的中心點。
  但是亞芠沒感覺并不就代表這地方沒有威脅,事實上,過于濃厚的土元素正不斷的侵蝕著亞芠衰弱的身體,這也是為何亞芠會支持不住的另一個最大原因。
  當亞芠再土元素禁區中昏倒之時,身在禁區外的五小幻獸同時感應到了,藉由貪狼星混雜在他們身體內的部分組織,五小幻獸等同變相的認亞芠為主了,也擁有了跟貪狼星一樣的與亞聞有的獨特的心靈通訊,但是,在此刻,他們竟然失去了亞芠的心靈訊息,這一項感知立即叫這幾只剛出生沒多久的小幻獸們慌了手腳,這時候,它們既進不去禁區,又沒人給它們明確的指示,此時唯一能想起的,就只有還在沉睡中的貪狼星了。
  經過了彼此交換意見,五小幻獸最后決定,由速度最快的雷羽回去找貪狼星,另外四只獅、熊、虎、狐四獸留在這里守護。
  如果這時有人看見的話,必定會相當驚訝,只見到當五小幻獸商議完畢之后,就見到四小幻獸一個閃身,不知道躲去哪里了,而決定回去求援的雷羽停在半空中,忽而發出了一聲的長唳,然后雙翅一展,胸前的神之鉆再度發出了藍光,巨形光鷹再度出現,在經過了三天前亞芠的魔法運用之后,雷羽已經掌握了利用神之鉆能量的天賦本能,此時即于求助的它毫不猶豫的用出了這一個會大大耗損能量的方法。
  果然,當雷羽身外的能量光鷹巨翅一揮,雷羽就像一根光箭般,劃破天際,急射而出,途中經過了人群聚集之處,就算偶而有人抬頭望見,也只見到了一顆橫過天際的流星而已。
  果然雷羽用了這一招之后,原本三天的路程立即被它縮減為一天不到的飛行時數,清晨出發,當天的深夜,雷羽已經到了瑟吉耐城了。
  在瑟吉耐城中的某家旅店里,妃雅及死神鐮刀小隊正擔心不已,從妃雅帶回來的消息中,眾人先是震驚于亞芠的真實身分,然后經過了一夜之后,亞芠仍未回來,眾人開始擔心起來,雖然不知道扈伊與亞文到底有什么事要說的,但是,以亞芠身為公國首位通緝犯的身分,眾人更是擔心他會與公國長老扈伊打起來,如果真的打起來,那以亞芠現在仍未復原的身體,恐怕是兇多吉少了。
  因此,當隔天天一亮,眾人見到亞芠依舊沒有回來,所有人立即全部出動,找尋著亞芠的下落,在經過了一整天的搜尋,最后終于在*近城外的一處秘林之中,發現了一個地方有著極濃密的魔法戰斗只后遺留下來的魔法元素痕跡,妃雅更從副進散落的的破碎步調上發覺,質料正是她拿給亞芠穿的衣服的質料,如此一來,眾人就更擔心了。
  接連三天的搜索,卻毫無所見,連扈伊也不見蹤跡,經過了三天的搜索之后,正當眾人已經幾乎放棄了搜索的行動,帶著疲倦的身心回到旅店之時,一道炫麗無比的藍色流星橫過了眾人的頭頂,落到了旅店的后院之中。
  看到了這樣的一個異像,眾人不由大吃一驚,不由分說,所有人全都跟在藍光之后,往旅店的后院奔過去。
  當所有人來到旅店后院,發現藍光落下的位置正是亞芠那間沒有睡過一晚的房間,而在房間之中,雖然沒有人,但是,卻有著一只沉睡中的幻獸,貪狼星。
  但是,當他們一看到房間時,卻看到被留下來守衛貪狼星的兩個小隊人員呆若木雞的看著房間內,不,是透過已經被撞穿一面墻的房間內部,而房間內,一只占了大半的房間空間的藍色光鷹正傲然的站在里面,這一幕奇怪的景象,令所有人大驚失色。
  藍色光鷹偏了偏頭,看一下房外的眾人之后,便不再理會他們,轉過頭來,對著正躺在床上,深深沉睡的貪狼星輕聲的鳴叫起來,叫聲又急又快,彷佛十分著急一般,聯防外的眾人都可以感受到光鷹心中的著急之意,只是眾人到現在還不知道到底這一只光鷹是由何而來,為何而來?比較*近房間的妃雅、凱特等人甚至發現光鷹鳴叫之時,并未張口,聲音也不是由嘴中吐出,而是由它的胸腹之間發出的。
  正當所有人百思不解之時,光鷹在經過了連續幾分鐘的鳴叫,但是看到貪狼星依舊在深沉的睡眠之中而無任何的反應,光鷹在眾人的面前又有了新的動作了。
  只見光鷹忽然又發出了一聲又高又響又疾的高鳴聲,接著眾人就見到原本占了大半個房間的光鷹竟然在一瞬間縮小了,縮小到不到一個巴掌大,是雷羽,眾人眼中同時看出了這一只光鷹竟然是被亞芠命令守護貪狼星的五小幻獸之一的碧水雷鷹-雷羽。
  只是,五小幻獸不是在亞芠失蹤的同時也跟著失蹤了嗎?為何現在會忽然出現在這里?不過,眾人還是很高興雷羽的回歸,不管怎么說,雷羽的出現總是為亞芠的消息帶來了一點的曙光。
  不過雷羽可不管眾人心理怎么想,它這一次回來主要是要向貪狼星求援的,但是任它如何的叫喚,貪狼星卻總是不醒就是不醒,令它無法可施。
  最后,雷羽一急之下,將體外縈繞的能量全數集中于體內,醞釀出了一顆極度壓縮的沖擊炮,就在眾人吃驚的訝異聲中,嘴喙一張,一顆小小的,約不過綠豆大小,但是卻散發出了無數強烈的雷芒電蛇的迷你型沖擊炮。
  只是這沖擊炮雖然很迷你,但是威力可一點都不迷你,就在眾人吃驚的瞪視之下,這一小小的沖擊炮一觸及貪狼星沉睡中的身體,竟然發出了宛如雷打般的轟轟聲響,一時之間,強光、電芒、巨響,掩蓋住了眾人的眼耳,加上沖擊炮更造成了塵土飛楊,更令人無法看到房中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
  不過,答案很快就揭曉了,在巨響強光過后,煙霧彌漫的房間發出了喀啦喀啦的倒塌聲,同時,一聲高亢清越了狼嚎聲從煙霧中傳了出來,飄近了眾人的耳中,以凱特為首的三人,他們是現場眾人之中唯一的三個聽過這種聲音的三人,當然也知道這代表了什么意思,他們高興的叫道:“頭而的幻獸貪狼星醒了!”語氣中難掩欣喜之意。
  眾人不知道為何凱特三人會表現出這么高興的神態,不過,這也是因為他們并不知道,貪狼星與亞芠之間有著外人難以理解的聯系存在,而凱特他們,剛好知道這一點之故,當然也曉得,亞聞的下落就落在貪狼星的頭上了。
  就在眾人的注目之下,煙塵慢慢的沉淀下來,煙霧之中,一只高大、威武、氣勢凜凜的銀色巨狼出現在一片的廢墟之中,天上的半月似乎將光芒集中在它的身上,令它閃耀出令人耀眼的光彩,胸前的那一顆藍色的晶體更不斷的發出了淡藍色的光輝,現場中所有人不由心中暗暗訝異,這與亞芠送給他們的裂靈指套中鑲崁的晶體,或是飾品是如此的相似而眼熟,只是大的多了。
  當煙霧完全散去之后,貪狼星慢慢的走到眾人面前,眾人這才看清楚,貪狼星竟是如此的具有壓迫感,如此的威風凜凜,令人望而生懼,這也難怪,這還是貪狼星首次在眾人面前完全的展露出它的雄姿,以往不是依附在亞芠的身上就是沉睡中。
  走出了那間在雷羽沖擊炮之下被化為廢墟的房間,貪狼星身上的銀毛忽然無風自動,由頸下伸出了幾根的銀毛,在它的面前構成了一個平臺,讓看來已經是精疲力竭的雷羽停在上面,與它的眼睛平視。
  雷羽一停在貪狼星的銀毛上之后,立即啾啾啾的鳴叫不止,貪狼星則是偶或清哼幾聲,任哪一個人,一看就知道雷羽跟貪狼星是在交談,幻獸與幻獸在交談?見鬼了!怎么沒聽人說過?幻獸還會彼此交談的?眾人心中不由的泛起了這一個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念頭,但是只有凱特三人見怪不怪了,他們早將亞芠身邊所發生的任何一件不可思議的怪事視之為正常的,如過有一天,亞芠身邊沒發生怪事,那才真的是怪事。
  眼看著鷹叫狼嚎不止,凱特不由往前踏進一步,急聲問道:“貪狼星,你是不是有頭兒的消息?他在哪里?快帶我們去好嗎?”
  貪狼星聞言停下了與雷羽的交談,偏頭看一下凱特,然后轉過頭去,又對雷羽低吼幾聲,雷羽這才不再鳴叫,然后眾人才見到貪狼星身上銀毛忽然又伸出了幾根,往雷羽身上一卷,將雷羽卷入了它的頭頂,讓雷羽整個身體沒入了貪狼星的銀毛中,只剩下一顆小小的鷹頭露在貪狼星的兩耳之間,同時,貪狼星身上的神之鉆慢慢的綻放出了柔和的藍光,眾人之中沒人知道貪狼星及雷羽在干什么?卻不知,雷羽在某些方面可以說是貪狼星的分身之一,因而貪狼星感應到雷羽損耗了大量的能量之后,便讓雷羽它以貼近它身體的方法,由貪狼星自神之鉆中提出能量來補充雷羽損失的能量。
  完成了這一個動作之后,貪狼星對著凱特低吼一聲,凱特心中一動,問道:“貪狼星,你現在要帶我們去找頭兒嗎?”
  貪狼星點點頭,便轉身向外走去,眾人忙跟著貪狼星走去,連東西也不帶了。
  一路上,瑟吉耐城中的路人都可以看到一個奇景,一只威風凜凜的銀色巨狼,帶著一大群人,浩浩蕩蕩的往城外走去,引的路人們議論紛紛。
  一走出城外,貪狼星一個揚首,發出了一聲的高亢狼嚎,眾人之中的夜月到底是女孩子,比較細心,聽出貪狼星今夜的叫聲有異,似乎帶著一點焦急的意味,便大聲道:“大家注意的,貪狼星看起來很急的樣子,看來頭兒的情況似乎不妙,待會貪狼星可能會急趕,大家要跟上。”
  話才說完,貪狼星就轉頭跟夜月點點頭,剛剛一路上它就一直對亞芠發出了它的心靈感應,誰知亞芠果然如雷羽所告訴它的一般,它所發出的心靈感應全都如石沉大海,完全得不到亞芠的回應,這自它出生以來還是頭一遭,經過了一路出城的嘗試,貪狼星最后終于難忍開始焦急起來,剛好夜月說出了它想說卻無法說的事,轉頭對夜月算是打了一個招呼,再度回頭,依著它頭上的雷羽指示的方向開始狂奔起來。
  眾人見狀,連忙跨步跟了上去,如果有幸看到的人,想必就能看到這一幕奇景,一道銀光在前奔馳,后面跟了一大群身上泛著各色光芒的一群人跟著,聲勢極為壯觀。
  此去,死神鐮刀中將在原曙城中掀起了狂風巨浪,打響了第一次的名聲,也不知道是死神鐮刀小隊之幸,還是公國原曙城守軍之不幸?
  唯一能確定的事,以貪狼星為首,一大群殺手將聯手掀起了一場腥風血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