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50 魔法爭鋒

扈伊狐疑的看著親密依偎在亞芠身周的五只小幻獸,這五只小幻獸不但長的比一般的幻獸幼生期還來的嬌小,而且長的也與一般的幻獸不同。
  扈伊一眼就看出,這些小幻獸身上有著一般的幻獸所沒有的雜色外表及胸前所鑲崁的奇異的藍色晶體,印象中,他好像知道這種晶體,但是卻一時想不起來。
  因此他表面上雖然一副輕視的樣子,但是心中卻是十分的戒慎,畢竟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一口氣指揮五只幻獸,而且這五只幻獸如果撇開了其他特異的部分了部分來看待的話,都市七階八階以上的幻獸,每一只都很辣手,即使它們看來還像是幼生體,但是又有變異的部分,扈伊心中也拿不定主意到底這些幻獸有哪一種的奇特的力量,他也不知道。
  而相對于扈伊暗自戒慎的心態,亞芠此時心中卻顯的苦澀交加,他原本是寄望貪狼星已經醒來了,如有貪狼星之助,他多少能有一點的勝算,誰知受他招喚而來的不是貪狼星,反而是這五只的小幻獸,亞芠心中實在是很不安,這五只的幻獸具有哪些能幫他的技能?
  但是現在卻不容亞芠有所猶豫,亞芠心中試著對這五只小幻獸發出了攻擊扈伊的命令,一接獲亞芠的命令,五只幻獸不約而同的發出了震天的鳴吼,再度化身為五道銀星相扈伊襲去。
  只見扈伊不慌不忙,右手往前一伸,口中念道:“冰寒之靈聽我命令,為我護盾,阻我之敵。”
  由扈伊身周無數藍光飛快的往扈伊身邊不到三十公分之處聚集,聚合出一圈將扈伊整個人都包圍起來的淡藍色光罩,五小幻獸化身的銀星狠狠的撞擊在這道光罩之上。
  發出了砰砰的聲響,但是這道光罩看來雖是薄薄的一層,但卻是異常的堅固,任由五小幻獸一撞,不但怡然無損,而且還將五小幻獸給彈回。
  五小幻獸被一彈而回后,立即又一個回身再度往扈伊身周的光罩沖去,而且這次是一個接一個的往扈一正前方胸前之處同一位置,連續沖擊。
  亞芠這是第一次看到防護型的魔法,沒想到這看似透明的薄光竟然有如此好的防護能力,能抵擋五小幻獸接二連三的沖擊。
  但是扈伊心中的震撼卻遠比亞芠還要的震驚,這道水晶光罩是他列屬中級的防護魔法,具有相當程度的防護力,而且還有能將所承受到的攻擊力量反彈回攻擊之物的身上,誰知這五只幻獸竟然是如此的靈巧,除了第一次被那反彈力量所打中外,其余幾次,都是一觸即退,不但帶給身在水晶光罩中的他一陣陣的震撼力,而且因為其靈巧的動作讓水晶光罩無法將承受的壓力反射出去,更令扈伊慢慢的覺得水晶光罩已經開始慢慢的要被它們攻破了。
  扈伊不敢大意,一聲“白水鎧化”,就在水晶光罩之中,扈伊先是由胸前出現一顆白色光珠,約有十公分大,再由胸前白光分出五顆略小的白光珠,分散至全身的頭、手、腳各處,加上胸前的光珠共六顆,接著由衣服下同時鉆出幻獸的各部分,結合白光,以白光為中心,串聯起來,形成一套覆蓋在全身各處要害,頭,胸,手,腳的魔導裝甲,同時在他的身后出現了一只狀似欲擇人而噬的白色猛豹,為扈伊專屬之上級八階水屬雷普(豹)系魔幻鎧。
  鎧化完成之后的扈伊,右手往自己胸前的那一顆白色光珠一觸,以白色的光珠為中心點,隨著扈伊的手向外延伸,讓扈伊抓住了部分的組織,隨即這部分的組織立即脫離了扈伊魔幻鎧的本體部分,在扈伊手中,化身成為一把成足一百五十公分,頂端為原扈伊魔幻鎧胸前白色光珠所擬化成的一顆七八公分圓形白色晶體,由五爪造型襯托在頂部的一根細長的魔力增幅法杖。
  本來魔幻鎧是不需要武器的,但是因為扈伊此時不敢托大,所以特別運用上級以上的魔幻鎧才能夠擁有的擬化增幅魔力法杖的功能,特別將魔力增幅法杖運出。
  運出法杖之后,也正好扈伊剛剛運出的水晶光罩已經無法再承受五小幻獸的連續攻擊而破裂之時,扈伊連忙一揮手中之法杖,法杖頂端的魔力晶白光一閃,由他腳的地面上沖出了五道水柱,準確無比的將正在快速移動中的五小幻獸打個正著,而這時亞芠也已經來到了扈伊的面前,并指往他的胸前一掌斬下,扈伊連忙再一豎手中的法杖,擋下了亞芠的這一擊。
  亞芠及扈伊兩人互換一招之后雙雙被互擊產生的力量給震退,扈伊連退好幾步之后站定,而五小幻獸也重新回到了亞芠的身邊。
  扈伊哈哈笑道:“好家伙,接我一招深海之龍。”說完,白色法杖頂端的魔力晶再度發出了強烈的白光,由魔力晶開始,一只小小的,約十五公分大小的白色水龍出現在法杖上,而且逐漸的變大,直長到一百多公分之后,扈伊一揮法杖,原本纏繞在法杖上的水龍離杖而起,向亞芠飛來,而且有越來越快,越來越大的跡象,亞芠不禁臉色一變,他已經感覺到扈伊這一招蘊含了相當大的魔法能量,絕對不是現在的他能擋的起的。
  一個回身,亞文施展風的身法,化身為風,再一眨眼不到的時間,幻化到距原地的五公尺之處,原以為已躲過了扈伊的水龍襲擊,誰知水龍竟然真的就像是活生生的一般,原本直射的飛行路線來個大轉彎,又向亞芠襲來,扈伊得意道:“沒用的,這深海之龍已經將目標鎖定在你身上了,任憑你逃到天涯海角也躲不過的,更何況……兩只深海之龍看你怎么躲?”說著,法杖之上又出現了第二只的深海之龍,離杖向亞芠飛來。
  兩只深海之龍一左一右向亞芠飛來,亞芠雖然可以躲開,但是下一次他回轉的躲避空間又會縮小許多,直到他將這兩只深海之龍解決會被它們解決為止。
  一瞬間,亞芠的眼睛瞳孔再度變成為銀色的,右手一伸,藍色光芒一閃,他已經招喚了周圍的水魔法能量,唯有魔法才能以攻止攻。
  水魔法能量在他的掌心之間聚集成一顆十公分大小的魔法彈,朝著較大的那一只深海之龍就要發出,誰知,就在他要發出的那一瞬間,原本停在他的肩膀上的雷羽突然一個猛撲,一頭撞進了亞芠聚集而來的水魔法彈之中,亞芠差點發出了驚呼聲。
  只見到一頭撞進水魔法彈中的雷羽竟在一瞬間將亞芠聚集而來的能量一口氣吸個精光,然后,亞芠就見到雷羽雙翅一展,狀似極度歡愉的高鳴一聲,隨即雷羽的爪子在亞芠伸出的掌心一蹬,似乎代替了那一顆水魔法彈的位置,朝深海之龍彈射出去。
  亞芠就看到雷羽忽然并出了強烈的藍光,然后藍光形成了一只足足五公尺大的藍色光鷹,將雷羽巴掌大的身形包圍在其中。
  然后,這一只以雷羽為核心的藍色光鷹恍若有意識一般,雙翅一揮,宛如一只活生生的老鷹,朝其中的一只已經變的足足有十多公尺大的深海之龍飛去,銳利的爪子往深海之龍的頭頂一擊,將這只身海之龍由原先的向亞芠飛來的方向打的偏了方向,與亞芠差身而過。
  而另一只深海之龍則只見到亞芠身邊的虎、熊、獅、豹四小幻獸同時齊吼一聲,口中同時吐出了一顆顏色各異的沖擊炮,四顆沖擊炮在亞芠的面前互相撞擊后,融合成為一顆比原先沖擊炮大上十倍的超大型四色沖擊炮,很很的撞擊在那一只較小的深海之龍身上,發出了一聲震天巨響后,同歸于盡。
  而這時,靈活無比的光鷹已經用爪子抓住了深海之龍,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將深海之龍掉了個頭,往被眼前這一幕奇景驚呆的扈伊飛去,來到半途,就見到光鷹胸前中心點之處,應該是雷羽所在之處,竟然發出了強烈的藍光,而亞芠對這種藍光并不陌生,那是屬于神之鉆釋出能量時獨有的光芒,果然,在神之鉆釋出能量之后,光鷹又足足變大了一倍,爪之上的深海只龍竟然就這么被光鷹吸納入體,藍光中混雜著白光,光鷹一展巨翅,長鳴一聲,一頭往扈伊撞去。
  扈伊一驚,手中法杖連揮,發出了無數道的閃光,再他的面前布下了五層的白色光罩,同時人也急速的以Z字型后退。
  但是光鷹卻視那五層的光罩如無物,只見光鷹喙啄,翅拍,爪擊,三兩下就連破這五道的防護光罩,但是,卻也讓扈伊爭取到了一點的時間,只見扈伊將法杖橫舉到眼前,口中念道:“諸天之雨,九地之泉,聽我號令,為我神刃,破我敵力-蒼冥劍。”
  念完咒語之后,扈依法杖突然往前一指,只見在他的面前,兩道分別由天空及地上設來的藍色光束,匯聚成一把七八公尺長,呈現劍型的巨大藍劍。
  扈伊以杖為柄,揮動面前的巨大光劍,往光鷹斬去,但是光鷹是以雷羽為核心,哪有那么容易的就讓扈伊砍中,一個靈巧的翻身,躲過了扈伊的光劍,速度不變的繼續往扈伊沖去,誰知扈伊早有所準備,一聲“飛旋”手中的光劍突然離炳而去,以光劍的中心為中心點,飛快的旋轉,快到化成了一個藍色的圓盤狀,而閃過光劍頭一擊的光鷹馬上就被旋轉的光劍攔腰劈成兩半,后半段與旋轉中的光劍互撞,爆出了絢爛的藍光之后,同時消失。
  前半段原式不變,轟的一聲,狠狠的擊中扈伊手中的法杖,與扈伊臨時發出了魔法能量相互對峙,但是,光鷹雖然失去了一半的能量,但它可是融合了亞芠的魔法能量、神之鉆的能量,加上扈伊剛剛所發出的深海之龍能量,扈伊臨時聚起的能量根本不是它的對手,亞芠只見到藍白色光芒交相揮映,然后轟的一聲巨響,爆炸開來,激起了漫天的灰塵。
  灰塵之中,突然一點銀星沖出,落在亞芠的肩膀上,正是那化身光鷹的雷羽,亞芠看一下雷羽,發覺雷羽除了顯的有點精神萎靡、疲倦之外,一切無大礙,連傷都沒有,而灰塵之中,又有一個人影走出,正是扈伊,只是此時他手中的法杖變的支離破碎,身上的魔幻鎧更處處都是裂痕,滿身塵土,臉色鐵青,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而且亞芠更從他嘴角的那一點紅色血跡知道,他已受了不輕的傷。
  亞芠看一下自己身邊的五小幻獸,心中暗暗的后悔不已,早知道這五小幻獸有此異能的話?如果他會其他屬性的魔法的話?那以剛剛雷羽擬化成光鷹的威力來論,如果他一口氣將五小幻獸派出的話,哪里還容扈伊站的好好的?
  可惜現在想這些都太慢了,因為扈伊雖然遭此重擊,但是他的情況絕對比他還要糟的多了,天心真氣只恢復三成,精神異力的被剛剛的耗損運用,已經耗的七七八八了,但是,扈伊雖然身受不清的傷,可是他卻是跟他爺爺是同一級的高手,更何況,扈伊本來就是一個莫測高深的魔法師,論魔法,亞芠自知是絕對比不上他的,剛剛只是一時之間出乎扈伊的意料之外,所以大占便宜,現在扈伊還會讓機會攻擊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只見扈伊遭受這重大的打擊之后,怒極反笑道:“好個斯達克家沒出息的小子,你是三十年來第一個將我的法杖打壞的人,你們斯達克家果然是一門豪杰,奇功怪藝層出不窮,你父如此,你也如此,這讓我更想殺了你。”
  說完,扈伊將殘破的法杖往胸前一按,法杖立即收回他的魔幻鎧中,隨即道:“為了表示敬意,讓你嘗嘗我的太古魔導法吧!”
  亞芠還未聽清楚太古魔導法到底是什么東西,就見到扈伊手一伸,念道:“茜(雨)。”
  亞芠還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空中突然就毫無預警的落下了奇寒無比的強勁雨水,淋的亞芠滿頭滿臉,渾身難受不已,而且連他的視野也變的模模糊糊的。
  亞芠連忙一個縱身后退,誰知不退還好,一退之下,雨變的更大更密更強,打在亞芠的身上讓他隱隱生疼,而且雨勢更讓他的眼睛幾乎睜不開。
  身在雨中的亞芠又聽到扈伊的一聲:“海爾士頓(冰雹)。”
  一瞬間,大雨變成了一顆顆拳大冰雹往亞芠身上直落,冰雹又快又急的落下,打的亞芠渾身疼痛,但是亞芠這也才看清,原來剛剛的大雨,現在的冰雹,都只在他的身邊不到三公尺處落下而已,其他的地方連一滴水一塊冰都沒有,亞芠更發現扈伊身上的魔力晶正不斷的發出了白光,而在他的頭上十公尺處,正有著一塊在黑暗的夜空中極為明顯的白云(?)狀的東西,冰雹正是由那朵不到五公尺大的云中落下,想必剛剛的雨也是。
  亞芠不由暗暗叫苦連天,不管這朵云(?)是什么東西?絕對與扈伊脫不了關系的,天底下哪有這一種不用念咒就制造出這種奇怪自然現象的魔法?
  為今之計,亞芠只能盡快的沖到扈伊身邊解決他了,但是事實證明亞芠太天真了,先不說扈伊與他相距近二十公尺,光是扈伊一見到他意圖前沖的企圖之時,馬上就念出:“埃凘溘(冰柱)。”
  五六道透明的冰柱立即由他的腳底下猛然沖出,嚇的亞芠連忙后躍,但也在身上留下了一道血淋淋的傷口。
  接著,又聽到扈伊繼續念道:“斐利(冰凍)。”
  亞芠剛剛被淋濕的身體外圍馬上杰出一層薄冰,雖然亞芠馬上脫出薄冰的困縛,但是扈伊又來一次埃凘溘,再接著斐利,讓亞芠一方面要躲冰柱,又要掙脫冰的困縛,幾次之后,亞芠發現,他不但無法接近扈伊,更沒有使用魔法的時間,加上又要躲避頭上落下的那些冰塊的襲擊,讓他行動越來越困難。
  但若只是這樣的話,亞芠還不會太難過,更糟的是,亞芠終于知道扈伊為何不一開始就這樣用,卻要先下那場雨的用意了,除了讓亞芠身上淋濕,增加他冰凍他的機會之外,扈伊現在所用的招式無一不是冰系的太古魔導法,讓亞芠四周的溫度瞬間變的極低,亞芠慢慢的感覺到,身上是又濕又冷,體力開始大量的流失,掙脫冰凍的動作一次比一次困難,躲避的動作更是越來越遲鈍,加上每一次的冰柱都讓他身上掛點傷,低溫,寒冷,失血,讓亞芠不但動作越來越遲鈍,似乎連腦筋也開始變的渾沌起來了。
  在這樣下去,亞芠真的不是讓扈伊給冰凍起來,就是失血過多,死于低溫,而一邊的五小幻獸雖然想幫忙,但是它們一方面要躲避那些幾乎比它們還大的冰塊,一方面又要躲著無影無形的透明冰柱,讓它們幾乎自顧不暇了,更別說幫忙。
  最后,亞芠終于支撐不住,被冰柱狠狠的在小腿上扎了個洞,跌倒在地,隨后又被扈伊的斐利給冰凍起來,在也無力掙脫。
  扈伊看到亞芠倒地,臉色一喜,但仍不敢大意,又加了四五道斐利在亞芠身上,讓亞芠體外的冰層變成足足三十公分厚,然后,他才慢慢的*近亞芠,但是仍不敢大意的停下落冰,直到他確定在冰塊中的亞芠雙目緊閉,在也無力反擊之后,他才停下落冰雹。
  冰雹一停,小幻獸們立即發出一聲怒吼,向扈伊襲來,但是卻被扈伊隨手一揮,發出了一道白光,給打的倒飛出七八公尺外,倒在地上哼哼哈哈呻吟著,爬不起來,說到底,這些小幻獸雖然身具異能,但是到底也才出生不到一個月,又少了亞芠的力量,根本不堪扈伊一擊。
  見到對手已經全無反抗之力,扈伊得意大笑道:“我不得不承認你這家伙真的是不錯,只可惜你碰上了我,只有死路一條,不過你放心,我現在絕不會殺你的,我會讓你服下失心散,讓你成為我爭取白虎圣獸時的好助手的,不知道當你那死鬼爺爺看到他的孫子變成我最忠心的仆人之時,會是那一種嘴臉?哈哈哈哈哈……”
  什么?扈伊竟然知道白虎圣獸之事?而且還意圖搶奪?
  不過就在扈伊得意之余,他并未仔細的算一下,被他打倒的小幻獸們少了一只,少了現在正窩在亞芠胸口衣服下的烈火雄獅-猛炎,當然更沒有注意到猛炎正運用它天賦的屬性本能,發出了淡淡的紅光,溫暖著亞芠的胸口,也更是沒有注意到,在亞芠緊握的雙手掌心之中,正慢慢的閃著淡淡的銀光。
  就在扈伊自言自語,仰頭哈哈大笑之際,原本僵立不動的亞芠忽然四肢用力一掙,破冰而出,雙手銀光大綻,往扈伊的頭部一按,大叫道:“精神封印!”
  精神封印,一個原本該用在自己身上卻沒用的密招,一個隆家用了無數代生命換來的救命**,一個專門用來封印住精神異常成長的密法,如今,亞芠傾其全力,將僅剩的精神異力完完全全的灌注在這一個密法之中,要將扈伊的精神力封住,這是他在這一個將天心真氣用在閃躲而耗盡,體力幾乎全然耗竭,僅存在一點的精神異力的時刻,唯一能想到的,一個可能可以阻止扈伊那種奇怪招式的沒辦法中的唯一辦法,也是他唯一能做到的一個辦法,一個不成功便成仁的賭注。
  那結果呢?
  只見,當亞芠將全部的力量完全灌注于扈伊的頭部,形成精神封印之后,亞芠真的就在也沒有半點力量,整個人砰的一聲,倒地,而扈伊卻宛如沒事人一樣,怒叫道:“你該死!”
  手往上一伸,掌心中泛出了白光,亞芠暗叫一聲:“完了!”精神封印沒效,這下亞芠真的是絕望了,閉上眼睛,等待扈伊這一掌落下。
  那知,等了半天,扈伊那一掌不但沒落下,而且竟然還隱隱傳出了呻吟聲,亞芠睜眼一看,扈一竟然抱頭痛叫,怒聲道:“你….你對我做了什么?我的頭!我的頭好痛!”
  隨即,頭部強烈的頭痛讓扈伊在也站不住了,跌倒在亞芠的身邊,狂吼一聲,昏了!
  亞芠見狀,知道精神封印生效了,他終于打敗了扈伊,至此,亞芠也撐不住的陷入了昏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