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49 身分敗漏

停下了踏出的一步,亞芠的目光跟其他人一樣,甚至還要專注而集中的望著大門之處,一看來陌生卻又無比熟悉的人出現在門口處。
  跟兩年前一般,滿臉紅光,面貌古樸不已,氣質清奇的扈伊出現在門口處,與兩年前比起來,他是蒼老了一些,畢竟,這兩年他過的也沒有很愉快。
  亞芠難忍心中的激動之情,雙目灼灼的盯著扈伊直瞧,幾乎是耐不住新中那股滔天的恨意及殺氣,好想,好想就這么直接殺到他的面前,一嘗報仇的甜美果實。
  這時,拿寧已經快步的來到了扈伊的面前,躬身道:“不知長老光臨,怠忽之罪,尚請見諒。”
  扈伊呵呵一笑,伸手扶起了拿寧,笑道:“呵呵,拿寧你在說什么鬼話?都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還這么見外?”
  拿寧順勢站起來,微笑道:“難得長老您來,真令我陋室生輝呀。”
  扈伊也笑道:“其實這一次我純粹是路過,要去辦點私人的事,剛好路過這里,聽到路人說你今天在辦宴會,想說咱們這么久的老朋友了,又好久沒見了,心想干脆來看看你,順便叨擾一噸,你可別介意呀!”
  拿寧呵呵笑道:“哪里的話,哪里的話。”
  說到這,扈伊似也覺得拿寧因為他而冷落了其他的客人,便道:“好了好了!你這個作主人的難倒不為我介紹一下你的客人嗎?”轉個話題,扈伊拿眼瞧著站在拿凝背后的妃雅。
  拿寧一拍后腦勺,大笑道:“長老您瞧我這都忘記,真是記性太差。”
  說著,拿寧招來妃雅,替她跟其他的人,向扈伊介紹起來。
  而隱身在暗處的亞芠看到當扈伊一聽到妃雅是豐原城城主之時,眼中泛出了奇特的目光,亞芠根本就不相信扈伊只是如他所說的順路過來看看而已,必定有所圖。
  略一凝思,亞芠慢慢的僅存三成的精神異力運了出來,慢慢的,亞芠的瞳孔也變化成銀色的,隨著亞芠瞳孔顏色的變化,原本亞芠激越的情緒也慢慢的沉靜下來,進入了無悲無喜的精神狀態,這是亞芠現在唯一能做到的一件事,將自己變成一個沒有感情的人,這樣子他才能在不受到自己對扈伊痛恨的情懷影響下,來面對他。
  果然,當亞芠瞳孔完全變成純銀色之后,看來與拿寧及扈伊相談甚歡的妃雅已經在四下張望,看來,她似乎也察覺到亞芠已經失蹤了。
  看到了妃雅四下張望的動作,亞芠知道該是他出現了時候了,毫不猶豫地,亞芠慢慢的離開了陰暗的掩蔽,出現在燈光之下,再度走進了宴會會場之中。
  走進會場中的同時,亞芠心中沒有一點的情緒波動,前一刻他心中恨不得一刀殺之而后快的扈伊此時卻半點也激不起情感的漣漪,他只是冷冷的,不待一絲的感情,直是著扈伊。
  終于,亞芠再剛剛踏進會場之時,被一直尋找他的身影的妃雅看見了,妃雅轉頭不知道說了些什么后,就自己一個人來到亞芠的面前,輕笑道:“亞芠,原來你是跑到外面去了呀?難怪我伊直找不到你,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拿寧伯伯已經答應明年照常供應我們豐原城陶土,已經決定明天就要跟他簽訂契約了。”
  興奮中的妃雅完全沒注意到,當亞芠進到會場中之后,許多人在不知不覺之間,慢慢的開始遠離亞芠的身邊,連一些原本想好好跟亞芠“談談”的千金小姐們也不敢靠近,只因為,由亞芠眼中并射出來的那種讓人不寒而栗的冷冷銀光,讓每一個跟他眼神有所接觸的人全都不由自主的心虛不已。
  而亞芠踏進會場之后,他那種奇異的特質當場引起了扈伊的注意,對于這一個白發年輕人,扈伊有一種奇異的感覺,看來似乎很面熟,但是卻又明顯的確認自己不曾見過這樣的一個人,不然,以這年輕人這種奇異的特質,相信不管是他或是任何的一個人,只要見過了一次,絕對是永生難忘的。
  尤其是,身為一個魔法師,扈伊更能敏感的感覺出,眼前的這一個年輕人身上散發出了一種屬于高等魔法師才有的一種絕對的魔力盈漲的感覺,那是一種,沒有天份的人練上的幾百年也不可能會出現的一種專有的高階魔法師氣質,即使以他所感覺到的,在這一個年輕人身上的魔力跟一個具有這類氣質所應該具有的相對魔力程度相差好幾的微弱魔力,如此的突務差異感,另扈伊幾乎在見到亞芠的一瞬間就對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而他壓根就沒想到眼前這一個令他產生濃厚興趣的年輕人竟然會是他極欲除之而后快的斯達克一家的幼子。
  扈伊轉頭對拿寧詢問起了亞芠的來歷,但是所獲卻令他很失望,因為拿寧也不知道亞芠的來歷,只知道亞芠是妃雅的救命恩人,以及是妃雅公開說出喜歡的人之外,其余拿寧也是對亞芠一無所知。
  扈伊想了想,便自己走到了妃雅及亞芠的面前,笑問:“妃雅城主,還未請教這位是?”
  妃雅一挽亞芠的右臂,嬌笑著替亞芠及扈伊作一個相互的介紹。
  亞芠冷靜的對扈伊行個禮,算是對扈伊打一個招呼,隨即道:“妃雅,長老,真是抱歉,恕在下身體略有點不適,想先行告退。”
  亞芠說完之后,不理妃雅及扈伊驚訝無比的神色,便大步一跨,就待離去。
  而亞芠自知此舉已是無禮到極點了,但是他卻不得不如此,為了壓抑自己高漲的殺意,亞芠不得不將精神異力全力的運行起來,將自己化身一個無悲無喜的非人者,以免讓扈伊看出破綻來,但是,此時他的情緒激動的遠超乎平常時候,使他要維持在這一個狀態下要畫費平常數倍的力量才能達到維持的目的,偏偏此時他的精神異力又尚未恢復,更令他倍感吃力,雖然才短短的幾分鐘中,但是也令亞芠感到快撐不下去了。
  妃雅這時才察覺到亞芠的異狀,告罪一聲,連忙追上已經走向了門口的亞芠,拉著亞芠的右臂,不悅道:“亞芠你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會這樣,你知不知道這樣會很失禮的?”
  這時候,亞芠已經察覺到自己的精神異力已經有開始在慢慢消退的跡象,而且他那不可理喻的動作已經吸引了其他人的圍觀,而且拿寧及扈伊也帶著一臉的不解開始往這邊走來。
  亞芠慢慢的轉頭,用他銀色的眼睛往妃雅一望,妃雅驚呼一聲,直至此時,她才與雅文的眼神正面相遇,但是卻也無法自制被亞芠眼神中那種無法言語的冷酷無情眼色所震驚,驚呼著放開了拉住亞芠的手,亞芠立即頭也不回的轉身出去。
  妃雅一呆,卻也忍不住的跟了出去,在他深厚的拿寧及扈伊相識一眼,帶著極大的好奇心,也跟了出去。
  走到會場外,亞芠清噓了一口氣,心靈中發出了一種只有他以及貪狼星才會知道的招喚意識,源源不絕的向四面八方散去。
  現在他衷心祈禱,貪狼星已經醒來了,不然依他現在情況,等到精神異力消竭之后,他絕對會無法自制的向扈伊揮拳相向,而已他現今的狀況來說,那唯一的下場就只有死路一條。
  這實在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但是處在現在的這種狀況之下的亞芠一直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是在精神異力突破之后的這幾次使用的感覺中,亞芠一直有一種的現在的他又不是他的怪異感覺,就像現在,明明他都是他,但是他種極度冷靜的情況之下,好像是在看待旁人一樣的角度之下,冷靜的來看待自己在沒有精神異力的支持之下,會有何種的動作?
  聽著身后慢慢傳來的幾個腳步聲,亞芠知道他已經走不了了,至少在這精神異力慢慢消退直到枯竭之間,他是走不掉了,心念一動,銀色的瞳孔慢慢的消退,既然都走不掉,還不如保留一點的元氣,也許還有希望,即使他明知道他會如何的不智。
  就在妃雅、拿寧、扈伊慢慢靠近亞芠,亞芠眼中凝結的銀色光輝慢慢散發出來之際,忽而雅文的面前出現了一個人,一個大聲驚呼:“是你!”以著充滿不可置信的語氣狂呼,一個令亞芠一見之后,在也掩藏不住心中狂濤般殺意怒氣的一個人。
  在這世間,在亞芠的敵人當中,除了已經死于他的手中之外的,若說對亞芠印象最深刻,深刻到不管亞芠的外貌如何的變化,只要一見到他的眼神就能夠一眼就認出他的人就只有那么一個人,唯一的一個人,一個在亞芠還沒有任何自保能力之時,就曾經一度在亞芠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他恐怖的一面的一個人,一個曾讓亞芠在他心中埋下了一顆恐懼種子的一個人,原公國黑衛隊隊長,現任扈伊親衛的-血煞葦諾。
  至此,亞芠在也克制不住自己,怒吼一聲,雙臂金芒一閃,天心真氣擊發而出,一道X型的彎月氣勁射出,殲爆斷月斬,亞芠所悟出的絕招。
  葦諾在兩年的那件事之后,因為不得德野王歡心,所以他干脆向新任的請辭,跟著扈伊,擔任扈伊的親衛,至少在同樣不得德野王歡心的扈伊的身邊也好過于在黑衛隊中被冰封起來。
  昨天,扈伊忽然下令說要來瑟吉耐城,只帶了幾個人,輕車便騎,連夜趕路,花了一天一夜的時間,終于在傍晚前進入了城里。
  在進入城中之后,扈伊連休息都沒有,就帶著他到拿寧的住所來,剛剛才把馬車交給了仆人送去停放,哪里知道還沒走進彥會場中,他竟然就看到了那一雙,他今生今世決不想再看到的那一雙眼睛,才剛驚呼一聲,兩道金色的氣勁竟然就朝著他而來,令他不由自主的大驚失色。
  當亞芠突如其來的發出了殲爆斷月斬后,不理妃雅發出了驚呼,不管拿寧臉色一變,也不看扈伊瞬間變的陰沉無比的臉色,亞芠整個人就這么隨著殲爆斷月斬之后,向葦諾飛掠而去,他自知,以他現在剩下不到四成的天心真氣所發出的斷月斬絕對是傷不了葦諾的。
  只是,事實卻是超乎亞芠的判斷,他沒想到,葦諾竟然就這么站在原地的讓斷月斬直接的炸在他的胸前,亞芠還以為葦諾另有奇招,但是當他來到葦諾面前之時,看到葦諾在亞芠的這一招斷月斬之下,上半身的衣服全部都被震碎,臉色因為受到重傷而慘白,嘴角流下了血,身體更是搖搖欲墬,亞芠這才相信葦諾真的是在毫無防備之下,生受下了他的這一擊,雖然只有四成的真氣,但是以亞芠那超越年齡的功力來算,也是不容小去的,難怪葦諾也經受不住。
  但即使如此,葦諾對自己身體上所受的傷卻是視若未見,他的眼神一刻不離的盯著亞芠的雙眼看著,然后,葦諾說出了一句令當場所有人都為之大驚失色的一句話:“為什么你會出現在這里?斯達克家的幼子?”
  妃雅還好,而拿寧當然知道原公國的大將后來叛國逃遁的斯達克一家,而最震驚的當然是扈伊了,他絕沒有想過,眼前這人竟然是他千方百計遍尋不著的斯達克家的人。
  扈伊立即判斷出,這人必是斯達克家的最小的孩子-亞芠.斯達克,因為在所有的斯達克家人之中,他唯獨隊亞芠沒有任何印象。
  而且,他對于葦諾所叫出亞芠的真正身分更是點也不懷疑,因為他早已知道,葦諾對于斯達克家的最小孩子有著一種他無法了解的深深畏懼,即使他并不知道他為何會如此,但是光看這兩年來葦諾每每在半夜會因為惡夢而驚醒,每每任何銀色的東西都會使他不由自主的畏懼,就能知道葦諾對亞芠的畏懼是出自于他的內心一種無法剔除的深深恐懼,也因為這一個原因,讓葦諾這一個原本被稱為百年難得一見具有極高武學天份的天才,超一流高手,變成一個三流的人物。
  當然更能解釋出為何他會閃也不閃的讓亞芠擊中,只因為深深的恐懼已經深深的擄獲了他全部的感覺及意志,讓他完全無視身外的所有變化。
  當葦諾喊破了亞芠的真實身分之后,幸而亞芠早已有身分被揭破的覺悟,只是現在提早而已,因此,亞芠反而是現場知道他真正身份的所有人中最冷靜的一個人。
  亞芠慢慢的轉過身來面對著扈伊,一旁的拿寧一聽到亞芠是公國永久政治通緝犯中排行榜首的斯達克一家的人之時,正欲張口大叫來人將亞芠擒獲之時,一旁的扈伊卻伸手一阻拿寧的呼叫,沉聲道:“不用叫了,這是我個人的私事,讓我自己解決,相信你應該是沒有意見吧?”最后一句,扈伊轉頭對著亞芠說道。
  亞芠一點頭,同時驚訝自己竟然還能如此的冷靜的站再扈伊的面前,而不是再身分一被揭破之時,就撲上去與扈伊來個生死決戰。
  “今晚之事,我希望你們都不要說出去,可以嗎?”對著拿寧及妃雅,扈伊突然說出了這么一句令人費解的問題。
  妃雅當然是沒有問題,亞芠本就是她所喜歡的人,就算是知道他真正的身分也不會說出去,而拿寧在聽到扈伊的這一句話的時候,眼中閃過了一絲奇異的光芒,且不管他的動機為何?他也跟妃雅一樣,點頭同意了。
  扈伊見到他們都同意了之后,便道:“走吧!斯達克家的幼子,讓我們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好好的“談”一下吧!”
  說完之后,扈伊就這么轉頭開始走向大門口。
  亞芠陰沉的跨步跟了上去,臨走之前,亞芠深深的看了妃雅一眼,然后才隨著扈伊,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拿寧的豪宅大門口。
  而妃雅則深深的震撼著亞芠的那一眼,那是一種壯士斷腕,此去非生則死的眼神,即使亞芠他并未對她說出一字一句,但是妃雅就是知道,就是無可理解的知道亞芠那一眼所包含的意志。
  幽幽的嘆了一口氣,妃雅見到了拿寧已經叫人來將如今已經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葦諾抬進去,事已至此,妃雅也無心在去應酬了,當下立即跟拿寧告辭,拿寧也不挽留她,就叫人駕來馬車,載著憂心忡忡的妃雅回到她下?的旅店。
  當妃雅離去了之后,拿寧在也人不住冷笑起來,心中暗暗道,斯達克家的人嗎?真是天助我也!
  從他眼中散發出了強烈的狡詐光芒,相信此時他心中動的念頭絕對是會讓亞芠不是很愉快的。
  隨著扈伊越來越快的身形,亞芠在他身后五步之距,不及不離的跟著,不知不覺之間,亞芠發覺屋子越來越少,沿路的行人也越來越稀少,最后,甚至已看不到人跡,出城進入了一處人跡罕至的不知名荒山野嶺了。
  來到一個約有近二十公尺方圓大小的平坦空地之后,扈伊才停了下來,看看四周,似乎滿意了,這才停下了轉身面對著亞芠。
  而亞芠也一如出發之前一樣,停在扈伊的身后五步之處,面對著扈伊,臉色陰沉而平板,叫扈伊看不出他現時在想些什么。
  兩個人就這么站了快十分鐘,一句話也不說的面對面的互看著。
  過了十多分鐘之后,由扈伊打破沉默:“你應該是斯達克家那一個最小的兒子,以前的那一個沒出息的亞芠吧!”
  亞芠目光閃爍一下,不言,扈伊本來也沒有打算亞芠會回答,他露出了一個古怪的笑容,道:“真是沒想到呀!我們都看走了眼,你這一個沒出息的人現在竟然能追的上我的腳程,果然是士別三日,刮目相看。”
  亞芠還是不言不語,扈伊又道:“你爺爺那一個老不死的還活著嗎?”亞芠依舊不語。
  這下扈伊的臉色也開始不好看了,厲聲道:“小子,我也算是你的長輩,就算你我恨不得殺了對方,但我問你話你也該回答我!”
  亞芠這才沉聲慢慢的一字一字道:“你·不·配!!”
  這下扈伊可氣翻天,還沒有人敢在他的面前如此無理的,手一輝,一道白光脫手而出,朝亞芠門面打去,速度雖快,但是力道并不強,他是打定主意,先教訓一下亞芠的。
  就在白光射至亞芠面前不到五十公分之處,亞芠一就是不言不動不避,恍若這道白光根本不存在一般,只因為,他根本沒有必要去閃避這道白光,因為,他已經感覺到貪狼星已經來到他的身邊了。
  一道銀光由天而降,將這一道乎一所發出的白光沖散,隨即銀光一個轉折,落在亞芠的肩膀上,縣出了一只藍羽銀翅,巴掌大的小小幻獸。
  原來,亞芠在剛剛發出了訊息之后,接獲了訊息而趕來的并不是沉睡中的貪狼星,而是這五只守護在貪狼星身邊,等同貪狼星分身的五小幻獸,只是被亞芠取名為-雷羽的碧水雷鷹因是在天空飛翔,所以速度較快,第一時間趕到亞芠的身邊。
  看到白光被擊散,以及亞芠肩膀上的雷羽之時,扈伊不驚反笑:“哈哈,你這沒出息的亞芠果然還是一個沒出息的人,你以為憑著一只才又聲的幻獸就能打敗我嗎?真是笑…….”
  話聲未完,又見四道銀光飛射而來,在亞芠的四周,落地現出它們的身形,正是光榮虎王-烈芒,烈火雄獅-猛炎,大地之熊-暴王,疾風之狐-九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