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第四章家族的危機


  斯達克公爵府中,位于西垂一角的練武廳中,一個人影獨自在其中,只見那人右手指著前面一道足有二公尺高,一公尺厚的石墻道:“小星,沖擊炮。”
  隨著他的話聲一落,右手臂上突浮出一顆拳大的狼頭,狼頭嘴一張,一顆白色不足十公分大的光球由口中噴出,擊中石墻,炸出一道約五公分深,十公分大小的洞來,除此外,還有無數大大小小的創傷布滿石墻上,看來這石墻以被拿來當靶子有一段時間了……
  那人不滿意道:“小星,你今天狀況不好噢!”
  彷佛在聆聽什么,那人一頓之后才道:“原來你又餓了,再這樣下去,我可會被你吃垮了。”
  那人走出練武廳,一看天色,皎潔的月亮掛在半空中,今天是個滿月的日子。
  月光的照射之下,可以清楚的看到這人正是亞芠。
  時間是貪狼星進入成長期的一個半月后。
  在前一個月中,貪狼星只是一直在沉睡,不管亞芠如何呼喚,右臂處傳來的始終是一種正在沉睡中的感覺。
  直到十天前,正在沉睡中的貪狼星終于醒來,立即引起上課中的亞芠的注意,欣喜的亞芠,不顧老師及同學的眼光,不由分說的立即跑回家,反正基礎教育快結束了,有上跟沒上都一樣,更何況,身為“沒出息”的人,是沒人會管他要做什么的。
  回到家的亞芠立即喚出貪狼星,發現這一個月來貪狼星,它并未有所長大。
  而一醒來的貪狼星顯的十分饑餓,再短短的十分鐘內,把家中所有的能量石之類富含能量的東西全吃光,亞芠這才知道原來貪狼星是要吃能量,而不是吃能量石。
  知道這一點的亞芠馬上出去買了一大堆的能量石回來,供貪狼星吃個飽。
  而經過這十天的試驗后,亞芠終于發現它和貪狼星的聯系,是如此的緊密,緊密到他竟能何貪狼星做心靈溝通。
  而且亞芠也發現貪狼星除了沒有屬性外,一切和一般的幻獸并沒兩樣,一樣擁有第一、第二型態,一樣能集中體內能量發出,形成沖擊炮。
  這日晚上,正是亞芠訓練完貪狼星后,走出練武廳。
  遠遠看到父親的房間燈光竟然是開著。
  心中一動,立即欣喜的跑過去,除了以近三個月沒見過父親外,更有迫不及待想介紹貪狼星給父親認識的意思。
  走到父親的書房前,還來不及開口,耳中就聽聞到一生暴喝:“誰?”
  亞芠還搞不清狀況時,只覺房門被一股大力沖開,連人影都沒看清,只覺后領一緊,整個人突離地而起,飛進房間中,驚魂未定的亞芠看到房間中的景象時不由驚喜交加,整個房間中人滿為患。
  房間上首坐著兩個人,左方是一個看來約七十的老者,一頭白發,一把尺長的雪白長須,臉上布滿因長年板著臉而留下的刻痕,只是此時因見到他而放松下來,露出一道淡淡慈祥的笑意,但在戰場上以出神入化戰術聞名東大陸的老將-“光榮虎王”翰羅.斯達克,他的爺爺;右首則坐著一個看來約四十好幾的中年人,魁武的身材,滿頭的烏絲,全無一絲皺紋,英俊剛硬的線條,可想而知年輕時不知迷倒多少才女、淑女,正是他父親-御萊,以善于防守而聞名,被尊稱為“不破熊將”;房間的兩側各有兩個位置,上面已坐了三個人,右前方正是他大哥-亞華,長的有九成似父親但比父親更魁武,事實上他三個哥哥都和父親很像,尤其是大哥,大哥今年三十歲,再戰場上以武勇過人知名著稱,素有“雷火猛獅”之稱;比起魁武的大哥來,坐再左前方的二哥亞旭就顯的十分溫文儒雅,但可別小看二哥,在戰場上擁有“魔鬼風狐”之稱的二哥,以神出鬼沒,出奇不意的偷襲而令敵軍聞名喪膽,同時也是家中的智囊,今年二十八歲;再來是坐在二哥左側的三哥亞若,沒有大哥的勇武,也沒有二哥的狡猾,但論起戰場名聲,三哥卻是最叫敵人喪膽,“不用投降,不要俘虜,一但對敵,立斬不赦”這是戰場上對三哥的評語,因此三哥又有“死神之鷹”的稱號,今年二十七歲。
  被倚為公國長城,戰場上使敵人聞風喪膽的虎將,現在在這里只是亞芠的家人,在見到他后分別露出難的一見的笑容。
  亞芠也乖巧的分別問好,突然,他想到父兄都在前面,那現站在背后提著他衣領的人是誰?
  不禁問道:“三哥,我后面是誰?”
  亞若還未回答,深厚已傳來一陣渾厚的聲音“小亞芠,現在才想起我呀?”
  亞芠一聽,好熟的聲音,不知在哪聽過?
  募然靈機一動,他知道在哪聽過了,驚喜的大叫道:“里昂舅舅是你?”
  后面的人傳來一聲大笑,轉到亞芠他前面,只見一身白衣,一頭亞麻色的垂肩長發隨意披在腦后,看來三十多歲,不是很英俊,但有一股瀟灑飄逸的氣質,正是亞芠五年多不見的小舅-里昂.隆。
  看著酷似亡姐的面貌,里昂心中不由升起對亡姐的懷念,身為泰龍帝國最有名的三大美女之一,又是智名遠播,多少青年貴族看不上眼,卻反而一眼就愛上敵國大將-御萊.斯達克,當時他已是三十多歲的人了,又是個有三個孩子,死了老婆的人,真想不到才十九歲的姐姐怎么會看上他,還不惜違背父親的意思,放棄隆家公爵繼承人的身分,私奔到華那邦公國來?
  里昂忍不住瞄了一下姐夫,伸手摸摸亞聞的頭,道:“這么久不見,我的小亞芠已經長這么大了,有沒有想小舅呀?小舅可是天天想你呢?你怎么都不寫封信給小舅呀?”
  亞聞知道這里昂舅舅從小就喜歡開他玩笑,多年不見之下,忍不住也開開玩笑道:“小舅你還敢說呢!我不知寫了幾百封信了,但誰知道你又流浪到哪個大陸去了,都不知道要寄去哪?”
  里昂一聽不由啞口無言,他生性自由不羈,喜愛流浪,這是眾所皆知的事情,如今被侄子這一說,他不禁無言以對。
  看到他吃鱉,眾人不由發出了連日來第一個開心大笑。
  打完招呼后,亞芠看到不知多久不曾齊聚一堂的家人,心中隱隱一動,忍不住問道:“爸,是發生了什么重大的事嗎?”
  書房中的所有人依聽到亞芠這么一問不由一愣,互看一眼,御萊開口問道:“亞芠,怎么會這么問呢?難道我們不能是回家休息嗎?”
  亞文搖搖頭道:“不可能只是回來休息而已。”
  說道這亞芠見眾人一副聽他再講下去的樣子,便又道:“從我有記憶起,就算是重大節日,爸或三位哥哥之中,一定會有一個以上駐守在外,沒有像這樣,爺爺、爸爸、哥哥連小舅都到齊了,這只有兩個可能,一種是最近即將發生危及國家的大事,如大陸戰爭,但最近十分平靜,不但沒戰爭,甚至還有幾個小國有和談的跡象,所以第一個可能排除;再來第二個可能…”
  說到這,亞芠凝重道:“最近我學到一句話“功高震主”,德野王好像已經快八十了。”
  說到這,看到父兄張口結舌的樣子,亞芠不禁嘆道:“真希望我是猜錯了。”
  二哥亞旭問道:“亞芠,你怎么知道這些事?”
  亞芠嘆道:“我雖然沒出息,但并不是白癡,也沒有耳聾,有些事當然聽的到,想的到啊!”
  話雖如此,但能憑著一些小事就能推出與事實相差不遠的結論,就足以讓所有人吃驚不小。
  御萊又是欣慰又是慚愧,他現在才發覺他對這小兒子的關心是不是太少了,少的連他有如此出色的才智都不知道。
  一旁從未開過口的翰羅這時開口了。
  “亞旭,你就把一些事告訴亞芠吧,有些是他應該知道的了,也許他還可以拿些主意。”
  亞旭應聲。
  在二哥的解說之下,亞芠才知道原來事實和他推論相差不遠,而情況更是十分危急。
  原來公國皇帝德野王年輕時野心勃勃,一心想建立強大功勛,并大量提拔優秀軍事人才,如斯達克家便是,如今年老之后,野心變成猜忌心,雖想傳位于太子,但又怕他手底下這些他一手提拔上來,手握重兵的將領們會欺新皇帝年幼,起兵叛變,因此在十年前宮廷之亂后,許多將領有意無意,直接或間接的戰死或犯錯被斬首,如今還算完好的便只有斯達克家了。
  但現在,情況也不妙,德野王的猜忌心似乎也移到他們身上了,不過畢竟斯達克家每一個人全都位居要職,又在十年前出過死力,替德野王保住王位,因此還算安全。
  但一個月前,宮廷中傳來消息,德野王決定再明年二月建國紀念日時,傳位于太子,加上最近家人又都吃了敗仗,議會對此深表不滿,藉此都把他們招回首都,要議處他們,情況大壞。
  大哥亞華幸幸道:“要不是皇上派那什么狗屁監軍,處處杯葛我的計畫,加上不知哪個王巴蛋泄漏軍機,我哪會輸。”
  御萊一皺眉道:“亞華,講話不要那么粗魯。”
  亞芠無暇聽大哥講些什么,急問道:“二哥,你的意思是皇上會藉此拿我們家開刀?”
  亞旭凝重的點點頭。
  注1:公國采帝議并治的政治體系,除了有帝王一人外,下設首相兩人,分掌政經兩部分,另有皇、貴族組成的長老議會,平民的公國議會,遇有重大決策時帝王一票,首相各一票,兩議會分代表一票,共五票,以決議投票決定,當中除帝王世襲外,首相由帝王決定人選,交由兩議會同時表決是否堪任,長老會由德高望重知皇、貴族擔任,公國議會則由人民推舉平民代表擔任議會成員。
  注2:德野王三代單傳,唯一獨子死于十年前的宮廷之亂,現在皇太子為皇太孫-黎安.艾塞斯,今年二十二歲。
  二哥陳述的事實深深震撼著亞芠,他從未想過,在家族光榮的背后,竟隱藏著如此大的危機。
  高官厚爵的代價是隨時有可能家破人亡,一瞬間,家人原本應該意氣風發的面貌,在亞芠眼中看來竟是如此的憔悴。
  翰羅看到亞芠不可置信的樣子,心中不由一嘆,雖發現亞芠的智計超乎常人,但他畢竟是個十五、六歲的小孩,太早讓他知道這些事是不是做錯了?
  他希望亞芠能像個普通的孩子一樣成長,因此當御萊對他說要利用關系讓他進入云楊學院高段班時,他力主讓他自行選擇,他實在不希望亞芠也走上和他的哥哥及父親相同的軍人這一條路。
  為了轉移亞芠的注意力,翰羅呵呵一笑道:“亞芠,小孩子別想那么多,反正凡事有爺爺罩著,我就不相信憑這那些只會在躲在大后方叫囂的大臣、議員能把我們斯達克一家人怎么了?”
  “對了,我如果記得沒錯的話,再過半個月就是你的生日了吧?”
  亞芠聽了翰羅的話,心中雖不以為然,但也知道老人家不想讓他擔心,便也笑著點頭附和。
  在聽到老人家問話,雖不知他要干么,但能回話道:“爺爺,再過十四天,我就滿十六了。”
  “爺爺不知能不能留到那時候,趁現在爺爺還記得,我就先送你生日禮物了。”
  畢竟是小孩心性,一聽爺爺要送他生日禮物,馬上暫時忘記了剛才的擔心,伸手撒嬌道:“謝謝你,爺爺,不過禮物如果太差,孫兒可不依歐。”
  看到亞芠那既想要禮物,又怕禮物太差的小兒心性,眾人不由開懷大笑。
  翰羅含笑道:“放心,這禮物你一定會滿意的,只是怕你的父親及哥哥們會說我太偏心了。”
  說著,翰羅從懷中拿出一顆不到拳頭大的幻獸卵來,白色光滑的外表,隱隱發出毫光來。
  亞芠及里昂不約而同的發出驚呼:“光幻獸的卵。”
  亞芠不安說:“爺爺,這太貴重了,我…我…我……我不能收……。”
  翰羅故做生氣道:“什么話!難不成你是不喜歡爺爺送你的禮物,還是瞧不起這禮物?”
  亞芠慌道:“不是,不是的爺爺,只是這光幻獸的卵是屬于上級八階以上的幻獸,我怕我承擔不起,何況哥哥們一定更需要它,更有用到它的地方,如果爺爺把它送給我,那不是觸犯了公國律法,何不把這幻獸卵送給哥哥們,更何況我已經有……。”
  話沒說完,翰羅已打斷他的話道:“男子漢大丈夫,好就好,不好就不好,何必說那么多干什么!難不成你以為長老會那些老家伙會再配給你一只幻獸嗎?要給早在三年前就該給了,何必等到現在?”
  亞芠急道:“爺爺,我不是這個意思,我…。”
  亞芠沒說完,又被翰羅打斷道:“別婆婆媽媽了,你的哥哥們都有幻獸了,就只剩你沒有,難道你要以后別人說“斯達克家的么兒沒出息到連幻獸都沒有”,而讓爺爺一大把年紀才讓人取笑嗎?”
  一旁的二哥亞旭也道:“亞芠,你就別再辜負爺爺的好意了。”
  大哥亞華道:“老實說,大哥看了也很想要,不過,你可別以為大哥真的神勇到可以供兩只上級幻獸吸取能量吧?”
  三哥更干脆道:“你再不接受的話,爺爺可能真的會生氣了,認為你真的瞧不起他。”
  亞芠一聽,哥哥們都這么說了,只好上前朝翰羅磕個頭,接過這上級八階的光幻獸卵。
  翰羅滿意道:“亞芠你聽好了,這光幻獸是爺爺在十年前宮廷之亂中,因爺爺原本的幻獸陣亡,加上爺爺立下大功,所以長老議會才破例配給爺爺光之虎,爺爺“光榮虎王”的外號也是由此而來的,你可要好好利用它,別墮了爺爺的名聲。”
  亞芠恭恭敬敬的應聲:“是”。
  翰羅顯然很高興,哈哈大笑道:“我要公國所有人都知道,我斯達克家,一個比一個強。”
  此刻的翰羅高興之余,顯然不把眼前的阻難放眼中。
  亞芠看到爺爺他老人家那么高興,也顯得十分高興。
  突然,亞芠發覺父兄的臉色怪怪的,以為他們心生不滿,不由忐忑不安的問道:“爸,你怎么了?”
  翰羅也發覺了,基于和亞芠同樣的心理,瞪眼問道:“怎么?御萊,難道你認為我不該把這東西交給亞芠嗎?”
  御萊苦笑道:“爸,你怎么會這么想?給亞芠還不和給我一樣嗎?只是我為亞芠準備的生日禮物這下可沒用了。”
  說完,御萊苦笑的從懷中拿出一顆拳大,土黃色表面略為凹凸不平的幻獸卵來。
  苦笑道:“這是我大地之熊的卵,本來是想送給亞芠做生日禮物的,不過現在可用不著了。”
  一旁的亞華、亞旭、亞若竟也都苦笑的拿出一顆幻獸卵來。
  亞芠不由眼角含淚,因為他知道,進入成熟期,除了專為生產用的幻獸外,成為鎧或裝甲的幻獸,基本上是不會生育幻獸卵的,但若主人硬行催生,還是可以自體產下卵的,不過如此一來,幻獸會元氣大傷,非得經過一段長時間的療養才能恢復。
  看著父親手中的大地之熊卵;大哥那顆火紅色,長有絨毛的上級七階火獅之卵;二哥那顆淡青色,上有三條黃線痕的上級七階狂風之狐的卵;三哥手上那顆漆黑,上布滿亮銀色線條的上級七階碧水雷鷹的卵。
  加上父兄的身型也如爺爺般大了一號,可見他們的幻獸都以第二型態附在他們身上,吸取能量,增加復原的時間。
  在這種危機的時間,家人仍如此關愛他,為他著想,不由令亞芠大受感動,親情表現是無庸置疑的。
  亞芠大嚷:“我要,我要。”
  幾乎用搶的從父兄手中接過這令他永生難忘的十六歲生日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