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48 華麗宴會

沒人知道,為什么基列會忽然帶了所有人說要回到豐原城,而妃雅竟然留下來,還打發了身邊所有人跟基列回去,明明她還跟基列說要留在鎮中的某家旅店中等他帶人回來。
  但是基列前腳剛離城,妃雅后腳就跟亞芠說要他跟他的小隊保護她到瑟吉耐城去,而且到現在已經經過了大半天,妃雅竟然一步也沒有踏進亞芠為她特別叫人一塊帶上路的馬車中一步,反而跟著他們一樣用走的,還跟夜月走在隊伍的最前面,有說有笑的,什么時候兩個人感情變這么好了?
  而且最叫亞芠怪怪的是,兩個美麗的少女有時候說到一半還會忽然轉頭來看他一眼,對他笑笑,亞芠雖然一樣的面無表情,但是光看他幾次差點被路上的石頭或窟窿絆倒就知道他心中實是非常奇怪,不像外表那么平靜,尤其是昨晚臨睡前那種大禍臨頭的感覺再妃雅急夜月轉頭看她時更強烈了。
  不過這些都比不上他重新踏上華那邦公國土地的感慨,三年前,他與家人由這里逃了出去,如今,他又回到這里,只是他的心境不同,方式不同,甚至連他的樣子也不同了。
  在街角上,他斯達克一家依舊是通緝的榜首,只是不再有人認出他來了,德野王、扈伊,這兩個他刻骨銘心的名字,隨著越接近原曙城,在他的心中就越是鮮明,幾乎令亞芠按耐不住,直想直接殺到他們處。
  只是,亞芠自知現在還不是時候,他就算有死神小隊之助,他的實力還不足以令他報仇,何況此時,他最主要是想要查出父親的生死之謎,報仇,暫時還是只能放在心里。
  終于,在沒有大隊人馬的拖累之下,原本預計五天的路程,只花了不到三天的時間就來到了瑟吉耐城。
  入城找了一家大旅店,包了十多個獨院,終于讓亞芠這一百零一人完全的安頓下來,反正妃雅的錢多到花不完,她也不會在意。
  所有人都安頓之后,剛剛才回到房間正要著手整理一下自己的東西的亞芠突然聽到有隊員來報,說城主有請,亞芠心中暗暗奇怪,為什么妃雅這時候會叫人來叫他過去?
  但是亞芠還是略為收拾一下,就來到妃雅的房間外,輕敲一下門,門里傳出了妃雅清脆的問話:“誰?”
  亞芠輕咳一聲道:“是我,亞芠.隆!”
  妃雅道:“請進!門沒鎖。”亞芠聞聲推門走進去。
  才一進門,亞芠只覺得眼前一亮,妃雅就站在門前,穿著一身的水藍色低肩連身窄裙的晚禮服,上面用碎鉆鑲崁出一只展翅欲飛的藍鳳,露出一雙白玉般的玉臂,再胸襟上也鑲了一顆水藍寶石,看來既典雅又高貴,充分的將妃雅那種冷艷的貴族氣質表露無疑,令妃雅整個人看來就像是一尊冷艷的女神般,令人耳目一新。
  看到亞芠在錯愕之間,露出了驚艷的神色,令妃雅心中暗喜,果然不枉她的精心打扮,以往她在很多人過這種神色,照理說早已經習慣了,但是亞芠就硬是讓她感到心中一絲甜意。
  妃雅問道:“怎么樣?好看嗎?”
  亞芠被妃雅一問這才回神,輕咳一下掩蓋剛剛失神的窘態,故作冷靜道:“還可以!”
  妃雅竊笑在心,隨口問道:“我想這樣去參加宴會,你認為可以嗎?”
  本是隨口問問,誰知亞芠一聽到要參加宴會,竟然眉頭一皺,搖搖頭,拿起了一旁的一條藍色絲巾,披在妃雅裸露的肩膀上道:“這樣好多了!剛剛太曝露了。”
  什么?竟敢說她精心的裝扮不好,還說太暴露了?妃雅心火一升,當場就想發作,但想到夜月這三天來對她耳提面命的話,妃雅又忍下氣來,忽而,妃雅感到心中一甜,亞芠剛剛那不自覺的表現,豈不是就像夜月所說的男人的獨占欲?不然為何亞芠會批評她那身算是很保守的晚禮服?也只不過是肩膀小露一下而已!
  而亞芠接下來的動作更令妃雅驚訝的幾乎快將提議她先將這身衣服穿給亞芠看的夜月感激到無地復加,因為….,因為看來一身冷硬的亞芠竟然拿出了一根鳳型小發叉,黑幽幽叉身上鑲了一顆約兩公分的粉藍色寶石插在她那只是簡單挽個發型,盤在頭上的發間,一根小小的發叉,令妃雅整個人變的有種迷離的感覺,只因為那藍色的光芒比任何頭飾要來的美麗,又很搭配她的妝扮,然后又拿出一枚小戒指,上面同樣有一顆藍色的水鉆,戴在她右手的小指上,這兩顆寶石,饒是妃雅見識過無數的名貴珍寶,也找不出比它們更美麗的寶石,尤其這還是亞芠親手替她戴上的,這輩子休想叫她拿下來。
  亞芠略為笨拙道:“我覺得這樣比較適合你,這不是什么名貴的東西,是醉大師利用我拿給他的神之鉆,將其中剩下的較大部分打造成一些飾品,讓我避免遺失,如果你覺得不適合的話,就拿下來吧,如果還喜歡,那就送你吧!”
  妃雅幾乎激動感激的想抱住夜月跟醉大師痛吻,以往雖然不少人送她飾品,但是卻從來沒有人向亞芠般令她感覺到無限的驚喜,哪有不喜歡的,直點頭說好,就怕亞芠說不送她了,如果她知道神之鉆的真正價值?想必妃雅會喜的昏倒吧!
  至此,一切都像夜月所說的,甚至比她所說的更好,妃雅對接下來的事情進行就更有信心了。
  妃雅馬上從旁邊拿出一套早已準備好著衣服,交在亞芠手上,道:“好了!現在該換你換衣服了。”
  亞芠一楞,莫名其妙道:“我換衣服干嘛?”
  妃雅一副理直氣壯道:“陪我參加今天的晚宴呀!別跟我說你不想去,是你說過你要保護我的,你不陪我去誰陪我去,何況宴會本來就是要攜伴參加的,你該不會想讓我自己一個人去參加一群吃人不吐骨頭的家伙舉辦的宴會吧?”邊說,妃雅邊半推半拉的將亞芠推到盥洗更衣室門口,說到最后一句時,更是露出了一臉可憐兮兮的表情。
  看著妃雅那明明強迫中獎的手段,但是亞芠卻怎么也硬不起心來拒絕,輕嘆一口氣,認命的轉身關上門,天曉得他有多痛恨參加宴會,自從那一夜之后。
  看到亞芠進去更衣間關上門,然后傳來水聲之后,妃雅幾乎高興的差點跳起來歡呼,第一次,第一次她沒有跟亞芠吵起來,而且還讓亞芠照她的話作,更意外的獲得亞芠贈送的禮物,一切都太美好了,幾乎讓她以為身在夢中,果然就像夜月所說的,柔能克剛。
  不久,更衣室的門打了開來,亞芠走了出來,這下換妃雅發呆,她知道亞芠長的很英俊,但是,她沒想到,當亞芠換上那一套她精心挑選的黑色武士服之后,竟然會這樣的出色。
  修逸碩長的身材,搭配一身黑的武士奘顯的更加英氣勃勃,俊逸的面貌,一頭及肩白發隨意束在腦后,黑衣白發,看來對比既是無比的強烈又合適,更將亞芠那種冷酷中帶著滄殤的奇異魅力充分的表現出來,他根本就是一個強烈的發光體,會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這下換妃雅心中有點患得患失,有點后悔將亞芠打扮的如此的出色,這樣去參加那種充滿貴族千金、富家子女的宴會,等于是將一塊大肥肉送入惡虎口中嘛!
  倒是亞芠被妃雅看的渾身不對勁,以為自己哪邊穿錯了,再三的確定身上沒問題之后,才連換幾聲,將妃雅的魂喚回來。
  最后,才在妃雅心不甘情不愿之下,走出房間。
  出門前,亞芠照例招集小隊眾人,做好交代,誰知,眾人根本沒聽進去,所有人都看亞芠跟妃雅的扮相看呆了,只有夜月在底下向妃雅連豎大拇指,示意她做的好。
  最后,亞芠在眾人奇異的眼光關愛之下,匆匆交代幾句之后,逃命似的拉著妃雅坐上宴會主人派來的馬車,離去,但是直到亞芠及妃雅的馬車看不見了,眾人依舊是未能回神。
  在馬車上,妃雅才向亞芠解釋道:“這一次會來瑟吉耐城主要是因為豐原城本是專產醫藥、絲綢、陶器等手工藝品的城市,但是其中的陶器因為本身并不出產陶土,所以需要由外面進口,而瑟吉耐城就是一個盛產陶土的城市,每年提供豐原城的陶土幾乎是占了豐原城年需的三分之一強,但是這次不知怎么搞的,忽然城中掌控陶土的大商會陶業商會的會主忽然說明年不肯再提供陶土給我們豐原城,這簡直是要斷豐原城的商業生命,最后在我的百般協調之下才知,原來是商會會主-拿寧.韃靼列不滿我自登城主五年來,從未拜訪過他,認為我不夠尊重他,所以我才會急急趕來,畢竟現在已經十一月了,再晚就來不及了。”
  “而當我在近城之前,已經叫你的隊員先幫我通知一下拿寧,誰知他馬上說要舉辦宴會歡迎我,所以我才會請你陪我來,因為他是…….”
  說到這,妃雅不由欲言又止,臉色幕然通紅起來,亞芠本要追問下文,但是見到妃雅的嬌羞樣子,不由的忘記了要追問下去,一時之間,馬車內陷入了一種微妙的沉默中,直到到達目的為止,沒有人說半句話。
  說起瑟吉耐城,每一個人第一印象想起的就是那種紙醉金迷,夜夜笙歌的生活,身為公國的經濟重鎮,在這一個城中多的是一些富人豪紳,由于它除了盛產各種的經濟產品外,又是位在交通要沖,造就了它無比繁榮的景象。
  在這里中商人士新興的貴族,與名存實亡的貴族相較之下,商人雖然沒有貴族之名,但是掌握有經濟之權的他們卻遠比貴族還來的像貴族,當中的佼佼者便是分別掌握城中兩大經濟命脈的陶業商會韃靼列家族,以及獨霸運輸的飛輪業者聯合家族亦逖家族,這兩大家族彼此配合,囊括了瑟吉耐城中七成多的商業聲息,更令的他們不但在這瑟吉耐城中呼風喚雨,而且在整個公國中更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而今日,兩大家族中的韃靼列當家主忽然說要舉辦宴會,雖然事出倉促,但是在他龐大的財力支援之下,花了不到半天的時間,就將會場布置出來。
  雖然拿凝說這只是一般的小宴會,舉辦的地點也是在他的自宅,但是一就是雕梁畫棟,金杯銀籌,極盡奢華之能事,參加的名門豪流也高達上千的人數,說是一場大型宴會也不為過。
  只是參加的的人都不知道拿寧舉辦這場宴會的目的到底是要干什么?唯一知道的是聽說是要歡迎一個來自異國的貴客,至于是誰,卻沒有人知道,引的眾人議論紛紛。
  忽然,原本吵雜的宴會會場突然變的連根針掉道地上都聽的到般的寂靜,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一雙站在門口的男女身上。
  那是一對及冷、艷、俊、美于一身的男女,男的一身黑,滿頭白發,渾身冷肅的氣質,幾乎令人血液為之停頓,但是眼光卻怎么樣也無法從他身上移開,而女的則是一身的藍,渾身盡是一種難以言語的冷傲氣息,就像是一塊萬年不化的寒冰般的冷艷美女,夠冷夠艷,但是卻叫人更想去融化這一座冰山,令當場不論男女皆為之呼吸一頓。
  看到眾人都在看他們,冷艷美女忽而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淺笑,哇哇,這可不得了了,眾人只覺得好像一下子由寒冬回到春天般的春意盎然,令引的倒抽氣聲不絕于耳。
  冷艷美女露出了一個笑容之后,將手挽在身邊男伴的臂彎之處,慢慢的走進會場中,這時門房才如夢初醒般盡力大聲喊道:“奇蘭樓聯盟第二大城,妃雅.蘭妮城主駕到。”
  霎時,原本安靜到連一點聲音的沒有的會場變的比菜市場還吵,眾人一聽到眼前這對令人眼光移不開的俊男美女竟然是豐原城的城主,這下,宴會主角終于真相大明,同時卻也更引的眾人猜測,豐原城主來這里干什么?敏感的人已想到必是與生意有關。
  這時,已經有人看到拿寧正向豐原城主處走去,眾人不由引耳傾聽他們說些什么。
  在眾人矚目之下,拿寧慢慢的走近了亞芠跟妃雅,拿寧今年已經六十多歲了,但是因為保養有加,看起來卻還像是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充滿了成熟的魅力。
  拿寧來到妃雅的面前之后,大笑幾聲:“賢侄女,我看到你就跟看到你母親一樣,沒想到才幾年不見,你就出落的那樣大方了,想必你母親也會以你為榮吧!”
  妃雅略一躬身道:“多謝伯伯的招待,侄女在這里向您問好了。”
  拿寧呵呵一笑:“說什么招待這種見外的話,我跟你母親算是老朋友了,對你這故人之女,我可是顧念的很,只是你一直都不來讓我看看,這次來這可要讓伯伯好好招待幾天了。”
  妃雅盈盈笑道:“伯伯才叫侄女不要見外,為何伯伯您自己倒真的見外了,侄女不是已經在這邊了!”
  拿寧呵呵笑道:“那倒是,那倒是,是伯伯失言了。”
  這邊妃雅跟拿寧說笑盈盈,那邊亞芠卻是臉色陰沉,他直覺的不喜歡這個叫拿寧的人,當他瞇起眼睛看人時,亞芠就感覺到一種令他不舒服的感覺特別強烈,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就跟以前他碰到意圖暗算他的一些追殺者的感覺一樣。
  而亞芠一像都很信任自己這種無法解釋的靈覺的,因為相信,所以他得以逃過了無數的殺身之禍。
  終于,拿寧終于“注意”到亞芠這一個妃雅的同伴了,微笑道:“還沒請教這位是?”
  妃雅一笑,正要答話,亞芠已經冷冷道:“保鑣!”
  妃雅笑臉不由一凝,隨即恢復笑意,臉色轉變快的讓任何人都察覺不出來,她隨即補充道:“伯伯你可別聽亞芠在胡說,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只不過他比較不喜歡出風頭而已。”
  拿寧呵呵一笑道:“原來如此,看賢侄女跟你這位救命恩人救命恩人倒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呀。”
  這本是客套話,誰知道妃雅竟然幽幽一嘆道:“就是人家看不上眼。”
  這下子,所有聽到他們談話的人,包含拿寧跟亞芠全都傻眼了,妃雅此話一出,不諦明白的表示出她喜歡亞芠的意思,對一個女孩子,尤其是妃雅這種集富貴美貌于一身的少女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
  一時之間,拿寧到也不知該如何的接話,但是不可否認的,妃雅當著所有人的面表示出喜歡之意,的確讓亞芠在驚訝中帶著一絲無法言語的感動,雖然他早已知道妃雅喜歡他,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聽到妃雅當著所有人的面表白又是另外一回事,說不感動是騙人的。
  最后,還是拿寧打個哈哈,扯開話題,拉著妃雅去介紹其他的人。
  而在介紹人之時,妃雅雖然剛剛石破天驚的說出了表明心意的那一番話,但隨即就跟個沒事人一樣,隨著拿寧向一些新知舊識打招呼,最尷尬的要算是亞芠。
  一方面,亞芠因為不耐跟這些名貴富紳打交道,總是落后在妃雅身后幾步處,因此,他得忍受周遭其他人投注來的探索目光,因為人人都想知道,這一個被奇蘭樓聯盟第二大城城主當眾宣告喜歡的人到底是何方人物?
  一時之間,亞芠身周充斥著竊竊私語的聲音,最后,亞芠終于受不了了,在妃雅不注意之時,悄悄的溜出了會場,躲到會場外面的陰暗一角。
  由陰暗處向會場內部看去,華麗的宴會正進行到最**,以拿寧及妃雅為中心,成一個被人群團團圍住的團體,身在會場外圍的亞芠連妃雅的一點身影都看不見,只有在隱隱約約之間聽到了妃雅口中,透過陣陣人墻所傳出的笑語聲。
  亞芠清噓一口氣,他正需要一個空間,好好的思考一下他與妃雅的關系到底是怎么樣的一個狀態?
  妃雅以前她到底是怎么樣的一個人?他并未親眼見過,但是在認識以來,雖然她每一次都惹的他怒火叢生,但是,亞芠他也不是沒感覺的人,妃雅一再企圖討好他,甚至還為了他而有了改變,那是騙不了他自己的,而他也有了一點的感動。
  但是這是表示他喜歡上她了嗎?
  不!亞芠心中暗暗的搖頭,想起了剛剛驚艷的感覺,亞芠承認他的確是被妃雅的出色外表所吸引,但是,這絕不代表他喜歡上了妃雅。
  雖然沒有真正的喜歡一個人過,但是亞芠也知道他并未真心的喜歡上妃雅,但是,如果妃亞再繼續以這種的方式來表達對他的愛意,那他會喜歡上她嗎?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亞芠在心中暗暗苦笑道。
  亞芠正在胡思亂想之際,忽然不遠處的兩個談話聲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兩個聽來十分年輕的聲音,都是女聲,亞芠最先聽到的是一個叫尖銳的聲音道:“哼!果然是一個騷狐貍,虧她外表看來還像是一個冰女,原來是外冷內騷,看看,伯伯伯伯的叫的多親熱,我看不久就要改口叫哥哥了。”
  另一個叫柔媚的聲音道:“這樣不是很好,如了大老爺的意,我們也可以輕松幾日。”
  尖銳聲音道:“這是沒錯啦!但是這樣一來,小妹,你不怕到時后你的地位不保嗎?”
  被稱為小妹的聲音道:“這一點我倒不怎么擔心,憑我這條件,我就不相信會讓那騷狐貍沾到便宜,倒是,大老爺恐怕是打著人財兩得的主意,姐姐你倒要注意一點,恐怕到時候你帶過來的嫁妝可是跟人家沒的比唷!別到時候讓大老爺給打入冷宮,那小妹可是會痛失一個良有呦!”小妹的聲音雖然是一樣的柔媚,但是說出來的話亦可是夾槍帶棍的,連亞芠都能輕易的聽出了她的諷刺意味。
  姐姐聲音變的更尖銳道:“姿語你…”。
  話未說出,在會場中,拿寧的聲音已傳來:“杏娜,姿語,你們在哪?我給你們介紹一下貴客。”
  小妹打斷姐姐的話道:“大老爺再叫我們了,姐姐走吧!”同時她還大聲回應道:“來了!”
  姐姐冷哼一聲,亞芠只見到另一個陰暗的角落里,慢慢的走出了兩個苗條的身影,亞芠就著燈光一看,暗暗的訝異,那是兩個,年歲絕不會超過三十的年輕貴婦,一高一矮,但是,卻都有一個相同的地方,這兩個女人都是尤物,讓人一見就會渾身著火的尤物。
  豐滿到幾乎夸張的身材,在緊身的紅、藍色禮服中,傲然的展示出來,同樣的波浪型澎松暗栗色頭發,配上或圓或尖的臉蛋,以及那兩雙勾魂攝魄的媚眼,真的是一對人見人愛的尤物。
  這時,亞芠也看到了拿寧不知何時,竟已親密的拉著妃雅的手,走出人群,笑道:“來來,我跟你介紹一下,這兩個人是伯伯的干女兒,藍色衣服的是姐姐杏娜,紅色衣服的是妹妹姿語。”
  妃雅略一函首,打了個招呼,倒是杏娜、姿語神色親密的拉著妃雅,同聲說道:“久聞妹妹你豐原城主之名,真是替我們女人征了口氣呀!”同時,兩人不著痕跡,有志一同的擠開妃雅跟拿寧之間的距離,插進兩人之間,拉著妃雅就要到一邊,好似要說些親密話。
  拿寧似乎沒有發現古怪之處,呵呵笑道:“你們兩個要好好的招待干爹的貴客可別怠慢人家。”
  兩女含笑的一瞟拿寧,媚笑道:“干爹您放心,我們會好好的招待妹妹的。”語氣中透著親熱。
  拿寧更是呵呵的笑著,看到這一幕,亞芠覺得好像是看了有趣的戲碼,心中玩味著剛剛杏娜兩女的話,心想,這時候是不是該他這一個妃雅的保鑣出場的時候了。
  亞芠跨出一步,正想要走進會場,就近點看看現在到底上的是什么戲?
  就在這時,門房又傳來一聲大聲的介紹聲,當場使的亞芠剛剛還帶點笑意的眼神變的極冷,跨出的那一步也隨之收回。
  因為,門房大喊道:“公國長老議會扈伊會長來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