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45 決定回國

見習兵們的訓練依舊是如火如荼的在展開,雖然亞芠身體仍未復原,但是,他卻多了一個好幫手,一個宗師級,教出了無數能力高強的徒弟,經驗豐富的超級幫手-水妖王。
  本來水妖王留在此地是想要找亞芠比劃一下,看看亞芠那獨特的真氣用法的魔力,誰知道,亞芠卻因為身體欠安而作罷!
  但是他又不甘心就這樣空手而回,也就留在玄字訓練所,剛好看到亞芠在訓練這些見習兵們,一時技癢,也跟著下去湊熱鬧,幫著亞芠訓練,尤其當他獲知亞芠定下的訓練計劃時,更是大呼驚奇,他更喜歡亞芠這一個小伙子了,因為亞芠每每都帶給了他許多的驚奇,魔法如此,幻獸如此,現在連亞芠的訓練計劃都是如此,尤其亞芠那種天馬行空的想法,對戰完全不論規矩,一切只求獲勝置敵于死命的訓練方式,更是完全合乎他那被稱之為妖的個性口味,所以他更決定留下來,幫亞芠完成那前所未見的訓練計劃,看看這種完全針對實戰需求而定下的計劃,訓練出來的人會是甚么樣子?
  于是,也就注定了見習兵們煉獄般的日子,現在的每天,他們已經不需要去跑步,他們每一個人只需要陪水妖王練練招,其余時間就是加強自己的基本動作訓練,但是每一個人光是那陪水妖王練招的十五分鐘,就已夠使他們讓水妖王打的滿頭包,痛苦不已,偏偏水妖王下手又十分有分寸,每一次都讓他們快吐血,但是偏偏又不會真的傷到他們,害的他們想借口受傷休息都辦不到,每天只能苦著臉接受水妖王的“訓練”,但是不容否認的,每天跟水妖王這一個超級高手對練,的確是讓他們的實力一日千里。
  只是,在一旁旁觀的亞芠有時候會覺得,水妖王到底是在幫他訓練這些見習兵,還是他本身具有虐待狂,每次都看到他興高采烈的,對那些見習兵們拳打腳踢,外帶怒罵口諷,但是臉上卻還是笑咪咪的,最后還覺得不過癮,將一次一人開始增加,變成一次二人、三人……道最后一次十個人,果然讓他打的過癮,罵的爽快,但是見習兵們可是慘兮兮了,每一天都是傷痕累累的。
  到最后,見習兵們不得不向亞芠求助,亞芠干脆再叫幾個人,花了三天的時間,將他所知的,所有的招式全都錄了出來,讓所有人自行研究,只是眾人似乎比較偏愛一些身法之類的,個個練的滾瓜爛熟的,指望能依仗躲過水妖王的毒手,發現了這一件事之后的水妖王不怒反喜,因為見習兵們身法越高明,他打的更過癮,邊打,還邊指出身法不行之處,讓見習兵們更強,到最后,水妖王根本已經忘記了他本來的目的,每天都期待見習兵們能耍出哪些花招,讓他滿足他武癡般的打斗的**,當他發現見習兵們開始會互相結合力量圍攻他時。
  而一旁在旁觀的亞芠在見到水妖王這樣的訓練(?)方式,不由大嘆不如,他雖然一樣能將這些見習兵打成這么凄慘,但是他卻無法像水妖王這樣,每每一針見血的直接指出見習兵們的缺點,讓他們直接針對自己的缺點加以改進,兩百年的經驗果然是不同反響。
  除此之外,亞芠更高興的是,在蓋赤全力支援,幾乎一口氣調來全豐原城里所有技術高超的二十幾名鐵匠師傅,在醉大師全力的教導及督促之下,總共花了五天不到的時間,就已經完成亞芠所要求的,特別的裂靈指套,這九十九雙裂靈指套的珍貴之處,除了是醉大師精心設計,專為長時間佩帶,平時就具有保護作用,在戰斗間,除了其本身所具有的保護作用外,因為其獨特的五指外露設計,讓它的主人更能貼切的掌握住自己的兵器,跟空手握住兵器是一樣的,加上它獨特的花紋設計,不但具有透氣散熱,而且還有著不可思議的,能幫助主人集中力量于一點,及分散外來打擊力的特殊功能,畢竟,醉大師一生的心血結晶可不簡單。
  但是,亞芠最主要的目的并不在此,在亞芠的要求之下,醉大師親自將這些裂靈指套掌心內部,鑲崁上亞芠帶來的小顆神之鉆。
  這些神之鉆雖然小,而且只有一顆,但是,因為它鑲崁的位置剛好是在各人帶上指套后,直接處碰到掌心的勞宮穴,剛好有助于見習兵們在練器時,不用求助于自然外在之氣,而是直接由神之鉆,透過勞宮穴,提供更大更精純的能量,不但讓他們在練氣時,在質跟量上,有著令人難以相信的大程度飛躍,而且在戰斗中,他們還能反過來激發神之鉆的能量,加強他們的威力,實是具有不可思議的功能。
  到此,所有的見習兵訓練工作進度,都在亞芠的掌控之中,甚而在水妖王及神之鉆的協助之下,見習兵的實力進步,更是遠遠的超乎了亞芠的估計,比他預期的要好的太多了。
  不過亞芠也也是有煩惱的,因為他跟蓋赤約定的三個月的期限已經到了,而到現在,蓋赤卻還是沒有給他一個回答,令他開始著急起來了,畢竟,這可是關系著他父親生死之謎的。
  這一天,剛好是亞芠訓練這些見習兵們滿兩個月的時間,蓋赤突然來訪。
  在這兩個月之中,亞芠他跟蓋赤之間,都是通過蓋摰的隨身侍從來聯絡,并未真正的見過一面,畢竟蓋赤身為鐵血團團長,每天都有著處理不完的公務,而亞芠也是忙著訓練這些見習傭兵們,也是很難得的踏出訓練所的大門。
  如今,蓋赤竟然會在百忙之中抽空來到玄字訓練所,絕對不是想視導亞芠訓練的情況如何這樣而已,一定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跟蓋赤面對面坐在會議室里,在看到蓋赤摒退其余人之后,亞芠想來想去,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蓋赤已經依他所托,查到了他父親的消息了。
  一想到這,亞芠心中不近又喜又憂,忐忑不安,欣喜的是終于有父親的消息,憂慮的是害怕父親已遭不幸,忍不住直直得盯著蓋赤直瞧。
  而蓋赤看到了亞芠那難得表現出憂喜交加,極為人性化的神情,心中暗暗的嘆了口氣,輕咳一聲道:“咳!亞芠,今天我來是有兩件事要跟你說,第一件事,是件喜事,這兩個月以來,你訓練這些見習兵們的成效,我都由肯矽(蓋赤的貼身隨從)口中,及凱特的報告中獲知,首先我要說的是,因為你將氣傳授給這些見習兵,讓他們實力大增,加上副團長的報告,我們知道你的訓練成效極佳,將上又有十大高手的水圣王相助,因此,再經過開會決議之后,我們及其他的七位統領們,已經肯定了這些見習兵的實力,因此,也同時無條件通過,聘請你擔任本團的榮譽客卿,這是你的客卿信物。”
  說完,蓋赤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小小的紅色戒指,幫亞芠戴在左手尾指上,邊道:“這是用血靈石打磨而成,里面有著一個天然生成的血滴,是專門供客卿作身分識別之用,除此之外,它還有能加強魔力聚集,尤其是火魔力的集中更有效,亞芠你可要好好保管好。”亞芠點點頭。
  蓋赤又拿出了一卷小紙卷,遞給亞芠,道:“這是本團在大陸各處設置的明暗據點,亞芠你以后如有需要,可以憑手上那枚血靈戒,到這些據點尋求幫助,他們會全力支援的,如果本身走不開,也可以托人持這血靈戒去求援,所需的暗號及手勢一樣都紀錄在紙上,亞芠你將這紙上的內容記下后,要將這只燒掉,絕對不能讓紙上的內容流出!”蓋赤凝重的說著,顯示這紙上的內容非同小可。
  亞芠同樣點點頭,接過這紙卷,小心翼翼的收下了。
  將第一件事交代清楚之后,蓋赤忽然停下來,看這亞芠,亞芠同樣的看著蓋赤,半響,亞芠神色平靜的說道:“伯父您講吧!是不是已經有關于我父親的消息了?我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了。”
  半響,蓋赤才深深的嘆口氣道:“當初你托我利用本團在公國設置的情報網,幫你查探你父親御萊的生死之謎,由于顧及你身份的保密,以及這實屬私事,因此我只能找我能信任的人來調查,因而耽誤了一些的時間,我先向你說聲抱歉,讓你久等了。”
  “昨天,我始接獲凡鐵的報告,依照你提供的時間資料,兩年半以前的那一天,正好是原曙成著名的異事“黑夜烈日”發生的那一夜。”
  “我們的凡鐵查了許久,但是由于事過境遷,,所獲得的資料少的可憐,現在我就將這些資料告訴你。”
  “根據凡鐵的報告指出,當日黑夜烈日發生的地點正好為在城北,與你們的逃脫路線不謀而合,據凡鐵所說,黑也烈日發生的正確地點雖然不清楚,但是只要是魔法師都能察覺出,黑夜烈日其實是一種超乎長人想像的土魔力異常聚集而產生的爆炸,只不過其聚集的量跟爆炸規模都是令人赧以相像吧了!最令人稱奇的是,至當日土魔力爆炸之后,到現在,那地方還一直存在這異常到不容許其他魔力存在的濃厚土魔力,仿佛一直有人在施法聚集這些土魔力,但這還不是最神奇的地方,最叫人吃驚的是,有許多的魔法師企圖將這些的魔力收服練法,但是,卻沒有一個成功的,不!應該是根本沒有開始,何來成功?”
  “嘗試過的魔法師都有著同樣的一個感覺,那地方明明有著異常濃厚的土魔力聚集,但是,每一個想要施法吸收這些土魔力的人都沒辦法成功,仿佛這些的土能量有著生命,有著自己的意識一樣,抗拒著魔法師的招喚,這是所有嘗試過的魔法師的共同感覺,這種異樣的情況根本從未見過,已經在魔法師之間引起了極大的反應,現在許多魔法師都以解開這異象為畢生的希望,連公國內的魔導協會都給驚動,而派專人去研究。”
  蓋赤慢慢的說著這一個亞芠他們斯達克一家逃出時,所發生的黑夜烈日一事,但是亞芠心中卻隱隱的著急起來,他是想知道父親的下落,為何蓋赤盡是說這個不相干的黑夜烈日事情?
  察覺出亞芠隱藏在平靜的面孔下的著急心情,蓋赤忽而露出一個古怪的表情,道:“亞芠,你說過,那一天阻止你們逃離的人有原公國右相扈伊、葦諾、虛、及其他的黑衣人,黑衣人跟你口中的虛及葦諾沒人認識姑且不論,而據調查結果上說的,黑夜烈日發生之后的隔日早晨,扈伊以及其他兩個沒人認識的人,就是出現在事后被推論為黑夜烈日發生的中心點之處,而那跟扈伊一同生還的據我推論,便是你所謂的虛及葦諾,而當時還在位的德野王異常的調動他的秘密部隊,包圍該處,據凡鐵們的報告說,他們費盡了心思,只查出,扈伊三人在那里曾對空做過三跪九叩的至高禮,然后只說了一句“他死了”,然后其他的事怎樣都不肯說,即使得罪得野王,被貶也不說,真是奇怪。”
  “這是凡鐵的報告,亞芠你拿去看看吧!”說完,蓋赤又從懷中拿出一個信封,遞給亞芠。
  當亞芠一聽到蓋赤說扈伊曾說過他死了這一句時,心中不祥的預感到答最高點,近乎冷漠的接過蓋赤遞給他的信封,拿出里面的報告,仔仔細細的讀過了一遍又一遍。
  在亞芠看這些報告的同時,蓋赤輕嘆道:“亞芠你要先有心理準備,雖然沒有找到你父親的尸體,如果黑夜烈日的土魔力跟你父親有關的話,那想必你父親已是兇多吉少了,但依照我們的推論,能夠發出如此強大魔力的力量,絕非人體所能承受的,因此,有兩種的可能,往好的方面想,沒有尸體代表可能還活著,但壞方向,卻也有可能因為承受了這樣龐大的力量,導致整個人全都灰飛湮滅,永遠消失在這人間了。”
  “而我必須相當遺憾的告訴你,后者的可能遠大于前者。”蓋赤不勝遺憾道。
  亞芠以著超乎著蓋赤想像的平靜神色,聽完蓋赤所說的話,及合上手中的報告,閉上眼睛,然后,過了一會,亞芠又睜開眼睛,站了起來,淡淡道:“伯父,我忽然想起我還要訓練那些見習兵,恕我失陪一下。”
  說完亞芠頭也不回的轉身走出會議室,蓋赤立即聽到亞芠一聲大喝:“所有人集合。”
  然后,便開始了一陣的打斗聲,蓋赤輕嘆一聲,他當然能體會出亞芠心中的那一股急欲發泄的憤恨之情,天下間又有誰在聽到自己的父親可能已經遭到不幸而能心平氣和的?因此蓋赤當然不會計較亞芠那近乎無禮的舉動。
  輕嘆一聲,蓋赤跟著走出了會議室,才走到屋子外,蓋赤就見到了一大群人在旁圍觀,而亞芠跟五個見習兵正打的十分熱鬧。
  其他旁觀的人一看到蓋赤走出了屋子,紛紛朝他見禮,蓋赤擺擺手,示意他們不用多禮,然后專心的看著亞芠跟見習兵的打斗練習。
  看了一會,蓋赤心中暗暗吃驚,報告再怎么詳細總不如親眼所見,這五個見習兵們實力之雄厚遠超他的估計,看到他們一招一式完全沒有固定的常規,哪招合用哪招就用出來,而且不居認盒的手段,每招每式全都充滿了殺氣,真令他不敢相信這只是在練習而已。
  除此外,蓋赤更發現到,雖是五人合攻亞芠,但是五個人卻是進退有度,互相掩護配合將五個人的力量發揮到最高點,但是他看了半天,卻看不出這到底是什么陣法?者覺得這陣法就如一座為繞亞芠旋轉的龍卷風,稍一不慎就可能會被撕裂。
  而身在鎮中的亞芠卻是完全的硬砸硬碰的架勢,對于見習兵的來招不閃不避,強攻硬擋,沒多久,這些見習兵就全敗在亞芠的手下,又見到亞芠吆喝另一組上場。
  沒多久,亞芠已經連敗五六組了,但是亞芠也因為受傷未愈,又是用這等的打法很快的就氣喘噓噓了。
  蓋赤忽而聽到有人在他的身后說話:“小伙子今天是怎么回事?怎們跟他平常教人要以巧取勝的做法完全不一樣,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打法?”
  蓋赤一驚,同來沒有人能*近他而不讓他發覺的,猛一轉頭,就看到一個非常英俊,但是渾身充滿了妖異氣氛的年輕人站在他身后一步之處。
  心中一動,馬上見禮道:“水前輩你好,很高興見到你。”
  水妖王微微一笑,道:“小伙子今天有點異常,好像心中有股火想要發泄一般,我來幫幫他吧!”這時正好亞芠將第八組人打發下場的時候。
  蓋赤口一張,正想要說些什么,水妖王已經身形一閃,鬼魅般的在原地消失,又突然出現在亞芠的面前。
  二話不說的,伸手便是一拳,藍光一閃,正好擊中亞芠的胸部,措手不及的亞芠馬上被水妖王這一拳擊的倒飛出去,直落到五公尺外。
  半響,亞芠才邊咳邊慢慢爬起來,走到水妖王的面前,輕柔自己的胸部,苦笑道:“前輩,好重的一拳呀!”
  水妖王意有所指道:“重癥要猛藥,我的這帖猛藥夠勁吧!現在好點沒有?”
  亞芠苦笑的點點頭,又聽到水妖輕聲道:“剛剛我不小心聽到了一些事情,知道現時你有心愿未了,加上剛剛那一下試出你的身體尚未完全的恢復,所以想必現在跟你打也一定不夠勁,記得,等你傷好了,心愿也了斷了,一定要來找我,咱們痛痛快快的打一場吧,算是這半個月來我替你訓練這些見習兵的報酬吧,特格知道我在哪,你一定記得要來找我。”
  說完,只見到藍光一閃,水妖王竟是沖天飛離而去,亞芠輕嘆一聲,不知何時他才能練到水妖王的這等境界。
  看著水妖王的身影消失不見之后,亞芠慢慢的走到蓋赤面前,道:“伯父,我要回公國一趟。”語氣雖輕柔,但是卻十分堅定。
  蓋赤點點頭:“我知道,剛好最近我們有一次任務,是要保護城主到公國境內去處理一些事情,這本是我要親自帶隊的,而我們最近跟鈦京傭兵團有點事,我一時之間走不開身,你就替我去吧,人選我都幫你挑好了。”
  亞芠感激的點點頭,隨及看一下圍繞在四周的見習兵們,道:“謝謝你了伯父,不過人選方面倒不勞伯父你費心,我只要他們陪著我就行了。”亞芠伸手指著這些正露出一臉渴望的見習兵們說道。
  蓋赤點點頭道:“那也好!”已經見識過見習兵的實力的蓋赤當人也不反對。
  他又道:“那我就將他們劃歸受你統轄好了!”
  于是,亞芠的公國之行及第一支個人部隊終焉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