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44 逆轉生成

窗外的黑暗逐漸的退去,明亮的天空漸漸地取代了漆黑的夜空,紛擾了一夜的人聲慢慢的減弱,而到寂靜,清晨終于來到。
  抱著沉睡中的妃雅大半夜的亞芠,慢慢的將妃雅抱到他的房間中,將她放在他的床上,讓妃雅繼續的睡著,亞芠知道,在咒語的作用下,妃雅將會有一個好夢。
  走出了屋子,所有人在辛苦一夜,將疾風劇盜的東西運回訓練所之后,再經過分類,如今,所有人都已經疲憊的陷入夢鄉之中。
  看著由樹影間透下的點點金色陽光,亞芠出奇的沒有感覺到一絲倦意,昨晚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殲滅疾風盜,精神異力的突破,獸卵的失而復得,十大高手的水妖王初會,再加上妃雅的剖心傾述,每一樣都夠亞芠想上個老半天的。
  但是現在亞芠最需要的就是,這些獸卵能不能歸還給幻獸死亡的家人們?也許他該回去清藍之境一趟了。
  拿出獸卵,亞芠熟練的打開了盒子,突然,亞芠的瞳孔一凝,忍不住叫道:“這怎么可能?怎么會這樣?”
  盒子中,靜靜的躺在絨布之間的五顆幻獸卵,本該是散發出它們屬性的光輝的,但是此時,這五科幻獸卵別說是發出光輝,光看它們的外表,那種灰黑,暗亞的顏色,就知道,這些獸卵根本就是已經在一種幾近**的狀況了。
  在這種的情況下,別說指望這些獸卵還能孵化,連此時它們里面還有沒有生命跡象都很難講。
  從誕生到現在,這些幻獸卵還不到兩年半的時間,根本不可能會因為“過期”而造成這一種現象,會變成這樣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些幻獸卵一直是長期處在于缺乏能源供應的情況,只有這樣子才會讓它們因此而細胞壞死。
  但是,這怎么可能?這五顆都是上級七階以上的幻獸卵,扈伊那家伙不可能就這樣子浪費掉吧!
  卻不知,當時扈伊搜出這五顆幻獸卵之時,正逢德野王對他明升暗降之時,因此扈伊當時正煩心于這些事情,所以對這五顆幻獸卵也不太注意,久而久之也忘記了,這次是適逢水妖王大壽,她剛好想起還有這五顆幻獸卵,便也順手叫人去倉庫中,將這些幻獸卵找出來,也沒有仔細看,就教人送過來,誰知道會被疾風劇盜半路搶劫。
  亞芠當然是不知道其中的緣故,他現在心中只是對于這五顆幻獸卵十分不舍,就如他所說的,對他的意義遠大于它們的價值。
  亞芠將這一些幻獸卵一一拿了出來,在太陽底下仔細看看,同時將他的精神異力灌進其中,發覺這些獸卵還有一些反應,雖然十分的微弱,但是里面那幻獸還活著。
  檢查過之后,亞芠又將這一些獸卵放回盒子中,他要好好的想想看,該如何挽救這些獸卵?
  腦連續閃過了幾個念頭,但是都被他自己一一的否掉,因為這些獸卵都是尚未孵化的脆弱階段呀!
  就在亞芠幾乎快想破頭之際,這些獸卵竟然有了異變,不!是孵化了!
  一個一個的獸卵在亞芠臉色大變的注視之下,竟然都出現了裂痕,裂痕慢慢的加大碎裂開來,各種奇特的怪味,像極了**的雞蛋怪味立即充斥了亞芠的鼻端。
  在那裂痕之中,一顆顆拇指大小的頭慢慢的從中鉆出了卵殼,露到外面來,接著,小小的身子也跟著爬出了卵殼外。
  亞芠細細的看著它們的樣子,忍不住鼻頭一酸,哀傷道:“真對不起!真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們!真是對不起。”
  一只只,小小的幻獸,比當初貪狼星誕生時一半大都不到,渾身光溜溜的,完全沒有一點的毛保護,即使在陽光底下,五只小小的幻獸還是顯的因為寒冷而不停顫抖著。
  即使如此,五只小幻獸們還是努力的爬出盒子,來到亞芠的手上,用它們小小的舌頭慢慢的舔舐著亞芠的手掌。
  當這些幻獸突然的孵化之際,亞芠就知道自己犯了一個大錯,想當初,連那不知道幾千幾百年都沒有孵化的上古幻獸貪狼星都因為接受了他強烈的精神異力而孵化,現在這些的獸卵雖然只被他用上一些的精神異力的能貫入其中,查看它們的狀況,但是,他現在的精神異力是何等的強大,就算他認為只是一點的能量而已,但其“量”卻也是遠超乎常人甚多,連一身神秘的貪狼星都因為亞芠的精神異力間接的影響而孵化,就算這些幻獸是上級幻獸,在經過亞芠精神異力能量的直接灌注之后,有怎能不受刺激而立即孵化?
  可是,當亞芠一見到它們的樣子,就知道,這些幻獸們雖然孵化,但也是命不久已,先天的缺乏能量供應它們生長,再加上它們在亞芠精神異力刺激下,未到足夠的時間就由卵中孵化,兩項中的任一項都足以讓它們脆弱的小命報銷,更何況是兩項加在一起。
  不!亞芠看著這五條出生的小生命,雖然才出生孵化不到一分鐘,但是其中的碧水雷鷹已經開始發生了抽畜的現象了,他絕對不容許它們就這樣的死去。
  對了!小星!也許小星能救它們。
  想起了一身神秘,到目前為止,亞芠他還不知道還隱藏有多少神秘能力的貪狼星,亞芠彷佛就是一個溺水的人抓到一根浮木一般,在心中急急的呼叫著貪狼星。
  以著第二型態依附在亞芠身上的貪郎興在亞芠的心靈呼叫之下,醒了過來,一瞬間,透過了亞芠的心靈感應,貪狼星獲知了所有的情況。
  可是,亞芠失望了,因為貪狼星傳遞給他的,卻是一連串的不解、無知、沒辦法的心靈感應,亞芠不禁十分失望,其實他也知道。
  畢竟,再怎么說,幻獸的一切技能、記憶、反應,都是來自于跟它生死與共的主人身上,連他自己本身都不知道的事,他又怎能奢求貪狼星會知道?
  忽然,亞芠想起了一件事,以前,每當貪狼星發揮出奇特的特殊能力之時,都在一個環境下…,但是,真的可以嗎?亞芠心中暗暗的疑惑道。
  可是,眼見掌中的碧水雷鷹已經站不住,其他的幻獸也已經出現顫抖的情況了,時間已經不容許他再繼續猶豫了,且把死馬當活馬醫吧!
  亞芠拋開手中的木盒,兩腿盤坐在地,將五只小幻獸小心翼翼的放在掌心上,亞芠慢慢的閉上雙眼,將精神異力運至全身,讓自己再度處在于那種極度冷靜的情況下,全副的精神全注重在冥想救活這五只的小幻獸,條件之一:他的精神絕對的集中在一件事上,不管他是有意無意的。
  再來,在陽光的照耀之下,亞芠的身上開始發出了金光,在亞芠的意念之下,貪狼星鎧化了,金色的貪狼之鎧出現在亞芠的身上,鎧化之后,貪狼之鎧腰際的水藍色神之鉆,在貪狼之鎧能量的導引之下,慢慢的發出了水藍色的光輝,像是一顆燃燒著藍焰的鉆石,然后,更在貪狼之鎧的導引之下,水藍色光芒開始散布至亞芠鎧化后的全身,掩蓋住了貪狼之鎧在陽光下的金色光芒;條件之二:貪狼星要擁有著強大的能量。
  然后,亞芠開始在心中對貪狼星下達了命令,要貪狼星不計任何的手段救活這五只小幻獸,而且要快;條件之三:給于貪狼星明確的目的,但是卻又不去指揮貪狼星如何做,讓它充分而徹底的發揮它的本能。
  然后,等待,等待!
  而亞芠也幾乎是用不著等待多久,當他一一完成這三個部驟之后,亞芠就發現,貪狼星已經有所動作了。
  亞芠感覺到在他手上的組織,慢慢的往上延伸,將他手中的五只幻獸包圍在組織形成的球狀體中。
  幕然,亞芠緊閉的雙眼一張,暗叫一聲不對,貪狼星此時給他的感覺竟然是再分析著這五只幻獸的各自特性,而且隱隱約約之間,貪狼星已經開始再吞噬著這五只可憐小幻獸的部分的組織了,貪狼星這分明是在將這五只幻獸吸收融合,根本就不是在救它們。
  亞芠這一驚非同小可,這樣子根本就與他的初衷相背而離。
  眼睛再一閉,亞芠立即全力的阻止貪狼星的本能動作,但是這幾乎是不可能的,貪狼星本能的動作速度及為之快,快到亞芠措手不及,況且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停止貪狼星的動作!
  而且,最令亞芠痛心的是,當貪狼星再消蝕這五只的幻獸時,亞芠是乎在透過貪狼星的吞噬動作,亞芠似乎與這五只的幻獸建立起了心靈的通訊。
  五只小幻獸在貪狼星不斷的吞噬中,心靈中不斷的發出了痛苦、哀鳴、求助、絕望的訊息,令亞芠似乎也有了感同身受的感覺。
  在那一瞬間,亞芠強吸了一口氣,硬生生的用盡全力將供應貪狼星的能量截斷,然后,口中開始念起:“在天的見證之下,集勇氣、智慧、與美麗于一身的強大生物,幻獸呀!請你以最深的靈性,聆聽我的傾訴,我-亞芠.斯達克-將與你締結永生的血之盟約,終此生惟有你與我為終生之盟友,契。”
  沒錯,斯達克家的回生訣,一生只能用五次的回生訣,第一次的回生訣讓貪狼星進入成長期,變化出了第二型態,第二次的回生訣,再加上了神之鉆幾乎無限的能量讓貪狼星一口氣突破幻獸的生長周期限制,一瞬間由成長期進入成熟期,擬態化身成為貪狼之鎧,具有獸、魔雙性的奇異的貪狼之鎧。
  那么亞芠施出的第三次回生訣又有什么后果呢?
  恐怕亞芠自己也不知道,因為,他鼓出了全身的能量,包含他的天心真氣及精神異力之后,能量投注的目標卻不是他的幻獸貪狼星,而是那五只,小小的,弱勢的,可憐的,五只被包圍在貪狼星組織中的小幻獸。
  這也是斯達克家族史中,頭一次,有人將全身的能量供應給尚未認主的幻獸,而且是瀕臨死亡的脆弱出生小幻獸,不!是第二次!因為亞芠第一次的施訣對象正是處在相同狀況的貪狼星!
  感受到亞芠的強烈意圖,貪狼星也不停的克制著自己的本能,甚至不惜逆向自我的本能行動,而要將它吸收的部分歸還給這五只小幻獸。
  這樣子,亞芠的回生訣的力量,加上貪狼星不惜大傷元氣強逆本能的行為,到底會對這五只小幻獸有什么樣子的影響呢?
  亞芠不曉得,以重傷之軀強運回生訣,耗盡全身能量的他,在能量發盡的那一瞬間,他在聽到一聲腰際的神之鉆因為能量逆行的沖擊之下,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輕微喀啦的碎裂聲之后,他也隨之不醒人事了。
  貪狼星更不知道,違逆自我的本能,幾乎就像是將山變海、填海成山一樣的困難,貪狼星的損耗絕對不會比亞芠少,因此當亞芠昏迷后不久,貪狼星也跟著陷入了沉眠之中,唯一它知道的是,五只小幻獸已經跟它分離了。
  昏迷中的亞芠做了一個怪異非常的夢,他夢見,五只小幻獸最后她跟貪狼星合力還是不敵貪狼星的本能,而讓它們被貪狼星給吞噬吸收掉了,另一方面,亞芠卻又夢見了貪狼星一分為六,分成了六個不是貪狼星的貪狼星。
  怪異的夢境叫亞芠不自覺的大叫一聲而醒來,迷迷糊糊中,亞芠感覺到他的身邊好像圍了一大群人。
  亞芠一驚,神智一憟,隨及一松,放心的閉上了眼,因為他看見的都是熟面孔,是凱特等人。
  半響,亞芠完全醒來之后,再度的睜開雙眼,這時,他才注意到一個奇特的現象,不知何時,貪狼星已經脫離鎧化現象,現在這依偎在他的身邊,亞芠一看就知,貪狼星又再度的陷入了莫名的沉睡中,而凱特等人,包含著水妖王、特格、醉大師等一百多人卻遠遠的圍在他的身邊。
  看到亞芠醒來,正巧站在他面前的力奧高興的喊道:“頭兒,謝天謝地!你終于醒了!”
  亞芠慢慢的站起來,一陣虛弱感襲來,暗自苦笑一下,他能量的損耗實在是太大了,略一自我檢視一下,他現在的能力還不到平常狀況的一成,幸好現在有逐漸在恢復的跡象,不過一兩個月的調養是免不了的,想要恢復正常,還得花上一兩年的時間。
  而亞芠這時也才想到,剛剛他跟貪狼星不是想要挽救那五只小幻獸嗎?
  現在貪狼星昏睡在他身邊,那那些幻獸呢?該不會被貪狼星真的吞噬掉了吧!還有他們站那么遠干嘛?
  不過,很快的,亞芠就知道答案了,他忽然感覺到有五只貪狼星朝這里而來,正確來講,是朝他而來,那種感覺,就像是貪狼星回應他的招喚而來一樣,但是貪狼星明明是躺在他的身邊,為何會有這樣的感覺?
  更奇怪的是,霎時,獅咆、鷹鳴、虎嘯、熊吼、狐笑,五種震天的巨大動物吼聲傳來,同時五道銀星,由他的頭頂及四方急射而來。
  亞芠直覺的想閃躲,可是那銀星來勢太及太快,他現在又太虛弱,力不從心,可以說是在措手不及之下,銀星已經來到他的面前。
  但是,銀星并沒有如他所想的一般,是要攻擊他的,而是輕巧的落在他的兩肩及手上。
  亞芠一看,竟是五只巴掌大的獅、虎、鷹、狐、熊的生物出現在他的身上,而銀星的光芒就是來自他們身上那些或鬃毛、或虎斑、或銀翅、或銀尾、或胸前的銀色毛色,只因剛剛它們的速度太快,而讓鮮艷的爛銀色遮掩了他們原本的毛色。
  亞芠驚喜的看著它們完全沒有想到,他本來以為早已被貪狼星吞噬的五只小幻獸竟然還活著,而且看它們的樣子,還真的很健康。
  看到亞芠身上出現了這五只的幻獸,眾人不由議論紛紛,只因為他們早已吃過了這五只看來小小的幻獸的虧。
  水妖王上前一些,那五只原本及享受亞芠撫摸的小幻獸竟然同時開口大吼一一聲,聲音之宏亮,眾人早已經領教過之外,亞芠更是被嚇了一大跳,想不到這小小的身子竟然能發出這么大的聲音。
  水妖王搖搖手道:“小伙子,你快點將這些小東西安撫一下,它們根本不讓我們*近你。”
  亞芠一聽連忙安撫這五只因為水妖王的*近而顯的發怒的小家伙,然后問到是怎么回事?
  水妖王才*近亞芠,將前因后果說了出來。
  原來,亞芠昏迷已經快整整兩天了,兩天前早上,眾人原本忙了一整晚,當時都在休息,忽然聽到一聲聲的呼叫聲,讓眾人連忙出來一探究竟,才知道呼叫的人是那一個刁蠻城主妃雅,當時眾人來到妃雅驚叫的地方時,就看到妃雅站在一具恍若金色盔甲的端坐人像面前,妃雅解釋道,他是因為起床之后,看不到亞芠,所以才出來找一下,誰知還沒有找,他就看到了這一個穿著奇異的盔甲的人坐在屋子旁。
  見到這人動也不動,妃雅又不知道他有什么意圖所以只好先叫人來,但是在眾人聽到妃雅的話之后,反而顯得十分的驚訝,因為誰也沒有見過這種的鎧化樣子,連現場唯一三個見過亞芠鎧化的特三人也不敢肯定,因為外表雖然跟亞芠的鎧化樣子很像,但是金色跟銀色的顏色實在是相差太多了,所以他們也不敢冒認。
  同時眾人更驚訝的發現,這一個奇怪的獸(?)幻鎧原本該是兩手的部為竟然連接融合成一個約十五公分大小的圓球,而且這一個圓球有逐漸變大的樣子。
  正當眾人不知如何是好之時,總算水妖王見識高人一等,從那盔甲上低垂的頭部及被這么多人圍住卻完全沒有任何的動作,而手上的圓球雖然逐漸在增大,但是他卻絲毫感覺不到有一點的魔法或真氣能量聚集的現象發生,于是他斷定不管這人是不是亞芠,他現在都是正處在一種的失神或昏迷的狀況,手上的圓球顯然是一種導致他這樣子的元兇,搞不好這東西就是因為失敗所產生的,最好目前先不要動他。
  基本上,水妖王已經把眼前這一個渾身被隱藏在盔甲之下身份不明的人當成了亞芠,畢竟,若依照凱特的描述,全身布鎧,又具有魔力晶的鎧甲,他兩百年來只從凱特嘴中及現在親眼看到,這么稀罕的鎧化現象,他就不相信會在這里一次出現兩個一模一樣的,況且,亞芠的銀月惡魔意思是在月光之下,閃耀銀光的惡魔,但是現在是大白天的,烈陽普照,說不定銀月惡魔再陽光之下會變成了金色惡魔也說不定,至少他就知道某些東西再不同光源照射之下,會有不同的顏色,所以他的推論也幾近事實了。
  眾人聽到最是見多識廣的水妖王都這樣說了,于是所有人也不敢去移動到亞芠的身體,只是派人輪流在亞芠的身邊看守著,等到白天過去之后,黑夜來臨月亮出來,在月光照射之下,眾人才知,水妖王之言果真不虛,因為白天陽光之下的金色鎧甲在月光照耀之下,變成了銀色,還亞芠銀月惡魔的本色。
  這下眾人益發不敢掉以輕心,將監視變成了守護,小心翼翼的守護著亞芠,而這時,亞芠手上的圓球已經變成了近四十公分大小。
  就在月亮升到最高點之后,亞芠身上的盔甲突然現了無數的金色條紋,眾人立知這是即將卸除鎧化的前奏。
  果然,就在眾人注目之下,銀色的盔甲蛻下亞芠的身體,還原成貪狼星的樣子,恢復原狀的貪狼星望了眾人一眼,隨及不支的倒在亞芠的身邊,奇異的是,所有人都感覺到貪狼星的那一眼中強烈的傳遞出禁止眾人*近的意味,同時,叫*近亞芠的凱特及水妖王等人更看到,再蛻下鎧化之后的亞芠的手上,竟然伏著幾只閃耀銀光的巴掌大小幻獸。
  一時之間,眾人不由的呆住了,直到水妖王呵呵大笑道:“真是有趣!活的久就是能看到一些平常看不到的東西,我還頭一次看到這么有靈性的幻獸,竟然會警告人?還有在鎧化的裝甲之下,竟然還能藏著幻獸,有趣!太有趣了!真的要好好研究。”
  說著水妖王就彎下腰來,想伸手觸摸貪狼星,就在那一瞬間,原本靜靜伏在亞芠手上的五只巴掌大的小幻獸突然一聲不響的同時躍起,兩只攻向水妖王,另外三只則分頭攻向其他*近亞芠身邊的人,措手不及的水妖王及其他人在五只小幻獸的攻擊之下,不由自主的退后,直到站穩陣腳后,水妖王正想反擊,誰知五只幻獸卻突然的又停下了攻勢,回到亞芠的身邊。
  這時,眾人也才看清,這是五只不同的幻獸,幾近固定在亞芠頭頂上空的是一只藍色的小老鷹,前面的是一只閃耀著白色毫光的小老虎,右側是一只紅色的小獅子,左側是一只淡青色的小狐貍,后面是一只黃色的小熊,五只小幻獸形成了一個立方錐體,將亞芠及貪狼星完全置于它們的立方錐體內,守護之意不言而明。
  當看清它們的樣子之后,已經有人咋舌不已的喊叫出來了,碧水雷鷹,光榮王虎,大地之熊,疾風之狐,烈火雄獅。
  都是上級七階以上的幻獸,每一只幻獸如果出現的話,都足以令每一個人打破頭的爭奪,尤其是光榮王虎,但是為何會再這里一口氣出現五只珍貴的幻獸?又為何會出現在亞芠的手中?又為何它們竟然聯合起來保護亞芠?
  無數的疑問霎時出現在眾人的腦中,尤其是這些幻獸到底是跟亞芠有什么關系?這一點最令人關心。
  說到這里,亞芠已經在眾人的扶助之下,回到了會議室中,水妖王對亞芠問道:“小伙子,你快一點告訴我一下,這五只幻獸是不是就是你剛拿回的那五只幻獸?它們怎么會臨時出生?它們跟你又是甚么關系,可別說跟你沒關系,光看它們身上那種不應該出現在高階幻獸身上不屬于原始屬性的異色顏色及胸前具有的藍色晶體,跟你的幻獸幾乎是一樣的,還有,它們的體型應該是幼生體,為還有如此大的攻擊力,甚至連沖擊炮都能發出,你快點告訴我吧!”
  亞芠看一下進屋之后,就窩在他的大腿上及兩肩處,親密的依偎著她的五只小幻獸一眼,以及幾乎擠滿整間屋子,滿臉好奇的人還有偷偷躲在屋外的見習兵們一眼,苦笑道:“前輩,這些幻獸的確是我那些失而復得的幻獸,至于它們為何會這樣,老實說我也不知道!”
  水妖王及眾人皆一楞,沒想到亞芠竟然會這樣回答,卻不知道亞芠一方面是真的不清楚為何會有著樣的結果,另一方面卻又是不好解釋貪狼星的特殊能力,所以只好作此回答,但是唯一知道的是,在他跟貪狼星合力之下,奇跡果然產生了,這五只小幻獸獲救了。
  看著它們精神亦亦的模樣,及帶有貪狼星特征的毛色跟胸前的那一顆顆神之鉆,亞芠隱隱之間感覺到,應該是貪狼星逆行融合本能,以自己的組織取代了這些幻獸被它吞噬及壞死的部分組織,等于讓它們脫胎換骨,而這也是亞芠在透過它們身上原本屬于貪狼星的部分,而感應到貪狼星好像一分為六的感覺吧!只是他自己也不敢確定。
  見到亞芠陷入沉思中,水妖王微笑道:“算了!小伙子你既然答不出來就別想了,我看你體內魔力嚴重虧虛,雖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但是你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吧!”
  “走!走!咱們別在這里吵小伙子了,都出去,都出去。”水妖王又對眾人說道。
  等到所有人在水妖王的催促之下慢慢的離開亞芠的屋子之后,水妖王是最后一位離開的。
  出門之前,水妖王突然轉頭隊亞芠扎眨眨眼,神秘的笑道:“小伙子,不是我要夸贊你,你還真是要得,才給你一晚的時間,那一個小妮子就改變很多,加油呀!對了!我忘記告訴你,她因為臨時有事,要回去處理一下,要我轉告你不用擔心,你就安心休息吧!”
  說完這才關上門,離開亞芠的屋子,亞芠剛剛再聽水妖王說時,還有點莫名其妙,哪知越聽越不對頭,直到水妖王出去,亞芠根本是愣住了,這于這誤會,他真的是不知道該如何的解釋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