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42 水妖現身

看著瓦若四人逃命的奔到鐵羽處,運出風的身法的亞芠不疾不徐的追在他們身后二十公尺處,待亞芠來到鐵羽處時,四人皆已各乘上了一匹鐵羽的背上,甚至,動作最快的瓦若已經摧使跨下的鐵羽鼓動翅膀,帶起一片氣流慢慢的離地而起。
  亞芠正想對瓦若發動攻擊,但是瓦若一看亞芠朝他撲來,大驚失色的,馬上揚手連發五、六顆火魔法彈,往亞芠射來,讓亞芠動作不由一頓。
  就這么一頓,其他三人也已經由鐵羽帶著,慢慢離地而起。
  亞芠眼睛一動,當機立斷,舍瓦若而就風鐮三杰,右手一楊,白金劍立即出現在他的掌心中,身如風動,往三杰撲去。
  三杰可不像瓦若般是一個魔法師,具有遠距離攻擊的能力,但是他們又不敢讓亞芠欺近身邊,于是,三把奇形兵刃被他們的主人毫不留情的拋出,帶著強勁的威勢向亞芠射來,這一擊可是用盡了他們吃奶了力氣,只求將亞芠阻個兩三秒,只要鐵羽升空,那就是他們的天下。
  憑著他們駕馭鐵羽的技術,根本就不怕亞芠追上,到時,他們就能遠遠的逃離了這一個可怕的家伙。
  幕然,三杰眼光一凝,臉色慘白,心臟幾乎是當場停頓,他們…他們沒想到,面對這三把被當成暗器使用的兵器,亞芠的反應竟然是不躲不避,而且還挺起胸膛,加快速度迎向它們。
  原來亞芠一見到這三把兵刃飛來,幾乎是在一瞬間,亞芠就極度冷靜的判斷出,這三把兵刃根本就不能對新生的貪狼之鎧造成任何的傷害,而且,他還計算出,三把兵刃夾帶的力道,只要他運出八成的力量,對他而言就等同不存在一樣,于是亞芠立即運出了八成的力量,加快身形,自動迎向三把兵器。
  果然,在三杰眼中,三把兵刃在正面擊中亞芠之后,只發出了一聲清脆的金鐵交鳴聲,然后就彈開,亞芠恍若未覺得依舊以著極快的速度往三杰掠來。
  白光一閃,三聲“不………”同時由三杰口中呼喊出來,而這也是他們此聲中最后的一個聲音,三顆人頭在白光閃過之后,高高的飛起,而亞芠早已轉頭再度掠向瓦若處。
  剛剛的那一瞬間,亞芠以著極度冷靜、理性到非人的程度,不但計算出敵我雙方的優劣程度,而且還采取了最佳也最冷酷最有效的作法,解決了三杰,這一切都是因為他體內的精神異力的影響,不然,試問,有哪一個人會笨到主動的迎向三把兵器的攻擊,還能冷靜挺起了裝甲最厚實的胸膛迎向兵器,這實非是一個人能辦的到的,因為,在本能的驅使之下,任何人都會采取了最正確的做法,先用身法避過這三把兵器,然后再上前結束三杰,即使這個方法可能會因為閃避而被拖延時間,導致三杰脫逃,但是,亞芠卻能在一瞬間采取了最正確的方式,正面迎上,連擋都不擋就用身體硬接,一點時間都沒耗費的順利將三杰解決,這說來容易,但是若非亞芠現在是一個沒有人類感情的人的話,相信他也辦不到,因為這根本就是一見違逆本能的做法,因為只要是“人”,就不可能會明知有三把來勢洶洶的兵器飛來,還主動上去讓它插,即使明知道對自己是不會造成影響的。
  而展現出非人一面解決三杰之后的亞芠來到剛剛瓦若之處,可惜已經晚了,瓦若以經駕著鐵羽不知飛向哪去了。
  但是,這也早已在亞芠的預料當中,亞芠一點也不因為錯失殺掉瓦若的時機而氣餒,呃!如果此時他還有氣餒的情緒的話。
  亞芠抬起頭來,向四面八方望去,臉部鎧甲上原本是黑色的眼部晶體在亞芠抬頭的一瞬間,整個化成了銀色的。
  運出一半的神魔眼(只有精神異力的力量),加上貪狼星的眼部結構再亞芠的意志下,產生了類似望遠鏡的功能,終于讓亞芠看出,在虛空之中,有著一條若有似無的紅色能量帶正在消散,正是瓦若身上火魔力無意識中遺留下的痕跡,趁著能量尚未消失之前,亞芠順著同一方向望去,果然在他右前方兩百公尺處,二十公尺高的地方,發現了一身紅的瓦若搭著一純白的鐵羽,正以及快的速度遠離他的位置。
  這樣的距離,不要說在在這一個只有稀微月光的黑夜中,就算是在大白天的,也很難去注意到,偏偏,亞芠的精神神魔眼對能量有著超乎常人想像的敏感性,再加上貪狼星的力量之助,瓦若根本沒有機會逃離亞芠的雙眼。
  而現在,看著正遠去的瓦若,亞芠的心中立即產生出了三個解決方法:
  其一,就這么任他離開,不用理他。
  其二,他也拉一匹鐵羽追上去。
  其三,另找方法。
  幾乎一瞬間,亞芠就已經決定了,第一個方法與他一向的“對敵殺無赦”理念不符,第二個方法,姑且不論他根本不會駕馭鐵羽,就算他會,現在追上去也太晚了,理所當然,就剩下第三個方法了。
  但是,他有什么方法能追上瓦若?答案只有一個,他新獲得的魔法攻擊力量。
  慢慢的將右手平舉過肩,五指伸直并攏,整只手臂成四十五度角的角度朝向半空中的瓦若,手臂上的魔力晶發出了銀光,開始聚集起附近的水元素能量,一道,大約近四十公分長,粗約二公分的水藍色光箭慢慢的再亞芠的手臂上方十公分處成形。
  亞芠立即集中精神將光箭瞄向半空中的瓦若,而當他集中精神時,亞芠感覺到,原本鎧化之后應該意識陷入沉眠中,而將身體完全交給他使用的貪狼星在此刻“醒”了,醒過來的貪狼星有點類似以前,貪狼星尚未進入成熟期之前,亞芠常利用精神的深度結合,透過貪狼星的感覺,來察覺敵情,只是這一次是貪狼星透過亞芠的眼睛來看瓦若。
  同時,亞芠更察覺出,在他的雙眼的世界中,出現了兩個三角形及一個圓形的奇異圖案,,不到半秒中,三個圖案同時在被幕然放大的瓦若背后結合為一,兩個三角形重疊位在圓圈之中,同時,亞芠的腦中更傳來貪狼星一道瞄準完成的心靈感應,而且亞芠更察知,當圖形完成時,在他手臂上的光箭角度有了微妙的調整。
  雖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亞芠也知道這是貪狼星運用它的力量,幫他完成瞄準的動作,毫不猶疑的,亞芠立即一催精神異力,光箭帶起了一道絢爛光彩的藍色軌跡,幾乎在發出的一瞬間就擊中了正在逃命的瓦若,在亞芠眼中被貪狼星特意放大的視界中,亞芠清楚的看出光箭同時穿透過鐵羽及瓦若的身體,帶出了一連串深紅的血,隨即,瓦若掉下鐵羽的背部,與鐵羽一同開始墬落。
  由瓦若奇特怪異的墬落姿勢,亞芠知道瓦若已經完全無生存的希望了,相信瓦若他至死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而完成這一動作之后的貪狼星,隨即又陷入了深眠中,亞芠的眼睛也恢復了原來的功能,奇異的圖案也消失了。
  完成了這一個動作之后,亞芠轉身走向那一群畏縮在一起的少女們,卻不知,剛剛雙龍交擊的巨響,已經驚醒了玄字訓練所凱特等人,以及正在豐原城外搜索的兩方人馬,剛剛那一擊更將他們都吸引了過來,更引起了某人的注意。
  亞芠來到了少女們的面前,正想說些什么,但眼睛一瞧,就看到了二十幾張驚恐莫名的臉孔,他太熟悉這種神色了,不過他也不會在意了。
  心中一動,銀色的貪狼之鎧立即浮現了無數的金色花紋,由亞芠身上剝落,還原成為貪狼星的原始第一型態。
  同時,亞芠的精神異力回到了額心之間,乍失支撐的力量,亞芠只覺得身體一陣虛弱,傷口覺得隱隱作痛,亞芠這時也恢復了正常的感情。
  不過在那群飽受催才的少女們眼中,亞芠有沒有感情存在根本沒什么不同,至少,亞芠現在就已著極為冷淡的語氣問道:“你們要生要死?”
  眾人之中已經有人忍不住哭了出來,每個人心中暗道:“完了,剛脫離沒人性的強盜之手,現在有落入這一個殺人魔王手中,這下可真的是沒有生存的希望了。”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陷入了極度恐慌中,沒人回答亞芠的話,亞芠見狀,又冷道:“既然沒人回答我,我姑且當成你們都想活下去,既然想活下去,那就好好的回答我的問題,你們是哪里的人?”
  一干少女一聽到亞芠的問話?不由松了口氣!原來亞芠只是想要問話而已。
  亞芠問過了一會之后,才有一個有著一雙大大眼睛的少女怯生生道:“我們當中一些人是來自其他城市,隨人來做買賣的,另外都是在豐原城中的人,我們都是被這群強盜硬抓來了。”
  亞芠點點頭,不再問什么,轉身面向了背后的方向,吵雜的人生由森林中傳了出來。
  亞芠眼角一撇,看到少女們現在的樣子,不由的一皺眉,跟在他身邊的貪狼星立即發出了一聲長嚎,同時縱身一越,叼起一邊的幾具尸首,用力的拋向少女們。
  僵硬的尸體砸在身上,引的眾女“阿…阿…阿…”的驚恐尖叫,以為亞芠不知道想出了什么的可怕的方法,不知道她們等一下會有什么下場?
  亞芠眉頭一皺,低喝道:“叫什么!快點將尸體上的衣服扒下,暫時穿著,有人來了!”
  眾女這才知道,原來是要給她們穿衣服的,這才放心,七手八腳的動手八著尸體上的衣服,掩蓋著她們幾乎全裸的身軀。
  同時,心中暗暗想著,原來在這看是冷酷無情怪人的外表下,竟然還會體諒注意到她們幾乎身不著片縷的問題,心中不一陣奇異的感覺,好像亞芠冷酷的外表之下有著不符的溫暖心腸,他好像沒有想像中的冷酷。
  且不管眾女心中怎么個想法,在亞芠的耳中,他已經聽到了力奧那粗豪的吼聲,令他心中升起了一絲的溫情,不知不覺間,這些人已經跟他建立起了感情,尤其在這殘酷的殺戮之后,更令亞芠不由的感到了莫名的感觸。
  不久,一群身穿黑色衣服的人出現在森林的周圍,為首的正是力奧及鎧特等人,凱特大叫道:“找到了,頭兒在這。”從時仰首發出了一陣的長嘯,通知其他的人。
  一邊的力奧見到了亞芠身處在一處布滿無數尸首的場地,周圍一陣零亂的樣子,說明剛剛戰況的激烈,“漬漬漬”的嘆氣聲由他口中發了出來。
  “頭兒,你又大開殺戒了嗎?這次的倒楣對手是誰?”力奧邊翻動腳邊的依據尸體邊問道。
  兒一旁的見習兵們早已被眼前的這一個修羅場給嚇呆了,滿地的血腥,滿地的殘肢斷骸,無比刺鼻的血腥味,叫一些人已經受不了的轉身嘔吐起來。
  力奧看到見習兵們的樣子,搖搖頭道:“真是膽氣太差,要早點習慣呀!別忘了我們頭兒是銀月惡魔,跟著他的話,這種場面會常常見到的!”
  亞芠不由哭笑不的,力奧好似將他說成了一個屠夫一樣,同時,見到了力奧他們的來到,心中不由一松懈下他戒備的心情,立即感覺到一陣虛弱的感覺襲上心頭,令他搖搖晃晃的,畢竟,不管是怎么說,雖然他的精神異力有了重大的突破,可是他先前所受的傷實在是太重了,而且又不能像貪狼星一般,光靠能量補充就能快速恢復。
  察覺到亞芠的情況不對勁,力奧立即快步上前,伸手扶著亞芠,讓他坐下休息,同時驚訝道:“老天!頭兒你到底是碰到哪一個對手了?怎么這么狼狽?以前見你跟公國邊防部隊五百人單挑也沒見過你受傷呀!”
  亞芠感覺到身上的傷口正火辣辣的抽痛,邊皺眉邊道:“是疾風劇盜。”
  力奧還來不及答話,一邊帶著夜月來到亞芠身邊的凱特倒吸口氣道:“疾風劇盜?那個五大盜團之中,被人稱為最神秘最彪悍的疾風劇盜?老天!頭兒,你知道嗎?你可干下了不得了的大事了!”
  亞芠還未來的及答話,一邊已有人接口道:“原來這些家伙就是疾風劇盜呀!小伙子,他們都是你一個人殺的嗎?”,是一個年輕輕柔的男性口音,但是聲音極為陌生,亞芠等人都沒有聽過。
  包括亞芠在內,立即轉頭向右邊的聲音來處看去,那是一個看來約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穿著一身淡藍色的長袍,跟亞芠一樣,有著一頭白發,被整整齊齊的梳理在腦后,長的比亞芠還要英俊,而且更有著一對散發出妖異的光彩的藍瞳,他正背負雙手,饒有興致的看著亞芠,臉上還流露出一抹奇特的微笑。
  凱特等人見到他,不禁大驚失色,什么時候,竟然有人能無聲無息的侵入他們的身邊?紛紛拔出身上的兵器,站在亞芠面前戒備,同時更察覺到,所有在場的九十六個見習兵不知道何時起,竟然全身都被一層淡淡的藍光包住,個個奇形怪狀的呆立著,夜月驚呼道:“深海結界,水系的高等定身術?”
  那年輕人淡淡的笑了說:“女娃兒好見識,竟然看的出來。”
  而夜月則十分緊張道:“注意了!能施出深海結界的魔法師絕對是一個高手,小心了!”
  而亞芠在看到這一個陌生的年輕人之后,竟然產生了極強烈的反應,原本收束的精神異力再度的充盈全身,他又恢復成那一個沒有人類感情的人了,慢慢的在凱特等人身后站起來,冷靜的審度著彼此雙方的局勢,發現雖然對方只有一個人在,但是卻給了他前所未有的威脅感,他甚至不能肯定對方的實力到底是什么境界?
  亞芠立即說道:“凱特、力奧、夜月,你們先去照顧其他人,這里讓我來!”
  凱特等人不敢違背,立即照辦,但是,他們卻也有著一種奇怪的感覺,說不上是哪邊不對勁,但是就是明顯的感覺到亞芠再命令他們時,有點奇怪的感覺,但是有說不上來,卻不知,亞芠此時又是一個無喜無悲的人了,已以前雖然深沉,但是偶而卻還是會有一點人的感覺,但是現在的亞芠卻是在精神異力的影響之下,徒具人形而無人情。
  那年輕人奇異的看一下亞芠一眼,說道:“沒想到你竟然有著么強大的魔力修為!我開始相信你真的能憑著一己之力,將疾風劇盜給滅團了。”
  隨即一皺眉道:“不過我怎么看都覺得奇怪,喂!小伙子,你是練哪一種的魔力呀?怎么我從來沒見過有人向你一樣,本來應該是固定在腦部的魔力竟然跟真氣一樣,在全身的經脈中川流不息的,告訴我,你是怎么練的,好不好?”
  亞芠不答,只是冷冷的看著他,那年輕人又搔搔頭,說著:“不愿意呀!那算了!我試一下就知道了!”
  說著,一不見念咒,二不見作勢,一道粗達十公分的水柱從他的腳前的地面噴了出來,往亞芠射來,威力不大,但是卻很快,如果亞芠不注意的話,鐵定會出糗的。
  不過這種事是不會出現在這種情況下的亞芠身上,只見亞芠他不慌不忙,右手一展,銀色光輝一閃,跟著,水柱恍如遇到什么似的,反射回去。
  被反射的水柱來到年輕人一步之處,竟然又硬生生的扭曲再往亞芠射去,而且明顯的威力、速度都是增加了不少,另亞芠又伸出了左手,同樣的銀光一閃,將水柱引道左側無人處。
  年輕人經意的咦的一聲,邪魅的笑道:“有趣!有趣!真是有趣!沒想到竟然有人把魔力當成真氣在使用,小伙子你真是不簡單呀!”
  “不過,我到真想看看擬著當成真氣使用的魔力用起魔法來時會有什么奇形出現。”
  說著,那年輕人右手一楊,無數條水藍色的光帶出現在他的身邊,他道:“接我一招波光魔法吧!”
  水藍色光帶在年輕人說完之后,便往亞芠飛了過去,從光帶的威勢看來,亞芠毫不懷疑這些光帶絕對能夠一舉穿透他的身體,于是,亞芠一催精神異力,身周無數的水元素能量力立即聚集在他的身邊,形成了一個透明的水藍色光球,將亞芠全身給護住了。
  而光帶一碰到光球之后,就像是將水到入海中一樣,跟這光球容為一體,除了在光球表面上機起了一連串的起伏外,完全無法透過光球,觸及亞芠。
  但亞芠并不以能自保就自滿,只見他右手一展,原本罩住他全身的光球,立即縮小,縮成一顆約十光分大小的絢爛光球,亞芠輕喝一聲:“換你接我一招水魔法彈。”
  說完,亞芠的右手掌心中銀光一閃,凝聚水元素能量的魔法彈立即向年輕人射去,誰知道,當魔法彈射來之際,年輕人竟然是也發出一顆他不知何時聚集好的藍色水魔法彈,與亞芠的魔法彈相互一擊,同歸于盡。
  年輕人這時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果然有趣!頭一次見到有人將魔力當成真氣在使用!連施展魔法也與眾不同,光靠魔力塑造魔法施展類型,一不念咒,二不用精神控制,類似真氣的用法,好好,真不錯,果然是后浪推前浪,小伙子,你真的是有前途。”
  亞芠這時也同樣深深的覺得眼前這人極度的不簡單,他每一個出招,這人都能清清楚楚的察覺出他出招的原理,見解也與眾不同,不由的慢慢的問道:“你……是誰?”
  那人含笑看了亞芠一眼,微笑道:“好小子,你是百年來第一個敢當我面問我是誰的人!看在這么有趣的魔法上面,我就告訴你吧!”
  “名字我是早已忘記,不過我自號水圣王,不爽我的人都叫我做水妖王。”
  水妖王三個字一出口,立即引來凱特等人倒抽一口氣的抽氣聲,同時,一聲蒼老的聲音喊道:“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