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41 魔心無情

好不容易,亞芠找著一絲空隙,朝瓦若爆出一記殲爆斷月斬,射向他,逼瓦若不得不暫避其鋒,亞芠趁機應是挨了風鐮四杰好幾下的攻擊,強行脫出了風鐮四杰的包圍,離的他們遠遠的,爭取時間,重新整氣恢復戰力。
  離開險境之后的亞芠,發覺自己已經出了一身的冷汗,同時暗暗責怪自己,在這一個生死戰斗間,怎么自己竟然會分神去想其他的東西,導致被瓦若有機可趁,讓他從他的背后很很的給他來一下,還讓自己遭到了風鐮四杰的圍攻,要不是他現在身著貪狼星所化成的獸幻鎧,恐怕他已經不知道死了幾次了。同時,亞芠更心中暗怒,他從二年前起,就從來沒有人能偷偷接近他的背后而不讓他發覺,如今竟然因為一時失神,叫瓦若偷襲得手,怎能不叫他怒極。
  但此時,見到亞芠狀似無力反擊,雖然無法瞧見亞芠在盔甲之下的表情如何,但是剛剛那結結實實全力的一擊的接觸感,加上從出現到剛剛,亞芠就是一副又冷又酷的樣子,跟現在的慌張模樣截然不同,瓦若本能的判定,一定是剛剛的重擊讓他一時之間回不了氣,導致現在亞芠的狀況一定不佳,千萬不能讓亞芠回過氣來,一想到這,瓦若立即大吼道:“大家加把勁,這家伙快不行了”,所有的人一聽,心中對亞芠剛剛屢下辣手的一絲恐懼立即消失,個個馬上精神百倍,勇氣十足,兇性大發,響應著瓦若的呼應,發揮出他們之所以被稱為疾風之稱的戰術,以著極快的速度,將亞芠當成中心點,宛如旋風一般,兩至四人一組,利用時間差,向亞芠攻擊。
  亞芠尚未完全回氣,其他的盜群又攻了上來,這多對一的混亂局面本是亞芠最擅長的,但是偏偏,這一次攻擊他的盜群們卻跟以往不一樣,他們不愧是讓兩國頭痛的疾風劇盜,除了每一個人都有著一身不俗的實力之外,對于攻擊方式更是訓練有數。
  只見他們以二至四人為一組,一波一波的向亞芠發動攻勢,就像是一陣陣迎面而來,無窮無盡的狂風一樣,一擊中,退!一擊不中,退!,既不影響彼此的攻擊,還有著相互掩護,分誘亞芠注意力的奇效,讓亞芠十分的傷腦筋加上風鐮四杰及瓦若在外圍處抽冷子偷襲的攻勢,亞芠難得的表現出后繼無力,手忙腳亂的攻勢。
  面對這樣的一種情況,亞文心中的殺氣、怒氣沸騰至最高點,他心知肚明,現場的每一個人的修為絕對都跟他不能比,在一對一甚至一對二、對三的情況之下,亞芠絕對能將他們吃的死死的,但是偏偏,他們又是有著絕佳的默契,你來我往,分批攻擊亞芠,叫亞芠尚未平復的血氣再度動蕩不安起來,而卻又一直找不到回氣的時間,身處在疾風盜們有如潮水般的接續不停,如狂風般銳利的攻勢之下,讓亞芠光是應付攻勢的時間幾乎都不夠了,那能找出時間來回氣!,哪怕是一分一秒都是辦不到。
  在這種追之不及,避之不足,無奈的攻勢之下,亞芠空有著一身深厚的天心真氣,滿腹精招妙式,卻完全無用武之地,怒火終于讓亞芠干脆放棄防御,雙目在面具之后泛出金銀光芒,全力施展出神魔眼,看清疾風盜們攻擊之勢,然后以風的身法閃躲,遇到躲不過的,就扙著將天心真氣注入搭配外層白金組織,堅硬無比的鎧甲硬接,雖然狼狽,但是,亞芠卻爭取到了極少的回氣空間,體內的沸騰動蕩的血氣,終于在亞芠這種方式之下,一點一滴的慢慢恢復了。
  但是似乎神對亞芠做了一個大的惡作劇,在這種被密集攻擊的情況之下,就算亞芠天心真氣深厚,就算貪狼星的鎧甲結構結實,就算白金組織堅硬無比,在完全不還手的情況之下,持續承受強力攻擊的鎧甲,也耐不住那一波接一波強力的攻勢,尤其當風鐮四杰加入攻勢中,瓦若再度趁機發出魔法火彈時,亞芠身上的貪狼之鎧終也耐不住一連串的攻擊,堅硬無比的鎧甲表面,白金組織上面出現了龜裂的痕跡,在承接到第二次攻擊之時,亞芠終于知道,為何上古幻獸會被人淘汰了。
  該死的,他竟然會痛,龜裂的鎧甲被第二次攻擊之后,如果傷及內部的結構,亞芠竟然會感覺到,好像就是他的本體受傷一般火辣辣的疼痛,更慘的是,亞芠現在的精神是跟著貪狼星的精神做最深度的結合狀態,可以說貪狼星的身體就是他的身體,貪狼星的精神就是他的精神,因此,這樣一來,除了肉體上的受傷本能疼痛外,亞芠還從貪狼星身上接受到另外一波的痛覺,等于,亞芠接受著雙倍的疼痛。
  越痛,亞芠的心中越怒,閃躲的身法就越是遲緩慌亂,幾乎是失去了風的流暢感,這時,亞芠才發覺到,他所草創的森羅萬象還是有著致命的缺點,那就是,森羅萬象的基礎是建立在心對招的體悟,可以說森羅萬象根本就沒有固定招型,沒有一定的套路,優點是,在一對一或混亂之中,有著絕對的威力,能應對手之招而施出相應之招,具有無窮的變化,因而立于不敗之地,而缺點就是,當陷入這樣的情況時,沒有一定的招型,全視臨機反應的森羅萬象,在對手以多攻一,而又彼此配合之下,就會產生顧此失彼,或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的料敵機先之憾,況且,亞芠的森羅萬象還未完成,情況就更是糟。
  面對這從逃亡結束以來第一次發生的危機,亞芠卻全然無法改善,雙倍的痛覺叫亞芠在精神及肉體上完全無法保持冷靜,更別說對森羅萬象的保持,當風鐮四杰的兵刃及瓦若的火魔法彈同時打中亞芠之時,森羅萬象的風之心終于宣告棄守,無可比擬的痛感叫亞芠終于忍不住發出一聲痛吼。
  接下來,亞芠所面對的就是一連串的酷厲打擊,無數的兵器,將亞芠的貪狼之鎧表層白金組織粉碎瓦解,直接穿破鎧甲攻擊到亞芠的身體,一波波無間斷的雙重痛覺叫亞芠腦中幾乎在也無法思考,身體上又增添了無數的新痕。
  亞芠只是本能的抗拒,閃躲,反擊,終于,一向給于人血腥的銀月惡魔,在此刻,真的是滿身的血腥了,只是,血腥是來自于他本身的血。
  亞芠已經不知道他到底承受了多少的打擊,他只知道,“痛”已經叫他快要發瘋了,他現在心中唯一存在的念頭只有,他絕對不能倒下,不然爺爺跟哥哥會死。
  痛的幾乎失去思考能力的腦子似乎讓亞芠重回昔日保護家人逃亡的時光了。
  看到幾乎成了一個血人般的亞芠,一開始就發揮他身為領導者及魔法師的義務與專長,而離戰斗中心遠遠抽冷子攻擊的瓦若冷笑了,以旁觀者的立場觀察,亞芠傷到這一個程度之下,應該早該倒下了,雖然不知道亞芠為何能支持到現在?但是也該是結束這場令他疾風團幾乎瓦解的莫名戰斗的時候了。
  決定了,瓦若心中暗暗的下定決心,他要讓這一個不請自來,差點讓疾風團滅團的銀月惡魔一個難忘而痛苦之死,以他的最大絕招。
  散去手中的火魔法彈,瓦若雙手在胸前憑空畫出了一個逆五芒星,指間發出的紅色魔法能量隨著他的動作散溢出來,滯留在他的胸前形成一個憑空虛立的紅色逆五芒星,畫完逆五芒之后,瓦若雙手在胸與五芒之間,結出一個奇特的手印,左手握拳,將姆指豎起,由右手四指握在掌心中,右手拇指同樣豎起,口中念道:“天地五芒焰靈,聽我祈禱,愿以我之名為引,愿以我之命為媒,祈求天焰之魂,五火之靈,冥界炎龍,入我五芒,借我焰力,滅吾心障-三界怒焰狂龍。”
  隨著瓦若的呢喃咒語,他的精神逐漸統一,全心全意以著自己身上的魔法力、精神,引導巨大的火元素之魔力,由虛空之中,沿著逆五芒星的五個角注入逆五芒星之中,將空洞的逆五芒星填滿,待五芒星中充滿了紅色光芒之后,瓦若的胸前魔力晶發出了強烈的紅光,照射到他結印的雙手上,讓瓦若的雙手好像燃起了一團火焰一般,隨即雙手倏分,握拳直擊逆五芒星,一條巨大,紅到成暗紅色的火焰之龍由逆五芒中脫飛而出,往亞芠直撲而去,而這時,也正是瓦若念完咒語的同時。
  原本圍攻亞芠的眾人,早在瓦若念咒的同時,就已經躲的遠遠的,知道這是瓦若最大的絕招,以往碰到的人全都沒有一個人活著,但威力大,范圍也大,所以特別讓出一個空地,好讓瓦若他盡情施展,反正任誰也都知道,亞芠此刻連站著都很困難,因此也不怕他跑了。
  果然就算沒人繼續攻擊亞芠,亞芠也站在原地東搖西晃,搖搖欲墜,好像隨時都會倒下,連散發著致命高溫的三界怒焰狂龍來襲,亞芠也都是視若未賭,令人替他捏把冷汗。
  如果此時亞芠的面孔露在外面的話,眾人必定可以看見,亞芠已經因為受傷過重加上失血過多,整張臉已經是慘白如紙,雙目緊閉,此刻的亞芠,已經為了他一時的疏忽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甚至,即將包含他的生命在內。
  然而就在這一個要命的時候,一旁,從戰斗開始就被疏忽的那群少女們,她們從頭至今,一直看著亞芠的戰斗,因為她們都知道,他們唯一的希望就系在亞芠的身上,至少………再差也不過是跟現在一像罷了,如今,看到唯一的希望就即將要被那一只面目猙獰的暗紅火焰巨龍給吞噬掉,怎能不讓她們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連串的驚呼?
  這幾聲的驚呼聲傳到瓦若等人的耳中,就像是在宣告他們的勝利一般,眼前的那可恨的敵人就要被三界怒焰狂龍的火焰給吞噬掉,瓦若他幾乎可以看到亞芠在火焰中痛苦掙扎的樣子了,一抹獰笑浮現在嘴角。
  但是,就再他得意之際,異變發生了,原本該是被火焰吞噬的亞芠忽然周身發出藍光,抵御住三界怒焰狂龍的焰龍之威,而且還隱隱傳來了強大的反震之力,令他不得不再加重力量,摧使炎龍攻擊。
  原來,當亞芠陷入半昏半醒的失神狀態之時,耳中傳來少女們的驚呼聲,細小的驚呼聲傳到他耳中之后,卻成為宛如天雷般的巨響,一瞬間,將他的神志拉回現實,亞芠迷離的神智清醒之后,立即想起了他現在的的處境,眼前一只長足十公尺以上的巨大炎龍已經張牙舞爪的來到距他不到十公尺之處,現在他的身邊雖沒有人,但是全身劇痛的他卻是連一根手指都無法動彈,眼看炎龍即將來到,亞芠不由一陣的絕望,閉起了鎧甲下的雙眼。
  隨即,亞芠又睜開了眼睛,他絕對不能容許自己放下了家人,放棄了許多他應該完成的事情,就這么死去。
  但是,不甘愿又如何,眼下,身受重創的他不要說動用體內的天心真氣,此刻他連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甚至自知只要他敢動一下,恐怕下一秒,他就會倒地不起吧!
  就在這時候,亞芠他已經可以感受到炎龍散發出來,迎面而來的熾熱氣息,眼看下一秒鐘,他就要葬身在炎龍的熱焰中,一陣不想死的強烈意志奮起,同時,剛剛失神中被攻擊的傷勢似乎在這一刻一口氣暴發出來,撕心裂肺,生不如死,無法比擬,接不足以形容亞芠現在所受的痛苦,將亞芠清醒的心又一次掩埋住,亞芠幾乎是用盡力氣的痛吼一聲,令所有人不禁伸手掩耳,不忍聽聞。
  隨即,異變發生,在亞芠發出痛吼之后,強烈的疼痛,讓亞芠在一瞬間感覺到眼前發黑,全身的感覺盡失,宛如陷入的一場無窮無盡的痛苦噩夢之中,突然,亞芠又感覺到一陣奇特的感覺,雖然失去全部的感覺,但是,他卻特別清晰的感覺到他位于額際,兩眉中間處,他精神異力儲存,產生,發揮作用的那一點,在那一瞬間,感受到痛苦的亞芠強烈的希望有什么力量來消除他身上的痛苦及面臨的的死亡!
  奇跡發生了,剛剛無論他怎么用力都無法發揮出來的精神異力,在這一個他身受無邊痛苦的時刻,卻反而讓他的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在一點,集中在他的精神異力之源,他只感到,跟以往的跳動不同,在這一個時刻,精神異力之源竟然一個大大的收縮,收縮的幅度讓亞芠幾乎以為這一個跟氣的丹田有相似功能的精神異力之源,會就這么收縮到消失不見了,誰知,就在亞芠以為精神異力之源消失之際,又忽然一個猛力的擴張,一縮一張之間的幅度,亞芠以為他的額頭好似在這之間被硬撞破了一個洞。
  然而,就在這一張一縮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時間中,一股讓他全身幾乎凝結,從未有過經驗的強大冰冷精神異力在精神異力之源,一瞬間,充斥亞芠全身,好像原先儲存在額際源頭的所有精神異力全被擠出。
  強大而冰冷的精神異力取代了原本溫暖而渾厚的天心真氣,在亞芠的身體中流動著,清澈而純粹的精神異力,將身體經脈及各部位中殘存的天心真氣,一股腦的強力壓回丹田,而不屬于體內自然生成的所有水元素,更是在精神異力的壓迫之下,全數轟出體外,剛好跟來襲的三界怒焰狂龍的火元素發生了屬性相抗的情形,這也是瓦若所看見的情況。
  在那一瞬間,亞芠只覺得他的意志無比清晰,痛苦彷佛隨著冰冷的精神異力的來到而消失,全身的感覺又恢復了,除了一身的外傷之外,他簡直就是處在完全的狀態,甚至比自己在完全狀態之下還要強大,唯一不同的就是,現在身體內充斥的力量是精神異力而不是天心真氣。
  除此之外,亞芠甚至能感受到,當他的精神異力擴散到貪狼星身上之時,那一刻,他感覺到,貪狼星藉由精神異力的能量,正以著平常數百倍的速度,在恢復著身上的創傷,最驚奇的是,亞芠更是清楚的感受到,貪狼星已經記下了這次的教訓,白金組織不在光是度在外層,而是混雜在體內的組織中,徹底的改變鎧化結構,將防護力提升到另一個層次,今后絕對不會發生今天這種被連續攻擊之后就外表破裂的情況,因而傷害到本體,這一個發現讓亞芠心中暗喜。
  但是,他卻不知道,這已經是貪狼星第二次調整它的鎧化結構,第一次是在他第一次昏迷中鎧化之后被斐攝一槍刺穿他左臂,所以第二次鎧化時,吸收經驗的貪狼星便在鎧的外部度上一層堅硬無比的白金組織,而這次,度上白金組織的鎧甲再度因為承受不了連續的打擊而被攻破,所以,貪狼星又是一次的從根本的改變了鎧甲的組織結構,讓它的防護力在度提升到另一個層次。
  亞芠更不曉得,這就是貪狼星繼第一特殊技“融合”之后,再度展現出來的第二隱藏特殊技-“進化”。
  擁有著其他幻獸絕對不可能發生的特殊能力,在進入成熟期之后,不管是獸幻鎧或魔幻鎧,其型態終生不變,但貪狼星卻能在每一次戰斗之后,吸收前一次的經驗,在下一次鎧化時,做出修正,讓自己變的更加的完美。
  亞芠雖不明所以,但是他至少知道一件事,在貪狼星復原之后,他應該先要解決眼前這一條,跟被他轟出體外的水元素能量僵持不下的焰龍。
  由于現在體內充斥的純粹的精神異力,原本他習慣操縱的天心真氣如今已經都被精神異力強橫的壓制在丹田處動彈不得,如今,他也不敢撤去身上的精神異力,換成天心真氣來運用,天曉得他現在完全不知道還剩下多少的天心真氣能不能抵抗眼前的焰龍,那么,唯一的辦法就是改用這些取代天心真氣流動于經脈中的精神異力,但是,最是虛無飄緲的精神力也能像真氣一般的運用嗎?
  即使亞芠的精神異力天生就是一般人的十來倍(經過其特殊的遺傳性精神成長期之后),亞芠也不敢肯定,嘗試一下,把精神異力當成真氣一樣的用法,集中一小部分的精神異力于右手,隨著手的揮動,亞芠驚異的發現,打從貪狼星鎧化以來,恍若裝飾品般,任由亞芠嘗試各種方法都完全沒反應的魔力晶,在亞芠此刻體內為單純精神異力的時候,終于有了反應,隨著亞芠將精神異力集中于右手的時候,位在右手手腕及手背之間的那一顆約五公分大小的魔力晶竟然發出了淡淡的銀光,亞芠只覺得透過了那一顆魔力晶發出了精神異力之后,竟然吸引了右臂附近的水元素能量,隨著亞芠的意志,這些水元素能量化成一道藍色光箭射向瓦若的焰龍。
  第一次的嘗試成功,亞芠心中卻是完全無欣喜之情,從剛剛精神異力充斥在全身之后,亞芠就覺得他的喜、怒、哀、樂等等,屬于人類該有的情緒,逐漸的消失,到現在,剩下的,只是絕對的理智,絕對的冷靜,絕對的冷酷,不管是對人或對己!
  況且這時,就算他察覺到這一種情況,對于已經沒有人類感情的亞芠也不會覺得有何不妥,他只是做著他該做的事。
  一瞬間,亞芠身上大大小小,胸口的,手背的,大腿外側的,以及額心雙眉間的,六顆魔力晶同時并出強烈的銀光,亞芠已經將全身的精神異力總動員,不但將剛剛轟出體外的水元素能量又全部吸納操控,還額外的吸收現地范圍的其他水元素能量,一并納入掌控之中。
  這段時間,亞芠從閉目等死,嘗試操控精神異力,到正式運用精神異力操控體外的水元素能量,也不過短短的十余秒,但是對于在精神異力刺激下,腦袋思考以遠超過正常人速度運轉的亞芠而言,卻像是過了十幾分鐘一樣。
  不過此刻的亞芠是不會注意這種事的,他只想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及……以龍還龍!
  無數的水元素在亞芠的刻意為之之下,巨集成一條比瓦若的焰龍還大上幾分的水龍成形,而且,水元素的異常聚集,能量的摩擦之下,竟然產生了強大的電流,于是,三界怒焰狂龍對上了雷電水龍。
  雙龍互擊之下,平地一聲雷,轟轟轟的聲音不絕于耳,屬性互克,看的就是誰的力量大了,勝負已經不言而知,雷電水龍在扣除與三界怒焰狂龍相互消滅的部分之外,還有余留一部分的能量,以及可怕的雷電,直接往四面八方散射,霎時,連慘叫都沒來的及發出,最后三十幾個尚能站著的疾風盜們,已經成為一個個肉靶,在雷電及水元素的利刃之下,不是被電焦就是被碎裂,只有跟瓦若站的最近的風鐮四杰托了瓦若預先設下,防止能量反撲的魔法護罩之福,只受了點輕傷,但是也只有他們五人還站著,疾風劇盜到此已經是瓦解了。
  但是,戰斗還未結束,當焰龍跟水龍同歸于盡之時,亞芠就已經再度發動攻勢了,所以,當瓦若及風鐮四杰還在因為情況急轉直下,亞芠反敗為勝的事實在呆愣之時,無情的亞芠已經欺到他們的身邊,一伸手,用手掌硬插進風鐮四杰中一人的胸膛中。
  慘叫聲終于叫回其他四人的心神,但在看到前一刻還厭厭一息,劇死不源的亞芠忽然隨手消滅瓦若最強大的絕招,順便干掉其他因為看這場魔法之爭而入迷的人,現在又跟個沒事人一樣,殺掉四杰之一!
  巨大的恐懼陰影,亞芠那非人的行徑叫瓦若他們現在只想遠遠的逃離他,根本提不起一絲對抗的勇氣。
  第一次,瓦若與剩余的三杰不約而同的發出了絕望的慘叫,轉身以他們自出生以來最快的速度,逃往鐵羽休息處。
  如今只有鐵羽能幫助他們遠遠躲開亞芠這一個可怕的銀月惡魔,看這瓦若四人快速的逃向鐵羽,亞芠露出一抹不屬于人類的冷笑,慢慢的抽出現在已死去的風鐮四杰之一的胸膛中的染血手掌,森羅萬象之風又再度出現在亞芠身上,只是,這次刮的是又陰又寒,刺骨凍血的幽冥之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