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3)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3)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3)     

天魔神譚39 醫經無名

面對著妃雅的問話,老酒鬼-醉大師苦笑一聲,舉起了右手,直伸向前,與肩齊高,他的動作吸引了亞聞等人的眼光,看了一會,妃雅冷哼一聲,轉身掉頭就走,同時對亞芠說道:“亞芠,改天我們找個時間再敘,表哥走吧!我們不用再為一個廢人費心了。”
  最后一句話是對著黑發青年說的,黑發青年很顯然是還搞不清為何妃雅會突然放棄招攬醉大師,他不是明明再來之前還很有自信的說一定要讓醉大師為她所用的?
  但是基于佳人至上的道理,他還是乖乖的走了出去,只是臨走之際,黑發青年將他高傲的臉孔巍巍*近了亞芠,傲聲道:“記住了,我叫基列.納迦瞿,是你絕對贏不了的對手。”說完,黑發青年基列.納迦瞿踩著傲氣的步伐離開了這間小屋。
  只是,他沒想到,亞芠對他根本視如不見,更別說記得他的名字了,他現在眼中只有醉大師的那支右手。
  那是一肢蒼白,瘦弱,無力,而且還發出陣陣顫抖的一肢老人手臂,一眼就能瞧出絕對無法在握住鐵錘的廢手。
  醉大師夢囈般道:“三十年前,我初完成了靈裂指套,興沖沖的要找人幫我試驗一下它的功能如何,正好當時還是太子的斯達帝國帝王來找我,要我幫他打造出一件武器,見到了靈裂指套,便高興的說他愿意幫我試驗看看,當時,我也沒有想到其他地方,便請太子幫忙試一下指套是否合用,誰知這一試,試出了一個大問題來,太子在試驗過程中出了意外,導致他的右掌被斬下,當時的陛下非常生氣,認為一切都是我所造成的,于是下令挑斷我的雙手手筋,讓我這輩子在也不能揮動工具,打造任何東西。”
  隨即,醉大師又苦笑一聲:“當時,陛下雖未取我的性命,但也奪去了我的官爵及技術的生命,將我放逐出境,后來我流浪到豐原城來,當時,我碰到一位好心的醫生,他替我檢查之后,告訴我,當時挑斷我的手筋的人手下留情,并未完全挑斷,如果當時我能立即去治療的話,那還有八成的治愈希望,但是,因為我本身愛喝酒,加上當時認為手筋被挑斷,一切都沒希望了,鎮日藉酒消愁,一再延誤治愈時機及酒精的侵蝕之下,這雙手已經沒有治愈的希望了,到現在,酒瓶是我唯一拿的起來的重物。”
  說完,醉大師放下了顫抖的更厲害的右手,苦笑問道:“小伙子,你還有什么想要知道的?”
  亞芠沉默了一下子之后,問道:“所以你就一直待在這個地方,鎮日借酒消愁?”
  醉大師苦笑道:“不然你要我一個廢人到哪去,除了酒之外,我已經是一無所有。”
  亞芠一皺眉又問道:“難道你都完全沒有想過在去找其他的醫生幫你治療看看?”
  醉大師搖搖頭道:“我是曾經找過了不少的醫生,但是每一個醫生都是給我相同的答案,我這雙手是沒有的救了。”
  亞芠一聽不由搖頭嘆息,這下子他的期望落空了,看來他還是要另外找一個方法了。
  但是,又聽到醉大師說道:“雖然我的手已經幾乎絕望了,但是當初那一個替我診斷的醫生還是告訴了我一個方法,只是這一個方法有點不太可能而已。”
  亞芠一聽還有希望,急忙問道:“還有什么方法?”
  醉大師苦笑道:“其實也不是什么方法,他只是跟我說,如果我能找到兩個具有同源性質,習有氣及魔法之力的人,用上他教給我的方法,先打通雙臂的經脈斷裂之處,然后再以魔法的回覆咒語施展在手臂上,如此一來,我的手臂還是有著六成的治愈希望,但是你想也知道,氣跟魔法根本是不同的東西,先不講修為到足以替人治病需要多深厚的功力,而我根本就不認識這種人,光是一個需要具有同員的氣與魔法力,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呀,有誰不知道,氣是鍛煉肉身,而魔法力則是修練精神力的。”
  亞芠聽了,心中幕然一動,搶著問道:“醉大師,那一個醫生有沒有說過,具同源的氣及魔法力如果不同性質的話能不能對你有所幫助?”
  敢情他想到他身具的天心真氣及精神異力都是來至天心訣的修練,只是修練的方式稍微有點不同而已,基本上,這可以說是貨真價實的同源的兩種力量,唯一差別只是天心真氣偏陽,精神異力偏陰,所以他要問個清楚,如果可行的話………
  醉大師一楞:“這倒是沒有聽到他說過,但是想來………”靈光一閃,醉大師這才想起為何亞芠要問這個,難道……
  一聲驚呼,醉大師驚叫道:“小伙子,難道你知道哪里有這樣的人存在?”邊說,醉大師還不由自主的伸手緊緊的抓著亞芠的手,緊張的問道。
  這也難怪醉大師如此的失態了,畢竟這可是關系他一生重大的關鍵。
  亞芠點點頭,猶豫地說道:“我的確知道這樣的人存在,只是……”
  醉大師一聽到亞芠說出口,恍如溺水之人抓到了一根浮木一般,緊抓著亞芠的手不放,慌道:“那兩人在哪里,在哪里,是那邊的高人?我愿意付出任何的代價請他們治療我,你快帶我去。”
  醉大師的神態極為急迫,幾乎是迫不及待,亞芠輕嘆一口氣道:“唉,也不是那編的高人,就是我。”
  醉大師一聽睜大了眼,幾乎不敢相信道:“是你…?”
  亞芠一看就知道醉大師不相信,雙目一亮,金銀雙色的目芒再度由他的雙眼中冒出,神魔眼,混雜天心真氣及精神異力同時于左右雙眼作用的神魔眼在亞芠刻意的施為下,第一次在非戰斗中施出。
  金銀光芒立即由亞芠的雙眼中透出攏罩著醉大師的全身,醉大師滴滴打個冷顫,一瞬間,醉大師幾乎以為自己在亞芠的眼光之下,室一個**裸毫無一私隱密的人,令他首次對一個人的眼光升出了一股莫名的恐懼心,不由自主的幾乎道:“不要用這種眼光看我。”他覺得自己已經毫無一絲的隱密了。
  誰知醉大師說完之后,正想扭身躲避亞芠的眼光,誰知身體才一動,亞芠立即眼中光芒更盛,一股莫名的壓力令他動彈不得,同時耳中傳來了亞芠一聲大喝:“不要動。”令醉大師不禁呆住,只見亞芠的金銀目光不住的環視他的周身,尤以雙臂處最久,令他感覺十分的奇怪。
  原來亞芠本來施出神魔眼試想證明他同時練有氣及魔力,誰知,當他將神魔眼的焦點對在醉大師的身上時,卻看到了一種十分奇特的景象。
  在天心真氣盈斥的左眼世界之中,亞芠瞧見了在醉大師身上,有許多的地方散發出各種身案不同的紅光,當他全力發出神魔眼之時,那些紅光更令他清晰的分辨出,有的是柔和看來很舒服的淡淡紅光,有的是深色看來凝重的令人不舒服的暗紅光,而且暗紅光都是集中于醉大師的兩臂肩上的部位。
  而在精神異力充斥的右眼世界中,看到的又是另一種奇妙的景象,一條條,細到幾乎不可辨識銀色細絲,散布在醉大師的全身,尤其在亞芠全力施為神魔眼之下,銀色的光斯就讓亞芠益發看的清楚,而且,就如亞芠左眼中所見到的一樣,在醉大師雙肩之間,銀色的光絲似乎糾結在一起,有種雜亂的感覺。
  這是亞芠首次在非戰斗的情況之下,將神魔眼集中觀察一個人,第一次觀察所得的結果,亞文在一對照醉大師剛剛所說他的雙手殘廢的話,亞芠幾乎為之驚喜,他幾乎可以判斷出,他所看到的正是醉大師體內的狀況,為了確認,亞芠低下頭來看看自己的右手,發覺,自己的右手整知手藝上不知何時竟然也有著大片濫濫的紅色,但是更多的是,無數呈現由金色及銀色結合而成的條狀物,若隱若現的散布在右手臂上,仔細看看一下金銀條狀物分布的位置,正是他平時運行天心覺得位置之所在,而在金銀紅三色之外,更有一種清澈的晶瑩的藍色光輝,無處不在的充斥在右手臂上,恍若流水般緩緩的流轉著,幾乎在瞬間,亞芠就明白金銀雙色是他的天心真氣以及精神異力,藍色則是他以前吸入體中的水源素能量,而紅色,如果他猜的沒錯的話,應該是身體本身就具有的先天能量,由先天能量,亞芠可以輕易的判斷出身體的狀況如何。
  強忍對神魔眼的奇異發現的驚喜,亞芠脫口而出說道:“醉大師,你以前被挑斷手筋之處是不是就在肩部?”邊說,亞芠邊伸手指出他的肩上最暗色及銀光最混亂之處。
  這下醉大師可驚訝的何不櫳嘴,怎么他還沒跟亞芠說出他受傷的地方,亞芠卻能一處不差的精確指出來?
  雖然醉大師沒說,但是亞芠卻已從他的表情中看出來,這下對于治愈他的傷勢,亞芠就更有把握了。
  見到亞文指出了他的傷勢所在,醉大師哪有不立即信心大增的,急道:“小伙子你等一下。”說著,醉大師一頭鉆進了他那張臟破的床底下,一陣掏東西的聲音傳出,一會,醉大師又鉆出了床底下,只是這時他的手中捧著一個黑木盒,由木盒上那種腐蝕的程度上看來,亞芠可以看出年代已經十分久遠了。
  醉大師顫抖著雙手,打開了木盒,從中拿出了由不到十張紙裝訂而成的小冊子來,丟下木盒,醉大師翻開了其中的一頁,攤開遞給亞文說道:“小伙子你快看看,這里的東西你會不會?”
  亞芠接過來一瞧,一瞬間,幾乎就深深的栽入書中的內容,眼睛在也離不開了。
  醉大師指給他看的部分,是一篇說明如何利用真氣,將體內糾結的經脈打通,并且利用真氣蘊含的能量,加速促進體內生機生長復原,以達到調養療傷的目的。
  同時亞芠在一翻動,在書的前面還附有一張人體經脈全圖,筆知以前他母親用來教導他的經脈圖不知要精細復雜多少,其他的,還有更多的依照各種狀況,發展出的治療方式,但是,最叫亞芠不敢相信的是,在每一篇真氣療傷的背后,還有一篇論述同樣的病癥,但是卻由魔法角度,說明如何施展魔法力,達到與真氣療傷目的相同的方法,其中內容無比詭異,以一般認知的魔法回覆咒迥然不同,但是卻該死的有道理極了。
  像醉大師所受的傷,書中將這種傷勢稱之為經脈斷續癥,其原因是因為醉大師的經脈在受傷之后,沒有經過良好的治療,任由身體自行愈合,導致經脈錯亂,有些接上,有些沒接上或接錯了,因而造成了他現今的狀況,治療方法就是由外部,運用真氣將這些未接或接錯或接不完全的經脈,再一次將其硬行切斷,然后運用真氣再度構筑出正確的連接線路,以真氣增加經脈的復原力,在醉懂得時間內,讓原先錯亂的經脈從新成長完成,然后再用魔法力,在各經脈外部構成了一種的保護作用,然后再運行真氣貫通經脈,恢復原先的狀況。
  而且,書中特別在這一篇中注釋道,因為醉大師的情況較嚴重,所以才會要求由兩個同源魔力及真氣之人一護經脈,一貫通經脈,以免新生經脈受不住大力而再度斷裂,或為等待經脈長成而延誤貫通經脈的時機,不然平常一些較小的經脈受傷,不管是用真氣或魔力,都能各自依照殊途同歸的方法,達到相同的治療目的。
  其他尚有大至斷肢重生,小至愈傷造血,十余種方式,幾乎將各種的治傷方式都以包含其中,這薄薄不到十頁簡直是無價之寶,如過會用的話。
  而幸運的是,亞芠這是那種識貨,而且有能力使用的人,尤其是經過剛才他透過神魔眼的觀察,不但能夠游體外就看出經脈走向,更是獲知自己的魔力(水元素)存在方式,亞芠更是有把握多了。
  亞聞幾乎沉醉在書中的內容中而無法自拔,直到醉大師忍不住伸手推他一下,這才喚回亞芠的神魂,亞芠這才注意到,不知何時起,太陽已經偏西了,時間已近黃昏,他竟然不知道他已經過了這么久的時間了。
  眼見醉大師一臉期盼的望著他,亞芠不禁問道:“醉大師,你先告訴我,這一本書到底誰給你的?”
  醉大師慌道:“我也不知道那個人是誰?當初我第一次碰到他的時候,他正昏倒在我門前,我一時好心,便將他就回屋里,后來他醒了之后,自陳他是一個流浪的醫生,因為有伊次再幫人治療時,不小心讓病人傳染了一種極為難纏的病,不幸的是,他雖然知道治療的方法,但是卻找不到可以幫他的人,只能一在的拖延病癥,直到他昏倒在我屋子前,當時他就已經說自己只剩下不到十天的生命了,后來,他幫我診斷過之后,便將這本書送給了我,說是他一生研究行醫的心得,只可惜他因為體質的關系,不能學習任何的氣或魔力,導致研究出來的方法他自己倒有十之**沒用過。”
  “怎樣?是不是這一本書中所記的很有問題?沒辦法治療我的傷勢?”醉大師緊張的問著,畢竟他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這一本書中了,說不緊張是騙人的。
  亞芠搖搖頭道:“你不用擔心,依照這本書上說的,你的傷絕對有治愈的希望,我只是奇怪,到底是哪一為這樣高超醫術的醫生會將這一本書送給你?這依本書可是無價之寶呀!”
  醉大師聞言才放下了心中的那塊大石頭,松了一口氣道:“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誰?跟他相處的十天中,他大多時都是在昏迷中,就算醒來,也是絕口不提他的過往及來歷,連我問他,他說就叫他無名就行了,所以一直到他過世之后,我還是不知道他叫什么?”
  “所以我就干脆把這一本他送我的一書叫做“無名醫經”。”
  亞芠喃喃的復頌無名醫經幾字,最后,在亞芠的說明下,醉大師這才了解到這醫本書的價值,令他幾乎不敢相信,大感驚訝!
  最后,在亞芠的邀約下,醉大師二話不說的跟著亞芠回到了字訓練所,治療去了。
  玄字訓練所,亞芠居住的小屋中,內間他睡的床上,梳洗干凈,理去一頭亂發雜胡的醉大師正盤坐在亞芠的床上,**著上身僅著一條長褲的他,現在正一臉強忍痛苦的模樣苦苦堅持著不讓自己昏倒。
  而亞芠現時正盤坐在醉大師身后一臂之距處,他現在正運行著體內的天心真氣以及精神異力為醉大師治療著。
  雙眼發出了強烈金銀目光的神魔眼正緊緊的盯著醉大師的右肩處,左手緊貼在醉大師的右肩膀上,由掌心中微微的發出了金色的光芒,右手則是相反的離醉大師右肩約十五公分處,掌心泛出了銀色的光彩,同時帶動著一蓬藍色的光輝由右掌發出,柔和的攏罩在醉大師的右肩處。
  今天是醉大師最重要的一個關卡,自從來到玄字訓練所已經快十天,亞芠每天都用他的天心真氣,依照書中所述的方式,替醉大師催生兩肩的經脈重新生長,除了頭一天的斷筋重接之外,醉大師其實沒有受到什么痛苦,只是今天,在亞芠的神魔眼之下,判斷出醉大師肩部的經脈已經完全長好,所以才決定在今天為醉大師通脈。
  但是,初長成的經脈要接受真氣的通行,對醉大師可真的是一件極為痛苦的事,只是因為醉大師本人急切的希望,及亞芠對自己計劃的刻不容緩,所以才會如此的急迫,所幸,這最后關頭已經經過了一大半,左肩已經完成通脈的動作,右肩這時也以讓亞芠完全貫通。
  依照剛剛貫通左肩的方式,亞芠再用天心真氣貫通經脈之后,還持續的將天心真氣運行到醉大師的右臂之處,一舉將醉大師的又必所有經脈全部用天心真氣繞了三十六次,如此一來,醉大師的雙臂不但能完全而快速的復原,而且更因禍得福的,得亞芠的天心真氣之助,將來雙手會比為后傷之前更加的靈活而強壯。
  待三十六循環做過之后,亞芠才慢慢的收回了左手的天心真氣及右手發出的水元素能量,調一下氣,這十天以來,亞芠因為求好心急加上初次施展,令他真氣及精神異力,甚至連體內吸納的水源速能量損耗極大,饒是他修為不淺,也是幾乎吃不消。
  不過亞文在這十天中也不是光是吃虧,其實他所獲的的好處要比醉大師大太多。
  這八天之中,亞芠透過醉大師交給他的那一本無名醫生所寫的無名醫經,使他對人體的構造一下子躍升為專家級的人物,同時對于氣的了解獲益,更是不能以公里計,再加上,因為要幫醉大師治傷,使他不得不強迫自己,對氣的控制更加的精準及熟練,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殺伐時,大刀闊斧班的用氣方式,無形中,讓他在功力不增的情況之下,實力卻增加了一倍有余,只因對氣控制的技巧上,有了極難得的體會。
  還有,另外一個突破性的發展就是,亞芠第一次的*自己的力量,施展出了魔法力量,雖然不是魔法師的那種攻擊性魔法,但是,任誰都知道,建設永遠比破壞要困難的多了,亞芠現時雖然還不會那種攻擊性魔法的運用,但是憑著他從治療醉大師時,那種需要極度精密的魔法能量控制技巧的體會,只要讓他學會了攻擊性魔法,憑著這一個基礎,他絕對會是一個具有強大力量及技巧的可怕魔法師,當然,這些亞芠現在還無法體會出來,他現在只是高興著,醉大師已經答應了,在傷勢好了之后,答應要替他打造出九十九付,特別的,靈裂指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