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第三章未知的屬性


  云楊學院圖書館一角,亞芠合上手上的書,這是他這三天中所查的第七十五本書,也是圖書館中的最后一本書--有關幻獸的種類的書籍。
  自從小幻獸孵出后,亞芠便開始要查出這幻獸到底是什么種類的,但任憑他查遍有的相關書籍卻沒有任何有關這小幻獸的資料,不知它的種類,也不知它的屬性。
  “天殺的”,亞芠暗哼一聲,他甚至不知道如何去養它。
  小家伙正舒服的窩再桌子一角睡的正舒服,午后的陽光照在它的身上泛出了燦爛的金黃色。
  亞芠用手指輕撫它一身柔軟的長毛,嘆了一口氣,暗道:“小家伙,你睡的倒舒服,我可為了你的食物傷透了腦筋,這幾天我用遍了各種東西喂你,沒有一樣東西是你要吃的,你到底要吃什么?”
  感覺到亞芠的撫摸,小幻獸打個呵欠,醒了過來,看了一眼亞芠,抬起頭來,用鼻子在空中嗅了嗅,突一個輕盈跳躍,鉆進亞芠旁邊的袋子中,霎時,一陣咬東西的聲音傳來,亞芠馬上打開袋口一看,整個人全愣住了。
  它竟吃起亞芠今天剛買的能量石來,這本來是亞芠買回家,明天蓋斯老師要示范如何用幻獸吸收能量以增加幻獸成長能量的,沒想到這小家伙竟直接把它給吃下去,這可從來沒聽過。
  亞芠眼睜睜的看它把三塊拳大的能量石吃個精光,還意猶未盡的跳到他肩上,摩蹭著他的臉,撒著嬌。
  亞芠彷佛看著怪物般看這小家伙那巴掌大的身軀,它到底吃去哪了?竟然還要?
  亞芠把小家伙從肩上捉下來,扥在手上,道:“看你這么貪吃,外型又像狼型,干脆就叫你-貪狼星-好了。”
  貪狼星彷佛知道亞芠替他取了個名字,發出了一聲狼嚎,沒有一般狼嚎的凄厲,卻多了一分清亮,聽了倒也蠻好聽的。
  亞芠收拾了一下,帶著貪狼星就要出圖書館,突看到前面一群人走了進來,先是一楞,暗道:“真是冤家路窄。”
  原來這進來的正是納肯一群人,納肯看到亞芠也是一楞,在看到亞芠手上的貪狼星更是一呆,隨即冒出一股古怪的笑意,令亞芠看了不由心中發毛。
  納肯邪笑道:“亞芠少爺,你也來圖書館?”
  亞芠沒好氣道:“你們能來我當然也能來!”
  “這是你的幻獸嗎?”納肯指這亞芠手中的天狼星道。
  亞芠點點頭不說話,心中暗暗道糟,三天前的事,他可還記憶猶深。
  果不其然,納肯道:“今天剛好可以繼續三天前沒有比成的事。”
  說完不容亞芠拒絕,一群人就擁著亞芠往外走了出去,而身材瘦小的亞芠跟本沒有一點反對的余地就被他們半推半拉的帶了出去。
  注:能量石是一種特殊的結晶,能儲存一定的能量,除供幻獸使用外,還有其他用途,而且使用后能再一次裝填能量。
  圖書館室座落于云楊學院的東邊,是一座以大理石構成的建筑,四四方方的造型,內外兩側皆浮雕著一些圖案及不知名的文字,據說是遠古時期的一種文字,現在已沒有人看的懂,橫寬三十公尺,高七公尺,內分兩層,座落在云楊學院的云楊湖左旁,前面是一座足有七百公尺見方的大廣場,是學院用來作重大慶典的地方,平常沒有什么人來的,左側及后側是一座樹林。
  納肯一行人帶著亞芠走向圖書館左側的樹林中,找了一處約五公尺見方的小空地,其他人全圍在四周,只留納肯及亞芠在空地兩側。
  納肯伸出右手喚出他的幻獸-虎王,對著亞芠道:“我們就以幻獸的第一型態作比試,看看誰的幻獸較強,你可別說我占你的便宜。”
  亞芠知道,幻獸共有三種型態,第一種極為它原始型態,是平常的樣子;第二種是不完全擬態,即依附在主人身上,提供主人相當程度的攻擊力和防護力,但又不影響主人的外觀及行動,亦即虎王依附在納肯手臂上的型態;第三種即為完全型態,是進入成熟期的幻獸才有的型態,防護主人全身達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身體,給予主人完全的能力,亦即所謂的鎧或裝甲。
  但是幻獸每成長至一階段,其各方面的能力都會有長足的進展,即使是能力最為弱小的第一型態,也會視其成熟度不同而有所差異。
  因此,納肯口中說的漂亮,但實際上,以他已進入成長期的虎王對上尚是幼生期的貪狼星,其結果根本是不比而知。
  但此刻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虎王在納肯的指揮下,發出一聲不似它小小身子所能發出的巨大虎吼聲,一個用力蹬躍,在亞芠還沒從虎吼回過神時就把貪狼星從亞芠掌中撲倒在地。
  亞文大驚失色,驚呼一聲:“遭了。”
  抬頭一看,納肯雙手交握,食、拇指平伸直豎,以食指指尖輕觸自己的額間,兩眼直視在纏斗中的貪狼星及虎王。
  口中喃喃念道:“前沖、劈爪、頭擊、爪裂………。”
  彷佛心意相通,虎王隨著納肯口中的話,做出相同的動作。
  亞文更是心神若喪。
  這是幻獸及其主人之間的“遠距離心靈通訊法”。
  一般幻獸進入成熟期后,皆能聽懂人言,但若主人及幻獸分開,主人則能利用此法遠距離指揮幻獸的行動或招喚前來身邊。
  亞肯在這利用這方法,一方面是虎王還太小,無法聽懂人言,直接接受他的指揮,一方面卻是把貪狼星當成靶子,訓練自己對虎王的指揮能力,及顯示出強大的自信心。
  因為誰都知道一但使用“遠距離心靈通訊法”,主人及幻獸之間便會形成共鳴狀態,若其中有一方受傷,則另一方也會受相同的傷害。
  納肯此舉分明是告訴亞芠,他絕對不會讓虎王受傷的。
  果然,不一會,貪狼星在虎王一番攻擊下,已是渾身傷痕累累,萎靡至極。
  而虎王渾身上下,不但沒一分傷痕,反而在納肯的指揮下,兇猛的攻擊著貪狼星。
  不理一旁急的快自殺的亞芠,在貪狼星幼小的心中,這世上的一切都顯那么的新奇,從睜開眼的那一刻起,一切都充滿新鮮感,唯一有接觸的人類,他知道他叫亞芠,給它一種十分溫暖的感覺,令它心甘情愿的跟著他,沒想到第一次碰到給它有相同族類的感覺的同類,正當它想好好打一招呼時,同類卻不停的打它、咬它,弄的它好痛好痛,根本不知發生了什么事。
  好痛,亞芠怎么不幫它?
  彷佛聽見了貪狼星心中的話,亞芠不由大叫道:“納肯住手,我認輸,快住手。”
  一邊大叫,亞芠邊快速的跑向鄭被虎王攻擊的渾身是血的貪狼星。
  就差一步就可以把貪狼星納入懷中了,突一股極冷的力量自左側擊中亞芠的左肩,亞芠大叫一聲,被這一股力量打的向又飛出二、三公尺。
  亞文匆忙一轉頭一看,蘭妮手上托著一只同虎王般大形似一只淡青色鯉魚的幻獸。
  腦中只閃過一個念頭:“原來蘭妮也有幻獸。”接著心中一陣模糊,不醒人事。
  不知過了多久,聽到一聲聲叫喚,亞芠悠悠的醒來,眼前映出一張蒼老中挾帶著關心的臉,是老管家布藍。
  布藍一臉擔心的看著亞芠,道:“少爺,你怎么會闖進別人的幻獸決斗中呢?幸好納肯經過那,不然你不知道要到何時才會被發現。”
  亞芠轉頭看一下站在布藍身邊的納肯,他正得意洋洋的看著他,吃定亞芠他不會讓布藍擔心而把著見事告訴他的。
  亞文心中有史以來第一次涌起了滔天的恨意,不由咬著牙道:“布藍,你先去休息吧!我沒事的。”
  布藍搖搖頭嘆道:“那少爺你自己要小心,有什么事你就叫一下我或納肯。”
  布蘭走出去之后,納肯*過來,對亞芠邪笑道:“多謝少爺嘴下留情,這是你的幻獸。”
  說著,他從背后拿出一個盒子交給亞芠,然后得意洋洋的出去。
  亞芠打開盒子一瞧,貪狼星氣息奄奄的躺在盒中,看到亞芠后,發出一聲幾若不可聞的鳴聲。
  亞芠小心翼翼的捧起它,道:“貪狼星,你別怕,我一定治好你。”
  說著,亞芠立即到家里的醫藥室中,搬來大量的魔能石,有各種屬性的風、火、水、土,甚至連罕見的光、暗屬性都有,但在一連的施救之下,亞芠不由心慌起來。
  因為,竟沒有一種屬性的魔能石能在貪狼星身上起作用,治好它的傷。
  看著越來越虛弱的貪狼星,亞芠在也忍不住趴在床上哭了出來。
  打從十歲以后,在也沒哭過的亞芠,終于在現在哭了出來,因為貪狼星對亞芠而言,并不只是幻獸那么簡單,它等于是他的理想,他心靈的寄托,更是亞芠唯一的朋友,即使只有相處三天而已。
  亞芠不知哭了多久,突覺得臉上一陣溫熱,一看,原來貪狼星不知何時已掙扎到他的面前,正用它的舌頭舐著它的淚水。
  亞芠看著它的模樣心中一慟,一咬牙,道:“貪狼星,你等著,我一定治好你。”
  說完把它放在懷中,雙腿盤起,雙手并伸,將貪狼星夾在掌心與掌心之中。
  雙眼微閉,集中精神在雙掌之間,口中念道:“在天的見證之下,集勇氣、智慧、與美麗于一身的強大生物,幻獸呀!請你以最深的靈性,傾聽我的傾訴,我-亞芠.斯達克-將與你締結永生的血之盟約,終此生惟有你與我為終生之盟友,契。”
  念完之后,只見亞芠渾身發出白光,越來越強烈,然后全身的光芒集中于雙掌只間及他的眉間。
  沐浴在白光中的貪狼星顯的十分痛苦,有形無質的白光,卻好似一根根尖銳的長針,不斷的往他的傷口鉆進去,令貪狼星發出了痛苦的哀嚎,但它卻也無法動彈。
  緊接著,集中在亞芠眉間的白光化成了一道白色光柱,投向貪狼星,形成了一人一獸之間一道光柱連接彼此的奇景。
  藉由這道光柱,亞芠將自己的思想傳達給貪狼星。
  一種言語無法表達的溫馨感覺,在貪狼星心中回蕩著,令貪狼星無法克制的拼命汲取這種感覺。
  同時,身上原本劇烈難耐的疼痛已逐漸消失,取代的是一種渾身發熱的舒服感覺,而且,也開始覺得身上有力氣了。
  彷佛知道這一切都是來自眼前的亞芠,貪狼星親密的舐著亞芠的掌心。
  亞芠嘴角含笑,再度凝神,更強盛的白光自他的眉間射出。
  此時若有旁人在場,必可看到一場奇景。
  從亞芠眉間及雙手發出的白光,投在貪狼星身上時,彷佛被它吸收般,一點一滴的融入它的身體內。
  同時原本才巴掌大不到的貪狼星,開始以超乎人想像的急速生長起來。
  短短三分鐘不到,貪狼星已成長了將近三倍大足足有普通的貓狗般大。
  而亞芠似乎已無力為繼,輕哼一聲,雙手發出的白光逐漸淡化,消失。
  隨著亞芠雙手白光消失,貪狼星也停止生長,但亞芠他眉間的白光卻更加的強盛,不停的投往貪狼星身上。
  足足投射了近半小時,這才停止。
  完成一切動作后,亞芠顯的十分虛弱,幾乎連說話的力量也沒有。
  剛才他以家傳,一生只能用五次的“回生訣”,替貪狼星治好身上的傷。
  “回生訣”:顧名思義,轉死回生的意思,利用此法,施法者可以再極短的時間中,將自己全身的能量全數轉嫁到自己的幻獸身上,在一瞬間,將幻獸的能力再短時間內提升三至五倍,用在戰場上,那效果不言而知,是具有出奇不意,起死回生的功效。
  但如果只是如此而已并不足被認為是斯達克家的秘技,事實還有很多方法可達到同樣的目的,如使用藥物,魔法等。
  而回生訣,除此外,尚能藉由此法提升幻獸的等級及與主人之間的聯系,用此法后,幻獸終生不離主人,而且能大幅度提高幻獸的靈性,及壽命,不受先天所限。
  當然回生訣不是沒缺點,除了一生只能用五次外,主人每用一次,能量耗損之巨,足以令他所有修為降低一半以上,而且事后需修養個一年半載的才能恢復舊觀。
  而亞芠并未擁有任何斗氣或魔力修為,只憑著先天的能量供給貪狼星,因此一下子就沒了,只夠貪狼星治好傷口及迅速成長。
  但因某種原因,亞芠的精神能量是一般人的五倍以上,使的貪狼星雖未提升能力,但它的靈性及與亞芠的聯系卻到不可思議的地步,使的日后亞芠不必藉由“遠距離心靈通訊法”即能和貪狼星做溝通。
  而亞芠精神能力如此的高,也是促使他精神指數檢查過低的元兇,試問,在擁有一般人五倍的精神力之下,稍微的精神波動,其起伏是一般人的五倍以上,又怎能不被判定為精神異常呢?不過這一切亞芠是一無所知的,他現在只為貪狼星擔心。
  本來已被他治好的貪狼星突然變的十分怪異。
  原本溫馴的貪狼星突兇性大發,狠狠的咬了亞芠的右手臂一口,而且還吸他一大口血,吞了下去,然后跳出亞芠的懷中,發出了怪異的吼聲。
  亞芠暗道:“糟了,難道回生決不可以用在還沒認主的幻獸身上?”
  事實上,能不能是沒人能回答他,因為亞芠的祖先中并沒有人像他一樣,為一只幼生的幻獸如此付出的,因此當然沒人能回答他。
  但接下來貪狼星的變化卻使亞芠眉開眼笑,因為貪狼星在怪叫之后,竟渾身浮出無數的金線,一個飛撲,全身“分解”,包住亞芠的右手手腕至手肘處。
  貪狼星竟再此時認他為主,而且還同時進入成長期。
  看著右手臂上被貪狼星包住的部分,原本貪狼星灰色的顏色正逐漸變成膚色,亞芠不覺喜滋滋的,貪狼星終于認他為主了。
  但很快的,亞芠突覺得不對,竟沒有任何感覺。
  貪狼星附體的剎那,他沒有屬性的感覺,沒有光的明亮、暗的深沉、風的飄逸、水的清冷、火的炙熱、土的厚實。
  任何一項可以用來判斷貪狼星屬性的感覺都沒有。
  想起了這三日的相處,亞芠不由喃喃道:“貪狼星,難道你真的是沒有屬性嗎?”
  注:魔能石:能量石的一種,為幻獸專用,具有短時間內提供幻獸大量能量,提高幻獸體能,助長其恢復力的功能,可以說是幻獸的萬能藥,當然,不是一般人家用的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