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37 氣之傳授

十天,整整的十天,就受亞芠訓練的見習兵們只覺日子真是水深火熱,每天一大早,太陽還沒升起,大地一片黑暗之際,他們就全都被亞芠叫起來,匆匆的吃過由宇字訓練場特別早煮完送過來來的早餐之后,就由凱特帶班,努力的跑著,直跑到中午,回來休息一下,草草的吃個午餐之后,稍微休息個半小時,馬上又繼續接受下午的跑步,一樣,一直跑到晚餐的時間,才又回到訓練所,吃過晚餐之后,連休息都沒有,馬上又照著亞芠所交代的,拿起了一個個奇重無比的各種舉重訓練器材,在亞芠規定的時間內,做完規定的進度之后,才準去洗澡休息,每個人每天都累的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練完了,洗好了澡,往床上一躺,一瞬間就進入夢鄉了,這樣的日子一天日復一天,不是沒人想放棄,只是一想到如果自己放棄,而其他人卻撐過去,那自己的面子要擺哪里,不是沒人想偷懶,但以要一想到亞芠那充滿威脅的話及那雙似乎看透人心的銀色雙瞳跟渾身的殺氣,每個人都渾身冷汗,只有多做,沒有人敢少做的。
  這樣的生活,不但見習兵們叫苦連天,連凱特等人也都十分不好受,因為亞芠要求他們,除了見習兵們要做之外,連他們也都不能偷懶,不但要跟著見習兵們做,而且還要做更多,這一項要求將凱特及力奧、夜月弄得七渾八素的,簡直讓他們又回想到以前練功時的日子了。
  不過,值得欣慰的是,雖然同樣是在跑步,但是因為第一天跑完步之后,有人向亞芠反應這樣一直跑,沒有一點新鮮感,可不可以多點變化,像是練練招、做做其他訓練等,而亞芠的確也是一個善體民意的好上司,想要有點其他變化是不是?于是亞芠每天都想出了不同的方式,像第一天是徒手跑步,第二天是拿著自己的兵器在跑,第三天則是換成在腳上別上一個負重袋,第四天是除了腳上的負重袋外又在手上多了兩個負重袋,到了第五天起,除了手腕腳踝上的負重袋外,兵器也上手了,第六天更慘,背后還加了一個大背包,然后一直到這第十天為止,每天的背包都加重一些,亞芠的確是讓他們每天的跑步不會覺得枯燥無味,只是,他們現在所有人都很懷念剛開始的那一個枯燥(?)乏味(?)普通的跑步了,因為,不管亞芠怎么變,他們帶的東西永遠比昨天多,比昨天重,至于當初到底是誰跟亞芠說來點變化的那一個人?想當然是沒有人會承認了,成為小隊成立的第一個懸案!
  不過,雖然每天訓練都這么辛苦,還是有人注意到了,每一次,當他們從外邊回來,亞芠都是從他的房間里出來,晚上有人起來上廁所時,總會看到亞芠小屋的燈光還亮著,十天以來都是如此,道也引起了一些猜測,不過猜測的內容,想也知道,下屬在猜上司的行為時,別以為會有什么好話,在此就不在贅述,以免污染別人的心靈。
  而今天,正式訓練以來的第十一天,每一個人都是磨拳擦掌的,因為,昨天,亞芠就宣布,今天他要做一個測驗,測驗內容就是他們每天所做的跑步。
  亞芠今天將會跟著他們一起跑,由亞芠跑在前面,若有人再開跑十分鐘之后,能超越亞芠的話,那人當場不用再跑了,今天一整天以及明天一天,全部都是他休息的時間,這一條規矩從開跑十分鐘后起一直到亞芠回到玄字訓練場停下來休息為止都有效。
  但是,如果再亞芠回到訓練場后半個小時內還沒有回來者,就視同不及格做算,但是,當眾人聽到亞芠說明天是徒手跑時,所有的人,包括凱特三人,全都信心滿滿的,畢竟,這十天的地獄般跑步,任誰都深知自己在體力上,都有了長足的進步。
  因此,一大早,亞芠還沒出來之前,幾乎所有人全都已經在廣長上聚集完畢了,等待著亞芠出現。
  當亞芠一如往常的走出房間,他就見到黑壓壓的一群人聚集在屋前的廣場上,亞芠一愣,隨即似笑非笑道:“今天各位都很有精神呀!”
  聽到亞芠所說的話,所有人都露出了一個很有自信的笑容,就待亞芠開始測驗了。
  亞芠看了眾人一眼,含笑道:“看來今天大家的精力都很充沛呀,那好,吃過早餐之后,我也不用多說,我們大家就來好好的比一比吧!”
  當下,凱特立即招呼所有人,開始用起今天的早餐了,好不容易吃過了早餐,所有人全都看著亞芠的動作。
  看到他們那一種迫不及待的樣子,亞芠心中暗笑,他以前在練氣時,所背的東西絕對比他們重三倍有余,他們以為光是十天的負重跑步訓練就能贏過他?還早的很呢!
  當下,亞芠也不延誤時間,叫凱特集合所有人之后,馬上一聲令下,頭一個狂奔而去。
  所有人見亞文已經開始跑了,忙不急急追了過去,霎時,只見煙塵滿天,將初升的朝陽光都給擋住了。
  當亞芠開始跑起來時,所有人的心中都升起了一陣不祥的預感,怎么說呢?
  當亞芠一開始跑的時候,就像當他有用不完的體力一樣,以幾近出盡全力來狂奔般的速度狂奔著,速度之快,快到讓所有人在開跑十分鐘之后,只能遠遠的吊著亞芠的背影,卻完全無法跟上亞芠,所有人只能看著他渺小的背影而跑著。
  本來,亞文跑的快也就罷了,所有人全都以為亞芠用這種方式來跑,一定很快就會沒力的慢下來,但是,每一個人都失望了,因為在經過連續一個小時的狂奔之后,亞芠的速度不但沒有如他們預期的變慢,反而還有漸漸增快的趨勢。
  但如果光是只有這樣那就算了,最氣人的,令所有人心中咒罵的是,亞芠不但跑的快,而且他還專門挑那種崎嶇不平,寸步難行的路線來跑。
  橫溪涉水,攀山越巖,一點都不夸張,一個小時跑下來,眾人幾乎是覺得,跟著亞芠一起跑,比他們自己在訓練時還累,但是,累歸累,所有人心中都同樣的抱著一個想法,他們指望亞芠不久就一定會慢下來,就是這樣的一個想法,令他們全都是咬牙硬撐,跟著亞芠一步一步的往前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一直身在最前面的亞芠終于開始慢了下來,一感覺到亞文慢了下來之后,在他身后,那些都快跑的吐血的見習兵們立即欣喜若狂,他們終于等到亞芠慢下來了。
  用不著吆喝,所有人立即都加快腳步,努力的往前跑,終于,最前面的凱特追上了亞芠,并且也同樣的超越了他,有一就有二,無三不成禮,接二連三的,幾乎是一大半的人都超過了亞芠,原本所有超越亞芠人都欣喜若狂,但是,有人覺得不對勁了,因為,這地方怎么這么眼熟?
  仔細一看,這里不就是玄字訓練所嗎?什么時候,他們又回到了訓練場來?
  而且,一看亞芠,根本不是他們超越了亞芠,而是亞芠早在進入玄字訓練場的大門時,他就以經停了下來,所以他們才超越他,而且不知何時,太陽早已升到最高處了,現在已經是中午,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是跑了一整個上午了。
  亞芠站在玄字訓練所的大門口,數了一下人頭,發覺這一群見習兵雖然沒能在途中追上他,但是,也沒有人如他想的,落后太多,可見他們的素質十分平均,而且以前被訓練的也很扎實,所以在經過這十天的鍛煉之下,他們的潛能已經被發揮出來了。
  亞芠在他們所有人都進來之后,感覺到十分滿意,因為從他近來到最后一個人進到玄字訓練場之大門,相差不到十分鐘,這足以讓亞芠感到十分欣慰。
  而眾人,看到亞芠跑完后的那一股神定氣閑的樣子,心底大呼上當,光看他那只有除流了一身大汗外,神定氣閑的,一點也沒有累的感覺,反倒是他們這些在后面追著他跑的人,個個的都一副快死了的樣子。
  尤其,當亞芠又在一旁說些風涼話道:“怎么?今天我也只不過跑的稍微快一點,不過跑的路程也跟你們平常一樣長,這樣你們就受不了了?”
  眾人一聽不由為之氣結,今天早上以著比以前還快上一倍的速度,跑完跟以前一樣子的路程,而且路線還比以前的難跑上一倍不只,這樣子還要被亞芠說成這樣,好像一文不值得樣子,實在是令人氣結,但亞芠事實上的確是比他們快的多了,他們只能氣在心里口難開。
  待眾人休息的差不多之后,亞芠才又說道:“其實你們會跑的比我差最主要的一個因素”,那就是………….。
  眾人剛剛見到亞芠用非人的速度跑在他們前面,他們已經是深受打擊,如今聽到亞芠要說出原因,每個人哪有不會引頸傾聽?
  亞芠說完,見到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之后,亞芠滿意的一笑,伸出他的右手,掌心一開,全身泛出了一陣的金光。
  就算是在陽光之下,所有人依舊能看見亞芠身上那強盛的金光,以及那金光一現后,亞芠身上所發出的凜凜氣勢,遠比任何時候都要來的令人不敢逼視,令人不敢對他生出任何一絲的不敬,每一個人都以近乎崇敬而無比景仰的眼光望著亞芠。
  接著,亞芠身上的金光在一瞬間由全身匯聚到亞芠的右掌上,一顆足有近十公分的能源球半浮在亞芠的掌心上約五公分處。
  金色的能源球發出了強烈光芒,就像是在亞芠掌中浮出一顆小太陽一般。
  亞芠輕喝一聲道:“注意了。”
  隨著亞芠的話聲一落,也不見到亞芠如何作勢,手上那顆由天心真氣聚集而成的濃縮能源球,由亞芠的手中飛出,往玄字訓練場的右側飛去,霎時間,金光沒入茂密的森林中。
  眾人一顆心提到口中,過了約五秒鐘,不見有任何的反應,眾人正暗笑亞芠雷聲大雨點小時,突然,一陣強烈的金光由能源球消失的地方發出,強烈的光芒將整個玄字訓練場照耀成金黃色的,也讓所有的人幾乎都快睜不開眼睛。
  半瞇著眼睛的眾人,在金光消失過后,眼睛還未完全恢復之前,耳中又聞聽到一聲有如雷鳴般的爆裂劇響。
  轟!的一聲,所有人幾乎都忍不住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眼睛就看見,在金光的范圍中,原本幾近十余、二十公尺高的濃密樹林中,宛如遇風的灰塵般,無聲無息的化成為陣陣的飛灰,消失于無形。
  過程中無聲無息,但是那中怵目驚心的景象,在無聲無息中,反而更是令人震撼。
  久久,所有人全都被震的張口結舌,動也不動,說不出話來,包括一手泡制出這一景象的亞芠在內。
  亞芠這一次可為費盡了苦心,他先是用驚人的體力、運動能力,將這一群見習兵們完全的折服,然后再說出他之所以會比他們強的原因就在于他身具真氣之故,為了加強氣對他們的印象,進而提起他們的興趣,亞芠更不惜工本,用出了他所記的的一招,不適于在實戰中施展的絕招-聚元轟天破。
  這聚元轟天破名字是十分霸氣,原理是將全身的真器具成一顆極度濃縮的真氣能源球,然后將之發出,這種傾全身之力,聚為一擊的招式,其威力是無庸置疑的,尤其在亞芠這種級數下施展,當然更是駭人,但是,如果真的在以生死決戰的戰場上,有哪個敵人會笨笨的讓你聚氣完成,然后再傻傻的站在那里讓你打?
  但是,扣除聚氣時間過長,速度過慢的缺點,這聚元轟天破的確有著令人難以想像的威力,用在此時此地,就成了亞芠對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見習兵們最佳宣揚的氣之威力的最好招式。
  只是,亞芠自身也沒有想到,當他傾其全身之力,聚氣施展這一招聚元轟天破時,威力竟然是超乎他所想像,亞芠心中暗駭此招威力之大,心中更是想到,如過他對此招作一番改良,將他的聚氣時間減少,將發出的速度加快,即使因此而讓威力減弱,但如果配合上出奇不意的話,那不就成了一招很好用的招式?
  想到這,亞芠心中暗喜,但一看到眼前這些呆若木雞的一群人時,亞芠心中暗暗怪自己,現在可不是發呆的時候呀!
  亞芠立即輕輕的發出一彈指聲,換回所有人的神魂,道:“感想如何?這就是所謂氣的威力!”
  眾人張口結舌,根本說不出話來,亞芠又道:“氣的功用,不勝枚舉,可以讓人跑的快,跳的高,看的遠,力更大,也能加強自己的防護力,也能像剛才我那樣發出用以傷人,除此外,也能提升自己的治愈力,延長壽命,更能將一個人的能力無止盡的提升,可以說,學會氣的好處不勝枚舉。”
  這時,當然就會有所謂的好奇寶寶出現了,眾人之中,馬上有人問出了所有人最想知道的事:“頭兒(眾人對亞芠的膩稱),既然氣有你所說的那么神奇,為什么我們以前從未聽人說過,團里也沒有人教過我們?那你講這么多,又施展氣給我們看,是不是你就是打算要教我們學會氣?”
  亞芠聽到有人發問,不由呵呵的笑了出來,這些問題跟他以前第一次聽小舅里昂對他解說氣時問的問題幾乎一模一樣。
  于是,亞芠將里昂對他所說的又照本宣科的搬了出來,問道:“真是一群傻小子,你們以為氣是那么容易就學的會的嗎?要知氣是將我們平常體內的多余能量,以某些特殊方法,將這些能量儲存在體內,氣的性質其實跟魔法師所謂的神、魔力,在某一層面來講,其實都是一種十分相似的存在,只是,它們的修練方式及儲存方法、使用方式有所不同,氣是一種……………………。”
  亞芠足足用了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終于將氣的奇妙之處,向所有的人解釋了一個大概,只是其效果如何?
  光看底下他們個個臉上那種充滿了迷惑的臉,亞芠就知道他可以說白白浪費了一大堆的口水了,不過這也難怪他們了,氣的存在本就是一種十分奇妙的形式,要他們這群在兩個小時前完全沒聽過何謂氣的小子再短短時間中弄懂什么叫做氣,進而弄出個概念來,的確也真的是強人所難了。
  想通了這一點之后,亞芠干脆道:“我知道你們現在肚子里有很多的疑問,不過時間不容許我在這樣一一為你們解答,來來,就讓我先替你們看看你們的屬性為何,然后在教你們一些基本的練氣法,其他的,就等你們學會練氣之后再去仔細體會就行了。”
  說完,亞芠馬上就凱特過來,依照當時里昂測他屬性的方式,叫凱特閉上眼睛,然后輸入了微量的天心真氣,叫凱特記下他所看到的顏色,然后再換成力奧,但是當他叫夜月時,夜月卻說他早已在修練魔力,所以亞芠不必測她的屬性,亞芠這才記起,夜月是一個魔法師,于是他就叫底下的見習兵們一個一個過來,讓他測測屬性。
  又是花了快兩個小時,亞芠才總算將每一個人都測出屬性,但是如此一來,就算亞芠的修為不弱,在先放出凝聚全身真氣于一擊的聚元轟天破,后又為近百人測出屬性,真氣的消耗讓亞芠也幾乎是大喊吃不消,足足讓他休息了好一會,亞芠才將他們各個屬性的人全都聚集起來,區分成幾個區塊。
  亞芠這才發現,當中竟然沒一有一個是屬于光、暗屬性的,風屬性的有二十個,以凱特為首,火屬性的有二十八個,以力奧為首,水屬性的有三十個,土屬性的有十八個。
  完成屬性分類之后,亞芠赫然發現當中不少人愁眉苦臉的。
  亞芠疑道:“你們是怎么回事?難道你們不喜歡只道自己的屬性嗎?”
  愁眉苦臉的人互相的看了一下,當中的一個代表說道:“頭兒,我們不是不高興能知道自己的屬性為何!只是,我們是想到我們的屬性跟我們的幻獸屬性并不合,所以想到,萬一我們真的學會了威力這么強大的氣時,會不會對幻獸造成不良的影響,或是我們在也不能使用幻獸了?我們是在為這煩惱。”其他人也紛紛點頭應和。
  亞芠聽了先是一愣,隨即呵呵大笑,他還以為是什么事呢?原來是這檔子是呀!如果在貪狼星未鎧化之前,他道還真的答不出來,如今…..
  亞芠呵呵笑道:“你們真是自尋煩惱,雖說幻獸所用的能量是由身為主人的所提供的,但可不代表主人的屬性會對幻獸造成什么影響,如果真的有什么問題,早在以前就該出現了,也不會輪到你們擔心。”
  亞芠整理了一下思緒,然后解釋道:“幻獸依附主人吸納能量,就好比我們在吃東西一樣,不管吃下什么東西,落入胃中之后,經過消化,獲得的就是純粹的能量,因此,主人到底是提供種屬性的能源,對于幻獸而言,其實并沒有什么差別。”
  “但是,若說完全沒影響,那到也不是,本來一個未練氣的人,體內的力量雖有所屬性,但其差別遠比不過練氣之人專注于某一屬性上那樣的明顯,因此在于結合幻獸能量上當然會有所影響,只是并非有絕對的壞處,拿風跟火來說,即使因為屬性的不同,但是只要控制得宜,就會有風助火勢,火助風威之效果,當然也就更多了許多的變化,因此,主人跟幻獸的屬性不一,或相同,差別就在于一個是只要有巧思,就能有無窮的變化,一個是一加一可能會等于二或三甚或四的差別,至于其中的優劣,那完全要看個人了。”
  聽完了亞芠的解釋,眾人似懂非懂,但也知道,屬性一不一樣,都是各有各的好處,因此所有人哪還有什么好猶豫的,一窩鋒的跟亞芠要求要學氣。
  在吵雜的眾人中,亞芠特別注意到,夜月似乎是對他剛剛說的一番話特別有所體悟,不過這也難怪了,夜月身為現場中的唯一一個魔法師,對于能量的運用,尤其是不同能量的配合方面,當然是學有專精的,因此對亞芠剛剛所說的話當然是一聽就懂了,也特別有所體悟。